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吧 关注:2,426,578贴子:53,009,049

回复:华夏战史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公元前722年,郑庄公同胞弟弟姬段(即共叔段)在母亲武姜地支持下,阴谋兴兵叛乱,被庄公击败后,逃亡到共国(今河南省新乡市辉县)避难,而共叔段的儿子公孙滑则逃到了卫国(今河南省鹤壁市浚县),郑、卫两国关系恶化。


公元前719年(周桓王元年),共叔段的朋友卫国公子州吁篡杀哥哥卫桓公姬完,自立为君,即卫前废公。
得知卫国政变的消息,前一年继位的宋殇公子与夷心里变得不安起来,因为他有一个深得人心的堂弟公子冯寄居在郑国,他生怕哪天公子冯也像州吁一样谋夺了自己的君位。


收起回复
135楼2019-05-15 19:53
    而州吁在夺位后,急于立威,震慑诸侯,挟制国人,于是以帮共叔段、公孙滑父子报仇为名,说服宋国(今河南省商丘市),并纠合陈(今河南省淮阳县)、蔡(今河南省驻马店市上蔡县)两国,联合出兵攻打郑国。四国人多势众来势汹汹。郑军势单力孤,退入国都新郑(今河南省郑州市新郑市)固守。州吁命联军围困东门,郑国形势十分严峻。


    郑庄公分析,陈国、蔡国与郑国不曾结仇,估计不会全力进攻,而宋国真正的目标应该是公子冯。于是,庄公将公子冯护送到长葛(今河南省许昌市长葛市)居住。果然,宋殇公得知消息后,立即脱离联军,向长葛扑去。


    回复
    136楼2019-05-15 19:56
      宋国一撤兵,陈、蔡二国更无斗志,州吁本也无死磕郑国的打算,决定见好就收。联军在围困新郑五天之间,抢掠了郑国大批粮食后,匆匆结束了“东门之战”,扬长而去。


      同年九月,卫国大臣石碏(què)联合陈桓公妫鲍,杀死了卫前废公州吁,迎公子晋回国即位,是为卫宣公。
      公元前718年,郕国(今山东省济宁市汶上县)乘卫国动乱之机,向西出兵进攻卫国,卫宣公姬晋率兵反击。


      回复
      137楼2019-05-15 19:58
        郑庄公正欲一雪前耻,闻讯后,立即抓住战机,于四月率军北上进攻卫国。卫国军队一时无法从西边战场脱身,于是卫宣公命令属国南燕(今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胙城乡)出兵南下进攻郑国。郑庄公打破常规,派遣大夫祭足、原繁、泄驾率领三军主力从正面与南燕军对阵,以吸引其注意;又另遣公子曼伯、公子子元率领一直奇兵秘密迂回到南燕军侧后的北制(今河南省荥阳市汜水镇),伺机发动突袭。南燕军并不了解郑庄公的意图和部署,以为北制地形险峻无虞,仍按传统正面进攻的战法,专注于当前之敌。六月,曼伯、子元乘南燕军毫无警觉戒备之机,从侧后发起突袭,而郑军主力也适时从正面发起猛烈进攻,将南燕军打得落荒而逃。


        南燕虽然大败,却替卫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卫宣公顺利攻入郕国,然后火速班师,不让郑国再有可乘之机。
        北制之战,南燕军因“不备不虞”而大败,成为后世用兵的鉴戒,故孙武总结说:“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此战,郑庄公打破传统战法,创造性地运用迂回进攻赢得胜利,为中国军事史添上了精彩的一笔。


        收起回复
        138楼2019-05-15 20:01
          最后,还是向广大历史爱好者们请教三个问题:
          一、郑庄公既是周朝卿士,又是诸侯国君,那么,他事业的重点,究竟该是周王室,还是郑国?
          二、郑庄公究竟是真英雄,还是伪君子?
          三、推动人类不断进步,究竟是恪守传统的精神,还是别出机杼的胆识?


