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穗吧 关注:2,931贴子:29,898

回复:玉穗天长地久,孔龙cp同人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有谁想猜锦觅送的是什么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7楼2019-06-16 21:07
    昨天百度了孔雀花,原来它们长这样。。。所以我就换成和白孔雀像的花,而不是名字带孔雀的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8楼2019-06-17 13:26
      我觉得这个还挺好看的(滑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9楼2019-06-17 13:42
          穗禾独白(7)
          “你也觉得很漂亮吧,这叫百合花,有清雅宜人的香气,你闻闻是不是很香?”锦觅一脸振奋的把花捧到我面前,我微微嗅了一下,这是我第二次闻花香,这朵百合花确实芳香怡人,我颔首点了点头,我略带迟疑的问她:“这是送给我的?”锦觅狠狠点了点头,眉飞色舞的告诉我:“嗯嗯,😊天界几千年来都没有真花开放,虽明亮豪华有常开不败的假花,但我觉得还是缺了生机风情,我想为你布些花,装饰宫殿。我之前苦恼了好几日是送孔雀草还是孔雀花给你……”
          我心下有些好笑的说:“那你为什么送百合给我?” 她笑着回答:“因为我觉得百合更像你,公主美貌过人,是天仙中的天仙,真身又是洁白无瑕的白孔雀。我今天上午去翻了花界画谱,翻到白合花,我觉得特别美丽高雅,花姿雅致,叶片青翠娟秀,茎干亭亭玉立的,比孔雀草、孔雀花漂亮多了,更配得上美丽大方的你。这是我用了三百年的灵力种出来的,这盆花很好照顾的,只要十年浇一次水就不会枯萎。你可喜欢?”
          “锦觅……没想到你这么有心,我很喜欢。”锦觅挠了挠头没心没肺的笑着,“你喜欢就好,我们还是朋友吧。”我避开锦觅的目光,闪了闪睫毛,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抬头看向锦觅:“锦觅,我有问题问你,你可不要再瞒着我。” “不会啦,你问吧。” “锦觅,你对旭凤可有男女之情?”锦觅面露迷惑“什么男女之前” “就是你喜不喜欢旭凤?” “喜欢啊,我们是朋友啊。” “朋友之间的喜欢吗?” “是啊,我喜欢他,也喜欢狐狸仙,也喜欢你。”我闻言松了一口气。“怎么了?”
        我失笑摇头“没事了,我们还是好朋友。”
          “太好了,哦,你觉得宫殿里还有什么地方要装饰,我帮你布花。” 我低眉巧笑“嗯,帮我装饰下房梁吧”,“那百合我先放这桌上吧”我点了点头“嗯,就放这吧,我会叮嘱宫中仙侍十年浇一次水……”不一会儿,外面来了一位胡萝卜精催锦觅赶紧回花界,锦觅临走前施法往房梁上布上好看的紫藤花和枫叶🍁树藤缠绕装饰,确实显得生机盎然许多。
          我以为锦觅真的回花界了,还在姨母面前替她说好话,没想到她骗了我,偷偷跟着旭凤去了魔界,明明只是灵力低浅的葡萄精,竟不知轻重说要帮忙,旭凤和大殿下明明已经收服了穷奇,穷奇不知何故被放了出来,虽重新封印了,但旭凤中了瘟针需要夜幽藤,花界竟肯给了。之后锦觅据说被长芳主关在水镜里没有再出去,这样也好。不过真奇怪,锦觅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精灵吗?锁灵簪不是长芳主给她的,花界又为什么不惜撕破脸也要为了她断鸟族的粮,花界一向与天后过不去,怎舍得用花界圣物救旭凤?这一切的谜题都在锦觅身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0楼2019-06-17 14:25
          很吃百合花的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1楼2019-06-17 14:30
            特别提醒:
