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国战记吧 关注:2,196贴子:1,692
  • 20回复贴,共1

機翻加腦補 3-1三瞳的魔女蘿瑪利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發文以前
我覺得這篇 下半段感覺錯滿多的
希望有大老能幫忙校正一下啊!!
先發 後面等校正後再發正式版本


回复
1楼2019-04-24 19:13
    房吞
    3-1三瞳的魔女蘿瑪利亚“


    “伊兹大平原战”之后3天.。深夜。伊兹城堡守夜班
    碧蓝的月亮在冰冷的光照下,沐浴在夜露的露水中静静的平原上,碧蓝的月亮照耀着。在那微弱的光线下,只浮出影影的伊兹城堡,除了看守台的火把之外,没有其他点亮的灯光。
    不,只有一处是灯光点亮的窗户。是黑暗骑士戈达的办公室。


    「拜托你留守了,贝尔克特」
    全身披着漆黑甲胄的戈达,對在背後的贝尔克特说:
    「遵命。戈达先生,您不在時城堡就交給我把。」
    以贝尔克特直立的姿势回应。
    「别那么紧张。雖然是由渊王陛下高兴而定,但若无其他事明晚就会回来。」。
    「听说“四大主”也聚集到一起了,是吗?」


    「別想太多。彼此并没有什么要谈的话题。况且大家也不能放任自己管辖领地步管。只有我和“魔女”一样,没有移动上的苦恼。」
    说话的时候,戈达把手伸向立在墙边的刀。这是前几天战斗中折断的刀的代用品。
    腰佩刀,戈达朝办公室的出口走去.。贝尔克特在戈达后面默默地目送着。
    在离门3步左右的位置,戈达停下了脚步。门一直是关著。


    「贝尔克托。再麻煩 你得安排好门的修理。」


    戈达慢慢地把手放在刀柄上,对着被关着的门做出拔刀的姿势。
    「是的,没问题.。已经安排好了」
    贝尔克特淡淡地回答。

    [好的]


    因为贝尔克特的手腕(意指交際手腕 安排事務等等) .格达在头盔内笑了笑,
    从窗外透出碧蓝月光的办公室里,静默降临。

    「魔剑三式:神道门! 開!」


    戈达以看不見的速度拔刀,斩断了办公室的门。木材被切断的阴沉的声音,门裂成两半。
    门的前方是与城堡 那明显不同的建筑样式,庄严的构造的大回廊扩展着。
    [慢走。戈达大人]
    贝尔克托說著
    [我走了]
    戈达跨过坏掉的门迈向迴廊。戈达的身影完全轉移到那边,在目送它的贝尔克特面前,戈达及其背景的大回廊突然歪曲。一瞬间之后,戈达和大回廊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门的有一条平常的城堡通道。


    [渊王皇宫”.。祝你早日回来。戈达大人]
    办公室里只剩下一个人的贝尔克特,喃喃自语。



    夜之国的中心“渊王皇城”
    戈达甲胄的鞋底踩着灰色大理石做成的大回廊,发出了轻快的轻快声响。——。它在广阔的大回廊内部回响,被凄凉的回声給吸了进去。
    .遮盖窗台从今天起透出碧蓝的月光,大理石冰冷地闪耀着。大回廊的横宽、高低都是20米的巨大建筑
    直直延伸到深渊王皇城堡深处的大回廊,仿佛是照着面的镜子一样,对面几乎可以看见点的那样无边无际地延续着。


    [哎呀!哎呀!不是戈达吗?最近好吗?]
    從“魔剑”连同门一起斩开的次元的歪斜瞬间移动的皇城 迎接戈达的是从背后传来的女人声


    [.。請不要突然從背後打招呼,罗马利亚]
    戈达把刀收进鞘里,但不回头向背后一瞥警告著


    [你这傢伙.”認為我会出现在这个位置,埋伏我吗?]
    [阿呀 討厭。埋伏什么的。說的就好像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到来一样啊]
    戈达背后传来声音



    [難道不是這樣嗎]
    [不,不。嗯,那個是…]
    从戈达的背后,可以听到在大回廊的大理石地板上行走,咯吱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從戈达的背后然后绕到了戈达的右侧。.


