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穗吧 关注:2,949贴子:29,999

回复:玉穗天长地久,孔龙cp同人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五章:
  第二日,旭凤收到凉虢率军大举入侵淮梧边境的线报,与锦觅告别便马上御驾亲征,在营帐中同一众将领正在商讨对敌凉虢的策略的时候,秦潼走进帐中禀报:“启禀王上,穗禾郡主来了,末将实在拦不住。”“什么!”旭凤神色惊讶。“王上!”穗禾身穿银铠踏步近帐。“你一个女儿家,来军营做什么?”“穗禾虽是女子,但仍是淮梧儿女,如今边境告急,亦想为国出力。”“秦潼,送郡主回去。”穗禾目光炯炯地看着旭凤“穗禾已经打定主意,就算王上送我回去,我也会再回来。”旭凤面对穗禾有些心虚,避开她的目光,他只好同意穗禾留下来,而穗禾对军事谋略颇有见解,倒是让旭凤惊喜。“想不到穗禾郡主有如此谋略,真是让我等佩服。”“林将军过奖了”穗禾谦虚的说。“末将没有过奖,穗禾郡主当真是巾帼英雄呀,实乃我淮梧之幸!”“众将军辛苦了,今日早些休息。”旭凤吩咐:“明日卯时我们便出发,争取早日到达边关。”“是。”众将军依令出了军帐,穗禾见他们都走了出去才开口说:“王上,穗禾有一事想问你。”“穗禾天色不早了,明日要到边关,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表哥,你是在回避我?”穗禾双目含泪地看着他“那天……我只身一人……来到北苑山庄,你……就没有怀疑过吗?那天……那个人不是我……是蛇妖用傀儡术控制了我要毁了我们的婚约。我爱的一直是你,从未移情别恋。”穗禾哽咽的说道。“穗禾,你说的未免太过荒诞,那蛇妖为何要毁婚约,对他有何好处?那日,所有人都亲眼所见,你拿着剑当着孤的面,溱潼的面,宫女的面,说你另有心上人,以死明志。孤……若不答应,你怕是命丧当……”“你取消婚约,才是要我的命!你可知道我盼了多少年等着你娶我?那蛇妖与我前世有仇,让我伤心,他便有好处!”穗禾打断他的话,满脸泪痕。“穗禾……”他伸手想擦她的眼泪,但在半空中又缩回去了。穗禾见状,双眼通红“是为了圣女锦觅吗?”旭凤背过身去,没有回答她。“你到底爱锦觅什么,因为她美?值得你天上地下这般追她?”旭凤转过身看向穗禾“她值得!我也不知喜欢她什么,也许是她泉水般的性子打动了我,有她在我身边我就感到安心,希望她也像我在意她那般,在意我。”旭凤走进穗禾面前,正视着她“但不管怎么样,我喜欢她,与她的样貌无半分关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9-04-10 10:02
    第五章续
      穗禾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便马上跑出营帐,她不想再听旭凤对锦觅的任何一句情话,她跟着他一块下凡,青梅竹马,婚约在身,为他做了那么多,仍然打动不了他,婚约说取消就取消,也许就像那个和尚说的她和旭凤并非良缘,她越是试图靠近他,便会伤的更深,最终陷入地狱。“难道我要放弃吗?我跟着旭凤身后几百年,难道就这样收场?”穗禾苦笑自嘲。“谁?”她听到声响警惕起来。一个茶白色的窈窕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来。“阴乐?你这么快来了……”穗禾暗中攥紧拳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9-04-10 10:09
        第六章
        “南平侯又与凉虢君主勾结,加害火神殿下,穗禾公主是要为了一个相处不过十几年的爹爹而放弃提携您几百年的天后娘娘吗?”“若我不办,天后要直接命缘机仙子除掉我爹吗?”阴乐不以为然的笑了起来“呵呵……公主一向冰雪聪明,怎么也犯起糊涂了?天后怕有损火神殿下的元神,故不直接干涉凡人的命格,欲通过公主的手来给殿下化劫,公主若是让天后失望了,那么未来的火神天妃的位置就永远与公主无缘了。”穗禾不禁颦眉,不知如何开口。阴乐继续说道“南平侯能给你的荣华富贵只有几十年,待公主历完劫还是要回到天庭的。若不杀了南平侯,等公主回到天界,还能安稳的坐鸟族族长之位吗?天后娘娘能许给您的是千年万年的族长之位,甚至是火神殿下的正妃,以及未来的天后之位,又岂是一个凡人能比的。公主是个聪明人,应该不需要阴乐再多说几句吧?”穗禾双眼通红,更加说不出话来,如今天后要她在旭凤和爹爹南平侯之间做出选择,她胸口开始感到剧痛,不能呼吸。她捂住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