            锦觅过来向穗禾道歉的情节是楼主原创。剧中锦觅对穗禾其实一开始也是有好感的,特别是穗禾第一次就给了涨灵力的丹药,出手大方,对比要求诸多的旭凤,按锦觅嗜灵力如命又单纯的设定,她应该狠狠抱紧穗禾的大腿大献殷勤才对,她对穗禾不可能像剧里表现的如此冷淡,编剧刻意弱化了她们两本该友好亲密的关系,为了后面奇葩的剧情,她两的友谊必须b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2楼2019-06-17 14:34
              这一个礼拜我想了许多,关于锦觅这个说红腹角雉鸡坏话的情节,其实能稍微洗白一下:
              穗禾先开口说锦觅穿的太招摇,说出了她的心声,她实在太想找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了,刚好穗禾因为嫉妒误打误撞。锦觅那蹩脚的想象力,把自己的扮相联想到的是红腹角雉鸡的形象,虽然我觉得她的衣服其实更像红腹锦鸡(这鸡比角雉娃娃鸡好看多了),我估计锦觅不知道还有红腹锦鸡这一生物。
              关于看不起鸟,联想到天后和先花神的关系,花界和鸟族一向都不和睦,得过且过,平时供给鸟族的粮草本就不多,不给机会让鸟族屯粮,甚至为了锦觅立马断鸟族的粮,事后明知冤枉了鸟族,也没有见过她们赔礼,反而又缩减了鸟族供给导致鸟族闹粮灾,花界的态度一直挺横的。锦觅刚接触旭凤那会儿,口头禅类似“我们做果子的不和你们鸟儿一般见识……”
              估计芳主们在锦觅从小前就灌输了很多关于鸟的种种不好,有意无意中在锦觅面前丑化了鸟族的形象,我觉得不是不可能。
              在这种环境下,锦觅很容易对鸟族抱有狭隘的偏见,觉得那些羽毛艳丽的鸡,很张狂很招摇傻里傻气的样子,但是等她真正接触了鸟族的人,她会慢慢自我矫正这些对鸟族的刻板印象。唯一比较诟病的是,她对穗禾脸色的变化,完全反应太慢了,使劲吐槽穗禾,亲戚的没完没了的样子,好烦人,事后也没去道歉,态度真挺不尊重的,如果不是杨紫演的,锦觅这情节真的感觉女主很san八,而不是觉得傻白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5楼2019-06-17 14:38
                提到花,我想问问一下,有人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6楼2019-06-17 14:41
                  也不算不对,片中的花算不算红色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7楼2019-06-17 15:18
                    锦觅这海报有紫藤花,穗禾的就是白色曼陀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9楼2019-06-18 10:09
                        穗禾独白(8)
                        我想进花界打探锦觅的情况,探访请求被长芳主以非花界之人不得进花界为由,果断拒绝,我只能悻悻而归。直到天后寿宴那天,我在九霄云殿看见了锦觅和彦佑,我不知道他们没有拜帖是如何进去的,但观旭凤和夜神大殿的脸色,貌似他们也不知道锦觅会在这里,但竭力替她隐瞒,我也只能装聋作哑。我默默看着夜神殿下应对姨母的刁难,心里想的是锦觅和夜神殿下的关系何时如此亲密,竟送了一根葡萄藤簪子给他。
                        我在大殿中央,携鸟族的仙子们一同为天后姨母献舞。舞罢,姨母唤我做到旭凤的身边,夸赞我如果旭凤有我一半的贴心就好了,正说着,突然有人“啊……”的一声打断了姨母的话,听声音这是锦觅?!锦觅怎么了?
                        “何方道友,来本座的寿宴,竟用幻术掩盖真身欺瞒众人?!”姨母抬手一掌打落了锦觅的锁灵簪,现出真实容颜,我环视众仙的眼神几乎都是一副不可置信又好奇的样子,是因为她太美了吗?“这不是百花宫的梓芬吗,保养的这么好,竟越变越年轻了?”酒仙醉醺醺的望着锦觅的脸脱口而出。“酒仙!你喝醉了,眼神越发不济了,脑子也糊涂了,梓芬早已殒身千年了。”我皱眉思索:梓芬?酒仙说的是四千年前殒身的花神梓芬吗?锦觅像先花神,又是花界的人,听说先花神生前与天帝和水神有情感纠葛,该不会锦觅是先花神的孩子?
