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穗吧 关注:2,964贴子:30,077

玉穗天长地久,孔龙cp同人文,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最近疯狂搜玉穗文吃,佳作寥寥,有的还没完结,吃的不饱,决定写文自萌,不喜欢别人催更。本文按照电视剧的大致走向写,小说名没想好取什么,我会给苦恋不得的邝露一个两情相悦的爱情,双cp。有虐有甜。这里没有重生 穿越,因为我不太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08 14:04
      故事从穗禾下凡红尘劫开始,第一章:天后荼姚一方面派奇鸢去刺杀锦觅,一方面派出自己亲信女官阴乐下凡开启了穗禾的仙家记忆,阴乐幻化成南平侯府的侍女模样进入穗禾的闺房。“公主得罪了”阴乐向穗禾行礼。“为什么你也叫我公主?”(此前奇鸢找过她,但是没有机会开启她的仙家记忆,之后天后让奇鸢专心刺杀锦觅为己任。)阴乐没有回答她的话,两指一并变出一道光束向穗禾飞去,穗禾立脚不稳,险些裁倒在地还好有茶桌扶住,阴乐马上恢复自己的样貌。“我想起来了,你是姨母身边的阴乐。”“既然公主已经恢复仙家记忆,那么请不要忘了天后娘娘的嘱托,与二殿下增进感情,辅佐殿下。”穗禾点了点头“那是自然。”阴乐走进她身边,低声说“娘娘还有一事让我交代您。”“什么事?”“您的凡间父亲屡次三番要夺二殿下的王位,甚至要他的命,娘娘可不想眼睁睁自己的儿子被一个凡人拉下马。所以……”穗禾露出惊慌的神色“所以什么?”“所以,娘娘让我问你,如果南平侯继续谋取二殿下的王位,与二殿下作对穗禾公主究竟站在哪一边?”“我……”“阴乐知道公主舍不得凡间的天伦之情,可您与南平侯的情分终有尽头,在天界不过十几日罢了,只是短短一瞬。”阴乐顿了一下“如果穗禾公主无法劝服南平侯放弃那非分之想,就要赶紧下手让他早入轮回,绝了这念想。”穗禾感到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姨母……是要我去杀我爹爹吗?”阴乐不以为然道:“穗禾公主,你的真正的父亲是鸟族景云仙君,不是南平侯。”穗禾愣了一下。
    话虽如此,可是穗禾从出生后没多久,生父景云便和姑母敏萱(前鸟族族长)还有母亲雪宁一同在天魔大战中牺牲了,她成了举目无亲的孤儿,虽不愁吃穿,但在鸟族在天界的几千年里她从未享受过真正的天伦亲情,自幼就是在明枪暗箭、尔虞我诈中生存,唯有在凡间短短的十几年,南平侯给了她真正的亲情。“可南平侯只是个凡人,他不知道旭凤是天之骄子,他并没有真的害死表哥。我会阻止他的。阴乐,我求你告诉姨母,请姨母放过南平侯,穗禾会对姨母以涌泉相报,肝脑涂地。”阴乐轻轻笑了一下“阴乐不会逼公主马上下决定,公主这几日好好考虑清楚,奴婢不会立即回天上汇报娘娘的”言罢,阴乐飞遁而去,留下神情恍惚的穗禾。
      回过神的穗禾,立即闯进南平侯书房,不能让爹爹继续和表哥做对了,我要用婚约,国丈身份来劝他放手。“爹!我有话要跟你说。”南平侯看到闯进来的穗禾有话跟他说“齐冲,你先下去。”“是,王爷。”书房里只剩下穗禾和南平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08 14:06
      “爹,表哥的身体安康,我与他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穗禾呀。”“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经过此番幕府会议,再想将表哥拉下王位可就难了。但若让我嫁与表哥,将来我为表哥诞下子嗣,这孩子便可以唤你一声外公。你依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以拥有无上的权力还有什么不满足?”南平侯没有直接回应穗禾,而是撇过头踱步,穗禾着急“爹……”他慢慢转过身,一脸慈爱的看着穗禾“真拿你没办法,好好好。这几日我就找人递折子上去,催旭凤早日成婚。啊,成全你一片痴心。”穗禾一脸娇憨地挽着南平侯的手臂“还是爹对我最好了。”“爹,前几日将你禁足房中,没怪爹吧。”穗禾撇起了嘴“以后再也不许关我了。”南平侯一脸宠溺的看着她“呵呵……好,不关,不关。”穗禾露出的笑容轻快而娇嫩“那爹我先回屋休息了,爹爹早点歇息。”南平王慈祥的笑着“嗯,好。”
        然后穗禾走出书房,往自己闺阁方向走去,走到一半穗禾退了回来,躲在阴影暗处观察,很快南平侯的亲信齐冲进去了书房,关上了门,然后穗禾静悄悄走进门口听壁角“侯爷,你真的要答应穗禾郡主?”,南平侯把手背过去“穗儿对熠王痴心一片,我作为她的爹能怎么办?旭凤若爽快答应这件婚事,王位就让他坐吧。如果旭凤不娶穗儿……哼,我就起兵夺位,到时候我自己给穗禾找个如意郎君。”穗禾的脸上写满了忧愁与不安:若是旭凤执意不娶我该怎么办?我拿什么阻止爹爹害旭凤?不,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旭凤无法否认我们的婚约,他一定会娶我的!想到婚约,穗禾心神安定下来地回到自己的闺房中。
