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225,909贴子:36,749,586
  • 14回复贴,共1

【原创同人】水浒之宣和十二钗。17k连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同人】水浒之宣和十二钗。17k连载。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9-03-26 15:58
    第二回 桃林内金翠莲折枝 曲水旁王公子流觞
      上回书咱说到彤炜坊的歌姬金翠莲上巳时节到开封城外汴河旁去踏春,这一旁有一文生公子也来游玩,伴读见此美景便想让王定赋诗一首。
      王定答言:“说得好!”随即踱着步子在汴河便吟诵了唐代孟浩然的《上巳日涧南园期王山人陈七诸公不至》,真是应情应景:
      摇艇候明发,花源弄晚春。
      在山怀绮季,临汉忆荀陈。
      上巳期三月,浮杯兴十旬。
      坐歌空有待,行乐恨无邻。
      日晚兰亭北,烟开曲水滨。
      浴蚕逢姹女,采艾值幽人。
      石壁堪题序,沙场好解绅。
      群公望不至,虚掷此芳晨。
      王定公子诗性正浓,一边吟诵一边朝前走去,四儿低头听着,王定吟诵完毕,王四在一旁喝彩称赞:“公子正是学富五车啊,”说完一抬头,看到了河岸边上,有几个人在此席地而坐,此处正是有一处缓坡,水流约有几尺的落差,早被人沿着河岸修凿出了蜿蜒的沟渠,众人便围坐在沟渠两侧,沟渠上端是自汴河引出来的水,经过了弯弯曲曲的沟渠流到下端,又流回汴河里去,水上面似还飘着些甚么。
      王四看着新鲜,不知是何风俗,便忙问王定:“公子快看,这河边挖出这弯弯绕绕的沟渠来,两边做的男女,水上还飘着杯盘,不知是何消遣?”
      王定说:“在你家乡之地自然没有看过,这都是上文弄墨之人,在上巳之日消遣的手段,便也是到水边修禊除灾的意思罢,这唤做曲水流觞,举行祓禊仪式之后,众人坐在河渠两旁,在上流放置酒杯,酒杯顺流而下,停在谁的面前,谁就赋诗一首,若无诗,便取杯饮酒,意为除去灾祸不吉。你可知王羲之?”
      王四说:“书圣谁人不知。”
      王公子说:“正是,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便是在兰亭之外曲水流觞时作诗成的集子,他做的序。这京师文人雅士极多,因此这汴河之畔便有这曲水流觞之事了。”
      四儿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一些,便问王公子:“公子大才,今天又赶巧遇到,何不也到水边坐下和众人一齐玩耍?”
      王定抬头看时,沟渠两侧人都形形色色,似乎不是一家一户独有,并非是私家成立起来的,而是有雅兴的路人不知哪一年开凿在此,各色人等有了兴致便到此,有人拿着酒,有人拿来酒具流觞,有人取来荷叶拖着酒觞,也有人在一旁路过讨来酒饮了便走,因此上王定看了便觉得能下去玩耍一番,扭回头一看不远处便有买酒的,打发四儿说:“去买一小瓮好酒来,递给上游行令的东道。”
      四儿手脚麻利,跑过去买了一坛子好酒来,递给坐在上首的人,说自己公子也要坐下来玩耍一会,那人已看见王定,见他便是个读书之人,收下了酒。
      四儿回来,问王定:“公子,咱是坐在上游罢,出了诗句叫下面的人答对,若是答不上来,方能显示咱们的才学。”
      王定笑着摇头说:“尽要在人前卖弄,我们还是在下游坐了,若是有哪一个出了诗句,我若要是想对,对了上来,才显出我们的本事来。”
      二人便朝坡下面走去,恰巧有一处急弯,一旁有块青石,王定钟意的说:“便是这里罢。”说着撩衣坐下,四儿在一旁伺候,下面还有三两个人,最后便是收拾杯盏的帮闲之人,上面却又十几位,错落的坐着。王定也不着急,悠闲的坐着赏看汴河两岸的径直,那桃花粉的如同天边的彩霞一般好看。
      正看见,只听上游有女子说话声音,王定顺着柔美的声音看去,只见西面大路的方向走来两个女子,不用多说,便是金翠莲带着锦儿到来,翠莲见此地有一处流觞之趣,就在眼前,便低声说道:“姐姐,那前面不正是有一处呐。”
      金翠莲闻言兴高采烈地答道:“妹妹,这正是有一处,看着似十分的雅致。”
