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07,628贴子:44,467,294

【原创】荒唐(渣攻贱受,狗血打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度娘,祝它不被吞




回复
1楼2019-04-22 19:46
    简介:如果不是毕业生晚会的那次意外,霍一唯永远不会想到自己会踏出自己的学术,也永远不会想到自己的一辈子竟然会和一个远远超出了他意料的人纠缠近二十年。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你会后悔吗?”
    霍一唯怔愣地握着开始变凉的咖啡杯,眼角被时光刻上了细细的纹路,青春已经不再,风华却越积越沉,他的眼里像是荡漾开了温柔的水波,声音沉稳而坚定,“不会。”
    “即使被伤害,这也是曾经的我的选择,永远不会后悔。”
    “永远不会。”
    “只是如果可以,我再也不想一个人走得这么辛苦。”
    ——————————————————————
    我把遇见他视做命运的恩赐,只可惜他给我的永远都只有伤害,我永远…都成不了他的唯一
    攻受属性:冷峻自私花心偏执渣攻X温吞坚韧心思缜密贱受
    雷:双不洁警告


    收起回复
    3楼2019-04-22 19:48
      ————————TBC————————
      大概会保持个日更状态?
      各位看官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看祁渣后面被小唯唯疯狂收拾,有玻璃碴也有爽有糖的那种


      回复
      6楼2019-04-22 19:55
        顶顶~


        收起回复
        7楼2019-04-22 20:10
          不要沉~


          回复
          8楼2019-04-22 20:11
            UP


            回复
            9楼2019-04-22 21:24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4-23 06:13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4-23 10:30
                  5


                  回复
                  12楼2019-04-23 18:20
                    4


                    回复
                    13楼2019-04-23 18:20
                      3


                      回复
                      14楼2019-04-23 18:20
                        2


                        回复
                        15楼2019-04-23 18:20
                          1


                          回复
                          16楼2019-04-23 18:20
                              第三章


                              自己竟然还会对三七过敏,这是祁容怎么也没想到的。他的记忆里,自己几乎就没有什么会过敏的东西,被霍一唯这样一说,他倒是想起来自己在上大学的时候恍惚有过一次过敏的经历。


                              霍一唯说得坦荡,完全没有要避讳人的心思,说完就走,丝毫不在意他走之后病房里会乱成什么样,祁容现在是好是坏已经轮不到他在意了。


                              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了,至少——现在的他是这么想的。


                              在英国的这半个月他也没闲着,最后还是想通了,试着给科院投了简历,对方也给了答复,希望他明天下午三点能去面试。离开了祁容,他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在去医院的路上,孙文也一直有意无意的透露出现在陈意哲已经和祁容在一起的信息,大概是怕他不知好歹的继续纠缠想让他死心。


                              也是,现在陈意哲已经住进了祁容的家里,若不是祁容生病住院了,恐怕两个人同吃同住也算得上是一对神仙眷侣。要知道,他等了祁容十年了,一日三餐,洗衣做饭,祁容都还没允许过自己在他家里留宿。


                              他在医院门口随意拦了一辆出租车去天容的大楼,别人他不清楚也没心思理会,但是秦放他一定要安顿好。这小伙子研究生毕业不久,是个上海人性格能力都很出挑,比起所谓常青藤来的陈意哲也不遑多让,他一直花了大心思在培养。


                              “秦放,之后我不会经常呆在天容,公事用的那支电话会暂时搁置一段时间,有急事你联系我的私人电话。这些是下一个季度需要安排和走动的关系名单,包括客户的信息也都在里面,你记得安排好。”


                              一直沉静稳重的年轻人抱着文件站在霍一唯的办公桌前有些不知所措,“霍总,您、您要走?”


                              霍一唯笑笑,笑容一如既往的谦逊温和,“暂时不会,我还是天容的股东,必要的场合我还是会出席的。我为天容劳心劳力付出了十年,太累了,想去别的地方走走。”说着霍一唯将手上的两份合同文书锁进了保险柜:“秦放,凭你的能力,不该只是一个天容副总的助理,这两份文件是半个月后要和兰蒂斯酒店谈合作企划的时候要用的,你多留心和兰蒂斯的合作。我走了。”


                              错身离开的瞬间,秦放竟然抓住了他的手。


                              霍一唯挑着眉头,不动声色的看着秦放,一直到秦放脸色涨红放开手,才踩着轻快起来的步子离开了自己在三十五楼的办公室。


                              祁容在第二天就出院了,本来也就只是吃坏了东西而已,能被整到住院小半个月,虽然是他运气不好,不过也和旁人的大惊小怪脱不了关系,毕竟——祁容在霍一唯的照顾下已经有三四年的时间连感冒都少有了。


