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雏吧 关注:74,859贴子:1,287,677

【原创】我所经历的爱情的阶段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小时候,懵懵懂懂,轻易就相信一个人的话。他们说爱情的阶段是遇见、认识、了解、相爱、相伴。

可是后来,我才发现爱情的阶段,是「我喜欢你」「希望你喜欢我」。


——日向雏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20 18:57
    明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20 18:57
      日向雏田喜欢漩涡鸣人,从高一开始。

      “喜欢他什么?”井野总是很认真的发出匪夷所思的感慨。

      雏田也很认真的列出一串漩涡鸣人的优点。

      再后来,每次碰到井野发难,雏田却没有说出这些理由了。
      因为,她突然发现,漩涡鸣人没了这些优点,她还是会喜欢。

      像是被荼毒了。


      喜欢的心情如烈火,行动却像顽固不化的千年冰块。

      日向雏田唯一一封告白意义上的情书,是在认识漩涡鸣人的第100天写的。

      赶了个大早,将告白信老套地塞进储物柜里,期待得到回应又紧张到发晕。

      谁能料想得到,恐怕老天爷都想不到。雏田看着信纸在一群年轻气盛的男生手上笑闹的飞舞,最后掉入学校池塘里。

      本该失望的事情,却还是大大松了口气。


      再后来,她每天都写信,问候信。有的空白,有的草草几句问天气、问三餐。总之每天都有一页关于漩涡鸣人,这些都是她想说却没有说出的话。

      逐渐养成的习惯,让喜欢处于一种危险状态。

      当夏日的艳阳混合着漩涡鸣人和春野樱恋爱的粉色气泡,日向雏田也彻底的昏倒了。

      最后校医总结为贫血,早餐没吃。

      她光顾着每日问候他的三餐,却把自己遗忘了。

      充满消毒水干净刺鼻的医务室里,井野打趣道:“你不吃一顿换来人家英雄救美,比你日日思念进展都来的快。”

      但是,日向雏田真的伤心了,就连被漩涡鸣人抱来医务室这事,都在不断加深她的难过。

      她突然想,再写一封告白信,甩到鸣人脸上好了。

      可最终,她也只是把问候信整理封箱。
      停笔。
      毕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4-20 19:28
        我来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4-20 19:38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4-21 06: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4-21 08: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4-27 18:02
                什么时候更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23 08:25
                  很好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01 23:37
                    ????没了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6-05 21:19
                      看了一眼大大以前写的文,不会这篇也是BE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6-05 21:27
                        填坑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05 23:17
                          日向雏田还喜欢着漩涡鸣人。大学毕业依然如此。

                          高中结业后,一切关于漩涡鸣人的事情都如停笔的问候信一样消失了。

                          四年的空白,漩涡鸣人似乎真的成了日向雏田心中微不足道的存在。

                          不会在吃饭时想起,不会在熬夜时想起,亦不会看到一个相似的身影而驻足。她清楚的明白,都不是他。

                          「但是,所有淡泊反面,不都是深情到骨子里,却不能表现的情感吗?」

                          再次见到漩涡鸣人时,雏田这样想着。

                          那是所有好事都会发生的好天气。大学毕业后,开始步入社会,一个人租房、煮饭、生活……哪怕难过都是理所当然。

                          搬家的第一天,漩涡鸣人出现在对面的房间。
                          “你是...雏田?”鸣人睁大的眼睛,敞亮的光芒,一下子让雏田回到那甜蜜苦涩的三年。

                          原来复苏是这种感觉。不是嫩芽破了土,而是枯黄了的落叶失去的身体,变成尘土,又迎来一个春天。

                          “嗯,鸣人君。”努力压制的情绪,终于汇聚成久违的问候。

                          那箱从未寄出去过的信,终于悄然有了解封的希望。

                          “真的好久不见,没想到还能见到你。以后就是邻居了,请多关照哈!老同学。”

                          那天,鸣人帮着雏田整理了好多物件。

                          作为报答,雏田答应找个时间给鸣人做顿饭。


                          「关系的延续,大概就是似有似无的目的性创造联系吧。」

                          这就是雏田的目的性。四年后的重逢,谁又能确定一切不变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3 01:12
                            一起吃饭的日子来的很快。就定在两人都休息的周末。