      这一声应答似银铃一般悦耳动听,旁人自是无意,单单吸引了下面青石旁的这位公子,王定禁不住定睛观看,看到一双娇美无双的女儿,一个稍微年长些,出落得倾国倾城的容貌,那一个似还太年幼,若长成时,也是个绝代的佳人。
      自己心中思忖,之前无论是家乡也好,路上也罢也看了些美貌的女子,今日才知都是被浮云遮住了双眼。不想世间还有如此的女子,真真是多一分则嫌肥,少一分则嫌瘦,施上朱砂则太红,施上脂粉则太白。真是腻胭脂红处红如血,润琼酥白处白如雪,比美玉软且温,比桃花浓且艳。若不是嫦娥降下瑶宫阙,尘世里怎遇得这美佳人。
      王公子对四儿小声言道:“四儿,你看见了么?那西面大路人群里的那个女子,生的相貌非常啊!”
      四儿答道:“公子,您说的是哪一个女子,小的我如何没有看清楚,可是那矮树丛旁边饮酒的那位?”
      王定听完无语道:“呃,你这厮,我说四儿啊,你是真没看到还是诚心啊,那矮树一边的分明是位姨姨,看面相少说能有四十岁了,再仔细往上游看看。”
      四儿狡黠的笑道:“官人,小的和你开个玩笑,给根哨棒你还当针真了。官人,你果然是好眼睛,那个女子生得十分标致。噫……不是四儿多口,那一旁跟着的侍女也不赖哩。”
      王定心想这二人若是能坐下来一道曲水流觞,我便借着这春水传递一份浓情。
      忽听得路边金翠莲轻声唤道:“锦儿,咱也到这水边坐一坐去罢。”这边四儿听的真切,也低声说到:“时机来了,官人,你看那小娘子,似图画上的美人一般。”
      王公子有意的整理了整理头上绣满蝴蝶的方巾,掸了掸身上花团锦簇的公子氅,假装不直面看去,偷偷的瞄着朝上边看去。
      远远见那边锦儿掏出了一块银子递给了东道,二人便携手揽腕,朝流觞水渠便走来,选了又选,看了又看,在中间处恰巧有一处,却是两个藤子编成的蒲团,半埋在地里,旁边还有一个湘妃竹搭成的小几,金翠莲见此处雅致,便和锦儿坐在了此处。
      王定见这女子坐下的姿态都与众不同,飘飘欲仙一般,自己也看的呆了。
      王定与金翠莲离着约有四五丈远,似远非远,似近非近的距离。待金翠莲坐下,王定便有些着急,见着女子也不朝自己这边看,这是低头等待拿取流觞,王定决定先发制人,朝着汴河的滔滔河水脱口大声地说了一句:“真奈何这良辰美景啊!”
      这一句惊动了周围的众人,众人在此也都是粗通文墨之人,也并未诧异,自然也惊动了不远处的金翠莲并锦儿,便略略的抬头顺声音观瞧,只见下游坐定了一位白净光鲜的书生,真是俊俏人物,心中暗喜之情不禁从内心反将出来投射在脸颊之上,顿时双颊之上多了一分桃红,紧接着便是一丝暖意从桃红中散播开来,吓得姑娘连忙的拿起手中的团扇将半边的脸遮了起来。
      金翠莲心中暗想,可怜我生在这般家庭,父母苦于生计入了乐籍,后又令我跌了这苦海,自幼在勾栏瓦肆生长,虽也怨不得父母,但终日为人唱曲以求生计,不知唱到何年何月。
      到如今爱好听我唱曲儿的商贾官人也是有些个的,可仅是些子弟过客,常言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些个子弟怎么能指望得上?天幸今日我遇到了这样的一位书生,这公子真是一表人物,看他的模样气质倒是够了,只是不知他的学问如何,倘若他是一个读书之人,如若与他相好,他日考取了功名,我与他结为连理,共修百年,父母的后半生也有了依靠了。
      但不知他学问如何,也不知他说这句却是为何,对我知否有意,待我试他一试。
      金翠莲思想着,抬头看不远处便是桃花林子,花儿开的放肆。便想要折朵桃花儿来试试那公子,朝着王定这边唤锦儿说:“锦儿,你去与姐姐摘一枝与这良辰美景相称的桃花儿来。”
      锦儿答应了一声,调皮地跳起身来,径直走向那霞似的盛开桃林中去了,半盏茶的功夫,锦儿便拿着三五枝桃花回来,跑着到了金翠莲的身边。
      坐下将桃花递到了金翠莲的手上。
      “你去与姐姐摘一枝与这良辰美景相称的桃花儿来”这句话他人无心,那旁的公子心中却是窃喜,王定心想:我刚才言到良辰美景,她此时却叫人折一枝与这良辰美景相称的花儿来,这分明是寄幽情于这桃蕊之间啊。
      想到这里,王定猛然抬头,忽看见姑娘也在偷偷的瞧他,此时四目相对,端的是眼角头春意窃窃,眉尖上芳信频传。
      究竟二人能否成却一段美事,请看下回。


