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女儿百合战记吧 关注:1,204贴子:608
  • 15回复贴,共1

03话 魔之武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知道那位大佬有没有开翻。。。因为是新坑,而且没有占坑贴来着。。。希望不会撞车。。。(´゚ω゚`)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9-04-22 19:51
    勤勉的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4-22 20:50
      事新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4-22 22:25
        感謝翻譯的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4-23 04:35
          最近生活繁忙 翻譯先交給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4-23 06:33
            虽然有很多话想吐槽,但是只诉说事实吧。吵闹着呼唤我的是一把剑,只有剑身,完全扎在了岩石里。



            一看就觉得充满邪恶气息的一把剑,漆黑的剑芯上印着红黑色的图案。



            “……撒,拔出我,让我们去给勇者以惩处吧!”



            快速转身。我有很多必须要做的事,没工夫管这些闲事。



            “喂喂喂!难道你想就这样放任不管吗!?”



            那样的声音在头脑中回响着,像是角被撞到了似的。仅仅从声音的印象感觉是男人的声音,不过,与其说从语调中感到了威压感,不如说简直象魔王的声音一样。



            只这一点吸引了我的兴趣,我压制住心情用讨厌的声音回答了。



            “说话的剑……智能剑啊。在魔大陆睡着相当稀有的东西呐”

            “哦,你知道的吗?哎呀,已经多少年没有魔族听到我的声音了!作为魔枪诞生数千年……没想到居然在湖边碰上了钉子。桀桀桀!这可真是杰作啊!”

            “……枪?怎么看你都是剑吧?

            “到了我这种地步,可以以任何形式存在。我可以根据持有者的魔力来决定形质如何。但是,无论什么形态都我都是最强的,所以才被冠以魔器之名”

            “……唔。说的有道理啊”



            的确,现存于世的圣剑之流,都是有着几千年历史的传说中的武具。但是,其中魔剑和魔枪的话是不同的。



            不需渊源的历史,亦无需正义的名声。只有那个时代的最强价值的武具,才能被冠以[魔]之名。现在回想起来,魔王所持有的魔剑,就是一把即使经历长久的战斗也完全没有损坏的武器来着。



            “那么,你是什么?”

            “哦。我叫提尔文。以带给持有者毁灭的诅咒为条件,能为其实现三次恶愿,蕴含无穷攻击力的……”
            (葎:持ち主の悪しき願いを三度叶える代わりに破滅をもたらすってえ呪いの代わりに無尽蔵の攻撃力を,一整个句子,不知道拆的对不对,反正大体意思就是以持有者自身毁灭为代价,帮你实现愿望的邪剑)

            “果然是浪费时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06 01:55
              再次转身。如果看向远处的话,湖的尽头不知为何很喧闹。在那里的是几个下级魔族们吗?像是包围着什么似的展开了架势。比起这里附着的日本武器,我更对那边感兴趣。



              “等一下等一下!我就是为此而生的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武器这个东西啊,造成怎样的结果也是取决于被使用的方式啊。这不是简单的事情吗?你不许下你的恶愿的话我可不会同意啊。那又怎么样,总不能无风险就让人能得到最强的武器吧!”

              “给我说话注意点。让我想起了讨厌的回忆呢……比起这个,那边的吵闹是怎么回事?”



              如果有骚动的话必然会在意,这应该是勇者时候养成的性格吧。我认为这已经成为连自己都无可奈何的本能了。



              “啊……。因为魔王死了,所以被解开封印的邪龙要来了吧。难道你认为能战胜受到邪神庇佑的古龙吗?”

              “……嗯?邪龙?”

              “嗯。哎呀,想起来了。在魔王大人增强力量之前的魔大陆已经荒芜了吧。魔族们总是带着购物的心情去人间觅食,回来的话就是同族间浴血互斗,来决定谁是最强者。那个时代,最凶猛的就是那个邪龙。好像从邪神那里接受了支持。成千上万的魔族都被它打败了呢”



              ……不。那样的话。应该说,是被那个魔王封印的吗?那个程度实在太强了。不,不是那样的。我不知道魔王封印过那种东西……



              但是,现在这样对话的时刻,确实视野内也能确认漆黑的黑块以可怕的速度正在来袭。已经没有一点用来犹豫的时间了。



              “那个过来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呢?”

