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穗吧 关注:2,943贴子:29,966

回复:玉穗天长地久,孔龙cp同人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更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1楼2019-04-22 12:39
    28.
      「穗禾杀水神风神的过程,现在使用“简述”」:
      穗禾在接受润玉的建议,回去翼渺洲之前,偷偷去了毗娑牢狱接收了荼姚的修为和琉璃净火,荼姚之前在紫云方宫中,与洛霖交手,发现他已经失去了半身修为,她告诉了穗禾。
      荼姚叮嘱穗禾除掉水神洛霖和锦觅,让润玉失去水族这个靠山,穗禾犹豫了因为风险很大,她想先回到翼渺洲杀死隐雀这个肉中刺。但因为鸟族闹灾荒,她暂时搁置了谋杀计划,忙着解决鸟族事务。因为润玉的策划,隐雀得到族长的实权,她更没有机会杀死隐雀了。为了保护旭凤荼姚,她想阻止润玉夺嫡,计划铲除润玉背后的势力,于是对水神动了杀机(本文中她没有去璇玑宫杀润玉,因为这个情节太蠢了,润玉反杀他们的可能性不小)。
      在这个时间段,白禾历劫(他在人间历了十世,功德圆满)回到了天界,做回十二生肖中的马神(上神级别)。
      穗禾去了地宫用尸解天蚕的母虫,劝诱奇鸢(暮辞)给他造灭灵箭。晚上,在水神洛霖准备去天界找太微退婚的时候,穗禾化身成太微的模样用普通火系法术打伤洛霖准备用灭灵箭刺死他,奇鸢良心发现,回来阻止穗禾。齐鸣出现帮穗禾打跑了奇鸢,但是风神临秀出现为救洛霖,用疾风掌打伤了穗禾,穗禾口吐鲜血(耳朵没有受伤),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穗禾怕计划败露,情急之下使出琉璃净火把风神一块杀了以灭口,风神水神不敌琉璃净火一块领便当,穗禾杀人之后双手颤抖,汗流浃背,跌倒在地上,齐鸣将其搀扶。齐鸣听到有人来了,帮穗禾遮挡了脸,自己幻化成旭凤的模样,重伤了路过的的仙侍,带着穗禾逃跑,仙侍吊着一口气告诉锦觅“火”字后便魂飞魄散。
      与此同时,刚刚被解禁的旭凤因为思母走到紫云方宫附近,发现有黑衣人想潜入紫云方宫拿东西,与黑衣人打了起来。黑衣人用「疾风掌」打伤了他逃跑。太微知道水神风神被杀,又发现旭凤受了疾风掌的伤,用荼姚的性命劝说旭凤隐瞒自己的伤,旭凤答应了。
    补充:疾风掌是「历代风神才能学的独门法术」,与琉璃净火同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3楼2019-04-22 13:28
        29.
        「锦觅大婚捅旭凤的过程简述」: 
        锦觅无意中得知旭凤受过疾风掌的伤,又见到魇兽的所谓蓝色所见梦(润玉用法术篡改的),她认为太微有意包庇旭凤,在大婚前几天赠青丝给旭凤。
        而穗禾见到了白禾不认识他,令白禾感到诧异。穗禾因白禾之故突然想去凡间的淮梧重拾记忆,雀灵出卖她的行踪,隐雀与水族的一个反派苍云达成交易,苍云偷偷去了淮梧用灭日冰棱打伤穗禾,白禾及时出现救了穗禾,提醒她在锦觅大婚之日,不要暴露自己的琉璃净火,不然她自身难保,保护不了旭凤。
        锦觅润玉大婚当天,太微中了不明人士下的毒(同时也中了润玉下的煞气香灰),旭凤以为是润玉下的毒,使出琉璃净火逼润玉交出解药,锦觅被琉璃净火刺激捅了旭凤。太微自知必死无疑,见旭凤被捅,决定孤注一掷,在元神消散前先自毁元神救回旭凤一魄。穗禾在望川河的另一案虞渊藏起旭凤的一魄。
        补充:关于魇兽在本文的设定,是一开始单纯以梦为食,吐出的梦珠是半透明,不会用颜色分类所思和所见,魇兽成年后但是体型并没有变化,它才能吐出有颜色的梦珠。在润玉经历丧母之痛 三万道雷刑后,魇兽的能力开始进化,能吐出有颜色的梦珠,刚开始不过消化不太好,有时吃掉的三个梦会糅合在一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4楼2019-04-22 13:33
        白禾是男二?齐鸣又是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5楼2019-04-22 15:31
          第六章和第十章有交代齐鸣和白禾,是我原创的。那个字的大小可以调的。说的我都想删帖,重新发了,可是好麻烦,里面的评论不舍的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7楼2019-04-22 16:50
              ps:吐槽穗禾杀水神风神的过程,实在太水了,随便发个一招就把水神风神轰倒了。斗姆元君看了都得一脸黑线:我徒弟这么不济的吗?
