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音吧 关注:15,625贴子:469,703

【女神音酱】『神音吧2019年4月壁纸+主题文』——春时旧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正是繁花似锦的四月天,说起来清明假期也要来了~《成魔》也是预计在这个月发布全曲mv哦,另外说一句四月份的图图都太好看了,不仅这张好看,清明的节日壁纸也超美的!

本期主题文写手:温倦
四月主题壁纸文画手:CM太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01 12:02
    【因为本文涉及到地源的内容,所以先放一下地源私设】
    埃尔斯边境多山和沼泽丛林,是天然的屏障,将埃尔斯与其他三国分隔开来,因而埃尔斯的政治魂术方面与其他三国有较大差异。政治体制由多罗卡皇室与附属的七个公国协同构成。七个公国之间为了土地和牲口摩擦不断,有时甚至剑弩相向,直到现任帝王继位才暂且平息。与别处不同,埃尔斯的王爵使徒可以很大程度上参与政治事务。七个王爵受白银祭司调遣分别前往七个公国,协助各国公爵处理政务,有效传达祭司的指令。当然,七国之间国力也有悬殊,为了平衡考虑,高位王爵前往的一般不会是强盛的公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01 13:28
      【南之埃尔斯·斐尔因公国·聆啸海】
      “所以,你的打算是什么?”
      眼前的女子单手托着腮,另一只手的指节在木质书桌上无意识地叩击着,发出一连串质地坚实的声响。油灯昏黄的灯光下,她那立体优美的脸部线条显现出一种神秘的厚重感,就像是自己在亚斯蓝的画廊中看到的那些油画女像。
      从自己进入这个房间后,很长一段时间她们两人都是以这样的状态相互打量着,直到她带着一丝不合时宜的疲惫感,开口问了自己这个问题。
      神音将目光从眼前人的脸孔上移开,看向窗外星光斑斓的夜空。
      埃尔斯的星空似乎和亚斯蓝的很不一样。亚斯蓝的夜晚很冷,让人没来由地心生悲凉。但现在自己所面对的这一方夜色却很温柔,宛若女神黑色的面纱。
      神音抿了抿唇,沉声答道:“我们这次的任务即是将地源前任三度王爵带回水源,基于你们埃尔斯的政治—魂术体制,自然是打算隐秘行事。当然,如果二度王爵有更好的建议,我们也很乐意接受。”
      这应该算是自从永生岛海战以来自己接受到最大的任务了。按照白银祭司的说法,地源前任三度王爵莱斯顿在叛国之后就一直藏身于亚斯蓝帝都格兰尔特,在前段时间被【天格】察觉后就又逃回了地源。因为不确定他是否有窥探亚斯蓝魂术机密的嫌疑,所以在与地源达成协议后,白银祭司交给了自己这个任务。
      说实在话,神音心里不是没有疑惑的。首先,不管这个莱斯特压抑魂力的技巧有多么高超,以【天格】的实力真的会过这么长时间才发现一个王爵级实力的人么?再者,他在行踪暴露之后为什么会选择回去埃尔斯?逃向风源或者火源岂不是更加安全一点?
