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兰吧 关注:50,942贴子:1,906,350
  • 9回复贴,共1

【腊肉冒泡】《青玉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上一个帖子楼老被吞……重开一个,多分点段~希望这次不要被吞~


回复
1楼2019-03-29 23:30
    “哇——”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灯火似万千繁星闪耀,丝竹之声四下不绝,上元节的京城热闹繁华至极。便是在外玩耍惯了的少羽,也甚少见到如此热闹光景,不由得感叹起来,当即甩开家丁的跟随,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来去,时而在一些上有灯谜的花灯下流连。
    “少爷,您慢点!”小孩子大都精力旺盛,尤其是出身将军世家的项少羽,自小武功底子在那摆着,自是比普通的家丁们腿脚快了许多。
    谁不知京城官宦人家的子弟里属项家的项少羽最顽皮,在家便是舞刀弄枪不爱读书,又极爱上街游玩,不成体统。项将军自然恨铁不成钢,如此下来将儿子禁足在家温书习武是常有的事。只是今日是元宵佳节,项将军索性同意了儿子的再三请求,但为了防止少羽在外惹是生非,便派了几个家丁跟着他。
    少羽还不满十岁,正是喜欢自由自在的年龄,哪里肯让木讷的家丁跟着自己。他咬了咬嘴唇,余光瞟到不远处追来的身影便觉心烦,七拐八拐地便拐到了另一条大街上。刚看上了路边小摊上的精致花灯,还没掏出钱袋,便听到不远处家丁们的呼唤声。
    “哇,这也能找过来!”少羽惊异于自家家丁的敏锐观察力,加快了脚步,拐进了一家酒肆。
    “抱歉客官,我们打烊啦。”


    回复
    2楼2019-03-29 23:30
      少羽脚步匆忙,一进门便见一个孩童,正背对着她费力地擦着桌子。他看上去比自己稍小一些,个头比桌子也高不出多少,身着浅紫色并蓝色短衫,头发高高束起成一个很可爱的髻,鬓边只垂下几缕碎发。
      “咦?”少羽还未发话,那孩童便转过身来,一双明澈的眼里流露出不解,“怎么是个小孩儿?”
      “我都快十岁了,你看上去比我还小呢。”少羽闻言,发现眼前居然是个小姑娘,不知怎么他也生不起气来,只觉好笑,回嘴道,“怎么这样打扮,你这样可不太像一个小姑娘的装束,我乍一看还以为是一个小子呢!”
      “切,谁是小子!”女孩没好气地横了少羽一眼,“这酒肆是我家所开,小二回家过年去了。虽说年下之际客人不多,但是今日元宵佳节,还是有一些客人的,所以我出来帮忙。我穿成这样才好干活呢!不过今天打烊得早一些,后厨饭食可都没有啦。”
      “不不不,我不是来吃饭的,我就是来这躲躲。”少羽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爹非让家丁跟着我出来,这还让我怎么玩嘛,他们现在估计就在不远处在寻我呢。你听,外面又唤起来了。”少羽噘起嘴没好气地说着。
      “哇,原来你就是项少羽啊。”那女孩听得门外唤声,当下了然,不由得捂嘴笑了起来,“京城的街坊邻居都听说过你。”
      “啊?”少羽两眼突然放了光,得意地道,“没想到我的名气这么大了?”
      “那是,每逢黄昏时分你家的家丁便都出来寻你了,那嗓门大的,一整条街都能听见。”女孩止不住盈盈笑意,“每到那时候客人们都在议论,说是项将军的公子不知道又去哪里疯了。”
      少羽脸一红,臊得恨不得钻到地里去,但一想到不能在小妹妹面前出洋相,便也很快收敛了,玩笑道:“没想到我还是‘臭名远扬’呢。”
      女孩正欲接话,忽然走到门边,身子探出门外一瞧,便向少羽小声道:“不好,他们快寻到这里了。”女孩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抓住少羽的手,还没等少羽反应过来便拉着他往后厨跑去:“你先到我家后院躲躲,在前厅待着他们路过便会发现你的。”
      少羽跟着女孩迈开步子的时候,已分明感受到了手心里属于她的温度。他是独子,从小到大没有接触过什么女孩子,脸上潮红更加深了。