        第二天,穗禾去布庄,买到了自己中意的布匹,便心满意足和侍女从布庄出来,上了马车。“郡主,这些事情您大可吩咐我们来做便是,何必您亲自前来?”穗禾唇畔勾靥出遥遥不可及的飘忽“和表哥的婚礼,是我期盼已久之事,如今婚期将定,我自然希望亲力亲为,让一切都完美无瑕”“郡主对王上一片痴心,日月可鉴。日后王上定会好好宠爱郡主的。”穗禾笑而不语。“凡间为人不过短短一瞬,但能先嫁上旭凤一回,也好。”穗禾在心里这样想。然后她和侍女被彦佑施的昏睡咒晕了过去。当穗禾睁开眼,一抹青绿色的身影映入眼帘“彦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4-08 14:10
        天后之前听了缘机仙子的汇报后,心疼儿子,总担心旭凤在凡间过的太坎坷,叫阴乐从自己的藏宝库找出观世镜,通过观世镜看到一个凡人竟敢想把她的儿子拉下王位,屡次三番想要害她儿子。气不打一出来,那个人居然是穗禾在凡间的爹。天后思索一会儿,当天派自己亲信女官阴乐去人间暗示穗禾,为旭凤坐稳王位要送南平王上黄泉路。天后想考验穗禾:穗禾啊穗禾,你对我儿的真心有多少,你是看重旭凤多些,还是这个普通凡人的父亲多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4-08 20:27
          我觉得编剧太黑穗禾了,就算要铲除祁瑶仙子,也不一定非要利用对自己有点真心好感的蛇仙,可以利用其他人,比如无权无势的仙侍什么的,不用诓来直接打晕都行了。杀凡间爹爹的逻辑感觉太占不住脚,在旭凤死活都不娶自己甚至取消婚约的前提下,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理由,天后的空头支票,背后应该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才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4-09 00:02
            穗禾被关在闺房里,闷闷不乐,食不下咽都瘦了,侍女小桃心疼自家郡主,“郡主,王上命格尊贵无比,吉人自有天相,那奸人膳房总管不是已经死了吗?您怎么还这么忧心忡忡?” 穗禾手膝盖支在桌子上,手托下巴道“你怎么知道王上吉人自有天相,连九重天上的神仙都不敢插手助他一生一世活的顺遂。” 小桃轻轻笑了一下“王上既然当了王便是贵人的命,而且我前几天从潮安寺求自己的姻缘签,顺便问了我们淮梧未来几年是否还要打战何时国泰民安。给我解签的师傅说王上雄才大略、宽厚爱民。这一年便可结束战事,往后35年内都不会有战乱。” “你确信他说的是真的!” 小桃狠狠点了点头“嗯嗯,我的姻缘,师傅说的都很准的,他猜出我的心上人是个勤劳忠厚的木匠,我之前可是一点也没有提起过他。师傅还说我爹嫌弃他的彩礼,不肯结亲,不过过了一个月,我爹爹就好说了……那个师傅给人解签是出了名的好,大家排着队找他解签还有……” “这个师傅算命真的这么准?”穗禾眼睛亮了起来打断小桃的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4-09 01:38
              提前打个预防针,写到穗禾和润玉结婚,这个帖子会删掉,内容发到汤圆小说软件里,到时候会发个链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4-09 09:37
                穗禾润玉相爱的契机我构思两个版本:
                  a.穗禾回到天界被润玉关在毗娑牢狱,润玉赦免了鸟族,但穗禾因屠戮上神之罪,每日都要受五道雷刑。穗禾之前因为帮旭凤找毒害前魔尊的凶手中了蛊毒,喜欢她的鸟族下属齐鸣想救她出去寻找解蛊毒的方法,不知何故固城王离奇复活,告诉他如何救穗禾一命,用离魂幡,夺人躯体复活。离魂幡是上古神器,但有极大的戾气,一旦开启,会引发忘川河的幽冥之怒,润玉去了齐鸣固城王的藏匿地点,想阻止离魂幡的启动,意外两人神魂互换,互相理解对方,日久生情。
                  b.润玉下罪己诏,天道赐法旨让他经历两世情劫。穗禾悔悟,受天界一万道雷刑,魂入地狱,受地藏菩萨点化,天道宽恕,由雀魔变为灵力普通的雀精复活,为赎罪经地藏菩萨指导在凡间寻找水神风神的七魂七魄,聚齐使他们俩复活,同时积三千善事不得沾一条人命,三千善事满即可了结尘缘,随南海观音修行。下凡的润玉忘记前世,与入凡间积善的穗禾相遇,穗禾没有失忆,润玉与她产生情爱纠葛。
                  大家留言投个票选a或者b,哪个版本票数多,我就写哪个,无论选哪个投票数最起码要有11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4-09 09:47
                  重发一遍: 提前打个预防针,情节大概差不多写到穗禾和润玉结婚,这个帖子就会删掉,内容我会发到汤圆小说软件里,到时候会发个链接给吧友们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4-09 11:53
                    第四章:
                      穗禾闹绝食,让小桃请南平侯过来,以眼泪攻势让南平侯松口,第二天终于可以出门,虽有数十个武功不低的侍卫在路上围着她坐的马车,生怕她出走。淮梧的百姓用各种眼神望着这位华服的美貌郡主,令她不耐烦的拉下车帘。自那天旭凤取消婚约后,整个淮梧都传开了她为爱痴狂,宁愿以死明志,也不愿嫁王上为后,此乃旷世奇闻,期间有人说她嫌弃王上多年来的病痛缠身,不想守寡拒婚,又有人说她孤傲高洁,宁愿编造一个情郎也不想入皇宫……