      但是,每到自己的思绪向着更深处蔓延时,神音就会赶紧告诫自己不要想太多,想要活下去,适当的装聋做哑无疑是一门必修课。
      况且,虽然不知道两国究竟达成了什么协议,这次说到底也勉强算是地水两源联手组织的行动,地源方面也派遣了眼前这位二度王爵,蒙娜安来协助自己。照理说来,自己只要遵照白银祭司的指示,不去触犯某些禁忌,此行应当就不会有什么风险。
      所以说,为了那个素未谋面的三度王爵耗费这么多心思,实在有些不值当。
      蒙娜安显然没得到她想要的回答,秀美的眉峰微微一蹙,嘴角牵了牵。随后,她站了起来,绕过桌子缓步走了过来。
      神音一动不动,只有含笑的眸子镇定而从容地注视着她的动作。
      “水源的二度使徒阁下,在我给出建议之前,我想先了解一下这次跟你来的有几个人?”蒙娜安在距离她两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她说话时的语调很平淡,被周围静谧昏黄的氛围所烘托,宛若只在与密友秉烛夜谈。然而,这种情况下的平淡无疑是最大的强势。
      “一个,水源四度使徒。”神音言简意赅地答道。
      “四度……使徒?”对面蒙娜安那张典雅平静的脸上总算变换出了几丝生动的线条。
      让一个二度使徒一个四度使徒加在一起去对抗另一个国度的三度王爵,只要是稍微对魂术系统有点研究的人都会觉得匪夷所思。这个二度王爵并不明白自己与霓虹根本就算不上主流意义上的“使徒”,所以有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神音苦笑了一下。
      而且,地源的二度王爵哪怕略有耳闻,也不会真正清楚这段时间以来亚斯蓝的魂力格局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故……在这个越来越复杂混乱的世界里,比起高深莫测的漆拉和那两个邪气馥郁的新任王爵,自己还是更希望与霓虹合作,虽然只有几面之缘,但在他身边自己会没来由地觉得安心,仿佛很早以前她与他也曾并肩作战过。
      “这个我们有把握,您放心。”神音没有解释,只如是答道。
      “你有把握就行。”蒙娜安的脸色再度平静下来,顺带着多了几丝寒意,“不管怎么样,我得先跟你明确一点,虽然这次我的国家派遣我来协助你进行这次任务,但是我只会在通行和准备方面给予帮助。明白我的意思么?我不会参与你们和莱斯顿那个叛徒的正面交锋。”
      神音歪了歪头,看上去并不在意的样子。
      “现任三度王爵作为莱斯顿曾经的使徒,对莱斯顿有着很深的感情。据我所知,莱斯顿现在的藏身之处就是那孩子安排的,是在埃尔斯东方的米尔德丽顿公国。那孩子告诉我的,他一直很信任我……”蒙娜安似乎是说起了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声音减弱了不少。
      高高在上的地源二度王爵竟也会被不必要的感情所束缚手脚么?“可你不还是辜负了他的信任?”神音不由得弯了眼眸,这使她那双潋滟的瞳孔半掩在一片虚晃的阴影中。
      “我是为了他好。”蒙娜安冷冷地移开话题,“这两天,我这里会派一支表演队伍前往米尔德丽顿公爵的春日祭典,你们可以假扮成舞者和侍从混在里面,免去置办文书的过程就可以避免很多麻烦。”
      神音没有说话,不知是在思考这方法的可行性,还是在等等看蒙娜安接下去的话。
      一切又归于平静,沉默片刻之后,地二爵调侃一般地随意问道:“对了,你会埃尔斯的舞蹈么?”
      油灯中一明一灭跳跃着的火焰散发出铜色的光芒,让整个房间都像是包裹在浓稠醇厚的蜜糖中,宛若一场甜美的旧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4-01 13:29
        记忆中,她曾无数次穿过神氏家族书房中一排有一排的书架,手里提着一盏小小的油灯,在昏黄的灯光下费力地辨认着书脊上那些烫金的文字。
        大多数时候,她并不会取下其中的哪一本来翻看里面的内容,而只是打眼看过那些古老拗口的书名。仿佛只是来拜访一下这些老朋友。
        而她名义上的母亲,神氏家族的主母大多数时候也不会理会她这些纯粹打发时间的举动,她和家族里的其他大人一样,都更愿意把精力放在神斯或是其他那些更听话懂事更有“希望”的孩子身上。
        在这里,维系住彼此关系的从来不该是感情。
        所以,神音对与母亲的这次见面都感到有些意外。要知道,因为她个性孤僻冷淡而又对魂术学习没有太大热情,母亲早就没什么耐心耗费在她这个“**”身上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让女仆照料她的衣食起居,对于其他方面从不过问。
        当然,想想也知道,母亲这次见她也绝不是因为对她有所改观。
        果不其然,母亲一开始先是端着和蔼的微笑问了问她最近怎么样读了哪些书,然后便是说今日府上会有一位地籍的高级魂术师来拜访,最后便是让她和其他几个孩子跟着教习老师练一些地源的舞蹈。
        说白了,就是母亲想要靠这种方式来同那位魂术师套近乎,但又不愿意耽误神斯等人的魂术练习,于是就把主意打到包括她在内的那些不那么“有希望”的孩子身上。
        明明没有实质性的感情,又何必要在一开始装出一副慈母的模样?
