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忆的异世界倾国姬吧 关注:1,567贴子:1,417
  • 6回复贴,共1

机翻-渣翻-脑补 2-21 疯狂公主3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翻得不好请见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01 08:58
    【田中视点】
    「别来啊」
    用火把拼命驱赶大岩螳螂幼体的那个男人是扎卡,一开始还能轻快地用锄头减少着幼体的数量。现在光是用火把驱赶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啊!嗨,嗨!」
    相对而言,最顺利的反而是那位称为桑德拉、之前用拿着叉子指着我的农民。铁锹使用的很拿手,比起冒险者的拉扎鲁多,手艺不是更好吗?
    「真是的,耕作可不是我的工作啊!」
    拉扎鲁德从刚才开始就一味地抱怨,但是作为冒险者,他的体力真的很强悍。只是因为擅长的弓不能使用,所以看起来有些不满。
    不过,除了人类以外,精灵也在奋斗。
    「啊哈哈,天啊!瞧!」
    拿着剪树枝的剪刀切着幼体的是村长的儿子,身体轻盈的大岩螳螂的幼体不适合像柳树那样砍。夹杀是合乎道理的攻击方法。
    「「要上了哦!啊啊啊!」」
    另外,之前袭击我们的精灵六人组也拿着铁锹奋斗着。
    铁锹也是有效的攻击方法。
    即使那样,魔兽也没完没了的。然后为什么村子的主力全员都聚集在这里?因为被魔兽给压住了。
    放在栅栏里的树没有因为栅栏燃烧起来,栅栏燃烧殆尽后,魔兽的攻势又开始继续了。但是已经没有栅栏所以也没有办法阻止。
    「喂,是你的客人啊。」
    「哇~」
    偶尔袭来的大岩螳螂就是我负责的。
    「我啊!」
    我一鼓作气,走到大岩螳螂成年体的面前,脚下有几只幼体溃烂的体液被溅起,但我无视了。
    令人惊讶的是,大牙猪的皮能完全地抵御住幼体的啃咬和镰刀。
    我们能坚持到到这一刻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防具。
    正因为这么出色的皮,做成这种加工实在可惜……
    「哎呀!」
    考虑问题时避开得太晚了,大岩螳螂的镰刀掠过我的刘海。这些家伙不会像傻瓜一样进攻。他们会一动不动地窥视机会。勇敢地进入对方的进攻距离,诱发对手攻击之后在一转身内处理掉。真的是个后发先至的家伙啊。
    「哎呀!」
    像猴子叫了一声,放出一击斩断了大岩螳螂的头,因为大岩螳螂靠的太近,所以决定了最好的策略。
    「啊哈哈,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才好呢?」
    我打倒的大岩螳螂的成年体已经超过三十个了,如果加上这个的话,分数我肯定是第一位的。
    ……不。
    远处有大岩螳螂成年体的头部被击飞了。有那位公主在,在屋顶上飞来飞去的身姿,时常因为被大岩螳螂追赶而陷入危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01 08:59
      公主到底打倒了多少大岩螳螂呢?明明箭也是有限的,不过,她才十多岁吧,在成人仪式的祠堂里,说手疼什么的,却意外地努力着。
      不,意外什么都好,公主平时努力过多的话,作为大人的我流出眼泪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真是越来越穷啊」
      「……是啊」
      「可恶,在哪里有虫子的饵料吗!」
      我没想到拉扎鲁德会这样哭,不,状况很糟糕。
      怎么办?打算怎么做?
      「喂,小姐你打算干什么?」
      「……嗯?」
      公主,在村子的尽头的木房上面好像有什么。
      ……不,切开了。
      准确点说,是用风魔法把直径30厘米左右的树木砍掉了。
      被撕裂了的是木房的栋木,并且恐怕是柱子,那个的证据是巨大的木房的屋顶哗啦哗啦地崩塌着。
      「真的假的?」
      不知不觉泄漏的是谁的自言自语。
      没有屋顶,只剩下墙壁的凄凉景象。
      在那快不行的时候,公主将其踢开,那个残存的墙壁也崩溃着倒塌。四分五裂的圆木溢出道路,不断地压倒着大岩螳螂群。
      我对那个景象没有阻碍地张大了嘴。
      「没办法......你看见过这个吗?」
      虽说不是很好地制作的木房,在这里不自然地崩塌了。
      看完这个展开后,就觉得一定是事先准备好了的。
      那家伙到底做到第几步了?
