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师无法成为勇者吧 关注:569贴子:344
  • 11回复贴,共1

第10話 双葉芽衣子・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难得上线一回。
来婊个标题
就是不翻。胖子是人生大敌啊。


回复
1楼2019-03-26 18:16
    开始崩坏的教室陷入到了极大的混乱中。双叶芽衣所记得只有那骚乱的氛围,以及,啊的一声被扔到黑暗无边的空间中的事。
    【嗯……唔……】
    等到睁开眼时,她已经躺在了昏暗的场所中。坚硬,冰冷,以及稍显潮湿,最糟糕的睡眠感觉。正当她想到在自己卧室中那个可以承受住她巨大身体的床铺的柔软而温暖的触感时,意识回归了现实。
    幸好的是,她还留有记忆。在陌生环境中苏醒的不安和恐惧里哭泣过后,她还能迅速的把握住现状。
    看来,她是真的来到了异世界。她所睡的地方,如同是生满苔藓的石制祠堂内部。从没有门而大开门户的出口可以一窥前方深绿的森林,与之相反的这一面是一条朝着地下不断延伸的螺旋阶梯。
    她该去哪儿,大家又都去了哪儿。而且,在她巨大的胸部中不安正在膨胀着。正当眼中的泪水要再次溢出时,芽衣子忽然想到了。
    【啊,对了,魔法阵!桃川君画的!】
    浮现在她脑海中的是,浮现在黑板上发着白光令人害怕的图案,以及如救世主一般的邻桌小男孩可爱的面容。
    桃川小太郎毫不客气的交给她的写有她亲笔所书的魔法阵的笔记本纸张,虽然看上去如同胡乱的图画一般,但这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谢谢你桃川君,抱持着这种如同向佛祖祈祷的心念,芽衣子发动了魔法阵。
    【天上的诸神啊,请拯救引导我,授予我奇迹之力。在此起誓达成天命——kya!?】
    吟唱完咒文的瞬间,手背上浮现出光之魔法阵。眩晕的同时,她感到了热。
    【kya——!这是什么,啊,热,好热!】
    实际上,并没说的那么热,然而陷入到身体异变所引起的极度混乱中的芽衣子尖叫了,哭泣着尖叫了。
    尖锐到令人烦躁的尖叫声在祠堂中回响,就在此时,她听到了声音。
    【——赐予吧】
    这不是自己的声音,她确定是第三者的声音。并非错觉,声音确实的传到了她的耳中。
    【赐予汝,力量吧】


    回复
    2楼2019-03-26 21:50
      那是一种温柔的女性声音。因恐怖和不安而变得激动的感情不可思议的在慢慢变为平静。如果真的有女神存在的话,所发出的一定是这种声音吧。这种回响。
      【额额,天,职?】
      意识到时,手掌的发光也消失了,女神大人似的声音也消失了。取回冷静的芽衣子注意到了浮现在笔记本魔法阵上的文章。
      读了这个,她慢慢的了解了状况。天职,地下城,天送门。虽然难以理解,但她却不得不去理解。
      【我要努力……努力的,一定要和大家一起回到原来的世界】
      在稍微用了点时间后,双叶芽衣最终下定了决心向着地下城前进。
      她用颤抖的双手紧紧握住厚厚的切肉菜刀,长方形的刀刃被磨的亮亮的,散发着甚至可以把一头牛分量的肉大卸八块的气概。
      芽衣子在私立白嶺学園中所属料理部。她的兴趣是料理。所谓料理包含了做和吃两方面。
      幼时就化身美食求道者的芽衣子,迅速提升料理手腕的同时,肥胖的身体也在跟着成长。做的多,吃的也多。这是当然的结果。
      总之,九月二十三日,于三连休后的星期一登校的芽衣子,在休息日期间把带回家做保养的自己的菜刀套装放到了书包里。今天放学后,她本来预定好使用这些磨的锐利的爱刀们做出美味的绝品。也不知是何种因果,现在倒成了她保护自己的武器。
      在二年七组,她还有一个同属料理部的女性好朋友北大路瑠璃華,虽然其它部员也不在少数,但甚至连自己的菜刀都拥有的本格派,仅芽衣子而已。在日本家庭一般所使用的万能菜刀,切鱼用的厚刃尖菜刀菜刀,刺身用的柳叶菜刀,带骨的硬肉也能简单切开的厚刃切肉菜刀,顺带还有水果刀,便宜的菜刀五件套在二年七组的教室中定然是隐藏有最大杀伤力的道具无疑。