    在这期间,戈达依然笔直地向前,一动也不动。
    脚步声的主人走过戈达身边,出现在了视野中。




    [你是用轉移的,告訴你我也把它放在這裡。刚刚才来呢?轉移比你快,比你更远,比你先]

    ((((((「貴方(あなた)が“跳んだ”のが分かったもので、わたくしもそれに合わせてここに。つい今し方参りましたのよ? 貴方(あなた)よりも後に“跳んで”、貴方(あなた)よりも遠くから、貴方(あなた)よりも先に」

    這段真的好難….. 請求大老支援



    格达被称为罗马利亚的妙龄女子,仿佛戏弄着似的,暗暗地笑着


    罗马利亚披着一件雪白的丝袍。轻柔的质地,突出了罗马亚身体的轮廓,强调了女性的纤细线条。——。长直的黑发延伸到肩膀,脸上缠绕的头发遮住了右眼。从头发的缝隙中,可以看见右眼上戴着的眼罩。
    优美的容貌上 眼罩显得格外醒目。


    [擅自的競爭,我很为难的]


    罗马里亚走到眼前的时候,戈达终于把目光转向了那个女人,向她发出了忠告。


    [哦,不。请不要那么无情地对待我。]
    罗马利亚故意的把手伸到嘴边,呵呵地笑了。
    [很少相见。”。借此机会,要分清优劣。轉移精准度“弟子”差的话,“魔女”的名声就折損了.]
    听到罗马利亚的这句话,戈达用鼻子笑了。




    [你已经不是我的“师傅”了。只是个外法者。げほうもの”]

    (((げほうもの根據念起來摁…. 沒意外是 下 貝戈戈 貨?! 有錯請說



    [呜呼啊啊.。您太过分了.。。 如果“他们” 听到的话,会非常悲伤的。]
    罗马利亚把手放在右眼的眼罩上,故意做出悲哀的姿态。


    [而且,理所当然的是戈达,你不也是一样吗?在魔族的肉体中,没有比拥有人类形态的灵魂转生的你更有异端的人了。]


    [。。浪费时间。我沒閒控陪你在這聊呢。]


    [戈达,你應該不是个失礼的人把?不只是我和你两个人?那里还有一个人]
    罗马里亚指着数米前方的巨大柱子的根本.。那里确实站着一个年轻魔族的男人


    收起回复
    2楼2019-04-24 19:17
      補補補


      3-1三瞳的魔女蘿瑪利亚“


      “伊兹大平原战”之后3天.。深夜。伊兹城堡守夜班
      碧蓝的月亮在冰冷的光照下,沐浴在夜露的露水中静静的平原上,碧蓝的月亮照耀着。在那微弱的光线下,只浮出影影的伊兹城堡,除了看守台的火把之外,没有其他点亮的灯光。
      不,只有一处是灯光点亮的窗户。是黑暗骑士戈达的办公室。


      「拜托你留守了,贝尔克特」
      全身披着漆黑甲胄的戈达,對在背後的贝尔克特说:
      「遵命。戈达先生,您不在時城堡就交給我把。」
      以贝尔克特直立的姿势回应。
      「别那么紧张。雖然是由渊王陛下高兴而定,但若无其他事明晚就会回来。」。
      「听说“四大主”也聚集到一起了,是吗?」


      「別想太多。彼此并没有什么要谈的话题。况且大家也不能放任自己管辖领地步管。只有我和“魔女”一样,没有移动上的苦恼。」
      说话的时候,戈达把手伸向立在墙边的刀。这是前几天战斗中折断的刀的代用品。
      腰佩刀,戈达朝办公室的出口走去.。贝尔克特在戈达后面默默地目送着。
      在离门3步左右的位置,戈达停下了脚步。门一直是关著。