      回复
      3楼2019-03-29 23:31
        “比试?我对你才是鄙视呢!”
        “唉?这是何故?”少羽无故招了嫌,自然是摸不着头脑的。
        女孩的怒气收敛了一些,缓缓道:“我为女子,你为男儿身,体力自然是比我好的,再说我家酒肆刚刚打烊,我收拾许久,体力早已消耗许多,你以男欺女,此为一;我爹只是个江湖习武之人,目前教与我的也不过是些防身之术,你父亲却是权倾朝野的大将军,征战沙场战功赫赫,武技更是远超于我父亲,你的功夫自是比我高上一大截了,你以强欺弱,此为二;我好心帮你免去你家那些家丁之扰,你却多次对我言语不尊重,你以怨报德,此为三。”她上前几步,盯着少羽的眼睛认真道,“所以呀,我,鄙,视,你。”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不比试便不比试了罢。”少羽正思索着如何把这女孩哄得开心一点,眼珠一转,像是想起了什么,“你可不要生气,我下次带你去吃好吃的,什么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酱肉香肠我都带你去吃好不好?嘿嘿。”
        女孩本来还在气头上,忽然听得少羽叽里呱啦报出一大串儿菜名,心下乐了,顿时怒气全消:“你这个小哥哥还挺傻的,这酒肆是我家所开,还要你带我去吃好吃的吗?不过你背菜名倒是厉害,想必诗词也背得许多吧?”
        少羽将垂在自己胸前的头发“哗”一下甩到背后,又整理了微仰起头得意道:“那当然了!今日上元节,便是稼轩那句‘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符合如此光景啦。”


        回复
        5楼2019-03-29 23:31
          女孩见少羽一副自由不羁的样子,还以为他不读诗书呢,又见他随口念了两句出来,虽是千古名篇,倒也改变了一点自己对他的印象。
          “就是这首稼轩先生的《青玉案》,小妹妹可喜欢吗?嘿嘿。”少羽双臂交叉放在胸前,洋洋道,“你定是还没有学过这些吧。”
          “啪——”
          “哎哟,你干嘛打我?”
          少羽揉了揉自己的头,一下还没反应过来。
          “哎,什么‘青玉案’,是‘青玉案’!‘案’与‘碗’同音!”女孩叹了口气,踮起脚又敲了一下少羽的头,“你一看便是不好好听先生讲解的,我要是他怕是会用戒尺击打你的手心呢,这两下啊,我便代他施行啦。”
          “呃……啊?”少羽尴尬得背上酥麻渗出冷汗来,只觉得丢脸,一下子也不知如何是好。
          “啊什么,过来。”少羽感觉到自己的手上又传来了熟悉的温度,几步被拉到了后厨,见那女孩拿起一只青色的短脚盘,“这才是‘青玉案’中的案,青玉名贵,我家没有,你眼前这只是青瓷的,勉强凑个形似吧。”
          “……没办法,我就不爱读书。”少羽更加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我学识短浅,让你见笑了。不过,你家这酒肆附近这么热闹,你倒也是在‘灯火阑珊处’啦——哎哟!”
          少羽话没说完,头上又挨了一记。虽说那女孩敲打下手很轻,但是突然来了这么一下也感觉到了疼痛。
          “我家酒肆在闹市口,哪里在‘灯火阑珊处’啦!”女孩又叹了口气,“阑珊阑珊,稀落的意思,我要是你的先生,怕是要被你气死。”
          “我本就不爱读书啊。”
          “大丈夫要追求的是文武双全,只懂得舞刀弄枪只会有勇无谋。”
          “咕噜——”


