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吧 关注:2,657,925贴子:30,633,287

【原创】再如梦(侍卫受,圈禁,B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自从知道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小侍卫是敌国派来的,连觯就将他圈禁起来。
被他伤了心的连觯却又在国破之前,将他放走。
小侍卫啊,等你再次从山里出来,不知道我身上的黄土有多厚了,你且帮我量量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20 23:07
    更新不定,大家放心入,绝对不坑,预计最多半个月完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20 23:09
      emm太太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4-21 00:15
        加油↖(^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4-21 00:24
          “太子殿下,您……您慢点。”一个小太监气喘吁吁的说,旁边的人一脸不耐,“快带我去见那个……今早敌国派来的那个刺客。”
          “太子殿下……不瞒你说,那个刺客被陛下关到了天牢,还好皇帝陛下没有大碍,不然……太子殿下,甚言呀。”
          连觯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他现在就想知道知道那个刺客……是不是他的小侍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4-21 06:11
            “朕在问你一遍!你说不说!”地上的人身上已经是血肉模糊,却还是死死的咬着牙,不开口。
            连觯在这个时候跑过来,看到地上的人,嘴唇有些发抖“你……”他话没有说完,就拿起放在旁边的剑,“季奚,我自认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连觯手里拿着剑,几乎要戳进他的胸口里了,被人按到地上的季奚张了张嘴,没有发声,真是讽刺,那把剑还是在他十八岁生日时,连觯送给他的,如今也是想要杀死他的。季奚低下头,流血过多让他昏昏沉沉的,现在更是想要睡过去……一睡不醒。
            连觯看到季奚晕了过去,心下一松,远远的像大殿上坐着的人行了个礼“父皇,可以将季奚带走吗?儿臣……一定会让他开口。”“噗”大殿上的人笑了起来,“不愧是我的儿子,真是和我一样,哈哈哈哈。好,你可以把他带走。”连觯的脸上看不出来表情“儿臣谢过父皇。儿臣告退。”说完,把季奚从地上捞起来,带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4-21 09:0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4-21 09:07
                出了大殿,连觯看向怀中的人,季奚的脸已经是苍白的吓人了,连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他招呼了一个小太监,“你去给我们请一个太医院的人过来,让他带着金疮药。”“这……”连觯皱皱眉“你难道想要唯一的犯人死掉?到时候你来承担责任?”小太监想了想也是,便急忙忙的去叫人了。
                连觯也快步抱着季奚往他的寝宫走过去,身为太子的连觯寝宫里却是破旧不堪,连个侍卫都没有,连觯舒了一口气,就连忙去烧热水,将季奚的衣服脱下。
                季奚的腰腹上没有几块好地方了,衣服和伤口黏在一起,即使是在昏迷中的季奚也皱皱眉,不舒服的哼了一声,头上冒着冷汗。
                连觯轻轻的用毛巾给他擦去,然后又倒了一杯水,嘴对嘴的喂给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4-23 20:09
                  这个……我弱弱的问一句那个叫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4-23 20:12
                    等了许久,也不见太医来,连觯心中气愤,却又无可奈何,要怪只怪自己不受宠爱,结果连累季奚,这般想着,却是有人来了。
                    小太监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太子殿下……不是我没有给你请太医……而是……而是今天太医院的人都不在。”他从怀里掏出来了一瓶药,说“我只好问他们哪里的人要了一瓶伤药。”连觯大喜过望,连忙把药瓶拿走,给他上药。小太监也偷偷的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4-25 13:1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4-25 13:17
                        哎,问问大家,是想看我一次更新一段,还是想看我就跟一次更新很多那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4-25 19: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4-26 06:51
                            一次更新很多那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4-27 12:50
                              帮季奚上完药,连觯松了一口气。
                              帮小侍卫上完药,应该就没事了吧。折腾了半宿,连觯累的够呛。拥着他沉沉的睡去了,恍惚之间就想起来他俩小时候也在一起睡觉的,连觯弯了弯嘴角。

                              第二日,季奚并没有像连觯想象的那样虚弱,昏迷不醒,相反不过丑时就醒了。
                              “嗯”季奚睁开眼睛,身上的伤并没有多大好转,他咬住嘴唇,两只手支撑着,脚刚刚碰地,想要用力站起来,身子就不听使唤,想要做到地上,季奚连忙用手支持,却意外碰倒了杯子,发出声音。
                              连觯耳朵没坏,听到声音连忙进屋,就看到了季奚正苍白这脸,茶杯掉在地上,他直接理解为季奚想要喝水却不小心把被子打破了。
                              他快步走上前,轻柔的将季奚抱起来,“受伤了,还不好好休息?想喝水不会告诉我?”将季奚又再次放到床上,他给季奚到了一杯水,试试水温,刚好,又看季奚手不方便,便又亲自将水喂给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5-02 12:55
                                季奚坐在床上,动弹不得,看着连觯,心中无端一酸,为什么……为什么连觯不怪自己呢?为什么……还对他这么好。这让他该怎么办呢?
                                季奚将头垂下。
                                连觯眼睛很温柔,就这样看着季奚,季奚将心中的一切都压下去,面无表情的抬起头,“太子殿下,你不问我为什么会……刺杀皇帝殿下吗?”季奚用力的把自己的眼睛变得冷冰冰的,求求你别这样对我好了,你这样好……我还怎么……
                                连觯没有说话,只是出去了一番,然后端了一碗粥进来,坐在床边,将粥放在桌上,“这很难猜吗?”“?”季奚有点疑惑。
                                “你不记得咱俩是怎么认识的吗?”连觯看着他“也对那时候你还小呢,不过那时候我可是还记得。”他停了下来,想了一会,“好像是归元121年吧,我母后那时候还没死,你像个团子似的,被侍卫抱过来,然后你往后就一直在我身边学习了。”
                                他又停下,把桌子上的的粥拿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5-02 20:4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5-02 20:47
                                    dd楼主加油,看好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5-03 07:05
                                      当年歌声好像还在耳边。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酒贱常瞅客少,月明多被云妨。
                                      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盖凄然北望。

