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魔王后的低调...吧 关注:2,539贴子:2,282
  • 26回复贴,共1

【机翻+脑补】第54話 回忆与开始流动的时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是小星辰的是,现在为米娜桑送上爆肝的最后一话。师匠篇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虽然后面还有2话才进入新篇章,但是感觉完全是废话,可以一笔带过的事情,为什么要写2话呢。咱完全没有翻的动力。


回复
1楼2019-03-29 23:12
    以下为正文:


    回复
    2楼2019-03-29 23:13
      明白自己不需要睡觉的时候,是在知道了可以使用回复魔法消除睡眠不足的疲劳的时候。


      为了恢复魔力,基本方法是睡眠,为了让身体成长,睡眠也是不可缺少的。但是有时候也会想,没有必要睡觉。


      睡眠可以说是浪费有限的人生。如果睡不着的话,以我为中心的事物会持续运转,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量也会增加。


      ——即便如此,我还是会配合他人地去睡觉,然后早上醒来,准备好每天必备的酒馆开张,去采购食材,向公会人员发出指示。


      寻找只有我的公会能接受的委托,只接受那个。也有过这样的时期,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获得很难得到的报酬,把增加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作为目标。


      可是在公会真正开始运营的时候,我首先考虑的就是整合公会人员能力,提升他们力量的事情。在从事危险工作的时候进行过充分的考虑,必要的时候给予支持来达成目标,一直留心着让公会全体成长起来。


      5年间,我一直放在首位思考的是,公会人员一个也不能死在委托中。


      那不是重新考虑好的事,而是作为公会会长理所当然的事。雇佣了公会人员工作的我,最应该注意他们的安全。


      但是,这种认为最不应该失去的就是人的生命的想法,与师傅并不相通,。


      人是很简单就会死去的,这并不是什么悲哀。


      没有必要害怕理所当然地会到来的死亡。而且,没有丝毫犹豫地想要杀掉自己。


      我一边觉得这样的师傅很可怕——同时,我也感受到了对这样的超然存在的憧憬。


      应该一直都敌不过她的。可是从开始接受师傅教导的那天,我注意到了。


      这样继续学习下去的话,就能超越她。会能得到她所希望的力量。(译:就是师匠想要用来杀死自己的力量.........)


       ◆◇◆


      我没打算睡觉,打算就这样一直看着师傅醒来。


      尽管如此,做梦这件事,我想我也是没办法完全约束得住自己吧。


      还是说,因为维尔莉娜和大家都来了,所以很安心了吧。


      她们和维尔莉娜一起,之后说着要帮忙店里的忙,走出了房间,不久,我好像睡着了。


      我想起了和师傅相遇的时候——十岁时的事情。


      小时候,我那随着成长而变的无法控制了的强大魔力,有时会无意中会使出难以想象的魔法,同龄的孩子们都被吓得远远地走开。


      世世代代都做着农家,不过,父亲很早就引退,向长子——我的最年长的哥哥让出家主之位,重拾了年轻的时候立下过远大理想的冒险家之道,离开了家里。尽管母亲也跟着离开了,但是孩子们包括我在内都已经具备了能够自己生存下去的能力,所以接受了父母的意向。


      而我听从了三个哥哥和两个姐姐的意思。五岁的时候就开始给家里帮忙后,大哥对我说,父母离开之后,我可以做些孩子气的事情。


      但是,我没有能一起玩的朋友。虽然哥哥和姐姐疼爱着作为最小的弟弟的我,但是,他们也有着他们的交友圈子,不能总是跟我呆在一起。


      回复
      3楼2019-03-29 23:13
        于是,我开始去爬山。如果是在山上的话,就算魔法失控也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困扰,加上我原本就喜欢探险之类的东西,于是在帮轻了家里的忙之后就去爬山,接着学会了野营的方法,几天也没有回家。姐姐们捉住满身泥土回来的我,帮我洗澡——哥哥们则笑着说“你一定能成为大人物的。”


        在我那狭小的世界里,年纪相差很大的哥哥们比自己优秀得多,不容易追上他们。成为大人这件事对我来说非常的憧憬,想要快点变成那样。


        看着作为冒险者而踏上旅途的父母的身影,自己也渐渐地长大了,多少也有着想要选择跟他们同一条路的想法。父母两人虽然偶尔会回来,但停留的时间很短,我们也没有挽留的理由。


