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吧 关注:1,041,143贴子:16,376,709

回复:再来一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上次看这个笑话的时候我还是处 男,现在我依旧还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7楼2019-04-21 10:36
    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8楼2019-04-21 11:01
      承包了我一年的笑点,哈哈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9楼2019-04-21 11:10
        山鹰寂寞飞

        我有一个女同学,人丑,但她还挑,相了几十回亲,每次都鄙视的跑出来不同意。后来竟然看上了我一个相貌丑陋大她六岁的堂叔,现在都三个孩子。我问她:几十个你都看不上,咋和我堂叔对上眼了?同学笑了:相亲那些人,一看就知道看不上我,还不如我先摆谱省得丢面子。嫁给你堂叔多好,谁也不嫌谁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1楼2019-04-21 12:04
          ,说着开始快速加快了脚步。斜陡坡滑呀,他哧溜一下掉进水里,那边是深水区,他貌似不会水,一边扑腾一边喊着救命,我一看事大了,捞起皮盆弯腰顶着盆沿就跑。怕他淹死,捡起岸边的灯照二伯关闭的门上一摔,噔噔噔回到家门口,把皮盆往猪圈一扔,又跑回外婆家去了。………………几天后,村里开了会,按着在医院抢救的道士所讲,在池塘边盖了一座小庙,里面供奉着那个淹死的小孩灵位,旁边还有那道士所说的乌龟精。估计是偷鱼贼不敢来了,当年村里鱼产量多了一倍,香火一下旺盛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3楼2019-04-21 12:05
            山鹰寂寞飞写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4楼2019-04-21 12:16
              有点东西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5楼2019-04-21 13:12
                笑得肚子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6楼2019-04-21 15: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7楼2019-04-21 15:36
                    差点没笑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8楼2019-04-21 15:50
                      正在上课,看到了第一个故事,没忍住笑出了声,我现在正在教室门口罚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9楼2019-04-21 16:33
                        我好想看过,关键词,公鸡,澡堂,我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0楼2019-04-21 16:36
                          好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1楼2019-04-21 16:40
                            马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2楼2019-04-21 17:13
                              笑的肚子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3楼2019-04-21 18:03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4楼2019-04-21 18:2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5楼2019-04-21 18:33
                                    收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6楼2019-04-21 18:56
                                      虽然看第二次了,还是笑死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7楼2019-04-21 19:29
                                        小姐姐,你是要笑死我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9楼2019-04-21 19: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0楼2019-04-21 20:05
                                            女友一把推开他:“滚!天天就知道打打打!打坏了我不心疼啊?”

                                            我鼻头一酸,喉结一阵抖动,赶紧仰头,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女友伸手来擦,我晃着脑袋躲闪,她紧紧抱住我,照后心咚咚几拳,伏胸咬牙切齿小声叫道:“你抱抱我呀!…帮你擦擦眼泪咋滴了?!”

                                            见我不再挣扎,她平静一会叹了口气:“…别哭了,你一哭,俺心里疼的羊熊一样……”

                                            我泣不成声:“你骗我…你骗我…”

                                            她也哭了:“骗你咋滴喽?谁让你的说说没删干净?我天天看着你的动态呢,走,上俺那玩去,俺家搬广州来做生意了……”

                                            我扭捏.挣了几下,声音微弱:“咱俩不合…天天吵架……”

                                            “傻瓜,我改~了!…Q..Q这几年,不是聊的挺好么?没有谁不适合谁,只有谁不迁就谁,我早就想通了…以后~都听你的…”

                                            许多分手后的恋人都一样,看似孑然而立,内里却盘根错节。我哭的涕泪滂沱,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女友火火的某某贴了上来…身后传来大舅哥的质问:“妹你咋这样?不是说好过来羞.辱他,出个气就算了吗?这咋还亲上了呢?艾玛我这老脸啊…”