        阴乐看着为这样的选择痛苦迟迟无法下决断的穗禾,突然心生恻隐“穗禾公主,割舍不下这凡间的天伦之乐,阴乐不是不能完全理解。但时间不等人,天后娘娘虽不会直接让南平侯魂飞魄散,但是以她平时的手段来看,南平侯是决计不会好过的。您还记得祁瑶仙子吗?”“祁瑶?”阴乐垂了垂眼眸,用着怜悯的语气说道“缘机仙子在天后的威压下,给祁瑶仙子安排了九世妓女的命格,且多是英年早逝……”穗禾震惊的瞪大眼睛。“九世妓女?”穗禾已经对当年被自己陷害的祁瑶仙子没什么印象,她觉得祁瑶不自量力,去招惹风流的天帝,可是当她知道祁瑶在凡间过得竟如此悲惨,她的心不禁颤动了一下,她对这位姨母的心狠手辣感到不寒而栗,一旦爹爹篡位成功,在旭凤历劫飞升后,天后便无所顾忌,给爹爹安排至苦的命格。“至苦的命格,祁瑶仙子是九世妓女,南平侯一心夺取权势,妄自尊大,天后怕是要给他安排九世乞丐的命……”“九世乞丐?”穗禾心像被人揪了一下,痛的让她栽倒在地。阴乐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明日就是最后的期限了,今夜,穗禾公主好好想想如何取舍。”言罢,化作一道流光飞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9-04-10 10:10
        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9-04-10 12:44
          ps:目前a是6票,b是3票。希望吧友踊跃投票,谢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9-04-10 12:55
            写到现在我还是没有看到玉穗CP的迹象,我要哭了Ծ‸Ծ连交集都没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9-04-10 14:29
              楼楼加油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9-04-10 19:45
                我大概写到天魔两界大婚前夜,让穗禾和润玉正式交集。中间我会尽量跳过一些剧版情节的。大家耐心等待吧。这个小说前期以穗禾戏份着墨比较多,望润玉粉谅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9-04-10 20:26
                  a神魂互换是变身小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9-04-10 20:52
                    第六章续:
                      阴乐走后,穗禾看到有一个人躲在暗处,“谁,快点出来?”一身蓝底黑衣的男子从黑暗中走出来。“齐鸣?”齐鸣是她当上鸟族族长后提拔的心腹,对她忠心耿耿。他担心族长在凡间历劫,昨夜便跑到淮梧隐身保护郡主,等到阴乐走后,他忍不住出来现身“齐鸣来迟了,请公主恕罪。公主不想做的,末将可以代劳。这是末将的鹰翎,公主遇到任何困难,可召唤末将出来。”穗禾拿过鹰翎“好,我知道你忠心,你先下去吧,明日我再叫你出来。”“是”齐鸣化作一缕黑烟而去。穗禾一夜未睡,她不想让南平侯把自己在天界所努力得来的一切给毁了,但她一时间无法狠下心对爹爹下手。
                      第二天早上,旭凤和穗禾、秦潼,带着一队士兵先行前往边关,留下一众将领带着大部队压后。他们行到一处密林时,铺天盖地的箭雨从林中而来,众人都急忙举起手中兵器抵挡,穗禾却假装一时疏忽,手臂中了一箭“啊!”,旭凤回过头看到穗禾受伤,立马骑过去帮穗禾挡箭,却不想箭雨突然很快停了下来。南平候带着兵将从林中走了出来。“爹,你到底要做什么?”面对穗禾的发问,南平候一脸心疼地看着穗禾,开口喊道:“穗儿,刀枪无眼,你快过来。”穗禾跳下战马,忍痛捂着受伤的左臂走到两军阵前规劝南平候,“爹,收手吧。你抢不走表哥的王位,表哥才是天命所归的王。”“你何苦要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这般。”穗禾双眼通红地看着南平侯“爹爹很疼穗儿,却从来不懂我的心。我自幼同表哥一起长大,一直当他是我未来的夫君。爹爹在身前,表哥在身后,爹爹今日如果一定要同旭凤拼个你死我活的话。”