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夫卡吧 关注:12,783贴子:70,465
  • 4回复贴,共1

模仿他的,本人很脆弱,饱受各种欺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模仿他的,本人很脆弱,饱受各种欺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11 17:45
    导言
    任何时代,饱受摧残的不幸者们,或在此非吾心的本意下妥协,甚或难以妥协。梦中情境,会执着下去。天啊,再也不会与您们说一句话了。除非,生命逝去或“爱”!在字里行间的珠穆朗玛峰上伴着我跳舞。

    啰里ba唆的对话
    L说:“死灰也能复燃,看不见的深邃或许还藏有碎星。我作了恶并被审判有罪,进了监狱。监狱是什么地方呢?让 ‘犯人’ 悔过的地方、 ‘犯人’ 思想被压制的地方、‘犯人’暴力潜藏的地方。审判机关威慑性的命令,让处于被动地位的‘犯人’疑虑*中遵守。在监狱接受改造的日期一定是痛苦的、不堪的,普遍对自由的渴望使犯人愿意像烟花般被点燃朝天空飞去,绽放了飘渺的美丽后无影无踪的消失在烟雾里。过于恶劣的监狱环境会让改造失败的概率提升,那没有顶点又缓缓上升的概率诱使出狱的 ‘犯人’ 重新作恶。这是一种迫使‘犯人’拥有继续作恶意愿的最好的监禁方式之一,这方式负面响最大的一点就是‘犯人’身体被摧残,从此丧失作恶的能力。可法官们完全不能武断认定‘前犯人’有没有脑子里想着继续去作恶。毕竟,他们被禁锢在法官的囚牢内脱不了“身”。问题根本没有解决,是日光之下并无新事的新证明”。
    K闭眼思考了一下说:“ 也许您说的没错,可是在我看来,在一定程度上保留罪犯作恶的权利只会让您自己受到伤害。毕竟‘作恶’会给人带来实质上的身体伤害与心理影响,可能挥向大众
    的屠刀,您一辈子难以遇上,但,如果扩大到您的家人、亲戚、朋友上,相应的人数会扩大到十位甚至更多,何况他们也有所爱的人呢?您要记得,西西弗斯徒劳无用的推着巨石,不断回到原点,‘恶’蚁聚人身。导致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凯鲁亚克疏远了同伴的关系,结果是47岁时憔悴而死。或许我们面对前车之鉴,不能吸取经验,最后步其后尘。可我们毫不遮饰的,永远驻扎在我们心中的除了爱别无其它。我从您的话语中,觉得您是一位在为犯人做辩护的律师。这时,我脑海中又浮现起了这样一副画面:年老猥琐而又不失威严的法官,社会式敲响铁锤后全体起立时,被告站在铁栏杆内惶恐不安战战兢兢的样子被您收在眼里,您心中油然生出了想要保护他的荣誉感,这一场面与升国旗时伸手放在胸前的你对国旗的敬畏和崇拜感并无二致,也有可能是针对国旗的立法让您不得不如此激昂。可是,法官并不会执着于犯人所犯下的“恶”的内容,他们会死抓着“恶”表面,急促又不耐烦的说:‘看,这是某某章第几条。我们只是执行者,一切都得照章,想要改变唯有靠自己的脚和手攀至山峰上’。没错,登山的路看似不平坦,时刻都会出现峭壁,但至少不是光滑又无从下手的玻璃。可他们说的话并未曾向您全部吐露出来,论起重要性,他们那未言之隐才是最重要的,这个秘密我只和您说,您想知道吗”?L点了点头,站起耸了耸肩膀的同时,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对着K笑了笑,迅疾坐下的他说:“ 嗯,我倒是很想了解你所说的那些法官们的秘密,这也是我不想徒劳又无益的将时间浪费在漫长的主路上,另觅捷径的原因”。K也顺手拿出了手机看了下,说:“哈哈,捷径也许便在那间饭店内” 说罢用手指了指飞驰着汽车的马路对面。L会意的朝着阴暗的天空喊出:“我们不能阻止咕咕直叫的胃了”。
    他们并肩同行走入地下通道,不知道的某种原因,墙壁上的灯熄灭掉了。L与K不约而同抽出手机打开了灯,像极了开辟荒野的探险家……

    什么是“恶”?杀人诛心!这一切才能和谐统一,它会蜕化成单纯的“善”。

    人情
    在市内最长的地下通道缓缓而行,奇异的事出现了。L疑惑不解的问道:“这里面让我有无地自容之感,我们身旁竟无一人打开灯帮助他人带来光亮。”K环顾了四周,在原地转了一圈的同时瞟了一眼路过的一位!姑娘!的手机后,发现她正笑着用苹果手机浏览一篇:某某小法官,擢升为大法官后乐极生悲,吐血身亡。其同僚称,死后面带笑容的某某小法官(或称为某某大法官)平时恪尽职守。评论区的一位名为‘升棺发财’的网友评论:赠xxx,加xxx,谥xxx,追xxx,抚xxx,入xxx书,刻其铜像,昭其xxx……”那条评论成为了点赞数最高的,并且一直在增长。

