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与贝贝的家吧 关注:8,327贴子:316,069

龙珠大乱斗之杀手系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4-01 15:39
    杀手,隐匿在城市角落里鬼魅的暗影,来无影去无踪。出手狠辣,杀人于无形。他们行踪诡秘,只在某些导演的镜头里才得以窥见他们神秘的生活和行踪轨迹,但却并未有人真正见过。
    杀手杀人的方式不拘一格,任何东西都能成为他们杀人的武器。他们出手迅速,不留痕迹,越是高明的杀手越难以窥见他杀人的方式。没有见过杀手的人认为他们都是冰冷阴暗的植物,偷偷生活在潮湿的角落里,像恣意生长的苔藓一样,总是发着暗绿色的光带着潮湿的水汽和黑暗为伍。这足以说明你的见识有多么浅薄。杀手,灌注在不同身体和灵魂里就会有不同的性格,也造就了他们千奇百怪的生活方式和杀人手法。他们性格各不相同,从不互相依偎生存。他们特立独行,是广袤草原上最凶猛的豺狼,但这仅仅出现在他们寻找到猎杀的目标时。没有猎杀任务的时候,杀手就像每一个普通的人,在公交车站不时的看看手表等着下一班公交车;亦或是在某个暖洋洋的午后就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过往的行人和玩耍的小孩;又或是打开电视,吃着泡面,听着电视里无聊的财经新闻,静静的等待着下一个任务。
    杀手就是这样,总是安静的蛰伏着,像生存在黑暗里的植株带着潮湿阴冷的水汽,却不得不生活在阳光底下。
    下面,他们的故事正式开始。


    收起回复
    2楼2019-04-01 15:39
      无法安睡的人(一)


      当整个西都陷入一片昏沉沉的死寂,所有人都安眠在睡梦里,空旷的风在城市上空呼啸而过,冷冷的扫过一张把自己隐匿在黑暗里的脸庞上。风吹动他的额发,额发下的一双眼睛锋利却泛着冷冷的疲惫。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很困倦,像很久没有睡过觉一样,长时间的困倦让他觉得愤怒暴躁。身体里积聚的愤怒在他周身形成一道凌厉的屏障,发着光的屏障随着他的怒气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强,甚至他捏紧的双手都泛着金色的光。美达摩尔星人的短衫被他周身的气吹的猎猎作响,他的头发从黑色变成金色又变回黑色,他在压抑怒气,所以他周身的气场非常不稳定。

      黑暗,让人绝望的黑暗,像一柄刀子紧紧贴着他的后颈,仿佛只要他稍有放弃抵抗的意思,就能随时让他的鲜血染满脚下的土地。

      失眠,长时间的失眠,他甚至想不起来自己上一次好好睡觉是在什么时候?

      折磨着他的不止是睡眠还有消失的记忆,他总感觉在某些时候他的记忆就像被人偷走了一样。在梦里,他在与人打斗,气吹起的沙石把一切都淹没在一片昏黄里,有光透过沙石飞过来,他似乎防备不及,被打中了左臂,他似乎很愤怒,可怕的力量让他全身都在发热发烫,心脏像要爆炸一样,他努力的控制着这股力量,最终却还是被这股力量征服。强大的力量沿着他身体的每一条经络贯穿他的整个身体,然后爆发出来。他的头发在不断的变长,延伸至肩膀。是金色,发着光的金色。他的吼声让天地都为之震颤,他的愤怒,他的恐惧。都化为他的力量,穿过层层劲风贯穿了敌人的胸膛。

      对,他打败了敌人,那道伤口……

      没有伤口,难道一切都只是做梦?

      疲倦的困意再一次席卷了他,他愤怒的飞到空中,把所有的愤怒都化作力量投进了无边无际的大海里。几秒钟后,平静的大海像爆发了一场巨大的海啸一般,掀起了数百米高的巨浪。西都靠近大海,所有人都被巨大的震动吵醒,整个城市陷入慌乱。

      几千公里外的始作俑者丝毫不知道自己刚才的动作引起了多么大的恐慌,他只知道自己很累。他太累了,刚才的蓄力一击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金色的头发随着力量的消失慢慢变回黑色,身体轻盈的像一片羽毛,在空中急速下坠。

      如果能这么死了也很好不是吗?