                      穗禾在小桃陪同下,进入了香火极旺的潮安寺。穗禾郑重地向佛祖菩萨雕像面前行叩拜礼,小桃递给她签筒,她闭着眼睛摇了数十下:求佛祖菩萨告诉我,旭凤与爹爹能否和平共处?我与旭凤能否成为夫妻?哐啷一声,一支签条落地,上面写着:“明珠一粒玉盘中,满室祥光瑞气浓,一宽一紧事忧焦,害鸟飞来岂肯饶”穗禾看着签语,感到惴惴不安。小桃见状帮忙把签条捡起来,扶穗禾起来走到专门解签的师傅面前,把签递给他。穗禾看清眼前的师傅的面容,慈眉善目,气度从容自若。
                      “女施主,此乃下下签。近日怕是被执念所困不得解脱。”师傅缓缓而道。“执念?”穗禾疑惑不解。“施主可听过‘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 穗禾柳眉倒竖“我在强求?我与他自幼就立下婚约,相识多年,这本来就是我的,何来强求?” “听闻郡主婚约已废,如今仍对此抱有幻想。郡主这19年来过得顺风顺水,但有时眼前人,未必是心上人,更未必是良人。” “他不是我的良人,那谁是我的良人?” “天机不可泄露。施主须知得之我幸 失之我命。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我不懂!” 那师傅不知是跟她说还是和自己说,半垂着眼,语气带着一种无奈“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随后他抬起头看向穗禾,穗禾觉得他不是在看自己,而是透过她想看到他自己想见的人,让她感到有些不适。师傅也意识到了什么,旋即垂下眼眸,合掌弯腰“阿弥陀佛。”他开始喃喃自语“你是她,可她不是你……” “什么?” 他重新抬起头,轻轻笑了一下,并没有带着半分喜悦,只说“苦非苦,乐非乐,只是一时的执念而已。执于一念,将受困于一念,终成魔障;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间。”他把签还给穗禾,以今日解签数满为由告辞,回禅房休息便头也不回走掉了,留下一对被愣住站在原地的主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4-09 19:56
                      ps:目前a有4票,b有3票。希望吧友踊跃投票,谢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4-10 08:10
                        (第二章续)  彦佑看着凡人肉身的穗禾,慢慢向她走了过来“你不用那么害怕,我不是来报复你的。”穗禾不敢相信他的话,起身想跑出去。“定…哎,还没聊几句,至于这么怕我吗?……”彦佑施法将穗禾定住,“我怕你?笑话!”穗禾感到气愤却无可奈何。“我不是来报复你,我只不过是要你解除你与火神殿下的婚约。” “你要毁了我和旭凤的婚约,这还不是报复我?” “火神殿下根本不想要这个婚约,就算挽留住人也挽留不了他的心,你这般维持这个婚约有什么用?我帮你取消掉总比嫁了再后悔强啊!” “我怎么会后悔,你说的都是借口!” 彦佑轻轻地捏着穗禾的下巴“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只傻鸟?” 穗禾愤恨地看着他。“我嫁不了旭凤,我也不会看上你!” “虽有记忆,却还是凡人肉身。穗禾公主,你再怎么心高气傲,还是只能任我摆布的,还是听话一些吧。”穗禾愤恨的看着彦佑。“待我重返天庭,定要你好看!”“好看,我已经够好看了,不能更好看了,我怕天上地下那些女子,都受不了。”“你无耻。”穗禾继续咬牙切齿“彦佑。你若干涉凡人的命格,必遭天谴!”彦佑笑的更加肆无忌惮“天谴?我都被你害得贬为蛇妖了,还怕什么天谴,况且我还抱上了火神殿下亲叔叔的大腿。而你恢复了仙家记忆,不也是影响凡人的命格吗?”“好,你等着我来日绝不会轻饶你!”穗禾气急败坏的说道。
                          南平侯府,“什么,郡主不见了?”月香“原本郡主还和奴婢说话,可是不知怎么奴婢就晕了过去,在醒来时车里就没了郡主的身影。” “齐冲”“在。”“马上派人,全城搜索,务必找到郡主。”“是。”齐冲抱拳退下。“穗儿,你千万不要有事,一定要平安回来。”南平侯忧心忡忡的望着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9-04-10 09:08
                          (第二章续)
