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职业学院吧 关注:24贴子:11
  • 0回复贴,共1

世界社会人道主义创始人谢周勇论人民选举(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世界社会人道主义创始人谢周勇论人民选举(二)
既然当人民的一切权威都荡然无存的时候,人民选举(“人民选举”指人民以人人自由投票的方式选举首领。)便成为我们人类人为的唯一正确、自然的选择首领的方式,那么奠定这一方式作为政府职能的基础,便成为主权的最基本的使命,否则,主权便丧失掉它全部自身的意义。换句话说,在人民已处于这种局面后(“在人民已处于这种局面后”指“当人民的一切权威都荡然无存的时候”。),当人民尚未能行使或者在实质上未能行使自己的这一主权行为的时候,人民不是丧失掉了人民的品质,就是丧失掉了自己的主权权威。而当这种情况一旦发生之后,(“而当这种情况一旦发生之后”指“当人民尚未能行使或者在实质上未能行使自己的这一主权行为的时候”。)人民就实际上已处于受奴役的地位和受奴役的状态之中了。
因此,这时候(“这时候”指“当人民的一切权威都荡然无存的时候”。)人民选举就只有建立在全体公民人人自由投票的基础之上的时候,人民选举才真正打下了真正的人民选举的基础。
我之所以这样说(指“这时候,人民选举就只有建立在全体公民人人自由投票的基础之上的时候,人民选举才真正打下了真正的人民选举的基础”。),是因为当人民选举已事实上奠定在这个基础之上的时候,倘若人民选举只是一种空洞的形式,而选举的结果不是在它的中间环节就是在它的最后环节而被某一些人所操纵、篡改,那么,人民选举就同样已非人民选举;而要获得真正的人民选举,并达到真正人民选举的目的,只要人民在进行人民选举时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就获成功了。
因此,我们无须再去深入思考就足以得出结论说,无论是什么样的一些人,也无论现在是在什么地位的一些人,只要他充当了人民选举中任何一个环节的作弊者,他就等于公开向全体人民宣布他是全体人民或主权者的公敌了——而当这时候,人民对此采取了一种沉默的答复的时候,也就等于全体人民宣布自己甘愿充当他的奴隶——这就是我们所一再强调的
人民失去了人民的品质的最可怕的情形——也只是在这个时候,作弊者才有机可乘!
我们同样无须再去深入思考的是,那些有悖于人民的选举或者那些有悖于人民的假选举,所代表的必定正是在这个社会之中正在没落、腐朽、反人民和反社会人道的旧的生产关系和旧的上层建筑,而当人民一旦参与其中,人民所得到的就必然是更加沉重的负担,因为这些负担是那些企图以隐蔽的方式欺骗人民的人所充塞的更加层出不穷的欺骗。而要杜绝这种最邪恶的事情发生,就只有树立起有效的人民的监察(“而要杜绝这种最邪恶的事情发生,就只有树立起有效的人民的监察。”请参阅本书上卷第5章,下卷第8章。)。


回复
1楼2019-04-12 0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