      至少不用被消失的记忆困扰。

      就像这样,像一片轻盈的羽毛,慢慢的沉入大海里。

      他缓缓阖上眼睛,只能听见风急速从耳边掠过,当他慢慢陷入沉睡的时候,他感觉有什么力量托住了他,让他不再下坠,他很想看清楚,意识却慢慢模糊。

      当海面再次归于平静的时候,一个穿着橘黄色短袖外面套着深蓝色武道服的人立在咆哮的海风里,任风吹乱了他的额发。他的双眼冷冷的看向远方,搜寻着他的猎物。

      睡吧,睡吧,悟吉塔。

      等你醒来,我已经做完了我该做的事。

      当下一个海浪拍打在冰冷的岩石上时,立在上面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回复
      3楼2019-04-01 16:18
        脑袋转不过弯的我还没看懂……这是什么c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4-01 20:35
          是贝吉特X悟吉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4-01 20:46
            无法安睡的人(二)

            悟吉塔跌入沉沉的梦境,到处都是缭绕的云雾让他看不清眼前的路。他跌跌撞撞的走着,耳边不停传来双脚踩断枯枝的声音,在空旷的树林里显得格外刺耳。森冷的寒气刀子一样刮在他裸露的胸口上,他不停的往前走,有个声音在他脑子里一直回响。

            你就是个魔鬼,杀人的魔鬼。

            下一秒,凄厉的惨叫声和一双绝望不甘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让他无处可逃。

            他很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个人,但这双眼睛和眼睛里透露出的绝望恨意让他毛骨悚然。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她,为什么自己没有一点印象?

            悟吉塔不停的往前走,眼前不停摇晃的小路在他眼前变的越来越清晰,一座破旧的木屋在几棵大树后摇摇欲坠的矗立着,仿佛一阵大风就能把它刮倒。越接近这栋房子,他的意识就越模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他想起什么。这里到底发什么过什么,他无从知道,但这里绝对是最接近真相的地方。

            近了,更近了……

            就快要接近了……

            低低的啜泣声从破旧的木屋里传出来,若有似无的哭声像一张无形的大网锁住了他所有的感官,撕裂的痛要扯出他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让他痛不欲生。

            真相,真相到底是什么?

            悟吉塔,你必须要战胜内心的魔障,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杀手。你的犹豫,你的怯懦,都会让你失去一击制胜的机会。作为杀手,我们必须冷血。

            是谁在说话?

            悟吉塔,你还记得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感觉吗?当你的手贯穿将要猎杀的猎物的胸口,滚烫的血喷溅在你的脸上,你有没有感觉到很兴奋?悟吉塔,承认吧,你的手上沾满了鲜血,为了生存,我们不得不如此。

            生存。

            对了,他是为了生存,他们是为了生存。

            所以,你不用内疚,我们只需要按命令行事就好。杀掉名单上的人,拿到属于我们的钱,过我们想要的生活,这就是我们的使命。我们为此而活着,所以,我们不需要为任何人的死而悲悯。你听听他们临死前的声音,是多么动听,收起你愚 蠢的怜悯和同情,这样只会让他们死的更加痛苦。你知道的,我只需要几秒的功夫就能让他们摆脱痛苦。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不愿意,那么你就继续躲在那个阴暗的壳子里继续沉睡,你不愿意做的事全部由我来做。我可不想因为你的愚 蠢死的不明不白。我们摆脱不了他们,他们的力量太过强大,那个神秘的组织,他一直在派人监视着我们,如果我们完不成任务,躺在这里的就会是我们,你懂吗?

            你懂吗?

            你懂吗?

            悟吉塔,我们别无选择。

            好了,好了,你该乖乖睡觉了。等你醒来,这一切就结束了。


            回复
            6楼2019-04-01 22:10
              这篇文不是什么小美好的文,也没有小美好的残酷,它是真实的残酷和黑暗,不喜欢的人真的不建议看。文中人物互不相关,故事独立,不要往动漫故事里带。


              就这样,喜欢的可以继续看文。


              回复
              7楼2019-04-01 22:13
                請問"小美好"是什麼意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4-01 23:52
                  (ฅ>ω<*ฅ)冒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4-02 12:34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4-02 17:53
                      顶啊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4-02 18:5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4-02 21:02
                          喜欢听恐怖故事的人(二)

