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穗吧 关注:2,951贴子:30,046

回复:玉穗天长地久,孔龙cp同人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十二章续
  润玉沉默了一会道:“按龙鱼族族规,守孝要穿生麻丧服。”“想必是天后娘娘心疼殿下,殿下身娇体贵,生麻布粗,殿下如何受得起呢?还是咱们天界的缌麻丧服更贴身一些。”仙娥说着举了举手中的缌麻丧服。那仙娥说话看似恭敬,实则冷嘲热讽、威胁满满。润玉挑眉,走上前摸了摸那件生麻丧服,眼眶发红,回想起天帝对他说的话“日后制衡天后和鸟族就靠你了”,他心思转动,收回了手,走向手捧缌麻丧服的仙娥,接过她手中的托盘。那仙娥低头嘴角维扬道:“小仙还要回去复命,告辞。”两位仙娥缓缓退出大殿。润玉捏着托盘,双手青筋微凸,极力克制心中怒火,待仙娥离去,他愤然将托盘扔了出去,丧服散在地上。
  “刚一走,你便扔的这么快,要是她们耳朵好倒回去,看此场景报告给天后可怎么办?”彦佑带着鲤儿走到正殿,他见润玉心情不愉,强自忍下自己的难过,露出往昔的笑脸模样安慰他:“孝存于心,干娘泉下有知,大殿你顶着天帝天后重重压力,还坚持为她守孝服丧,已经很不容易了。相信她一定能含笑九泉的。”
  但润玉没有被安抚,洞庭湖一行,他生母身死离去,所爱在凡间与弟弟牵扯不清,心中之愤懑实在难以抒发。他背对着彦佑开口道“这远远不够。一口气上不来,往何处安身。”彦佑望着润玉的背影“那大殿不如放下一切,跟着我和鲤儿,一起远走高飞,可好?”彦佑对润玉的感受并不能感同身受。他虽也悲痛于干娘身死,可他素来习惯了接受这些令人难受之事,他希望润玉能和他一样放下过往的恩怨,好好生活。他颦眉看着润玉,便如同往昔在洞庭湖底看着干娘:他们一样满身仇恨,心中只有复仇。他十分害怕,他怕润玉亦步入簌离的后尘,他不想再经历同样的事情。天帝天后权势滔天,润玉孤苦伶仃,除了邝露魇兽,连朋友都没有一个,有何力量复仇?倘若复仇失败,步干娘的后程,何其冤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9-04-12 13:37
    我弱弱的问一下,剧里的魇兽是不是只有在人睡觉的时候才会吃那个人的梦,清醒的时候它吃不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9-04-12 17:10
      我想起了剧里有一个没什么人提起的bug,验心石,魔界结婚不搞政治联姻,真爱至上,要是魔尊没有喜欢的人,就不能结婚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9-04-12 19:49
          第十三章
          润玉转头望着被他扔到地上的丧服,一言不发:这一局棋,是我输了,可想我继续乖乖地做一颗听话的棋子,任你们摆布,我会让你们后悔的。他那凌厉的眼神让彦佑鲤儿看着心里都有些发麻,悄悄退回到了偏殿。
          紫云方宫里,阴乐奉承天后“娘娘真是高明,一件孝服,便可看出夜神是做何选择,到底是追随天界还是执念于龙鱼族,看来大殿下也是个聪明人,不敢有异心,很识时务。”荼姚得意忘形道“你不要把他想的太简单了,他不只是聪明。当初小小年纪,他就舍得下狠手,把自己的龙鳞刮下。我给他的浮梦丹他也敢吃下去,也不怕是毒药。簌离死时,一副与本座同归于尽的气势,若不是水神赶到,哼,本座怕是……”荼姚用力把手拍在桌子上,至今仍觉得羞愤,她使出的琉璃净火竟对他无效,还被他的灭日冰棱打的无力还手,节节败退,狼狈不堪。荼姚优雅的接过阴乐递过来的茶轻啜一口,缓缓道“但是润玉毕竟是天帝的儿子,我也不好做的太过分。本座雪耻,十年不晚”阴乐点头称是。门外的仙娥过来通报“娘娘,穗禾公主求见。”荼姚放下茶杯没好气道“呵,她终于肯舍得回来了,要是再不回来,天界都要忘了她这个人了……”阴乐观荼姚的脸色,对下面的仙娥轻启朱唇“你叫穗禾公主进来吧”仙娥点头称是便退下。
          天后对自己儿子的眼光非常不满,那锦觅是她生平最恨之人梓芬的女儿,她初见锦觅就觉得与蛮荒小妖无异,不懂规矩,不通情礼,日日闯祸,也不知道旭凤看上了她什么?(天后已经翻起了白眼)穗禾,长相其实并不输给锦觅,论能力更是强得多,鸟族管理的井井有条。穗禾只是因为跟着自己,手段狠辣些,风评就差了些。她这个天后为了太微背了许多恶名,但太微却还惦念着初恋情人让她深恶痛绝。“哼,如果不是我叫阴乐去地府扣着南平侯的魂魄不让他投胎,你还不会这么快回天界。”荼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跪在地上的穗禾。“姨母,穗禾求你,我已经阻止南平侯篡位了,他要是再不投胎,便只能做孤魂野鬼四处流浪了。我求求你。”穗禾俯下身子向荼姚磕头。此举反而更加激怒了荼姚,她伸出颤动的手指指着穗禾“你竟然为了区区一个凡人向我磕头?你是什么身份你忘了吗?你早就不是那个在凡间天真的穗禾郡主了!”阴乐及时弓腰抚下天后的背,让她顺顺气“娘娘,公主只是一时糊涂。您顺顺气”说着她把刚倒好的茶端给天后。天后喘口气,接过茶喝了几口便叫阴乐拿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9-04-12 22:35
          第十三章续