    回复
    15楼2019-03-28 12:53
      为啥这个贴吧老删帖.我服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3-29 12:29
        第五回 王公子幽会败积蓄 老虔婆房内赚金莲

        上回书说到公子王定住进了彤炜坊,未上两个月便败光了积蓄。这一日旁晚,王定依旧来至在彤炜坊中与金翠莲相会,刚刚走过堂屋穿过过廊,正要直奔金翠莲屋中的时候,遇到了虔婆吴大娘。
        王定心想真是怕甚么来甚么啊,怎么看见了这个老货,今儿又短不了她抢白我几句难听的。
        那虔婆见是王定,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气虽气,脸上并没有发作,竟然从她那泛着油光,连苍蝇蚊子落上去都打滑儿的脸上挤出了一丝蛤蜊油般的笑容,说道:“呦——这不是鼎鼎大名,风流潇洒,挥金如土的王公子吗。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坐坐。”
        “我...”王定未等说。
        “哦,对了,我差点儿忘了,您是天天有时间天天都来我们这的主儿啊。没在我堂屋里坐一坐喝杯香茶就径直的奔我姑娘房里去啊,和我姑娘有吃有喝儿的,就不管为娘的是死是活了吗?”虔婆接着说。
        “大娘...”王定想要说。
        “哪个是你大娘,你这一天天的占着我姑娘,闲着我这另一大群的帮闲的,合着我大家伙儿就是来着看你俩秀恩秀爱的来呀,我告诉你姓王的小子,你要是花的起这风流银子我还是照原样的好好伺候你,要是没有了钱您就趁早儿滚蛋,给那有钱有势的好子弟腾个地儿。想和我姑娘好的官人我手上可是有一大掐子,我还得扒拉着挑呢。”吴大娘似乎依旧不解气。
        “您听我...”王定插话说。
        “我听你?你还是听我说罢,这不,刚好我这里有一个京城里响当当的小员外郎,刚刚讨下了给西北送军需的肥差,穿金戴银,阔绰的很呐,明日我就叫金翠莲服侍这位官人去,你趁早番薯搬家给老娘我挪个窝儿!要是再撞见你,别怪老娘我没照会你,穷鬼。”骂痛快了晃着她那肥大的腰身扭搭扭搭的朝前厅走了。
        走着走着回头又啐了一句:“呸——甚么玩意儿!”
        王定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嗨,这真是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啊。可怜我王定风流一世,身上有那万般能耐,今日却困在了此处,被那歹毒的妇人恶语相加,叫我如何答对,无可奈何,还是去找翠莲姐姐另做计较。”
        王定说着话来到了金翠莲的房外,轻轻的敲了敲门,金翠莲在房内问到:“可是王公子?快快进来。”
        “正是小生”,王定屋外答道,说着进了屋。
        王定进得屋来,坐到床边与金翠莲说话儿:“翠莲姐姐,我刚才听你的虔婆说道,明日叫你去服侍一位大官人去,你可知道此事,她将你另接与个甚么人呐?”
        金翠莲满面愁云,唉声叹道:“唉!我也是前几日才知道的,还未来得及对你说。那个甚么大官人,他的父亲本是这东京汴梁城内做生铁生意的,众人都唤他做生铁王员外,这王员外止有一个孩儿,众人混称他做小王员外,前些年被一个浮浪子弟挑唆着学会了逛风月,每日三瓦两舍,风花雪月,在勾栏里使钱,被王员外在开封府里告了一纸文状,知府把那子弟断了二十脊杖,送配出界发放。如今这老员外过了世,可那子弟却回到了东京,也不知是走了甚么时运,却进了大王府,后来九大王做了官家,他便鸡犬升天,在朝里做了顶大的官职,这小王员外在外面浑说自己与这太尉有交,哪个敢惹,奉承还来不及呢,便就仗着这一点假门子,交了吏部的人,自己却也不敢在东京为官,也怕败露,便混迹个甚么外放的军需官做了。那厮惯是有这爱女娘的心,前几年便总来我们这里,喝了酒后便全都说出来,因此上坊子里却都知道,可是谁却又都惹不起他。前些时日,便说要娶我做小的,我那虔母爱他的钱,待要将我嫁与他去呢。”
        王定听完慌忙的说道:“哎呀呀,姐姐,似这般可怎么得了?我与你一见如故,这两个月来也是恩爱有加,将来还要做一对长久的夫妻,这怎生是好啊。真是苦哇”说着哭了起来。