              “是呢……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总之,这一带都变成了焦土吧”

              “……已经出来,多久了?”

              “魔大陆的一半已经沉没了呐,接下来应该就会飞到人族居住的大陆了吧,这也是个机会吧?”



              冷汗淋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自己好容易才抓住了和平。如果被突然出现的邪龙之类弄成灰的话会很麻烦的。我几乎反射性地赤手空拳向下级魔族们所在的方向跑了过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06 01:55
                “你要去吗?为什么?你啊,只是个魔族吧”
                (葎:魔剑不觉得区区魔族可以战胜邪龙这种意思)

                “……真吵啊。你就在那里沉默地看吧!”



                虽说是背叛,但民众只是被欺骗而已。令人憎恨的只是队伍成员。除此之外的人没有要成为灰烬程度的罪过。说起来,如果说是因为我打倒了魔王,封印才解开了的话……



                “我会尽力而为。这就是我的正义——”



                到底以怎样的速度飞翔着,接近那里的时候,已经抬头就能看见那样大的黑龙了。毫无瑕疵的漆黑鳞片被密密地堆积起来,锐利深绿的眼瞳,这就是传说中的龙吧。



                对于在那里等待着的魔族也没有任何想法。他们究竟犯了多少罪,我也不知道。因为知道了人类和魔族都不会改变。



                “想要尽可能地守护……仔细想想,就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我才成为了勇者吧”



                然后,我的身体好不容易走到他们面前,失速地降落到地上。除了后方能看到船场那样的东西以外,这里也只是赤色沙漠的样子。



                “告诉我现在的情况!”



                刚一到现场,我就这样叫着。注意到那个声音的魔族们目瞪口呆着。



                “魔,魔王的大小姐!”(葎:魔王的女儿的尊称那种感觉)

                “这里很危险!马上邪龙就要来到这里了!”



                原来如此。这个身体的持有者是魔王的女儿呐。由于过分漂亮地适应了,都快要忘记了。



                “我知道。所以我来了。能战斗的人是?

                “……我们只是看门的……。那,如果说要战斗的话,那个……”

                “说清晰点!我在问是否有人敢于面对邪龙的威胁!”



                已经没有时间了。回头看去,邪龙已经张开嘴,将负面的气息积蓄在嘴里。多年的直觉在低声告诉我。那是为了杀死所有生物,必杀的一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06 01:55
                  “不,不要!只是在这里站了很久的我们……!”


                  “是吗……那么,你们就在那儿默默地站着吧”



                  我早早就放弃指望这群魔族们,投入全部的魔力,在头上举起手。



                  “<屏障>展开”



                  我吟唱着。咒文的简化是我的拿手本事。重要的是,以最小限度的行程编出最大限度的术式——!



                  然后正面接下了绝对的压力的咆哮。但是,不仅仅是声音而已。像污泥一样的液体不断掉落下来,碰到的瞬间,被展开的魔导障壁承受住了。



                  赶上了……。多亏了是用魔族的魔力展开的,屏障发生了很厉害的变化……和邪神的加护之类的相性很合得来呢。如果用同样的量、质量的魔力碰撞的话……。



                  一瞬间,思考中断了。



                  ……同样的量?不可能做的到。作为对手的魔王都别无选择只能封印住的,传说中的邪龙。这虽然是魔王的女儿的身体,但还是很小的身体……。



                  那一瞬间的防御,也是多亏了我多年研究编织出来的术式。但是,那样的东西……必须持续供给同质以上的魔力,才能长久保持!



                  “呀!”



                  一瞬间,竭尽全力将自称门卫的魔族们吹跑。打算独自一人,正面接下那个将所有黑泥全部融化融合了的,邪龙的咆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06 01:56
                    一般情况下,每一滴都有必杀程度的破坏力。如果说能做的事,只有马上做出对那个的全部耐性。我学到过针对超过万种毒害的术法。但是……即使将这一切组合在一起,这邪龙的咆哮仍然凌驾于这之上!



