恐怖小说吧 关注:462,641贴子:2,864,570
  • 7回复贴,共1

《瘸》恐怖小说,阿良新作。持续更新中。金砖镇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瘸》恐怖小说,阿良新作。持续更新中。
金砖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26 19:35
    瘸1
    不知道什么时候,农村空了。男男女女都外出打工做生意,放眼望去,大街上从这头到那头,只有零零星星几个弓着背的孱弱老人和脏兮兮却精力旺盛的留守儿童。到了晚上,才六七点家家户户就关了门关了灯,村子像死了一样。
      我就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
      我是个标准的留守儿童,不,现在算起来,应该算是少年了。都上初三了毕竟。
      我以为自己就这样安安稳稳的度过求学之路,至少度过初中这一年吧。可是班里突然转来一个学生。
      那天数学老师正在手舞足蹈的讲着我听不懂的公式还是图形什么的东西。
      似乎每个班里都有这样一个数学老师,四五十岁,秃顶,满脸沟壑,和黑板上那些奇奇怪怪的数字一样让人提不起多看一眼的欲望。
      数学老师正讲到激动之时,回头要往黑板上写的时候,眼角瞥到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极其诡异。
      以至于整个班里包括数学老师在内的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仔细的盯着这个人。
      我想班里几十个人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他哪里诡异,但没有一个人敢说他不诡异。
      他是个男孩,十四五岁。皮肤很黑,看起来好像很久没洗澡,脏兮兮的那种黑。略长的平头,乱糟糟的沾满了灰尘。惺忪的眼睛,很小,只有一条缝,那是我见过最小的眼睛,像是没睡醒。
      如果仅仅是这样,他也只是个邋遢的人,跟诡异沾不上边。惹人注目的是他的腿!
      他是个瘸子!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瘸子。一般有残疾的腿弯一下,拐一下,很硬都可以理解。但他的腿不是的,他的左脚脚尖是直直的朝后的。
      当时是夏天,天还很热,他穿着短裤,你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的腿被某种大力像拧麻花一样的拧了一百八十度,而且拧完之后就定型了,皮肤都是皱的,像一节拧着的床单。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那是多么奇怪的姿势。
      我说他诡异不仅是他的腿,而是他整个散发出来的气质,给人一种他的存在是不合理的感觉。具体又说不上来。我相信在场的所有人都有这种感觉,要不也不会几十个人鸦雀无声的盯了他足足一分钟。
      最终数学老师先反应过来,说到:“额,这是新转来的同学,来,做下自我介绍。”
      显然数学老师也不想多说关于他的话题。
      男孩一动不动,还是站在门口,说:“我叫赵茄。”
      他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到,我们还等着他介绍的详细些,家庭住址,从哪转过来的之类话,哪怕是“多多关照”也好,然而他并没有多说一个字。
      气氛一时有些僵住了,数学老师正准备安排他坐下,男孩却蓦地伸出食指,指着我说:“我要坐那。”
      我浑身一惊,仿佛被死神指着。我对这种感觉极其的诧异,我并不反感残疾人,可是对他却有种天生恐惧,他仿佛带着巨量的邪恶,他是灾难。是的,我感受到了,我怕他。我随机反应过来,他指的是我旁边的座位。
      我是学渣,理所当然的坐在最后,最后有好几个空位,他偏偏指定坐我旁边。
      赵茄朝我走来,他的腿弯一个朝前一个朝后,走起路来像是随时会倒在地上。他靠近我作势要坐下时我甚至以为他要摔了,下意识的扶了一下。正好,这个时候我和他脸对脸,之间不过二十公分的距离,从他细细的眼缝中,我分明看到,他的眼睛里是一团漆黑——他没有眼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26 19:36
      有关注的发个言,让我看到,需要支持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4-26 19:36
        有有有还会更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22 13:36
          就这样,赵茄成了我的同桌。
            一下课,破天荒的所有人都没有离开教室,连去厕所的都忍住了。赵茄仿佛有魔力一般,死死地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家看着他,接着转头和同伴聊上几句,又回头看他。
            短短十分钟,我能感受到气氛极速的变化。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的偷看赵茄,到后来的低声讨论,再到最后,讨论的声音逐渐加大,甚至出现了一些嘲笑的词语,竟然还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并不是多伟大的人,也不敢标榜自己有多么的高尚的情操,但是看到同学竟然公然嘲笑一个弱者,心里也难免感到无比的悲哀。这些人都怎么了?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
            反观赵茄,他安安静静的坐着,半低着头看着桌面,一动不动。
            他很瘦,穿着洗的掉色的宽松的短袖短裤,更显得他无比的瘦弱和脆弱。
            我同情心泛滥,想安慰他几句,殊不知赵茄却转过头对我说:“我们太近了吗?”
            我摸不着头脑说:“什么意思?”
            赵茄说:“无所谓的,我都习惯了,不用在乎我会听到,你也可以说啊。”
            “说什么?”
            “我的腿啊。”赵茄低头看了看他的左腿:“这种奇怪的东西不值得说一下吗?”
