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穗吧 关注:2,741贴子:28,058

玉穗天长地久,孔龙cp同人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最近疯狂搜玉穗文吃,佳作寥寥,有的还没完结,吃的不饱,决定写文自萌,不喜欢别人催更。本文按照电视剧的大致走向写,小说名没想好取什么,我会给苦恋不得的邝露一个两情相悦的爱情,双cp。有虐有甜。这里没有重生 穿越,因为我不太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08 14:04
      故事从穗禾下凡红尘劫开始,第一章:天后荼姚一方面派奇鸢去刺杀锦觅,一方面派出自己亲信女官阴乐下凡开启了穗禾的仙家记忆,阴乐幻化成南平侯府的侍女模样进入穗禾的闺房。“公主得罪了”阴乐向穗禾行礼。“为什么你也叫我公主?”(此前奇鸢找过她,但是没有机会开启她的仙家记忆,之后天后让奇鸢专心刺杀锦觅为己任。)阴乐没有回答她的话,两指一并变出一道光束向穗禾飞去,穗禾立脚不稳,险些裁倒在地还好有茶桌扶住,阴乐马上恢复自己的样貌。“我想起来了,你是姨母身边的阴乐。”“既然公主已经恢复仙家记忆,那么请不要忘了天后娘娘的嘱托,与二殿下增进感情,辅佐殿下。”穗禾点了点头“那是自然。”阴乐走进她身边,低声说“娘娘还有一事让我交代您。”“什么事?”“您的凡间父亲屡次三番要夺二殿下的王位,甚至要他的命,娘娘可不想眼睁睁自己的儿子被一个凡人拉下马。所以……”穗禾露出惊慌的神色“所以什么?”“所以,娘娘让我问你,如果南平侯继续谋取二殿下的王位,与二殿下作对穗禾公主究竟站在哪一边?”“我……”“阴乐知道公主舍不得凡间的天伦之情,可您与南平侯的情分终有尽头,在天界不过十几日罢了,只是短短一瞬。”阴乐顿了一下“如果穗禾公主无法劝服南平侯放弃那非分之想,就要赶紧下手让他早入轮回,绝了这念想。”穗禾感到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姨母……是要我去杀我爹爹吗?”阴乐不以为然道:“穗禾公主,你的真正的父亲是鸟族景云仙君,不是南平侯。”穗禾愣了一下。
    话虽如此,可是穗禾从出生后没多久,生父景云便和姑母敏萱(前鸟族族长)还有母亲雪宁一同在天魔大战中牺牲了,她成了举目无亲的孤儿,虽不愁吃穿,但在鸟族在天界的几千年里她从未享受过真正的天伦亲情,自幼就是在明枪暗箭、尔虞我诈中生存,唯有在凡间短短的十几年,南平侯给了她真正的亲情。“可南平侯只是个凡人,他不知道旭凤是天之骄子,他并没有真的害死表哥。我会阻止他的。阴乐,我求你告诉姨母,请姨母放过南平侯,穗禾会对姨母以涌泉相报,肝脑涂地。”阴乐轻轻笑了一下“阴乐不会逼公主马上下决定,公主这几日好好考虑清楚,奴婢不会立即回天上汇报娘娘的”言罢,阴乐飞遁而去,留下神情恍惚的穗禾。
      回过神的穗禾,立即闯进南平侯书房,不能让爹爹继续和表哥做对了,我要用婚约,国丈身份来劝他放手。“爹!我有话要跟你说。”南平侯看到闯进来的穗禾有话跟他说“齐冲,你先下去。”“是,王爷。”书房里只剩下穗禾和南平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08 14:06
      “爹,表哥的身体安康,我与他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穗禾呀。”“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经过此番幕府会议,再想将表哥拉下王位可就难了。但若让我嫁与表哥,将来我为表哥诞下子嗣,这孩子便可以唤你一声外公。你依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以拥有无上的权力还有什么不满足?”南平侯没有直接回应穗禾,而是撇过头踱步,穗禾着急“爹……”他慢慢转过身,一脸慈爱的看着穗禾“真拿你没办法,好好好。这几日我就找人递折子上去,催旭凤早日成婚。啊,成全你一片痴心。”穗禾一脸娇憨地挽着南平侯的手臂“还是爹对我最好了。”“爹,前几日将你禁足房中,没怪爹吧。”穗禾撇起了嘴“以后再也不许关我了。”南平侯一脸宠溺的看着她“呵呵……好,不关,不关。”穗禾露出的笑容轻快而娇嫩“那爹我先回屋休息了,爹爹早点歇息。”南平王慈祥的笑着“嗯,好。”
        然后穗禾走出书房,往自己闺阁方向走去,走到一半穗禾退了回来,躲在阴影暗处观察,很快南平侯的亲信齐冲进去了书房,关上了门,然后穗禾静悄悄走进门口听壁角“侯爷,你真的要答应穗禾郡主?”,南平侯把手背过去“穗儿对熠王痴心一片,我作为她的爹能怎么办?旭凤若爽快答应这件婚事,王位就让他坐吧。如果旭凤不娶穗儿……哼,我就起兵夺位,到时候我自己给穗禾找个如意郎君。”穗禾的脸上写满了忧愁与不安:若是旭凤执意不娶我该怎么办?我拿什么阻止爹爹害旭凤?不,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旭凤无法否认我们的婚约,他一定会娶我的!想到婚约,穗禾心神安定下来地回到自己的闺房中。