                              展舒现在人在非洲取材,他今年计划有一部新电影要开拍,即使隔着遥远的海洋,展舒都在电话的另一端幸灾乐祸祁容的经历,霍一唯听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放下电话,霍一唯禁不住感慨,自己这些年来对霍一唯实在是太照顾了些,以至于稍微有点变动,祁容的生活就变得兵荒马乱起来。然而他的平静也就只有这一天,下午,他就接到了来自祁容助理艾琳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整整半个小时的时间,他的手机没有一刻安宁,霍一唯将手机开了静音,坐在一边看着屏幕亮了又暗,然后再度被点亮。


                              霍一唯并不觉得祁容是想让艾琳找自己回去,事实上对于自己的半离职状态,可能祁容都不会多问,什么自己走了才懂得珍惜,想要挽回,恐怕是在梦里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看得很清楚,无论是祁容还是自己。


                              艾琳这么着急执着的想联系自己,恐怕也是抱着要榨干自己最后价值的心思。


                              事实上霍一唯的猜想并没有错,知道霍一唯有意放权离开天容无论是天容的领导层高管还是祁家的祁双无一不在为此高兴。尤其是陈意哲,他觉得霍一唯副总的位置,不日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但祁容并不觉得霍一唯是真的要离开,他在自己身后追了十年,即使什么都没得到也没有放弃,又怎么可能会在现在离开天容,离开他。他只认为霍一唯是在借此表达他对陈意哲的不满,甚至是不知轻重的拿公司事务开玩笑。这种低气压一直持续到了快要下班的时候,艾琳为他叫来了私厨的晚饭。


                              祁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挑食的人,他认为自己对食物几乎从不挑剔,霍一唯无论给她准备什么饭菜他都能如常吃下去,可是现在,艾琳给他带来的晚餐色香味俱全,但只吃了一口,就让他暴躁地打翻了饭盒。


                              “这些都是什么?”祁容冷下脸来问道,显然今天一天的低气压已经让他处在了爆发的边缘。


                              艾琳被祁容吓得声线都在颤抖:“是、是私厨的家常菜。”


                              “你自己看看这都是些什么?”


                              可是菜肴很香,卖相也很好,这是鸿昇广场附近风评最好的一家私厨,艾琳根本不知道不合适在哪里。


                              “去换。”


                              艾琳如蒙大赦,立马联系换菜,可一连换了三家,一个让祁容满意的都没有。


                              一贯雷厉风行的天容特助艾琳几乎就要在祁容冷峻的视线下哭出来了。


                              祁容半个月以来都在住院,肠胃不好整日吃白粥还没什么感觉,一开始正常吃饭,他的不适就出来了,这些饭菜看上去也没什么错处,但偏生就是吃起来的感觉不对。


                              祁容并没有说什么,挥手让艾琳下去,但艾琳只觉得如果明天的饭菜还不能让祁容满意,恐怕她在天容的工作也要就此到头了。


                              于是,就有了艾琳一直不停拨打霍一唯电话这一幕。


                              最后,霍一唯还是接通了艾琳的电话,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丝毫听不出异样:“艾琳?有什么事?”


                              “霍总,我想问一下平时您都在哪里给祁总订餐。”


                              完全公事公办的通知语气,霍一唯扯了扯唇角,从哪儿订餐?祁容的饭菜多半都是他自己亲手做的,忙着工作的时候还要抽空给祁容花心思做饭。实在没时间了才去私厨订餐。


                              这样想着,霍一唯随口报了两家私厨的名字,然后另一端的艾琳就忙不迭的挂断了电话。


                              霍一唯冷眼看着黑下去的手机屏幕,躺在沙发上不再去想祁容。转而开始准备明天科院的面谈。


                              


                            回复
                            17楼2019-04-23 20:31
                              ——————TBC——————
                              来人啊~


                              回复
                              18楼2019-04-23 20:31
                                暖暖


                                回复
                                19楼2019-04-23 20:32
                                  顶顶


                                  回复
                                  20楼2019-04-23 20:32
                                    第一章和第二章是已经被吞了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4-23 20:40
                                      第一章


                                        十二点五十九分。


                                        嗯,距离他和祁容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十九分三十一秒。霍一唯看着手腕上的百达翡丽,这是他为了和祁容手上的5115能搭配起来特意托在瑞士生活的朋友买的,只是现在看起来他花费的这些心思实在是可笑。 


