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猫吧 关注:430,306贴子:9,774,439
  • 11回复贴,共1

一些对动画的想法(可能会长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就 40 年来我的一些感觉。
曾经我也是一个十分支持水田版动画(下简称「水田」,不指声优水田山葵),大概可以说完全看完所有水田。窃暂且将水田动画依照画风分为几个时间段:
前期:2005–2007:画风未成熟,人物形态比较 “机械”
中前期:2008–2010:画风稳定,白色的瞳仁是正圆形
中后期:2011–2014:画风成熟,瞳仁逐渐变大,人物形象变得圆润和些许夸张
后期:2015–2017:眼睛变得更加大,如果作画良好画风是最细腻的
末期:2017–至今:不想作评价
对应地,也将大山动画分为这些时间段:
初期:1979–1981:可能受于技术原因,画崩比较严重
早期:1982–1987:这是哆啦头还比较圆
中期:1988–1998:经典的栗子头,其台配版被广为熟知
后期:1999–2002:哆啦的头又变味圆形,同时画风逐渐夸张
末期:2003–2005:从这时候开始剧场版和 TV 版的画风分道扬镳,画风格外细腻


回复
1楼2019-04-07 16:24
    一、“40 周年纪念 TV 放送”
    1. 新的《哆啦A梦之歌》
    「期待值可能过高了」。
    幻想《哆啦A梦之歌》的回归,但我听到的却类似于 “最陌生的熟人”。旋律是那个调子,歌词仍旧,但是声线的感觉完全变了。相比于广为熟知的大杉久美子或山野智子版,40 年纪念版的穿透力完全下降了。


    大山羡代的「ハイ、タケコプター!」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但水田山葵喊得太高太快(甚至比 TV 动画里的还高;虽然大山羡代初期的语速也很快但也没水田这次快),此前 mao 演唱的《实现梦想的哆啦A梦》,水田山葵喊的道具名也是正常的。
    五人组的 OP 合唱(包括之前《实现梦想的哆啦A梦》)的道具名都同样过快了。我都很不满意,声优似乎有一种做作的表现,想要强调角色的声线特点使失去自然。大山版大雄声优的小原乃梨子在随着动画播出,基本上都是本音出演。隔壁小新的矢岛晶子退出声优的原因也是「要维持新之助的声线难度逐渐变高,因此在配音时会过度集中在如何还原新之助的声线,导致角色的声音难以自然呈现」。
    大雄(大原惠)在中后期演唱的往往都很甜美(例如《ハッピー☆ラッキー・バースデー》和 »Blue Moonlight«),但从后期开始,似乎想强调角色的「傻」,效果反而不好。
    我认为五位声优直接使用日常声线演唱或许会更好。


    回复
    3楼2019-04-07 16:53
      2.《梦幻乐园・大雄小镇》
      其实这部作品在水田里已经有多次出现了,包括 2006/4/28 的重制以及 2010/03/19 春日祭上直接放映大山版。大山大概从一开始就奠定的「夸张」的基调,例如大雄能被拖起来在天花板上溜冰。之前好像有人问会不会复刻打响指的画面,结果并没有,让电视里的人打了。有些细节上是在匪夷所思,为什么出木杉等人后来会突然跑来?那个朱元璋一样的人显然不符合水田设定,在 2006 的重置里被替换成比较正常的画风。结尾大雄妈妈的表现也过于粗暴,上场就直接脚踩破坏,但在 2006 中一开始是用手抬起挪走,后来可能嫌烦才用扫帚扫开。
      总之希望复刻的地方没有复刻,不希望和不好的地方复刻来了。


      回复
      4楼2019-04-07 17:11
        一样的感觉。


        回复
        IP属地:广东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4-07 17:31
          3.
          …………
          而本集除了对于大山版动画的致敬元素以外,第二个故事《偷窥哆啦A梦》在很大程度上也可以看作是水田版动画的阶段性回顾。这个故事不仅有着非常非常多的捏他,而且也把水田版动画(其中的某一个平行世界)的时间线串了起来。
          《哆啦A梦》的连载方式以及动画的制作模式决定了这部作品从一开始就同时具有多个平行世界,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每一个故事都是与其他故事绝对独立的,本周的第二个故事就说明了这一点。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故事在水田版动画中倍设定成发生于《天花板上的宇宙战争》等故事之前,并发生在《青之泪》《哆啦A梦的一日之恋》等故事之后,而这些故事都同属于同一世界线。

