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234,737贴子:36,786,587
  • 31回复贴,共1

【原创短篇小说】拒绝恋爱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申明:这是一个弃坑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的帖子。
达成弃坑条件:1.没人看 2.被删帖 3.没灵感 4.忙 5.懒
问:如果弃坑了会有可能填坑吗?
答:可能会,概率低而已
简介:偶尔冒出的小灵感,会写下来发布,百分百原创出品。故事为短篇小说,可能没多少字就会结束。故事主要围绕‘拒绝恋爱脑’来写,明明身兼重任,结果跑去恋爱。明明有血海深仇,结果选择原谅然后恋爱。明明身心伤害巨大,结果还能接受男主然后恋爱。楼主无法接受,该BE就BE,别给我强行HE,拒绝恋爱脑!
以下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回复
1楼2019-04-26 00:27
    故事一
    康南国,是一个土地面积只有傅朝几十分之一的小国家,位于傅朝北边方向。而北方,却是一个物资不太丰富的地方,所以自康南开国以来,代代皆是依附着傅朝才能生存下去。可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国家,却在后来使整个傅朝泯灭。
    “公主,您醒了。”因为刚刚苏醒,脑袋还有些混沌,代看清眼前的景象后,傅芝雅倒吸了一口凉气。自己最后的记忆不是从城墙上跳下自杀了吗?为何现在却躺在了自己的寝宫。难道这一切都是梦?不,身体撞击地面的那种疼痛,现在还清楚的印在自己的脑海里。若不是梦,那就只能说明自己重生了!太好了,那我便有机会改变灭国的局面了。
    “幻儿,快!更衣,我要去见父皇。”
    晓幻还以为公主承受不住打击,连忙跪下双眼包着泪水。“公主,公主,您不要吓幻儿,难道您忘了吗?皇上已经被高丞相囚禁在了寝宫了啊。”
    这时傅芝雅才发觉,自己仅仅只是回到了傅朝灭国之前的两个月,记得上一世这个时候,父皇和我分别被高家给囚禁在了各自的寝宫,直到两个月后,高棱将我带上了城墙,让我看见了我无法接受的那一幕,最后选择跳下了城墙。
    不行!既然老天给了我第二次机会,哪怕在所不惜我也必须要挽回这一切!
    “幻儿,去把母亲留下的迷药找出来,我们要离开皇宫。”
    晓幻担心的说道:“公主,娘娘留下的迷药仅够迷倒院中那几个人,我们如何逃出皇宫?”
    上一世自己跳下城墙后看见的最后一幕,便是晓幻泪流满面发疯了一般像我冲了过来。傅芝雅心里想着这次逃跑,一定要先将幻儿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无事,足够了,今晚你将迷药混入他们的饭菜酒水中,子时我们便离开!”
    夜晚,除了有些许的虫鸣声,屋外一片寂静。傅芝雅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便看见昏倒在门前的两个守卫,院中还躺了几位宫女。傅芝雅牵着晓幻连忙离开,惊险的避开了几波巡视的守卫,顺利的来到了宫门前。
    白天,晓幻听傅芝雅的话,去了洗衣坊偷了两件太监服,此时两个人穿着太监服,由于夜晚视线没那么好,也没人发现傅芝雅和晓幻混在了在出宫采购的太监们中间。
    眼看出了宫门,正在此时,后面传来侍卫的声音,“高公子有令,因发现公主不见,为防止有歹人劫持了公主出宫,现将所有的宫门关闭,今晚出去采购的太监也全部回宫。”
    传话侍卫见太监们纷纷转身往回走,只有其中两个身影还久久未转身,正要上前查看,就见那两人也到转了回来,便停止了动作。
    傅芝雅心中有些慌乱,倘若自己这次逃脱不成,恐怕再也无法逃离。正当傅芝雅心慌意乱的想着办法,晓幻见公主眉头紧皱,又望向宫门内那个骑马的传话侍卫,双手攥成拳头,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
    晓幻向傅芝雅靠了靠,小声的说:“公主,幻儿从来都比较笨,也就公主您不嫌弃幻儿,幻儿虽不知公主心中的目的,但幻儿相信公主!”
    傅芝雅不解的看着晓幻,脑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闪过。“幻儿,你要做什么!”晓幻对傅芝雅笑了笑,快速的向前走去,没给傅芝雅拉住自己的机会。
    晓幻记得曾经傅芝雅告诉过她,马其实是一种很容易受惊的动物,有时人一个动作都可以将它吓着,于是当晓幻距离那骑马侍卫仅剩半米远的距离时候,冲着那马儿大声尖叫,马儿受惊抬起了前蹄,侍卫也因没有防备,来不及反应,便被马儿甩了下来。
    这时,晓幻向傅芝雅喊道:“公主!快上马,离开这里!”