        这样的家庭情形我不觉得不好,也没有谴责父母的心情。留下了大哥,其他的哥哥们也出去旅行,不回家了。我想那也许正是因为有着跟父亲同样的血脉。


        离开家后,呆在山里的时间越长,我越是忘记了怎么跟人交流,取而代之的是能够读懂魔力的流动野兽的情感。


        可是,连野兽都害怕着我。住在山里的野兽们,不接受身为人类的我,不敢接近,也有攻击过来的事。


        尽管如此,在山里生活的过程中,感官变得非常敏锐,感觉自己已经没办法再做回普通人了。在险峻的山里生活的日子里,完全没有察觉,我的能力变强了。


        ——然后那天,我在暴雨倾盆而下的深山洞里,遇到了两只受伤了的飞龙翼龙。


        作为冒险者讨伐的对象,拼命地逃命的飞龙,因为重伤而对死亡的恐惧以及对人类的愤怒,攻击了想要接近的我。


        我想如果是飞龙这种强大的生物,说不定能理解我的心情。


        现在我才明白,那时的我已经失去理智了。


        不想因为魔力的暴走,给家人添麻烦。然后,带着深深的、在没有回家的期间,就算是家人也总有一天会被我遗忘掉的恐惧。


        飞龙没有接受我,挥动翅膀,吐出火焰。我不死心,打算把在山里采集的草药磨碎后制作出的药涂在飞龙身上。


        飞龙因为痛苦而晕倒的时候,我涂好了药。然后我的意识一度中断了。


        不管自己变成怎样,我都没有兴趣。


        如果飞龙就这样死了的话,只有这件事会让我后悔。最后,我想起了家人,总算是想起了些许啊。


        在这里死掉是没有意义的。那是非常的寂寞和空虚。


        我有想要做的事情。像父母一样去冒险,去看看未知的世界——然后。


        像个普通人一样,在人类当中生活下去。


        还只是个孩子的时候,与村里的孩子们玩耍的日子,断断续续地回想了起来。


        从结论来看,当时救了我的是师傅。她看到受伤的飞龙翼龙飞走后,不知为什么突然就想去追赶,在像是在击打一样下着雨的山林间转移着来移动。


        然后,不知不觉就站在了我的面前。窥探着由于火伤和爪伤而变得破烂不堪的我,举起手——使用了『治愈之光』。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了篝火的旁边,枕着师傅的膝枕。


        在摇曳的火光中第一次见到,拥有清澈的银色长发的师傅,看起来美丽的让人难以相信是在这个世界的存在。


        回复
        4楼2019-03-29 23:13
          她抚摸着我的头,摸着我的脸颊,微笑着,温柔地对我说。


          从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开始,我就对她心醉了。正如字面意思,我的心被夺走了。


          “你的名字是迪克·希尔瓦吧”


          “……为什么、我的……”


          隔了好久才发出的声音变得沙哑低沉,象不是自己的声音一样地觉得。师傅掩着嘴笑了,催促着我闭上眼睛。


          “再睡一会儿比较好。没关系的,这孩子很感谢你。只是因为疼、难受、所以才闹腾而已”


          她能明白飞龙的情感。


          她和自己一样。终于找到了同伴的,那种任性的想法,让我的胸口像是焦躁一般的激动。


          刚刚相遇的时候的她,只有着温柔。


          直到后来才知道她其实对生死一点兴趣也没有,我对她来说才是有着近乎信仰般的东西。(译:这里意思就是,师匠是发现了男主有着能实现自己愿望的潜质而激动.......)


          柔软的膝上触感。虽然看上去年龄差距不大,但寄身于此的安心感,让我意识到自己恐怕已经到了再也无法自拔的地步。


          为了她,我觉得我什么都会愿意去做的。


          做什么才能向她表达感激的感情呢?


          怎么做才能让她高兴呢,这样探寻着,直到她用与往常一样的笑容回答我为止。


           ◆◇◆


          不是篝火光,而是温暖的阳光照在了脸颊上。


          本应还是在白天,可一睁开眼睛就已经是黄昏时刻了。


          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轻轻抚摸着。我趴在师傅睡着了的床上,睡着了。


          抚摸着的手指在轻轻拂动着。有种因为被这样子摸着,所以做了跟过去的事有关的梦这样的感觉。


          就是这样,我遇见了她。师傅、师傅地喊着,围在她身后转着。


          她说过,我是属于她的。直到5年前,那毫无疑问是事实。


          再一次给予了我失去的与他人来往的关系的,是不希望在这个世界继续活下去的她。


          但是,赌上最后的希望,我说出了。5年前,因为害怕让她失望而没能说出口的话。


          “我想让师傅活下去。”


          嗓子很疼,发出了沙哑的声音。和最初相遇的时候一模一样。


          回复
          5楼2019-03-29 23:14
            抚摸着我的头发的,师傅的手指停了下来。我还是没有抬起头。


            “不要说什么请杀了你。对我来说,这和杀死我自己是一样的”


            答复没有听到。我知道改变她的心是不容易的。


            师傅什么也没说。只是停着的手指微微地动了。


            ——然后那只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于是我终于抬起头看着师傅。


            她静静地微笑着。大大的瞳孔中映照着我,接受着射入的光芒,肯定了我。


            “……对你来说和生命一样重要的人,不只是我。那是我回到王都后才明白的”


            “我……”


            “你本来就可以在人类中生存下去的。我只是你铺平了道路而已。只是随心所欲的帮忙而已,没有必要感恩……但是,不知不觉间,我变得更依赖你了啊”


            她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当初说要杀她时的疯狂了。


            就像从长时间的恶梦中醒过来了一样。我的话传达到了她那里,被她听进去了。那是直到离开师傅之前,无论怎么请求也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初次体会到失去是很可怕的。我想,如果是被你杀了而结束的话,就不会再寂寞了。寂寞之类的心情,明明早就打算忘记的……真奇怪。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呢”