穗禾将手中长剑一转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那么穗禾,只能一同去九泉之下陪伴娘亲。”穗禾无奈地流下悲伤的泪水。“穗禾!”“穗儿!”旭凤和南平候两人同时大喊:“穗儿(穗禾)快把剑放下!”“爹爹若能收手,穗儿便放下剑。”南平侯沉默不语,穗禾便狠下心,用剑锋划破自己的脖颈,一条血痕出现在众人面前。“穗儿住手。”南平候心疼的喊道,“穗禾……”旭凤没想到穗禾为他不惜违逆父命甚至用自己的性命做威胁,他昨夜说了那么多伤她的话,他以后该如何补偿穗禾……“爹爹收手便是了。”南平侯说完,卸下自己腰间的长剑扔在了地上。“侯爷!”齐冲想阻止自家侯爷但无能为力,只能跟着一起把武器放下。秦潼见状大喊:“南平候府的人听着,如果此刻放下武器,跟随熠王上阵杀敌,便可将功赎罪,此番行刺熠王之事,就不在追究,否则论罪当诛九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9-04-10 22:09
                        第七章
                        穗禾吃力地走到南平候身边跪在地上,“穗儿啊”南平侯拉起穗禾的手,小心翼翼避免碰触她的伤口。“你得赶紧让军医处理伤口。”穗禾却露出笑容,低声和南平侯说:“穗儿辜负了爹爹的期望,今日赌的不过是自己在爹爹心中的分量。穗儿赌赢了,爹爹输了,不过没关系,穗儿会一直陪着爹爹的。”穗禾笑中带泪。旭凤吩咐亲兵,“将南平候和郡主带回大部队,叫军医给郡主处理伤口,之后送他们回府,好生照料他们父女。”“是,末将遵命。”旭凤便带着秦潼等人继续往前走,到了边关驻扎。
                        在大部队休息中,南平侯指示他在大部队埋下的内应,传递消息给凉虢的军队。她拿出鹰翎将召唤齐鸣出来,指示他把那封信给换掉,计划让凉虢在她和南平侯回府中伏击他们。她模仿南平侯字迹写的信,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便是南平侯心腹齐冲也看不出来。“公主……”齐鸣面对穗禾递给他的信封,开始变得迟疑。“我心意已决,不会改变,你快去吧。”“是”齐鸣拿过信封便飞遁而去。
                        “爹爹,不要怪我,你夺位之心始终不死。我只能用这样的手段送你入轮回”穗禾忍不住流下眼泪,“穗禾,你该清醒了,他只是给了你一具无能的凡人之躯,凡人是有轮回转世的,你杀了他,他的元神魂魄还可以投胎,他还会有自己的子女骨肉,不只有你穗禾一个,他不会记起还有你这个女儿。旭凤必须安稳的做他淮梧的王,顺利历劫成功。南平侯是旭凤历劫的绊脚石,你必须铲除。”穗禾用衣袖狠狠擦拭掉眼泪。
                        在回府途中,“爹,你渴吗?这里有水。”南平侯点了头接过穗禾递过来的水壶,一口饮下去,穗禾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她往水壶里下了十香软骨散。再往前面,凉虢的伏兵就要来了。不一会儿,凉虢兵出现了。“怎么回事?我不是叫他们往旭凤那儿埋伏,怎么会在这?”“竟然欺骗我们,引诱我们到这儿,兄弟们杀了他们!”为首的凉虢兵怒声道。“穗儿,你快走!”“这是怎么回事?爹”“别说了,你快走!”“不,要走一起走!”“穗儿!”两方士兵打了起来,有两名小兵拿枪过来打穗禾,穗禾手臂有伤无力自保“***开!穗儿”南平侯杀了一名小兵,另外一名小兵及时退开。忽然,南平侯感到四肢无力瘫倒在地上“爹!你怎么了?”穗禾走到他身边欲扶他起来,小兵趁机向她后背偷袭,“穗儿小心!”南平侯见状用尽全身力气,翻身把穗禾护在身下。“爹!”穗禾瞪大双眼。“老头子给我让开!”小兵用力刺中他的要害踢开了他,“啊……”举起屠刀砍向穗禾。穗禾怒目而视,掏出匕首刺中小兵的要害,结果了他的性命。“爹爹,你怎么样?”穗禾抱着南平侯哭声道。“穗儿……你要好好的……活着……呃”南平侯吐出一口鲜血,喷在穗禾的衣服上。“爹爹……”穗禾哭的踹不过去,脸部抽搐。“穗儿……你莫要再与旭凤牵扯了……他不爱你……爹……看的出——”南平侯垂下了手,睁大了双眼,呼吸声停,已然咽气。“爹爹!啊……”穗禾用力抱紧南平侯的尸体,仰天痛哭流涕:我害死了爹爹,可是我的心好痛,以后我再也没有疼我的爹爹了!对不起,爹爹!“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9-04-10 22:17
                          第七章续