    傅芝雅在侍卫摔下马后的第一时间向马儿冲了过去,一个帅气利落的上马,连忙将手伸向晓幻,想拉她上马,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的侍卫冲了过来,抽出了佩刀,砍向了晓幻。
    不过侍卫为了避免伤到傅芝雅,不是特别用力,晓幻只被划伤到了手臂。晓幻看着越来越多的守卫向这边跑了过来,若是公主再不走便来不及,不能因为自己而害了公主,于是晓幻拿出了怀中的玉簪,用力的刺向了马儿,受痛的马儿疯狂的向宫门外奔去。
    要不是傅芝雅稳稳的拽着绳子,差点就被马给甩了下去。察觉的幻儿赴死的心,傅芝雅撕心的大声喊着晓幻的名字:“幻儿!”
    为了不让他们那么快的追上公主,晓幻用城墙上原本只是为了照亮的火把烧了整个宫门。就在此时,高棱赶到了宫门口,他看到了晓幻方走了傅芝雅,愤怒将晓幻踹倒在地,命人将其押送大牢严刑逼问公主的去向。
    只是,高棱只知,晓幻乃是傅芝雅母亲娘家送给芝雅的贴身侍女,不知的是,张家每位贴身侍女从侍奉的那一天开始,便被在身体里下了毒,一旦因为自己可能威胁到主人的事发生,侍奉的人便会毒发生亡。此事除了张家之人,无人知晓。
    就连傅芝雅也不曾知晓,曾经母亲想过告诉芝雅,可是见芝雅待晓幻亲如姐妹,怕芝雅心软害了自己,便没有告诉芝雅,虽对于晓幻来说有些残忍,但命都是自己的选择,晓幻即然选择了芝雅,也就知道自己可能会有的结局。


    回复
    2楼2019-04-26 00:30
      现写现卖,写完就上传了,错别字请多多包涵。


      回复
      3楼2019-04-26 00:32
        话说好像自己每次发帖都是半夜没啥人~第二天被新帖刷到了很后面~然后没人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4-26 00:45
          算了~没人就没人吧~不知道我要写多少字才回有人冒泡呢~贴吧要是有个已读数量显示就好了~至少让楼主知道还是有人看过的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4-26 00:47
            套路图你们一起吃饭的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4-26 10:07
              通知:今晚不更新,忙了一天就敲了几百字~思绪老是被打断~可能是因为没睡饱吧~晚安各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4-27 23:07
                占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4-29 16:48


                  收起回复
                  10楼2019-04-29 20:18
                    楼主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各位不好意思我把男主的姓氏打错了!!!更正男主姓名!男主姓李名邺辰。跟男二不是一个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4-30 09:28
                      稍后更新最新一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4-30 09:30
                        自逃出皇宫后,傅芝雅并没有着急出城,反而在城中躲了起来。高棱没有料到芝雅逃脱后,第一时间不是出城,而是躲在城中,于是城中除了粘贴了公主被歹人掳走的告示外,并没有安排寻查的人。
                        三天后,傅芝雅打扮成男子的模样,跟着一支做生意的商队去了北方。商队的领队是傅朝有名的贾商赵家之人,张家与赵家私下关系不错,傅芝雅的舅舅便托赵老爷子将傅芝雅安置在其中。
                        虽说商队和傅芝雅要去的方向一致,但目的地不同,于是在跟着商队走了一个星期后,傅芝雅便离开队伍。
                        傅芝雅看着手中的地图,图里所画的是他的位置,这是自己离开前拖舅舅所打听的。虽说地图很详细,但是架不住没出过远门又有些路痴的傅芝雅。没走多久,傅芝雅就光荣的迷路了。
                        傅芝雅在林中快转了五天了,依旧没有找到目的地,干粮在两天前就已经吃完了,这两天自己也就吃了几颗酸的倒牙的果子。正午,太阳火辣辣的在头顶晒着,有些脱水的傅芝雅被太阳晒得头有些发昏,眼前也有些模糊。最终,傅芝雅体力不支,昏倒在了马背上。
                        清晨,阳光刚刚升起,坐落在北边的一个小村庄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牛大娘跟以往一样,端着木盆正准备去河边洗衣裳,刚跨出门便看到离自家门前不远有一匹棕色的马儿缓缓的走过去,眯眼一看,这马背上好像还驮着什么。
                        “娘,你杵在家门口干什么呀。”话音刚落,便从屋里走出了一位少女。
                        “女儿啊!你眼力好,看看那马上是驮的什么啊?”
                        “呀!那是个人啊!”