            赵茄的话让我感到恐惧,我见过不止十个生理上有缺陷的人,他们无不回避着他们的缺陷,很忌讳别人提起,而赵茄却主动要我说或者是要我嘲笑他。他是在说反话?不像,他语气很平静,似乎是诚心诚意的要我一吐为快。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摇摇头说:“可能,每个人都不一样吧。”
            赵茄不一样,我似乎也不太一样。
            赵茄笑了笑,露出尖利的牙齿。
            我大惊:“你的……牙……”
            赵茄说:“我自己磨的,够尖吧,谁惹了我,我就用这口牙吃了他!”
            赵茄表情忽然变得恶狠狠的,他睁大了眼睛,一对全黑的眼睛看的我头皮发麻。
            赵茄说:“你等着瞧,那些人我要一个一个吃掉!”
            他说的斩钉截铁,志在必得。就像一个考了第二名的人说,我一定要考第一。
            赵茄是个疯子。我敢断言。
            疯子总能做出常人意料之外的事,要是别人我就当做他在说气话,表达愤怒而已,但赵茄不同,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凶戾的气息,让我丝毫不怀疑他会吃人。
            我听的毛骨悚然,慌忙转过头去。
            一整天都有胆战心惊,尽量避免和他接触,连看他一眼都不敢。直到回到宿舍,我才算松了口气,赵茄给我的压力太大了,他绝不是普通人,等等,我忽然冒出一个问题:他真的是人吗?
            他真的是人吗?
            我万万没想到,赵茄竟然提着铺盖推开了宿舍的门。
            一看到他,我就颤了一下,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瞬时也明白了他到来意味着什么。
            果然,赵茄看到我,笑了笑:“我住你上铺。”
            说着就将东西丢到了我头上的床板上,发出很大的声音。上铺很久没人住了,积灰落了我一头。
            我起身说:“为什么?”
            赵茄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为什么缠着我?”我说:“为什么非要做我同桌,非要睡我上铺?”
            赵茄并没有回答,用细细的舌头舔了一圈尖利的牙齿,我都担心他的牙齿会把舌头划破。赵茄一脸玩味反问道:“现在,你讨厌我了吗?”
            他这句话让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顿觉自己的的言行有多么的愚蠢。
            总而言之,对于赵茄,我对他的反感不是因为他的牙齿,眼睛和腿之类的生理特征,而是他浑身散发出来的强大的邪恶气息。话说回来,这种气息是不是真实存在?是否只是我看到他异于常人才幻想出来的?都不得而知,那只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感觉罢了,不能说明什么。如果我只是凭感觉去歧视一个残疾的话,未免太过狭隘。
            况且他和我同桌同宿舍或许只是觉得我看起来平易近人些,想跟我交个朋友呢。
            想到这里,我说:“对不起,我刚才有些冲动了。”
            说实话,就算想到这些,我的理智勉强控制住自己,但内心深处还是厌恶他的。这种厌恶的感觉和喜欢一样,是不受控制的。我知道自己不该嘲笑他,不该讨厌他,不该歧视他,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厌恶,哪怕我言行上看上去还说得过去。
            我是个可恶的人!
            赵茄准备爬上上铺,可他的腿着实不方便,那条反向的左腿怎么也踩不住梯子,最终他一脚踏空,从半空摔下来。我见状,下意识的托住了他。
            我说:“我睡上面吧,我方便些。”
            赵茄说:“你是看不起我吗?”
            “没有。”我说。
            “我不介意的,很多人看不起我,多一个无所谓的。”赵茄说。他的表情很淡,仿佛说着一件无关痛痒的事。
            “你这人真奇怪。”赵茄看着我的眼睛:“人之初,性本恶,你不该压抑自己内心的想法,你讨厌我是对的,你该和他们一样议论我,嘲笑我,那样才是真实的你,不是吗?”
            “你想干什么?”我说。
            “我说的不对吗?你敢说不讨厌我吗?说出来呀,做出来呀,告诉我你讨厌我呀!你怂了?!”赵茄盯着我,他一拐一拐的朝我逼来,我只得连连后退。
            我喘着粗气,他的态度让我极其的愤怒,极其的不耐烦,我终于忍不住了,吼道:“老子讨厌你,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24 12:47
            子讨厌你,非常讨厌你!”
              赵茄不怒反笑,又靠近了我半步:“这多好的,说出来是不是很舒服,来,推我一下,把我推倒,这样更爽快。现在宿舍只有我们两个,我保证不说,没人会知道的。”
              是的,赵茄说的没错,说出来之后我心口堵着的东西一下子就消散了,畅快了许多。有一瞬间,我甚至真的想按照赵茄说的那样将他推倒,然后看着他用他那条扭曲的腿支撑着艰难的爬起来,那样会不会更加的刺激爽快呢?我很快就回过神,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邪恶,竟然会想去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尽管没有做出来,我还是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感到不齿。
              或许,赵茄是对的,人之初,性本恶。每个人心中都有很邪恶的一面,只是社会环境告诉我们邪恶是不好的,是会受到惩罚的,所以我们将邪恶隐藏起来了,但它并没有消失,一旦我们需要它来得到什么东西或者满足自己的什么情绪,邪恶便会汹涌而至,任你摆布。
              半夜,我毫无征兆的突然醒过来,一睁开眼就莫名的精神抖擞,下意识的看了看窗外,外面很黑,窗户开着,有风吹进来,很凉,看样子是天阴了。
              只是,这天阴的有点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24 12:50
              上面是瘸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24 12:50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