                          旭凤击退凉虢军队后回到北苑山庄,打算把胜利的消息告诉锦觅。他刚进门口,侍卫给他汇报了不在他预料之内的消息:穗禾父女在回府途中,凉虢奸细带着一批人马,要把他们二人掳走作为人质,南平侯为保护穗禾,被凉虢兵刺中要害,秦潼赶到时,南平侯已经毙命,凉虢看援军到,便逃跑了。穗禾已经带着南平侯的尸体回府办丧。此时,南平侯府已经挂起了白幡,设起了灵堂。”穗禾一袭白衣,恭敬地跪地叩首,三叩之后,自己笔直的跪在灵堂,往火盆里填纸钱,拿剑翻了翻渣子让火烧的更旺,她让侍从们都下去,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待在这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9-04-10 22:18
                          打斗和哭戏,我实在写的很菜,你们将就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9-04-10 22:26
                              第八章
                              “爹,你会怪我吗?你一定觉得我是因为旭凤才会背叛你……爹,其实我和旭凤都是天上的神仙,因为一些事情,才下凡历劫的。论谋略,论军功您是不输他的,可您斗不过天,您斗不过九重天上的天后娘娘。因为……旭凤是天界的战神,天后的嫡子。他在凡界历劫,天后自然会给他安排一个好命格,她不会任何人谋害她的儿子。爹,如果我只是你的女儿,你要造反我是不会拼尽全力去反对你,可是,我已经开启了仙家记忆。爹,你只是个凡人……”“爹,我会记得这一世你对穗儿的好,此生穗儿负你,待我重返天界,定要缘机仙子给你一个好命格。若你……求荣华,便许你富贵。若你……谋权势,便……许你江山。来生……爹爹来生……可会记得穗儿?”穗禾的眼泪如掉了线的珠子滴滴答答落下来,她摸着南平侯的牌位细细哽咽,同时也是在说服自己莫要后悔自己做过的事,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一袭青衣悄悄走到闭起双眼的穗禾身旁。“你来干什么?你毁了我的婚约,如今过来幸灾乐祸吗?”“穗禾……”“你不要叫我名字!你在我爹门下做食客,你会不清楚他对王位的觊觎之心吗?你不是说你不怕天谴吗?你为何不阻止他!”穗禾睁开愤怒的眼睛,转身抓起彦佑的衣领,狠狠瞪着他的脸。“若不是你,他就不会再惦记着王位了!”彦佑则是一脸心疼又愧疚地看着她“对不起,穗禾。我……我不能再出手干扰凡人的命格,月下仙人警告了我。我若再出手,我怕是也要沦为第二个祁瑶仙子……” 穗禾松口了手,“哈哈……哈哈哈……”她起身仰天大笑,笑中带泪走了出去。
                              “南平侯去世了?” “是。”旭凤感到头痛用拳头摁着自己的太阳穴:这下,他欠穗禾的怕是无法偿还了,以后如何面对她?“王上!”秦潼急忙从大堂出来迎接他。“怎么了,这么着急迎接我?”秦潼欲言又止,旭凤有了不详的预感“有话快说!”“圣女和同行的医女不知何故都在寝房香消玉殒了……”旭凤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他本想告诉锦觅他大胜的好消息,却不想见到的竟是她的尸首。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旭凤抱着锦觅的尸身痛哭着问。秦潼看着眼前的情景也是悲从心起:“是秦潼无用,听伺候圣女的侍女说,有一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在和紫衣女子在房中打斗,而圣女和医女都已躺在地上,后来被人暗算,我得知消息赶了过来,圣女已经没了气息。打斗的人不知是神仙妖魔,侍女亲眼见他们是变成光飞走的。”秦潼说完闭上双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9-04-10 22:46
                                第八章续,宁负江山不负卿。