                        少女刚喊完这句话,马背上的那个人突然掉了下来,牛大娘和自家女儿赶紧上去查看。
                        傅芝雅醒来后,便发觉自己躺在床上,周围的环境很是陌生,不过看样子自己走出了那片林子了。也就在傅芝雅闭目养神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
                        原来是牛大娘的女儿牛舒婉,进来看看傅芝雅醒没醒。
                        牛舒婉虽说从小长在这山村里,没有出去过,但是她心里是明白的,自己长相并不差!村里但凡是与自己适龄的男子都无一不倾心自己。可傅芝雅的到来,让牛舒婉人生第一次产生了嫉妒的情绪。
                        起初牛舒婉在以为傅芝雅是位男子时,心中还有些高兴,还暗自纠结过到底是要选择他还是李大哥,毕竟两个人长得都十分好看,配的上自己的美貌。不过,后来牛大娘让牛舒婉送一套衣服过去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傅芝雅是个女子,当时明明还满是爱慕之心,瞬间被嫉妒填满。
                        傅芝雅没有睁开眼睛,因为不清楚对方是敌是友之前,自己还不能冒这个险。
                        牛舒婉见傅芝雅还没有醒过来,嘴里嘟囔了一句,傅芝雅并没有听清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觉得那不是什么好话。
                        很快,晚餐的时候到了,傅芝雅睡了一下午,养足了精神,若不是肚子抗议,傅芝雅定还不会醒来。
                        傅芝雅悄悄的靠近房门,听到外面传来了牛舒婉的声音。
                        “娘,我和李大哥回来了!”傅芝雅心想,高大哥?听这话,那位李大哥看样子是这家人的女婿。
                        傅芝雅小心的将门打开了一条缝隙,虽然开门声极其小声,但牛舒婉口中的李大哥还是听到了。牛舒婉正积极展示着自己的贤良淑德,并没有注意到李大哥的注意力已经被那道门给吸引了。
                        傅芝雅透过门缝看到了那位李大哥的背影,有些眼熟。
                        牛大娘走出了厨房,手里还端着一碗刚出锅的菜,看着女儿跟李邺辰站在一起,满意的笑着说:“快快,来吃饭了”
                        虽说这李邺辰是几个月前来这儿,但是人品不错,长得也很好看,关键是女儿也很喜欢。这么一想,牛大娘更高兴了,看向李邺辰的眼光就像是在看自家的女婿的似得。
                        李邺辰被牛大娘的眼光盯得有些不舒服,但是想着这几个月牛大娘对自己的照顾,也就按下了心中那点不舒服。照旧的说了一句:“麻烦牛大娘了。”
                        也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在傅芝雅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涛。
                        傅芝雅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嘴里轻轻地喊了一句:“邺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4-30 09:31
                          没想到这一章写了四千字,分成两楼上传,简单的写了写三人的关系和男女主的感情起源,我怎么觉得我要写成HE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4-30 11:09
                            上辈子,高家陷害李家,夺了李家军权,父皇虽知晓一切都是高家阴谋却没有办法,只好贬了李家,放逐他们到这北边。我找到了高棱质问他,却没想到,这反而促进了高棱想要杀李邺辰的心,在高棱派人刺杀过后的第七天,我才收到消息,我立马向大殿跑去,我想杀了他!可我还没来得及到达大殿,便被一群侍卫抓住,他们将我带回了寝宫,除了晓幻,我身边所有的宫女太监都不在了。我好像隐约知道了什么,我坐在房间里,从白天等到晚上,终于等来了。
                            出乎我的意料,他一身深蓝色的衣袍,眼里多了往日没有的阴狠。那一刻,我知道了,他一直都在欺骗我。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我将手边所有的东西都向他摔去,大声尖叫着“我恨你!我要杀了你!”最后,他被我逼走了。
                            他囚禁了我和父皇两个月,两个月后,一个我没见过的太监拿着父皇的诏书,上面写着让我嫁给高棱,我知道这封诏书一定不是父皇所写,我躺在榻上,根本不理会,太监走了,我以为我胜利了,但是晚上,高棱闯进了我的寝殿,刺鼻的酒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他以要成婚的理由试图将我占有,我从拼命的反抗到高声求饶,不管最后我怎么哭喊,他依然没有停手,那一晚成了我的噩梦!翌日,当我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坐在我的身边,他轻轻的对我说了对不起,我转过头,拒绝了他的触碰。
                            他离开之后,我便一直躺在床上,身体再痛也比不上心里的万分之一,那一刻我想到了死亡。晚上我趁着守卫松懈的时候利用床单上吊自杀,可是最后我失败了,自杀失败后,我被他带到了城墙上,在城墙上我看到了城外驻扎着康南的军队,我认识那服饰,那旗帜!他告诉我,本来我乖乖听话,他便不会让这支军队进入城中,可今日我自杀的做法已经踩到了他的底线。那一刻我慌了,我求他,不要打开城门,可是晚了!他打开了城门,我看见康南军队冲了进来,本来还安静的街道,立马想起了尖叫声、哭喊声。