        金翠莲看王定能够如此重情重义,也不免伤心:“官人,我又何尝不想与你厮守今生今世,怎奈何那天杀的甚么小员外,真个是痛杀我也!”二人泣不成声,相拥在一处,感叹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红彤彤的幔帐外孤零零的残烛上隐约约的火光扑啦啦的闪烁,一夜无书。
        次日一早,天光大亮,二人刚刚穿戴整齐,本想着在一起计较计较将来的对策,突然间止听得门外一阵嘈杂,听声音像是有几条汉子,里面隐约掺杂着中年女人的声音。
        随着中年妇女的一句“都别吵了,大呼小叫的。”,几条汉子都没了声响,妇人清了清嗓子说道:“姑娘啊,开门来,是妈妈呀。”
        金翠莲和王定一听这声音是虔婆来了,当时慌作一团,金翠莲心想不好,恐怕是要说破此事,可又一想不开门也无济于事,门外那几条汉子是这坊里养的帮闲的,定是来者不善啊,转过身对王定说:“王生,强拗是拗不过的,还是给她开门罢。”
        说着王定起身开了门,迎面带过来一股刺鼻的胭脂味儿,闻着跟偷吃兔子屎了似的,不用问,果然是虔婆。止见她一手拿着扇子一手拿着丝绢掐着腰站在门口,身后站着四个彪形大汉,一个个歪戴帽子斜瞪眼,身长均在八尺开外,其中两个手里还提着杆棒,站在虔婆身后遮住了门口的阳光。
        虔婆拿起手绢,沾了沾嘴唇,说起话来:“哟,正好这穷鬼也在这,说话倒是方便。姑娘,咱丑话可说到前头,妈妈我是甚么样的人你也是知道的,你要是听话咱娘儿俩怎么着都成,要是和我执拗着吃苦头的可就不是这穷书生一个人了,再者,你也先把你那寻死觅活的把戏先收着,往好了说你为了他不值当的,往坏了说妈妈我还真不惧怕这事儿。今儿个这阵势你也看见了,不带走你是不可能的了,这小子一个子儿可都没往我屋里扔,妈妈我睁一止眼闭一止眼昨天晚上让他进了你的屋,就算是给你好大的面子了。到了今儿了,咱娘儿俩和颜悦色的,我把你的这位情意绵绵的穷酸公子哥儿可叉出去了,有甚么话回头咱娘们单说!还愣着作甚,成日白养了你们?”
        说着话,大肥手一挥,两个大汉钻进门去,把站立在门里苶呆呆发愣的王定一把拽了出去,王定一时间都没来得及反映,刚要挣脱,随即被另两个拿杆棒的汉子架起他推推搡搡的就把王定连番带滚的打下楼去了。
        没有甚么生离死别的誓言,没有甚么彼此保重的忠告,甚至连回头看一眼心上人的机会都没有。如此狠心的婆娘不会容许这样的场面的发生,甚至两个人连对方的名字都没有喊出来,王定就被四个大汉带了出去,屋里止剩下凌乱的牙床和瘫坐在床边凌乱的金翠莲。
        虔婆进得屋来,没有好气的咯咯一乐,随手掩上了房门,走到了呆呆的佳人面前,看金翠莲苶呆呆的发愣,眼中含着两圈眼泪,那婆子语气稍微的柔和了一些,说道:“翠莲啊,不是妈妈心狠啊,今儿起早就开始后悔。”
        “妈妈,您后悔将我许给那军爷做小,妈妈,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啊。”金翠莲似听到了转机,急忙恳切的央求着。
        哪里知道吴大娘当即翻脸,骂道:“呸!白日做梦,净想着美事,我是后悔昨天晚上就不应该让那王定进你的门,免得误了明日你好与王员外成却好事啊。也怪我,我也后悔两个月前就不应该让你趁着上巳节放你出去踏青,这踏的是那门子的青啊,引的这个王定来家,一住就住了两个月多。他如今没甚么钱钞了,你二人却又有了感情,现在只管缠住你,而你也不思量转身,一心要跟着他。”
        老虔婆抬头看了看金翠莲低着头不动声色,眼珠子一骨碌,拿起手帕竟哭泣了起来:“女儿想想咱这门户人家,就是靠着姑娘你吃饭的,一日不接客,一日不赚钱,日日不接客,迟早要玩完啊。我怎么能容得下那个穷酸在此啊?别白日做梦了,趁早死了心罢。对了,之前我也和你说过,那生铁小王员外东京城里谁人不知,此次他又得了个西边哪一路的军需官,在东京汴梁买办军需送到西边战地去。你想想,购买军需用度还了得?这位军爷腰里有几万贯财宝金银呐。”
        金翠莲听完说:“妈妈,我知道,我也有心早日出去,可是我心中想的是那位王公子,那个甚么军爷,几年前便见过,着实的不愿嫁。”
        究竟虔婆还能使出哪些解数说动金翠莲,请看下回。