          收起回复
          139楼2019-05-15 20:04
            华夏战史No.17:戴之战


            公元前718年8月,宋国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殷商后裔国家掠取了邾国(今山东省滕州市西北)的土地。邾国知道,去年宋国参与了卫、陈、蔡三国对郑国发动的“东门之战”,郑国不会不想报复,于是派出使者对郑庄公姬寤生说:“请君王攻打宋国,报仇雪恨,我国愿意为贵国做向导。”


            郑庄公很清楚,犬戎之乱后,要想号召列国,在政治舞台上有所作为,没有自己的实力,仅仅依靠周王室是绝对不行的了,而郑国处于四战之地,四邻中东周、晋、鲁、齐、楚等国家一时无法与之争锋,唯有从东面的宋国突破,才有发展壮大的可能。于是,郑庄公率领周、郑、邾联军向宋国发起进攻,直入宋都(今河南省商丘市南)外城,然后退军。


            回复
            140楼2019-05-17 13:02
              十二月,宋殇公子与夷出兵包围了郑国的长葛(今河南省许昌市长葛市),以报郑国伐宋之仇。公元前717年秋,宋军将城攻破,占领了长葛。
              郑庄公意识到宋国实力不容小觑,不能急于求成。
              公元前716年,郑国与宋国讲和,七月十七日,在宿国(今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南)结盟。
              十二月,郑国与陈国结盟,陈桓公妫鲍将女儿许配给郑国的公子忽。


              公元前715年,在齐国的斡旋之下,郑庄公放弃“东门之战”的恩怨,与宋、卫两国讲和,秋季,在温国瓦屋(今河南省焦作市温县)结盟。
              公元前714年,宋殇公不去朝见周桓王姬林,身兼周王室卿士的郑庄公决定借此机会,用天子的名义讨伐宋国。秋季,郑庄公用天子的名义向鲁隐公姬息姑通报伐宋的计划。冬季,鲁隐公和齐僖公姜禄甫在防邑(今山东省临沂市费县费城镇)会面,策划与郑国一起进攻宋国。


              收起回复
              141楼2019-05-17 13:07
                但不凑巧的是,郑国这时遭到了北戎的入侵。郑庄公出兵抵御,探知戎人力量强大,颇为担忧地说:“我们用战车,戎人是步兵,比我们要灵活,我很担心他们突然绕到我军的后面袭击我们。”
                公子突说:“父亲可以先设下三批伏兵,然后派遣一些勇敢而不刚毅的兵士前去挑战,和敌人一接触就赶紧退走。戎人轻率而不整肃,贪婪而不团结,打赢了各不相让,打败了各不相救。前军见到有财物俘虏,必然一意追赶,前进一旦遭遇伏兵,必然疯狂逃窜。后军不肯救援,前军就成了孤军。这样,我们就能得胜了。”


                郑庄公听从了公子突的意见,设伏挑战,佯败诱敌,果然把戎人的前军引入了伏击圈。郑军三处伏兵同时出击,切断北戎前、后军的联系,郑军诱兵此时亦转身夹击,郑大夫祝聃部全歼北戎前军后,立即进击北戎后军。十一月二十六日,郑军把戎军打得大败而逃。
                在赢得“抗北戎之战”的胜利后,郑庄公正式将攻击的矛头指向了宋国。


                收起回复
                142楼2019-05-17 13:10
                  公元前713年正月,郑庄公与齐僖公、鲁隐公在中丘(今山东省临沂市东北)会面;二月,虽然蔡国、卫国、郕国违背天子的命令,不肯前来,但郑庄公、齐僖公、鲁隐公仍在邓地(今山东省汶河南、运河北)结盟,商定出兵伐宋的日期;五月,鲁国权臣羽父率军在鲁隐公之前出发,与郑庄公、齐僖公会合之后,联军随即对宋国展开了进攻。


                  六月初,郑、齐、鲁三国之君在老桃(今今山东省济宁市汶上县桃城村)会面。六月七日,鲁军首败宋军于菅地(今山东省菏泽市单县北);十五日至二十五日间,郑军先后攻占了宋国东北部的郜(今山东省菏泽市成武县东南)、防(今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西南)两邑,并将这两地送给了鲁国;七月五日,郑国撤兵回国,驻扎于新郑远郊。