            穗禾抬头仰望天后,眼神楚楚可怜“穗禾知错,过会儿我会去栖梧宫探望表哥,我一定尽心管理好鸟族,全力支持表哥早日继承大统。”言罢,穗禾再次俯身行礼,紧张的看着荼姚下身的裙摆。荼姚的神色有所缓和“你起来吧,本座就原谅你这次,你下次可不能再犯了。阴乐,你去地府把人放了,让他投胎转生去吧。”阴乐弓腰低头称是,便立即化作流光飞遁而去。“穗禾,谢过姨母!”穗禾头变得更低,然后这才抬头起身。“嗯,你过来,我有事情交代予你。”穗禾径自走到荼姚身边。荼姚马上变出一个大礼盒,“栖梧宫那儿你不用去了。明日是丹朱的寿宴,他最喜红色,你以我的名义,把红羽彩衣送给他,你得讨他的喜欢,让丹朱用红线撮合你和旭凤”穗禾听着荼姚的话,虽然很不情愿,但为了爹爹,为了族长之位,不得不点头答应“穗禾遵命。”第二日她带上荼姚准备的贺礼,准备了一盒点心去了姻缘府。“月下仙人,从来都不喜欢我,一直觉得嫌我心机深重,对他的侄儿另有所图。他才不会给我们牵红线……”穗禾在路上自言自语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9-04-12 23:34
            第十四章
              姻缘府邸,月下仙人正躺在木箱子里,身上铺了一堆的书册,手里捧着一本画册看的目不转睛,傻呵呵笑。邝露奉了润玉的命令替他给月下仙人贺寿,来到了姻缘府。她手捧一个小盒子刚从姻缘府门外走进来,就不见月下仙人的踪影,她四出张望:“仙上?仙上!”月下仙人听到有人叫他,回过神来从木箱中跳出来:“小锦觅?!哎呀,你可想死老夫了……”说着他跑过来抱着邝露的肩膀,邝露哭笑不得“仙上,你又认错了,我是太巳府的邝露,大殿下的仙侍。”月下仙人睁大眼睛,旋即又眯起了眼,挠头笑道“原来是小露珠啊”说完一脸宠溺,伸手摸了摸邝露的头“小露珠乖。”邝露害羞的低头笑了一下,抬头看到月下仙人的脸,纳闷道:“仙上……你怎么流鼻血了?”月下仙人伸手摸了一把鼻子,将血痕擦去,眉眼弯弯的看着邝露:“这个啊,上火啊。”说着神情激动的拉了邝露进去,跑到木箱前,“凤娃啊,给老夫送来一箱子的天香话本,趁着这个新鲜热乎劲儿,”月下仙人拍拍箱子,“我们一块好好研究研究。”邝露看了一眼箱子,用袖子掩口笑“不是,我来是有别的事的。”月下仙人愣了愣看向邝露,邝露将手里的盒子递给月下仙人,“我家殿下正在守孝,不便出门,特来命我向仙上贺寿,恭祝仙上红颜永驻。”月下仙人可算听了两句满意的祝词,开心的拍了拍邝露的肩膀:“小露珠真伶俐,乖”说完打开手里的盒子,里面装的是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月下仙人拿在手里喜不自胜,“亮了!亮了!有了这东西,老夫夜里也能看凤娃送的话本子了。”“仙上喜欢就好,”邝露又低头轻笑,月下仙人收了夜明珠皱眉感叹“润玉这苦命的娃啊,代我好好谢谢他,也好好安慰安慰他。”邝露听月下仙人提起润玉的事情,收起笑意点头:“我一定会转告给殿下,多谢仙上。
              “唉……”月下仙人摇摇头,眼睛一亮地看向邝露,“润玉来不了我的寿宴,小露珠你可以来啊,我们一起喝酒耍闹。”邝露露出为难的神色:“邝露仙阶低微,恐怕不合适吧?” “凤娃和龙娃都不能来,我这姻缘府得多冷清。哎,这个水神届时会带小锦觅一起来,你让你爹把你也带上,不就好了。”月下仙人摆摆手,“人多才热闹,可一定要来啊。” “那邝露就却之不恭了”邝露拱拱手告辞离去,“去吧去吧,老夫等着太巳带你来。”月下仙人挥手送邝露,拿起珠子把玩一会儿收了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9-04-12 23:48
              我只是逛了逛,你又更新了,不错不错,大有前途( ˘•ω•˘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9-04-12 23:53
                我又想起了一个bug,天后给润玉吃的浮梦丹药效不太好啊,润玉连亲妈都忘记了,没有儿时的记忆,但还记得有人不喜欢自己的真身,记得自己想做鱼。。。这是强行让润玉喜欢锦觅吹的彩虹屁的节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9-04-13 00:12
                    第十四章续
                    到了晌午时分,水神、风神带着锦觅前来姻缘府赴宴。院内的仙侍见了三人高声道:“水神,风神,锦觅仙上到。”月下仙人听闻乐呵呵地出门迎人,水神、风神与月下仙人寒暄,锦觅拉着月下仙人的手跑到一旁,水神失笑摇头,同刚到的太巳仙人聊起天来。锦觅得意地向丹朱挑挑眉:“狐狸仙,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好玩意儿啊?”“什么?什么?”月下仙人追问,锦觅从袖口掏出放大镜在他眼前比划,“铛铛铛!人间的玩意儿,试试。”月下仙人从锦觅手中接过放大镜举在眼前,欣喜若狂:“清楚了!清楚了!老夫眼前现在是光明一片啊!”锦觅笑着看向丹朱“喜欢吗?”月下仙人举着放大镜看锦觅,“喜欢啊,老夫有了这个玩意儿,一天能看完一百个话本。”“小锦觅,原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漂亮啊。”“那当然。”锦觅乐滋滋地摸了摸自己的一缕头发。