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源小说吧 关注:16,281贴子:214,169
  • 13回复贴,共1

Teens-源说-『原创』小福星(地久天长衍生;微剧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度娘~图cr.logo.


回复
1楼2019-03-26 22:23
    二楼小序:
    看《地久天长》,感觉是死水一般的平静,炼狱一般的残忍。
    过后深陷其中,久久不能平静。夜半思及养子刘星决绝而走,更觉其生悲切,辗转难眠。且片中所现有限,难满所好,遂有作文以重构刘星故事之念,希图在文中,对星星的生活进行重塑再造,以期故事之结局,虽哀伤故在,温情犹满。
    P.S.:更新时间不定……篇幅不定……约莫短篇……甜虐未定……欢迎长评……不喜轻拍QAQ……


    回复
    2楼2019-03-26 22:24
      dd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3-29 16:37
        好喜欢这个题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3-29 16:38
          好的ヾ ^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29 17:13
            雨声,似也感了这孩子的哀伤般,咚咚咚声势浩大地砸着船篷,希图以这种方式诉说自己的关切之情,给予他微毫慰藉。转眼方寸天地间,似就只剩下了船篷的咚响。
            然而事实,却并不是如此。
            “刘星——”
            “星星——”
            苍袤穹空下,两束微弱斑驳的光线在雨夜里蹒跚。
            刘耀军扶着王丽云,正慢慢向这边走来。他们从镇子最边缘的地方开始,已经找遍了除镇北外所有的游戏厅、网吧、小旅店……
            刘星跑出去之后,他们便在他房间里准备了伤药,留了门,静静坐在房间里等着他推门回来的声音。
            可,
            西天泛了红光,他没有回来……
            黑风卷起了落叶,他也没有回来……
            阴云布满了天空,他仍没有回来……
            天色完全暗下去,雨点噼里啪啦落了下来,他依然没有回来……
            刘耀军坐在窗边,默不作声地抽着烟。脚下的泥地上,已经积了薄薄一片烟蒂。起先王丽云还会劝几句,帮他收拾,之后便由任他了。
            坐到凌晨,王丽云再也忍不住了:“我们去找找孩子吧。”
            “找他干甚么,一条喂不熟的白眼狼,就当他死了。”刘耀军猛地吸了口烟,烟圈没吐出来,狠狠地吞了下去。
            “你怎么这样说话……好歹我们也养了他这么几年……再说了,雨这么大,那孩子还不知道从哪里得的伤……万一再……”声音渐渐低下去,最后已近哽咽。
            刘耀军没有说话。
            时间好像一下变得麻木错乱,似乎流淌了许久,又似乎只几微秒。不知是心疼妻子的眼泪,还是念起了下午手心里黏湿的触感——也许两者都不是,也许两者都是——那双骨肉狰狞的大手捻熄了香烟,站起了身。
            “走吧。”
            他们从镇子最边缘的地方开始,冒着冷风冷雨,找遍了除镇北外所有的游戏厅、网吧、小旅店……
            起先还打着伞,后来觉得遮挡视线,怕看不见孩子,就又收了起来。
            走到星星躲藏的渔船废弃处时,王丽云撑不住了。她下午才伤了腰,又被冰冷的雨水砸了这许久,脚步竟已有些虚软无力。
            “还能行吗?”刘耀军扶了她一把,粗糙眉头微皱。
            “还行,找孩子要紧。”
            “你先回去吧。家里也得有个人看着——万一那小兔崽子再受不住跑回家了呢。”广面盈额的汉子,软言安抚着。
            “那你把这拿着,前面不远应该就是星星的同学家,说不定孩子去那了。”王丽云不再坚持,喘了口气将怀里的油布包交给丈夫。
            “知道了,你回去吧——回去煮点姜汤,先自己喝点。”刘耀军暗暗叹了口气,妻子浑身淋得透湿,却只有这布包里的东西被油布包得齐齐整整,滴雨未沾。
            前面不到半里地的地方,就是星星的同学家,这应该是自己和妻子唯一知道的星星的朋友了。只是,天色晚暗,再去人家里打扰不甚方便。再说以那小东西的性子,跑出去躲朋友家,也许还不如去网吧游戏厅的可能性大吧?
            刘耀军这样想着,便穿过了废弃渔船,绕过了那户人家,向镇北的网吧游戏厅疾步而去。
            冷……好冷……
            饶是盛夏时节,暴雨下到后半夜,也几乎将暑气全部淋散。而刘星身上的全部衣物,就只一件校服短衫长裤。寒冷逐渐将他包裹,最终将他浑身沁得冰凉。
            “咳咳……咳咳……”
            受了凉的身子,又被激起了咳嗽。这次的咳嗽猛烈而又持久,根本止不下。试探地将整个身子蜷伏在报纸上,才勉强平息些许。
            船体置的有些倾斜,篷顶落下的雨水汇到甲板上,此刻已然趁着黑夜灌进了舱内,漾漾地涌到脚边,不消片刻,下半身便已透湿。
            试探地挣扎了几下,但浑身冰凉,已经失去了直觉。翻倒在地,肩臂的伤口不知磕到了哪里,爆起钻心疼痛,直痛得眼中金星乱迸,咬牙撑了一阵,终是没忍过,身子一歪,软软地倒了下去。
            雨未歇,水未止……
            王丽云回到家里,门窗未关,地势又低,早将桌面窗边零散物什全部吹落,泡进了及踝的水里。她顾不上收拾这些,拖着腰伤先检查了虚挂的门锁和孩子房间的伤药——丝毫未动。坐在床上出神了许久,方才起身开始收拾……
            刘耀军奔波了一夜,找遍了他以为的全镇所有刘星可能躲藏的地方,却是一无所获。
            这兔崽子能去哪呢?
            烦躁地抹去脸上的雨水,他浑身都湿透了——他绝不相信那小东西能在昨晚上的天气里出海逃出去。看来,只有去那户人家打听打听了。
            深夏的南方,虽然下了整夜的雨,但天亮得仍旧格外早。细碎鸟鸣叽啾,三三两两有晨起做工的,暗中对着刘耀军指指点点。
            也该是这样。淋了整夜的雨,衣服都还皱巴巴湿粘粘得糊在身上。
            刘耀军顺着来路返回。到了那户人家时,天已大亮。
            洛阳出来拔草,远远地看见了刘耀军,心里一慌,猛地转过身就要走。
            刘耀军看在眼里,心下生疑,出声叫住了他。
            “洛阳——”
            完了……认命地转过身:“刘叔叔。”
            “哎哎好,好久没见了啊,洛阳最近又长高了?”
            “谢谢叔叔。”洛阳乖巧地应着。
            “哎哎好。哎?我说你刚刚看见我跑什么呢?”瞧着小子的反应,大概刘星真在这。好小子,真让自己好找!找见了定是要狠狠收拾一顿!
            “没啊,我妈刚刚叫我拔草呢,没看见叔叔。”洛阳有些心虚。
            刘耀军定眼看着他。
            “叔叔……你,你是不是都知道了……”洛阳眼神有些无措。
            “是啊,我都知道了……”快叫他出来吧。
            刘耀军话未出口,洛阳已忍不住哭了起来。


