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世歌吧 关注:9,920贴子:308
  • 0回复贴,共1

第三卷第三十章 仇隙(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黑压压的人群猛扑而来,邵白羽知道不可托大,一边收回鸿鹄,以幻体翼翅为盾,抵挡箭击;一边借着白瀚王脚力之快,飞速向前,拉开与敌人的距离。

白瀚王和墨玉那都是一顶一的千里马,脚程快而且耐力好,终于渐渐拉开了距离。

在两人身后,雨落的火箭到处弥漫,林间燃起大火,浓雾被驱散,喊打喊杀之声连绵不绝。

围拢在剑崕周围的得道高仙们,见到此情此景不禁蹙眉,同时去寻云中的掌教,心说:“这便是你定的兴教之策?与人间械斗又有什么区别。”

掌教对他们的目光视若无睹,逍遥自在地躺在云中,嘴里哼哼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

众人都是绝顶聪明,自然知道掌教在这个时候哼哼《念奴娇》的意思,可心中又有疑惑——以他坚守古律,一板一眼的性格,怎么会容许这般大逆不道的行为存在。

“造孽啊,易之,你这是在造孽啊。”蜀山之虎云烈仰天长叹。

剑崕内,火势乘风而起,马蹄铿锵,刀光剑影。

沈飞、邵白羽绕着山道前行,李宏源率领的人马紧追不舍,流矢不时射入林木之中,引起越来越多的火光,照亮很想让双方偃旗息鼓,不要再争斗下去了的浓雾。

有了掌教的首肯,李宏源已经铁了心要致沈飞于死地了,所以,他联合一帮马仔,带好兵器,牵上骏马,有备而来。

马背上的他,看着那两人越来越不清晰的身影,心急如焚。挥起马鞭,猛击在坐下骏马的屁股上,体力不支正在减速的马匹吃痛之下,又开启了新一轮的加速,狂追而来。

李宏源大声吆喝道:“箭矢有限,让那两人跑了,再想找到就不容易了。都给我提起精神来。”

众人心领神会,纷纷扬起马鞭,狠击骏马身体,再顾不得怜惜爱驹了。

沈飞和邵白羽感受到身后压力的增加,不敢回头,径直前冲,循着小路上山。其实,刚刚火光冲起的一刻,雾层消散,他们如果径直下山的话,是可以逃走的。可惜,人心之中,总归藏着一丝贪婪,邵白羽求剑心切,记挂着和雾君的约定,还是往山上走了。可山上却是死路,若两人始终甩不掉身后的追敌,那就只能硬磕。

对方人数虽然只有玄青殿上鏖战之时的一半,可都带足了刀枪剑戟,正面对敌之下,他们的胜算能有多少?

邵白羽忽然生出一丝惧意,因为他发现,今天的李宏源好像和往日不太一样。

那双深棕色毫无特点的眼睛里,燃烧着直入人心的火焰。

“不好。”沈飞地断喝打断了他的思绪,原来是一小股人马正从西方涌来,截断前方的道路。

“这……李宏源居然懂得分兵两路?什么时候的事情?”邵白羽心中一凛,暗道:日落之前,他和李宏源之间怕是只有一人,可以走出剑崕了罢。明明是同窗,却偏要分生死,可笑乎,可悲矣?

他又哪里会知道,对方这般杀气腾腾,完全是冲着沈飞而来。

斜刺里窜出的人马来势极猛,快速截断了前路,抽出背囊中的刀剑,严正以待。

“冲过去。”沈飞虎目生凶光,狂气如歌。双足、双腿、腰身同时发力,旱地拔起,一边在半空中念封印诀将墨玉封印,一边凝聚仙力于四肢,冲向人群。

只有孤注一掷才能换得一线生机,邵白羽明白他的想法,更不想任他受伤,施展飞天之术,后发先至,长剑挥扫,将挡住去路的人们斩了个丢盔弃甲。

“杀吧。”如果杀戮是获得力量的唯一途径,那我便杀给你看。

悍勇无畏的沈飞、邵白羽,与截断道路的人墙冲撞在一处,呐喊之声冲天而起。

“杀。”与呐喊声一道冲起的,还有喷射的血珠,鸿鹄的剑锋斫下了拦路之人的首级,邵白羽全身浴血。这是死在他剑下的第一个人,在剑锋切入肉里的时候,感觉软软的,顺利得不可思议。

邵白羽早已渴望杀人了,为了获得与炎天倾同样的感受,可他不敢,也不想,他是人,不想堕魔,本心里正义的执念,让他即便再狂怒,都始终压抑自己。

可是今时今日,这些人真的打算杀死自己,他为了自保,为了他日的复仇,只能以手中之剑反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邵白羽站在尸体的面前,看着整齐的伤口向外喷血,感觉整颗心都在变冷,没有什么能形容他此刻的感受——这是由害怕,兴奋,无奈等等无比复杂的感情交织而成的。邵白羽看着逐渐倒下的尸体,感觉自己第一次攥紧了命运,感觉自己被鲜血弄脏了,恶心的不像样子。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他这样想着,反身一剑,抵挡住了李宏源悍勇的冲锋,在这一刻,他的双目亮如红日——“再也回不去了。”

“刷刷刷。”邵白羽用落雁三剑抵挡住了攻势,李宏源坐在马背上,率领众人围着他转圈,他已被彻底包围,没有退路。

“啊啊啊。”另一边,已经冲出包围圈的沈飞见挚友被围困,毫不犹豫地折返回来,击溃人群,与他并肩而立,“大**,你怎么不跑。”

邵白羽看着他,看着他毫无责怪之意,清澈无比的眼睛,微微一笑:“我在想,与他之间的恩怨,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沈飞忽然感觉眼前的人很陌生,他知道是一次又一次残酷地打击逼着邵白羽变成这样,他只能跟随,绝无退路:“你想大开杀戒?”