                  回复
                  143楼2019-05-17 13:13
                    宋殇公以为这是一个机会,于是联合卫国进攻郑国。宋、卫联军进入郑国之后,为了分散郑国的兵力,才又邀请蔡国一同出兵进攻郑国的附庸戴国(今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东),蔡桓侯姬封人非常不高兴。


                    八月八日,郑庄公率军前来救援戴国,将宋、卫、蔡联军包围在戴都之外。三国联军貌合神离,缺乏配合,仅仅只支撑了一天,就被郑军全歼。九月,郑军乘胜反击,再度攻入了宋国。


                    回复
                    144楼2019-05-17 13:16
                      郕国因为没有遵照周天子的命令会师讨伐宋国,冬季,郑国与齐国联军攻入了郕国。


                      在戴之战之后,郑国这才对宋国具备了压倒性的优势,然而,胜利来得并不容易。郑国东邻宋国,北邻卫国,与这两个邻国都有矛盾,不断遭到两国的夹击。在此危局下,郑庄公毫不屈服,沉着应对,他一方面选拔人才,加强军事力量;另一方面在外交上处理好与列国的关系,不计前嫌,化敌为友,尽可能联合一切可以利用的政治力量。经过多年的运筹谋划,郑庄公抓住宋殇公不去朝觐的机会,借周天子的名义讨伐宋国,终于赢得了“戴之战”的胜利,从众多不甘平庸的诸侯中率先崛起。


                      收起回复
                      145楼2019-05-17 13:19
                        最后,还是向广大历史爱好者们请教三个问题:
                        一、春秋时期,各诸侯国发生了重大事件都要向鲁国汇报,鲁国史官的特殊地位,究竟是因为鲁国强大,还是因为鲁国肇始者是周公姬旦的缘故?
                        二、郑庄公为了宋国公子冯而得罪宋殇公,究竟是愚蠢的惹祸行为,还是高明的布局行为?
                        三、宋殇公不去朝觐周天子,究竟是因为藐视,还是有其它的原因?


                        收起回复
                        146楼2019-05-17 13:21
                          华夏战史No.18:繻葛之战


                          犬戎之乱,周平王姬宜臼东迁,周王朝的实力大不如从前。郑庄公姬寤生拥有周朝卿士和诸侯国君的双重身份,但他明白,要想号召列国,在政治舞台上有所作为,依靠周王室是绝对不行的,而必须要有自己的实力。因此,郑庄公决定把自己事业的立足点放置于郑国。


                          郑国经营得当,实力日益雄厚,周平王深怀戒备。公元前720年,平王打算以郑庄公很少履职为借口,分权给虢(guó)公忌父。郑庄公得知后,马上赶到洛邑(今河南省洛阳市),向平王施加压力。平王矢口否认,但庄公根本不信,最后,为了平息事端,平王提出,让周王子姬狐到郑国去做人质,而将庄公的儿子忽送来周王室做人质。


                          收起回复
                          149楼2019-05-20 20:18
                            “周郑交质”没过多久,周平王和王太子姬泄父相续去世,王太孙姬林即位,是为周桓王。桓王对郑庄公的强势极为不满,重新起用虢公忌父,任命其为右卿士,降庄公为左卿士,以削弱其权力。庄公大怒,派祭(zhài)足率军强行收割了周王畿内温邑(今河南省焦作市温县)和洛邑(今河南省洛阳市)两地的庄稼。周郑之间的矛盾开始公开化。


                            公元前717年,郑庄公首次入朝觐见周桓王,想借机缓和一下同周王室的矛盾,但却受到桓王的冷落。周公黑肩对桓王说:“我们周室东迁,依靠的就是晋国和郑国。友好地对待郑国,用以鼓励后来的人,还恐怕人家不来,何况不以礼接待呢?郑国不会来了。”