                                            女友拔..下嘴唇拉着我就跑,远远冲她哥来了句:我高兴!……

                                            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一晃N年过去了,劝君莫相三月亲,待到四月前任归,劝君莫食三月鲤,待到四月逮大的,劝君莫打三月鸟,待到四月连窝掏…这不,孩子都老大了,啥?这段写的混乱?可能是我带娃烧饭拖地洗衣服外加听她啰嗦,忙得精神有点错乱迷糊了…不过有一点我是清醒的,那就是:糟老婆子们都坏得很,千万别相信她们会改了脾气,结婚有了娃,***再牛..B一下试试!……妹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2楼2019-04-21 20:33
                                              大家惊恐的一窝蜂上前按住……站台上,留下的只有我和青梅撕心裂肺的哭喊,还有青梅徒劳的奔跑……

                                              本想在下一站下车返回,又一想既然青梅愿意,不如回家带上彩礼正式求婚。

                                              一念之差,让我永失青梅……

                                              再次返回时,青梅爸妈一脸哀愁,说悔不该逼着女儿嫁当地人,青梅走了……

                                              青梅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有人说她去了河南找我,也有人说她去了南方打工……

                                              但我知道,青梅一定在找寻我,几年来,我一直在寻觅她的下落,踏遍了千山万水,走尽了天涯海角,无论风雨,无惧沧桑……

                                              青春如撕,岁月如割,那年再次经过河北,心痛不已,下车又去了青梅家。

                                              青梅父母对我避而不见,她妹妹流着双泪告诉我,青梅因为找不到我,在南方被人拐骗,进了东莞做了那啥……

                                              我顿如五雷轰顶,踉跄的走出青梅家,那一晚,暴雨即将来临,漆黑的云团电闪雷鸣,如女娲找了无数工人在电焊补天的闪亮中,我形如鬼魅,跌跌撞撞,放弃了去谈生意,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去东莞的列车……

                                              按着青梅妹妹给的地址,我很快的找到了那家夜总会…当然,我也见到了青梅…

                                              她瘦了,瘦的让人心疼,一看见我,顿时泣不成声,紧紧的抱住了我……

                                              风也清…晚风中我问句星…夜阑静…问有谁共鸣…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请问:和恋人在一起,我有错吗?

                                              对面的女警官抹抹泪叹了口气道:我是第一次见到把票昌说的这么有深度的…别废话,交钱蹲着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5楼2019-04-21 20:36
                                                插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6楼2019-04-21 20:40
                                                  太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7楼2019-04-21 21:04
                                                    赶上直播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8楼2019-04-21 21:14
                                                      笑死我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9楼2019-04-21 21:18
                                                        那年第一次去女友家过年,喝醉了还感冒,女友说酒后不能吃感冒药,拎了一开水瓶的水让我喝光。
                                                        光喝水喝不下,晕晕糊糊的把一包干木耳当饼干就着吃了,醒来后特么肚子涨的怀孕了一样,打个嗝就漾出一朵木耳在桌上,媳妇全家人都看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1楼2019-04-21 21:20
                                                          山鹰寂寞飞的作品
                                                          上小学时,同桌阿荣对我有好感,我也爱她…………………………………………华丽丽分割线……………………

                                                          那天在草窝发现一堆刚生不久的小鼠仔,红通通会动的那种,很好玩,十多只。

                                                          寻思阿荣一定喜欢,就把它揣进口袋带到了学校,打算学着电视情节,一人一只当做订情礼物。

                                                          到了班里,阿荣还没来,小学生都爱打闹,我看见有的同学拿仿真蛇吓唬女同学,玩心大起,偷偷在几个打闹和安静看书的女生口装各放了一个,别问我怎么辣么大方,有鼠,任性!

                                                          才放了一半,阿荣来了。

                                                          我回到座位,神秘兮兮掏出小老鼠,脸红红像个大蝴蝶公主递给阿荣,她以为是街上买的橡皮泥玩具,贼高兴的接过去,发现扭了几下还是活的,一声惊叫老鼠上天了……玛的一本语文书打的只剩一半了还在打……

                                                          正不可开交,吃瓜群众中的一个女生伸手掏瓜子,打算边嗑边看,一下掏出个老鼠,热呼的摇头摆爪,嗷的一声…

                                                          老鼠划过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啪嗒”掉到另一个女生桌上,嗝屁前弹了弹四爪,啊的一阵惊叫又倒了一片。

                                                          都怕被整蛊,其她女生都忙着摸口袋,我的天,地球要爆炸了一样,叫的震耳刺心!