        第二天,穗禾去布庄,买到了自己中意的布匹,便心满意足和侍女从布庄出来,上了马车。“郡主,这些事情您大可吩咐我们来做便是,何必您亲自前来?”穗禾唇畔勾靥出遥遥不可及的飘忽“和表哥的婚礼,是我期盼已久之事,如今婚期将定,我自然希望亲力亲为,让一切都完美无瑕”“郡主对王上一片痴心,日月可鉴。日后王上定会好好宠爱郡主的。”穗禾笑而不语。“凡间为人不过短短一瞬,但能先嫁上旭凤一回,也好。”穗禾在心里这样想。然后她和侍女被彦佑施的昏睡咒晕了过去。当穗禾睁开眼,一抹青绿色的身影映入眼帘“彦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4-08 14:10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4-08 14:53
          又有新粮了,支持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4-08 16:15
            天后之前听了缘机仙子的汇报后,心疼儿子,总担心旭凤在凡间过的太坎坷,叫阴乐从自己的藏宝库找出观世镜,通过观世镜看到一个凡人竟敢想把她的儿子拉下王位,屡次三番想要害她儿子。气不打一出来,那个人居然是穗禾在凡间的爹。天后思索一会儿,当天派自己亲信女官阴乐去人间暗示穗禾,为旭凤坐稳王位要送南平王上黄泉路。天后想考验穗禾:穗禾啊穗禾,你对我儿的真心有多少,你是看重旭凤多些,还是这个普通凡人的父亲多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4-08 20:27
              对于新粮我都是先顶为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4-08 20:35
                新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4-08 21:29
                  我觉得编剧太黑穗禾了,就算要铲除祁瑶仙子,也不一定非要利用对自己有点真心好感的蛇仙,可以利用其他人,比如无权无势的仙侍什么的,不用诓来直接打晕都行了。杀凡间爹爹的逻辑感觉太占不住脚,在旭凤死活都不娶自己甚至取消婚约的前提下,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理由,天后的空头支票,背后应该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才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4-09 00:02
                    穗禾被关在闺房里,闷闷不乐,食不下咽都瘦了,侍女小桃心疼自家郡主,“郡主,王上命格尊贵无比,吉人自有天相,那奸人膳房总管不是已经死了吗?您怎么还这么忧心忡忡?” 穗禾手膝盖支在桌子上,手托下巴道“你怎么知道王上吉人自有天相,连九重天上的神仙都不敢插手助他一生一世活的顺遂。” 小桃轻轻笑了一下“王上既然当了王便是贵人的命,而且我前几天从潮安寺求自己的姻缘签,顺便问了我们淮梧未来几年是否还要打战何时国泰民安。给我解签的师傅说王上雄才大略、宽厚爱民。这一年便可结束战事,往后35年内都不会有战乱。” “你确信他说的是真的!” 小桃狠狠点了点头“嗯嗯,我的姻缘,师傅说的都很准的,他猜出我的心上人是个勤劳忠厚的木匠,我之前可是一点也没有提起过他。师傅还说我爹嫌弃他的彩礼,不肯结亲,不过过了一个月,我爹爹就好说了……那个师傅给人解签是出了名的好,大家排着队找他解签还有……” “这个师傅算命真的这么准?”穗禾眼睛亮了起来打断小桃的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4-09 01:38
                      提前打个预防针,写到穗禾和润玉结婚,这个帖子会删掉,内容发到汤圆小说软件里,到时候会发个链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4-09 09:37
                        穗禾润玉相爱的契机我构思两个版本:
                          a.穗禾回到天界被润玉关在毗娑牢狱,润玉赦免了鸟族,但穗禾因屠戮上神之罪,每日都要受五道雷刑。穗禾之前因为帮旭凤找毒害前魔尊的凶手中了蛊毒,喜欢她的鸟族下属齐鸣想救她出去寻找解蛊毒的方法,不知何故固城王离奇复活,告诉他如何救穗禾一命,用离魂幡,夺人躯体复活。离魂幡是上古神器,但有极大的戾气,一旦开启,会引发忘川河的幽冥之怒,润玉去了齐鸣固城王的藏匿地点,想阻止离魂幡的启动,意外两人神魂互换,互相理解对方,日久生情。
                          b.润玉下罪己诏,天道赐法旨让他经历两世情劫。穗禾悔悟,受天界一万道雷刑,魂入地狱,受地藏菩萨点化,天道宽恕,由雀魔变为灵力普通的雀精复活,为赎罪经地藏菩萨指导在凡间寻找水神风神的七魂七魄,聚齐使他们俩复活,同时积三千善事不得沾一条人命,三千善事满即可了结尘缘,随南海观音修行。下凡的润玉忘记前世,与入凡间积善的穗禾相遇,穗禾没有失忆,润玉与她产生情爱纠葛。
                          大家留言投个票选a或者b,哪个版本票数多,我就写哪个,无论选哪个投票数最起码要有11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4-09 09:47
                          两个都想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4-09 10:36