        回复
        26楼2019-04-01 12:49
          17K,纵横,起点,QQ阅读今日同步更新,欢迎各位看官前往观看,好看请收藏推荐~~


          第七回 金翠莲用谋暗送笺 李小二长街巧遇郎

          上回书说到军需官小王员外接金翠莲离开彤炜坊,无意又看上了四姑娘曹锦儿,便一同带到开封城外汴河边的渡口码头软禁起来。
          阎惜娇、宋玉莲、白秀英三姐妹在彤炜坊内悲伤无助不提,单说金翠莲搬至在码头外小院之内,整日也是茶不能思饭不能想,当着小王员外的面还不敢发作,到了背地里却总是想念王定公子,不禁暗暗落泪,真是后悔当晚二人没有来得及定下计策如何能够再次相见。
          这一日,金翠莲又在思想王定,想着想着叹了口气,和锦儿说道:“真是烦恼,也不知甚么时候那军需能采办完,若是采办完成,便要带着我们到西边渭州去了。不知是否还能再与王公子相见。”
          锦儿一边说:“是啊,哪怕是想要寄个音信与王公子得知也不行,这院落被官兵把的水泄不通,就连我也不能出入,这可怎生是好啊。”
          正在这时,但听得门外一连串的叫卖,吆喝起来还是悠悠扬扬飘飘荡荡:
          渌绕宫城漫漫流,香饮子卖了耶——
          鹅黄小蝶弄春柔,香饮子卖了耶——
          问知公子朝陵去,香饮子卖了耶——
          归得花时却自愁。香饮子卖了耶——
          这一长串的吆喝下来,端的是好听。旁人听罢具是要买些香饮子来吃,,金翠莲听罢则心中自是喜不胜收,听声音和唱词定是两个月前与我和王定公子俩做落花媒人的小货郎。
          便和锦儿说:“你可曾听到外面卖饮子的?”
          锦儿说:“听到了,像是三月三在对岸见到的那个货郎。”
          金翠莲点了点头,心想与那王公子联络之事还是得再依靠这小哥啊,便对锦儿说:“只奈何我们出不去啊。”
          锦儿听了说:“听声音像是在这附近,我和守门的说说,只说是买饮子喝,看看能否成功。”
          也只好如此,嘱咐锦儿要小心行事,锦儿“哎”了一声便急忙一溜小跑来至在小院子之外,门口有四名军汉守把,锦儿装作无事便往出走。
          门却开着,待要到门口时,被其中一个班头一句喝住了,清了清嗓儿严厉地问到:“站着,唉唉唉,这像是无有头脑的飞蛾一般的乱撞,懂不懂得规矩?知不知这是甚么所在?瞧不见这有人守把着啊?那去啊这是?”
          一连串的发问,作威作福的样儿足了。
          锦儿一看没有蒙混出去,便满脸微笑的对着那为首的军汉道:“军爷万福,回军爷老爷的话,小女子出去买些饮子来喝。”
          军爷一听声音,又一看是老爷前几日带回来的两个女子里年纪小的那个,因那女子是老爷要讨来的小妾,这是小妾身边的人,也不能太得罪了,说话就稍稍缓和了些,但也故作镇定的说道:“军需大老爷有话,这院子是老爷临时设立的军需衙门,任何人都不许外出一步。”
          锦儿一听碰了壁,忙想变通的法子,虽然这锦儿尚不到十七岁,但常年在这行院中做事,也深知这男人受不得甚么。便嗲嗲的叫了一声“我的好军爷”,紧接着一个眼神过去,那眉梢眼角虽没有万种风情,却也是说不尽的春光,兀那四位军汉再有本事,要发作脾气,一看这姑娘如此的俏皮娇羞,也便都转怒为喜了,有两个竟咧着嘴憨憨的笑了笑。
          锦儿看到此法似乎奏效,也故意的低下了头,害羞的说道:“四位军爷,小女子是王老爷新娶娘子的贴身侍从,最近几天我家夫人因新搬到了城外有些水土不服,因此感到胃口不适,刚才听得院外面有叫卖香饮子的,我家夫人便打发我去给她买些来吃,还望军爷老爷们通融通融,行个方便,买了便回。”
          那位为首的军汉回道:“这……老爷走时留下话了,任何人都不许外出一步,你这不是为难我等吗?”
          锦儿一听马上接道:“我也知咱们老爷的脾气,我也不能给您几位找麻烦不是,这样烦您把那个货郎喊进院子里来,让我奶奶挑拣上几杯喝了也就是了,这样您说……好不好嘛?”
          说着自袖里拿出几块碎小的银子,伸手递给看门的军汉。
          “我家夫人还说,见几位在这日头下当差辛苦,也给几位买碗汤水喝。”锦儿慢声细语的说着。
          接着又是一个极其具有摧毁力的眼神,军爷自是招架不住,心想里面的那位也算是半个主子,将来要是得了宠,我等也得罪不起,再者又得了些银钱,哪有不同意的道理,点了点头,对旁边的军汉说道:“你快去喊那个挑担子的货郎,就说这里有人要买饮子吃。”
          旁边的两个军汉答应了一声,提起手中的水火无情棍,向院外大步流星的走了几步,果然见码头上有一个货郎,便朝着喊了一声,把他喊到了院门外。
          那货郎是谁,真是无巧不成故事,恰恰是两个月前那个货郎李小二。李小二到了院门口处,见到两边站着四个军汉,中间里面站定一个女子,李小二与锦儿四目相对之时,便觉得这女子有些面熟,不知在哪里见过。
