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吧 关注:133,183贴子:773,493
  • 49回复贴,共1

★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中国应该想想怎么加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Joseph E. Stiglitz

★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中国应该想想怎么加税 ★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在中国高层发展论坛指出,中国人均收入水平只是最发达国家的1/5,这意味着还需要在技术、知识、人力资本方面追赶。合适的税收设计,包括开征环保税、土地税、资本利得税等可以帮助中国经济结构改革。


[上图:2019年3月24日,北京,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演讲。]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在中国高层发展论坛指出,中国的供给侧改革需要设计增加税收。合适的税收设计,包括开征环保税、土地税、资本利得税等有助于中国经济结构改革。

斯蒂格利茨说,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人均收入水平还只是最发达国家的1/5,这意味着还需要在技术、知识、人力资本方面追赶。不平衡现象非常突出,需要确保各个方面实现人人机会均等。还有环保方面的问题,制度方面的问题,其中就包括地方政府征税基础不足的问题,导致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地方政府征税基础不足还体现在相应的事权支出不够,基础设施、教育、公共服务、卫生、环保、不平等问题的支出资金是不够的,这需要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做一些调整。

“中国现在应该想想怎么加税。因为合适的税收结构,包括环保税、土地税、资本利得税,这些是比较好的税种,可以帮助经济结构改革,去解决我刚才提到的这些问题。对我来说,供给侧改革需要设计增加良好的税收。”斯蒂格利茨说。

“我们需要的不仅是GDP,而是高质量增长,这需要从供给的两侧入手,实现供需平衡。现在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因为全球的总需求不足,给经济增长带来下行的压力,在考虑供给侧改革的时候,我们需要选择正确的供给侧的措施。”他说,“错误的供给侧改革会削弱需求,并且阻碍增长,可能会增加不平等和其他问题。正确的供给侧改革可以提振需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3-26 23:46
    我艹艹吧、银河748、流浪海心_. . . 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平衡眼下和未来,并实现其他目标。”

    斯蒂格利茨说,上世纪80年代美国进行的供给侧改革留下很多经验教训,当时美国的减税和解除管控导致了后来的经济减速。“我们都知道美国的供给侧改革的结果是失败的,不仅使经济增速下降,而且导致不平等加剧,现在已经是美国历史上不平等最严重的时期,增加了不确定性。”他说。

    此外,斯蒂格利茨还指出了未来中国在发展中可能遇到的两点障碍,一是金融,二是竞争。

    “应该认识到金融行业的规模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它的结构和业绩表现是最重要的。”斯蒂格利茨说,过度的债务融资会带来高杠杆的问题,因此要更好地监管中国的金融市场,可以建立更多的地区性金融机构,增加资本市场和风险投资。

    对于竞争,斯蒂格利茨表示,要防止行业集中度越来越高的问题。“在美国,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如果一个行业或者企业的市场力量越来越大,就是行业的集中度越来越高,经济增长会受到负面影响。对中国来说,一定要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也就是说要有很强大的竞争政策,这是很重要的供给侧改革措施。”他说。

    他强调,政府在其中要扮演好平衡的角色。“政府必须扮演积极的角色去监管市场,尽量解决环境退化的问题、城市不宜居的问题,以及减少不平等。所以,要更多地投资于医疗和教育,这些既是可以提升生产率的供给侧措施,也可以提高私营部门的利润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3-26 23:47
      这才是有良心的经济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3-26 23:47
        那就向富人开刀
        加上税制结构重心从间接税(累退性质)向直接税(累进性质)转变


        回复
        6楼2019-03-27 07:57
          就和汽车限号一个鸟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27 11:38
            我还是倾向减税。当然我支持遗产税。