“穗禾公主到,缘机仙子到。”院中仙侍唱和,月下仙人嘿嘿一笑走了出去。“仙上,我是来代天后……”穗禾手捧一尊盒子走了进来,月下仙人一见到她笑脸全无,拍了拍穗禾打断她的话对她说,“好,乖,坐。”而后丹朱兴冲冲的朝外面走去,把穗禾丢在后面“缘机,缘机。”穗禾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你不想见到我,我也不想见到你,两看两生厌,可又有什么法子能不见呢……穗禾一个人走了进去,待走进宴厅,里面的画面更扎心:邝露正手持一块果脯喂食太巳仙人,太巳仙人乐呵呵地吃下女儿递到嘴边的果脯,“你吃,你吃,爹爹不吃了。”锦觅见月下仙人去招呼客人,自己提了糕点吃了起来,水神瞧见,露出一脸无奈又温柔的神情,掏出自己的手帕给锦觅擦拭嘴边的渣子,锦觅甜甜地笑了“谢谢爹爹。”太巳仙人和水神都有女儿,两人看看自己的女儿又凑到一块去聊天了。穗禾一个人默默无言,自己寻了位置坐下。她想到南平侯在凡间也是这么对她,鼻子不禁一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9-04-13 11:40
                      第十五章
                      这时门外传来更响亮的声音传报“天帝陛下驾到!”,厅内穗禾与众人一起迎了上去,拱手行礼。“恭迎天帝”“恭迎天帝”“恭迎天帝”天帝伸手虚扶了众人,“大家不必拘礼,今日乃是月下仙人的寿宴,随意一些便好。”月下仙人看着天帝带笑道“王兄,你一向日理万机,今日怎么有雅兴驾临鄙处啊。”天帝佯怒“三弟,你这是怪我不请自来,还是怨我长久不来啊。”月下仙人转了转眼珠狡黠地笑了“哪里哪里,王兄驾临,蓬荜生辉啊。”天帝看看众人笑道:“好像都是自家人啊,人少了些,未免有些冷清。”
                      穗禾环视了厅内众人,确实少了些,不过这太巳仙人什么时候是天帝的自家人了???眼神不好还是故意为之?说来好笑,这厅内除了自己,竟然多多少少都与润玉有所粘连。月下仙人摇摇头努努嘴抱怨:“只怪三弟八字不好,做个寿宴啊,正好赶上大殿下守孝,二殿下面壁。”“哎,你这可是问我拿人来了?”天帝挑挑眉,月下仙人垂了垂眼装委屈,天帝叹言“他们两兄弟根本指望不上,还是咱们自己热闹热闹。”月下仙人听了开始咧嘴笑,天帝指着一旁的太巳仙人:“哎,刚好太巳仙人也在,平日里你的新奇辞令最是多样,不如今日就带着大家乐呵乐呵。”太巳仙人垂头拱手称是“好好好,陛下。刚好小神学到了凡间的一支小令,那就为陛下以及在座的诸位助助兴,助助兴啊。”太巳仙人向众人拱了拱手,众人点头入座。
                      天帝坐在正中间,月下仙人坐在右下,旁边挨着缘机仙子身后坐了穗禾公主。水神坐于左下,身后坐了风神,太巳仙人坐于水神旁侧,身后坐了他的独女邝露,邝露看着自己的爹爹露出期待的笑容。众人都看向太巳仙人,太巳仙人一手拿起了琉璃玉盘,一手拿筷子敲击,吟诵起了小令:“君不见徐卿二子生绝奇,感应吉梦相追随,孔子释氏亲抱送,并是天上麒麟儿。大儿九龄色清澈,秋水为神玉为骨,(邝露脸上的笑意更浓)小儿五岁气食牛,满堂宾客皆回头,(穗禾也不禁抿嘴一笑)吾知徐公百不忧,积善滚滚生诸侯,丈夫生儿犹如二雏者,名位岂肯卑微休。”吟罢,众人都鼓掌陈赞。这一番小令唱下来,既夸赞了润玉旭凤,又夸了天帝,天帝露出欣悦的神色。
                      缘机仙子轻轻嗤笑一下与丹朱传音入密:“马屁精” “小点声” “不是已经传音入密了吗?” “万一中途被人截和了怎么办?” 天帝发现他们偷偷说悄悄话,偏头看向丹朱“丹朱,你们在传什么?” 丹朱眼珠一转急中生智“啊,是击鼓传花,你们要玩吗?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9-04-13 11:41
                        第十五章续
                        天帝环视众人,除了丹朱尴尬的笑声,大家都默默无言。天帝感慨道“一转眼岁月忽已晚,吾辈都老去,如今后辈也一个个都长大了,还要结成儿女亲家,可惜花神无缘一睹这身后福,虽已仙逝,眷恋尤神。”水神闻言神色黯然。缘机起身双手交叠于腹前道“陛下情深义重,修德行善,荫蔽众生。(丹朱转头看着缘机)两位殿下龙章凤质,天日之表。实乃天帝之德,天界之福。”丹朱低声吐槽“你这马屁拍的比太巳还嘹亮。”缘机微微挑眉“我就是要把马屁先拍完,看他们还有什么可拍的?”丹朱不以为然地闪了闪睫毛。天帝转头看向水神、太巳仙人这边“还是水神,太巳仙人,积德修福,女儿贴心啊” 太巳闻言转头看向女儿“露儿,起来啊”。太巳仙人起身带着邝露走到中央向天帝拱手垂头行礼,邝露一脸懵逼地跟着一块行礼:爹爹要干什么?“小神德浅膝下只有这一个独女邝露。来,邝露,快拜见天帝陛下”邝露只好跪下来郑重行礼“小女拜见天帝陛下。” 太微伸手虚扶“快起来吧”邝露抬头起身站立。“果真如露珠一般,生的莹润澄澈,亭亭玉立啊……”邝露不好意思地低头浅浅一笑。“跟锦觅穗禾可是一般大?”太巳言说自己的女儿邝露已是芳龄,“小神斗胆想讨个恩典,我这女儿太过老实,生性温驯。还望天帝做主,日后给小女一门好的亲事。”太巳之言,在座的人神色各异(缘机:真没想到他还有这招,瞅准了陛下悯弱恤老,我也真甘拜下风。丹朱嗤笑一声:大殿下已经有婚约了,难不成太巳要凤娃做女婿?缘机:难道天界只有两位殿下两个好男儿?燎原君和破军不都是适龄男子吗?穗禾:太巳仙人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爹爹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天帝刚要开口,邝露急忙拱手行礼道:“陛下,我爹爹喝多了,请恕其殿前失仪之罪。”说着便扶着太巳回到座位上,太巳也佯装有了醉意“我没喝多”邝露拿起果脯塞到太巳张开的嘴“爹爹你多吃点”。穗禾看的只觉得刺眼:一个两个都有个神通广大的爹,个个父女情深。让她触景伤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9-04-13 11:43