          锦儿生怕李小二说出些不该说的,赶紧迎上去说到:“哎呀,你是哪里来的卖饮子的,都有甚么好吃喝的?却没有吃过你家卖的,我家夫人要吃些上好的则个,若是不好,却不给钱!”边说着边递了个眼神过去。
          这李小二自幼就在这市井街面上行走,贯学得了一些帮闲钻懒,调风贴怪的手段,看到了这女子的眼神便心知肚明,想起了之前的确见过,如今却说却没有吃过我家卖的,这分明是不要叫我说出甚么来,便没敢做声,答道:“小人的香饮子自然是上好的,今天有上好的各式汤水,正好献给夫人吃。”
          “我倒要先看看你这饮子如何,先做些好的来给四位军爷来吃。”
          李小二听完便问:“几位军爷想吃些甚么,吩咐下来。”
          四位军汉哪里吃过甚么太雅致的汤水,胡乱就二陈汤、紫苏汤甚么的点了几大筒子,李小二手脚倒是麻利,旋即做好了,递给四位军爷,锦儿说:“四位军爷先在此吃喝着,你跟我来罢。”
          军汉拿了汤水果然味道不错,便不再去管,锦儿再次谢过了几位军汉,便领着李小二来至在后院金翠莲居住的房间。
          李小二一路上便回忆此人在哪里见过,猛然想到了两个月之前就是在汴河对面的一处曲水流觞,这锦儿是那歌姬金翠莲的妹妹,他不是与那王公子相好了,可是如何到了这码头上采办军需的院子里,又不让我说破,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想着便来至在金翠莲所在的跨院。进了屋,一见果然是金翠莲在屋内,先作了个揖,小声说道:“姑娘怎么到了这里,怎么不见王公子?”
          金翠莲一听提到王公子,便又不免伤心:“唉,货郎小哥,不瞒你说,自那日去后,我和王公子只相好了两个月。后来他金财散尽了,彤炜坊里的妈妈就将他撵了出去,又将我嫁与王军需,住在这里,早晚要带我和锦儿回渭州去。今天恰巧听到了你在外边,我想叫你给王定送个信去。”
          李小二听罢同情的点了点头:“又是一对棒打鸳鸯啊。大姐,你是要我去送信,让王公子到这里来么?”
          金翠莲忙回到:“是啊!小二哥劳烦你,这院子有人把守,闲杂人一个也不放进来。我和锦儿也不能出去。你告诉王公子,无论如何也让他想一个计策。”
          李小二答道:“大姐放心,当务之急是要找到王公子在何处,好来和你相见。”
          金翠莲听完说:“我这有一封信笺,劳烦你转与王公子。先送你五两碎银,事成还有重谢在后。此地不可久留,你留下些饮子,急忙快去罢,恐怕那小王员外回来。”
          李小二将两筒现成的饮子留下,和锦儿往出走,锦儿便说:“小二哥,我家姑娘与那王公子的是就全系在你一人身上了,你可一定要用心办啊!”
          李小二肯定的说:“姑娘您放心!受人之托必然要竭尽全力,我去了,咱们后会有期。”
          边说着到了门口,见那四位军汉也吃喝完了,见货郎出来,将用完的竹筒子扔给李小二,李小二收拾了,离开了码头寻找王定去了。
          锦儿又谢过了四位军汉,回屋等信,不必细说。
          不提金翠莲主仆二人,单说那李小二得着金翠莲的一封小信笺就一直记挂在心,生怕哪一日军需采买完毕就要启程,以此挑着担子赶快回城,四处寻找王定。
          李小二暗自寻思,这王定既然如今已经将财产败光了,定然过得穷困潦倒,以至于吃喝都成了问题。他还要在京城过活,等待考取功名,必然要出来赚些两米钱,读书之人又不能像自己四处走街串巷贩卖,定是在街上出一个摊子写些字画或者替人写些状子,李小二看天色已晚,先回家再说,明日一早便去几个书画集市上去看看。
          书说简短,第二日,李小二挑着挑子,起早便出来,可着京城的几处文人墨客常汇聚的集市之上寻找王定,先后去了两三个热闹去处,都不曾看见,逢人打听,也无消息。
          心想再去松坡路的集市看一看有无,到了松坡路集市,已接近晌午,前前后后的走了一趟,却未见王定公子的影子,心想却不在此处,因早上便未吃饭,腹中饥饿,想去胡乱吃些,午后再到别处寻去。
          进了家茶棚,胡乱叫了些炊饼渍菜,就这自己的热汤吃了。刚吃完,挑起挑子来要走,被身后人叫住:“那位小哥留步。”
          李小二一听有人唤自己,忙回头,看完惊道:“哎呀呀,可急煞我了,我的王公子,真是踏破铁鞋啊,原来您在这儿呐,可让我好找啊。”
          说话的公子正是王定,这风流公子自那日被那狠心的虔婆棍棒相加赶出去之后,就回到了住下,无有积蓄,便在家写些字画出来换钱,便在这松坡路集市出了一个小摊,刚才李小二来时,却是他刚赚了几个钱,到饭摊上来吃饭,无意遇到了李小二,便打了招呼。
          李小二见他一个人出来便问:“怎么只是您一个人在此?”
          王定长叹一声,欲知家境怎样变化,请看下回。