            回复
            8楼2019-03-30 14:53
              “哎哎哎……你这是怎么了……”刘耀军一时有些慌乱。心下隐隐升起了些不好的预感……恍惚间,似是想起了当年时光——
              当年,那些孩子也是手足无措、满脸泪水地跑来告诉自己,刘星出事了……
              冰冷的海风、冰冷的海水、冰冷的身体……当年的恐慌好像重又泛上心头,刘耀军脑中一片空白,双手无法控制地颤抖着、紧紧抓上洛阳的肩头:“星星,他怎么了……”
              洛阳断断续续的抽泣声,竟透露出了MP3的另一个真相……
              原来……刘星身上的伤,是为了保护洛阳……
              原来……那个MP3,是他们故意偷来让洛阳寻机放在刘星枕下的……
              原来……那些网吧游戏厅,通通都是假的……
              原来……自己竟从来没有认真地了解过这个孩子……
              原来……自己竟伤他这样深……
              其实三个人心里都清楚刘星不是这家里的亲生子……但三个人却谁都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于是这件事就成了横在三个人中间难以逾越的鸿沟,后面的一切事情,都没有将这道鸿沟弥合,反而将它日益拉宽……
              明明互相爱惜,但或许三个人都没有学会该如何去爱罢。一方沉浸在失去的悲痛中,不愿意打开心扉,而另一方却活得小心翼翼,希望通过所谓的“偏方”来挽回……
              于是,三个人,都痛苦。
              “叔叔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沉重的真相像一阵闷雷轰在刘耀军头顶,但面对洛阳,他还是努力平静:“没事孩子……你,知道星星在哪吗……”
              “不清楚……他每次一有事就找不到人,但每次回来衣服上好像都有铁锈……”
              铁锈……铁锈?铁锈!
              游戏厅网吧小旅店都没有人,再有铁锈的地方,也许……
              刘耀军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跑了出去。
              洛阳不知就里,告了家人一声,想要追出去,却已经不见了人影……
              是那里,一定是那里!他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那孩子就在那里!虽然不愿意想起,但当年刘星出事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没有人带着,就找到了星星……
              这次也是,他也是这样,来到了镇北的废弃渔船处。
              满眼破碎,满鼻锈气,下过雨的地面泥泞不堪,他踏着泥泞,径直向最里面走去。那孩子聪敏,肯定会找稳固的船只的。
              目光顺着一艘艘渔船划过,最终停在最里面的某处……那是自己陪着“那边”的徐老将军封的锁,如今已被打开!
              这臭小子,他一定在那里面,一定在那里面!
              刘耀军紧了紧手里的油布包,不禁加快了步伐,脚步偶尔会被泥水跘滑,但也减不下他的速度。他很想快点见到孩子!
              几下爬上了甲板,踏进舱门的一瞬,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孩子的的确确在船舱里。但孩子却泡在半及踝的水里……衣服被浸得透湿,肩背处透出一大块血色,已被水洇淡。头部也半浸在水里,洇湿的头发贴在脸上,看不清面色……
              刘耀军腿脚有些发软,心像是被重锤猛击——二十年前,他自己的孩子死生不知地躺在河滩沙地上,最终孩子离开了;十七年前,那个被遗弃的婴孩死生不知地躺在河里,他得救了;而今天,他又一次地看着这个孩子死生不知地躺在自己面前……