                            回复
                            150楼2019-05-20 20:21
                              公元前715年,郑庄公与鲁桓公姬允在垂亭(今山东省菏泽市境内)会面。在没有禀告周桓王姬林的情况下,庄公擅自以“不祭祀泰山,改祭祀周公”为由,将周王室赐与的祊田(今山东省临沂市费县东南,郑国飞地,为郑国助祭泰山的汤沐之所)与鲁国掌握的许田(今河南省许昌市东南,鲁国飞地,为鲁君朝见周天子时的汤沐之所)进行交换。郑鲁两国擅自交换周王室所赐的田土,虽然是出于现实的考虑,但对周桓王而言,却是极大的侮辱。


                              同年八月,郑庄公又以周王朝卿士的身份引荐齐僖公姜禄甫来朝觐周桓王,表现出尊王的姿态。
                              公元前714年,宋殇公子与夷不去觐见周桓王。公元前713年6月,郑庄公联合齐僖公、鲁隐公姬息姑发兵讨伐宋国。


                              回复
                              151楼2019-05-20 20:25
                                郑国越是强大,周桓王就越是忌惮。公元前712年,桓王将属于郑国的邬、刘、蒍(wěi)、邘四个邑收为王室所有,然后给了郑国原属于前周王室大臣苏忿生的十二个封邑:温、原、絺(chī)、樊、隰(xí)郕、欑(cuán)茅、向、盟、州、陉、隤(tuí)、怀。这些地方,同郑国隔着黄河,实际上处于卫、晋两国的势力范围,不仅增加了管理麻烦,还增加了与卫、晋两国的矛盾和磨擦。


                                公元前707年,自觉羽翼丰满的周桓王免去了郑庄公左卿士的职务,周郑矛盾激化,庄公拒绝再去朝觐周天子。
                                同年正月,陈桓公妫鲍去世,其弟公子佗杀死太子妫免,自立为君主,使陈国陷入动乱之中。
                                为了维护王室尊严,公元前707年秋,周桓王亲率王师并征调陈、蔡、卫三国之军大举讨伐郑国。郑庄公闻报之后,果断率军迎战,很快,两军便在繻(xū)葛(今河南省许昌市长葛市北)相遇了。为了赢得战争的胜利,双方都赶紧调兵遣将,布列阵势。


                                收起回复
                                152楼2019-05-20 20:31
                                  周桓王将联军分为右、左、中三军,以虢公林父指挥右军及配属的蔡、卫军;周公黑肩指挥左军及配属的陈军;桓王亲自指挥由周军主力组成的中军。
                                  针对周桓王联军的布阵特点,郑国的子元建议郑庄公设立左、右两个拒阵,以左拒对付蔡国和卫国之师,以右拒对付陈国之师,并说:“陈国在闹内乱,兵无斗志,如果首先向陈军发起攻击,他们必定会向后逃跑;王师中军看到这种情况,就会军心骚动;蔡、卫两国的军队看到后也会不战自乱,向后逃窜。这时我们再集中兵力攻击王师,必将赢得胜利。”
                                  于是,郑庄公命大夫曼伯为右拒统帅,攻桓王联军左翼;祭足为左拒统帅,攻桓王联军右翼;大夫原繁和高渠弥随同自己统帅中军,相机而动。
                                  高渠弥也向郑庄公提议:改变以往传统的车战战斗队形,将通常配置于战车之后的隶属步卒,以伍(五个人)为单位,分散配置于每乘战车的左、右、后三方,好填补车与车间的空隙,从而形成步车相互掩护,密切协同、攻守自如的“鱼丽之阵”。
                                  郑庄公欣然接受了这一新战术。


                                  回复
                                  154楼2019-05-20 20:37
                                    战争开始后,郑军“旗动而鼓,击鼓而进”,按照既定的作战部署向周桓王联军主动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曼伯指挥郑军右拒首先攻击桓王联军的左翼,陈军果然一触即溃,逃离了战场;随后,祭足也指挥郑军左拒向桓王联军右翼发起进攻,稍经交锋,蔡、卫军便纷纷败退;桓王中军为溃兵所扰,阵势顿时大乱,郑庄公见状,立即摇旗,命令原繁和高渠弥领兵向桓王中军发动攻击;曼伯、祭足所指挥的两个拒阵也乘势掩杀过来,合击桓王中军。