                                                          一时间惊叫与老鼠齐飞,班级共乱成蜂窝,怪就怪老鼠幼崽大家都没看过,不知何方怪物,连男生都吓坏了,乱扫掉到自己桌上的老鼠。

                                                          混乱中,女老师来上课,敲黑板大喝:干啥干啥?一只被课本扫过来的鼠仔,正中她额头,弹回滚落到课桌上转圈。

                                                          女老师是个小姑娘,目瞪口呆看着鼠崽在课桌蹬腿,噔噔后退几步两手紧扣黑板,地上又被哪个丢了魂的扔来一个,崩溃了,咧嘴就哭,差点爬着跑了出去……

                                                          老鼠个个橡皮娃娃一样躺在过道里,班里安静下来,胆大的开始研究这是啥玩意。

                                                          我正忐忑着,校长来了,女老师跟在后面,貌似吐了,还一呕一呕的,校长看看地上,问:谁弄的?

                                                          没人回答,他一拍讲桌吼了起来:不坦白就开除学籍!

                                                          阿荣已经哭半天了,擤了把鼻子指着我:是他!是他!口袋好像还有!

                                                          我见势不妙,暗恨不该老鼠带多了,偷偷把口袋剩下的鼠仔往课桌抽屉里塞。

                                                          校长大踏步过来,看见我手在抽屉刚拿出来,把我后领一提,伸手就往抽屉里掏!

                                                          卧槽一声,一大把活的摇头蹬爪,他没料到会有这么多,两腿一软,幸好胳膊架在了后面课桌上没有跌倒。

                                                          那把老鼠却撒了后面一桌,珠落玉盘,打滚的打滚,摇头的摇头,后排同学炸了窝,争先恐后都往外跑!

                                                          人的本性都爱扎堆儿,爱凑热闹,爱生活,爱拉.芳……假如街边一小孩蹲地上瞧蚂蚁,十分钟就里三层外三层…逃跑也一样,前排很多根本不知咋回事,也开始跑,挤成一团翻桌子的都有…校长的眼镜被撞掉了,大声呼喝:别怕!别怕!但谁听他的呀…

                                                          那天学校紧急召开了大会,眼镜被踏得稀烂的校长,用胶布缠了一圈又一圈,哆嗦着嘴唇子说要开除我,幸亏我见过癫痫病亲戚发作的模样,嘴硬,说不知道谁塞我口袋里的,当场晕倒在地口吐白沫,学校可能怕我讹他,此事不了了之……