                          月亮已经爬上了夜空,橙黄的光芒在天空中散发出淡淡的月晕。月亮总是美丽的,近乎残酷的美丽。在每个月特定的日子,他都会找地方躲起来,以防满月的光让他露出野兽的犬牙。

                          对,他不是人类,他只是长的像人类。自从十年前在满月下变成一只黑色的巨猿,把基地毁灭的一塌糊涂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满月。但他能感觉,感觉到满月对他的召唤,一种神奇的力量窜行在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想要撕裂他的神经。燥热从尾椎骨一直延伸至他的大脑,疼痛让他趴跪在地上,十指深深嵌入泥土里。他抬起头,橙黄的月晕在他的双眼中变成血红瑰丽的颜色。月亮在他眼中是耀眼的红色,美的惊心动魄。

                          那里仿佛有致命的魔力,吸引着他,让他臣服。

                          赛亚人。

                          远处传来模糊的声音,遥远却声声刺透耳膜。

                          赛亚人?

                          什么是赛亚人?他不止一次听到这个奇怪的称呼。这似乎是一个古老种族的称呼,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他曾秘密做过各种调查,但却没有任何收获。是灭亡了吗?他搜寻过地球的每一个角落,有时候甚至会有奇怪的感应,这是同类身上发出的特殊气味。还有活着的同类,特殊的气味混杂在腥咸的海水和花草的香气里,紧紧包围着他。他飞过山川河谷,冰冻雪原,却始终一无所获。

                          同类。

                          冥冥中,他感觉自己和赛亚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里到处都是地球人,他们身上的味道和他并不相同,各种香精香料调配出的液体已经让所有人都弥漫在气味的尘埃里。他讨厌这种味道,总是让他灵敏的嗅觉过敏。

                          火红和赤金燃烧在他身上,黑色的毛发慢慢翻卷出皮肤,滚烫的热快要将他融化。奇异的力量涌入身体四肢,他痛苦的蜷缩在地上,想要释放出这股力量,却又在拼命的压抑着这股可怕的力量,他恐惧的想要摆脱这一切。满月的光照亮了他的瞳孔,由于直视了满月,他的眼睛开始变成猩红色,身体也在慢慢发生着变化。以前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只不过在满月的这一天,基地的科学家都会在他的体内注射一种特殊的药物来抑制这种力量。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气的提升,这种药物已经无法控制他体内可怕的力量。他失去了知觉,这力量已经完全控制了他。

                          鲜红的满月挂在遥远的夜空中,一只黑色的巨猿隔着透明玻璃冲着满月疯狂的咆哮,巨猿拼命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嘴里不断喷出冲天的火柱,炸毁了基地的防护罩。巨猿的尾巴如一条钢鞭,砸毁了墙壁上巨大的电子屏,整个基地迅速进入警戒模式。基地的警卫向巨猿不断发射抑制这种力量的针剂,却无济于事。巨猿在疯狂的破坏,在满月的印照下,可怕的黑色怪兽发了疯一样,到处喷射火球,短短几分钟的时候,基地就被火海包围。

                          黑悟空大人,黑悟空大人。

                          紧急的通讯声打断了正在几万公里之外寻找七颗龙珠的黑悟空,他悬停在空中,看着基地发来的影像。伤的鲜血淋漓的科学家正通过基地的备用通讯设备和他联系,他的眼睛牢牢的盯着科学家身后正捶打着胸口疯狂破坏的巨猿。

                          哼哼,药物已经控制不了吗?

                          几声轰鸣的爆炸,爆炸扬起的碎片和粉尘中断了通讯画面。黑悟空看了看手中闪着耀眼光泽的四星球,唇角挑起危险的冷笑,迅速向着基地的方向飞去。

                          像是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打斗,醒来后的悟吉塔只感觉全身每一块骨头都被拆碎了的痛。他咬了咬牙,发现自己被铁链锁在基地的监牢里。这里是惩罚那些想要逃离基地背叛者的地狱,每一个进来然后出去的人都如死魂一般,没有了生气。他们仿佛被抽走了灵魂,变成了只为杀人而存在的利刃,冰冷且残忍。


                          回复
                          14楼2019-04-03 21:39
                            必须收藏,我爱你!么么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4-04 17:11
                              坐在木屋窗台上的悟吉塔看着半空中的月亮正在慢慢变圆,呵,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他能感觉到血液在体内急速的流动,滚烫的,烧灼着他身体的每一寸神经。随之而来的,还有汹涌的欲 望,如潮水一般淹没了他所有的感觉。