                                穗禾在门外偷偷看着旭凤抱着锦觅的尸首悲痛欲绝的模样,她的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了下来,她以为天后终究得手取了锦觅的性命,不知道竟是圣医族的羌活一直在给锦觅暗中下毒。穗禾心想:不管锦觅有没有中灭灵箭,她都不在这凡间俗世了,旭凤为她伤心一段时间后,是不是会回头看我呢?可是我高兴不起来,我用失去爹爹的代价换来天后的信任,值得吗?穗禾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孤要立王后!孤要立锦觅为王后!秦潼你去吩咐他们准备。”旭凤抚着锦觅的头发温柔地说着,眼睛噙满了泪水。“王上!”秦潼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家王上。穗禾听到旭凤立后立即冲进了内殿,同样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表哥,你疯了吗?你竟要立一个死人为王后!” “孤是九五至尊,谁敢不听?我要立谁就立谁!”“旭凤,你这样对得起我吗?”“对不起,穗禾,我一直把你当做妹妹,今生无法偿还,来生若你以后有任何难处,我定全力以赴帮你,偿还你对我的情义……”“你……你疯了!”穗禾大声吼叫,满脸泪痕。旭凤回头向秦潼大声问道“秦潼!孤,真的变成孤家寡人了吗?连你也不听我的命令?”秦潼心疼看着自家王上,咬牙答应“是。末将遵命。”言罢,秦潼转身走出内殿。穗禾对这两位主仆恨铁不成钢,愤而跑出内殿,她一个活生生的人竟比不上一个死人。令她更没想到的是,旭凤又做了一件更加疯狂的事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9-04-10 23:14
                                  第九章
                                  当穗禾看到一身红衣的旭凤,抱着同样穿着红衣还覆戴面纱的锦觅从房间里出来,命令守在门外的秦潼把桌子上的一封信交给傅相。“旭凤,你又要做什么?”穗禾睁大双眼看着旭凤。旭凤神色黯然地开口“穗禾,你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吧,我不想耽误你,这世间一定存在值得你爱的人,但这个人不是我。我无法娶你为妻。因为我已经遇上了自己想要的人,再也容不下他人,若有来生,我想娶的还是她。”穗禾后退了几步,旭凤抱着锦觅继续往前面走。穗禾想过去拦住旭凤,被秦潼挡住。“不要走!旭凤……不要抛下我。”她哭着祈求,可旭凤头也不回地走着,渐渐离开她的视线。旭凤一路抱着锦觅走到了王陵,他抛下了整个淮梧,他自己亲手打下的江山,坐在锦觅的身前,喝下了那杯鸩酒。之后,旭凤躺在了棺材里和锦觅并肩而卧,他眼神迷离地看着他的新娘,帮她掀起盖头摘掉面纱,幸福地看着锦觅,“这次你终于是我的丑婆娘了。”说完他便闭上了眼睛就此睡去。
                                  穗禾失魂落魄地回到南平侯府,“郡主,你怎么了?”小桃心疼的抓起她的手。“我无事,小桃。你去准备火盆放在大堂里,我要烧东西。”穗禾挣开了小桃的手,独自回到自己的闺房,她把自己为旭凤准备了多年的喜服和丧服全部拿了出来。在她还只是一个凡人穗禾的时候,她为了他去学兵法,随他一起上战场,她甚至从小就做好了旭凤有可能死在战场上的准备:生做他的人,死做他的鬼。如今旭凤却做了别人的鬼,也没有给她机会。“哈哈……哈哈哈”穗禾抓着喜服的衣领,绝望的笑了起来。“郡主……”小桃一脸忧虑地望着笑中带泪的穗禾。穗禾咬了咬牙,把喜服奋力抛到火盆里。“你别扑了!” “郡主,这可是你亲自给王上做的衣服,你真舍得吗?” 穗禾止住了泪水“人都不在了,有什么舍不舍得?让它烧吧。”小桃便缩回手,回到穗禾身边。喜服烧的差不多只剩衣角了,她把丧服也抛进去烧了,眼神空洞地望着燃烧的火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9-04-10 23:53
                                  呜呜呜呜≥﹏≤,我看剧的时候就心疼的不行。嫁衣与丧服,世间哪个女子能有这种决心和勇气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9-04-11 00:16
                                    第九章续
                                      “这次,我认输了。我陪着你一块下凡,也曾干净单纯如锦觅那样,对你痴心一片。可你还是不曾回头看我一眼,此刻我不想回天界看着你们情意绵绵的样子。你若无情我便休,往事如昨易白头。”过了几日,新上任的成王便派人过来南平侯府,下旨封穗禾为凤仪将军,同时传召她入宫,一同商议如何应对凉虢。穗禾不带任何喜悦的轻轻笑了一下。“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你选了个什么样的人接了淮梧的江山。”