                                                          但阿荣没那么好糊弄,整整打了我一个学期…想起来就打…气不顺了也打…考不好也打…说是我吓傻的……

                                                          悲催的童年…悲催的乡村爱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2楼2019-04-21 21:21
                                                            小时候,家里养了好几只大公鸡
                                                            特别大,见人就啄特别凶
                                                            那天,趁我爹妈不在家
                                                            我和它们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对打
                                                            尽管我全副武装
                                                            但还是被它啄得落荒而逃
                                                            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后来我从电视里学到一个"阴招”
                                                            用泻药
                                                            我去卫生院找我五爷买了一大包泻药
                                                            过去那种泻药,那劲头子足啊
                                                            一回家,我把三天量的泻药
                                                            放在捣蒜缸捣碎,然后放碗里用水冲开
                                                            我怕鸡不喝,又往里面放了不少白糖
                                                            我端着碗,去院子里把鸡喂了
                                                            正在这时,我小候的女神慧慧在门口喊我
                                                            “晓来晓来,走啦,玩去”
                                                            我心中大喜,扔下碗,流着鼻涕
                                                            急急忙忙的就跟着她跑出去了
                                                            快到午饭时间才回家
                                                            回到家,老妈上来就说
                                                            “赶紧帮我干点活,把菜洗了,把蒜捣了
                                                            一会你爹和几个朋友来家里吃饭”
                                                            我应了一声,洗完菜后,把蒜放缸里捣着
                                                            心里还在想着跟慧慧的开心时刻
                                                            倒出来蒜变了色才想起来泻药的事
                                                            想倒掉又怕挨骂
                                                            我干脆往里面加了点酱油...
                                                            嗯,颜色这么灰不溜秋的,应该没事了
                                                            席间,我爹和他们哥四个
                                                            推杯换盏,不亦乐乎,蒜汁吃得一点都没剩
                                                            哥几个酒足饭饱后
                                                            老爹大手一挥
                                                            “走,泡个澡去”
                                                            过去澡堂子,外面大锅炉,门里面是澡池子
                                                            上午六点到十点女洗,下午一点到五点男洗
                                                            几个人醉醺醺的脱衣解裤
                                                            池子水呼呼冒着热气
                                                            我爹他们几个坐在里面,脸色微红
                                                            一脸的享受
                                                            我试完水,太热下不去
                                                            就在池子边上蹲着
                                                            我爹和哥几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突然我爹眉头一皱,眼睛猛然睁开
                                                            然后我就看我爹泡在水里的屁股底下
                                                            一股黄色的水柱“咻”一下喷了出去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我爹
                                                            我爹竟然在水池里拉稀了
                                                            我爹看着我,牙咬着嘴唇,轻轻地对我摇头
                                                            然后他环视四周
                                                            发现哥几个都泡在水里亳无知觉
                                                            他双手扒着水池边,身体绷直
                                                            强忍着慢慢地站起来想出来
                                                            我三叔听见水声,迷茫地睁开眼
                                                            看我爹光个大腚,对我爹说
                                                            “干嘛去啊?泡会啊”
                                                            我爹沉默着,结果刚要猫腰出来
                                                            尼玛,我爹下面又窜了
                                                            “咻”一下一串黄黄的液体喷了出来
                                                            我三叔被“翔”爆头都惊呆了
                                                            抹了一把脸当时差点没背过气去
                                                            咆哮道
                                                            “卧槽,**,你在干啥!
                                                            ***啥玩意喷出来了?!!”
                                                            我爹嗷了一嗓子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然后猛的越出池子
                                                            由于光脚地滑
                                                            我爹“嗵”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他顾不得疼痛,手死死的捂着屁股
                                                            那也根本不管用啊
                                                            翔从他的五指间四面八方喷出
                                                            劲头足的很...
                                                            正在这时,水池里又爆发了
                                                            我大爷也受不了了
                                                            在水池直接一泻千里,池子里都快黄了
                                                            剩下的三叔和小叔一下子都窜了出来
                                                            我坐在水池边,胆战心惊地看着
                                                            我大爷站起来边往池子外跑边喷翔
                                                            脸都绿了
                                                            三叔和小叔出来后对视一眼
                                                            不忍的别过头
                                                            就听两声“噗嗤,噗嗤,咻~~”
                                                            这哥俩也比赛开喷
                                                            澡堂子算是炸了
                                                            哥四个躺着的,站着的,跑着的,跳着的
                                                            全都痛苦不堪
                                                            一时间,“咻咻咻”墙上,地下,水池边,门上
                                                            黄翔到处都是
                                                            真真切切的“飞翔”
                                                            里面的糟乱终于惊到了外面
                                                            看澡堂子的大爷还以为里面在打闹呢
                                                            开门一看直接石化
                                                            要说我爹那会是真男人,劲头太足了
                                                            他趴在地上怒吼道
                                                            “***给我闪开!”
                                                            然后在大爷的惊恐的目光中
                                                            我爹一股翔直接喷到了天花板上
                                                            那可是三米之高啊
                                                            大爷猛的把门关上,在门外都快哭了
                                                            我能感受到我爹刚才那一幕
                                                            给他带来了多么大的震撼
                                                            大爷哆嗦着说
                                                            “里面的哥几个我***,你们这是比赛拉稀吗?”
                                                            那天已然记录史册
                                                            成为我们村头条新闻
                                                            茶余饭后都在言论
                                                            这哥四个在澡堂子的壮举
                                                            过后各类版本层出不穷,怎么说的都有
                                                            还有说我爹他们几个
                                                            正在澡堂子练习一种“邪功”
                                                            时隔多年,我也不会忘记他们几个
                                                            在澡堂子里拉虚脱的场景
                                                            还有别人扶我爹时
                                                            我爹虚弱的说
                                                            “***碰我我还要拉”...
                                                            其实我并没错
                                                            错就错在五爷给我的药性太足
                                                            所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时隔三天,我就落入法网
                                                            回想当年,我爹那天去了学校
                                                            给我请了足足半年病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3楼2019-04-21 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