                              此时,他身上的气味变得越来越浓烈,毒药般的气味弥漫在空气里,随着气流的涌动折磨的他痛不欲生。欲 望,他不是没有,但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类有过渴望,他甚至无法和人类一起生存。没有任务的时候,他都在离西都很远的一处密林里生活。远离城市,远离喧嚣,只有他自己,只有野性的气息。他可以在丛林里的树木上飞速移动,然后坐在最高的树木上看着月亮用她最美的姿态却用最残忍的方式让他痛苦。

                              月亮,她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一重又一重的谜团如迷雾遮住了他的眼睛,他想要拨开这层云雾,却找不到出口。到处都一片黑暗,他看不清方向。

                              像有人拿着一支画笔慢慢描上月亮那道浅浅的缺口,细腻精致的笔法让他想到了每次接收任务的那张浅绿色的明信片,画师以极其庄重的方式告诫他每一次任务都应该完成的像一幅精美的画作,而不是随心所欲的勾勒几笔,破坏了整幅画的美感。悟吉塔抬起了因为极度疲倦而泛红的双眼,任由自己身上的气味肆意的飘散在空中,这种气味真是个美妙的东西,每次闻到都能让隐藏在他身体里的欲 望汹涌的咆哮而出。他不想控制这种奇妙的感觉,好像他天生就靠着这种气味生存,靠着这种气味寻找到他的同类。

                              靠在墙角的女人似乎动了动,嘴里发出嘤咛的声音。悟吉塔抬起疲惫的双眼回头看了一眼,人类就是如此脆弱,只要他动动手指就能要了她的命,但他不想这么做。

                              杀掉一个没有任何攻击力的女人实在不是他的作风,但上面下达的任务从来不允许杀手们有任何质疑。他们只需要按命令行事。

                              杀手守则第八条,杀手必须无条件完成任务,不得询问有关目标的任何信息,违者杀无赦。

                              他对目标的过往、身份、姓名没有丝毫兴趣,在他眼里,只有任务成功和任务失败,还有完成任务的方式。每个杀手都有自己独特的杀人方式,他不喜欢简单粗暴的解决一个濒临死亡的人,这是对一个即将死去的灵魂的极大亵渎,所以,他必须要郑重其事。

                              昏睡中的人意识慢慢变得清醒,森冷的寒意灌进她单薄的衣衫,像做了很久的噩梦,长发女孩惊吓着醒过来,惊恐的打量着周围。从木屋窗户透进来的光被一个黑色的身影遮住了大半,受了惊吓的女孩逆着暗影看过去,立时惊声大叫哭出声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求求你不要杀我。

                              心里的恐惧和害怕能让一个人情绪奔溃到什么程度,悟吉塔在基地的监牢见过太多了。为了活下去,什么尊严,信仰,甚至是自己都不重要,只要能活着。
                              他没有说话,只是挪了几步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单膝跪在那个已经吓坏了的女孩跟前。

                              不要害怕,我不会杀你。

                              悟吉塔觉得自己的声音极具欺骗性,他红肿的双眼和里面勉强透露出的温柔一定能让眼前的人获得暂时的平静。

                              我们来做个交易。

                              就是这样,先抛出一个诱饵,总有人会上当。谁说杀手杀人就一定要让目标在惊恐和害怕中死去,他们还有更大的利用价值。

                              你……你……想让我做什么?

                              女孩下意识拉紧了自己的衣服,是的,是的,隐藏在人类中那些丑陋的,肮脏的事情,真是让他作呕。他可不是那群肮脏的垃圾,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用自己的眼睛去亵渎那些纯净的灵魂。

                              你放心,我不会碰你,我只想让你给我讲故事,恐怖故事,越恐怖越好。

                              他的话显然引起了女孩的兴趣,她虽然警觉的拉紧了自己的衣服,眼睛里的好奇却骗不了人。

                              恐怖……故事……

                              对,就是恐怖故事。我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长时间的失眠让我很痛苦。但是我只要听到能让我感觉恐怖的故事,我就能睡着。只要你的故事能让我睡着,我就放你走。