                        穗禾思父名场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9-04-13 11:45
                          第十五章续
                          穗禾仰头喝下一杯冷酒,不慎打翻了杯盏,缘机和丹朱听到声响不约而同望向她。穗禾起身称说自己不胜酒力,先行告退。天帝点头应允了,她便步履匆忙地跑出了姻缘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9-04-13 11:56
                            ps:关于剧版的吐槽又来了,旭凤和锦觅的年纪,按故事线逻辑讲,很可能旭凤不比锦觅大,天帝勾引了无知少女骗炮生下润玉,始乱终弃,后来荼姚看到太微把梓芬绑到天界囚禁,召大臣来商议废她后位,然后她杀了怀孕中的花神,把润玉带回来巩固后位,在有旭凤的时候,天帝不可能脑子抽筋去废后的,所以旭凤只能是在花神死后 润玉被带回天界后 才出生的。小说剧版锦凤都是强行兄妹恋。
                            荼姚被关在毗娑牢狱,有禁制结界出不去,但是还可以渡修为,水神被杀,大家只怀疑荼姚和旭凤,却没有人去毗娑牢狱那里查荼姚有没有逃,没有怀疑荼姚把修为给别人,旭凤开头几集还可以探查认出神仙的气息灵力,后面却不知道穗禾身上有***灵力修为,穗禾杀人的犯案手段并不如何高明,但三年都查不出来,很无语=_=。
                            鎏英父女自己不做魔尊,对来自天界的旭凤蜜汁推崇其做魔尊,有恩也不是这么报吧。魔界的人也是emmm,让曾经为天界神仙杀过不少魔兵的旭凤穗禾,做他们的领导者,也不怕人家反水。剧版后面的鎏英简直胸无大志 恋爱脑冲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9-04-13 14:15
                              关于天帝天后能放任润玉养魇兽,大家能想出合理的解释吗?我特别想圆这个金手指bug......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9-04-13 18:05
                                a现在9票,b仍是3票。看来大家还是更期待灵魂互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9-04-13 20:28
                                  不知道为什么违规被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9-04-14 10:43
                                    我突然有个想法,玉穗互换灵魂后,在穗禾身体里的润玉又捡到一只魇兽,刚好和他原来养的性别不同,后来给穗禾养了。这样就不会有单身鹿电灯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9-04-14 11:58
                                      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9-04-14 14:39
                                          第十六章
                                          寿宴上,穗禾看着身旁的热闹喧哗,却倍感孤独,感觉自己与他们所处的世界格格不入,太巳父女情深动人的画面让她再也忍不下去了。她第一次如此失态,第一次这么落荒而逃过,众人虽惊异于一向优雅高贵的穗禾突然失态,但他们很快又继续喝酒聊天,把穗禾之前的扫兴忘得一干二净。穗禾特意寻了一条少有人走动的小径看看天界风景,一边看一边流泪:自凡间降生后,凡间生母因我难产而死,爹爹对我百般呵护,无论我做错了什么事,都舍不得打我一下,怕我受继母的委屈,爹爹为此一直没有续弦。爹爹你现在该投到好人家了吧,穗禾会为你求一个好命格,上一世我负了你,这一世我会护你一生平安。我会取得姨母的信任,坐稳族长之位,培植自己的势力,让姨母也无法随意收回我的族长之位,这样我就有力量光明正大地保护你……穗禾攥紧拳头用衣袖拭去眼泪,漫无目的走着,便走到了寂静无比的落星谭,此刻繁星明月就近在咫尺。穗禾抬眼看了看四周:也好,除了润玉和他的侍女邝露,几乎没有人会来这里,但这里是欣赏星星最好的地方。