        别人可能会当真的啊……
        只有失望多次,才会真正绝望。
        “好的,母亲。”童稚的声音轻轻地回答道。
        不过这样也好,绝望了,就不会痛了。
        春季微凉的夜风从窗缝里悄悄地渗透进来,带得桌上摆着的蜡烛烛火晃动了一阵。橘红色的光芒在她的脸庞上微微摇曳,那温和的热度,宛若一次从未有过的温柔的爱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4-01 13:29
          埃尔斯的气候哪怕在初春时节也十分温热潮湿,人在这种环境下待得时间久了就仿佛泡在酒水里,感觉微醺一般的倦意。
          神音双手拢在袖子里,慵懒地靠在座垫上,她听着马蹄声踏过石板路的声响,微眯上眼眸准备趁这个机会先打个盹儿。
          埃尔斯的服饰较之亚斯蓝和因德要显得轻薄得多,但为了防止蚊虫叮咬,又不像弗里艾尔那般暴露出位。平时,这里的普通居民大多会穿着亚麻质地的衬衣,富有的人往往会在外面罩上一件宽松的纱衣。倘若是节日里,女子们会穿着一种名叫“塔那”的对领丝绸长袍出席各种宴会。
          这几日是春日庆典,所以神音现在身上穿的正是一件“塔那”。不过她倒也没有选择地源女子所钟爱的那些绚丽的色彩和繁复的花纹,依旧是一袭白衣的打扮。鸦羽一般浓密乌黑的长发衬在微垂着脸庞边,未加雕饰的容貌看上去宛若一枝春日里弱质纤纤的白玉兰花。
          出发之前她让霓虹也换上了一身简单利落的地源男子服饰,但不知是他不习惯这样的衣着,还是他十几年的使徒生涯中没有这样抛头露面的经历导致此时此刻坐在神音对面的他看上去带着一种普通少年的拘谨不安。一双眼睛只晓得看着对面的神音,他半张着双唇,一副想开口说话却又怕打扰她的欲言又止的样子,显得那么无辜而清澈。
          她和霓虹混进的这一支表演队伍约莫有十几个人,每四个人分一辆马车。这个车厢里除了他们以外的那两个人都是地源本土的女子,看上去比神音大三四岁的样子。
          她们两个大概都是热情开朗的性格,自打上车起便坐在一块儿,操着地源口音聊一些布料和首饰之类的东西,时不时会压低嗓子谈论一下与自己同行的这两个年轻人。显然,霓虹英俊硬朗的外貌很讨她们喜欢,言语之间总是拿眼睛偷偷瞄他,甚至不停地教唆对方去问他的名字。
          她们一个玩笑开得声音过于大了,这才让霓虹的视线从神音身上移开,转向她们那边。
          那两个女子赶忙止住了话题,有些尴尬地冲着霓虹笑了笑。
          当然,霓虹并没有听懂她们的言语,他的注意完全是被另一件东西所吸引。
          各位看官须知,埃尔斯有一种很美丽的十二瓣花,名叫“月尘”,传说是地源的三个白银祭司中梦境之神的信物,代表着纯洁与美好。地源人大多都喜欢用绢布之类的材料制成“月尘”模样的工艺品,来祈祷梦境之神的赐福。
          这两位就佩戴着这样的头饰。
          霓虹伸出手,指了指其中一个女子的头发。
          那女子看霓虹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但一时间也不知道霓虹到底所指何物,不由得露出为难的表情:“什么?”