                              女孩显然读到了悟吉塔话里的重要信息,只要她的故事能让眼前这个看起来并不凶恶的人睡着,那么她就走逃走的机会。女孩点了点头,她别无选择。


                              回复
                              16楼2019-04-04 20:36
                                所以说,我这是sf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4-04 20:41
                                  凳子来了,拿着西瓜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4-04 21:2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4-04 21:38
                                      來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4-04 22:23
                                        楼子啥时候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4-04 23:31
                                          继续更,加油加油↖(^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4-05 09:03
                                            楼楼你还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4-05 19:57
                                              第一个故事(一) 骨瓷

                                              隋良年间,西都经历大小几百场浴血战争,虽然稳定了皇权,但经过连绵的战事冲刷,西都各地盗贼盛行,民不聊生。田地因为连年战事无人耕种,早已经荒漠成了旱地,被太阳晒开的裂缝每一寸都是西都子民的血泪。西都所辖地域到处都有人背井离乡,四处逃难,沿途他们啃光了所有的树皮草根,土地出现了大面积沙化,到处都是饿死的浮殍,裹着一层层薄薄的皮躺倒在路边。

                                              解脱了,解脱了。死了就不用受这无边的业障了。

                                              跛着一只脚的老婆子跪倒在一个看似年轻的男子的尸体旁边,念念有词的说道着。路过的人看到年轻男子身上穿的衣服,面无表情的走过去就剥了下来,穿在自己身上。老婆子拽住那人的胳膊,哭着说给她儿子留件衣服,让他能走的体面点。

                                              那人狠狠踹了婆子一脚,恶狠狠的吐了一口痰呸了一声,都是一个死人了,还穿什么衣服。

                                              冷风吹来,卷起地上的漫漫黄沙,遮天蔽日,老婆子的身影被淹没在漫天黄沙里,再也看不见。每天都有人死去,每天都有人看着别人死去,他们的神经已经麻木的没有任何痛觉。他们没有力气哭,没有力气同情别人,他们只知道漫无目的的往前走,至于要去哪里,他们也不知道。饥饿已经让他们发疯,没有树皮草根,他们开始吃一种白色的黏土。

                                              这种软糯的黏土被灾民当作充饥的粮食,所有的灾民都靠这种黏土果腹。藏在一处凹地里的灾民一夜之间全部死去,不出半日,这群死去的灾民被另外一群饿的两眼直冒绿光的灾民发现。这是一种无法描述的惨烈场景,人类互相蚕食,犹如野兽。

                                              人性,它和活着比起来一文不值。

                                              死亡在慢慢逼近他们,饥饿已经让他们失去了理智,他们想要活下去。已经太久没有吃到肉了,牙齿撕咬在混杂着血腥味的皮肉上,丝丝作响。月亮已经升到了头顶,皎洁的月光照进了这片凹地里,正在咬着一块肉的人露出了森寒的牙齿,上面沾满了鲜血。他踢开了挡在他前面正啃着一只胳膊的瞎了左眼的人,那人的衣服没了右边的衣襟,只斜斜挂在左臂上,胸口一大块红色的烫伤印记。这人被踢了一脚,也没有吭声,只是挪了一下脚转了个方向继续啃着手里的肉,片刻功夫,那块肉已经只剩下森森白骨。

                                              黑暗里有什么东西隐隐发着绿光,来不及多看一眼,周围又传来糟杂的叫喊声,这群人似乎训练有素,听到声音立即丢下手里咬的血肉模糊的残肢,低伏着身体悄悄隐匿在黑暗里消失不见了。

                                              饥饿,瘟疫,死亡……

                                              漫长岁月,西都子民心底最恐怖的记忆,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忘记。为了终止天灾人祸继续蔓延,隋良225年,西都皇帝下发了三条诏令。

                                              第一,本朝自今日起,开始缩减一切用度,皇室子孙、宗亲须作出表率,筹集粮食、银饷赈济灾民。
                                              第二,除皇城、州、府、县以及关外留有守备军外,其余守军均回归各籍,由当地州府县统一管理,战时为军,闲时为农,开荒种地,储备粮草和军需。
                                              第三,禁止各州县搜刮民脂民膏,西周子民十年可不缴纳税赋,违者斩立决。

                                              三道政令,让西周沉重绝望的生活得到了暂时的缓解,人们虽然照常吃不饱穿不暖,但黑暗的生活总算看到了一丝希望。这时的西周,田间地头闲时都能听到军队训练的声音,这是希望的声音,伴随着日升日降生生不息。