            回复
            8楼2019-03-27 11:57
              现在减税 但是比以前严格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27 11:59
                税可以加,但工资也该涨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27 17:33
                  财经新逻辑NO.23
                  作者:张是之
                  本期硬逻辑:1、加税不管是基于什么样的理由,即便是针对富人加税,也都是不利于穷人的。2、中国的改革非常成功,成功的原因在实事求是和保护私产。3、诺奖得主不一定都是对的,中国减税才是对的。
                  3月24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年会上,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发表演讲。
                  斯蒂格利茨认为,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人均收入水平还只是最发达国家的1/5,这意味着还需要在技术、知识、人力资本方面追赶。不平衡现象非常突出,需要确保各个方面实现人人机会均等。
                  他说:“中国现在应该想想怎么加税。因为合适的税收结构,包括环保税、土地税、资本利得税,这些是比较好的税种,可以帮助经济结构改革,去解决我刚才提到的这些问题。对我来说,供给侧改革需要设计增加良好的税收。”
                  1979年克拉克奖、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头顶诺奖的光环,可惜他关于加税的建议,每一个字都是错的。
                  斯蒂格利茨还被誉为“自由市场经济学家”的批评者,对自由市场和社会的不平等问题秉持一贯的批评态度。
                  斯大师分析经济学问题通常是从不平等、不公平切入,然后指出一系列的社会经济问题的根源都源自于不公平,进而提出一系列征税、加税的建议,企图通过消灭不平等来解决矛盾和问题。
                  他这“三板斧”的套路,在他那本《不平等的代价》中有着集中展现。
                  在书中他反复阐述的观点,就是认为给了富人那么多钱,就是伤害了穷人,聚集到上层群体的财富是以牺牲中下层群体为代价的。以及认为不平等对经济产生严重影响,最终演变成社会问题。并建议建立全球化的税收机制,针对所有企业的全球税制体系。
                  斯蒂格利茨的理论存在的问题,在我看来,主要是眼睛总盯着不平等,总想着怎样分蛋糕更公平。而真正的问题在于,如何把蛋糕做的更大,让每个人到手的蛋糕更多。
                  他认为富人的财富是社会分配给富人的,而不是富人凭实力和很多人、包括穷人做交易而来的。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之上,用“有形之手”来调控财富分配就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不患寡而患不均,真的是这样吗?简单回看历史,我们就可以知道,寡,显然更可怕,而不是什么不均。
                  有人一顿饭吃掉几万、几十万,有的人一顿饭就是馒头加咸菜,不超过一块钱,甚至有的流浪汉以捡拾垃圾为生。
                  这个差距的确很大,但这并不可怕。
                  真正可怕的是,很多人都没有饭吃,别说馒头了,就连方圆几里内的树皮、野菜都被吃光,更不可能有可以捡来吃的丢弃食物。
                  我们自己四十多年前的历史,也许由于种种的原因,很多年轻人对计划经济年代的印象是模糊的,缺乏足够的冲击力。
                  今天去看看委内瑞拉的现状,看看那些挂在瘦弱的母亲身上孱弱的婴儿,看看那些围着垃圾堆翻来翻去找吃的,看看那些苟延残喘的生命,那就是我们老一辈人过去的真实写照。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经济高速发展,生活水平迅速提高,一定是做对了很多事情,否则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绩。
                  但当我们今天重新回顾历史、总结过去的时候,我们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我们做对了的事情,我们总结却认为是错的;当我们真的做错的时候,总结却又认为是对的。
                  如果再加上一条的话,那就是随着海归派经济学家的回国,带来的新的视角和思想,也引入了很多好心办坏事的恶法。
                  单从经济发展角度来看,我们其实完全可以挺直腰杆说出“道路自信”四个字,而不必时不时地请外国专家来站台把脉。
                  中国的道路自信,可以简单地归为两个方面:一个是邓小平强调的实事求是,另外一个则是写进宪法的保护私有财产权。
                  这两条,具体落实过程中,肯定有不尽如人意,甚至是相悖之处。但在整体的大方向上,中国得以高速发展的经济学视角,就是在事实求是、尊重私有财产权的前提下,给人以自由,让人、让物去自由地匹配和试错,从而创造出了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
                  在我们过去改革的路上,很多问题都面临着质疑、反复,甚至是回头。出现这样的困境和局面,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我们的理论还不够自信。
                  表现之一就是,当我们经济高速发展的时候,却担心发展得太快,总想着要软着陆,想着慢点走,等等灵魂什么的。
                  在理论上的不够自信,于是就给了斯蒂格利茨这样的“学术大师”推销自己的机会,加上真的有不少有关部门患有发展过快、不够平衡的焦虑症,大师的胡说八道也就很容易变成盖着红头印章的白纸黑字。
                  大师的理论落到了实处,看上去是好事一桩,却使得经济蒙上了管制的阴影,久久不能散去。
                  好在同样是在3月24日,财政部部长刘昆在发言中表示,“今年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总减税降费额度将达到近2万亿元。要确保所有行业的税费只减不增。在收入下降的情况下,确保每一分钱花得其所,用得安全。”
                  另外刘昆表示,“要会下调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缴费标准,各地可降到16%,继续清理规范涉企收费,放水养鱼。”
                  斯蒂格利茨的长篇大论,用中国汉语的智慧总结不过四个字,竭泽而渔。
                  放水养鱼,而不是竭泽而渔,这个道理以斯蒂格利茨的年纪,看来是不太容易转变了。
                  所以,中国未来的发展,要小心经济学大师,尤其斯蒂格利茨这样的“大师”。


                  回复
                  13楼2019-03-28 16:57
                    世事盛衰不自由,跟风潮要如何控制的住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3-28 17:43
                      应该加税,提高对富人征税的水平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3-28 17:43
                        中国的税收已经很高了,占GDP的比例超过30%。但是用在老百姓身上了,估计不到两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3-30 11:43
                          正常讨论税制有什么问题?你们能正常思考,不要把那些中二的话题带过来,经济吧就是这样被封的?


                          回复
                          20楼2019-03-31 08:21
                            比如,楼上有几个,听到加税就反对,这种思维方式对吗?一个国家要维持运转,肯定需要成本。越是精致复杂稳定的社会,成本越大。这个成本,不是国家出,就是私人出,总之不存在低成本然而高福利高效率的社会。
                            任何加税、减税,都是针对特定企业、团体和人群的,具体怎么加,我们不讨论这个。但你们心中的好人就只能是喊“减税”的?那么,那些喊“发钱”的不就是圣人了?
                            虽然我不关注这个经济学家的具体提法,但作为一家之言,可以听听。总的来讲,中国现在应该是在减税。减税后收入减少,国家能不能支持大规模的基础建设,这个,自然有我们看不到的数据去判断。


                            收起回复
                            21楼2019-03-31 08:31








                              回复
                              22楼2019-03-31 1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