          霓虹见对方猜不出自己的意思,有些焦急起来,他又伸手指了指,费了好大力气才从嘴里发出一个含糊不清的音节:“花……”
          女子想了想,伸手摘下自己头上的发饰,托在掌上:“你是在指这个么?这是月尘花。”
          霓虹用力点点头,露出孩童一般单纯的笑容,随后指了指那枚丝绢编的月尘花,接着指了指一旁小憩的神音。
          女子或许是窥见霓虹看向神音时眸底那一抹化不开的温柔,才明白了霓虹的意思。她转过身,从自己放在座垫上的手提袋取出来另一朵精巧月尘花头饰,轻轻放在霓虹宽厚的手掌上。她带着一副了然的笑意,冲着霓虹挤了挤眼睛:“去送给她吧。”
          霓虹的嘴唇微微翕动,似乎想要对她的慷慨说声“谢谢”,但最终只能不好意思地避开了那女子直率的目光。他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推了推神音的肩膀。
          神音睁开尚还模糊不清的眼眸,最先入目的是一朵盛放的花朵,十二瓣初雪般洁白的花瓣层层叠叠托住淡蓝色的花心,宛若包藏起一小片澄澈的月光。
          她抬起头,恰好撞进霓虹那双带着温柔笑意的眸子中。“霓虹,这是?”神音有些不解地挑了挑眉。
          霓虹拉过她的手,将那朵做工精细的绢花放在她柔软纤细的手上。那局促兴奋的模样就像是年幼的男孩将最心爱的玩具送给自己喜欢的隔壁女孩儿。霓虹收回手,指了指自己的头发,示意这个是可以戴在头上的。
          “谢谢你。”神音将绢花松松地攥在手心里,她看着霓虹那孩子气的笑容,不由得也笑了起来。
          那是和她曾经杀戮猎物时高傲讥诮的笑容或是面对陌生人时面具化的笑容完全不同的笑。在这个世界待的久了,她甚至都忘了自己还有这种来源于心的笑容。
          指尖传来丝绢细腻光滑的触感,仿佛真的在抚摸一片娇嫩的花瓣一样。
          呵,月尘花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4-01 13:30
            亚斯蓝的春天是一个很美的季节,气候温和宜人,有一种让人身心放松的苍翠的湿润气息,仿佛置身于一片林中空地。到了晚上,夜空虽不似秋季那般高远辽阔,但镶嵌其上的星辰却显得更加贴近于地面上的他们。伸手,仿佛将星光萦绕在指尖。
            神音坐在廊下,她将夸张可笑的舞蹈服饰解了搁在一边,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一天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舒适。
            她已经跟着教习老师练了好几天的地源舞蹈了,练习时该笑的时候她便跟着其他人一起笑,练习结束,她还是那个离群索居的女孩,只想一个人享受这一方宁静。
            “阿音,你怎么坐在这里啊?”
            这故意套近乎的称呼让神音忍不住皱眉,她转头看去,一个白天的时候一起练习舞蹈的女孩坐到了她的旁边。
            这个女孩神音有点印象,她也是被家族冷落的孩子,原因在于她天分不高,哪怕她已经十分努力地练习魂术,进度却也达不到神斯他们的一半。她似乎很想要引起家人的注意,无论父母吩咐她做什么事她都努力得不行,在神斯他们面前也总是一副阿谀奉承的样子。
            这又是何必呢……
            收起你眼中那种同病相怜的目光吧,我和你不同。
            区别在于,是我先抛弃了他们。
            “阿音,你知道么?父亲请人从地源购买了很多月尘花,正小心地养在花园里呢,准备到时候用来布置桌面。”那女孩见神音不答话,又自顾自地说道,“不过,据说母亲让人送了三朵到神斯哥哥的房间里。”
            女孩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满是艳羡的光芒。
            月尘花,神音曾经在一本讲地源的书上看到过,是一种很名贵美丽的花朵。从那三朵月尘花足以看出母亲对神斯这个儿子的喜爱。
            但是,无论怎么说,那也只是几朵花啊。
            把身外之物捧上神坛,再在它身上倾注那么多不必要的感情,这不是很可笑么?