      如果原本什么都没有打算的话该怎么办?
      即使询问也不会有答案的吧。
      「那个公主,真是太帅了!」
      拉扎鲁德大声呼喊,但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想展开全力冲进一纸之隔的另一边。
      更何况……这样啊!
      「那个小姑娘想把我们烧掉吗!」
      是的,公主再次放出了火箭!
      当然,这是崩塌的木房的残骸!
      那里也涂了油,是啊,会好好地燃烧吧!
      然而,在村子里飞来飞去的时候把房子弄坏并且放火。
      大家一起来保护这个村子之类的,到底是用什么口头来宣告的呢?
      可是效果是戏剧性的。
      就在这时,大岩螳螂们像涌出来一样袭来,忽然减少了数量。
      「好,我把你打回去!」
      「哈哈哈!别说傻话了!这样下去大家都会被烧死的!」
      「仔细看看,为了不让火势蔓延,巧妙地和没有崩塌的房子保持着距离。」
      「所以说,这样烟雾缭绕着,根本就谈不上去战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4-01 09:01
        原来如此,作为特别制的我的身体姑且不论,通常来说烟是难以忍受的,虫子们会逃跑也是这个原因吗?
        但是,糟糕,如果烟退下去的话,大岩螳螂只会继续袭击过来,这样一来什么也没能解决。
        大家都注意到了这件事。
        正因为如此,比起大岩螳螂被赶走的喜悦,不安的成分更大。
        在那样的我们面前,反复放火的本人飒爽地飘落了。
        「受害呢!」
        「喂喂,这有一个哮喘患者!」
        「好像没事啊,这比什么都好。」
        拉扎鲁德的嘲讽被不畏地避开了,但是不知道使用过多魔力的缘故,公主的脸色不太好。
        「你是打算把村子毁掉吗?在那之后该怎么办!」
        「总比死了好吧。」
        连村民都无法抱怨了,是被大岩螳螂吃掉还是失去家?
        那样的终极的两难抉择,不可能有别的选择了吧。
        虽然是像往常一样的公主,可这里却没有「像」的样子。
        「诸位,之后我们只要祈祷我们的神从天上飞舞着降临了。」
        虽然公主预测到了最糟糕的结果,尽管如此只有向神祈祷还没做过。
        我原以为她即使牺牲所有村民,也不会向神祈祷。
        我相信上帝,恐怕比这之中的任何人都更加坚信!
        不管怎么说,我和神有见过面和聊天。
        但是那家伙不是这种时候就可以依赖的啊!
        「喂喂,到这里来求神吧!」
        我,无法阻止十二岁的少女难看地沐浴在辱骂声中。
        一般来说,这样的少女最后会依赖上帝。
        虽然说没有可以哭的理由,但是我无法背叛自己被抑制的心情。
        「不能去吗?上帝是平等的,谁都会来拜访。如果说通过一个祈祷可以提高这个概率的话,那个代价很便宜。」
        「无论向哪位神明祈祷,都不会有什么好处的。」
        「我们祈祷的神,不是女神赛林,更不是森林中的妖精。」
        那么是什么啊?这样嘟哝着的某人的声音,被其他人的悲鸣所掩盖。
        突然阳光照射出阴影,周围变暗了。离日落的时间还早。大家一起仰望着天空。
        ……有什么东西填满了天空?
        「时间到了」
        公主用浩荡、清脆的声音讲述着,简直像神话中的一节。
        公主指着天说。
        「那就是我们的神,恐鸟的群潮!」
        光辉灿烂的公主微笑着,这个地方的每个人都像喝醉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4-01 09:02
          一开始就是自己翻着看的,本来想着吧里没人的话就干脆不发出来了(毕竟渣翻),不过既然还有人会回来看几眼,如果不介意渣翻的话,我就继续了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4-01 09:07
            加油(ฅ´ω`ฅ)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4-03 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