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坂时臣吧 关注:2,625贴子:16,536
  • 1回复贴,共1

【FZ】东周列国AU·六月(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发lofter。
【时臣中心。cp默认时葵,痕量时雁金时麻婆酒】【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私设有】【考据废,无视历史常识阴阳历。】
【只是借用设定。绝无冒犯祖国母亲之历史的意思。】【诗经段标题无视就好】
【时间线是什么,能吃吗?】
【以上接受者,祝阅读愉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3-27 10:13
    【扬之水l】
    你见过在自己的领地中小憩的老虎吗?
    慵懒的眼瞳凝结着傲慢,你甚至不用看它捕猎,就已经能够明白那种独属于它的尊贵和力量。
    最近登上天子之位的吉尔伽美什,就像这样一只占山为王的大虎,正闲散地盘踞在御座上,披覆着他浑然天成的威风。远坂时臣站在他旁边,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平日笔直的脊梁雅致地弯出一个弧度,如同一盏铜制的枝形灯。这就是言峰绮礼进来时所看到的画面。
    他曾在记录历史的画帛上看多了这样的画面。商汤和伊尹,文王和姜尚。高贵的君主,谦恭而忠诚的臣子。这仿佛简直就是最标准的明君贤臣应当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吗?
    绮礼是时臣的弟子,一个鸱枭般的青年。他生着漆黑的眼,穿着漆黑的袍,据说这青年人和老师去城郊森林里迎接吉尔伽美什的那天,时臣在浓郁的黑暗中遗失了弟子的踪影—而当他呼唤绮礼的名字后才发现,他的弟子就站在他面前呢。
    言峰绮礼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的老师给他的天子侍酒,听着时臣叮叮当当地摆弄酒器,滤出清澈的酒浆倒在杯里,恭恭敬敬地送到吉尔伽美什手边,动作行云流水般优雅,杯盏相碰发出的声音宛如音乐。
    没有一个远坂时臣这种出身的男人是天生擅长给人侍酒的。时臣在绮礼面前练习这一套的时候,打翻了好几次酒盏。一贯行事完美的老师手忙脚乱的样子使得严肃如绮礼都想拿他打打趣,“师啊,”他有点压不住笑,“恕弟子多嘴—您不会是想学那伊尹,从滤酒这样的庖厨之事里探究辅政之道吧?”
    “别笑了绮礼,你知道我手挺笨的,”时臣温和地笑笑,然后又打开一坛酒,在继续专注于手忙脚乱之前,他非常认真地说:“但这是必须要做的,既然王不满足于一般下人的服侍,拿出最好的技艺来侍奉他是我的职责。”

    远坂时臣献上的酒,吉尔伽美什喝了一次就再不想喝了—对于尝遍天下佳酿的神话时代的天子来说,这装在杯子里的东西寡淡无味,入口跟白水没什么区别,简直配不上称之为酒。后来他听绮礼说那是时臣为他特地启封的家传数十年的陈酿,还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但不管怎么说,那个像他的酒一般寡淡无味的家伙还有双不错的眼睛,吉尔伽美什从酒的倒影里看到它们仰视着自己,目光中透着澄澈得甚至可以说有点狂热的敬慕。
    就看在这近乎虔诚的敬慕的份上,暂且承认你的效忠吧。

    【无衣ll】
    曾经也有一个六月,桑树挂果的时候。浓郁的桑荫之下,两个年轻人分坐在棋盘的两旁。
    禅城葵端着一盘新采的桑葚走过来。葵是个娴柔的女人,在此之前,她是个娴柔的少女。她美丽的头发和美丽的眼睛,总让人联想起扶风的杨柳、映月的河塘。
    坐在棋盘左边的男子身材清瘦,他松松垮垮地裹着一件素色葛布袍子,还泛着些许稚气的脸庞上表情严肃,流露出一种讨人喜欢的质朴的认真劲儿来。间桐雁夜是侯伯的儿子,少年时被送到王畿做人质。他和禅城葵一起长大,葵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兄弟。雁夜为质的期限最近过了,间桐家召他回去继承爵位的信简已经来过几封。
    棋盘的另一边,是刚刚成为葵的未婚夫的远坂时臣。那个时候他已经罩在那件日后几乎成为他象徽的红色巫袍里了,销匿锋芒的天青色眼睛也昭示出浓稠的思虑。正好作为雁夜那种天然的轻盈气质的反面,年轻辅政周身的空气正在慢慢凝结某种重量。
    从清晨到正午,两个男人专注于他们的棋局。
    一般来说,如果把远坂时臣和间桐雁夜放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两人之间总少不了要有些争吵爆发的—一些浅薄却明快的,无恶意的小打小闹。
    然而这次对弈时,这两个人都默不作声,他们安静地盯着棋盘,安静地思考,然后安静地落子,不对自己和对方的走法做任何评价。
    就在葵走到这对对弈者身边的时候,棋盘上胜负见分晓了。
    “你赢了。”
    间桐雁夜用抗议似的语气打破已经持续了两个时辰的沉默。他抢在远坂时臣动手之前伸出攥得汗涔涔的手指,拿走了自己被对方吃掉的“将”子。远坂时臣没有询问青梅竹马这样做的意图。
    “嗯,赢的人是我。”
    他只是弯起眼睛,踌躇满志的笑容在优美的刘海儿下终于显现出他青年男子的活力来。
    有那么几秒钟,间桐雁夜几乎想承认,他这位略较他年长的损友长得还算漂亮。
    然后雁夜就招呼葵过来坐下,就像孩提时代一样,他们一边吃着桑葚,一边且笑且骂。期间时臣一本正经地说,“雁夜你少吃点,我听说鸟儿若是不知节制地取食桑葚,是会醉倒的—”
    “这话你该说给你自己听,你看你的脸都红了。”雁夜毫不示弱。
    “——葵,你来评评理,我们俩谁的脸比较红一些?”
    结果却是禅城葵的脸颊上飞上了两朵红云—在这以前,时臣对她的称呼一直是“禅城小姐”。
    于是,少女的某位暗暗恋慕她的年少友人明白,自己名副其实地输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3-27 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