              风神就算修为不及水神 花神,她好歹也是个上神啊,战斗力怎么可以这么水?穗禾打水神风神,和润玉打天后那个场景做对比,简直惨不忍睹。润玉多有气势,穗禾看着好虚。还有大婚那天,轻轻松松杀死水神风神的穗禾,被润玉轻轻松松给打趴了。女配不配有光环是吗……
              剧版好多武力值的表现,都有点矛盾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8楼2019-04-22 17:47
              别删大大你不要冲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9楼2019-04-22 18:52
                在这个剧里女配连名字不配拥有,我家穗禾呜呜呜呜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2楼2019-04-22 20:53
                  不会吧,我的更新又被吞了吗?我又得重发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4楼2019-04-22 21:01
                    无语=_=了,我的血汗字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5楼2019-04-22 21:02
                      度娘为什么又吞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7楼2019-04-22 21:18
                        好烦啊,贴吧发不了拼图,图片和内容都不太同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0楼2019-04-22 21:26
                          我刚看完,复点进来没有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2楼2019-04-22 21:33
                            度娘搞的我更文顺序都乱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4楼2019-04-22 21:45
                              真是吐血了发文的同时,不能贴图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6楼2019-04-22 21:48
                                再次吐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9楼2019-04-22 21:52
                                    我现在改变叙事方式,写成类似剧本的叙事方式。如果读者不适应可以提出来,我可以恢复之前的模式写。
                                    30.1
                                    「故事跳到旭凤被杀,锦觅昏迷了半年中还没醒,隐却得雀灵的汇报,禀告给润玉:穗禾有可能在飞鸾宫藏起了旭凤的一魄」
                                    
                                    穗禾:“旭凤,就算上天入地踏遍六界我也会想办法救活你的。” 她摸着旭凤假人偶的脸流泪喃喃自语道。
                                    她听到外面的声响颦眉:“来者何人?!”
                                    隐雀带着一干手下欲闯进去,齐鸣伸手阻拦:“未经公主允许,任何人都不能擅闯。”
                                    穗禾:“雀灵怎么回事?”
                                    雀灵:“属下无能,族长(隐雀)……非要闯进来,齐鸣快拦不住了。” 穗禾羞愤之下打了雀灵一巴掌,她还没整理好旭凤假人偶的衣裳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0楼2019-04-22 21:52
                                    30.2
                                      穗禾见到润玉走进来,垂眸颔首:“天帝陛下……”
                                      润玉:“穗禾公主还认我这个天帝吗?”
                                      穗禾:“陛下大权在握,穗禾认与不认。对陛下来说又有何分别?”
                                      润玉:“穗禾公主倒是秉性未改,输人不输阵。”穗禾眼波流转。“也罢,若是连你也变得趋炎附势起来,本座倒要不习惯了。”
                                      穗禾:“陛下谬赞了。”穗禾抬眸“不知陛下今日亲临所为何事?”
                                      隐雀:“查查你是否阳奉阴违,行叛逆之事。”甩手示意后面的两个小兵进入穗禾的寝房搜。
                                      穗禾慌道:“谁人诬指,蒙蔽天帝圣听?”
                                      润玉:“是非黑白,一查便知。”穗禾紧张的转头看向后面。
                                      小兵从寝房出来拱手汇报:“陛下,正在此处。”润玉看了穗禾一眼,准备进去。
                                      穗禾伸手拦住:“陛下。”隐雀出手弹开她的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3楼2019-04-22 21:58
                                      3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7楼2019-04-22 22:12
                                        吞楼吞到想弃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8楼2019-04-22 22:28
                                          这个剧本叙事不错,但是我觉得只有对话的话是否太单薄了点呢,人物之间的性格和更多的东西要通过环境,神态,心理……去勾勒出来。我其实排版只要有段落空格,就不影响阅读了的。小小建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1楼2019-04-23 00:51
                                            今天度娘又吞我的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3楼2019-04-23 10:00
                                              求助,有没有避免吞楼的好方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4楼2019-04-23 10:01
                                                3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6楼2019-04-23 12:31
                                                    30.3
                                                    润玉隐雀进去见到正躺着的“旭凤”
                                                    隐雀:“先前只当你娇纵任性,不配做一族之首。如今看来,窝藏重犯,图谋不轨。鸟族也容不得你了。”
                                                    穗禾:“陛下……陛下,你听我解释。”润玉探了探“旭凤”的气息灵力,回头看向隐雀,授意他去杀旭凤。隐雀会意上前露出狠辣的眼神,穗禾见状假意伸手阻止被推开,打斗中她的耳饰被打掉,露出了水系凌波掌的疤痕。润玉走到穗禾身前,不让她靠近“旭凤”,注意到了疤痕。隐雀右手成抓型,伸向“旭凤”的心脏。
                                                    穗禾:“不要!”隐雀插入他的心脏。“不要!”