                          穗禾被彦佑施了傀儡术,当着许多人的面,直接走进了北苑山庄,“彦佑,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对锦觅有好处,就是对我有好处,他们俩才是天作之合,你只是个第三者。” “待他日回到天庭,我会让你后悔的。”穗禾再次被彦佑迷晕,而且药效时间还挺长,刚好卡在旭凤说要取消他们的婚约的时候才醒来。原来彦佑控制了穗禾的身体,跑到旭凤面前,说自己上个月前被土匪绑架,被一名少侠所救,她对其一见钟情,非君不嫁,可少侠说他身份低微配不上郡主,欲去往他国建功立业,等他拜将封侯时会去南平侯府提亲,给了她一把佩有玉佩的剑给她作为定情信物,叫她等他回来,因此听说大臣督促他们完婚,“穗禾”便急忙赶过来求解除婚约,不然便自尽赔罪。“如果那人一辈子无法出人头地不回来见你怎么办?” “他是个好人,若是不回来,自会送信给我讲明,不会误我终身。他一日不回,我一日不嫁,百死不悔。” “穗禾……” “表哥,穗禾一直把你当做哥哥,我知道这样做对不起表哥,可我已经心有所属,若嫁给表哥心里还有其他人,也是对你不忠。”旭凤听到这句话,已经认出了这不是真正的穗禾,但他犹豫不决,内心开始矛盾挣扎起来。“穗禾”见状直接用剑抵在脖子上,“穗禾,你快放下,孤……孤允了。从此以后……你我便不再被婚约束缚了。”醒来的穗禾仿佛被雷劈一样,眼睛瞪的眼珠都要掉出来了。她想说不要但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最后自己嘴里说出的话违背了自己内心,她满腹委屈不甘,有苦说不出,她流出的眼泪,被旭凤说成是喜极而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4-10 09:08
                            第三章修改:
                            南平侯府,南平侯看着失魂落魄的穗禾被北苑山庄的侍卫护送回来,又惊又喜。“穗儿,你快回来。” 穗禾抬头,眼泪啪嗒哒地掉下来“爹,表哥取消了我们的婚约……” “怎么回事?穗儿,你给爹爹说清楚。” “我被蛇妖掳走,被他施了傀儡术去了北苑山庄,说了一些违心的话,表哥以为我另有所爱,取消了婚约……” “蛇妖?他为何要这么做?旭凤见你一个人进北苑山庄竟毫不怀疑?” 穗禾露出狠厉的眼神“那个蛇妖与我前世有仇,他是报复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后悔,将他挫骨扬灰!”言罢,眼泪又掉下来。“穗儿,不哭不哭。爹爹请法师把蛇妖捉来给你报仇好不好?” 穗禾现在什么也听不进去“爹,我好难受,我想回房。” “好。小桃!” “侯爷,小桃在。” “吩咐厨房给郡主做她爱吃的绿豆糕和金玉汤,你扶郡主回房休息。”
                            第二天南平侯书房,“哼,他竟然这样解除了婚约,这是逼我造反了。不管怎么样,穗儿平安回来就好,待我成了淮梧的王,穗儿就是公主,什么样的好男儿找不到?” “那侯爷,我们该怎么做”“明日我会让圣女宣布熠王的病情,我便会要求熠王退位,另择明主。你们附和就好”“可是傅相那边……”“若熠王明知自己命不久矣,还要恋栈尊位。置淮梧的前途和百姓的安康于不顾,想来傅相他们,也是不会答应熠王继续坐下去的。”他的两位心腹异口同声称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9-04-10 09:25
                              (第三章续)
                                穗禾端茶进门听到南平侯这句话,失神打翻了茶水。“爹爹,你方才说什么?”“你们先退下吧。”“下官告退。”南平侯让亲信大臣退下,书房里只有他和穗禾。“爹,你为什么非得把表哥拉下王位不可?”“那我再说一遍,圣女已经诊断旭凤不是一个长命之人,我这也是为了淮梧的将来,何况他取消了你们的婚约,你如何嫁的了他?你何必为了一个夭寿之人和爹作对?等你做了公主,天下的好男儿任你挑选,你何苦把心系在他一个人身上。”“爹,你不要再和表哥作对了,那个圣女如何保证她说的话是真的?即使你把表哥拉下王位,我还是非他不嫁!”“你……你要气***是吗?”穗禾奋力甩袖。“齐冲,你送郡主回房,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她出去!”穗禾双眼通红“爹,你又要关我。”南平侯大喊“齐冲!”“属下遵命。”“好,我自己走,不用你押我!”
                                第二天穗禾在房里,一直担心旭凤会被拉下王位,又担心爹爹的阴谋败露被旭凤摧毁了背后全部的势力,连南平侯都做不了。到了午时,穗禾听到自己的侍女通报,爹爹早朝归来后闷闷不乐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而王上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有奸人竟敢往熠王的饮食里下相克的食物让熠王慢性中毒,膳房总管已经服毒畏罪自尽。穗禾清楚下毒的人和自己的爹爹拜托不了关系,可她什么都做不了,她讨厌做凡人!“齐冲,你速将此信送到凉虢,越快越好。”“是,属下尊命”齐冲快步从书房出去。“哼,旭凤,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你如此伤害穗儿的心,我绝不会饶了你,我这次一定会要了你的命。”
                              与此同时,润玉因为彦佑的故意泄露,隐身来到了洞庭湖前,一直举步不前,不知如何是好。驻足了好一会,他想找锦觅倾诉,但锦觅如今是凡人,正在历劫,自顾不暇,怎么能给她添麻烦。他打道回了天界,站在虹桥上看着小憩的魇兽一动不动。邝露远远瞧见润玉,便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润玉立起身,转向邝露道:“邝露,你可愿随我去洞庭湖走一趟?”