                                      一个许下“四海一日不统,朕便一日不娶”承诺的君王,打赢了凉虢便签订一个所谓的“永不再战”的合约,抛下自己的国家和子民,给一个女子殉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世人都知凉虢愿意结盟,无非是因为战败,惧怕战无不胜的熠王罢了。熠王死后,把王位传给堂兄的儿子元锡,元锡临时上任,在朝中没有太大的威望,虽有傅相辅佐,但凉虢还是毅然撕毁了合约,再度掀起了战争。对于旭凤的做法,穗禾的感情是复杂的,她既震撼于他的痴情,亦鄙夷不屑他。如今爹爹不在了,旭凤也不在了。那个师傅说的今年便可结束战争,淮梧35年内都不会有战争,她要亲眼见证这句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9-04-11 00:17
                                      ps: 我写着写着,关于穗禾的人设好像离剧版越来越远,可我也不是想把她写伟光正,三观吊打主角啥的。。。
                                      但是如果完全按剧版把穗禾写的那么疯狂恶毒执迷不悟,我觉得润玉是死也不会爱上她的。。。我设置他们前面一直看不上对方,一直和对方作对,直到天魔大战,冤家式c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9-04-11 00:30
                                        ps:还没开启仙家记忆的穗禾对旭凤的感情我觉得是真的很纯粹,完全不亚于旭凤对锦觅的感情。只是她恢复仙家记忆后,她的感情掺杂了权利和算计,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凡人穗禾和鸟族公主穗禾,可以说她们就是两个人了,爱的是同一个人,但是心地想法是完全不同的。可恨天后和奇鸢杀死了那个无忧无虑的穗禾郡主。
                                        穗禾并不是天生本性就恶,她是有向善的可能性的,从剧版还未恢复仙家记忆的穗禾郡主便可看出。只是可惜,从旭凤锦觅飞升后,关于穗禾在凡间做了什么,都没有什么交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9-04-11 00:38
                                          ps:旭凤的人设,我肯定会改善的,他明确拒绝了穗禾,没有拖泥带水,同时也鼓励她去觅得真正的良人。剧版的旭凤简直是个坑嘛,显得穗禾太眼瞎了。
                                          我无法理解,剧版红尘劫结束后,穗禾亲眼见证锦觅旭凤那惊天动地的爱情,怎么还能死心眼不放手?等到月下仙人过大寿看了邝露父女情深,才有放弃的念头,被天后的空头支票哄一哄,就打消了念头,好emmmm。。。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9-04-11 01:39
                                            第十章

                                              “郡主,你乃千金玉叶,又不是男儿,怎能上战场杀敌?”小桃急声道。“如今淮梧有难,边境告急,我身为淮梧儿女,怎能置身事外?何况我为表哥读了十年的兵书,学的武艺怎能如此糟蹋。”虽然她已经不是当初的穗禾郡主了,但是她亦不想碌碌无为、浑浑噩噩度此一生,她要死也要轰轰烈烈在战场上浴血而死!那个无忧无虑、天真无邪、为爱痴绝的小姑娘在仙家记忆恢复的那一刻,便已经不存在了,如今占着她身体的是鸟族族长穗禾。在此之前,那个单纯无邪的姑娘,每年的元宵节、中元节都、中秋节晚上都会往淮河放自己做的许愿灯,就只许过两个愿望:一是早日嫁与表哥,夫妻比翼连枝,和爹爹共享天伦之乐;二是淮梧国泰民安,不再受海水群飞、兵荒马乱之苦。如今第一个愿望早已落空,就帮那个可怜的姑娘实现第二个愿望吧,这里是她生活了十九年的故土,和爹爹、和旭凤一起生活过的地方,爹爹、旭凤都在这里作古,她怎愿见它分崩离析、黎庶涂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9-04-11 12:15