                                                    (“旭凤”睁眼痛呼,旋即身体化作一缕黑烟,隐雀手中抓的是乌鸦。)
                                                    润玉:“假的。”回过身看向穗禾“旭凤究竟在哪儿?”
                                                    穗禾:“当日二殿下灰飞烟灭,乃是有目共睹……”她顿了顿“穗禾纵然有心,也无力回天。”她垂下眼眸避开润玉的目光,露出生无可恋的神色“不过借一只飞鸟,将他化作二殿下之身,以寄托哀思。”她加重语气“若陛下连这幻影也容不得的话,不如将我直接打个元神俱灭算了。”说着冷冷看向润玉“若此事传出去,怕不知道丢的是谁的颜面。”
                                                    隐雀捋着胡须:“不该存的心思,公主还是早早放弃的好。”
                                                    润玉见套不出穗禾的话,抬起下巴望了穗禾一眼便说了一句:“走!”败兴而归。当润玉走到穗禾身后以后,还不忘仔细看穗禾耳朵上的伤痕一眼,然后带着隐雀和鸟族兵甲,离开了飞鸾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8楼2019-04-23 12:40
                                                      30.4「简述」:
                                                      润玉安坐在七政殿,依回忆仔细描摹当天在穗禾身上看到的疤痕,他反复确认,这到底是什么术法留下的伤痕,当他描摹出来是凌波掌的掌纹,便开始思索起来:
                                                      (1)穗禾只在翼渺洲和天界往来,水族中能使用的寥寥无几,且穗禾和下界水族没有交集,天界与其有交集且会使用凌波掌的只有水神一人。
                                                      (2)他想起三年前被隐雀收买的雀灵提供的一个线索,穗禾受过伤派她去找益莲草做药引,益莲草通经络,理气,而旭凤治疾风掌的伤便用过益莲草。
                                                      (3)从雀灵的描述来看,当年穗禾伤的不轻,她却隐瞒了此事,能打伤她的人也不多。
                                                      (4)半年前穗禾欲杀锦觅,他与她交手,发现她的灵力修为不在旭凤之下。旭凤死后,润玉把荼姚软禁在临渊台,发现荼姚的灵力所剩无几。
                                                      (5)穗禾有杀人的动机,那时润玉刚设计了她,架空了她的权力。她爱旭凤,必会铲除一切对旭凤不利的势力,比如他,比如水神。
                                                      种种迹象表明,穗禾就是杀害水神风神的真凶。可润玉不想这么快让穗禾绳之以法,他要利用穗禾找出旭凤的一魄,找到一魄摧毁旭凤能重生的唯一机会,到那时他再对穗禾动手,为水神风神报仇。
                                                      穗禾经过隐雀大闹飞鸾宫后,确认了雀灵就是出卖她的人,而齐鸣则对她一直忠心耿耿。穗禾欲除掉雀灵,但隐雀却先等不及谋杀了乐罗长老急于嫁祸给穗禾,欲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在蒙恬 知鹤两位长老的帮助下,穗禾和齐鸣逃到忘川,在虞渊 魔界来回躲藏。润玉知道隐雀铲除异己后,怒斥隐雀误事。
                                                      半年后,锦觅醒来,终日以泪洗面。锦觅开始和月下仙人追查当年的真相,令润玉惶恐不安。
                                                      ps:润玉发现穗禾耳朵上的伤其实是她在人间淮梧被苍云所出的水系凌波掌打伤的,他不知道穗禾下界过,误以为是水神洛霖打伤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0楼2019-04-23 13:33
                                                      开始进入邝露视角,来叙述故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1楼2019-04-23 13:34
                                                          31.邝露
                                                        有一夜我因失眠拿起披风出去散心,发现锦觅仙上和月下仙人潜入批香殿,我心中生起不好的预感,立即回到璇玑宫报告给天帝陛下。当时天帝陛下还在看奏折,他几乎每天都宵衣旰食,让我非常心疼。我匆匆走进璇玑宫“陛下。”陛下头也不抬的继续看奏折“何事惊慌?”“今夜,我看到水神仙上神色有几分异常,于是我便悄悄跟了过去,结果发现水神仙上和月下仙人他们两个人偷偷潜入了批香殿。”他听了我的报告后,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但是他抬头看着我,眼神中的凌厉消失了,只说“无碍,我自会处理好,现在更深露重,你回去休息吧。”他叫我退下回府休息,我只得称是。