                        “我不是故意要大喊大叫的,我是被老鼠吓到的……”姨母挑了挑眉:“九霄云殿怎么会有老鼠?其他人都看到有老鼠吗?”她说着环视了众仙,许多仙人都不约而同摇了摇头。“我真的看到了老鼠啊,噗嗤君也看到了呀,噗嗤君你怎么不说话?噗嗤……”天后看到彦佑,先是吃惊后是恼怒打断了锦觅的话。“你怎么会在这?!几百年前触犯天条被削了仙籍的蛇仙,本宫还记得呢,你们不在邀约之列,是怎么进来的?!。”众仙噤声,只有旭凤站出来:“母神,这位紫衣精灵是儿臣涅槃时落下界的救命恩人,求母神宽恕她不懂规矩。”姨母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旭凤:“岂止是不懂规矩,他们没有拜帖,蛇妖彦佑竟敢上天界,大摇大摆来参加本座的寿宴,视天界律法于无物,这个精灵还遮盖真身扰乱寿宴,已是欺君,绝不能姑息。”这时夜神也站出来,承认锦觅就是赠藤的朋友,把罪责揽在自己身上。姨母怒气更甚,右手一挥,一道灵力攻击朝向锦觅和彦佑。“母神!”旭凤想拦住,但跟不上闪电般速度的灵力攻击。
                        就在一瞬间,锦觅身上竟出现的凤凰双翼替她抵御姨母的攻击。我大惊失色:那是寰谛凤翎,绝佳的护体法器,鸟族的圣物之一,每只凤凰都只有一根,寰谛凤翎只会送给身边最亲近之人,姨母把寰谛凤翎送给天帝,旭凤给了锦觅,难道旭凤已经对锦觅情根深种了?!我感到惊恐不安。
                        彦佑趁着所有人愣神之际带走锦觅,旭凤,大殿下也跟着飞去,我欲跟去,但被姨母叫住,扶她会紫云方宫休息。为什么姨母会放过锦觅,眼睁睁看着旭凤跟着下去?回到紫云方宫后,我才知道原来姨母并没有打算放过锦觅,她问我关于锦觅在天宫做什么,我照实回答我所知道的一切。之后姨母愤慨不已,叫我回去休息,我失魂落魄地回到飞羽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0楼2019-06-19 22:38
                        修改了一些电视剧情节,寿宴已经没天香图册事件了,但锦觅还是暴露了。本身我觉得电视剧这里的安排不太好,原著里锦觅和穗禾不怎么认识,寿宴是第一次见,不知道二人关系如何,所以脱口而出灵修。但电视剧里,锦觅早认识了穗禾,也清楚旭凤对穗禾不冷不热,此前没有任何身体接触,锦觅选择性失忆的说出灵修,连大家的脸色变得难堪都忽视,没完没了,我觉得有点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1楼2019-06-19 22:46
                            穗禾独白(9)
                            没过两日,天帝突然在九霄云殿设下家宴,我受邀前去时,月下仙人早已经在里面落座,旭凤在大殿中央摆放好箜篌,只剩夜神大殿还在“路上”。婉转空灵的乐声开始流泻于殿中,此时天帝和姨母都眉眼带笑地欣赏旭凤弹奏箜篌。“哈哈!今日本座喜得这六界音律第一的凤首箜篌,又正值家宴,大家不妨品评一二,难得我儿文武双全,又抚得一手好琴!”天帝笑着告诉我们旭凤弹的乐器就是六界赫赫有名的凤首箜篌。
                            姨母欣慰骄傲道:“我从旭凤小的时候便教他,琴道乃大自由之境界,如今星辰日月江海,人情世故百态,旭凤皆能信手拈来,化之为琴,只有我儿才配得起这六界第一的凤首箜篌!”。“天后教子有方。”天帝夸赞道,兴味盎然地观赏着旭凤弹奏的凤首箜篌,此时看门仙侍拂尘一摆唱喏:“陛下,水神和风神两位仙上求见。”天帝闻言回道:“水神颇懂音律,正好让他品评一下,快快有请。”
                            不一会儿,只见水神和风神带着锦觅迈步进入九霄云殿,我面带迷惑地看着锦觅被水神执手走到旭凤旁边,站在水神和风神的中间,她暗暗挥手向旭凤打招呼,旭凤却刻意回避她的招呼。眼神暼向另外一边。姨母冷眼看向水神:“水神你们这是何意?九霄云殿岂是精灵之辈随便踏入的?”天帝打圆场道:“二位莫非是有要事相商,不如各位先行散去,改日再一享天籁。”我心下隐隐觉得不妙。
                            “且慢,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想请天帝收回小女锦觅身上这五千年的火阳相冲之力。”水神阻止道。“小女?”天帝和天后不约而同惊讶道。水神当众宣布锦觅是他与花神的亲生女儿,而风神则大度地认锦觅为女。锦觅上前见礼,旭凤的琴声早已停了,殿中之人都非常吃惊,除了我。旭凤闻言,脸上的惊喜呼之欲出,他毫不遮掩的紧紧盯着锦觅,我不由得看了锦觅一眼,但锦觅一直目视御座之下台阶,并没有看向旭凤,令我觉得有些奇怪。