                                              所有人好像都遗忘了这段恐怖的过往,十年时间,西都再无战事,修生养息的西都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华。西都最繁华的街市商贾林立,各种贸易来往不绝。随着国库渐渐充盈,老皇帝在上元灯节登上承天门与民同乐,无数金银从高高的城阙上撒下来,一时间,承天门下所有人都扑倒在地下抢着洒在地上的金银。唯有一人,静静立在万人只中,穿一身素纱襌衣看着高高城楼上的一名男子。风吹过她脸上单薄的面纱,模糊的让人看不清表情。她的一双剪水眸牢牢盯着那名男子,一刻也未曾离开过。

                                              已经十年了,她整整等了十年。


                                              回复
                                              24楼2019-04-07 21:42
                                                第一个故事(二) 骨瓷

                                                西都最著名的花街,每天晚上迎来送往,客人络绎不绝。浓妆艳抹的老鸨笑的花枝乱颤把路过的人一个一个推进姑娘的温柔乡里,招呼着上酒上菜。脂粉的香味混杂在酒水的香气里,迷醉着路过的每一个来这里寻欢作乐的人的神经,还未喝酒,就已经醉在了阵阵飘散的香风里。

                                                坐在一座花楼上的女子推开了窗子,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翠玉轩的兰姑正拖着自己肥胖的身体往一个人的身上靠,那人似乎并不恼怒,而是靠近了兰姑在窃窃私语着什么。两人似乎是聊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头碰在一起皆是一脸奸笑。女子看到一锭金子进了兰姑的怀里,兰姑早已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沦落风尘的女子哪个不是这样,美貌在日复一日残酷的生活里,很快就被磨损殆尽。她们大部分都是被家里卖到这里,亦或是被拐被骗,走投无路才逼不得已用自己的身体换来一口饭吃。她们挣的大部分银钱都落在了老鸨手中,失去利用价值的青楼女子会沦为其他人的婢女或杂役,这里病死的,累死的姑娘数不胜数。死了,还要被那些卑贱的龟公吐一口口水,然后用破席子一卷,乘夜扔到乱葬岗。但凡身上有些名贵的物品,就被这些龟公顺手全部拿走,甚至是穿在身上值钱一点的绫罗绸缎。

                                                这里的女子活的就像地上随意生长的野草,谁都能上来踩几脚,然后骂一句贱 人。为了活着,哪个人不是付出了别人想象不到的努力。即使卑贱如草,即使低微如尘埃,她们依旧努力的活着。

                                                女子黑色的长发被突然吹来的冷风卷起,清冷的月光照进她的眼睛,愈发让她冷艳无双。再过一个时辰,她就满十六岁了,起身,来到了梳妆柜前,女子拿出匣子里一对花胜别在自己的头发上,然后看着黄铜镜里的自己,唇角卷起清冷的笑。

                                                小姐,您要的竹叶青来了,这可是知府梁大人家的公子专门从黑水寺带来的。今年茶叶产量不好,只得了这几钱,就都给您送来了。

                                                穿着水绿色衣衫头挽双髻的女童把一个通体透亮的白色瓷杯放在了桌子上,清亮的绿色茶水里还飘着一枚鲜绿色的茶叶,经过沸水浸泡,仿若新生。

                                                女子端起白色的瓷杯,修长的手指细细的摩挲着杯壁,仿佛抚摸着她最心爱之物。婢女知道这是小姐最心爱之物,任何人都不得碰,只有喝茶的时候才准许她拿出来。茶水的香气弥漫在清冷的空气中,完全闻不到外面纸醉金迷的腐烂之气。女子刚将茶水放到嘴边,一个尖利带着大笑的声音就从远处传来。

                                                小舞,小舞啊,今天我们翠玉轩真是蓬荜生辉。你快点准备准备,大将军莫广来了。

                                                房间门被推开,坐在梳妆台前的女子动也未动,但谁也没有注意到她慢慢弯起的唇角。


                                                回复
                                                25楼2019-04-08 20:24
                                                  悟吉塔看着女孩的眼睛,他的意识连通了女孩的意识。人类就是如此脆弱,他可以随意读取到他们的思想,不费吹灰之力。