                                                        我惴惴不安的走出璇玑宫关好门,但并没有回府,我拿出了父亲送我的灵石使了隐身术藏在石柱下,这样一来,灵力强大的陛下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发现我。过了一会我看到了一个面如中秋之月,一身月白色衣裳的人进入了璇玑宫,不是白禾还是谁?他是陛下最近封的夜神,灵力强大,为人处事有点像老油条,但年纪不比陛下大多少。我偷听了他们的壁角,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是总觉得不安,怕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这件事务必办妥,批香殿主事绝不能留了”我听到陛下这样说,吃惊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是,陛下,白禾会完成任务”“你退下吧,是”。
                                                        我借用灵石的灵力火速飞到批香殿,找到了批香殿主事陌尘,陌尘看到我“上元仙子,你怎么来了?”没时间了,我一把拉住他的手往外走“陌尘,你现在跟我走,现在来不及和你解释了,不然你会没命的。”我使用隐身术将我二人隐身飞到太巳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3楼2019-04-23 13:39
                                                            31续:
                                                            “多谢上元仙子救命之恩,我发誓绝不会将噬梦卷宗的事情透露给任何人,也不会背叛天帝,如有违誓,就让天雷劈我,元神俱灭!”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你留下青丝一缕,精血一滴。我会用法术化成你的尸体,助你逃脱夜神的追杀,你逃到冥界,他就奈何不了你了。”陌尘点了点头“上元仙子,我还有一事相求,只是……”我知道他是放不下小月“你有什么快说吧,是不是为了小月”陌尘神色带着忧虑“我这次不告而别,怕小月伤心,也怕她担心我去冥界,劳烦上元仙子帮我把玉镯转交给她,如果她不愿意去冥界找我,她可以毁掉玉镯,另嫁他人。若愿意跟着我在冥界,叫她带着玉镯来找我。”
                                                            我看到陌尘取出的白玉手镯叹了口气“好,我答应你”收下了玉镯,他取下自己的青丝和一滴精血给我,我用法术幻化出一个人偶,把青丝和精血附在人偶上。“大恩不言谢,上元仙子,就此别过。”陌尘向我行礼,我点了点头。他化成一缕青烟向冥界的方向飞去。小月是省经阁的侍女,与批香殿主事陌尘两情相悦,我与小月交好,故知道她和陌尘的往来。
                                                            我又立马往批香殿的方向飞去,待我走进了批香殿,看到夜神白禾在仿造陌尘的字迹写遗书。他转过头看我一眼,“上元仙子果真七窍玲珑心,当我赶到批香殿的时候,陌尘就不见踪影跑的这般快,到时候陛下知道了这后果上元仙子承担的起吗?”我坦然一笑“夜神仙上不会揭发,如果陛下知道你没有完成他给你的任务,你这个夜神就当不了多久了。否则你怎么还在这悠哉地写字,就是等着我来吧”白禾把笔搁在笔山上,他已经写完了陌尘的遗书。“冰雪聪明的上元仙子,行事一向瞻前顾后,对陛下一往情深,不可能做对陛下不利的事,一定留有后手。”
                                                            白禾也是极其聪敏的人,做事运筹帷幄,心思也看的通透,所以陛下对他如此重用,晋封他为夜神。我走到白禾面前,给他行礼“多谢夜神仙上的成全,今夜批香殿主事是自杀,陛下和此事无关。”白禾得意地笑了“遗书我已经写好了,你快把后手亮出来给我看看”我从袖子里掏出人偶给他看,他脸上露出诧异,不过很乱转瞬即逝“你是打算用以李代桃之术吧,而且还钻研了很久。”我不置一词,用灵力往人偶身上注射,很快人偶化成陌尘的模样,白禾帮我给假陌尘伪造自杀的痕迹。
                                                            事后我和白禾各自往自己的府邸方向走去,我走着走着,感觉有人在跟着我,“何人鬼鬼祟祟,赶快现身”一抹青色身影闪过,“上元仙子对天帝陛下可真是用心良苦。”待我看清来人后“彦佑仙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4楼2019-04-23 13:42
                                                            ps:剧版批香殿那件事,我觉得编剧处理的太蹩脚了,给润玉邝露强加黑点。我认为邝露本性是善良的,不会去杀无辜的人。幸好导演没有拍他被杀的过程,且有可能没有死,因为尸体没有用特效搞风化消失,导演可能也不忍心拍,so没用特效。
                                                            还有我认为润玉,他不会对善良的邝露说出批香殿主事不能留之类的话,他要杀人也应该派其他人来做,比如隐雀 太巳,他是不忍心这样利用邝露的爱为他化成杀人的利刃。
                                                            若是如此,那润玉和太微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太微利用荼姚为他干尽脏活,替他顶污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7楼2019-04-23 1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