          回复
          6楼2019-03-29 23:32
            少羽正想分辨什么,忽然听到了肚子传来“哀鸣”,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该死,没一会儿都在这女孩面前出几次洋相了!
            女孩“噗嗤”笑出了声:“原来小哥哥饿了啊。”
            “不要你管……”少羽见女孩笑自己,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好啦,我看你这个小哥哥倒也蛮有意思的,今天我便请你吃碗元宵吧。”
            女孩将灶台边还剩的糯米粉放进碗中,又倒入水,小手在粉中熟练地揉着。她一边凝视着碗里逐渐成团的糯米粉,一边说道:“张衡所云‘美人赐我锦绣段,何以报之青玉案’。如果照你这么说,美人给他锦绣绫罗,他还得费半天劲给她送去个青玉的几案吗?”说完意味深长地瞥了少羽一眼。
            少羽自然是捕捉到了那一瞥的深意:“好啦,别笑我了。”说话间女孩的面已然揉好,她将面团切成小块拍扁,又拿出早已调好的芝麻馅置于扁团上,快速地收口、揉圆,没一会功夫便包好一只元宵。
            少羽也收起了平常喜欢到处乱翻的性子,只静静地看着女孩在比她低不了多少的灶台旁忙来忙去,不一会儿一碗元宵便出现在了眼前。
            “喏,”女孩努了努嘴,“快吃吧,一会儿该凉了。”
            “没想到你还会做这个。”
            “这有什么不会的,饺子、元宵都是年下的吃食,当然要好好做啦——哎,你干嘛!”
            少羽收回刚揉了揉女孩的头发的手:“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好棒!”说完接过了女孩手里捧着的碗,顾不得元宵的烫便咬了一口。他只觉这元宵甜而不腻,质软不硬,心下更佩服眼前这个女孩,大口吃了起来。
            女孩真是拿他没有办法。
            “你等等!”少羽扒拉完最后一只元宵,“咣”地放下碗,“我一会儿就回来。”
            “哎?”女孩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他一溜烟跑出了门外.


            回复
            7楼2019-03-29 23:32
              她不知怎么,硬是在大堂坐了好一会儿,街上的花灯一片片地熄灭,摊贩们也收摊了,街上渐渐冷清下来。
              “石兰——”
              她听得后院传来了呼唤声,知道是母亲叫自己快去睡觉了,应了一声后正打算去熄灯,忽然听得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吱啦”一声,她跑上前去开门,果然是他。
              “给你。”少羽气喘吁吁地,往石兰的手里塞了个什么东西。
              “咦?这是什么?”
              “‘青玉案’呀!”少羽气依旧没喘匀,“我有青玉做的碗,就是不知是不是那个‘案’。”
              “这……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石兰刚想把碗塞回少羽的怀里,又被他伸手挡住。
              “是你说的呀,我这是活学活用。不过我这是‘美人请我吃大餐,我报美人青玉案’,嘿嘿。”
              “你……”石兰又气又恼,“这意境都被你破坏光了,你呀,什么时候才能多看些书。”
              “那我以后经常来向小妹妹请教可好?”少羽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石兰,‘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的石兰。”
              “呀,我这不是白玉,我这是青玉,这可怎么好……”少羽又挠了挠头,苦恼道。
              “没事,我——”
              “哎!我得先走了,以后诗书还得靠你啦,你你你要是有空咱……咱们也能切磋武艺啥的,我先走啦!元夕快乐哟!”少羽打断了石兰的话,一咕噜快速倒出一堆话,便飞速地消失在了石兰的眼前。
              “少爷,快些回家——”
              石兰听到不远处家丁们熟悉的唤声愈加清晰,不由得笑出了声。
              看来她的生活里,以后是少不了这个人啦。
              石兰的嘴角撇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收起回复
              8楼2019-03-29 23:32
                end!
                希望这次不要被吞呀呀呀~


                回复
                9楼2019-03-29 23:34
                  来了老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30 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