              回复
              9楼2019-03-30 17:44
                楼主什么时候更新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4-04 09:56
                  他三步并作两步得上前,赶忙将孩子抱起。只觉触手之处,都是熟悉的冰冷,身子也软绵绵的没有一丝活气。
                  “刘星……刘星!”
                  手脚忙乱地抚上孩子的脸,抹开额上乱发——下午似有些苍白的面色,如今已然冻得发青,竟在晕迷中还在微微地颤抖,但还好,额上竟是难得的温热!
                  刘耀军心内一暖——有热气,说明孩子还活着!自己这次,总算能够有机会弥补他了!
                  但,他身上有伤,又在水里——天知道泡了多久,一定得赶紧送去医院!
                  刘耀军绕过他身上的伤口,将孩子牢牢地抱在怀里,腾出一只手扯开油布包,拿出干净而又带着体温的大衣,仔细将他密密地包裹起来。
                  即便风雨将夫妻二人全部打湿,但这大衣却始终干爽温暖。只为了,给冷风长夜中迷途无归的游子,一份暖暖的爱。
                  这大衣,便是整夜风雨吹打中,唯一的温暖依旧……
                  “星星……星星……”
                  被冰水泡了一夜的身子,经大衣和体温一暖,竟迷迷糊糊地感到了些许暖意,好像又回到了暖黄烛光映满室的时光……
                  风琴叮咚,暖温柔香……
                  好想再看一眼这暖黄的光芒……
                  “星星……星星……”
                  嗯?好陌生的称呼啊,该是有多久没有听到这种称呼了?
                  “星星……星星……”
                  是谁在叫自己……
                  “星星……星星……”
                  身体在颠簸,沉重的眼皮忽闪了几下,缓缓掀起了一条缝——依稀在什么人的怀里,绕过自己身体的那双大手,竟是十分熟悉——
                  “爸……”
                  刘耀军一心抱着孩子朝医院方向急赶,满心满眼的担忧,细如蚊蝇的一声呼喊,竟没能听见。
                  “爸……”
                  刘耀军怔怔地止住了脚步。
                  是……
                  猛地低头看向怀里:气息微弱的孩子星眸半睁,眼内茫然一片,正努力地看着自己。
                  “星——你……你醒了?”刘耀军怔愣片刻,嗫嚅半天,竟不知该如何称呼是好。
                  “……”
                  不想在他的怀里,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虚弱。
                  不想,不想……
                  刘星挣扎着,险险就要挣脱摔落下来。
                  “你别动……别动!”刘耀军情知他倔强要强,不愿在自己面前示弱。忙半跪下来将他按住,重新裹上外套,“有伤,有伤!”
                  刚刚的挣扎不知撞到了哪里,又激起一阵难耐的颤抖。
                  “星星,别这样……”
                  刘耀军看在眼里,心下抽痛,手忙脚乱将他制住。
                  “星星,别动,别动……让爸,让爸带你去医院好吗……”
                  一阵剧痛过后,意识又渐渐消散,冰冷,疼痛,好像都已远去。眼皮再次垂下的一瞬间,好像有暖黄色的光,又重新将自己包裹,那样美,那样暖——
                  “爸,我想回家……”
                  “大夫大夫,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你过来跟我去办住院手续……”
                  “大夫,孩子不要紧吧……”
                  “12床的家属麻烦让一下……”
                  “耀军,孩子怎么样了……”
                  “我替你,你快去歇歇……”
                  “12床,测体温了,帮忙扶一下……”
                  “你看着孩子,我去领药取单子……”
                  日影东斜,淡淡黄光顺着侧面的窗口透入,温柔地抚上洁白的床单,抚上少年细瘦的手臂,抚上少年苍白依旧的面颊。
                  “你就是刘星吧?来一把吗?”
                  “你不是篮球打得好吗?我们可是专门来找你的。”
                  “刘星,他们说要放学拦我……我怕……”
                  “刘星我能去你家躲躲吗……”
                  “这MP3怎么回事……”
                  “他们欺负你,你就偷东西报复他们?!……”
                  “你们送我去派出所啊……”
                  “星星,别这样……”
                  “爸带你去医院好吗……”
                  细碎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好像做了好长一个梦……
                  羽睫轻闪,清澈灵动的双眸终于缓缓睁开。
                  一丝空洞,一丝迷茫,一丝讶异,一丝了然。