      回复
      3楼2019-03-26 23:39
        在这个时刻,芽衣子虽然拥有最强装备,但一想到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都公认的胆小鬼兼且哭泣鬼的自己,挥舞刀刃的心顷刻就受到了挫折。说老实话,她光是握住切肉菜刀已经用尽了全力,即使被称作魔物的狂暴生物出现在眼前,她连砍伤一刀都做不到。就算对手是体型小的流浪狗,芽衣子也无法挥动菜刀吧。
        即便她已经剁碎过无数的食材,一旦遇到活着的生物,她还是做不到。能让她毫不犹豫挥刀的只有在做鱼,墨鱼以及章鱼等水产类活鱼刺身的时候。
        【没,没事的……我可是有着骑士的天职……没事的……】
        双叶芽衣子被授予的天职是骑士。光看笔记本说明,在战斗方面没有任何不足,是个相当不错的天职。
        初期能力是『見切』『弾返』『恵体』三种。
        『见切』:能够反应敌人的攻击。
        『弾返』:用武器和防具弹返敌人的攻击。

        『恵体』:被伤痛和疾病强力眷顾的肉体。
        由于能力的简单说明已经无声无息的进入到了脑海,所以能够很快把握住。然而,芽衣子完全不知该如何活用这三项能力。
        这绝非是因为她的脑子笨,倒不如说她的学业成绩相当的优秀,无奈的是,在这种异常的状况下,她无法冷静的,有条理的得出最适解。更进一步的说,芽衣子并不了解RPG以及打斗类的游戏,像是女孩子玩的那种和动物村民们进行温暖人心的交流的人气模拟经营游戏,以及噗哟噗哟的连接消除圆形果冻的消消乐游戏才是她为数不多的游戏经验。
        这种天职不管怎么说都是游戏中才有的技能系统,即使摆在眼前,她也完全get不到点上。
        不过尽管如此,对于芽衣子而言万幸的是,在通往地下城的昏暗道路上,最初遇到的并非魔物而是面容熟悉的同班同学吧。
        【——你是,双叶同学?太好了,看来你没事呢】


        回复
        4楼2019-03-27 02:16
          弹反...卑鄙的不死人!


          回复
          5楼2019-03-27 10:24
            在细窄的十字路上突然遇到的人有着与双叶芽衣形成对照的纤细身形以及冷静的美貌,这个人正是她们二年七组的班级委员长,如月凉子。
            【是如,如月同学!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对于芽衣子而言,即使身处地下城中身上也依然缠绕着理性而冷静氛围的如月凉子给她带来了莫大的安心感。
            【等,等等,双叶同学,你先冷静下来】
            如月凉子尽管被迫近的巨体引得稍许后退,但仍不忘安慰哭泣的芽衣子。
            【——对这种状况,我也还在混乱中,不过就算如此,目的是恨清晰的。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从这种糟糕的地方逃离,迅速回到原来的世界才是】
            她一边走在如同混凝土般坚硬的灰色道路上,一边谈论着有关现状的话题。芽衣子的心也稍稍取回了平静。要说为什么,凉子强有力的话语在她那被不安所塞满的昏暗内心中点亮了希望的光芒。
            芽衣子和如月凉子并不特别亲近,至今为止所说过的话,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即便如此,芽衣子也很清楚。她不仅容姿端庄美丽,无论是学业成绩还是运动神经都很拔群。像是被同班同学亲切的称为【委员长】的这种领导地位也是公认的。顺便一提,即使是面对曾把十个黑高不良送往医院的最强不良天道龙一也丝毫不胆怯,倒不如说,她还有管制他的胆魄。
            即便竭尽全力,也无法变得如她一般,令人同时抱有一种对她即是憧憬又是死心的情感。这就是少女,如月凉子。
            【呐,双叶同学,这种叫天职的能力,你试过了吗?】
            【诶,那个,额……还没,有】
            【这样啊,我还只是读了说明而已,看来,只能在这里试试看了】
            和如月凉子在地下城联袂探索数十分钟后,这个时刻也终于要来了。
            场所是几条道路合流的圆形空间。截然不同于至今为止甚是杀风景的石灰色,这里全是绿色的空间。墙面繁盛的爬满了无数的爬山虎,奇妙扭曲的歪曲林木代替圆柱从地板直插天井。
            然而,对于芽衣子而言,相比于这个奇怪的空间,住在其间的住人们更引人注目。