                                          她走下虹桥,无意中看到了正在琪树下小憩的魇兽:这小鹿好像是夜神殿下的灵宠,在这儿打盹呢。她瞧着面前看起来可爱懵懂的小鹿,忍不住蹲下来伸手摸了摸它身上的绒毛,手感甚佳。小鹿被撸顺了毛,颇为惬意地发出了唔哦的声音,顺便吐出一个蓝色的梦珠。穗禾透过梦珠看到了凡间的景色,有市井小巷的灯火繁华,有山川河流的明丽壮美,比起天界顺眼的多,这梦大概是刚从凡人飞升而来的小仙做的。她不禁笑了起来:这小鹿真可爱,以梦为食,有趣的很。若是她能养一头这样的鹿,也许不会太寂寞。她摸着摸着突然想到了什么,笑容停止:这样的小鹿,天帝天后为何放任夜神殿下去养着?魇兽见抚摸停止,开始睁开了眼睛,看到穗禾突然发出惊讶的叫声,紧张的又吐出一颗蓝色梦珠,一下子起身蹦开,转头就往璇玑宫的方向跑。穗禾被魇兽撞倒在地上,“啊……”看到魇兽惊慌离去,她叹了口气,苦笑自嘲:“我在天界果真是不招人待见,除了姨母,谁也不想理睬我包括旭凤,如今连一只鹿都不想看到我”,她欲起身抬头却看到魇兽吐出的梦珠里的惊险战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9-04-14 22:15
                                          第十六章续
                                            梦珠里出现一个身着白衣的小孩子从湖底出来,望向站在岸边的红衣女子和彦佑,而站在他们前面的是天后和奇鸢。“彦佑……姨母?这是什么梦?”穗禾感到好奇。梦珠里的天后神色愤恨“太湖龙鱼死而不僵,我先前就有疑心。”她眯眼看着红衣女子,“你这妖姬诡计多端,今日我定要让你去见你的族人!”红衣女子露出比天后更加仇恨的神色“太微无道,辱我一生,荼姚你夺我子灭我族人,千年来我寝食难安,誓要倾覆你们的暴政,今日天帝不在,替天行道杀了天后,也可报为无辜的父兄和族人们了。”她抬手发出数枚冰凌朝天后飞去,天后躲过冰凌,接住其中一枚冰凌:“灭日冰凌?!原来你就是谋害我儿的幕后真凶。”说罢抬手向簌离挥去,两人亦是斗在一起。白衣小童见岸上的人打在一块,惊慌的逃了,沿着岸往芦苇荡里跑去似乎是想找谁求救。那小童跑着跑着,哭的泣不成声,与白衣人撞了个满怀,他抬头看到眼前的白衣人是润玉,润玉一脸担忧的问他:“鲤儿?发生什么事了?” “润玉……哥哥?”白衣小童打了个哭嗝,立即抱紧了润玉,哭喊道:“润玉哥哥,快!快去救娘亲!有人要杀娘亲?” “你说什么?”润玉惊怒交加,一把扯开白衣小童,看着他道:“是谁?在哪?” “我……我不认识,是个长的很好看……但是很凶的女人,在……在我们的湖边……” “你和邝露姐姐呆在这,我去看看。”润玉旋即快速飞往洞庭湖而去。
                                            洞庭湖边,天后和红衣女子都是一副恨不得将对方置之死地的模样。天后掌心化出一朵紫色的火莲,红衣女子与天后灵力相抵缠,明显弱势,润玉落地现身于红衣女子身前,替她抵挡住天后攻势,红衣女惊呼:“鲤儿!”天后看到来人,瞪了眼睛:“润玉?!”润玉看看天后,将天后攻势引与湖中,湖水纷纷炸开,天后见此放下了手,润玉受到自身法术的反噬捂着胸口跪倒在地,点点鲜血从口中咳出,红衣女子心疼惊慌地扶着润玉:“鲤儿,傻孩子,你不要命了?你这不是来送死吗?” “娘亲……”润玉直起身子,半跪着。(穗禾眨了眨眼睛:看来这红女子是夜神殿下的生母簌离不假了,我在凡间历劫期间,姨母似乎就是为簌离的事忙着,我才能在凡间多逗留一年。)“润玉!”天后打断了润玉的话,“你也要来跟我作对吗?” “母神”润玉用祈求卑微的眼神看向天后,“她是孩儿的生母,求母神看在父帝和孩儿的面上网开一面。”天后带着像是感叹又失望的表情看着润玉“你这孩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连你小时候的魄力都不如,你忘了?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润玉闻言僵在那里,润玉回过神,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震惊和后悔。
                                            “是孩儿的错!”他面带愧色看着簌离,“娘亲,是孩儿错了。”簌离哭着摇头,润玉痛哭继续道“娘,孩儿回来了,孩儿不会再走了,孩儿再也不离开娘了,孩儿……” “润玉,你可想好了?你现在是天帝之子”天后再次打断润玉,“难道要认贼做母吗?” “母神”润玉转身看向天后,双膝跪地爬走,慌慌张张爬向天后,停在不远处,“母神,孩儿知道,这么多年来您总在担心我与旭凤相争,其实孩儿从未生过此心,我与生母分别多年,我现在只想和她一起安静的生活,其余的我什么都不要,求母神网开一面。”天后怒声道“今日你若选她,你就不要再叫我母神,”润玉泣不成声,像捣蒜一般磕头,“母神!我求您了,我求您放过她吧。”簌离心疼看着润玉向天后磕头“母神,我求您了,我求您了。”簌离去拉拽润玉让他不要拜,润玉执意磕拜,声嘶音哑:“我求您啦。”天后咬牙道“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你们就一起死吧!”天后恶狠狠的抬手,一团烈火飞向朝跪拜不止的润玉而去,簌离见此惊慌地挡在润玉前面,挡下致命一击,临死前反扑,用冰凌重伤了天后,天后吐出一口鲜血。穗禾看到这,神色大惊:姨母那么厉害,这灭日冰棱竟能中伤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9-04-14 22: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9-04-14 22:36