                              “洞庭湖?”邝露奇怪道,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殿下无论去哪里,邝露都愿誓死相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9-04-10 09:26
                                (第三章续)
                                  “好美的地方啊!”邝露对于能陪润玉到人间一游本身就很欣喜,即使她不明白自家殿下为何叫她隐身一起来这洞庭湖,但她看到眼前的湖光山色更加兴高采烈。碧水映天,实在赏心悦目极了。但她侧头望着殿下的脸上不仅没有半分惬意,反而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忍不住问“殿下怎么想起要来此处?” “这里,有些过往的恩怨需要了结。”润玉淡淡的说道,他刚一靠近洞庭湖,湖水像迎接主人一样自动朝两侧分立,露出了水底通道。邝露感到惊奇,她跟上润玉的脚步,往湖底深处走去。她隐隐感到有些害怕,不知道前面迎接他们的到底是什么,可殿下要去,她便义无反顾的追随他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9-04-10 09:27
                                  第五章:
                                    第二日,旭凤收到凉虢率军大举入侵淮梧边境的线报,与锦觅告别便马上御驾亲征,在营帐中同一众将领正在商讨对敌凉虢的策略的时候,秦潼走进帐中禀报:“启禀王上,穗禾郡主来了,末将实在拦不住。”“什么!”旭凤神色惊讶。“王上!”穗禾身穿银铠踏步近帐。“你一个女儿家,来军营做什么?”“穗禾虽是女子,但仍是淮梧儿女,如今边境告急,亦想为国出力。”“秦潼,送郡主回去。”穗禾目光炯炯地看着旭凤“穗禾已经打定主意,就算王上送我回去,我也会再回来。”旭凤面对穗禾有些心虚,避开她的目光,他只好同意穗禾留下来,而穗禾对军事谋略颇有见解,倒是让旭凤惊喜。“想不到穗禾郡主有如此谋略,真是让我等佩服。”“林将军过奖了”穗禾谦虚的说。“末将没有过奖,穗禾郡主当真是巾帼英雄呀,实乃我淮梧之幸!”“众将军辛苦了,今日早些休息。”旭凤吩咐:“明日卯时我们便出发,争取早日到达边关。”“是。”众将军依令出了军帐,穗禾见他们都走了出去才开口说:“王上,穗禾有一事想问你。”“穗禾天色不早了,明日要到边关,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表哥,你是在回避我?”穗禾双目含泪地看着他“那天……我只身一人……来到北苑山庄,你……就没有怀疑过吗?那天……那个人不是我……是蛇妖用傀儡术控制了我要毁了我们的婚约。我爱的一直是你,从未移情别恋。”穗禾哽咽的说道。“穗禾,你说的未免太过荒诞,那蛇妖为何要毁婚约,对他有何好处?那日,所有人都亲眼所见,你拿着剑当着孤的面,溱潼的面,宫女的面,说你另有心上人,以死明志。孤……若不答应,你怕是命丧当……”“你取消婚约,才是要我的命!你可知道我盼了多少年等着你娶我?那蛇妖与我前世有仇,让我伤心,他便有好处!”穗禾打断他的话,满脸泪痕。“穗禾……”他伸手想擦她的眼泪,但在半空中又缩回去了。穗禾见状,双眼通红“是为了圣女锦觅吗?”旭凤背过身去,没有回答她。“你到底爱锦觅什么,因为她美?值得你天上地下这般追她?”旭凤转过身看向穗禾“她值得!我也不知喜欢她什么,也许是她泉水般的性子打动了我,有她在我身边我就感到安心,希望她也像我在意她那般,在意我。”旭凤走进穗禾面前,正视着她“但不管怎么样,我喜欢她,与她的样貌无半分关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9-04-10 10:02
                                    第五章续
                                      穗禾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便马上跑出营帐,她不想再听旭凤对锦觅的任何一句情话,她跟着他一块下凡,青梅竹马,婚约在身,为他做了那么多,仍然打动不了他,婚约说取消就取消,也许就像那个和尚说的她和旭凤并非良缘,她越是试图靠近他,便会伤的更深,最终陷入地狱。“难道我要放弃吗?我跟着旭凤身后几百年,难道就这样收场?”穗禾苦笑自嘲。“谁?”她听到声响警惕起来。一个茶白色的窈窕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来。“阴乐?你这么快来了……”穗禾暗中攥紧拳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9-04-10 10:09
                                        第六章
                                        “南平侯又与凉虢君主勾结,加害火神殿下,穗禾公主是要为了一个相处不过十几年的爹爹而放弃提携您几百年的天后娘娘吗?”“若我不办,天后要直接命缘机仙子除掉我爹吗?”阴乐不以为然的笑了起来“呵呵……公主一向冰雪聪明,怎么也犯起糊涂了?天后怕有损火神殿下的元神,故不直接干涉凡人的命格,欲通过公主的手来给殿下化劫,公主若是让天后失望了,那么未来的火神天妃的位置就永远与公主无缘了。”穗禾不禁颦眉,不知如何开口。阴乐继续说道“南平侯能给你的荣华富贵只有几十年,待公主历完劫还是要回到天庭的。若不杀了南平侯,等公主回到天界,还能安稳的坐鸟族族长之位吗?天后娘娘能许给您的是千年万年的族长之位,甚至是火神殿下的正妃,以及未来的天后之位,又岂是一个凡人能比的。公主是个聪明人,应该不需要阴乐再多说几句吧?”穗禾双眼通红,更加说不出话来,如今天后要她在旭凤和爹爹南平侯之间做出选择,她胸口开始感到剧痛,不能呼吸。她捂住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