                            我看到了康南军的烧杀掠夺,看到了路上逃跑的百姓们,被他们毫不留的斩杀,这场单方面的虐杀,从天黑持续到了天明。
                            我看到了城墙下一具具的尸体,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还有不远处一家店铺里传来的少女的尖叫声和士兵的欢笑声。我大声的尖叫着!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的大脑里一片混乱,长时间的哭喊,我的声音已经开始了嘶哑,我不知道我站了多久,直到我看见不远处,从一间店铺里走出了一位少女,她的衣服早已成了碎片,勉强的穿在身上,她走到路中,看向了我,明明我看不清她的脸,可那一刻我好像看到了她空洞的眼神里布满了对我的怨恨,对我的控诉。我觉得好像有一双手掐着我的脖子,我无法呼吸,我亲眼看着她选择了撞死在那儿,没有丝毫犹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5-02 21:25
                              我闭上了眼睛,我对高棱说:“你赢了,我嫁给你。”他高兴的抱着了我,“芝雅,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说完便松开我转身吩咐着身边的人即刻准备婚礼,也就趁着他转身的那一刻,我冲向了城墙边,丝毫没有犹豫跳了下去。
                              那两个月的画面一幕幕在傅芝雅的脑力重放这,看到李邺辰的那一刻,她所有的防备和刺都没了。在李邺辰还没有从傅芝雅出现在这个地方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傅芝雅便冲进了李邺辰的怀中,毫无顾忌的放声大哭了起来,李邺辰听着傅芝雅的哭声,心里突然一顿,好像被人狠打了一拳,很痛。他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会让她哭成这样,他多想抱住她安慰她,可是,理智却告诉李邺辰,傅芝雅这是在用苦肉计!自己只是助她夺回傅氏皇位的一颗棋子。但是身体却动不了,任由着傅芝雅抱着,李邺辰能够感受得到自己胸前的衣裳已经被打湿透了。
                              吃了晚饭,李邺辰便把傅芝雅带回了自己的住所。李邺辰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带傅芝雅回来只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同时,也是为了让自己看清楚她傅芝雅是怎么一个人,让自己死心。
                              “公主,这是您今晚的房间,条件简陋,请多见谅。”李邺辰清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疏离。傅芝雅不明白为什么李邺辰待自己如此疏离。
                              “邺辰哥哥……”
                              “公主唤草民李邺辰即可,哥哥一词担当不起”
                              “你……”傅芝雅被李邺辰堵的不知道说什么。
                              “公主,夜已深,您请歇息,草民告退。”说着李邺辰就转身往外走,傅芝雅下意识问道:“你去哪?”
                              李邺辰转过头,嘴角有些若隐若现的嘲笑:“公主请放心,草民会去三里外的破庙里睡觉。”
                              “我不是那个意思……”可李邺辰根本没有打算给傅芝雅解释的机会,便离开了。
                              傅芝雅躺在床上,不懂为什么李邺辰和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上一世,自己被囚禁在寝宫两个月,随即便跳城墙自杀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李邺辰对自己有什么误会?
                              清晨,傅芝雅醒来后,出了房门,便看到牛舒婉提着一个篮子递给李邺辰。“李大哥,这是我娘做的馒头,给你拿点过来。”李邺辰本来想拒绝,可见到傅芝雅出了房门,鬼使神差便接了下来。
                              牛舒婉见李邺辰终于接了自己送的东西,便以为这是李邺辰喜欢上自己的表现,顿时脸有些红红,低着头不敢看李邺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李大哥,中午的时候可不可以……”傅芝雅打断了牛舒婉:“邺辰哥哥,芝雅饿了。”
                              听到傅芝雅的牛舒婉立马抬起了头,看见傅芝雅从李邺辰房里走了出来,心里除了嫉妒便是愤怒,嫉妒她轻易的进了李邺辰的房子,愤怒她打扰自己跟李邺辰相处。
                              “牛姑娘,替我多谢牛大娘的好意,刚好今早我猎到的一只野兔,你带回去吧。”李邺辰将兔子递给了牛舒婉后,便进了厨房。牛舒婉站在门口,看了看在那儿偷笑的傅芝雅,气的跺了跺脚便离开了。
                              傅芝雅转身去厨房找李邺辰,只见李邺辰刚好出来,手里拿着一只碗,递给了傅芝雅。碗里很明显装着的是刚刚牛舒婉送过来的馒头,傅芝雅有些赌气道:“我不要!”
                              “没了。”李邺辰也不给傅芝雅好脸色,将碗放回厨房后,便准备离开。傅芝雅赶紧上前拦着他:“你能告诉我,我做了什么让你如此生我的气?”
                              “草民不敢。”李邺辰依旧是那般疏离,傅芝雅心里有些难过。李邺辰绕过傅芝雅出了大门,傅芝雅追了出来,从后面保住了李邺辰。“公主,请自重!”
