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魔王后的低调...吧 关注:2,500贴子:2,210
  • 13回复贴,共1

【机翻+脑补】第52話 成長限界与限界解放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是小星辰的是,久等了米娜桑


回复
1楼2019-03-27 22:22
    以下为正文:


    回复
    2楼2019-03-27 22:22
      所以她也知道我对她没有绝对的杀意。从一开始就应该这样做了——我给米拉露卡和自己施加了『精神防御』魔法,防止被读取思考。


      “好温柔啊,迪君。就算被受伤的翼龙攻击,也在拼命治疗着”


      “然后把那个受伤了的我救下了的,不就是你吗。”


      “嗯。因为迪君太笨了,所以我想是否要帮你。你现在也只是在我的反复无常中被动的活下去而已”


      “你说到哪里去了……!”


      以为她很温柔,却说着些伤害人的话。我想,从前的那个,孩子时候的我,是不明白身为大人的她的事情的。


      “即使反复无常,你也认可了我的力量,让我当了弟子。所以我必须阻止你”


      “……先说一句。在我来之前,青之射手亭和紫之天蝎亭就已经不行了。他们是被时代遗留下来的,所以无法取得支持其所属的冒险者的工作,也无法开拓新的工作。王都的12公会应该减半。因为,不需要嘛”


      “你为什么那么了解公会呢?你说是回来了,又是怎么回事?”


      那个答案,已经可以看见了。她为什么被称为『灰色的小丑』呢——。


      12公会为什么被冠以颜色的名字呢?


      从一开始,公会就只有12个吗?我知道不是这样的。


      但是没想到这和师傅有关系。明明找到了关联,我却没有想到师傅。


      “如果你赢了我,到时候我会告诉你。阵魔法是伤不到我的,就不要来碍事了”


      “什么……!?”


      “对付这个人的魔法,只有我懂得。最好不要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杀手锏……就像米拉露卡可以解析物质结构一样,这个人也可以解析魔法,使之直接无效化”


      “啊……不可能啊,那种事。居然能当场解析我的阵魔法”


      我知道师傅也能做到同样的事情的,所以对米拉露卡说了。那是看了刚刚的战斗后,而明白的事。


      “在魔王讨伐队中,对于我来说,作为对手很麻烦的,只有鬼族的那孩子吧。那个孩子的瞬间爆发力,在我看来也是超群的。骑士团的那孩子,和阵魔法的你,只是应付的话就不难。虽然『剑精灵』很麻烦,但也不是绝对没办法应付的……像这样”


      我想如果是师傅的话是有可能的,但是在真的被展示了出来的时候,不得不说很麻烦。


      和剑精灵一样的,她召唤出了世界上只有一体的稀有精灵之一的,『盾精灵』——拥有绝对的防御力并将其变为护盾的形状,戴在手腕上。


      在古代遗迹的壁画中,也有描绘着的身着同样的盾牌、持枪的女神的姿态。虽然师傅的武器是妖精剑,但我却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姿态。


      “召唤装备什么的……除了剑精灵以外,还有拥有那种力量的精灵吗……?”


      “也有铠甲精灵哦。如果想变强的话,最好是弄到手。虽说你是SSS等级,但防御却是如此的脆弱”


      即使没有杀气,我对师傅的行动也一直保持着警惕。她挥舞起妖精剑,想要将魔力斩击挥舞向米拉露卡,我转移到斩击的轨道上,使之反弹回去。


      回复
      4楼2019-03-27 22:23
        “那么拼命啊。迪君,这孩子真的很重要啊”


        “……完全没有感觉到杀气。这个人,没有感情……”


        “以前应该没有那么冷酷的。师傅,可以让我说些狂妄的话吗?”


        在米拉露卡离开之前,我会继续牵制住师傅。我也能看到她发动魔法瞬间的魔力流动——而且,发动的魔法的种类也能判别。


        “这个盾是无法破坏的。就算我自己想毁掉也做不到,迪君也不行啊”


        她对于我力量的程度有多大,以为已经测定过了。


        但是,我还没有解放身上的抑制。而师傅是否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无法判断。


        知道了的话,就任何对策也没有了。师傅也一定隐藏着绝招。


        “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的。即使不破坏盾牌,也是有打倒对方的方法的”


        “现在的魔力是不可能的。现在的迪君看起来已经快魔力枯竭了,绝对赢不了我的”


        ——不对。


        我在5年前离开她之前,并没有确认过。


        在这5年里,师傅的威压感也好,魔力的容量也好完全没有变化。我不认为那是因为她太强所以没有变化。


        讨伐魔王后,我自己编织出来了,为了不断地训练自己而给身体持续施加负荷的做法。从那里发现了的副产物,就是限界解放。


        她并不知道那个。不,应该是没有必要知道。


        达到了SSS等级的冒险者强度的人,是不会去寻求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实力的方法的。


        “……别这样。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


        我的想法并没有被看穿。只是看到我的表情后,师傅的样子改变了。


        “为什么要怜悯我?迪君应该不是那样的孩子。明明是比我弱得多,一直追随着我身后,从今以后也必须一直、一直这样下去的”


        “不是怜悯。现在的我,不会输给师傅。我只是明白了这样子而已”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像迪君那样在战斗中被束缚着的人,是不可能战胜我的。不想杀我的迪君,要怎么打倒我呢?”


        我什么都没有被束缚。她只是擅自定义了我,相信着我回到她自己的身边。


        我没有告知她,就来到了这里。因为我期待着师傅忘了我。她一直都是这样过着流浪的日子,抛下一切流浪向下一个地方。


        回复
        5楼2019-03-27 22:23
          “不能打破这个盾,也不会攻击我。迪君——”


          ——话还没说完,我就转移了。到了师傅的眼前。


          挥出剑的动作,和转移的时机相结合,转移完成的同时不断进行斩击。


          “唔……!”