            “哦,是这样么?”神音淡淡地回答道,“母亲愿意给那便给呗,反正不过就是几朵花罢了,又不是什么有用的东西。”
            那女孩看神音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感到十分诧异,沉默了一会儿,再次说道:“唉,这是光几朵花的事么?神斯哥哥有那么好的魂力天赋,这总不会是没用的东西吧?”
            真是愚不可及……
            “别人所拥有的魂力魂术对你我而言又有什么用?左不过都是求不来得不到的东西。是,神斯他的魂力对于普通魂术师来说是还不错,但是在他之上还有高级魂术师,还有使徒,还有王爵……他也会像你一样羡慕那些比自己拥有得多的人,在这种事情上面浪费感情只会让你们深陷深渊。”神音站起身,扫了扫裙摆上的灰尘,“我要是你,我会牢牢把握住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并且用它去争取我想要的,而非只是在这方寸之间怨天尤人。”
            夜风携来花园里那些月尘花独特的香气,宛若雪山融泉一般清澈凛冽的气息缓慢地渗透进这个被夜色所浸染的廊亭里。
            女孩望着神音远去的背影,一时语塞。
            在这之后不久,神音就作为二度使徒离开了神氏家族的府邸。那一次夜谈,是神音与这个女孩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谈话。
            不知道,那个远在帝都早已嫁作他人妇的女孩听闻神斯在福泽镇战亡的消息时有没有想起多年以前那晚与神音的对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4-01 13:31
              【南之埃尔斯·米尔德丽顿公国·安卡城】
              马车抵达米尔德丽顿公国关口时已经差不多到黄昏了,通关文书置办得十分顺利,在天黑之前,他们一行人就被安排在安卡城西一个小驿站里。
              神音对这样的安排很满意,因为据蒙娜安提供的消息来看,莱斯顿现在居住的地方就在不远处。
              她和霓虹在驿站里吃了点东西,地源的食物不是很合胃口,所以神音没吃多少。他们又稍微修整了一段时间,便趁着夜色浓郁出发了。
              虽然神音之前对蒙娜安声称自己有把握,但那完全是源于倔强,而非对自己实力的自信。实际上,让她和霓虹去对抗一个天赋魂器魂兽完全未知的高位王爵,她心里并没有底。夜风吹过她浮着冷汗的额头,带来一丝凉意。
              她转头看了看身旁的霓虹,他的表情依旧平静。
              他独有的天赋使他无论是面对使徒还是王爵都不会有任何紧张或是自我怀疑的情绪。
              还真是个不错的天赋啊。神音苦笑了一下。
              他们很快就来到一个两层的小宅院旁边。这样的宅院在埃尔斯随处可见,倘若不是有人告知,谁又能猜到这样普通的房子里居住的却是埃尔斯曾经高高在上的三度王爵呢?
              神音抬手将【束龙】从爵印中拔了出来。紧握着鞭子的右手手背上的几丝云雾般缠绕的灵魂回路乍然显现,【束龙】瞬间分裂成四股龙筋宛若活物一般围绕着神音上下游动。她凝神片刻,瞳孔猛然锁紧聚拢成金线,四条龙筋飞快地分裂延伸直到人眼已经无法捕捉到鞭头的快速移动。
              无数复杂交错的银线将眼前的这栋宅院细密地缠绕起来,神音将自己的感知力沿着每一根线扩散出去。这样拓展感知力的方法她用过很多次了,已经十分得心应手了。
              不得不说,这位前任三度王爵压抑魂力的本事确实不低,神音感知了好半天才感受到一股微弱的魂力气息。不过让她很奇怪的是,这股魂力丝毫没有任何波动的迹象。照道理,自己魂器都取出来了,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这股魂力的主人没理由无动于衷啊!