          回复
          28楼2019-04-09 18:41
            第九回 救翠莲王定思计策 传书信货郎二进宫

            上回书说到李小二在街上偶遇王定,李小二说你二人有缘,
            王定急着说道:“小二哥,你刚才说甚么我俩真是有缘,是何意思,还望你细细讲来。”
            李小二坐定,喝了一口茶,心中暗想,我先试他一试,我先不给他这信笺,看他心中是不是还想着那金翠莲,说道:“哦,官人您听错了,小的是说小人我又见到了官人您,咱们俩真是有缘啊。”
            王定焦急的说:“你也来打趣我,快快说出实情。”
            李小二说:“官人您与那金翠莲相处了两个月,正是天生一对。如今那金翠莲被西北的军需官娶了去,这几日官人可否又结识了新的姐姐。”
            王定听得李小二说到金翠莲嫁了人,不免又心伤起来:“小二哥,我当初和她一同作伴两个月多光景,岂知会有今日?小哥说的是哪里的话,我与翠莲大姐早已定了终生,哪曾想半路杀出个甚么军需官给她强抢了去,我如今却不知她身在何处,这段姻缘该如何完结?”
            李小二看他如此悲伤,知道他心中也没有负了金翠莲,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便忙上前去说:“官人休要烦恼,小人今日去汴河码头售卖饮子,看到了金翠莲。”
            王定一听惊喜过望,拉着李小二的手说:“此话当真?哎呀呀,你可真是我俩的大恩人啊。她如今怎样?”
            李小二说:“她和锦儿如今被软禁在汴河码头外旁的一处小院中,这院子便是王军需盛放军备物品,在此居住的。是她的那个姐妹锦儿将我引到进院内,那金翠莲正在院里思想官人你呢,好生的憔悴啊。她见了小人,说对你说的话与我一时说不尽,便有一封信笺叫我交与官人。”说着便从怀中拿出一封信笺来。
            王定听完赶忙接过那封小柬来,道:“打死我也不敢信,难道这是在睡梦里,多谢小二哥!”边说边拆开来看,前前后后的读了两遍,读完眼泪止不住的留了下来。
            李小二问王定:“小的斗胆问一句,翠莲大姐可有良策?”
            王定摇了摇头说:“她也无有良策,却不知何时王军需便要启程,到那时就更没有出路了。”
            李小二听完也陷入了沉思,怎奈何那军需官势力太大,凭借王定的力量根本不能解救。
            王定掏出了信又看了一遍,感念金翠莲仍然为自己守身,信上说那王军需自将自己带到了码头边的小院那一晚起,便追着要行鱼水之欢,自己但要为公子守节,想出一计,进院时便看到东墙上有一间殿宇,里面供奉着龙神,金翠莲便说住的地方有龙王的神位,此去到西北,还要出汴水,进黄河,在这龙王庙宇旁不可有造次之事,以免神灵愤怒,该降罪下来,那王军需虽然急迫,但可能是因罪孽深重,最怕神灵怪罪,误了这趟差事,便只得忍耐了,因此这几日便没有得手,虽是如此,却不是长久之计,到了渭州下了船,终究逃脱不过,因此上还望公子早早想出计策,如能想出计策,还能团聚,如果想不出计策,到那时,金翠莲怕只能以死相报了。
            王定看完信骂了一句:“这该死的王军需。”
            李小二有一搭无一搭的说:“该死的却不死,活的有滋有味的。”
            这一句看似重复的话,忽然便点醒了王公子,计上心头,忙叫店家拿来文房四宝来,刷刷点点写了一封书信,就拿金翠莲给自己的信封装了,交给李小二,对小二说:“劳烦小二哥将这封信想办法今天便将带给金翠莲大姐,让她依照计策而行。”
            李小二说:“公子放心,我这就去城外送信。”
            “如此甚好,即是这样,我便与你同去罢。”二人说完便起身,李小二挑了挑子,路过灯笼摊时,王定和摊主说,烦他替着将书画收起,改日再来。
            二人急冲冲便出了汴京西门,赶奔西郊而来。
            路上无书,说话间来至在汴河码头外,李小二指着那小院说:“那便是金翠莲居住的院子,公子请看,门口有官差守把。”
            王定点了点头,二人找了一处树林藏了身形,王定对李小二说:“劳烦小哥去罢。”
            李小二挑着挑子出了树林,便往院落边挪步,便走便吆喝,依旧是前几日的词句,唱着便离这院子更近了。
            再说院内,王军需却在家中,却也是刚回来不久。前几日,王军需打探到高俅的一个大管家过寿,被这王军需知道了,恨不得有这孝敬的机会,特意找了门路,想尽法子也要到管家府上去拜寿。
            今天早上起来,小王员外梳洗干净,穿戴整齐,封了个大大的红包,又着军汉备了一份厚礼挑了,吃罢早饭,随从早已备下了马,小王员外带着随从军汉赴宴去了。
            院内便止剩下金翠莲和锦儿两人,锦儿早早的服侍小姐洗漱完毕,金翠莲万念俱灰,慵懒不愿梳洗打扮。心想化了妆给那小王员外的看到了又使他生出歹心。
            锦儿看出了姐姐的心意,小声说道:“姐姐,我知道你面对着那个粗鄙的军需并无心思化妆,可是小姐是否忘记了,前天差来传书的那个李小二去找公子,今日若是有回音,不知能否与王公子相见,姐姐这样的满脸愁容如何见王公子啊?”
            “这院子水泄不通,如何能见面啊,还不知能不能找到他呢。”金翠莲叹气道,但是仍然心存意思侥幸,便淡淡的化了些妆。
            过了午,约在未时,止听得门外一阵嘈杂的喊叫声,人生鼎沸马声嘶号的。不是旁人,正是小王员外赴宴回来,众人知他能说惯唱,便留他在席间喝了好半天的酒,在酒桌上的也无非是些钻营之徒。众人一起胡吹海喝,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不亦乐乎。直至午时过了才散去,小王员外平日又不胜酒力,已喝得大醉了,骑不得马,打发人在轿行雇了一乘爬山虎,有雇了两个轿夫抬着,一同去的随从牵着马跟在后面,一直将王军需抬回院来。
            爬山虎忽闪忽闪地抬进了后院,刚进得后院小王员外就大喊起来:“锦儿,锦儿,你和夫人说去,我...我回来了...呃...让她出来见我,让她给我筛酒,我...我要喝酒。”
            锦儿与金翠莲正在屋中,听得王军需回来叫她,不情愿的出来,迎面见小王员外瘫坐在轿子上嘴里嘟囔着,不觉得恶心,只得硬着头皮说:“老爷您回来啦。”
            小王员外乌里乌涂地说:“没...没...没错,我回来了,今天我送去的...礼物...管家...那厮...高兴的紧啊...我还看见...了童...枢密使家的总管,也表示了...一份心意...一箭双雕,没...我...没尽兴,唱曲那几个...丑鬼,怎能比得上我的...翠莲啊,叫,叫她来给我筛酒,我俩要一起唱个体己的曲儿...”
            锦儿听了却也无奈,又不敢违拗,说道:“好,锦儿这就去。”说着便离开了小王员外的轿子,心中万般的厌弃却不敢发作,回到屋中对金翠莲低声说:“姐姐,那厮回来,喝的酩酊大醉,要你去给他筛酒,还要你唱曲呢。”
            话音刚落,便听院子外有吆喝的声音,更是熟悉的词句:
            渌绕宫城漫漫流,香饮子卖了耶——
            鹅黄小蝶弄春柔,香饮子卖了耶——
            问知公子朝陵去,香饮子卖了耶——
            归得花时却自愁。香饮子卖了耶——
            二人一同听到,锦儿忙说:“是李货郎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金翠莲想了想说:“既然如此,咱们便将计就计,一会你与我一同进那厮屋里,我去问他,他必然同意,你就出去买饮子来,却再做计较。”
            锦儿点点头,自墙上摘下了琵琶,和金翠莲一前一后赶奔王军需屋中,进屋一闻,恶臭的酒气熏天,二人只能忍耐,金翠莲一改往日的冷漠,问道:“官人万福,如何喝这么多酒。”
            王员外自来就喝的多了,这几日一直不得亲近,进看到金翠莲如此关心,喜出望外,连说:“翠莲,喝得不多,这些酒算不得甚么。”
            金翠莲说:“还说不多,刚才我在院中听门外有吆喝着卖饮子的,叫锦儿去买些醒酒汤水给官人来喝,如何?”
            小王员外此时听了,浑身都酥麻了,想不到金翠莲竟如此关心自己,感动的跟甚么似的,连说快去,快去。
            锦儿听了便一路小跑,生怕货郎走了误了大事,到门口,嚷着说:“老爷醉酒,要吃些饮子解酒,几位军爷,我出去买了便来。”
            那四位一听是老爷要吃哪里敢阻拦,便叫锦儿出去,锦儿跑出去,远远见货郎在河边站着,忙喊:“货郎且住,买些饮子吃。”
            究竟王定的书信里写了甚么,请看下回。