                            重发一遍: 提前打个预防针,情节大概差不多写到穗禾和润玉结婚,这个帖子就会删掉,内容我会发到汤圆小说软件里,到时候会发个链接给吧友们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4-09 11:53
                              我想看第二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4-09 11:59
                                a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4-09 12:28
                                  第四章:
                                    穗禾闹绝食,让小桃请南平侯过来,以眼泪攻势让南平侯松口,第二天终于可以出门,虽有数十个武功不低的侍卫在路上围着她坐的马车,生怕她出走。淮梧的百姓用各种眼神望着这位华服的美貌郡主,令她不耐烦的拉下车帘。自那天旭凤取消婚约后,整个淮梧都传开了她为爱痴狂,宁愿以死明志,也不愿嫁王上为后,此乃旷世奇闻,期间有人说她嫌弃王上多年来的病痛缠身,不想守寡拒婚,又有人说她孤傲高洁,宁愿编造一个情郎也不想入皇宫……
                                    穗禾在小桃陪同下,进入了香火极旺的潮安寺。穗禾郑重地向佛祖菩萨雕像面前行叩拜礼,小桃递给她签筒,她闭着眼睛摇了数十下:求佛祖菩萨告诉我,旭凤与爹爹能否和平共处?我与旭凤能否成为夫妻?哐啷一声,一支签条落地,上面写着:“明珠一粒玉盘中,满室祥光瑞气浓,一宽一紧事忧焦,害鸟飞来岂肯饶”穗禾看着签语,感到惴惴不安。小桃见状帮忙把签条捡起来,扶穗禾起来走到专门解签的师傅面前,把签递给他。穗禾看清眼前的师傅的面容,慈眉善目,气度从容自若。
                                    “女施主,此乃下下签。近日怕是被执念所困不得解脱。”师傅缓缓而道。“执念?”穗禾疑惑不解。“施主可听过‘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 穗禾柳眉倒竖“我在强求?我与他自幼就立下婚约,相识多年,这本来就是我的,何来强求?” “听闻郡主婚约已废,如今仍对此抱有幻想。郡主这19年来过得顺风顺水,但有时眼前人,未必是心上人,更未必是良人。” “他不是我的良人,那谁是我的良人?” “天机不可泄露。施主须知得之我幸 失之我命。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我不懂!” 那师傅不知是跟她说还是和自己说,半垂着眼,语气带着一种无奈“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随后他抬起头看向穗禾,穗禾觉得他不是在看自己,而是透过她想看到他自己想见的人,让她感到有些不适。师傅也意识到了什么,旋即垂下眼眸,合掌弯腰“阿弥陀佛。”他开始喃喃自语“你是她,可她不是你……” “什么?” 他重新抬起头,轻轻笑了一下,并没有带着半分喜悦,只说“苦非苦,乐非乐,只是一时的执念而已。执于一念,将受困于一念,终成魔障;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间。”他把签还给穗禾,以今日解签数满为由告辞,回禅房休息便头也不回走掉了,留下一对被愣住站在原地的主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4-09 19:56
                                    b,想看b


                                    回复
                                    31楼2019-04-09 22:53
                                      只有我想看a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4-09 23:44
                                        b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4-10 01:24
                                          A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9-04-10 03:01
                                            a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4-10 07:23
                                              ps:目前a有4票,b有3票。希望吧友踊跃投票,谢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4-10 08:10