                                        阴乐看着为这样的选择痛苦迟迟无法下决断的穗禾,突然心生恻隐“穗禾公主,割舍不下这凡间的天伦之乐,阴乐不是不能完全理解。但时间不等人,天后娘娘虽不会直接让南平侯魂飞魄散,但是以她平时的手段来看,南平侯是决计不会好过的。您还记得祁瑶仙子吗?”“祁瑶?”阴乐垂了垂眼眸,用着怜悯的语气说道“缘机仙子在天后的威压下,给祁瑶仙子安排了九世妓女的命格,且多是英年早逝……”穗禾震惊的瞪大眼睛。“九世妓女?”穗禾已经对当年被自己陷害的祁瑶仙子没什么印象,她觉得祁瑶不自量力,去招惹风流的天帝,可是当她知道祁瑶在凡间过得竟如此悲惨,她的心不禁颤动了一下,她对这位姨母的心狠手辣感到不寒而栗,一旦爹爹篡位成功,在旭凤历劫飞升后,天后便无所顾忌,给爹爹安排至苦的命格。“至苦的命格,祁瑶仙子是九世妓女,南平侯一心夺取权势,妄自尊大,天后怕是要给他安排九世乞丐的命……”“九世乞丐?”穗禾心像被人揪了一下,痛的让她栽倒在地。阴乐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明日就是最后的期限了,今夜,穗禾公主好好想想如何取舍。”言罢,化作一道流光飞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9-04-10 10:10
                                        ps:目前a是6票,b是3票。希望吧友踊跃投票,谢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9-04-10 12:55
                                          我大概写到天魔两界大婚前夜,让穗禾和润玉正式交集。中间我会尽量跳过一些剧版情节的。大家耐心等待吧。这个小说前期以穗禾戏份着墨比较多,望润玉粉谅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9-04-10 20:26
                                            第六章续:
                                              阴乐走后,穗禾看到有一个人躲在暗处,“谁,快点出来?”一身蓝底黑衣的男子从黑暗中走出来。“齐鸣?”齐鸣是她当上鸟族族长后提拔的心腹,对她忠心耿耿。他担心族长在凡间历劫,昨夜便跑到淮梧隐身保护郡主,等到阴乐走后,他忍不住出来现身“齐鸣来迟了,请公主恕罪。公主不想做的,末将可以代劳。这是末将的鹰翎,公主遇到任何困难,可召唤末将出来。”穗禾拿过鹰翎“好,我知道你忠心,你先下去吧,明日我再叫你出来。”“是”齐鸣化作一缕黑烟而去。穗禾一夜未睡,她不想让南平侯把自己在天界所努力得来的一切给毁了,但她一时间无法狠下心对爹爹下手。
                                              第二天早上,旭凤和穗禾、秦潼,带着一队士兵先行前往边关,留下一众将领带着大部队压后。他们行到一处密林时,铺天盖地的箭雨从林中而来,众人都急忙举起手中兵器抵挡,穗禾却假装一时疏忽,手臂中了一箭“啊!”,旭凤回过头看到穗禾受伤,立马骑过去帮穗禾挡箭,却不想箭雨突然很快停了下来。南平候带着兵将从林中走了出来。“爹,你到底要做什么?”面对穗禾的发问,南平候一脸心疼地看着穗禾,开口喊道:“穗儿,刀枪无眼,你快过来。”穗禾跳下战马,忍痛捂着受伤的左臂走到两军阵前规劝南平候,“爹,收手吧。你抢不走表哥的王位,表哥才是天命所归的王。”“你何苦要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这般。”穗禾双眼通红地看着南平侯“爹爹很疼穗儿,却从来不懂我的心。我自幼同表哥一起长大,一直当他是我未来的夫君。爹爹在身前,表哥在身后,爹爹今日如果一定要同旭凤拼个你死我活的话。”穗禾将手中长剑一转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那么穗禾,只能一同去九泉之下陪伴娘亲。”穗禾无奈地流下悲伤的泪水。“穗禾!”“穗儿!”旭凤和南平候两人同时大喊:“穗儿(穗禾)快把剑放下!”“爹爹若能收手,穗儿便放下剑。”南平侯沉默不语,穗禾便狠下心,用剑锋划破自己的脖颈,一条血痕出现在众人面前。“穗儿住手。”南平候心疼的喊道,“穗禾……”旭凤没想到穗禾为他不惜违逆父命甚至用自己的性命做威胁,他昨夜说了那么多伤她的话,他以后该如何补偿穗禾……“爹爹收手便是了。”南平侯说完,卸下自己腰间的长剑扔在了地上。“侯爷!”齐冲想阻止自家侯爷但无能为力,只能跟着一起把武器放下。秦潼见状大喊:“南平候府的人听着,如果此刻放下武器,跟随熠王上阵杀敌,便可将功赎罪,此番行刺熠王之事,就不在追究,否则论罪当诛九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9-04-10 22:09
                                                第七章
                                                穗禾吃力地走到南平候身边跪在地上,“穗儿啊”南平侯拉起穗禾的手,小心翼翼避免碰触她的伤口。“你得赶紧让军医处理伤口。”穗禾却露出笑容,低声和南平侯说:“穗儿辜负了爹爹的期望,今日赌的不过是自己在爹爹心中的分量。穗儿赌赢了,爹爹输了,不过没关系,穗儿会一直陪着爹爹的。”穗禾笑中带泪。旭凤吩咐亲兵,“将南平候和郡主带回大部队,叫军医给郡主处理伤口,之后送他们回府,好生照料他们父女。”“是,末将遵命。”旭凤便带着秦潼等人继续往前走,到了边关驻扎。
                                                在大部队休息中,南平侯指示他在大部队埋下的内应,传递消息给凉虢的军队。她拿出鹰翎将召唤齐鸣出来,指示他把那封信给换掉,计划让凉虢在她和南平侯回府中伏击他们。她模仿南平侯字迹写的信,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便是南平侯心腹齐冲也看不出来。“公主……”齐鸣面对穗禾递给他的信封,开始变得迟疑。“我心意已决,不会改变,你快去吧。”“是”齐鸣拿过信封便飞遁而去。
                                                “爹爹,不要怪我,你夺位之心始终不死。我只能用这样的手段送你入轮回”穗禾忍不住流下眼泪,“穗禾,你该清醒了,他只是给了你一具无能的凡人之躯,凡人是有轮回转世的,你杀了他,他的元神魂魄还可以投胎,他还会有自己的子女骨肉,不只有你穗禾一个,他不会记起还有你这个女儿。旭凤必须安稳的做他淮梧的王,顺利历劫成功。南平侯是旭凤历劫的绊脚石,你必须铲除。”穗禾用衣袖狠狠擦拭掉眼泪。