                            天后却道:“水神你们别被这个精灵糊弄了,她真身就是颗葡萄,当日诸仙有目共睹!”风神开口反驳:“天后此言差矣,当年梓芬为了成全我和师兄,封印了锦觅的真身,隐瞒了孩子的存在,故在诸仙眼中,锦觅是颗葡萄精,但其实这孩子的真身乃是水做的霜花。” 风神说着说着原本温婉的笑容被严肃的神情所代替。水神附和道:“正是,不劳天后挂心,若非人心险恶,我与梓芬的孩儿何至于自幼就被掩盖真身,不能与我相认呢?”水神说完与风神相视而笑。二位上神直截了当的话让天帝、天后姨母大为尴尬。
                            正当天帝还想要说些什么之时,仙侍报道:“夜神殿下到。”原来是夜神殿下和卯日星君交班后急匆匆的来了。“润玉见过父帝,见过母神,见过水神仙上!”润玉拱手行礼,眼神却微微暼向水神这边。“润玉我儿,不必多礼!”天帝抬手虚扶故作慈爱。“听闻父帝今日得了上古绝音,凤首箜篌,润玉布星挂夜故而来迟,如此看来,果然是错过了一场精彩的表演,平生憾事又多添一桩!”大殿下若无其事道。而天帝一言不发,走下御座,抬手伸向锦觅的额头,锦觅欲避开往后躲,水神轻轻拍了拍她的手,风神则看着锦觅微笑无奈摇头,示意她不要怕,锦觅便转过头不再动。天帝指间灵力探出,不过几刻,他露出一副遗憾的神色,从锦觅身上收回灵力,叹道:“不想,锦觅竟然是水神之女,可惜了……”
                            “父帝之意,锦觅仙子竟是水神仙上之女?”润玉在旁边惊讶道。“润玉我儿,锦觅就是水神长女,也是你未过门的妻子了。”天帝对着润玉道。“陛下……”水神闻言脸色都变得有些严峻,“水神,风神既然认了锦觅为女,那锦觅自然就是润玉的未婚妻啊,当初你我四人立下上神之誓,定下这个婚约没有提出过异议,难不成如今要出尔反尔?”天帝打断水神的话。风神仿佛早知道会是这样只是微微垂眸叹了一口气,水神气的说不出话来,锦觅则一脸茫然。我还看到旭凤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随之换上的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2楼2019-06-20 16:39
                            ps:楼主会这么改,主要是心疼风神。

                            水神找到女儿后,第一时间不是先告诉风神,居然是跑到天界宣布女儿身份,然后锦觅在天帝顺水推舟下成为润玉的未婚妻,风神别说认女了当时都不知道呢,大家就已经先入为主的把锦觅当做婚约对象,都说是风神和水神的女儿。事后水神才告诉风神,梓芬和他有女儿。。。
                            锦觅对风神从来没有唤过 一句娘或母亲,哪怕承认了这个荒唐的婚约,哪怕临秀对她那么好,到临秀死锦觅喊的也只是临秀姨。剧里就没有一个人真正在乎临秀的颜面,为她说句话。有时候我觉得还不如按原著里风神对水神没有任何特别的感情,就不会那么委屈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4楼2019-06-20 16:43
                                穗禾独白(10)
                                “不管怎样,得问觅儿的意思”水神和风神异口同声,转过头一起看向锦觅。风神朱唇轻启:“觅儿,你愿意吗?你若不愿,我和你爹爹一同退了这婚……”旭凤趁时插口:“你若不愿意的话,我……”姨母立即喝止旭凤。“成亲嘛,好说好说,谢谢天帝的恩典……”锦觅竟然一口答应了这门婚事,旭凤眼睛里的神采逐渐消失。只听啪的一声,锦觅头上的金簪掉落下来,我心情顿时涌上一股酸涩,这是旭凤故意抽落的。
                                “这不是寰谛凤翎嘛……?”不长心的仙侍月下仙人见状脱口而出,周遭诸位大仙一时间面色都几番变化,欲言又止,丹朱言出自知失言见姨母眼神如刀,开始闭口,他不敢在天帝姨母面前造次。四周如炬探究目光中,大殿下伸手拆下头上的葡萄藤递到锦觅手中,“不如先别这支吧。”顺势拿起金簪,回身淡然道:“前几日听闻火神偶游凡尘遗落了寰谛凤翎,不想竟被锦觅错拾,现下正好完璧归赵。”旭凤正待开口,姨母抢话道:“幸而尚在,可巧,可巧。”我见状便连忙笑道:“今日可真是吉日,水神得女归,夜神得妻正,火神失物返,真真可喜可贺!三喜临门!”