                                                  透过一片浓雾,他来到一座已经破败不堪的府邸,灰沉沉,阴森森的寒气从敞开的大门涌出来,让人不寒而栗。门口的石狮子雕刻的极其精致,木门上的红漆已经剥落,露出腐烂的木头,是最上等的黄花木。富贵人家安葬身份最贵的人才会用这样的木头,可见曾居住在这里的人身份何等尊贵。大门正中挂的牌子上是西都古文,他并不认识。悟吉塔走进敞开的大门, 随着他的脚步,周围的一切慢慢褪去了黑白的颜色,园子里的牡丹开出富丽堂皇的颜色,阳光在上面撒下浅浅的金色光芒,悟吉塔伸手去触摸阳光,阳光却径自穿透他的手掌,落在肆意盛开的花瓣上。

                                                  血的味道,浓郁的血腥味萦绕在这座华丽的宅院。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可怕的事情?悟吉塔来了兴趣,未知的迷让他疲惫的神经得到了暂时的舒缓。就是这样,就是这种感觉,未知的可怕和恐惧,让他紧绷的神经正在慢慢放松。

                                                  他的眼睛在四处搜寻,鲜血的味道越来越近, 但这座府宅里的人似乎并没有任何察觉,他们还是和平日一样忙碌着。穿着粉色宫衣的侍女排成一排,手里的碗碟盛着各色水果,茶点,不紧不慢的走着。小厮们打扫着青石板路,在上面撒上清水。一切都井然有序,但悟吉塔却觉得血腥味越来越浓烈。

                                                  寻着血的味道,他穿过了几个回廊, 来到一片种满了白色雪棠的院落里,大片大片雪棠连绵盛开,如大雪覆盖了整个地面。鎏金的阳光在硕大的白色花瓣上结成耀眼的金色粉末,微风吹动,光芒随着花瓣的起伏如跳跃的精灵。光折射进悟吉塔的眼睛,霎时间,他的眼睛流光溢彩。但很快,周围突然狂风大作,纤细的花径随风飘荡,硕大的白色花瓣被风吹卷上天空,一层灰暗浮上了悟吉塔的眼睛,他看了看周围,一切就只剩下黑白两种颜色。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正当悟吉塔疑惑时,突然有什么东西跌跌撞撞穿透了他的身体。在别人的意识里,他只是个虚无的状态,别人并不能看到他。一个大概只有五六岁的小男孩一脸惊恐的跑着,跑几步就跌倒,然后爬起来继续跑,身上的衣服破了好几处,应该是跑的过程中被刮破的。小孩每跑几步就惊慌的向后望着,好像后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他。

                                                  就是这里,灰暗的世界里,悟吉塔看到这座院落里血迹斑斑, 鲜血顺着青石板路一直延伸到一座雕琢的极其精致的五层阁楼里。八角玲珑的阁楼,坠在八个角上的雪棠铜铃在狂风里发出震耳欲聋的“叮铃”声。

                                                  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接近了,不紧不慢的从小男孩刚才来的地方慢慢走过来。悟吉塔转过身,只见一个身穿白色薄纱的女子正向着他的方向走过来。那女子白色纱衣的裙摆上用细密的银线钩织出美丽的花瓣,在灰暗的世界里竟然泛着浅浅的银光。