                                        他知道祁容的工作很忙,所以特意将午餐安排在了天容地产大楼对面的鸿升广场,只是那个人还是没来。


                                        霍一唯禁不住苦笑,却又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其实,他在来这里之前已经与自己打了一个赌,如果祁容能来——哪怕祁容迟到不准时来,他都会继续坚持下去,坚持着再喜欢再追逐祁容十年。


                                        可是他没有来,他输了。


                                        他特意选的勃艮第夜丘黑皮诺红酒已经失去了最佳的品尝时机,桌上精致的法式工作餐也都已经凉得没了味道,即使色泽依旧诱人,也让他没了食欲。


                                        霍一唯微微弯曲自己的脊背,吐出一口气,像是耗尽了身体里所有的力量一样,“放弃吧……”


                                        他小声对自己说道,今天是他的二十九岁生日,终于有了想要放弃继续追在祁容身后的念头。


                                        手机开始疯狂的震动,不用想霍一唯都知道能够在这个时候找他的人会是谁,他深呼吸一口,压下自己心头不断翻滚的苦涩,接起了电话。


                                        电话另一端的人声音爽朗而充满了朝气,完全不像一个已经要三十岁的男人,“霍一唯!你是不是又在等祁容那个**!”


                                        霍一唯立马赔笑,“没有,我现在在鸿升吃午饭。”


                                        电话另一端的人是展舒,是霍一唯认识了十几年的好友,他们从高中时期开始就是同学,缘分一直延续到了大学。


                                        “最好是这样,晚上来我家,我和郜澜给你庆生。祁容那个**,你该放就放掉,十一年了,没必要在他一棵树上吊死。”


                                        “嗯。”


                                        展舒又在电话的另一头说了很多,无非是让他多注意自己的身体之类的话,别人说来虚假的话从展舒口中说出来就让霍一唯觉得舒心很多。


                                        你看,即使他十一年都追不上自己的爱情,至少还是有自己的友情和事业的。


                                        霍一唯撑起微笑,让自己下午能神色如常的去天容上班,毕竟他还是天容的副总,和祁容还要在公司里过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生活。


                                        然而霍一唯刚刚站起身,他好不容易撑起来的微笑就消失不见了。


                                        


                                      回复
                                      22楼2019-04-23 20:50
                                          第二章


                                          霍一唯走后天容大楼的三十五层发生了什么他一无所知,他现在在展舒的家中,正举着扎啤和展舒拼酒。


                                          勃艮第的黑皮诺是祁容最爱的葡萄品种,可是他喜欢的却是啤酒,尤其是举着瓶子吹的时候,感觉更是爽。


                                          展舒做饭的手艺很好,和郜澜一起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还有展舒亲手做的蛋糕。一桌子丰盛的菜肴被吃了七七八八,最后上的是展舒花了两天时间熬得老母鸡汤揉的长寿面。面条的口感筋道入味,吃起来让人觉得回味无穷。


                                          吃饱了,舒服了展舒就把郜澜轰去收拾碗筷,自己则和霍一唯到庭院里躺着摇椅看月亮。已经入夏了,这几天的天气还算不错,还能在四九城的天空中看见星星。


                                          霍一唯之前去湘地一带谈生意,从一位老先生那里得了两块上好的黑茶茶砖,知道展舒的肠胃不好,特地带了过来。


                                          “我决定要离开天容了。”霍一唯忽然说道。


                                          展舒晃在摇椅上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又慢悠悠地摇了起来,“真的决定了?”


                                          “决定了。”


                                          “你总算是有点出息了。”展舒顺手抄起小几上的报纸拍了霍一唯一下,“决定了就别再回去。”


                                          “祁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多年一边跟你不清不楚的,身边的人还都没断过。断了好,之后你打算去哪儿?”


                                          “江铭扬让我去科院,老师的意思也是让我回去继续做研究。”


                                          展舒腾地一下起身,摇摇晃晃的样子,直看得刚出来的郜澜惊出一身冷汗。


                                          “当初我就是个**,什么让你去勇敢追求自己的爱情,祁容压根就不适合你!”