                                    桓王中军无法抵挡郑军三路的合击,混乱之中,周桓王被郑将祝聃射中了肩膀,不得指挥军队撤退。


                                    回复
                                    155楼2019-05-20 20:40
                                      见桓王联军溃败,郑军十分振奋,祝聃等将领建议立即追击,扩大战果,但郑庄公拒绝道:“君子不希望欺人太甚,哪里敢欺凌天子呢?只要能够挽救自己,国家免于危亡,这就足够了。”
                                      当晚,郑庄公委派祭足前去周营慰问负伤的周桓王及其将领,以示与王室和好之意。


                                      繻葛之战,周桓王本想通过亲自讨伐制服郑国,以儆效尤,来恢复周王室的权威,但事与愿违。此战惨败,沉重打击了周王室的威信,“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的政治传统从此消亡。军事上,先以战车冲阵,让步兵在后跟随以弥补空隙的“鱼丽之阵”出现,使中国古代车阵战法逐渐趋向严密、灵活,结合郑军“先击弱、后击强”的作战方针,有力地推动了古代战术的革新和演进。


                                      收起回复
                                      156楼2019-05-20 20:43
                                        最后,还是向广大历史爱好者们请教三个问题:
                                        一、周郑交质,究竟是缓解矛盾,还是埋下祸根?
                                        二、周郑矛盾激化到兵戎相见的地步,究竟是周王室的愚蠢,还是郑庄公的骄横?
                                        三、如果郑庄公姬寤生效法周公姬旦,究竟会是周王室重振,还是周郑一齐衰落?


                                        收起回复
                                        157楼2019-05-20 20:46
                                          华夏战史No.19:楚随速杞之战


                                          牧野之战周武王姬发灭商后,周王朝为了镇守辽阔的疆土,便将兄弟叔侄和立有战功的异姓贵族派往各地担任诸侯,以世袭的形式统治这些地区。随、唐、蔡、应、息等“汉阳诸姬”被封在淮水上游和汉水中游地带,就是为了监视并阻断荆楚和淮夷、于越结盟,以巩固周王朝对南方疆域的控制。而作为“汉阳诸姬”之首的随国,无疑是抵御楚国东进北伐、问鼎中原的前沿堡垒。


                                          公元前706年,楚子熊通把军队驻扎在瑕地(湖北省随州市随县),摆出入侵随国(今湖北省随州市)的架势,然后派薳(wěi)章去请求议和。
                                          随国答应派少师前来主持和谈。


                                          收起回复
                                          171楼2019-05-22 19:40
                                            楚国大夫斗伯比对熊通说:“我国不能在汉水以东得志,全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啊!我们扩大军队,加强装备,以武力威胁邻国,他们因为害怕,这才联合起来,所以难于离间。在汉水东边的国家中,随国最大。如果随国骄傲起来,就必定抛弃那些小国。小国离心,咱们楚国就可从中得利了。少师这个人,一向狂妄自大,请君王隐藏我军的精锐,而只让他看到疲弱的士卒,以助长他的骄傲。”
                                            熊率且比说:“随国有季梁在,这样做有什么用?”
                                            斗伯比说:“以后会有用处的,只要少师能得到随侯的宠信,总有一天随侯会听信于他的。”
                                            于是,熊通故意用军容不整的疲弱之兵来接待少师。


                                            少师回去后,向随侯讲述了自己所看到的情况,强烈请求随侯派兵进击楚军。
                                            见随侯有些动心,季梁赶紧劝谏道:“上天正在帮助楚国,楚军的疲弱,恐怕是想骗我们上当吧,君上何必急于从事?臣听说,小国之所以能够抵抗大国,是因为小国有道,而大国君主沉溺于私欲。所谓道,就是忠于百姓,而取信于神灵。国君经常考虑如何利民,就是忠;祝史真实不欺地向神灵祭告,就是信。现在百姓饥饿,而君上纵情享乐,祝史浮夸功德来祭祀,臣不知道这样如何能对抗大国?”