                                                第十七章
                                                润玉见生母为自己挡下一击,目眦欲裂“娘!”簌离仰面向后倒去,润玉爬起来接住她,跪坐在地上:“娘,娘,娘,娘!”簌离口吐鲜血,气若游丝道:“我的孩子,能在临死之前看到你,为娘心满意足了,娘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遇见天帝,可唯有一件事娘亲从不后悔,就是在太湖留下你……”润玉泪流满面地看着簌离“孩儿从未恨过娘亲,孩儿全都想起来了,原来,原来娘亲没有抛弃孩儿,是孩儿,是孩儿受了天后的诱骗,服了她的浮梦丹,这才……”天后站在不远处续力疗伤,簌离弥留之际带着眷恋看着润玉:“娘这一辈子,亏,亏欠你的太多了,这些年娘亲好孤单……” “娘累了…剩下的路…就靠你自己一个人去走了……”簌离气息越发虚弱,“娘好累,你就这么抱着娘……抱一会儿……”但簌离看着欲言又止,却又坚决地闭上了眼睛,随后垂下了手。穗禾颦眉别过头,虽然不想承认,但她对润玉生起了恻隐之心,润玉的出生是天帝风流的结果,也许本身就是天帝的预谋,为了打压水神的水族势力,让钱塘水族和太湖水族反目成仇,簌离母子是作为天帝的棋子存在,没有了作用的时候便弃之敝屣。突然穗禾想到了自己,不也是姨母的棋子吗?以后她要是不听话了,她的命运又如何呢,第二个祁瑶还是当初的彦佑?她又开始苦笑自嘲了。“不要……”润玉泣不成声,“不,娘,娘,娘你别睡。”簌离在润玉怀里仿佛睡着一动不动,他不停的给她输送灵力。润玉抱着簌离失神地呢喃:“你怎么可以死?他们都说你是爱我的。你怎能如此残忍地对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9-04-14 22:50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8楼2019-04-15 02:25
                                                  想起了电视剧润玉有两个堪称鸡肋的宝贝,人鱼泪和他的逆鳞,本以为大有来头或者有很强的功能比如防御和攻击,结果龙鳞只有召唤功能(和寰谛凤翎差太多了),人鱼泪虽能化剑但好像也没有对武力值提升起多大作用,来历也是没什么交代,反而养的魇兽牛逼哄哄太多。我决定给他的人鱼泪和龙鳞加点戏,魇兽的作用就减弱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9-04-15 10:13
                                                      第十八章续
                                                      穗禾慢慢转过头继续看梦珠,梦珠里的白衣小童拉着邝露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见簌离躺在润玉怀里,想要跑过去,口中不断呼唤娘亲,邝露见到伤人的是天后,赶忙拉住白衣小童避免他去送死。这时,白衣小童的眼睛转向了远处的彦佑,他与奇鸢正打的不可开交,彦佑听到润玉的哭吼,分了心神,被奇鸢刺伤,彦佑担心簌离的安危拼着自伤摆脱了奇鸢,跑了回来:“干娘!”天后下决心要杀了润玉,她屏气停下疗伤,抬手挥出一掌琉璃净火。彦佑急的再度去拉扯润玉,却莫名被一种力量反推出去。那火击在润玉后背上,却不见他倒地,似乎没有任何影响,天后的脸色变了(在看梦珠的穗禾脸色同样不好看:为什么琉璃净火的攻击对他没有效?他的实力竟隐藏这么深吗?)润玉闭起双眼,将簌离放在地上,缓缓站起身。天后不死心续力放言:“润玉,现在轮到你了!”润玉转身面向天后,双手垂于袖中,自泥土里,湖面上漂浮起数不清的水珠,天后惊讶的看了四周(穗禾吃惊睁大了双眼:他原来也会使用灭日冰棱,怪不得姨母铁了心要灭了他们)。天后咬牙双手在胸前交叠,掌心生出灼人的烈火。那些水珠渐冻成冰凌,而后纷纷射向天后,一时间沙沙作响。天后被他的冰凌打的节节败退,毫无反手的机会,再看润玉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仿佛要毁天灭地。这画面让穗禾惊愕不已:润玉凝出的灭日冰棱威力远比簌离强几十倍不止,他是跟簌离学的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1楼2019-04-15 12:39
                                                        第十九章