                                              我的郡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9-04-11 12:53
                                                我的穗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9-04-11 17:50
                                                    第十章续
                                                    穗禾换好衣服,在小桃的搀扶下坐上宫车前往王宫。在路上,她想过很多:元锡此人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辈分上虽是旭凤的堂侄,但年纪与旭凤穗禾是同年的。若不是因为上次与凉虢的大战中他出谋划策帮秦潼击退凉虢守住长门关,她连名字都不会知道的。说起来,那个元锡按辈分可是要唤自己表姨,她不禁自嘲苦笑起来,若嫁给旭凤,她就是元锡的皇婶。可到底镜花水月一场空,她和旭凤也许就是没有结果的孽缘。望旭凤不要看错人。
                                                    “郡主到了,里面请”高公公做出请的手势。穗禾进入宣政殿,莲步轻移,红唇轻启,躬身半蹲“臣女穗禾见过王上!”金座上传来清冷悠远的声音“穗禾郡主快快请起。呵呵……”穗禾抬头,见了那个传说中的元锡,他身形瘦削、面容白净,五官清俊、神情恬淡,彬彬有礼,穿着素雅的锦衣蓝袍,可谓谦谦君子。她微微一愣,旋即恢复神色。“穗禾郡主请就座。”穗禾弓腰行礼“穗禾谢过王上。”元锡露出温和的笑容“郡主不必多礼,早闻郡主智计过人、貌胜明月,果名不虚传。”穗禾垂眸笑道“传言夸大罢了,王上过奖了。” “说起来,孤的名也有一个禾字,巧的很。孤的母亲给孤取了白禾。呵呵……而元锡是孤的字。”穗禾又愣了一下“白禾?”元锡眼中带着盈盈的笑意。那天他们聊了很多关于军事上的见解,元锡向她详细讲述了自己在长门关以身犯险击退凉虢的经历,令穗禾佩服不已。在一些观点上,他们的看法是一致的,元锡经常面带微笑,感叹与穗禾有相见恨晚之感。
                                                    元锡果然如旭凤所说的,聪慧过人,胆识无双,他的神态气质让她想起了一个人,夜神大殿下。只是……元锡的身体状况不太乐观。如今淮梧的王,真是换了一个夭寿之人,难怪凉虢这么火急火燎地开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9-04-11 21:30
                                                    第十一章
                                                      大战一触即发,军队后方,南平侯的反叛军被收编入秦潼的军队,穗禾的女子军编入了后勤部队,穗禾以过人的胆识,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招纳了何然和李善智分别所带领的两支起义军,提拔了一个弓手伯兮充作成王的近卫。穗禾集结自己训练已久的女子军队,等成王一声令下后,她便带着队伍出发了。淮梧同凉虢一战,持续了两个月,在最后一次战役中终于重创了凉虢,令凉虢元气大伤,当时雷风大作,吹毁了凉虢多个篷帐,十多天都不停止。凉虢君主冀王大为恐惧,认为是上天降下的惩罚,主动提出订立议和联姻盟约,每年还奉送淮梧白银五万两、马一万匹。淮梧与凉虢订立了合约,凉虢准备好礼仪送冀王的嫡公主阿史那云与成王元锡完婚,秦潼等人设立行宫,排列仪仗,迎接护送阿史那云回淮梧。秦潼便又回到王陵,为熠王守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9-04-11 22:48
                                                      你告诉我,成王是不是大龙✧٩(ˊωˋ*)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9-04-11 23:30