                                            回复
                                            172楼2019-05-22 19:43
                                              随侯说:“孤祭祀用的牲口全无杂色,膘肥肉壮,黍稷也都丰盛完备,为什么不能取信于神灵?”
                                              季梁道:“百姓,才是神灵的主人。因此圣明的君主总是先把百姓的事情办好,再致力于祭祀神灵,所以在奉献牺牲的时候祷告说:‘请看献上的牲畜多么硕大肥壮啊!’这其实是说,百姓的财力普遍富足,牲畜肥大而繁殖众多,没有疾病瘦弱的,各种优良品种都很充分;在奉献黍稷的时候祷告说:‘请看献上的黍稷多么洁净而丰盛啊!’这其实是说,春、夏、秋三季都没有灾害,百姓和睦而收成很好;在奉献甜酒的时候祷告说:‘请尝尝我们用好米酿成的美酒吧!’这其实是说,我国上下都有美德,不干没天良的事。由此可见,所谓祭品芳香,就是人心没有邪念。因为春、夏、秋三季都努力于农耕,修明五教,敦睦九族,用这些行为来致祭神灵,百姓便和睦,神灵也降福,所以做任何事情都能成功。如今,百姓各有自己的心事,神灵也就缺了主人,光君上您一个人祭祀丰富,又能求得什么福气呢? 您要是能先修明政治,亲近兄弟国家,或许还能免于祸难吧!”
                                              随侯害怕了,遣使向熊通申述道:“我没有罪过。”


                                              熊通没有贸然进攻,而是请随侯转告周天子:“我们楚国是蛮夷,现在中原诸侯都背叛天子而互相攻伐侵夺。不谷也有一支不像样的队伍,希望能参与中原的政事,请求周王室提升不谷的爵位。”


                                              收起回复
                                              173楼2019-05-22 19:46
                                                公元前704年春,因少师受到随侯的宠信,斗伯比向熊通建议道:“随国内部产生裂痕,现在可以攻打随国了,不可以失掉机会。”
                                                同年,随侯通报楚国说,周桓王拒绝提高楚子的爵位。
                                                熊通勃然大怒道:“不谷的祖先鬻(yù)熊,是文王的老师,很早就去世了。以不谷先公熊绎的功劳,成王竟然只封了他子爵的名号,让他住在楚地。如今蛮夷部族都顺服于敝国,而周王室不肯提升敝国的爵位,那不谷就只好自上尊号了。”
                                                于是,熊通僭号称王,即“楚武王”。


                                                当年夏天,楚武王为了宣扬楚国霸业,邀请邻近诸侯到沈鹿(今湖北省钟祥市东桥镇)会盟。与会者有巴、庸、濮、邓、绞、罗、轸、申、贰、郧、江等国,只有黄、随二国国君没来捧场。
                                                楚武王派大夫蒍章去责备黄国,而自己则率军进驻汉水、淮水之间,决心讨伐随国。
                                                季梁建议随侯向楚军表示投降,并解释说:“等他们不肯,然后作战,这样就可以激怒我军,而使敌军懈怠。”


                                                回复
                                                174楼2019-05-22 19:49
                                                  少师反对道:“必须速战,不这样,就会丢失战胜楚军的机会。”
                                                  随侯于是出兵抵御楚军。
                                                  远望楚国的军队,季梁建议道:“楚人以左为尊,国君一定在左军之中,不要和楚君正面作战,姑且攻击他的右军。右军没有好指挥官,必然失败。他们的偏军一败,主力也将退散。”
                                                  少师说:“不与楚君正面作战,这就表示我们和他不能对等。”
                                                  随侯没有听从季梁的话,与楚军在速杞(今湖北省广水市应山县西南) 交战,随军大败,随侯逃走,鬬(dòu)丹俘获随侯的战车和车右少师。
                                                  同年秋天,随国想同楚国讲和。楚武王本来不同意,斗伯比说:“上天已经铲除了愚顽的少师,但随国还有贤大夫季梁在,难以彻底战胜。”
                                                  于是,在随侯表示愿意侮改之后,楚国和随国订立了盟约,然后班师。