                                          霍一唯一看展舒的脾气又上来了,“是是是,你说的对。”


                                          展舒的脾气实在是够爆,这么多年来和郜澜磕磕绊绊的走在一起也不容易。


                                          “过一周我要去非洲取材,你和我去。”展舒的语气横的有些不讲道理,但是霍一唯也知道展舒这是为了他好。


                                          看了看一旁眼巴巴地希望和展舒一起去非洲的郜澜,霍一唯还是拒绝了展舒的提议,“我想自己出去转转。”


                                          要知道,这些年来他一直跟在祁容身边,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自己的生活了。


                                          展舒冷静下来,一边喝茶一边问道:“你打算去哪儿?”


                                          “去欧洲转转。”


                                          霍一唯的目的地让展舒闭口不再讲话,他知道欧洲对于霍一唯来说是一个未圆的梦,他不想让霍一唯伤心。


                                          “你、你去吧,然后去科院,别再和祁容纠缠不清了,他不是个好东西。”展舒的话说得断断续续的,霍一唯知道,展舒这是开始醉了。


                                          于是起身,和一直等在一边的郜澜打了个招呼就准备离开了。


                                          你看,现在他就算在想陈意哲和祁容真的在一起了,好像也没那么心痛了。


                                          最后他去了英国的剑桥郡,一去就去了半个月的时间,天容的工作一直都让秦放处理,实在处理不了的就转到他这里远程解决。原来他从来都没有出差的时间超过一个星期,原因是不放心祁容的生活交给他人照料,如今看来,没有他祁容也会活得很好。


                                          曾经他还以为只要自己够用心,无微不至的照料祁容的生活就会让他离不开自己,不过这半个月都没有一点祁容的消息——他还是太高看自己了。


                                         


                                        回复
                                        24楼2019-04-23 20:51
                                            第三章


                                            自己竟然还会对三七过敏,这是祁容怎么也没想到的。他的记忆里,自己几乎就没有什么会过敏的东西,被霍一唯这样一说,他倒是想起来自己在上大学的时候恍惚有过一次过敏的经历。


                                            霍一唯说得坦荡,完全没有要避讳人的心思,说完就走,丝毫不在意他走之后病房里会乱成什么样,祁容现在是好是坏已经轮不到他在意了。


                                            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了,至少——现在的他是这么想的。


                                            在英国的这半个月他也没闲着,最后还是想通了,试着给科院投了简历,对方也给了答复,希望他明天下午三点能去面试。离开了祁容,他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在去医院的路上,孙文也一直有意无意的透露出现在陈意哲已经和祁容在一起的信息,大概是怕他不知好歹的继续纠缠想让他死心。


                                            也是,现在陈意哲已经住进了祁容的家里,若不是祁容生病住院了,恐怕两个人同吃同住也算得上是一对神仙眷侣。要知道,他等了祁容十年了,一日三餐,洗衣做饭,祁容都还没允许过自己在他家里留宿。


                                            他在医院门口随意拦了一辆出租车去天容的大楼,别人他不清楚也没心思理会,但是秦放他一定要安顿好。这小伙子研究生毕业不久,是个上海人性格能力都很出挑,比起所谓常青藤来的陈意哲也不遑多让,他一直花了大心思在培养。


                                            “秦放,之后我不会经常呆在天容,公事用的那支电话会暂时搁置一段时间,有急事你联系我的私人电话。这些是下一个季度需要安排和走动的关系名单,包括客户的信息也都在里面,你记得安排好。”


                                            一直沉静稳重的年轻人抱着文件站在霍一唯的办公桌前有些不知所措,“霍总,您、您要走?”


                                            霍一唯笑笑,笑容一如既往的谦逊温和,“暂时不会,我还是天容的股东,必要的场合我还是会出席的。我为天容劳心劳力付出了十年,太累了,想去别的地方走走。”说着霍一唯将手上的两份合同文书锁进了保险柜:“秦放,凭你的能力,不该只是一个天容副总的助理,这两份文件是半个月后要和兰蒂斯酒店谈合作企划的时候要用的,你多留心和兰蒂斯的合作。我走了。”


                                            错身离开的瞬间,秦放竟然抓住了他的手。


                                            霍一唯挑着眉头,不动声色的看着秦放,一直到秦放脸色涨红放开手,才踩着轻快起来的步子离开了自己在三十五楼的办公室。


                                            祁容在第二天就出院了,本来也就只是吃坏了东西而已,能被整到住院小半个月,虽然是他运气不好,不过也和旁人的大惊小怪脱不了关系,毕竟——祁容在霍一唯的照顾下已经有三四年的时间连感冒都少有了。