                            雏田起的很早,买了最新鲜的食材。

                            鸣人亦是,将家里七里八拉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周的时间足以让一个成年男子潇洒得过分。

                            吃饭时候大部分是沉默的,偶有声响,也是鸣人塞满食物的嘴不清不楚的夸赞,什么手艺真好,什么大师级别,什么难以置信……总是差那么一点,没有戳到重点。

                            有种有气无力的感觉,教人着急了。

                            “鸣人君,还好吗?”雏田这样想着,也就问了。爽快了。

                            话匣子打开了。

                            他们聊起每年的同学会,雏田没有参加过。

                            聊起谁谁谁生孩子了,聊起谁谁谁高中毕业就工作了,聊起同班谁和谁在一起了……这些,雏田都不知道。

                            她好久没有和他们联系了。

                            所有的青春都随着漩涡鸣人的结束。

                            现在又因为漩涡鸣人而鲜活了。


                            “大家,每次聚会都说起你。”鸣人说着将口中尚在咀嚼的一并吞了下去,再次沉默了。


                            这场饭局也就止步于此了。


                            稍微有点潦草,有点不尽兴。


                            足够了。雏田这样认为。她有了许久不曾拥有的充实感。大概是得知了故友的消息,大概是听见了鸣人的声音,大概是欢喜了。


                            凌晨一点,鸣人还睁着眼,没有睡着。

                            脑子里,心头上,一直盘旋没说出去的话。

                            大家都很想你。

                            大概这是一句感动的话,也是一句悲伤的话,所以才更难开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01 00:53
                              来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01 05:51
                                是BE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01 07: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01 08:15
                                    求h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01 18:36
                                      大大加油,敲好看的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05 19:33
                                        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08 09:14
                                          大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11 13:35
                                            加油!期待后面的剧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11 14:3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13 13:00
                                                住的近了,关系似乎就亲了。四年的阔别,四年后的相遇,雏田感觉比起四年前,她和鸣人之间真是进了一大步。

                                                想是大家都到了成熟的年纪,年少时的不安羞涩都内敛了,更多展露的是理性的韧劲。

                                                他们再很少说起以前,却开始增加一起吃饭的时间了。会聊到在哪个路口的偶遇,楼下业主的猫生了小崽,今天傍晚的风温柔得让人想沉眠……聊到最后,也忘了是谁先说“我去洗碗”。

                                                第二天就又是新的一天。

                                                “明天见。”告别不是晚安,而是明天见。

                                                雏田再次听到鸣人这样说时,委实稍稍吃惊了,但是,她却很喜欢。喜欢到,这句话成了每晚好眠的魔咒。

                                                之后的一个月,每天她都能收到鸣人的“明天见”。

                                                她突然想起被自己锁住的问候信,也是期待着每一个有鸣人的明天。

                                                思绪回到第一次收到“明天见”,还是高一刚入学不久。

                                                男女混搭的值日制度,让鸣人和雏田偶然碰在了一起。

                                                落日余晖被灰沉沉的乌云盖住,再来是免不了的一场倾盆大雨。夏季,多暴雨,多心慌。

                                                雏田举着手中的伞,有些紧张地看了看身旁的鸣人。从小到大,除了自己的哥哥,似乎就没接触过其他男生,更何况现在这种同撑一把伞的状况了。

                                                都说少年人大大咧咧,不爱猜心思,活得放荡不羁。

                                                雏田却觉得鸣人不是这样的。

                                                “雏田,你出伞我出力。”鸣人说着将伞接过来,“今天,我们可是搭档!”