      「贝尔克托。再麻煩 你得安排好门的修理。」


      戈达慢慢地把手放在刀柄上,对着被关着的门做出拔刀的姿势。
      「是的,没问题.。已经安排好了」
      贝尔克特淡淡地回答。

      [好的]


      因为贝尔克特的手腕(意指交際手腕 安排事務等等) .格达在头盔内笑了笑,
      从窗外透出碧蓝月光的办公室里,静默降临。

      「魔剑三式:神道门! 開!」


      戈达以看不見的速度拔刀,斩断了办公室的门。木材被切断的阴沉的声音,门裂成两半。
      门的前方是与城堡 那明显不同的建筑样式,庄严的构造的大回廊扩展着。
      [慢走。戈达大人]
      贝尔克托說著
      [我走了]
      戈达跨过坏掉的门迈向迴廊。戈达的身影完全轉移到那边,在目送它的贝尔克特面前,戈达及其背景的大回廊突然歪曲。一瞬间之后,戈达和大回廊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门的有一条平常的城堡通道。


      [渊王皇宫”.。祝你早日回来。戈达大人]
      办公室里只剩下一个人的贝尔克特,喃喃自语。



      夜之国的中心“渊王皇城”
      戈达甲胄的鞋底踩着灰色大理石做成的大回廊,发出了轻快的轻快声响。——。它在广阔的大回廊内部回响,被凄凉的回声給吸了进去。
      .遮盖窗台从今天起透出碧蓝的月光,大理石冰冷地闪耀着。大回廊的横宽、高低都是20米的巨大建筑
      直直延伸到深渊王皇城堡深处的大回廊,仿佛是照着面的镜子一样,对面几乎可以看见点的那样无边无际地延续着。


      [哎呀!哎呀!不是戈达吗?最近好吗?]
      從“魔剑”连同门一起斩开的次元的歪斜瞬间移动的皇城 迎接戈达的是从背后传来的女人声


      [.。請不要突然從背後打招呼,罗马利亚]
      戈达把刀收进鞘里,但不回头向背后一瞥警告著


      [你这傢伙.”認為我会出现在这个位置,埋伏我吗?]
      [阿呀 討厭。埋伏什么的。說的就好像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到来一样啊]
      戈达背后传来声音



      [難道不是這樣嗎]
      [不,不。嗯,那個是…]
      从戈达的背后,可以听到在大回廊的大理石地板上行走,咯吱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從戈达的背后然后绕到了戈达的右侧。.


      在这期间,戈达依然笔直地向前,一动也不动。
      脚步声的主人走过戈达身边,出现在了视野中。




      [你是用轉移的,告訴你我也把它放在這裡。刚刚才来呢?轉移比你快,比你更远,比你先]

      ((((((「貴方(あなた)が“跳んだ”のが分かったもので、わたくしもそれに合わせてここに。つい今し方参りましたのよ? 貴方(あなた)よりも後に“跳んで”、貴方(あなた)よりも遠くから、貴方(あなた)よりも先に」

      這段真的好難….. 請求大老支援



      格达被称为罗马利亚的妙龄女子,仿佛戏弄着似的,暗暗地笑着


      罗马利亚披着一件雪白的丝袍。轻柔的质地,突出了罗马亚身体的轮廓,强调了女性的纤细线条。——。长直的黑发延伸到肩膀,脸上缠绕的头发遮住了右眼。从头发的缝隙中,可以看见右眼上戴着的眼罩。
      优美的容貌上 眼罩显得格外醒目。


      [擅自的競爭,我很为难的]


      罗马里亚走到眼前的时候,戈达终于把目光转向了那个女人,向她发出了忠告。


      [哦,不。请不要那么无情地对待我。]
      罗马利亚故意的把手伸到嘴边,呵呵地笑了。
      [很少相见。”。借此机会,要分清优劣。轉移精准度“弟子”差的话,“魔女”的名声就折損了.]
      听到罗马利亚的这句话,戈达用鼻子笑了。




      [你已经不是我的“师傅”了。只是个外法者。げほうもの”]