                                                        天后虽然在此之前被簌离所伤,但润玉施灭日冰棱前也同样受了伤,看着不比天后伤的轻,他不仅抵挡住琉璃净火的攻击,甚至还可以驱动洞庭湖里所有的水为他化成杀人的冰凌,这样的力量实在让人心惊。是因为簌离之死,爆发出他所有的潜力吗?看这架势是要同归于尽的样子。照这样打下去,不死也重伤,姨母后来是怎么还能好端端坐在紫云方宫有精气神喝茶的?穗禾颦眉盯着梦珠里的画面,水神赶到洞庭湖,挡在润玉与天后之间,施法化去冰凌。润玉望向水神的眼神带着不解。润玉欲再捏法诀,水神伸手阻拦:“夜神节哀,洞庭湖的百万生灵皆仰赖洞庭君的照抚,”润玉这才收了法诀,水神眼中满含深意地看着润玉,“今日令堂羽化而去,夜神一怒,恐将浮尸千里,还望夜神千万节哀制怒。以天下苍生为念,继承洞庭君遗泽。”润玉垂下了头,而天后还在捂着胸口喘息,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画面一转,场地变成璇玑宫,白衣小童鲤儿和邝露在门外窥探,润玉将彦佑交给他的箱箧往床角一扔,一个人往床上一躺,闭上了眼睛。眼角有一滴泪缓缓流下,滴入枕头里晕开了一小点,但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特意翻了个身,避开了殿门外邝露和鲤儿的视线。鲤儿摇了摇邝露的衣摆,仰头道:“邝露姐姐,我们为什么站在这儿不进去呢?”邝露将食指比在唇上,“嘘。”她牵起鲤儿的手,悄悄地离开了璇玑宫。画面又一转,场地变成九霄云殿(穗禾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梦有够长的……)。鲤儿和彦佑双手被捆,殿外侍卫将他们按压跪在润玉旁侧。鲤儿殷切呼唤润玉“大哥哥”润玉侧头看向他们:“鲤儿!彦佑!”彦佑皱眉向润玉使眼色。润玉回过头去看天后:“母神!”天后看向一旁的雷公电母:“雷公电母,簌离逆党,该当如何处置?”润玉敛眉看了二人,雷公低头沉默,而电母迟疑地吞吐道。“按律……当以天雷电火……之刑……诛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2楼2019-04-15 23: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6楼2019-04-16 12:02
                                                            19.续
                                                            “好”天后满意地点头。润玉有些惊慌地看了身旁的鲤儿和彦佑,彦佑咬牙切齿。“动刑!”润玉出声阻止“且慢!求母神网开一面!”他急忙跪下来请求。天后垂着眼抬起下巴看润玉,冷笑道“当初在洞庭湖惩治了簌离,当时的夜神何其威风,何其强横,甚至要杀了本座为你生母报仇。今日怎么了,一点都不强了?”,润玉俯首叩拜“是孩儿错了,孩儿不孝,对母神不敬,母神要罚救罚孩儿吧。”润玉抬头,“母神,我生母已死,可那三万洞庭湖水族是无辜的,他们掀不起什么风浪,何况杀戮过重终究有损母神仁德,还请母神体恤,放他们一条生路。母神若还有怨气,要罚就请罚孩儿吧。”言罢,润玉偷偷暼向彦佑,彦佑神色有所动容。天后不屑道“呵,簌离谋害旭凤,那三万洞庭湖余孽与她俱是包藏祸心,妄图造反,想要颠覆天界,罪大恶极,本就当诛,她的一干同党按律连坐,难道不是吗?”润玉倒吸一口气,眼眶通红,克制心中悲愤,拿眼角看了彦佑,彦佑皱眉,想要争辩,天后厉声再问:“是不是?!!”润玉无力反驳只能低头闭眼,痛苦的回答“是。”彦佑看懂天后所图,装出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骂道:“润玉!你这个***!干娘几千年来对你牵肠挂肚,你真是枉为人子!”润玉继续低着头不去看彦佑。天后垂眼朝鲤儿走去,彦佑跪爬挡在鲤儿身前,天后一巴掌将彦佑扇开,润玉惊呼:“彦佑!”润玉睁大眼睛,天后低下身子将手放在鲤儿脖颈处比划,情急之下润玉脱口而出:“母债子偿!”天后拿余光看着润玉,润玉惊慌。“我生母犯的错由我来偿,求母神不要再迁怒于旁人了!”天后歪歪头,那只手由切改为摸,鲤儿瑟瑟发抖,他紧张懵懂地看着润玉,什么话也不敢说。天后勾了勾嘴角“本座倒要瞧瞧,你是真的贤良纯善,还是只是虚有其表。”天后看了润玉,意有所指。天后转身缓步离开鲤儿走回原来的位置,润玉松了一口气,天后又勾起嘴角慵懒地说道:“罢了,本座并非不通情理,给你两条路选择。”天后回过身,紧紧盯着润玉“要么跟洞庭余孽划清界限,你亲自掌刑……”天后的眼神透出狠厉“要么代这群余孽受过,替你亲生母亲赎罪。”润玉垂眼,呼吸急促起来:“孩儿……孩儿……孩儿错了”润玉放弃低服做小,挺直腰身“孩儿愿意一命抵一命。”彦佑惊慌地脱口而出“润玉!”天后笑了“好!也算你识时务。”“孩儿不能再背叛生母和母族,我愿一力承担所有罪责”润玉垂着眼,咬牙说着,彦佑丧气闭眼。天后满意点头:“雷公电母,雷公你的震泽天雷,还有电母,你的无极电光,加上我的红莲业火,当年连穷奇都熬不住,不知道今天夜神能不能熬得住这三万道极烈酷刑。”