                                            展舒现在人在非洲取材,他今年计划有一部新电影要开拍,即使隔着遥远的海洋,展舒都在电话的另一端幸灾乐祸祁容的经历,霍一唯听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放下电话,霍一唯禁不住感慨,自己这些年来对霍一唯实在是太照顾了些,以至于稍微有点变动,祁容的生活就变得兵荒马乱起来。然而他的平静也就只有这一天,下午,他就接到了来自祁容助理艾琳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整整半个小时的时间,他的手机没有一刻安宁,霍一唯将手机开了静音,坐在一边看着屏幕亮了又暗,然后再度被点亮。


                                            霍一唯并不觉得祁容是想让艾琳找自己回去,事实上对于自己的半离职状态,可能祁容都不会多问,什么自己走了才懂得珍惜,想要挽回,恐怕是在梦里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看得很清楚,无论是祁容还是自己。


                                            艾琳这么着急执着的想联系自己,恐怕也是抱着要榨干自己最后价值的心思。


                                            事实上霍一唯的猜想并没有错,知道霍一唯有意放权离开天容无论是天容的领导层高管还是祁家的祁双无一不在为此高兴。尤其是陈意哲,他觉得霍一唯副总的位置,不日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但祁容并不觉得霍一唯是真的要离开,他在自己身后追了十年,即使什么都没得到也没有放弃,又怎么可能会在现在离开天容,离开他。他只认为霍一唯是在借此表达他对陈意哲的不满,甚至是不知轻重的拿公司事务开玩笑。这种低气压一直持续到了快要下班的时候,艾琳为他叫来了私厨的晚饭。


                                            祁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挑食的人,他认为自己对食物几乎从不挑剔,霍一唯无论给她准备什么饭菜他都能如常吃下去,可是现在,艾琳给他带来的晚餐色香味俱全,但只吃了一口,就让他暴躁地打翻了饭盒。


                                           


                                          回复
                                          26楼2019-04-23 20:51
                                             “这些都是什么?”祁容冷下脸来问道,显然今天一天的低气压已经让他处在了爆发的边缘。


                                              艾琳被祁容吓得声线都在颤抖:“是、是私厨的家常菜。”


                                              “你自己看看这都是些什么?”


                                              可是菜肴很香,卖相也很好,这是鸿昇广场附近风评最好的一家私厨,艾琳根本不知道不合适在哪里。


                                              “去换。”


                                              艾琳如蒙大赦,立马联系换菜,可一连换了三家,一个让祁容满意的都没有。


                                              一贯雷厉风行的天容特助艾琳几乎就要在祁容冷峻的视线下哭出来了。


                                              祁容半个月以来都在住院,肠胃不好整日吃白粥还没什么感觉,一开始正常吃饭,他的不适就出来了,这些饭菜看上去也没什么错处,但偏生就是吃起来的感觉不对。


                                              祁容并没有说什么,挥手让艾琳下去,但艾琳只觉得如果明天的饭菜还不能让祁容满意,恐怕她在天容的工作也要就此到头了。


                                              于是,就有了艾琳一直不停拨打霍一唯电话这一幕。


                                              最后,霍一唯还是接通了艾琳的电话,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丝毫听不出异样:“艾琳?有什么事?”


                                              “霍总,我想问一下平时您都在哪里给祁总订餐。”


                                              完全公事公办的通知语气,霍一唯扯了扯唇角,从哪儿订餐?祁容的饭菜多半都是他自己亲手做的,忙着工作的时候还要抽空给祁容花心思做饭。实在没时间了才去私厨订餐。


                                              这样想着,霍一唯随口报了两家私厨的名字,然后另一端的艾琳就忙不迭的挂断了电话。


                                              霍一唯冷眼看着黑下去的手机屏幕,躺在沙发上不再去想祁容。转而开始准备明天科院的面谈。


                                              


                                            回复
                                            27楼2019-04-23 20:52
                                              ————————TBC———-—————
                                              阿土这里看不到是不是被吞了,因为阿土自己从手机端和电脑端打开都能正常显示,所以大家如果发现有章节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一定要即使告诉阿土,阿土会补回来的


                                              回复
                                              28楼2019-04-23 20:53
                                                楼主文笔好赞……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4-23 20:58






                                                  回复
                                                  30楼2019-04-23 21:21







                                                    回复
                                                    31楼2019-04-23 21:25
                                                      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他一直在被吞
                                                      实在不行就走微博吧各位


                                                      回复
                                                      32楼2019-04-23 21:26
                                                        上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4-24 12:41
                                                          自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4-24 12:41
                                                            真的没什么人看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4-24 17:57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