                              “我不,今天你不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便不会放你走。”
                              李邺辰并不说话,就静静的站在那儿任由傅芝雅抱着。傅芝雅知道李邺辰不会告诉自己了,手有些松开,李邺辰见傅芝雅松开了手,便头也不回离开了。傅芝雅有些丧气,看着李邺辰越来越远的背影,突然觉得她与他之间好像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隔着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5-02 21:26
                                楼主来了,没有弃坑!没有弃坑!没有弃坑!准备尽快结束这个故事,下一个故事还没有想好,也没啥好的灵感,可能会隔很久才会有下个故事了吧。
                                五一劳动节,楼主确实懒得不想码字,看着一直有一千多个字,有灵感的时候写起来刷刷的,一个小时左右搞定,没啥灵感的时候,为了组织语言,为了前后通顺,还要理顺思路,就要花两个多小时才写的出来。好吧,其实就是我不想码字,哈哈哈,半夜更新会不会没人看啊,第二天又被挤下去了。哎~先自我可怜一番。


                                回复
                                24楼2019-05-08 00:52
                                  “将军,根据探子回报,公主是跟着北上的商队逃出皇城的,进入树林后,探子便想着公主能够顺利找到我们便没有再跟着,我猜想公主是在林子里迷了路,林子里没有食物和水源,公主体力不支昏倒之后被马带出来了,然后被牛大娘所救。”
                                  听了周铭羽的话,李邺辰没有任何表情,除了眼神散发的冷意和周身若有若无的杀气。“铭羽,该怎么做你知道的,我不希望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周铭羽知道李邺辰这是起了杀意,不过这件事他也有责任,明明知道将军在乎公主,居然还在公主安危的问题上有了疏忽,差点酿成大错。“是。”
                                  这边傅芝雅在李邺辰离开后,在原地站了许久,两眼望着李邺辰离开的方向,尽管早已看不见他的背影,傅芝雅还是执着的看着。
                                  到了傍晚,傅芝雅还是没能等到李邺辰,只好作罢回去。傅芝雅心里很是难过,但是同时她也知道自己没有时间难过。
                                  刚刚走进屋子坐着的傅芝雅,还没来得及给自己倒杯水喝,李邺辰便回来了,傅芝雅看到李邺辰背上背着弓箭,两只手里各提了几只兔子。原来他不是丢下自己,而是去打猎了,傅芝雅心里这么想着。
                                  李邺辰并没有理会傅芝雅,提着兔子便进了厨房,李邺辰熟练的处理着兔子,正在此时傅芝雅进来了,李邺辰来不及惊讶,立马转身挡住了手上的鲜血和盆子里刚处理一半的兔子。
                                  李邺辰不知道的是,傅芝雅并不怕这些,上一世她亲眼目睹康南军队的残暴,现在这些兔子对于她而言并不可怕。
                                  “邺辰哥哥……”傅芝雅刚刚开口,李邺辰便打断了她:“公主还是离开的好,这里不适合您待。”李邺辰想的很简单,想让傅芝雅离开厨房,可停在傅芝雅的耳朵里的意思却是李邺辰让自己离开这个村子,离开他。
                                  背对着的李邺辰没有看到傅芝雅眼里难过,和傅芝雅攥紧裙摆的双手。
                                  李邺辰没有听到背后的声音,还以为傅芝雅离开了,就在他转身过去的时候,傅芝雅刚好迎了上来。在傅芝雅面前,李邺辰从来都没有防备,就因为如此才给了傅芝雅机会。
                                  傅芝雅拽住李邺辰的衣领,吻了上去。而李邺辰则像是被人点了定穴,身体僵硬一动不动,画面有些滑稽。
                                  明明只是几吸的时间,李邺辰感觉就像是过了好几年那么漫长。傅芝雅看着脸颊通红,双眼瞪的老大,一动不动发着愣的李邺辰,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听到傅芝雅的笑声,李邺辰的脸似乎又红了些。
                                  傅芝雅笑够了之后对李邺辰说:“邺辰哥哥,难道这是你的第一个吻吗?”
                                  李邺辰被傅芝雅的这个问题有些呛到:“咳咳咳咳,怎……怎么可能!”李邺辰才不会告诉傅芝雅自己在梦里已经亲过她好几次了。
                                  两人的氛围有些暧昧和尴尬,正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了牛舒婉的声音:“李大哥,你在家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5-08 00:59
                                    李邺辰正想走出去,傅芝雅拉住了他,眼神示意他手上还沾满了血迹。李邺辰只好转身去洗手,傅芝雅则转身出去见牛舒婉。这么晚了,不知道这个牛舒婉来找邺辰什么事。
                                    傅芝雅走出厨房便看到牛舒婉抱着一床被子站在院中,傅芝雅有些不解。“牛姑娘有什么事吗?”
                                    牛舒婉没有理会傅芝雅,望了望傅芝雅身后,并没有看到李邺辰,牛舒婉没有放弃继续喊道:“李大哥,你在家吗?”