“你说呢。”

明明处在绝对不利的境地下,明明被包围着,可邵白羽毫不犹豫地亮出了剑刃,他腾跃起,杀入人群:“做个了断吧,李宏源。”

后者的目标本是沈飞,要杀沈飞,就必须要与碍事的邵白羽做个了断,所以也别无选择的迎战,“来吧,邵白羽。”玄铁钎与鸿鹄剑在半空中碰撞,李宏源被撞下马背,邵白羽施展鬼魅步法,快速逼近,连出三剑,招招夺命,“沈飞,剩下的人交给你了。”

邵白羽变了,李宏源也变了,置身命运漩涡中的人们身不由己的做出改变,因为只有改变,才能适应身边的环境,才能生存,你改变的越多,生存能力就越强,才越有可能到达更高的地方。

鸿鹄仙剑璀璨夺目,它的光辉是这样的绚丽,以至于掩盖了耀眼的火光,也掩盖了杀戮的丑陋,邵白羽将落雁十三剑融会贯通,配合飞天身法,片刻间,已在李宏源的身上留下了三个血洞,他并不满足,因为伤口很浅,不足以致命,所以,忽然放弃蜀山剑法,改用武当剑,冲天而起,顺势而下,长剑劈扫,斩的是后脑,速度极快。

李宏源眼看就躲不开了,身边忽然窜出五柄长矛,生生将此剑挡下了。毕竟在人数上拥有优势。邵白羽并不气馁,回身扫剑,剑辉肆意冲突,众人只能避让。

沈飞在此时冲入人群,邵白羽让他断后,他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他要进攻,擒贼先擒王,只要抓住李宏源,这些“乌合之众”就会不攻自破。

沈飞的步子很大,速度极快,像蛮牛一样冲锋,快速栖近至李宏源的五步之内,人群拦不住他。

李宏源见他冲来,心中反倒一喜,拧腰,抬臂,玄铁钎毒蛇一般自身侧飞出,直嗜沈飞的心脏。后者从这一钎上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明了以血肉之躯不能直迎其锋。当下半身疾坠,侧仰躲避。带着炎流的玄铁钎擦着他的额头飞出,血线****,沈飞被破了相。

好消息是,命总算保住了。

李宏源的强悍不得不让沈飞重新审视他——这个家伙,他的进步怎么会这么快?

“噗。”肚子上的剧痛让沈飞吼间一甜,他虎目圆睁,看到李宏源的丑恶嘴脸近在咫尺,“纳命来。”对方邪恶地笑着。

沈飞被这一踩,摁在地上,明晃晃的枪尖从四面八方罩下。

“仙力爆发。”生死瞬间,他毫不犹豫地用上了这招,海量的仙力在同一刻喷发出,身体感觉软绵绵地被抽空了一样,不过总算将众人逼地退开。沈飞鲤鱼打挺站起来,双足发力跃至半空。

邵白羽从远处瞧得冷汗直冒,心说:“你这家伙,手无寸铁却偏要逞能,真把命搭里,后悔都来不及了。”鸿鹄神鸟嘶鸣,巨大的金色幻体与邵白羽瘦消的身形重合,他与幻体合二为一,俯冲而下,剑势一泻千里。

“叮咣乒乓。”金铁相交,脆鸣阵阵,与鸿鹄剑接触过的长矛、长枪,俱被斩下了尖头。神剑光辉怎是普通兵器可比。

邵白羽正得意间,却发现李宏源压根不理自己,提着玄铁钎死咬沈飞不放。

心中一凛,转身便要追去施援。当次之时,耳边传来破风之声,十七道金爪锁分别持在十七个人的手中,向着自己抛射。这武器端的特别,前端似爪,抛出去的时候,紧攥着冲破风阻,飞行速度极快,被剑刃挑拨开后,金爪五指瞬间分开,体积变大一倍有余,此时,再由持链者向后拉,爪子就会勾到攻击对象的后背上,设计精巧而可怕。

邵白羽曾在兵器谱上,见过这种式样的武器,似乎专为猎杀大型灵兽而用,没想到今日用在了自己身上。

心中一狠,邵白羽剑锋甩舞,向着持链的敌人笔直冲去。

“噗,噗,噗。”前冲本是应对的最好办法,可惜敌人更加狡猾,在那耀眼的金链缝隙中,还隐藏着几道黑色细长的锥子,这些锥子颜色乌涂,隐藏在金色的爪牙之下,像是海母的毒刺看起来不起眼,却总能给予致命的一击。

邵白羽失算了,双腿都被锥子刺中,天启之眼被血污污染,他惊讶地看到在那些手持金爪锁的人身边,还隐藏着两名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家伙,正是这两人给予了自己致命的袭击。之前被拨挡开的金爪折返回来,锋利的前端鱼钩一般,刺入后背的肉里。

邵白羽吃痛,哀嚎。

“大**。”被李宏源追到穷途末路的沈飞,看到兄弟受此重创,心中大乱,被玄铁钎刺穿了肩膀,钉在树上。

“这一次……这一次你们插翅难逃了。”

李宏源的眼睛锐利的像只豹子。

沈飞被他注视着,居然产生了畏惧的心理。(未完待续。)


1楼2019-04-11 17: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