          用盾防住了的师傅的脸,第一次涌现出了感情。就这样在附近一看,仿佛真的是时间停止了一般,残留着少女般的面容。


          还是少女的样子没有变成大人。如果真的是不老不死的话,她就会一直生活在那个边界线上——和我们不同,无法成长。


          “我一直在那个村子里等着……如果迪君回来了,在教会你战斗术的那个地方,想要遵守约定……尽管如此……!”


          防御了我的攻击之后,从盾产生了魔力力场,准备将我吹飞。


          那个『力场』也是以盾精灵为媒介发动的魔法的其中之一。但只要能赶的上其解析的速度,以及反魔法的发动时间,在我面前就没有意义了。


          要提高速度的话,只有使用。将平时我封印着的能力,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


          即使知道,让师傅看到这个之后会带来怎样的绝望。


          ——『负荷解除·限界解放』——


          抑制全身的枷锁被解开,完全解放开来。映入眼帘的,是随着解放而产生了变化的我的能力。


          超越了思考速度,盾精灵产生的力场——防御结界解析完成,编织出了抵消那个的魔法,并展开。


          “……为什么会……明明我应该更快……我怎么会输呢……!”


          “……不是说要杀了你吗?尽管如此,却还说着那样的丧气话吗?”


          “——你明明是我的,为什么,为什么会……!”


          没有感情什么的——那果然不是。


          她只是对我以外的一切都没有兴趣。自从遇见我之后,一直都是。


          我借用了爱玲的技能。根据跟她搭档时记住了的那个奥义,转换成了剑技,并进一步吸取了这次战斗的要素的,在这个场限上的技能。


          ――修罗残影剑·『转移千裂』――


          通过消耗魔力产生实体的残像,同时攻击复数敌人的修伯利亚流格斗术的奥义。


          在那里再加上转移魔法的组合,向敌人的周围飞出残像,同时反复使出斩击。那就是逐个逐个进行『斩击次数强化』的东西——。


          “……哈啊啊啊啊……!”


          在封印了盾精灵的防御结界的现在,她就只剩下了剑和本体的盾,必然会受到无数的斩击。


          尽管如此也足够了。但是最开始的近一百下的斩击,都被她接下来了。但面对全方位的完全持续斩杀,她也没法完全接下来直至竭尽了力量。


          回复
          6楼2019-03-27 22:24
            “迪克……那个技能是爱玲的……”


            “我自身的技能并没有那么强大。所以,学习他人是最好的”


            “……你的冒险者强度,并不是只是稍微超过10万的程度。就算我们4个人加起来,你也……”


            “这话说得太过了。我的技能,可比不上真正的哟。通百艺穷一生的好处,就是能自由的利用组合的哦”


            米拉露卡一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呢的样子,就这样笑了。让你露出了那样的表情,真是非常抱歉。


            要是知道我也能使用她的『阵』魔法的话,现在应该就不会那么吃惊吧。爱玲的『修罗残影拳』,我的还原度是八成左右,不过,算是再现了。


            “……唔……”


            承受了斩击而变得破烂不堪,师傅跪倒了下去。她是用妖精剑攻击的,但限界解放下的我的一击比平时更强大,剑也受到了无数的损坏,刀刃也残缺不堪。


            恐怕,本应具有能防御『光剑』的防御力的盾,也布满伤痕了吧。如同圆镜子一样被擦的闪亮的表面,也呈现一副面目全非的状态,不过,那个伤痕在逐渐恢复着——盾精灵由自我修复能力,可以修补自身的破损。


            模仿光剑做出来的魔力剑,同样可以伤到盾精灵。虽然不知道能否破坏,但就算用我的魔力剑和科迪对战,也感觉到了魔力剑不会被折断的感觉。


            战斗结束后,背着优玛的爱玲,以及科迪、维尔莉娜来到了。她们也看到了我限界解放下的姿态,我立刻收起剑,再次抑制住了力量。


            “迪克……刚开始还以为是在苦战。结果在身体一尘不染的情况下,就已经结束了”


            “……刚才的迪克,光是看着就让人心寒……你在这之后,也能跟我解释一下情况吗?”


            “迪克先生,那个人就是,白之山羊亭的干部……啊哇,衣服变得破破烂烂的……”


            瞥了一眼慌张的优玛,维尔莉娜一边取下自己的围裙一边前进着,披在了师傅的身上。并不是因为斩击而受了很重的伤,而是削减了师傅的魔法防御,准确地使之消耗过度而倒下了,并不是那么严重的出血。


            但尽管如此,是经我手而弄得破烂不堪是事实。破坏了防具变成一丝不挂,围裙下几乎是裸体的状态。


            维尔莉娜蹲在师傅身旁,看着她的身影,似乎有了什么看法。静静地凝视了一会儿。


            “……难道,主人的师傅竟然是『那些人』。没想到真的存在……然后,竟然输了”


            “那些人……维尔莉娜,你知道师傅的事情吗?”


            与白之山羊亭有很深的关系的,拥有着相当于SSS级别的力量的,一直在流浪着的师傅。


            像精灵一般,姿态一直没有改变,但又不是精灵。那样的她的正体是什么?维尔莉娜,希望你能把那个告诉我。


            回复
            7楼2019-03-27 22:24
              END,欢迎指正错误和不通顺的地方


              回复
              8楼2019-03-27 22:25
                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27 22:40
                  早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27 23:57
                    謝謝,每天都能看新的,好高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28 01:07
                      師父難道是病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3-28 08:50
                        謝大哥


                        回复
                        13楼2019-03-28 11:24
                          翻译菌辛苦了!黑幕即将揭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3-28 18:53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3-30 0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