                  回复
                  11楼2019-04-07 21:11
                    羽睫轻闪,清澈灵动的双眸终于缓缓睁开。
                    一丝空洞,一丝迷茫,一丝讶异,一丝了然。
                    身上虽然还是有些无力虚软,但肩背上丝丝清凉,倒是比之前舒服了很多。
                    黑眸滞涩地转了几转,依稀忆起了前事:黑暗湿冷的船舱、明黄暖亮的火光、粗糙温暖的大手,和带着体温的大衣……
                    ……
                    所以,是那个人救了自己吗……
                    怀疑否定了多次,才终于敢相信这一事实。一丝暖意漾漾地泛上心头——他,应该也不是不在乎自己的吧?
                    门把轻响,刘星微怔了怔,慌乱地合上了眼。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刘耀军。
                    刘耀军轻悄悄绕到床前仔细瞧了瞧,见孩子还没醒,便又悄悄绕到了隔壁床,推了推熬了几乎一日一夜的妻子:“丽云,吃饭了。”
                    妈妈?自己刚才竟没有注意到。
                    王丽云乏困地撑起身子,凌乱的发丝和通红的双眼——无不明明白白地告诉刘耀军:这一日一夜的看护照顾和忧心忡忡,已然令她疲惫不堪。
                    看着眼前忙碌归来风尘仆仆的丈夫,情知他必已经办好一切,不由一阵心酸,但仍带着几许期待,沙哑着嗓子问道:
                    “耀军,福利院那边怎么样?”
                    福利院?!
                    窸窸窣窣一阵响,刘耀军边帮妻子布饭,边应:“差不多已经都办好了,东西都在大刘那儿,等过几天那边盖了章就能送来了——快,还热着呢,下来吃。”
                    “一定要这样做吗?这孩子在家里待了这么久,我……”王丽云看着眼前的饭食,全无胃口。
                    “丽云,孩子大了,”窸窣声音停了一阵,又接着响起,“我们虽然养了他这么多年,但是亲是疏,难道咱们自己心里没数吗?我们只有一个孩子,但星星已经没了,我们不能因为他和星星长得像,就总把他当成星星,他也不能总把自己当星星。这样,太不公平了……他不能总活在星星的影子和谎言里,他应该有自己的、真实的人生。是我们对不起他。我们……我们早该把一切都告诉孩子,不能总这样拖着他。”
                    “耀军,我舍不得,舍不得……”
                    几句话,听在刘星耳里,字字句句都似惊雷声声——
                    为什么要联系刘叔叔……
                    什么叫盖了章过几天就能送来了……
                    什么叫和星星长得很像……
                    什么叫活在星星的影子和谎言里……
                    什么叫自己的人生……
                    所以,自己并不仅仅只是父母失孤后的养子,而且还因为长得很像,成了那个星星的替代品吧?
                    所以,他们之所以对自己冷淡,是因为自己长得太像刘星了,惹了他们厌恶吧?
                    所以,那些遥远不可及的暖黄幸福,都是本该属于那个刘星的吧?
                    所以,他在船舱里找到自己,用大衣裹着自己,抱自己来医院的时候,心里也是想着那个刘星的吧?
                    所以,自己这些年,都活在影子和谎言里吧?
                    那到底……自己是谁……什么是真的……
                    心下揪痛,本不知该如何应对的双眸缓缓睁开,漆黑的瞳仁上,濛起了模糊的水雾,顺着眼角滑下……
                    “星星……”


                    回复
                    12楼2019-04-15 21:53
                      dd楼主文笔好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4-21 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