                                                            润玉抬手,双手自头顶交握,伏身一拜,引颈受罚:“请母神降罪!”天后得意极了“好,雷公,电母,行刑。”电母慌张道:“天后娘娘,这里可是九霄云殿,况且大殿下毕竟是天帝陛下的血脉……”天后斜眼暼向电母,电母噤声,大气也不敢出,天后甩袖“行刑!”雷公电母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深吸一口气,举起法器向跪伏在地上的润玉开始行刑。雷鸣电闪轰鸣不觉,天雷电火打在润玉身上,“呃……呃……”他表情狰狞地忍受着。雷公电母手中高举的法器微微下垂,天雷电光骤然减小,天后挑眉:“谁准你们停下的!”雷公电母对视一眼,重新高举法器,维持该有的量刑。天后狠狠看着润玉,抬起左掌,一朵火焰状的紫红色莲花在她掌心绽放开来,殿内众人俱是一惊。”“天后,天雷电火中并没有琉璃净火啊!”雷公提醒天后,电母急忙道“天后娘娘……万万不可……若是使了琉璃净火,夜神必死啊。”天后冷言放声“要不我将这琉璃净火留给你们?”雷公电母垂头噤声。鲤儿见状担忧的喊了起来“大哥哥!”彦佑张口咒骂:“天后,你这个妖妇,杀你儿子的是我,你冲我来!”
                                                            天后轻轻挥了挥手,业火直冲润玉而去。然而,琉璃净火一触到润玉身上,和先前一样,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穗禾和梦珠里的天后一样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为什么润玉一次又一次都能化解琉璃净火的威力?润玉的身体是用什么做的,如此金刚不坏?天后捂住自己的胸口开始深呼吸,她之前受的伤还没完全好,她咬牙再次抬手施出琉璃净火,千钧一发之际,水神现身将火莲挡了下来。两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天帝于此时现身阻止了天后“都适可而止吧”,随后传令免了洞庭湖生灵的罪孽,润玉挣扎着起身叩谢天恩(穗禾:他居然还有力气起来?),然后便倒下不起,半睁着眼睛看着天后。天后恶狠狠看着润玉“三万道天刑,比凌迟痛苦十倍,疗伤更甚,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宁愿自爆内丹,一了百了。”润玉抬眼看向天后有气无力的说:“母神放心,孩儿一定不会死,一定会好好活着,亲眼看见母神兑现上神之誓,放了他们所有人,不再反复。”语气带着坚定与愤恨。天后冷哼一声。画面又一转,彦佑背着表情痛苦睁不开眼的润玉往璇玑宫走去,鲤儿紧紧跟着彦佑跑。“润玉……润玉他快不行了”邝露听到动静跑了出来:“殿下!彦佑仙上,殿下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9楼2019-04-16 13:29
                                                                20.
                                                              润玉趴在彦佑肩上:“娘……冷……我好冷啊……好冷”彦佑把他安放在床上,便撇过头,邝露不禁落泪“殿下……”“润玉哥哥”润玉口中叨念:“娘……娘亲……热……我好热……”鲤儿见润玉哥哥如此痛苦,呜咽地哭起来。“母债子偿,我生母的罪孽我来偿还。”邝露泣不成声地拉开了他的衣襟,露出了他左肩下靠近心口处一大片狰狞的疤痕,看着触目惊心(穗禾神色迷惑:这是……似乎是很久以前受的伤,这个位置……难道是拔了逆鳞?)。这时水神赶过来璇玑宫用水系灵力为他疗伤,看到他身上的伤,看神色也是吃了一惊。梦珠啵的一声自动破了,惊醒了穗禾,她不禁吐槽:看的正起劲,居然没了……她又开始皱起眉毛,润玉已经和天后结下死仇了,日后两个人更加难以和平共处,若是他继承大统,必不会放过天后的,而旭凤为了救天后势必要与他一战。“大殿下的力量不可小觑,连姨母也打他不过。旭凤对大殿下仍有手足之情,夹在他们两人中间必定难做。若是大殿下不顾手足之情,将旭凤一块迁怒怎么办?”
                                                              穗禾突然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原来我还在乎旭凤。在凡尘经历了那么多,我还没完全放下他……呵呵”穗禾苦笑着,她心情有些烦躁,起身不耐烦地用左脚踢地上的碎石,碎石“砰”的一声落进落星谭里,泛起了波光潋滟的涟漪,幽光盈盈闪烁。“白禾,我该怎么办呢?”她忽然想起了凡间为她解疑释惑的白禾,白禾的心思玲珑,活的比天界很多人都通透的多,可惜他是个凡人,穗禾转念一想,他的命格不同于常人,也许也曾经是天上的神仙,也来下凡历劫了,以后也许还能再相见。她抬头望着满天的繁星点点,眼神带着迷茫,旋即又环视四周的景色,最后低头又看向桥底下的潭水,波光粼粼,闪着莹莹幽光。她看着这美丽的潭水,产生了泡脚的念头:如今四下无人,不如趁这个机会泡脚吧,下次就没有机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2楼2019-04-16 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