              神音皱眉想了想,她将【束龙】收拢回来,对霓虹嘱咐道:“你在这里守着。”随后,身形展动飞掠进庭院中。
              她循着之前感知到的方向看去,借着不太明亮的月光,她依稀可以看见那边的廊亭里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正对着月亮沏茶而饮。
              那男子也察觉到了她的到来,但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阁下远道而来有没有兴致陪在下喝杯茶?”语调很柔和,让人想起月光下潺潺流动的泉水。
              “身为逃犯还有心情躲在这儿喝茶,莱斯顿先生还真是好心态。”神音强作镇定地暗讽道,缓步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4-01 13:31
                “在水源的那些日子可多亏了一副好心态才过得不算太难受。”莱斯顿听了也不生气,只是温和地笑看着神音坐到自己对面,“我的家乡在埃尔斯西方,那里出产的茶叶很有名。可惜做了三度使徒之后都没什么机会坐下来好好喝一杯茶了……对了,在下还不知小姐是谁?”
                “水源二度使徒。”神音看着莱斯顿推到自己面前的那杯茶,答道,“先生在水源这么久都不了解水源的魂术体系么?”
                “不,”莱斯顿轻轻摇了摇头,“'水源二度使徒'这个名号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用过,它代表不了你本身。在下问的是你是谁,而非是什么身份。”
                神音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是神音。”
                “神音?是个很美的名字,很配你。”莱斯顿弯了弯眼眸,声音十分温和,像是老师在耐心地教导学生,“名字算是我们降世后收到的一份礼物,我们应该好好珍惜它。”
                “珍惜?那莱斯顿先生又为什么要在水源隐姓埋名这么长时间呢?”神音不禁失笑,“说起来莱斯顿先生你应该猜的出来我这个水源人出现在你面前是为什么吧?”
                “我明白,当我被要求退去王爵身份前往水源蛰伏时,我就猜到了如果有一天事情败露,便会面对这样的结局。”他浅浅地呷了一口杯中的茶水,将茶杯搁下,他的面孔上是被时光磨得模糊的温柔与恬静,“但很抱歉,我不能跟你们回水源。我不是害怕,我是埃尔斯的国民,我深深地爱着我脚下的这片土地。哪怕是死亡,我也希望在这里面对最终的结局。”
                所以,这就是他被发现之后还要逃回地源的原因么?神音嘴角牵了牵,擅长用“面具”来掩饰自己真实想法的她此时却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莱斯顿。“哪怕这个国家出卖你,把你当作弃子?”
                “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这里是我和我的王爵、和我的使徒并肩作战共同守卫过的地方……这些难道不是更加值得珍惜的回忆么?为什么要只看着不如意的地方呢?”莱斯顿缓缓地站起身,他一步步走下台阶,来到院子里的空地上,回眸冲着神音一笑,“如果不麻烦地话,请你告诉蒙娜安,就说我不怪她,并且请她好好照顾我的使徒,那孩子总是冒冒失失的,别让他又伤害到自己。”
                “可是莱斯顿先生,你不觉得是你的使徒把这里的位置透露出去才导致你……”神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费这么多话。
                可能,只是比较好奇莱斯顿的答案……
                “不,这是我的命运,不是我的使徒一个人可以轻易改变的。我珍惜与他的这份感情,所以我不会在不必要的地方苛责他。”莱斯顿打断了她的话,摇头说道。
                他看向神音的眼神里满是怜爱,像是在看一个故意逞强的孩子。
                神音沉默了,她珍惜自己得天独厚的天赋,珍惜每一次变强的机会,但她并不能理解莱斯顿所说的那种“珍惜”。
                “谢谢你,神音小姐,能在结束之前有人谈谈心真好,可惜就是没机会去跟我的那些朋友和亲人道别了……”
                莱斯顿身体上的灵魂回路层层叠叠的闪烁起来,精纯的魂力宛若液态黄金一般在其中汩汩流淌。突然,他瞳孔锁紧,原本平稳流动着的魂力蓦地逆转方向,巨大的冲击力将灵魂回路冲撞得分崩离析。
                鲜血从他的眼睛、鼻子、口中涌出,使他最后的话语变得模糊不清:“珍惜你所拥有的一切……不要再苛求太多……”
                神音没有出手去阻止,她默默旁观了整个过程,怀着一种莫名的仪式感看着一个曾经的“神祗”淡然地接受自己的结局。
                霓虹感知到庭院内的魂力动荡,赶忙翻跃进来。他懵懂的双眼看了看毫发无伤的神音,又看了看一旁莱斯特的尸体。他一脸惊疑,根本猜不出刚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桌上的茶杯中溢出淡淡的茶香,好像在等待那么一个人坐下,带着穿透时间的安详笑容,轻轻地赞叹一声,举杯而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4-01 13:32
                  神音让霓虹在院子里挖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坑,将莱斯顿冰冷的尸体埋葬在里面。可惜不能给他立个墓碑,神音心想,不过他应该是不会在意这些事情的。
                  霓虹站在一旁,他垂眸看着神音,他很不解——明明算是他们任务失败了,但为什么神音的脸上却没有任何担忧的表情,反而只是一种淡淡的遗憾。
                  神音摘下头发上别着的那朵绢布做的月尘花,轻轻放在那松散隆起的新土上。谢谢你,莱斯顿先生,她沉默了一会儿,转头对霓虹说道:“走吧。”
                  米尔德丽顿公国的郊区,那些四季常青的树木的枝条在半空中交错成荫,外界炽热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缝隙零零散散地投射下来。