                                                a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4-10 08:23
                                                  必须a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4-10 08:52
                                                    (第二章续)  彦佑看着凡人肉身的穗禾,慢慢向她走了过来“你不用那么害怕,我不是来报复你的。”穗禾不敢相信他的话,起身想跑出去。“定…哎,还没聊几句,至于这么怕我吗?……”彦佑施法将穗禾定住,“我怕你?笑话!”穗禾感到气愤却无可奈何。“我不是来报复你,我只不过是要你解除你与火神殿下的婚约。” “你要毁了我和旭凤的婚约,这还不是报复我?” “火神殿下根本不想要这个婚约,就算挽留住人也挽留不了他的心,你这般维持这个婚约有什么用?我帮你取消掉总比嫁了再后悔强啊!” “我怎么会后悔,你说的都是借口!” 彦佑轻轻地捏着穗禾的下巴“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只傻鸟?” 穗禾愤恨地看着他。“我嫁不了旭凤,我也不会看上你!” “虽有记忆,却还是凡人肉身。穗禾公主,你再怎么心高气傲,还是只能任我摆布的,还是听话一些吧。”穗禾愤恨的看着彦佑。“待我重返天庭,定要你好看!”“好看,我已经够好看了,不能更好看了,我怕天上地下那些女子,都受不了。”“你无耻。”穗禾继续咬牙切齿“彦佑。你若干涉凡人的命格,必遭天谴!”彦佑笑的更加肆无忌惮“天谴?我都被你害得贬为蛇妖了,还怕什么天谴,况且我还抱上了火神殿下亲叔叔的大腿。而你恢复了仙家记忆,不也是影响凡人的命格吗?”“好,你等着我来日绝不会轻饶你!”穗禾气急败坏的说道。
                                                      南平侯府,“什么,郡主不见了?”月香“原本郡主还和奴婢说话,可是不知怎么奴婢就晕了过去,在醒来时车里就没了郡主的身影。” “齐冲”“在。”“马上派人,全城搜索,务必找到郡主。”“是。”齐冲抱拳退下。“穗儿,你千万不要有事,一定要平安回来。”南平侯忧心忡忡的望着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9-04-10 09:08
                                                      (第二章续)
                                                      穗禾被彦佑施了傀儡术,当着许多人的面,直接走进了北苑山庄,“彦佑,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对锦觅有好处,就是对我有好处,他们俩才是天作之合,你只是个第三者。” “待他日回到天庭,我会让你后悔的。”穗禾再次被彦佑迷晕,而且药效时间还挺长,刚好卡在旭凤说要取消他们的婚约的时候才醒来。原来彦佑控制了穗禾的身体,跑到旭凤面前,说自己上个月前被土匪绑架,被一名少侠所救,她对其一见钟情,非君不嫁,可少侠说他身份低微配不上郡主,欲去往他国建功立业,等他拜将封侯时会去南平侯府提亲,给了她一把佩有玉佩的剑给她作为定情信物,叫她等他回来,因此听说大臣督促他们完婚,“穗禾”便急忙赶过来求解除婚约,不然便自尽赔罪。“如果那人一辈子无法出人头地不回来见你怎么办?” “他是个好人,若是不回来,自会送信给我讲明,不会误我终身。他一日不回,我一日不嫁,百死不悔。” “穗禾……” “表哥,穗禾一直把你当做哥哥,我知道这样做对不起表哥,可我已经心有所属,若嫁给表哥心里还有其他人,也是对你不忠。”旭凤听到这句话,已经认出了这不是真正的穗禾,但他犹豫不决,内心开始矛盾挣扎起来。“穗禾”见状直接用剑抵在脖子上,“穗禾,你快放下,孤……孤允了。从此以后……你我便不再被婚约束缚了。”醒来的穗禾仿佛被雷劈一样,眼睛瞪的眼珠都要掉出来了。她想说不要但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最后自己嘴里说出的话违背了自己内心,她满腹委屈不甘,有苦说不出,她流出的眼泪,被旭凤说成是喜极而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4-10 09:08
                                                        第三章修改:
                                                        南平侯府,南平侯看着失魂落魄的穗禾被北苑山庄的侍卫护送回来,又惊又喜。“穗儿,你快回来。” 穗禾抬头,眼泪啪嗒哒地掉下来“爹,表哥取消了我们的婚约……” “怎么回事?穗儿,你给爹爹说清楚。” “我被蛇妖掳走,被他施了傀儡术去了北苑山庄,说了一些违心的话,表哥以为我另有所爱,取消了婚约……” “蛇妖?他为何要这么做?旭凤见你一个人进北苑山庄竟毫不怀疑?” 穗禾露出狠厉的眼神“那个蛇妖与我前世有仇,他是报复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后悔,将他挫骨扬灰!”言罢,眼泪又掉下来。“穗儿,不哭不哭。爹爹请法师把蛇妖捉来给你报仇好不好?” 穗禾现在什么也听不进去“爹,我好难受,我想回房。” “好。小桃!” “侯爷,小桃在。” “吩咐厨房给郡主做她爱吃的绿豆糕和金玉汤,你扶郡主回房休息。”
