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平凡魔族的英...吧 关注:1,135贴子:1,266
  • 12回复贴,共1

「机翻脑补」2—19 大人的店的进入方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25 22:31
    2—19 大人的店的进入方法
    (一)
    「店在这里」
    雪诺带我们去的是离大马路稍微偏离一点的地方的二层建筑物。
    面向胡同的金属门上装饰着厚重的装饰,古老而严峻。
    「怎么说呢,有一种让人感受到历史的气氛呢。」
    「嘛,虽然店铺本身很旧,但是里面很新。像我这样的人,也是能轻松进入的好地方。饭也很好吃。也有索菲亚喜欢的甜点心哦」
    「哇,好期待啊。」
    雪诺一边给我和索菲亚介绍店铺,一边用手触碰了店门。
    然后用力推了一下,但是门没开。
    「哎呀,难道现在不是开店时间吗?或者说是要拉开门?」
    「不,没有那样的事。已经是开门的时间了,而且事先有说要提前过来,所以肯定是开着的。而且因为是门锁,所以开门的方法也没错……嗯——!」
    雪诺用力推门,但只是一点点动,打不开。
    嘛,从外表看,因为是厚重的门,打开时应该需要有相当大的力量,雪诺的腕力应该没那么弱。但是,
    「好重……。我需要更多的力量。这门本来就很重,但是今天比平时重……库洛诺能帮我按一下吗?」
    「啊,我明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4-25 22:34
      (二)
      今天是前辈请客。我很高兴地接受这点杂事,带着这样得意洋洋的心情,我把手放在了酒馆的门口。
      然后雪诺用手捂着耳朵谈心事的时候
      (そしてユキノが耳に手を当てて念話をしている間)
      喝了什么,吃什么,稍微提高情绪,以平时的感觉推开了门。
      就在那一瞬间。
      「哇」
      雪诺提高了声音。刹那、
      ——梅吉!(メギッ!)
      听到了什么撕裂的声音。
      而且,刚才还放着厚厚的金属制的门,被推飞后滚到了店内侧。
      「……那个,雪诺桑。门被推飞了,但是都市的门是这样的……并不是什么原因吧」
      我向刚才在有门的位置握着手的雪诺打招呼。于是,雪诺看着手里握着的手,看着被推飞的门,回应了我的话。
      「恩,这个门坏了。……然后,库洛诺?我什么魔法的反应都没有感觉到,做了什么了吗?」
      「那个,只是普通的推开门,是吧。」
      「普通的?」
      「恩。我家乡下的酒馆的门,又重又结实。而且,因为雪诺说很重。因此,我回想起在乡下玩的开门方式」
      这样说着,雪诺凝视着我的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4-25 22:35
        (三)
        「现在我们一起用力着,发现异常程度的负荷挂在了门上,但是,库洛诺的乡下酒馆是怎么样的……」
        「不,我们家乡的酒馆门也是金属制的——也就是说,是用魔法融合了铁和矿石的合金制成的。相当重,成为以醉了的状态不能进入的结构哟。为了不让小孩子进来,似乎是有这样的理由的,我小时候经常弹奏」
        (小さな子供が入ってこれないように、って理由あるらしいんで、俺が子供のころはよく弾かれてまして)
        「有多重?」
        「就算龙突然冲击也打不开」
        「……那个,真的打不开吗?」
        「也有打开了哦?作为万一时候的避难所被使用。啊,只有一次,几十米的地龙冲过来的时候,门就这么偏了,将地龙压住了。因为那个原因地龙的头被压坏了,我有帮助扫除的记忆」
        听了我的话,雪诺和近处哑然的索菲亚目光交汇。
        「索菲亚,重得连龙都压坏了,到底有多重?」
        「嗯,嗯……记得以前,地龙冲到吸血鬼的城堡,看到城堡的瓦砾倾盆而下,但龙还是很有活力。看来比一座城还要重……」
        「嗯……那个酒馆的门,库洛诺也能打开吧?」
        「啊,果然到了这个年龄,稍微努力一下就能打开了。爷爷奶奶会使用魔法,所以很轻易就打开了。小时候我就想,真狡猾啊,好厉害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4-25 22:36
          (四)
          以前一直都是大人的场所,听到这样的话,我很懊悔,一直到用自己的力量打开这扇门都不能进去。
          (昔はずっと大人だけの場所だから、この扉を自力で開けるまで入っちゃだめだなんて言われて悔しい思いをしていた。)
          被打开了的结果,身体也出来肌肉附有了的是最近的事,之类考虑的话,
          「索菲亚,这是平常的吗?」
          「大概是平常吧。」
          「呼……」
          女性阵容二人齐(整)开始叹气。
          「……那个,因为我不能理解以只有二人知道的符号被说的话,所以希望你能说明一下」
          「嗯,一般酒馆的门没那么重。至少,普通的孩子如果加上体重,打开的程度很轻松。这扇门本来也没那么重」
          「真的吗……」
          酒馆的门沉重难道不是城市的常识吗?这么说来,我是不是用力把这扇门弄坏了?
          「这样的话,实在是太抱歉了。这是赔偿套餐(弁償コースですし)」
          因为前辈请客而情绪高涨,我挠着脸颊,
          「哇,我以为发出了很大的声音,结果门就打开了~。得救了~」
          应该说时机是好还是坏?
          穿着服务员服的长耳朵女人,从店内啪嗒啪嗒地走了过来。
          手里拿着什么巨大的剪刀。
          是店员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4-25 22:36
            (五)
            「哎呀,麻烦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用非常悠闲的语调说话。而且,脸上浮现出稳重的表情,虽然不会感到她在生气。
            只是,内心不明白弄坏了店的是事实,首先应该道歉吧。
            「嗯,那个,好像把门弄坏了。对不起」
            一说出道歉的话,就被歪着头。
            「诶?弄坏……哎,哎呀~?不是修理业者吗~?」
            「不,我是平常来吃饭的。正想开门的时候把门给推飞了……」
            对于这样的我的话,长耳朵的女性摇了摇头。
            「哎呀~原来如此~。但是没关系。这里原本的门站立就很差,今天终于重到连龙人的服务员都打不开的地步了。我拜托他修理拆卸,但是他没来,我就是想用这样的工具撬开的地方~」
            女服务员一直在宣传自己拿着的剪刀。
            「所以倒不如说被推飞了真是帮了大忙了~?所以请不要在意啊~」
            以悠闲的语调服务员的女性说,不过,真的好吗?
            「这种事之前联系的时候希望你能说明一下,玛丽」
            雪诺从我旁边露出了脸。看到这个,被称作玛丽的女性睁开了眼睛。
            「啊,雪诺?也就是说,这些孩子是联络中提到的后辈吗~?」
            「就是这样。我来吃饭了。库洛诺、索菲亚。我来介绍一下。这个是这家店长的玛丽·温德(マリー・ウィンド Marie wind)。我的原同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4-25 22:37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4-26 04:2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4-26 13:14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4-26 13: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4-26 16:4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14 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