                                                  楚随速杞之战,楚国击败了“汉阳诸姬”之首的随国,从此开始威逼诸国,雄霸南方。此战,楚国“执强示弱”的策略,对兵圣孙武或许曾有所启发,可谓是“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这一战略思想的先声。


                                                  收起回复
                                                  175楼2019-05-22 19:52
                                                    最后,还是向广大历史爱好者们请教三个问题:
                                                    一、楚国能够雄霸南方,究竟是“汉阳诸姬”守成无道,还是楚国进取有方?
                                                    二、随、息、唐“汉阳诸姬”中的铁三角,楚伐随,却都不出兵相助,究竟是随国刚愎自用,还是“诸姬”不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
                                                    三、决定事业成败的,究竟是家世,还是雄心?


                                                    收起回复
                                                    176楼2019-05-22 19:53
                                                      华夏战史No.20:楚郧蒲骚之战


                                                      西周末年,处于汉水以西的楚国想向汉东发展,于是与郧国(今湖北省安陆市)进行政治联姻,楚子熊若敖娶郧女为妻,生幼子斗伯比。


                                                      楚国开始迅速发展,很快触角便伸到了汉水东边,为了分化汉江以东诸国,公元前701年,楚武王熊通派遣身居莫敖之职的儿子屈瑕领兵东行,以期与贰(今湖北省广水市应山南)、轸(今湖北省应城市西)两国结盟,对郧国实施战略包围。


                                                      回复
                                                      191楼2019-05-24 21:01
                                                        郧国闻讯后,立即做出相应部署,一面调兵进驻蒲骚(今湖北省应城市田店镇),一面遣使前往随(今湖北省随州市)、绞(今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州(今湖北省洪湖市东北)、蓼(liǎo,今河南信阳市固始县东北)四国,希望能联合抗楚,以阻止楚国与贰、轸两国的盟会。
                                                        四国之中,随国没有响应,而绞、州、蓼三国虽然表示响应,但又慑于楚军之威,不敢轻举妄动。


                                                        即便如此,屈瑕仍然十分担心,进退失据。


                                                        回复
                                                        192楼2019-05-24 21:03
                                                          楚国大夫斗廉建言道:“郧国的军队驻扎在他们的郊区,一心盼望四国援军的到来,必然缺乏警戒。您驻扎在郊郢(yǐng,今湖北省钟祥市)以防备四国,我则率精锐部队夜里突袭蒲骚。郧军等待四国支援,又依赖城郭坚固,不会有什么斗志。只要打败了郧军,四国自然就会离散。”
                                                          屈瑕没有底气,犹豫地说:“还是请求君上增兵吧?”


                                                          斗廉回答:“军队能够获胜,在于团结一致,不在于人多势众。商纣王兵多,周武王兵少,可周朝却灭掉了商朝,这是您所清楚的事情。现在,只需整顿好军队,就可以出战了,还要增什么兵呢?”


                                                          回复
                                                          193楼2019-05-24 21:07
                                                            屈瑕征询道:“要不,我们占一下卜?”
                                                            斗廉语气坚定地说:“占卜是为了决断疑惑,既然我们没有疑惑,为什么要占卜?”
                                                            于是,斗廉领兵夜袭蒲骚,果然大败郧军。屈瑕如愿和贰、轸两国订立盟约,从而将楚国的势力推进至清发水(湖北省孝感安陆市境内的涢水)流域。


                                                            楚郧蒲骚之战,斗廉所阐述的“师克在和,不在众”的深刻道理,经过吴起、孟轲等军事家、思想家们不断地补充完善,继而发展成为“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这一被后世极为推崇的重要军事思想。


                                                            收起回复
                                                            194楼2019-05-24 21:14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