    无题
    逃离地下通道后,K的脸涌现了无奈状。“女孩们永远是你的拥趸与忠诚的卫士,尽管她们暂时很迷茫,却在苦苦等待你召唤呢,L。”K说后拍了拍L并不厚实的肩膀。

    无题

    L回到冷冰冰的家中后,排了一卦。卦象爻辞是:
    九四 不克讼。复即命。渝安贞。吉。
    象曰:“复即命”,“渝安贞”,不失也。
    L看一眼立即明白了卦象与爻辞的含义,可是他整晚都没弄明白K说的“女孩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11 17:46
      女孩子”、“卫士”是何物。不过,饭后K说的“万座高山”、“那山更比这山高”他是了如指掌。L当然不会畏惧山之险峻。险峻的群山在他眼里,仅仅是成 “群”。

      无题

      L的父母总说他应该是个女孩纸,L常常在探望父母时为此烦恼。可他只不过是将代表男性的,黑色的那一面朝下摆放罢了。
      面对这样的烦恼,L在与人交流时,有意无意的透露出来。事实上,在父母葬礼中嚎啕大哭的L看来,还不如美美睡一觉。

      无眠的夜晚
      第二天早上,L在漱口时,自满意得的庆幸度过了寂静长夜。巨大的满足感,顺着柔软的牙刷,柔顺而又轻盈地抚触于洁白的牙齿上,恰如清风徐来,在齿龈间sici地旋留。
      入睡前,是L最焦虑的时候,灯钮开到关倏忽又短暂的一瞬间,并不代表往日烟尘被驱散。


      不可以忽视,任何东西。厌恶的,嫌弃的,憎恨的,嫉妒的,忌讳的……………………………………它们各有独自的美。

      女友
      L约见他女友时说:“你羞花闭月,弯弯柳叶眉间娇,桃花眼里不失媚。”
      见到女友前想: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不能亏待容,也愿意为知己死。我不为知己死时,自然也是她不为我容时。可她不为我容时,恶说她美,善说她丑。可在客观的角度看,‘丑美善恶'永远不能被定性。钟楼怪人卡西莫多是一定会反驳的。人们虽不支持它,也不反对它,足矣。
      一封信?
      恩,我在,L并不知道我。他是孤立无援的吗?我在背后默默的支持TA呢!所以悲伤是暂时的。他很聪明,断断续续接收到了我缓慢又隐晦的信息。他机敏地将之记录在纸上、电脑内、脑海中,未曾自大狂妄。他傲视特务,间谍组成的邪恶同盟——因为所有同路(道)中人“以此成军”了。
      总司令的来信

      魔山 ? !法官
      法官的家在城市边缘的山腰中,被一片树林遮挡,四周的沼泽,吞噬一切无用的挣扎。那里傲然挺立着一座高过市中心所有高楼大厦的城堡。山前,唯一一条进出的路已断断续续破碎不堪。路上飞扬的尘土吞噬了山顶仅有的灯塔,发出的微弱的光。
      山前河流急速向东咆哮而去,阶梯式的落差,使着水珠重重地打在
      v 待续 v
      ……………………………………………





      尊重每个人,千万不要在他们进监狱后,贿赂法官,使之永远不能作恶,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千万不要。我给你们描述这样一副画面:一个漫天飞尘的下午,空空荡荡的街头,废纸在天空飘着,司机手如招财猫样搭在方向盘上 ,身体其他部分则瘫软在方向盘下。牵着狗的路人,苦瓜似的脸,望着天空,却毫无犹豫地救一脚踢向勾引他狗的狗。趴在我路边的瘾君子,左手死死地抠着水泥地,右手在裤袋中搜寻那带来梦幻的LSD,他嘶哑的喉咙及喘不过气的嘴,哼 哼 呃 呃的发出悲戚的哀求。与之相反, “法官”们,狂喜的形态里,仿佛在嘲笑那些愤怒、无奈、痛苦,的“人”。
      所忧虑的,只有判决后,一切如常,无事发生的状态。覆盖住了审判前、审判时、审判后,劳苦奔波的意义。那真是徒劳的挣扎,永夜的空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4-11 17:47
        周而复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4-12 20:45
          似乎操之过急了,摆脱不了肤浅


          回复
          8楼2019-05-03 15:53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