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谢吧 关注:10,287贴子:206,104
  • 5回复贴,共1

【短篇/沙雕日常】论小太阳是如何地不想开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食用须知:
1.大团圆假想,三个谢衣一台戏,故事地点龙兵屿
2.沙雕文,自戳萌点无文笔,看的时候请不要带脑子
3.以三谢互动为主


回复
1楼2019-04-12 22:49
    壹.


    一封从皇宫而来的信被偃甲鸟送至了龙兵屿,谢偃拆信读罢,当下就要去一趟长安。
    “等等!”谢衣拽住他袖子,“明天就是月初的例会,阿偃,你帮我开了会再走好不好?好不好?”
    一连问了两个好不好,说明谢衣自己心里也没底,果然,谢偃摇了摇头:“无异之事急迫,我须得立即赶去,再晚些,怕是会耽误大事。”
    “阿偃……”
    “至龙兵屿后,左右你也未曾真正出席过一次例会,这次去了又何妨?”
    “那会议太无聊了,一开就是一天,根本不适合我。有那时间,还不如去研究偃……甲……”
    谢衣被谢偃的眼神瞟得声音越来越低。
    “不适合你,却适合在下?”
    “……”
    谢衣没时间庆幸自己当初没将偃甲人做成和自己一样的性格,怎么逃过明天的例会才是现在最重要的,真要让他在一个房间里待上一天,绝对会被憋疯。
    “你比我沉稳……”
    “在下已经看过你当年留下的帛书,你对在下的评价是木讷。”
    “……”
    谢衣欲哭无泪:“对不起阿偃我用错形容词了……”
    谢偃叹了口气,拂开他的手:“多说无用,在下须得在今日傍晚前赶到长安,实在无暇奉陪。”
    身为一个偃术大师却没能让自己的偃甲听话的失败偃师谢衣站在龙兵屿海岸目送着渐渐远去的偃甲飞鸢出神了三秒钟,立刻回神重新考虑起自己的处境。其实也没思考多久,他立刻转身飞奔去找初七。
    此时的初七正在自家后院练习刀法。
    “初七!!!”
    谢衣破门而入,初七毫无意外地回头看向来人:“什么事?”
    “……那个……”
    让初七顶替自己出席会议这种事毕竟从未有过,因而谢衣花了几个喘气的时间组织了一下语言。
    “初七,你也知道高阶祭司的例会有多无聊,明天就替我去了好不好?”
    “……”这是什么理由?
    看着谢衣脸上的急切神情,初七一瞬间只觉得恍若隔世,但他很快回过了神,面无表情道:“你若有急事,何不向大祭司告假?”
    “若是让师尊知道,他定会下令要我本人到场。”
    “……”
    不愧同为谢衣,初七一下子就理解了这话里的含义。他重新拿起了刀,转过身道:“时隔百年,破军祭司相关的事宜我早已不甚明了,如何替你出席?你还是自己去吧。”
    “没关系,”谢衣绕到初七面前,“只要到场就行,其实师尊他什么都知道,不会问你什么话的。”
    听说谢偃下午离开了龙兵屿,看来平日里去开会的都是他。
    初七如此想。
    “还有还有,师尊若是问起我在做什么,你说不知道就好。” 初七转了个身避开他,谢衣也侧跨一步继续挡在他面前,“还有,若是有实在不得不发言的场合,你就照着书简随便说几句,别在其他祭司面前露馅就行。”
    初七直接浇了盆冷水:“我何时说要去了?”
    “……”
    谢衣见他不应,立刻换上了恳求的语气:“初七,你百年前也是这么逃避会议的,一定理解我现在的心情……”
    初七很想对他来上一套刚练的刀法。
    “你不能连自己的忙都不帮……就这一次,等阿偃回来了你就不用去了,好不好?”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你就当缅怀一下过去,顺便重温一下和瞳还有华月在一起开会的感觉……”
    “我并没有兴趣。”
    开一天会这种事,谁爱缅怀谁缅怀去。
    “初七?初七……”谢衣拉着他的手臂直晃,最后索性挂在了他脖子上,“就明天一天,你替我去了吧……”
    直到这一刻,初七才彻底明白为什么曾经的自己会成为流月城里唯一拥有熊孩子称号的人,的确闹起来惹人头疼……
    “放开。”
    “不放,啊,你要是答应的话,我现在就走……”
    沈夜对自己的确是太放纵了……初七想,正经与会不去,撒娇耍赖却是精通,平日这些手段都是用在沈夜身上的,现在才知道大祭司平时面对谢衣时有多无可奈何。