                                    傅芝雅见牛舒婉直接忽视了自己,也不觉得恼怒,只是为这个姑娘感到可惜,别人傅芝雅不了解,可李邺辰她还是知道的,他是绝不会吃牛舒婉那一套的人。
                                    “牛姑娘这么晚来此,想必是有很重要的事,他有些不便,牛姑娘若是着急便与我讲,我转达便是,若是不急,我去叫他过来,你看可好?”傅芝雅好生说道。
                                    这是牛舒婉第一次仔细听傅芝雅的声音,刚刚好的语速,加上温柔的语调,给人一种悦耳的享受。牛舒婉是羡慕的,不仅羡慕她的声音,还很嫉妒。牛舒婉不明白,为什么老天要派这么一个人来,不仅轻易的就将自己的优越打碎,还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得到自己想得到却得不到的。
                                    越是想到这些,牛舒婉越是对傅芝雅没有好脸色,连话都不想同她说一句。
                                    其实这个小地方是不隔音的,哪怕李邺辰在厨房,也能将她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在牛婉舒第二次叫他的时候,李邺辰心里便有些不快。当李邺辰在厨房迟迟没有听到牛舒婉的回答,心里更是对她仅存的一丝好感都荡然无存。
                                    李邺辰走了出去,牛舒婉看见李邺辰从厨房走了出来,眼睛都亮了,傅芝雅即便是后面没有长眼睛,光看牛舒婉的表情都知道李邺辰从厨房里出来了。
                                    牛舒婉绕过傅芝雅,抱着被子小跑到李邺辰的面前,故意捏着嗓子对李邺辰说:“李大哥,我娘说怕你家没有多余的棉被盖,所以叫我来给你送床棉被。”
                                    傅芝雅对这个小妹妹找的理由有些哭笑不得,这大夏天并不需要棉被啊。
                                    李邺辰面对牛婉舒的行为,心里有些厌恶,只是简单的答道:“嗯。”但没有动作去接住牛舒婉手中的棉被。
                                    牛舒婉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李邺辰讨厌了,鼻子有些酸,泪水忍不住的涌来上来。傅芝雅见状,上前扶住牛舒婉说道:“多谢牛姑娘和牛大娘的好意……”傅芝雅还没说完,牛舒婉便将手里的棉被扔向了傅芝雅,跑着离开了。
                                    牛舒婉突如其来的这么一下,傅芝雅没有防备,棉被打到了她的下巴,虽然不疼,但是傅芝雅还是被吓到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不过院中是地面是泥巴,有些坑坑洼洼很正常,傅芝雅这么一退,刚好踩进一个坑里,整个人便往后到去,李邺辰赶紧上前抱住了傅芝雅。
                                    “呼,幸好幸好,要不然肯定很疼。”傅芝雅说道。李邺辰看着自己怀里的傅芝雅,鬼使神差的用手捏了捏傅芝雅的脸颊。傅芝雅愣了一下,有些惊喜的抬头看着李邺辰。李邺辰被傅芝雅眼里的光灼醒了理智,立马松开了傅芝雅,埋下心里的恐慌,赶紧转身离开,去了厨房。
                                    李邺辰留下了饭菜便离开了,等傅芝雅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便只看见了桌上的饭菜,没有他的身影,不过经过刚刚的事情,傅芝雅并没有觉得李邺辰是在躲着自己,心里还有些甜蜜。
                                    半夜,李邺辰出现在了傅芝雅的床边,看着熟睡的傅芝雅,他的心里很是复杂。
                                    他一遍遍的提醒着自己,她不爱自己,她的出现是带着目的的,她只会利用自己。就在今晚,差点自己就被她骗过去了!他很想掐住她的脖子,质问她!为什么,难道五年来所有书信里的情意都是假的?难道这十二年来的相处都是她处心积虑的骗局?为什么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她毅然决然的选择那个人,而不是自己。
                                    可是李邺辰始终没能下去那个手,他恨傅芝雅的同时,也恨自己对傅芝雅居然还抱有幻想。李邺辰离开了,他站在房门外吹了一整晚的风。
                                    傅芝雅惊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自从她复活重生以来,没有哪天晚上不被噩梦打扰,梦中除了那屈辱的一晚,还有皇城里千千万万百姓的尸体和鲜血。
                                    傅芝雅在镜前看着自己惨白的面孔,有些恍惚,她忽然觉得那些梦这是老天对自己的提醒。提醒着自己不要沉沦在情爱里,提醒着自己还有血海深仇要报,傅芝雅决定今天就去求李邺辰,告诉他自己来这儿的目的,告诉他这一切的真相。
                                    傅芝雅打开房门,便看见站在门口的李邺辰。“邺辰?”
                                    李邺辰转过身,见傅芝雅走向自己,立马后退了几步,声音很是冷淡的说道:“公主,有何吩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5-08 01:00
                                      傅芝雅听到李邺辰的回答后,喉咙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那儿,无法发声。傅芝雅不敢相信,为何仅仅一夜,他们两个似乎又回到了之前,甚至傅芝雅能隐隐感觉到李邺辰对自己的防备,傅芝雅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刀捅了一刀。
                                      傅芝雅转身回了房间,关了房门后,蹲在了门后,傅芝雅觉得自己好像要喘不过气来,自己所受的所有侮辱也好,苦头也好,都远远不及他的一句话给自己的打击来的痛苦。
                                      傅芝雅听到李邺辰出门声音,她立马冲了出去,对着李邺辰大喊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说那样的话!为什么你我会变成这样?我不懂,我不明白。”
                                      “公主,你真的不懂?”李邺辰转过身,眼里充满了冷漠和疏离。“公主不辞辛苦来到北边来找我,不就是为了利用我夺回傅家的皇位。”傅芝雅有些惊讶,为什么李邺辰会知道?
                                      李邺辰看着傅芝雅愣住了,嘴角有些讽刺。“公主,没想到吧,你费尽心力讨好我,讨好李家十二年,居然是为他人做衣裳,公主有今天也是自作自受罢!”
                                      傅芝雅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李邺辰,她听到了什么,原来自己的一片真心在他心中只是处心积虑的讨好。傅芝雅后退了几步,她接受不了这一切,她承受不住他说的话。只是在李邺辰眼中,傅芝雅退后的动作是代表着她的心虚。
                                      李邺辰转过身,不再看傅芝雅:“李邺辰只是一介草名,公主想要草名鞠躬尽瘁,只需要一句话便可,不需要这样做,让人厌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5-08 01:00
                                        请假!今晚不更新,预计再更个两三次这个故事就完结了。
                                        不知道有没有等更的人,给个预告吧!