      (((げほうもの根據念起來摁…. 沒意外是 下 貝戈戈 貨?! 有錯請說



      [呜呼啊啊.。您太过分了.。。 如果“他们” 听到的话,会非常悲伤的。]
      罗马利亚把手放在右眼的眼罩上,故意做出悲哀的姿态。


      [而且,理所当然的是戈达,你不也是一样吗?在魔族的肉体中,没有比拥有人类形态的灵魂转生的你更有异端的人了。]


      [。。浪费时间。我沒閒控陪你在這聊呢。]


      [戈达,你應該不是个失礼的人把?不只是我和你两个人?那里还有一个人]
      罗马里亚指着数米前方的巨大柱子的根本.。那里确实站着一个年轻魔族的男人


      收起回复
      3楼2019-04-24 19: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4-25 00:06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4-25 01:53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4-25 19:14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4-26 03:08
                [你已经不是我的“师傅”了。只是个外法者。げほうもの”]
                「貴様はもう“師匠”でも何でもない。ただの外法者げほうものだ」
                你這傢伙已經不算什麼師父了。只(不過)是個(區區)外法者(而已)。
                げほうもの=外法者注音 外法=外道=邪魔歪道


                「貴方が“跳んだ”のが分かったもので、わたくし も それに合わせてここに。つい今し方参りましたのよ? 貴方よりも後に“跳んで”、貴方よりも遠くから、貴方よりも先に」
                我早就知道閣下會跳躍了啦,我可是配合您用那個來到這裡的。順便一提我剛剛才過來哦?雖說比閣下您還要在更後面跳躍過來的,但是比您跳躍的還要遠還要更早呢。
                估計要詠唱比較久才同時吧= =?


                收起回复
                10楼2019-04-26 19:38
                  感谢分享


                  回复
                  11楼2019-04-27 06:46
                    校證過版本 感謝黑尋亦!


                    3-1三瞳的魔女蘿瑪利亚“
                    “伊兹大平原战”之后3天.。深夜。伊兹城堡守夜班
                    碧蓝的月亮在冰冷的光照下,沐浴在夜露的露水中静静的平原上,碧蓝的月亮照耀着。在那微弱的光线下,只浮出影影的伊兹城堡,除了看守台的火把之外,没有其他点亮的灯光。
                    不,只有一处是灯光点亮的窗户。是黑暗骑士戈达的办公室。
                    「拜托你留守了,贝尔克特」
                    全身披着漆黑甲胄的戈达,對在背後的贝尔克特说:
                    「遵命。戈达先生,您不在時城堡就交給我把。」
                    以贝尔克特直立的姿势回应。
                    「别那么紧张。雖然是由渊王陛下高兴而定,但若无其他事明晚就会回来。」。
                    「听说“四大主”也聚集到一起了,是吗?」
                    「別想太多。彼此并没有什么要谈的话题。况且大家也不能放任自己管辖领地步管。只有我和“魔女”一样,没有移动上的苦恼。」
                    说话的时候,戈达把手伸向立在墙边的刀。这是前几天战斗中折断的刀的代用品。
                    腰佩刀,戈达朝办公室的出口走去.。贝尔克特在戈达后面默默地目送着。
                    在离门3步左右的位置,戈达停下了脚步。门一直是关著。
                    「贝尔克托。再麻煩 你得安排好门的修理。」
                    戈达慢慢地把手放在刀柄上,对着被关着的门做出拔刀的姿势。
                    「是的,没问题.。已经安排好了」
                    贝尔克特淡淡地回答。
                    [好的]
                    因为贝尔克特的手腕(意指交際手腕 安排事務等等) .格达在头盔内笑了笑,
                    从窗外透出碧蓝月光的办公室里,静默降临。