                                                  悟吉塔对人类女子的美貌并没有过多了解,在他眼中,她们不过都是一种浑身散发着可怕香水味的生物,她们痴迷于一种叫香水的东西,以此来吸引异性的注意。但这个女子似乎不同,她身上没有任何奇怪的味道,细细嗅来,她的身上似乎有种铁锈的味道,她应该经常和各种兵器打交道。这是被抓来的女孩子所讲的翠玉坊的姑娘小舞,她正追着这个小男孩,眼睛里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弯起的嘴角有种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你不要过来,你这个贱 人 。你不过是我父亲娶回来的一个贱 婢罢了,等我父亲出征回来,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小舞脸上平静的没有任何表情,她右手握着的花胜其实是她的武器,白色翠玉点坠的雪棠花,那两根银色的细钗则淬过剧毒。大风吹起她乌黑的长发,遮住了她黑色的瞳仁,她不紧不慢的走着,穿过了悟吉塔的身体,就在两人身体交错的瞬间,悟吉塔看到了这个名叫小舞的女孩子侧颈上的红色火焰标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4-10 18:13
                                                    贝吉塔他们都在哪里,是一点点出来嘛,感觉悟吉塔是主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4-10 18:32
                                                      红色火焰是杀手的标志,身为最顶级的杀手都会在脖子侧颈纹上火焰。她难道是杀手的前身,这个神秘的组织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有了如此可怕的规模。经过无数朝代更迭,历经千年不倒,形成如今盘根错节的杀手体系,他却连杀手的核心组织都没有接触到过。
                                                      悟吉塔看着小舞慢慢接近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的小男孩,他是大将军莫广最疼爱的长子。将军出征一年之久,回来后就听到长子离奇失踪的消息。他派出自己最精锐的探子四处打探,却都毫无消息。儿子离奇失踪让莫广内心升腾起一种不详的预感,他是位高权重的大将军,竟然有人敢对他的儿子下手。普通人断不敢作出这种事来,他虽然出征在外,但王府里暗处一直留有不少探子,保护王府女眷的安全以及他藏在密室里的见不得光的秘密,到底是谁这么大胆,这么大胆?
                                                      愤怒之下,他拍断了桌子 ,阴冷的月光投进黑暗且空无一人的大厅里。他猛的抬头看了一眼,冷风吹在他饱经风霜的脸上,突然,像有什么扼住了他的喉咙,身上的每个毛孔都被冷风吹的紧缩起来,冷汗从他的额头不停的渗出,曾经身经百战的将军竟然站立不稳,身体抖的如筛糠一般。眼前的月亮似乎与那晚的一模一样,一模一样。颜色如鲜血一样红,散发着让人恶心的腥臭味。脸色煞白的将军看着门廊外的月亮一点一点爬上夜空,他突然疯了一般冲出了厅门,开始胡言乱语。
                                                      几天后,卧病在床的将军收到密函,一直秘密为他做事的李鬼被人暗杀在家中,死相极其恐怖。就在这时,王府院落里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人们像白天撞见了鬼一样,发疯一般的乱跑乱叫。躺在床榻上的将军到底经过无数战争,在心腹的搀扶下披上衣服来到王府最大的花园里。
                                                      花园里的人乱成一团,有不少身子柔弱的姬妾已经昏倒在地上。他刚想要骂一句成何体统,就顺着一声仿佛来自地狱的恐怖叫声看向了碧色如洗的天空。莫广只觉得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洒在汉白玉的石阶上。冰冷的白色玉石被滚烫的鲜血浸透,竟比花园里争奇斗艳的鲜花开的还要绚丽夺目。
                                                      天空上飞着一只巨大的风筝,开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仔细一看,竟是一张人皮做的风筝。整张人皮被撑在细细的竹骨上,随着风在空中飞舞着。忽来一阵大风把风筝压的很低很低,还保持着清醒的人看到挂在风筝上的人皮左眼是黑糊糊的一团,胸口上还有一大块红色的烫伤印记。
                                                      李鬼。
                                                      竟然是李鬼。到底谁和他有如此深仇大恨,竟然在他将死未死,血还没有冷透的时候剥下了他的整张皮。这种精细的手法,杀手,那个神秘可怕的组织,连名字都未听过的组织, 他到底什么时候沾上了这些可怕的东西。
                                                      人皮风筝在风中抖动了一下,就像张开大手要抓住他们一样,几个小厮吓的昏死过去,花园里又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他们好像要把自己的灵魂都要喊出去。
                                                      都给我住嘴。
                                                      到底是身经百战的大将军,他提气勉强压下了心口翻涌的血气,一声暴呵压住了所有人的声音。听到他的怒吼,哭声、尖叫声一时都停下来,几个平日里得宠的侍妾也顾不得什么形象趴倒在莫广的脚下惊吓的放声大哭。
                                                      将军,将军。您为西都征战多年,才有了今天的太平日子,到底是谁要害我们,害我们?我们王府一直都太太平平,到底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进了王府,先是小世子不明不白的失踪,接着又是将军一病不起,现在,又出现了这样可怕的事,将军,您一定要找出这个背地里作恶的人。不然,妾身们每日都过得心惊胆战,怕不能再好好侍奉将军……
                                                      凄凄厉厉的哭喊声让莫广心中更加烦闷,这群女人只知道享受荣华富贵,他还没死就已经动了这样的心思。不干净的东西,莫广脑中闪过一片素雅的白,眸光不禁暗了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4-11 21:49
                                                        大家能为杀手组织想个名字吗?脑袋空空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4-11 21:52
                                                          黑客(๑•ั็ω•็ั๑)(滚滚滚滚滚滚不是一回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4-12 19:15
                                                            我来冒泡啦!(ฅ>ω<*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4-13 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