                                        宝宝们!吻戏都出现了,船戏还会远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5-09 22:15


                                          回复
                                          29楼2019-05-10 10:43
                                            懒癌楼主更新啦!敲了两天才搞定这一章,这一章可以算是傅芝雅的一个转折,不好写,其实我是不怎么满意的,要写的太多了,但是加太多细节进去又会显得过于口水话,所以我删掉了和选择不描写一些细节,后面完结后我打算整理一下故事里一些没写出来的隐藏在背后的小细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5-13 21:12
                                              更新,不过不是最新一章,鉴于上一章楼主不是很满意于是修改了整篇文章,看过了的同学可以再看一遍,除了个别不是很通顺的地方我改过了后面的一些情节我也修改了,旧的那篇我删掉了。


                                              回复
                                              34楼2019-05-21 23:05
                                                昨晚,李邺辰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让傅芝雅离开,因为他怕再这么下去,自己会不受控制再次相信她的谎话。
                                                他叫来了周铭羽吩咐他明日护送公主离开。
                                                翌日,周铭羽牵着马儿去了李邺辰的家里,不过他来的不是什么好时候,虽然周铭羽没有听见他们之间的谈话,不过看傅芝雅的表情周铭羽心里突然觉得,公主是真的很爱将军,但为什么将军却说公主不爱自己呢?如果不爱,又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李邺辰见周铭羽到了,不待他走近便立刻吩咐:“带公主回张家。”说完后则转身绕过傅芝雅往回走去。
                                                傅芝雅听到李邺辰的话,立马上前想拉住李邺辰,可是被周铭羽给拦了下来。傅芝雅只好哭喊道:“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李邺辰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我,就下了如此的定论!李邺辰!”
                                                周铭羽因为在意傅芝雅的身份,不敢太过用力,一个猝不及防就被傅芝雅给推开了。傅芝雅赶紧向李邺辰的方向跑去,可最后还是晚了一步,她被李邺辰关在了门外,不管她怎么用力敲门,大喊,始终没人给他开门。
                                                周铭羽心里有些堵堵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将军的吩咐他必须要完成。周铭宇单膝跪下,双手抱拳举起,求道:“求公主不要为难微臣,请公主上马。”
                                                傅芝雅没有理会周铭羽,只是呆呆的坐在门口,两眼有些呆滞,嘴里还喃喃自语。“为什么,李邺辰,为什么……”
                                                太阳落了山,傅芝雅依旧没有起身的意思,周铭羽也跪在她的身侧,求她上马。二人就这么僵持着,直到再次天明。傅芝雅看了一眼那刺眼的太阳,又看了眼始终低着头周铭羽,踉跄的扶着门站了起来。
                                                经过这一晚,她想了很多,想到了他们第一次的见面,想到了他们确认了彼此心意的那一天,想到了他们赐婚的那一天,也想到了就在定罪的那一天,李邺辰看向自己的眼神是那样的冰冷。原来他们会变成今天,不是突然而是早有迹象,只是当初自己太蠢,没有明白,她与李邺辰之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误解,而这个误会不是她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更何况她根本不知道这个误会是什么。
                                                原本夏日的夜晚有些闷热,可不知为何昨日却凉风阵阵。傅芝雅的身体本身就没有养好,结果昨夜吹了整晚凉风,她现在有些低烧。
                                                脸色苍白的她踉跄地走向了马匹,拒绝了周铭羽的帮忙,自己艰难的上了马。在坐上马儿的那一刹那傅芝雅的眼前突然发黑,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她没有在意,在马背上稳了稳身形后就驱马离开了。周铭羽则跟在了傅芝雅的身后,奉命护送她回张家。
                                                傅芝雅离开不久,李邺辰打开了门,他看着傅芝雅昨晚坐着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就在李邺辰本以为他和傅芝雅彻底结束时,周铭羽骑着马回来了,不过回来的就他一人,并没有傅芝雅的身影。
                                                李邺辰看清后,噌的一下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急忙向周铭羽的方向走去。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将军,周铭羽不敢耽搁急忙下马禀报。“启禀将军,公主她刚出村子便晕倒了,末将擅自作主将公主送往了镇上的医馆,末将将一切安排妥帖后这才回来向将军禀报。”
                                                李邺辰听到她晕倒了,脸上立马浮现了急切的表情,赶紧准备上马,可就在李邺辰牵住马绳的时候,他愣住了。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听到周铭羽第一时间没有将她送回来的时候会觉得愤怒,为什么听到她晕倒了之后恨不得飞奔到她的身前。傅芝雅啊!傅芝雅,你究竟给我灌什么汤药!
                                                周铭羽看见李邺辰愣在那儿,一时没能想明白将军这是怎么了就看到李邺辰松开了马绳,转身准备回去。周铭羽不解:“将军,公主那边……?”