                                                在回府途中,“爹,你渴吗?这里有水。”南平侯点了头接过穗禾递过来的水壶,一口饮下去,穗禾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她往水壶里下了十香软骨散。再往前面,凉虢的伏兵就要来了。不一会儿,凉虢兵出现了。“怎么回事?我不是叫他们往旭凤那儿埋伏,怎么会在这?”“竟然欺骗我们,引诱我们到这儿,兄弟们杀了他们!”为首的凉虢兵怒声道。“穗儿,你快走!”“这是怎么回事?爹”“别说了,你快走!”“不,要走一起走!”“穗儿!”两方士兵打了起来,有两名小兵拿枪过来打穗禾,穗禾手臂有伤无力自保“***开!穗儿”南平侯杀了一名小兵,另外一名小兵及时退开。忽然,南平侯感到四肢无力瘫倒在地上“爹!你怎么了?”穗禾走到他身边欲扶他起来,小兵趁机向她后背偷袭,“穗儿小心!”南平侯见状用尽全身力气,翻身把穗禾护在身下。“爹!”穗禾瞪大双眼。“老头子给我让开!”小兵用力刺中他的要害踢开了他,“啊……”举起屠刀砍向穗禾。穗禾怒目而视,掏出匕首刺中小兵的要害,结果了他的性命。“爹爹,你怎么样?”穗禾抱着南平侯哭声道。“穗儿……你要好好的……活着……呃”南平侯吐出一口鲜血,喷在穗禾的衣服上。“爹爹……”穗禾哭的踹不过去,脸部抽搐。“穗儿……你莫要再与旭凤牵扯了……他不爱你……爹……看的出——”南平侯垂下了手,睁大了双眼,呼吸声停,已然咽气。“爹爹!啊……”穗禾用力抱紧南平侯的尸体,仰天痛哭流涕:我害死了爹爹,可是我的心好痛,以后我再也没有疼我的爹爹了!对不起,爹爹!“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9-04-10 22:17
                                                  第七章续
                                                  旭凤击退凉虢军队后回到北苑山庄,打算把胜利的消息告诉锦觅。他刚进门口,侍卫给他汇报了不在他预料之内的消息:穗禾父女在回府途中,凉虢奸细带着一批人马,要把他们二人掳走作为人质,南平侯为保护穗禾,被凉虢兵刺中要害,秦潼赶到时,南平侯已经毙命,凉虢看援军到,便逃跑了。穗禾已经带着南平侯的尸体回府办丧。此时,南平侯府已经挂起了白幡,设起了灵堂。”穗禾一袭白衣,恭敬地跪地叩首,三叩之后,自己笔直的跪在灵堂,往火盆里填纸钱,拿剑翻了翻渣子让火烧的更旺,她让侍从们都下去,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待在这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9-04-10 22:18
                                                  打斗和哭戏,我实在写的很菜,你们将就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9-04-10 22:26
                                                      第八章
                                                      “爹,你会怪我吗?你一定觉得我是因为旭凤才会背叛你……爹,其实我和旭凤都是天上的神仙,因为一些事情,才下凡历劫的。论谋略,论军功您是不输他的,可您斗不过天,您斗不过九重天上的天后娘娘。因为……旭凤是天界的战神,天后的嫡子。他在凡界历劫,天后自然会给他安排一个好命格,她不会任何人谋害她的儿子。爹,如果我只是你的女儿,你要造反我是不会拼尽全力去反对你,可是,我已经开启了仙家记忆。爹,你只是个凡人……”“爹,我会记得这一世你对穗儿的好,此生穗儿负你,待我重返天界,定要缘机仙子给你一个好命格。若你……求荣华,便许你富贵。若你……谋权势,便……许你江山。来生……爹爹来生……可会记得穗儿?”穗禾的眼泪如掉了线的珠子滴滴答答落下来,她摸着南平侯的牌位细细哽咽,同时也是在说服自己莫要后悔自己做过的事,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一袭青衣悄悄走到闭起双眼的穗禾身旁。“你来干什么?你毁了我的婚约,如今过来幸灾乐祸吗?”“穗禾……”“你不要叫我名字!你在我爹门下做食客,你会不清楚他对王位的觊觎之心吗?你不是说你不怕天谴吗?你为何不阻止他!”穗禾睁开愤怒的眼睛,转身抓起彦佑的衣领,狠狠瞪着他的脸。“若不是你,他就不会再惦记着王位了!”彦佑则是一脸心疼又愧疚地看着她“对不起,穗禾。我……我不能再出手干扰凡人的命格,月下仙人警告了我。我若再出手,我怕是也要沦为第二个祁瑶仙子……” 穗禾松口了手,“哈哈……哈哈哈……”她起身仰天大笑,笑中带泪走了出去。
                                                      “南平侯去世了?” “是。”旭凤感到头痛用拳头摁着自己的太阳穴:这下,他欠穗禾的怕是无法偿还了,以后如何面对她?“王上!”秦潼急忙从大堂出来迎接他。“怎么了,这么着急迎接我?”秦潼欲言又止,旭凤有了不详的预感“有话快说!”“圣女和同行的医女不知何故都在寝房香消玉殒了……”旭凤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他本想告诉锦觅他大胜的好消息,却不想见到的竟是她的尸首。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旭凤抱着锦觅的尸身痛哭着问。秦潼看着眼前的情景也是悲从心起:“是秦潼无用,听伺候圣女的侍女说,有一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在和紫衣女子在房中打斗,而圣女和医女都已躺在地上,后来被人暗算,我得知消息赶了过来,圣女已经没了气息。打斗的人不知是神仙妖魔,侍女亲眼见他们是变成光飞走的。”秦潼说完闭上双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9-04-10 22:46
                                                        第八章续,宁负江山不负卿。