            回复
            6楼2019-03-27 13:08
              顺便一提的话,如月凉子,她的魔力也非常的厉害。
              【الجليد الباردة تجميد انتشار النار――『氷結放射』!】
              如月凉子通过完全听不懂的谜之言语咏唱,其叫喊的内容恐怕是魔法的名字吧。猛的,她的两掌向前推出,在那个瞬间,『氷結放射』发挥出了效果。
              那是引发暴风雪的魔法。这便是芽衣子的感想。
              从凉子的手中,宛如呼啸于严冬之夜的暴风雪般的冷气飞射。下一瞬间,眼前蠢动的老鼠已经冻住。一共,不知有多少只,难以计数。
              那一发魔法已经把前方的老鼠几乎全部消灭。污秽的灰色身体一瞬间被施与了纯白的雪色妆容,化为了无法再度动弹的冰雕。
              面对同伴突如其来的被大量杀戮的事实,老鼠最合适的对策――也就是说,没能立刻做出逃跑这一选择。或者说,凉子的追击太快了说不定。
              【这样的话,应该可以呐――】
              她维持着,想要继续放出下一击『氷結放射』,这一次扫荡的是展开于左右的鼠群。对于趴在地上的老鼠而言,毫无办法避开能够瞬间冻结身体的冷气风暴。
              【厉,厉害……如月同学……】
              意识到时,鼠群已经完全漂亮的消失了,半数以上被冰镇了的鼠群如同散乱蜘蛛之子般四处逃逸了去,只留下恶心的怪物老鼠的冰雕。
              【呼嗯,可以顺利使出真是太好了。如果能够用这种魔法的话,往后总会有办法的】
              温和微笑的凉子,看上去是如此的炫目。是的,自己只是一只派不上任何用场的丑陋的猪。
              【好了,走吧,双叶同学】
              脱离绝境的安心感以及对凉子的信赖感。与此相合的,芽衣子胸中所抱有的在心中发芽的小小的劣等感,向前行去。


              回复
              8楼2019-03-27 18:15
                【——原来如此,如月同学的天职是冰魔术师吗】
                如果授予了正经天职的话,便能战斗到这种地步吗。虽然再次感到了嫉妒这种感情,但是假如我身处在相同的境地下,能不能迅速放出冰魔法,还是一个疑问。
                恐怕,生长有牙的巨大老鼠,这个时候,就先以『牙鼠』命名吧——面对那个『牙鼠』群,还能如此漂亮的给予反击这一点,除了归功于专心的如月凉子这一人物的优秀外别无其它。
                该说之前就在想了,还是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她和苍真君以及天道君是是同一侧的人。说是优秀还是说是现充呢,如果用语言来形容的话,听上去可能会是一种很简单的表达,但重点应该是这样的。容貌头脑身体以及性格都非常优秀的,万能人。
                【水之矢的单体攻击,放出冷气的范围攻击。泛用性还真是拔群呐……这么说的话,初期技能有三个,还有一个她的技能是什么。双叶同学,你知道吗?】
                【诶?那个……抱歉,我不知道】
                双叶同学皱起眉头,困扰,歉意的沮丧着脸。我并不是要责备她,她这种反应反而让我感到了困扰。
                在此,如果用一种近乎幽默的语气去安慰的话,作为男人应该会很完美吧,可惜的是帅气不够的我无法应对。我用了数秒左右寻找回应的词语,结果什么都没有想到。真是丢脸。
                【不知道,就是说要么是常时发动的被动技能,要么是有意的隐藏了也说不定】
                我的『伤痛返还』和『直感薬学』便是和特别的咒文及特定的行动无关的效果表现的,常时发动型。和双叶同学的『恵体』也是相同的吧。
                【啊啊,抱歉,你还在说话呢】
                到此为止都是令人羡慕的进行顺利的地下城攻略的内容。还没到双叶芽衣子,她满身是血的倒在妖精广场的场面。
                【嗯,那个呢,之后——】
                最终会从她的口中说出怎样的事实呢。我已经有了不怎么好的预感,尽管如此,我还是安静的侧耳倾听双叶同学所说的话。


                收起回复
                9楼2019-03-27 21:24
                  我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27 21:53
                    我是第一个观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27 21:53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4-01 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