                                                “太夫怎么说。”
                                                “太夫说公主是受凉了加上身体本就有些虚弱,这才导致了昏迷。”
                                                李邺辰攥紧了右手,好似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好,公主那边就暂时让她在医馆养好身体,派几个暗卫盯着,等她痊愈后让他们护送公主回去。”
                                                周铭羽有些惊讶的抬头看了看李邺辰后才回答道:“是!”周铭羽心里不明白,明明他们两个人相互喜欢,为什么还要这么折磨彼此。


                                                回复
                                                35楼2019-05-21 23:07
                                                  医馆这边,傅芝雅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空气里传来阵阵药香。好歹傅芝雅也是跟着自己的舅舅在药房里泡过几年的,所以傅芝雅能断定这里是个医馆。因为如果是客栈的话,空气里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种药物的药香味。
                                                  想来是因为自己晕倒后,那个护卫将自己送过来。傅芝雅继续在床上躺了会儿,这时有个小药童端着药进来了。
                                                  小药童见傅芝雅醒了,便说道:“你醒了正好,刚好把这幅药给喝了。”
                                                  傅芝雅勉强的起身后接过了小药童手中的药碗一口气喝完了那苦涩的药。小药童有些惊讶,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子能丝毫不皱眉头的喝完整碗药,即便是农家女子都会找些甜果子吃吃,更别说像傅芝雅这种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女子了。
                                                  小药童不知道的是,不是那碗药不够苦,而是它没有傅芝雅的心里苦。
                                                  傅芝雅喝完药后问道小药童:“请问你有看到把我送来的人吗?”
                                                  “哦,那位公子给了银两后说有什么事便离开了。”傅芝雅想,大概那个侍卫是去给李邺辰禀报自己昏到的事吧。“嗯,谢谢你。”
                                                  傅芝雅在医馆里待了三天,在这三天里傅芝雅既没有看到刚开始的那个侍卫回来,也没有等到李邺辰的出现。她从失望等到了绝望。
                                                  本来周铭羽是给了一个月的药钱和住宿费,但是傅芝雅提前离开了医馆。
                                                  傅芝雅离开医馆后,没有往皇城走,反而是往李邺辰的方向走去,傅芝雅想明白了,她和他之间的情的确是带有目的性的开始,父皇赐婚于我们,不过也是想用我绑住他和他身后的高家。哪怕自己的爱再怎么纯粹又有何用,一旦爱里掺了利用,那对双方来说就是伤害,她确实是伤害了他。
                                                  傅芝雅顶着大太阳走了一个多时辰了,额头和颈部都出了许多的汗水,才走了一半的路程。岔路口的时候傅芝雅又选择了错误的方向,导致她又走了一个多时辰依旧没有看到李邺辰的房屋。
                                                  看着周围长满了草药,傅芝雅明白自己是走错了路,因为李邺辰家附近是没有这些的,仔细想来这一条路上就一个岔路口,看来是走错了路口。傅芝雅抬头看了看天,已经要临近黄昏了,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在天黑前找到李邺辰的。
                                                  就在此时,一滴水打在了傅芝雅的脸上,也就一盏茶的时间不到,大雨便下了起来,傅芝雅赶紧找地方避雨,一阵乱跑之下,她找到了一个废弃很久的草屋。草屋里到处都是漏水的地方,不过相比外面的大雨,这点漏水不算什么。
                                                  夏季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没下一会儿就停了,可是傅芝雅浑身还是被打湿透了。因为这雨,傅芝雅的也没找到东西升火,只好继续穿着湿衣服找到一块不算太漏风的角落坐着。夜晚,月光透过缝隙把草屋里面照的一清二楚,此时的傅芝雅已经睡着了,没有察觉有一个影子向自己走来。
                                                  李邺辰坐在傅芝雅的旁边,自语道:“怎能在这里睡的如此没有防备。”他用手把粘在傅芝雅脸上的头发别在了耳后,然后又小心翼翼将傅芝雅的头放到自己的肩上,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怜爱,都快把暗卫给惊呆了。
                                                  坐在傅芝雅身边没多久,李邺辰便能明显的感觉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湿冷,担心她的身体,李邺辰只好将傅芝雅搂住。“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你用不要醒来,就这样靠在我的身边……”
                                                  李邺辰在天还没有亮时就离开了,当他离开过后没多久,本来还睡的非常安稳的傅芝雅眉头紧皱,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天空有些微微亮的时候傅芝雅被惊醒了过来,她又梦到了上一世的景象,不过这次她还梦到了自己跳下城墙后的一些事,不过等她想仔细回想的时候,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回复
                                                  36楼2019-05-21 23:07
                                                    不过有谁知道贴吧怎么修改文字格式呢,都不能首进字符,感觉每段前面不空两格,字都好紧凑,我记得以前看过有楼主是有格式的啊,为什么到我这儿就没了。


                                                    回复
                                                    37楼2019-05-21 23:09
                                                      基于楼主最近上班没有休息,可能下一章没有那么快吧,怎么感觉想写个船戏这么难呢。


                                                      回复
                                                      38楼2019-05-21 23:11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你永远不要醒来,就这样靠在我的身边……”
                                                        李邺辰‘美好’的愿望就被楼主我的错别字给打破了对不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5-22 08:54
                                                          楼主可以尝试去网站发表的,说不定会有人看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0楼2019-05-22 15:35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