            “……师傅……一直都是很寂寞的。只是、只是没有注意到而已”


            那样傲慢的话,是不可能说出口的,但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发出了声音。


            我想即使被她打脸颊也没有办法。因为对于还没活到二十年的我来说,又懂些什么呢。


            但是,事情却没有按照我想象的那样发展。


            师傅在床上转过了脸,朝窗户望去。长长的头发在从窗户吹进的微风下摇曳着,似乎想要掩盖住脸颊上晶莹的水滴。


            “……迪克·希尔瓦。果然你现在也还是那个淘气的『迪君』呢”


            “……对不起。虽然想过要成长,但也不完全是那样吧”


            师傅的脸没有朝向这边。好象变得更顽固了,但其实还是不一样了。


            因为她在笑。不是小丑的笑脸,而是自然的,连我这边也能变得开心的笑脸。


            “……师傅。这以后,将不得不向各方面道歉,也有不知道能否被原谅的事。如果你把我当作你的弟子,那就由我们来一起承担责任。让这次的事情一次性解决掉”


            “迪君挟恩于我,希望我不要死?”


            “那个……是啊。就是这件事,师傅必须要听我的话……”


            毫不犹豫。在这之前,师傅擦干眼泪看向这边。


            回复
            6楼2019-03-29 23:14
              “我输给了迪君,所以实际上没有了发言的权利,但是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请杀了你什么的,除此之外的话。我什么都接受”


              “当迪君成了老爷爷,快要死去的时候,就带我一起走吧。在那之前,我会尽量不让迪君困扰地活着的”


              那是,对她来说最大限度的让步——尽管如此,我还是说出了软弱的话。


              “……那样的话,我就去寻找能让师傅在衰老中过世的方法”


              “那个,真的存在吗?至少在我寻找到的范围内,没有发现”


              “那么……我也要变得不老不死。这会让大家生气吗?”


              “如果和迪君一起的话,大家也许会想一直这样下去。”


              如果这样说的话,米拉露卡她们会笑的吧。就对不老不死这个东西抱有那么大兴趣嘛?会被这样笑着说吧。


              如果是在可以选择的选项的话,我是想要得到它的。虽然这么想,但也不是想绝对要得到。


              决定了不让师傅孤独的此刻,能够选择的方法,应该有很多。只要她自己不希望死去的话。


              考虑到她的罪过,并不是马上就能平静下来的日子——即便如此,也比以前好得多。


              “……我想问一下师傅。从相遇到现在,我一直很在意”


              “我的名字吗?那个啊,我忘了。感觉很久以前有过,但是早就没人叫过了”


              “是吗……”


              我还以为现在应该能听到的,但是被那样说了也没办法。


              “我也被说成了是『忘却的什么什么』,也是师傅做的吧。”


              “现在才注意到?和我一样当了公会会长,迪君和我的行动很相似。不觉得那情报网的制作方法,稍微有些自大了吗。不过大体上,可以说做得很好”


              感到了隔了好久的被称赞的心情。已经是很久以前了,最后被那样子称赞是什么时候也不记得了。


              “……和幽魂的贝尔特莉丝一样,今后我也会成为迪君的家人。第二个人呢,能得到迪君家名的”(译:贝尔特莉丝·希尔瓦,19话中作为第一人,得到了男主家名的那个幽灵,还记得吗?)


              “可、可、可以吗?师傅和贝尔特莉丝的情况……”


              “家名就这么定了,名字方面还是请迪君来思考一下吧。虽然不讨厌被称呼为师傅……但是迪君更强,所以作为我的弟子已经毕业了。作为独当一面的奖励,我必须给予承认”(译:也就是,师匠的真名也会冠以“希尔瓦”为姓,而名字将由男主决定)


              “……那真是荣幸。那么,我也承认师傅是这里的一员了,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


              “迪君,你的样子看起来很淘气呢。你想让我做什么?”


              我向着一脸惊讶,但看起来很高兴样子的师傅,告诉了她加入这个公会的入职礼仪。


              首先,要给酒馆的夜场的准备帮忙,和前辈的维尔莉娜、美矢纪、还有楼下的米拉露卡她们一起。


              回复
              7楼2019-03-29 23:15
                END,欢迎指正错误和不通顺的地方。


                回复
                8楼2019-03-29 23:15
                  謝謝,大佬是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29 23:19
                    是的,后面就是2话的庆功宴……没有什么重要的剧情,也没有大家喜闻乐见的情节,完全就是可以一笔带过的剧情…………咱不想翻。会跳过直接翻后面的新篇章----大迷宫篇。等哪天想起来了再翻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29 23:19
                      哇嗚 可惜來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29 23:24
                        結局皆大歡喜,我很喜歡,總算鬆了一口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3-29 23:35
                          翻译菌辛苦了!期待下一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3-30 08:31
                            这个男人、好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3-30 09:17
                              等几天再重发整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3-31 01:08
                                话说有师匠的插图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3-31 02:45
                                  主角家族也不簡單 是英雄的後代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4-01 07:3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4-08 1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