                                      连觯恍惚记得这首歌曲,好像是一个江南女子唱的。
                                      那时候,季奚在快要走到他身边时,就被放下。然后,小小的季奚就跑到自己的身边,一把抱住了他。
                                      连觯还记得自己被他抱住时的激动心情,那一刻他就希望自己成为季奚的唯一依靠。
                                      回忆结束。
                                      连觯放下了手中的碗,季奚抬起了头,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中无限惆怅,又无可奈何。
                                      呼了一口气,季奚不管不顾的又躺了下去,他只想好好的再睡一会……就一会就好了。
                                      没成想到,这一睡就到了晚上,季奚脸色好了很多,大抵是睡了一觉的缘故吧。
                                      季奚勉强坐起来,揉揉头。却发现连觯还是没有回来。确实,如果连觯现下回来了,看到自己醒了,怎么说也会过来看看吧。现下却是悄无声息,太阳只在天边留下来一丝残血,没有旁的了,孤独寂寞到了极点。
                                      季奚还来不及忧伤几秒,突如其来的脚步声打断了一切,还是直朝这里来的。季奚缓缓皱起了眉,该来的总会来,躲不掉的。想到这,他也放松了不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5-07 13:32
                                        楼主的文笔确实很渣,我自己知道的,你不用私信告诉我的,我真的知道。
                                        如果不喜欢大可以按左上角返回,谢谢。日常爱你们呀!(* ̄rǒ ̄)抠鼻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5-07 13:34
                                          兄嘚,我以为你弃了,就差把这篇文取消收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5-07 15:1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5-07 19:55
                                              悄咪咪告诉你们,今天晚上完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5-12 17:55
                                                季奚缓缓坐好,淡淡的表情,门外的声音走到门前便停了下来,季奚轻轻叹了一口气。
                                                季奚正要走过去,把门开开,但是还没有走到,门就被打开了。
                                                一个面容较好,却面成清白色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看到了季奚,微微挑眉。季奚虚弱无力的开口“不知道秦公公……来此有何事?”被称为秦公公的男人笑了笑,“我来这里……质子殿下,您猜猜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季奚抬头,没有说话,“哈哈哈哈”秦公公笑了下,“放心,今天我来可是为了给您带来好消息呢。”季奚抽了抽脸,“是吗?”
                                                秦公公也收敛了笑脸“好了,不逗你了,您现在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呢。”说完,他就又换上了笑脸。
                                                而季奚却唰的一下,苍白的吓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5-12 18:13
                                                  突然发现我没有把结局发上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5-22 13:28
                                                    秦公公没有在婆婆妈妈的,他快步上前,季奚一个重伤的人那里打得过他。很快就处于下风,但是秦公公只是一个转身,走到了他的身后。
                                                    秦公公盯住了季奚的脖子,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了。
                                                    他一个手刃,季奚根本来不及张口,就软绵绵的倒下去了。
                                                    秦公公没有过多的言语。
                                                    他把季奚抬起来,扛着他,朝屋外走过去,这一去,谁还能回来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5-22 13:33
                                                      啊啊啊啊,晚上一定写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5-22 13:34
                                                        季奚被秦公公带走,再次醒来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心脏猛地一抽,本来安安静静躺着床上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满脸的汗水,不是热的。
                                                        季奚大口喘着气,毕竟年轻,他的伤到了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但是心脏的疼却让他好半天才缓过来。不疼了,季奚有些茫然若失的揉了揉自己的胸口,没有伤……
                                                        他仰起头,自己是在那里?皱皱眉,秦公公没有杀自己,反而把自己带到了这里,这是为什么?
                                                        还有连觯……他怎么样了。
                                                        试探的走下床,嗯,除了因为太久没有走动的不适以外,其它都好,意识到这一点的季奚,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他朝着放在一旁的桌子慢慢的走过去,桌子上放着一封信,上面有着一层灰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5-22 19:33
                                                          啊,还有一段,就没有了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5-22 19:34
                                                            打开了信,上面只有一句诗:
                                                            君酌我复饮,吾去君依留。
                                                            惊梦何须醒,不复旧时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5-22 2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