                                                        第十一章续
                                                          淮梧军队伍得胜而归时,一路之上,百姓夹道欢迎,人人歌颂凤仪将军的英勇善战,整个淮梧的气氛充满了喜气洋洋,热闹的不得了。穗禾郡主以战事影响了农民的收成,提议减免百姓的赋税,成王采纳了。然而不到三年,凤仪将军穗禾因在战争中受过重伤的缘故,回到淮梧都城一年后旧伤复发,因此英年早逝。穗禾郡主仙逝后,都城的人们停止一切日常活动,商市停市一天,学生罢课,即使是乞丐和孩子们也为穗禾郡主烧纸钱,据说甚至有人经过偏僻的山区时,也看到有女子身穿白衣,在井边打水,还一边擦眼泪。成王感怀凤仪将军生前驰骋沙场,建功无数,虽为女子,却有着不输给男子的英勇;在战场之上,凤仪将军总是身先士卒,而且参与军务,统领军队,其战功之显赫,寻常女子所不能比拟,想以军礼下葬穗禾,为她举行国丧一年,期间虽有礼官等大臣提出意见,说女人下葬用鼓吹与古礼制不合,但都被成王驳斥“鼓吹就是军乐,凤仪将军总是亲临战场,身先士卒,擂鼓鸣金,参谋军务,从古到今何尝有过这样的女子?以军礼来葬她,有和不可?”。
                                                          史书记载,淮梧的成王终此一生都致力于让淮梧百姓免受流离之苦;他一生只有阿史那氏一位王后,终生未纳一妃,子嗣只有一个太子和公主,他在位31年后,传位给太子云熙,终年52岁(做了两年太上皇)。自此之后,淮梧传承五百年,方才因为内政腐败,消逝在历史长河之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9-04-12 08:20
                                                          你们的润玉终于不用变背景板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9-04-12 09:25
                                                              第十二章
                                                              润玉受天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便向天帝递请奏折,要替母守孝三年。七政殿里,天帝看着润玉递上来的折子沉思片刻朱砂御批,准了他为母守孝三年的请命。
                                                              原本,夜神大殿下替洞庭湖三万水族代受天罚,母债子偿,在九霄云殿内独受三万天雷电火刑罚的事情,尽管天帝再三压制,也还是在天界传开了,甚至有仙人暗自揣测天后如此嚣张跋扈,滥杀无辜怕是天帝背后的示意。但天帝居然批准了夜神殿下的奏请,众仙又纷纷议论起来,天帝仁慈德善,洞庭湖一事杀戮无辜水族只怕是天后擅自做主,流言不攻自破,无论各位仙家心中有个什么想法,表面上都要夸赞一句天帝仁德慈善。如此一来,只剩天后坐实了骂名。天后得知天帝同意了夜神为母守孝,把自己的茶具都给打碎了,阴乐不动声色替她换了一套新的茶具。荼姚感到气闷不已。她思索了一下派两名仙娥从司衣殿拿两套不同仪制的孝服去璇玑宫给润玉选择:她杀不了润玉,也要恶心他一下。
                                                              润玉立于正殿,天后的两名仙娥手捧两件丧服走了进来,弓腰向他行礼道:“天后娘娘口谕,大殿下服孝期间,就留在璇玑宫守丧,不必出门,布星值夜也可免了。”手捧缌麻丧服的仙娥笑着说。润玉拱手朝两位仙娥行礼:“润玉遵旨。” “天后娘娘体恤殿下,特命我等准备了两种不同仪制的丧服供殿下挑选。”润玉将目光投向生麻丧服,垂了眉眼。“你们都放下吧。”手捧生麻丧服的仙娥听到此话,皱眉张口道:“天后娘娘说了,请大殿下自行决断,是选择天界仪制还是龙鱼族仪制,剩下的一件由小仙带回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9-04-12 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