                                “凤凰,我错拾了你的东西,现在还给你……”锦觅接过金簪侧身看向旭凤递了过去。“若是归还,便一并都还了,不然,一样都别还……”旭凤对锦觅露出一脸幽怨地出口。锦觅听了立马皱起了眉毛撅起了嘴,把手缩回去,风神见状开口道:“不知觅儿欠了火神多少,我作为她的母亲替她一并都还了可好?”姨母露出一抹忧色插话道:“旭凤,锦觅是你的准大嫂,你怎么和自己的长嫂计较?拿回金簪就一笔勾销吧”旭凤闻言,自知失言,面露羞愧,低头拿回了金簪一言不发。“哈哈,这样才是大度的鸟儿啊。”我见锦觅松了一口气,没心没肺说着,旭凤不自然的避开她的目光。我心中又平添几分酸涩,旭凤把那样珍贵的东西给了她,锦觅只当自己无意中拾到的,根本毫不在意,旭凤你何时能回头看我这一片真心?
                                走出九霄云殿,我急忙跟在旭凤后面唤了他好几次。“穗禾……”他终于停了下来。“殿下……”我皱眉内心带着哀怨的看着他。“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心,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一步步走近他面前,眼睛定定的看着他:“锦觅做你书童的时候,便与夜神大殿十分亲近,传出一些流言蜚语,如今她已经成为夜神殿下的未婚妻,却还在扰乱你的心,此等轻浮的女子……”旭凤皱眉打断了我的话“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的很。”旭凤事到如今,你还这么维护她。
                                “就算殿下一时忘了自己的身份,也莫要忘了,有些事情是逾越不得的……”我抛下这句话便走掉,离开天界,回到翼渺洲独自流泪舔伤。过了一段时间,听说天帝欲封她为花神,缘机仙子站出来说锦觅仙基不稳,立即封神会动摇六界的根基,需下凡历劫稳固仙元之后才可晋上神,如此。我感觉真是可笑,我靠自身努力修炼千年一步步修成上仙,再花了一千年拥有了上神的修为,只是我的上神之劫迟迟未到。锦觅莫说上神,就连上仙的修为也远远不够到,没有经受任何历练,若不是姨母暗中阻止,缘机仙子的忠告,她就能一步登天成为花神了。别人千辛万苦得到的东西,锦觅不用开口就有人大方的给了她所有,这世道就是这么不公平。
                                下凡历劫,我不是没想过通过这个法子晋升神位,但是姨母苦心劝我,我做族长不久,隐雀资历威望远胜于我,如果我下凡历劫,她难以时时看顾,途中若遭到不测,可就得不偿失,就算躲过了暗箭回到天界,隐雀怕是早在那个时候卸掉了姨母在翼渺洲的好多个亲信,加固自己的势力了。锦觅下凡历劫的日期定了下来。她特意派了洛湘府的仙侍到翼渺洲告诉我这个消息,我有些哭笑不得,锦觅还觉得我们如今还能做好朋友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5楼2019-06-23 21:45
                                最近事情多,下一次更文应该会过很久,以后也不一定每周能更一次。提前和大家说一声,等我找到工作稳定下来,我再更新多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6楼2019-06-23 21:48
                                  写的真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7楼2019-07-21 20:51
                                    觉得哪里写的烂可以提出来,有道理我会接受批评。本楼主会认真倾听读者的意见,改进内容,我是第一次这么“正式”写小说,我也不觉得自己第一次能写的有多么好。但是一句“写的真烂”来否定别人辛辛苦苦写的文,实在很不尊重人,我也不会尊重这样的读者,有问题就请指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8楼2019-07-22 2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