    在心里将人批判了个遍的初七,完全忘了眼前人就是百年前的自己。
    “……”
    Two Hours Later……
    最终得偿所愿的谢衣狠狠拥抱了一下初七,带着六亲不认的笑容离开了初七的院子。留下耐心已经被彻底耗尽的初七坐在那里撑着头考虑要不要和自家主人讨论一下关于谢衣的教育问题。
    第二天上午。
    沈夜走进门的时候,其余高阶祭司都已落座了。他第一眼就看到安静坐在自己位子上的谢衣,不由得意外了一瞬。
    居然真的自己来开会了?
    然而很快沈夜就发现,这个谢衣,未免太安静了些……
    “谢衣,方才提到的偃甲水轮,你有什么意见?”
    在心里后悔了无数遍昨天为什么要答应他的初七慢腾腾地站起来,刚一张口,属下二字差些脱口而出,他生生止住了话头,转而道:“弟子……”
    弟子什么,他也不知道。而且这个自称对他来讲太过遥远,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初七要有多不适应就有多不适应。
    沈夜对谢衣何其了解,只听了个开头就明白过来眼前的谢衣所为何人。他无声地叹了口气,转而对瞳道:“瞳,这里暂且交由你来主持。谢衣,随本座过来。”
    众目睽睽之下大祭司将破军祭司提出去单独训话——这还是第一次。瞳和华月对视一眼,心底皆是一片了然。
    关上门将里面的众祭司隔绝开来,沈夜抬手抚上谢衣的脸,在他右眼下某个地方擦了擦,那里的易容便脱落下来,露出了初七的魔纹。
    “昨日偃甲人走了,本座还料今日他会不会自己来开会,想不到……嗯?本座想知道,你是怎么答应的?”
    初七沉默了片刻,然后缓缓开口了。
    “回大祭司……”
    “嗯。”
    “属下觉得大祭司对破军实在过于纵容,导致他目无法纪,肆意妄为。”
    “???”
    “身为高阶祭司,理当在其位而谋其职,大祭司也应……”
    沈夜被初七突如其来的说教弄得有些懵,他做了个打住的手势:“等等,你等等……破军昨天对你做了什么?令你意见如此之大。”
    “谢衣平时如何对待主人,昨日就如何对待属下。”
    沈夜秒懂。
    “知道了……本座回去会说他。”沈夜打量了几番穿着祭司服的初七,最后道,“好了,你若是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回去便是。以后破军要是还让你代他来开会,你直接回绝就是,就说这是本座的意思。”
    事后,知道这件事的谢衣毫无悬念地又熊了一回:“为什么初七不想开会就可以早退,弟子却要留到最后!明明都是一个人,师尊为何厚此薄彼!!”
    沈夜火大:“你什么时候去开过会!还有,本座若是真的薄待了你,为何会默许偃甲人去替你开会!”
    听到一切的谢偃:“……”
    “自迁至龙兵屿,在下每月代替谢衣前去与会,却不见大祭司半分体谅,如今换成了初七,大祭司就舍不得了?”
    “不,本座没有这个意思……”
    “不必解释了,在下明白。”
    你不明白,谢偃你给本座回来!
    大祭司的内心在咆哮,已经走远的谢偃却又忽然停下来,转身道:
    “还有,以后的高阶祭司例会,在下都不会再出席,请大祭司好自为之。”
    ……这是谢衣的事,为何要本座好自为之?
    “师尊!!快去将阿偃哄回来!”
    “什么?”
    “快去啊师尊!”
    被谢衣强行推出了门的沈夜在原地愣了两秒,立刻转身去推门——门闩上了。
    好,好,好。沈夜感觉自己面部抽搐,很好,原来你们都恨我……
    至于这件事最后是怎么解决的,并没透露出半分消息,只是在下个月的高阶祭司例会上,破军祭司的席座上坐着的终于变成了本尊——至于这件事情,知晓内情的当然只有沈夜,华月,和瞳。


    回复
    2楼2019-04-12 22:50
      阿夜对初七最好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4-13 13:27
        哈哈哈哈哈写得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4-19 21:19
          加油加油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18 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