                                                        第二天南平侯书房,“哼,他竟然这样解除了婚约,这是逼我造反了。不管怎么样,穗儿平安回来就好,待我成了淮梧的王,穗儿就是公主,什么样的好男儿找不到?” “那侯爷,我们该怎么做”“明日我会让圣女宣布熠王的病情,我便会要求熠王退位,另择明主。你们附和就好”“可是傅相那边……”“若熠王明知自己命不久矣,还要恋栈尊位。置淮梧的前途和百姓的安康于不顾,想来傅相他们,也是不会答应熠王继续坐下去的。”他的两位心腹异口同声称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9-04-10 09:25
                                                          (第三章续)
                                                            穗禾端茶进门听到南平侯这句话,失神打翻了茶水。“爹爹,你方才说什么?”“你们先退下吧。”“下官告退。”南平侯让亲信大臣退下,书房里只有他和穗禾。“爹,你为什么非得把表哥拉下王位不可?”“那我再说一遍,圣女已经诊断旭凤不是一个长命之人,我这也是为了淮梧的将来,何况他取消了你们的婚约,你如何嫁的了他?你何必为了一个夭寿之人和爹作对?等你做了公主,天下的好男儿任你挑选,你何苦把心系在他一个人身上。”“爹,你不要再和表哥作对了,那个圣女如何保证她说的话是真的?即使你把表哥拉下王位,我还是非他不嫁!”“你……你要气***是吗?”穗禾奋力甩袖。“齐冲,你送郡主回房,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她出去!”穗禾双眼通红“爹,你又要关我。”南平侯大喊“齐冲!”“属下遵命。”“好,我自己走,不用你押我!”
                                                            第二天穗禾在房里,一直担心旭凤会被拉下王位,又担心爹爹的阴谋败露被旭凤摧毁了背后全部的势力,连南平侯都做不了。到了午时,穗禾听到自己的侍女通报,爹爹早朝归来后闷闷不乐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而王上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有奸人竟敢往熠王的饮食里下相克的食物让熠王慢性中毒,膳房总管已经服毒畏罪自尽。穗禾清楚下毒的人和自己的爹爹拜托不了关系,可她什么都做不了,她讨厌做凡人!“齐冲,你速将此信送到凉虢,越快越好。”“是,属下尊命”齐冲快步从书房出去。“哼,旭凤,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你如此伤害穗儿的心,我绝不会饶了你,我这次一定会要了你的命。”
                                                          与此同时,润玉因为彦佑的故意泄露,隐身来到了洞庭湖前,一直举步不前,不知如何是好。驻足了好一会,他想找锦觅倾诉,但锦觅如今是凡人,正在历劫,自顾不暇,怎么能给她添麻烦。他打道回了天界,站在虹桥上看着小憩的魇兽一动不动。邝露远远瞧见润玉,便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润玉立起身,转向邝露道:“邝露,你可愿随我去洞庭湖走一趟?”
                                                          “洞庭湖?”邝露奇怪道,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殿下无论去哪里,邝露都愿誓死相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9-04-10 09:26
                                                            (第三章续)
                                                              “好美的地方啊!”邝露对于能陪润玉到人间一游本身就很欣喜,即使她不明白自家殿下为何叫她隐身一起来这洞庭湖,但她看到眼前的湖光山色更加兴高采烈。碧水映天,实在赏心悦目极了。但她侧头望着殿下的脸上不仅没有半分惬意,反而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忍不住问“殿下怎么想起要来此处?” “这里,有些过往的恩怨需要了结。”润玉淡淡的说道,他刚一靠近洞庭湖,湖水像迎接主人一样自动朝两侧分立,露出了水底通道。邝露感到惊奇,她跟上润玉的脚步,往湖底深处走去。她隐隐感到有些害怕,不知道前面迎接他们的到底是什么,可殿下要去,她便义无反顾的追随他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9-04-10 09:27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