                  那一年,神氏家族筹备许久的宴会,最终因为那位地源魂术师临时改变行程而就此取消。那些精心准备的月尘花被家主尴尬而无奈地分给了家族中的人。
                  神音每每想起那朵在她的桌上泠泠绽放的美丽花卉,都会露出讥讽的笑容,讥讽那些在这个世界中沉浮却还自视甚高的那些愚人。
                  你们所倾注的心血,却比不过别人临时的一个决定。
                  但此时……
                  神音轻轻舒展开四肢,脚下自然地旋开舞步。阳光的碎片不动声色地攀上她不断旋转着的洁白裙裾,宛若镶嵌进一颗颗闪耀的宝石。她在任务失败的这一天,跳了那支练习多日却无用的地源舞蹈。动作因为年代久远而有些生硬,但也不乏美感。
                  她唇边带着淡然的笑意,没有去理会身边霓虹惊讶的目光。
                  她知道,什么言语都无法解释。
                  此时的米尔德丽顿公国被浓郁的花香所充斥,到处都可以看见为了春日庆典而载歌载舞的人们。所以,哪怕有路人窥见神音这一切,也只会以为是这个美丽的姑娘遇上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4-01 13:32
                    总算都发出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4-01 13:3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4-01 18:07
                        太棒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4-01 19:29
                          我哭了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4-01 19:29
                            很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4-01 19:3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4-01 19:40
                                想要看你写地源的故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4-01 20:23
                                  给小梅花强烈推荐这篇@漆拉⚡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4-01 23:19
                                    超棒的新文文呐~@幻潮鲛姬 @smile幽蔓 @暮笙少女💋 @你猜我是谁🌚🌝 @黄先生🐑高先生 来看看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4-02 10:28
                                      特别棒的原著向文文 来看看吧@妖妖翎℃ @暮色INYR♬ @-他闻起来像盐 @阿新♬♂ @是濯心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4-02 10:36
                                        特别棒的原著向文文 来看看吧@麒麟瓶子🍼 @暮夜♤ @三月荆桃披霞色 @季洱Forgotten @倾听雨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4-02 10:36
                                          特别棒的原著向文文 来看看吧@甜甜的吉漆🍭 @碗姐我爱你啊 @◆ZhaZha @Zillah♂ @漆拉的南靡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4-02 10:38
                                            特别棒的原著向文文 来看看吧@狼王wolf🔥 @😈Alice😈 @玖棠KaKi♤ @我心悦你🌺 @Arota🌈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4-02 10:38
                                              特别棒的原著向文文 来看看吧w@抚琴无音Code @公子莹瓜♤♬ @蔚雪琦柠 @◎不羡长风 @榆木稚年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4-02 10:39
                                                看到啦!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4-02 10:40
                                                  太喜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4-02 10: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4-02 11:52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4-02 14:12
                                                        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4-02 17:3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4-02 20:14
                                                            哇塞!!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4-02 2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