                                                        穗禾在门外偷偷看着旭凤抱着锦觅的尸首悲痛欲绝的模样,她的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了下来,她以为天后终究得手取了锦觅的性命,不知道竟是圣医族的羌活一直在给锦觅暗中下毒。穗禾心想:不管锦觅有没有中灭灵箭,她都不在这凡间俗世了,旭凤为她伤心一段时间后,是不是会回头看我呢?可是我高兴不起来,我用失去爹爹的代价换来天后的信任,值得吗?穗禾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孤要立王后!孤要立锦觅为王后!秦潼你去吩咐他们准备。”旭凤抚着锦觅的头发温柔地说着,眼睛噙满了泪水。“王上!”秦潼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家王上。穗禾听到旭凤立后立即冲进了内殿,同样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表哥,你疯了吗?你竟要立一个死人为王后!” “孤是九五至尊,谁敢不听?我要立谁就立谁!”“旭凤,你这样对得起我吗?”“对不起,穗禾,我一直把你当做妹妹,今生无法偿还,来生若你以后有任何难处,我定全力以赴帮你,偿还你对我的情义……”“你……你疯了!”穗禾大声吼叫,满脸泪痕。旭凤回头向秦潼大声问道“秦潼!孤,真的变成孤家寡人了吗?连你也不听我的命令?”秦潼心疼看着自家王上,咬牙答应“是。末将遵命。”言罢,秦潼转身走出内殿。穗禾对这两位主仆恨铁不成钢,愤而跑出内殿,她一个活生生的人竟比不上一个死人。令她更没想到的是,旭凤又做了一件更加疯狂的事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9-04-10 23:14
                                                          第九章
                                                          当穗禾看到一身红衣的旭凤,抱着同样穿着红衣还覆戴面纱的锦觅从房间里出来,命令守在门外的秦潼把桌子上的一封信交给傅相。“旭凤,你又要做什么?”穗禾睁大双眼看着旭凤。旭凤神色黯然地开口“穗禾,你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吧,我不想耽误你,这世间一定存在值得你爱的人,但这个人不是我。我无法娶你为妻。因为我已经遇上了自己想要的人,再也容不下他人,若有来生,我想娶的还是她。”穗禾后退了几步,旭凤抱着锦觅继续往前面走。穗禾想过去拦住旭凤,被秦潼挡住。“不要走!旭凤……不要抛下我。”她哭着祈求,可旭凤头也不回地走着,渐渐离开她的视线。旭凤一路抱着锦觅走到了王陵,他抛下了整个淮梧,他自己亲手打下的江山,坐在锦觅的身前,喝下了那杯鸩酒。之后,旭凤躺在了棺材里和锦觅并肩而卧,他眼神迷离地看着他的新娘,帮她掀起盖头摘掉面纱,幸福地看着锦觅,“这次你终于是我的丑婆娘了。”说完他便闭上了眼睛就此睡去。
                                                          穗禾失魂落魄地回到南平侯府,“郡主,你怎么了?”小桃心疼的抓起她的手。“我无事,小桃。你去准备火盆放在大堂里,我要烧东西。”穗禾挣开了小桃的手,独自回到自己的闺房,她把自己为旭凤准备了多年的喜服和丧服全部拿了出来。在她还只是一个凡人穗禾的时候,她为了他去学兵法,随他一起上战场,她甚至从小就做好了旭凤有可能死在战场上的准备:生做他的人,死做他的鬼。如今旭凤却做了别人的鬼,也没有给她机会。“哈哈……哈哈哈”穗禾抓着喜服的衣领,绝望的笑了起来。“郡主……”小桃一脸忧虑地望着笑中带泪的穗禾。穗禾咬了咬牙,把喜服奋力抛到火盆里。“你别扑了!” “郡主,这可是你亲自给王上做的衣服,你真舍得吗?” 穗禾止住了泪水“人都不在了,有什么舍不舍得?让它烧吧。”小桃便缩回手,回到穗禾身边。喜服烧的差不多只剩衣角了,她把丧服也抛进去烧了,眼神空洞地望着燃烧的火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9-04-10 23:53
                                                          第九章续
                                                            “这次,我认输了。我陪着你一块下凡,也曾干净单纯如锦觅那样,对你痴心一片。可你还是不曾回头看我一眼,此刻我不想回天界看着你们情意绵绵的样子。你若无情我便休,往事如昨易白头。”过了几日,新上任的成王便派人过来南平侯府,下旨封穗禾为凤仪将军,同时传召她入宫,一同商议如何应对凉虢。穗禾不带任何喜悦的轻轻笑了一下。“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你选了个什么样的人接了淮梧的江山。”
                                                            一个许下“四海一日不统,朕便一日不娶”承诺的君王,打赢了凉虢便签订一个所谓的“永不再战”的合约,抛下自己的国家和子民,给一个女子殉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世人都知凉虢愿意结盟,无非是因为战败,惧怕战无不胜的熠王罢了。熠王死后,把王位传给堂兄的儿子元锡,元锡临时上任,在朝中没有太大的威望,虽有傅相辅佐,但凉虢还是毅然撕毁了合约,再度掀起了战争。对于旭凤的做法,穗禾的感情是复杂的,她既震撼于他的痴情,亦鄙夷不屑他。如今爹爹不在了,旭凤也不在了。那个师傅说的今年便可结束战争,淮梧35年内都不会有战争,她要亲眼见证这句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9-04-11 00:17
                                                            ps: 我写着写着,关于穗禾的人设好像离剧版越来越远,可我也不是想把她写伟光正,三观吊打主角啥的。。。
                                                            但是如果完全按剧版把穗禾写的那么疯狂恶毒执迷不悟,我觉得润玉是死也不会爱上她的。。。我设置他们前面一直看不上对方,一直和对方作对,直到天魔大战,冤家式c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9-04-11 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