          …………
          取自 B 站「喜欢拉面」投稿「我们有个小壁橱」的 63 楼。其实有一点要指出,水田的时间线是连续的,并且这些似乎在一个年份不会增长的平行世界(与《齐木楠雄的灾难》的设定有不同)。有例子如《哆啦A夢生重病了?》暗示了下一集《哆啦A夢重生之日》、《哆啦A梦的假日!!》暗示了下一集《哆啦A夢的青之泪》,以及还有 2007/6/8 放送的《不能养哆啦A梦吗?》和《恐怖的胖虎生日》中,后者的开头直接谈论了前者的剧情。所以我觉得这仅是同一时间线的不同表现,节目呈现不一定按照时间线来。


          收起回复
          8楼2019-04-07 17:35
            7楼我还是删掉算了。但是说实话,我个人无法理解17年以后怎么就不想做评价了。

            究竟是17年以后的动画真的像一少部分观众说得那样差,还是说只是因为这些观众因为动画的变革而随之成为了水田版旧体制的原教旨主义者?

            还是说有些人已经忘记了13到16年,尤其是15、16年这两年的低谷期到底有多黑暗了吗。


            回复
            IP属地:湖北9楼2019-04-07 17:47
              二、关于与时俱进
              仅看水田来说:
              水田从中后期开始整体开始走下坡路。个人认为换画风一定程度是为了拉收视率(从数据上来看总体确实是在下降),但依然治标不治本,剧情创新并没有多少。
              「仅是手机,其他的 21 世纪产物,例如层状公寓、电脑、超市,都是曾经出现过但随后又弱化或者取消了(上述三个分别出现于《加油胖虎》、水田中期小夫的房间、水田《妈妈与妈妈的对决》),似乎是为了保留时代感。……然而奇天烈大百科 TV 中又觉得比同期的哆啦要 “现代” 许多。」
              之前有人发帖问为什么大雄没有智能手机;有了话哆啦A梦就没那么大的作用了。大山时代由于科技发展还比较缓慢,问题不那么突出,而在当前的科技环境下,哆啦的神秘感似乎越来越微弱,很多曾经的设定和剧情在当前便不合逻辑。间谍机器人、示范信笔、徽章追踪器……这些现实中差不多可以说已经被发明出来了;时光电话、时光电视、如果电话亭这些取材于当时事物的道具可能对我们以及未来的观众越来越陌生:为什么电话会有按键?电话亭是什么?《哆啦》一开始也是能让小孩子可以期待,幻想未来的科技。现在来看,哆啦的主角性质越来越弱了。
              然而《蜡笔小新》的剧情,当前与原先已经偏离了很多,制作组能够尝试新兴事物,如能点外卖、在手机 app 上贩卖不需要的东西(咸鱼?)。(但是最近的质量也比前几年低一些,新声优上任后很多就是重配音先前的。)
              《时光借物赛跑》是少数几个新兴的原创,平板造型的器械就很现实。不过看起来现在的科技确实处于瓶颈期,让制作组依然能够保持创新,可能就很艰难了。
              另一个问题,2112 年也很快到来了。大雄的辈分关系、《哆啦》中刻画的未来和真实可实现未来的冲突又应该如何解决?


              回复
              10楼2019-04-07 18:24
                三、关于夸张
                很多人批判大山末期,说「浮夸」


                水田确实是不如大山用心了。
                po 几张大山后期的照片




                我不认为有人赞同水田初期能够刻画出这样细腻的画面,放在今日也足以媲美。
                ————
                「大山大概从一开始就奠定的『夸张』的基调,例如大雄能被拖起来在天花板上溜冰。」大山的夸张主要通过画面表现出来,而确实是用了心。有言论说《好帮手碟片》这种夸张能拉近动画和观众的距离,例如大雄吐槽的「讷~那颗心可以了吧」也是同观众所想。动画本来就是夸张的,像哭出的眼泪喷溅、跑步腿变成风火轮、无语的时候变成石头而且碎裂等,这些元素在大山后期体现得淋漓尽致,也能体现出角色的情感程度(惊讶得冒汗、失色和 “炸毛” 就是透过夸张区分层次的)。
                水田有部分集则有些剧情浮夸,观众可能不能完全理解(我还没找到具体的例子)。不过在水田《戏剧性瓦斯》中,大雄指着太阳落下的部分,相较于大山版,这种夸张更有感染力。




                从弹幕就可以看出来观众的态度了。


                回复
                11楼2019-04-07 1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