                    「魔剑三式:神道门! 開!」
                    戈达以看不見的速度拔刀,斩断了办公室的门。木材被切断的阴沉的声音,门裂成两半。
                    门的前方是与城堡 那明显不同的建筑样式,庄严的构造的大回廊扩展着。
                    [慢走。戈达大人]
                    贝尔克托說著
                    [我走了]
                    戈达跨过坏掉的门迈向迴廊。戈达的身影完全轉移到那边,在目送它的贝尔克特面前,戈达及其背景的大回廊突然歪曲。一瞬间之后,戈达和大回廊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门的有一条平常的城堡通道。
                    [渊王皇宫”.。祝你早日回来。戈达大人]
                    办公室里只剩下一个人的贝尔克特,喃喃自语。
                    夜之国的中心“渊王皇城”
                    戈达甲胄的鞋底踩着灰色大理石做成的大回廊,发出了轻快的轻快声响。——。它在广阔的大回廊内部回响,被凄凉的回声給吸了进去。
                    .遮盖窗台从今天起透出碧蓝的月光,大理石冰冷地闪耀着。大回廊的横宽、高低都是20米的巨大建筑
                    直直延伸到深渊王皇城堡深处的大回廊,仿佛是照着面的镜子一样,对面几乎可以看见点的那样无边无际地延续着。
                    [哎呀!哎呀!不是戈达吗?最近好吗?]
                    從“魔剑”连同门一起斩开的次元的歪斜瞬间移动的皇城 迎接戈达的是从背后传来的女人声
                    [.。請不要突然從背後打招呼,罗马利亚]
                    戈达把刀收进鞘里,但不回头向背后一瞥警告著
                    [你这傢伙.”認為我会出现在这个位置,埋伏我吗?]
                    [阿呀 討厭。埋伏什么的。說的就好像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到来一样啊]
                    戈达背后传来声音
                    [難道不是這樣嗎]
                    [不,不。嗯,那個是…]
                    从戈达的背后,可以听到在大回廊的大理石地板上行走,咯吱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從戈达的背后然后绕到了戈达的右侧。.
                    在这期间,戈达依然笔直地向前,一动也不动。
                    脚步声的主人走过戈达身边,出现在了视野中。
                    [我早就知道閣下會跳躍了啦,我可是配合您用那個來到這裡的。順便一提我剛剛才過來哦?雖說比閣下您還要在更後面跳躍過來的,但是比您跳躍的還要遠還要更早呢。]

                    格达被称为罗马利亚的妙龄女子,仿佛戏弄着似的,暗暗地笑着
                    罗马利亚披着一件雪白的丝袍。轻柔的质地,突出了罗马亚身体的轮廓,强调了女性的纤细线条。——。长直的黑发延伸到肩膀,脸上缠绕的头发遮住了右眼。从头发的缝隙中,可以看见右眼上戴着的眼罩。
                    优美的容貌上 眼罩显得格外醒目。—
                    [擅自的競爭,我很为难的]
                    罗马里亚走到眼前的时候,戈达终于把目光转向了那个女人,向她发出了忠告。
                    [哦,不。请不要那么无情地对待我。]
                    罗马利亚故意的把手伸到嘴边,呵呵地笑了。
                    [很少相见。”。借此机会,要分清优劣。轉移精准度“弟子”差的话,“魔女”的名声就折損了.]
                    听到罗马利亚的这句话,戈达用鼻子笑了。
                    [你這傢伙已經不算什麼師父了。只(不過)是個(區區)外法者]

                    [呜呼啊啊.。您太过分了.。。 “他们” 听到的话,会非常悲伤的。]
                    罗马利亚把手放在右眼的眼罩上,故意做出悲哀的姿态。
                    [而且,理所当然的是戈达,你不也是一样吗?在魔族的肉体中,没有比拥有人类形态的灵魂转生的你更有异端的人了。”]
                    [浪费时间。我沒閒控陪你在這聊呢。]
                    [戈达,你也是个失礼的人吗?不只是我和你两个人啊?那里还有一个人]
                    罗马里亚指着数米前方的巨大柱子的根本.。那里确实站着一个年轻魔族的男人


                    回复
                    12楼2019-04-27 07:43
                      3-2是被吞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4-27 14:5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06 10:13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