                    全身从衣服开始被溶化。治愈魔法无法跟上。我感觉听到了皮肤和身体所有一切都变得溃烂的悲鸣。



                    “可恶,这样可不行啊!”



                    但是,我可是最强的勇者。即使现在不是那样,即使被谁背叛了,名誉地位荣耀全部丢失了,也有不能妥协的东西!



                    “只有失败……我最讨厌了啊!”



                    在如此叫喊的我面前出现的是咆哮之中出现的空洞。我也并不是像傻瓜一样在咆哮。通过『转让』的力量,解析了吃下咆哮的损伤。



                    『转让』的术不仅仅是把自己的东西给予他人,而是能将接受过一次的东西作为与自己的东西那样同等对待。虽然,能吸收的量远不及给予的量,不过……。
                    (葎:意思是弱化版的矢量操控,你用魔法打我,我被打的时候能把那个魔法当做自己的东西,通过[转让]别处来操控或者解析,不过邪龙能量过大,只能转让部分)


                    只要知道成分就不怕毒了。龙的咆哮本身也是很好的推动力,只要稍微改变一下力量的流动……



                    全身仿佛装了发条一般飞起,在张开大口的邪龙的破绽处打入最大火力的魔法……然后,魔法阵像中途被弹出去一样消失了。



                    “哇。果然,这个身体太弱了吧!这种程度的术式展开也做不到!?”



                    如果能发动的话,应该会放射出破坏的光线。可是,失败了,急忙加上术式变更。



                    “接招!<冰之牢狱>!”



                    现在能做的竭尽全力……只是暂时冻住那个脸。现在更注意到了……毕竟我也不是笨蛋……魔王的女儿的魔力真的很优秀,好象对应着所有属性,光属性的术式仅仅一会功夫能变更为水属性。



                    “喝——!”



                    接着,倾尽浑身的力量试图打碎邪龙的头……。但是,甚至连裂纹都无法进入自己创造的冰层中,我的拳头就被弹回来了。



                    “好,好痛……。再好好地锻炼一下啊!艾丽娜!”



                    对谁发牢骚也没有用。但是怎么办呢?那冰之牢笼也不是永远的。可以预想到马上就会被打破。但是……对于我来说……。



                    “……你呼唤我吗?小姐”



                    那种,在脑海中回响的声音。虽然很生气……能利用的就要全部利用,那是我的信条。所以……。



                    “大小姐,大小姐!要逃走了吗!?”



                    吵死了。只是被保护的程度就请安静地看着!



                    我一口气跳跃到后方。飞过湖泊,到达了魔剑所在的地方。并且,向着触摸也会踌躇的那样不祥的地方伸出手。然后,毫不在意地把剑从岩石间拔了出来。



                    “很强吧,你!”

                    “这话说的。我可是魔器哦?”



                    它冒着黑烟,尖端变得又粗又长……变成了可以刺也可以砍的一根枪。



                    “哦。你这家伙真吓人啊。没想到会取得我本来的形状。lucky。幸亏被优秀的使用者捡到了。但是别忘了。在这个瞬间,你的毁灭已经决定了哦!?”



                    破灭。毁灭吗?无意识地感觉到嘴唇歪斜地往上翘。



                    “那种东西……我早就见识过了!”



                    向着在湖的对面再次准备应战的邪龙,跳了过去。但是,有什么不同。连那个速度,都是与持(有)枪之前完全不能比的。这远超了迄今为止力所能及的跳跃。我的身体飞驰而过,气流甚至在湖中留下了一条轨道,转眼间就要进入邪龙的怀抱。



                    “……觉悟吧。这次轮到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5-06 01:56
                      最早翻的通常问题也最多,所以整合时正好修一修,然后重新放出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5-06 01:58
                        感谢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5-26 17:43
                          精彩!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6-18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