                                                在公交站台,雏田看着少年欢快跳上公交,湿透的左肩,亦如这突如其来的暴雨,让雏田快了心跳。

                                                鸣人搁着车窗玻璃,看着雏田呆愣的样子,顿觉好笑,捉弄似的,说到:“明天见。”

                                                雏田依旧呆愣着,公交已经开走。

                                                雨势未减,声音却足够清晰,在雏田心里,久久回荡的“明天见”,成了年少那股佯装轻松却珍视如命的欢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15 01:2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7-15 02:15
                                                    哇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15 09: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15 13:36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16 16:55
                                                          “你想不想回去看看?”鸣人说着低头扒了口今晚第二碗饭,也不再说话,静静等着对面的回答。

                                                          雏田并没有反应过来,也是想了挺久,又神游到鸣人的胃口真不错就戛然而止了。

                                                          迟迟等不到答案,鸣人也着急了,“我是说学校。你好久没回去了吧。”

                                                          “啊..是”雏田也是恍然,原来是在说学校啊。“你想回去看看?”倒是反问回去了。

                                                          “也没有,我想陪你回去看看。”鸣人说着,低头吃起了菜,也不看雏田,像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雏田听着愣神,心中有种哑然的感觉。怎么倒成了自己想回去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怎么还有“被陪”的道理,恐怕是你想回去吧。

                                                          “好啊,那你陪我去看看。”不过回去看看也不是不可。

                                                          鸣人点点头,又使劲扒了几口饭,就再也没话了。

                                                          两人找了个周末,穿着轻便,便驾车前往。车里放着轻松的音乐,恍惚间,都有种春游的错觉。

                                                          “雏田,你觉不觉得我们像要参加修学旅行啊,只不过以前是一鼓劲儿往校外跑,现在是回校。”鸣人笑得爽朗,转头看着副驾的雏田。

                                                          “是挺像的,可是我不太记得了,高中我有参加修学旅行吗?”

                                                          “......”不记得了吗?“你参加了,试胆大会我和你还是一组。”

                                                          “这样吗?抱歉啊,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忘了挺多事的。”雏田说着把自己缩在座位上,似乎有些小失落。“我怎么能忘了呢?”

                                                          路程不算长,没一会儿就到了。

                                                          学校的保安还算严谨,把他俩硬生生拦在校门外,“你们谁啊,这里学校,不让进啊。”

                                                          “我和校长通过电话了,您要不打去问问。”这一打果真如此,保安也就放人了,但到底还是不放心多嘴一句,“你们可注意点啊,不要惹出事。”

                                                          “行,您放心,我们就逛逛,一会就出来。”

                                                          鸣人说着,牵起雏田的手往前走,倒是把雏田吓得僵直了身子。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上课的教室,你看,那时我坐在最里面倒二块,你坐在第二组第三块。”鸣人有些兴奋地指着教室,全然忘了另一手上炽热的温度。

                                                          “还有这里,我经常和鹿丸他们打打闹闹。雏田那时在哪呢?”鸣人看向雏田,眼睛澄亮亮的,在期待着什么。

                                                          “我?我大概在哪里看着...看着书吧。”雏田说着突然吗没了底气,别扭的转头又环顾四周。


                                                          “我还以为你在看着我呢!”鸣人装出一副委屈样,看着雏田脸上呆愣的表情,又笑了出来,俨然一副得逞的小人样。

                                                          “都几岁了,鸣人君你还开玩笑。”可是,她也笑了,在这空荡的走廊,扑满满溢的喜悦。

                                                          “还不到一小时,我们就逛完了,好快啊。”

                                                          “没有逛完,鸣人君你忘了还有个吃饭圣地——天台吗?”

                                                          雏田只觉得自己这一句话让鸣人顿时失了脸色,握着自己的手也加大了力度。

                                                          “你哪里不舒服吗?”

                                                          “嗯,有点不舒服,我们回去吧。”还没等雏田反应过来,鸣人就带着雏田离开了。

                                                          回去路上,一车沉寂,与来时气氛简直天壤之别。

                                                          雏田又把自己锁在座上了,她能明显感觉明白不是不舒服,更像是生气、逃避。但她不会问的,她从来不是这样不懂规矩的人。

                                                          “雏田,你知道吗?天台有怪兽、会吃人。”

                                                          鸣人打破了沉寂,说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然后又归于沉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17 22:36
                                                            终于更了,不知道我有要等到什么时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18 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