            17K,纵横,起点,QQ阅读今日同步更新,欢迎各位看官前往观看,好看请收藏推荐~~


            回复
            32楼2019-04-18 08:12
              更名为《水浒十二钗》,17K连载


              回复
              33楼2019-05-06 19:50
                《水浒十二钗》17K签约作品,连载不断,精彩无限。 文/洒家爱吃糖。


                回复
                34楼2019-05-22 07:42
                  《水浒十二钗》群英谱之粉墨登场004
                  {子}姓甚名谁:王四
                  {丑}江湖名号:赛伯当
                  {寅}趁手兵器:如意算盘
                  {卯}职业出身:史家庄庄客
                  {辰}出场回目:001赛伯当醉酒失书信 九纹龙宴寇闹中秋
                  {巳}人物小传:《水浒传》原生人物。王四人称赛伯当,因能说会道,被史进派去少华山与山寨头领送信。回来途中信丢失了,被猎户李吉捡去,王四发现丢了信后怕史进知道真相,把他赶出去,就谎称无回书。后来李吉报了官府,前来抓史进,史进方知被王四骗了。杀了李吉,杀散官兵。《水浒传》原著中史进一怒之下,杀死王四,放火逃走。《水浒十二钗》中未让其死,从史家庄逃走,结识了王定,王定潦倒后,辞别王定,后文书还有交代。


                  回复
                  39楼2019-06-05 07:46
                    《水浒十二钗》群英谱之粉墨登场005
                    {子}姓甚名谁:王定
                    {丑}江湖名号:暂无
                    {寅}趁手兵器:七星龙首枪
                    {卯}职业出身:书生
                    {辰}出场回目:002密林内王公子救命 闹市上赛伯当拾金
                    {巳}人物小传:《水浒传》原生人物,北京大名府首将,水浒传登场回目:第六十二回 宋江兵打北京城 关胜议取梁山泊。梁山攻打北京大名府时,为北京首将,“索超马后一员首将,姓王名定,手拈长枪,引领部下一百马军,飞奔冲将过来。”后来,梁山围困北京大名府,梁中书为了府请求援军,派王定去东京报信。“当日差下首将王定,全付披挂,又差数个马军,领了密书,放开城门吊桥,望东京飞报声息,及关报邻近府分,发兵救应。”到了东京太师府,“且说首将王定,赍领密书,三骑马直到东京太师府前下马。门吏转报入去。太师教唤王定进来。直到后堂,拜罢,呈上密书。蔡太师拆开封皮看了,大惊。问其备细。王定把卢俊义的事,一一说了,将庾家疃、槐树坡、飞虎峪三处厮杀,尽皆说罢。又禀道:太师恩相,北京危如垒卵,破在旦夕。倘或失陷,河北县郡,如之奈何?望太师恩相早早遣兵剿除。”
                    王定在原著中便算是一个有勇有谋,能说善表的人物,在《水浒十二钗》中亦设定为文武双全之人,与女主金翠莲产生了一段感情,二人究竟结局如何,还要往后观看。


                    回复
                    41楼2019-06-07 08:22
                      《水浒十二钗》群英谱之粉墨登场006
                      {子}姓甚名谁:曹锦儿
                      {丑}江湖名号:彤炜坊五姐妹之四妹妹
                      {寅}趁手兵器:金钗
                      {卯}职业出身:歌姬
                      {辰}出场回目:002密林内王公子救命 闹市上赛伯当拾金
                      {巳}人物小传:《水浒传》原生人物,东京汴梁林冲府使女,原著登场回目:第六回 花和尚倒拔垂杨柳 豹子头误入白虎堂。锦儿,原文中本未表姓氏,小子为其加曹姓。是林冲之妻林娘子的小丫鬟,在水浒之丫鬟中算是最为精彩的一人,远超徐宁府梅香、潘巧云使女迎儿,潘金莲虽原是大户家使女,但乃是出场前身份。锦儿最大的特点便是聪明伶俐、机灵勇敢,多次替主人及时报信,使林娘子幸免于难。
                      《水浒十二钗》中“十二钗”之一,将其身份定为彤炜坊里的歌女,自幼便是孤儿,锦儿如何到了林冲府里,《水浒十二钗》中自有交代。


                      回复
                      42楼2019-06-07 20:08
                        《水浒十二钗》群英谱之粉墨登场007
                        {子}姓甚名谁:金翠莲
                        {丑}江湖名号:彤炜坊五姐妹之大姐姐
                        {寅}趁手兵器:金钗
                        {卯}职业出身:歌姬
                        {辰}出场回目:003五姐妹应梦锻金钗 金翠莲西郊看春景
                        {巳}人物小传:《水浒传》原生人物,东京汴梁歌女。原著登场回目:第二回 史大郎夜走华阴县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金翠莲因《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入选中学课文,怕是少有不知之人。东京人,因同父母至渭州投亲不遇。其母在客店里患病身死,欠下店主债务。当地恶霸郑屠,见翠莲年轻美貌,写了三千贯文书,并未付钱,即将其强占为妾,后被郑屠之妻赶出,随父流落街头,无奈到酒楼卖唱,后被鲁达、史进相救,赠其银两,助其返乡。
                        《水浒十二钗》中的女主,“十二钗”之一。父母双双亡命在渭州、代州,试看柔弱女子演绎巾帼传奇。


                        回复
                        43楼2019-06-08 14:00







                          回复
                          46楼2019-06-09 19:59
                            《水浒十二钗》群英谱之粉墨登场008
                            {子}姓甚名谁:李小二
                            {丑}江湖名号:暂无
                            {寅}趁手兵器:阴阳二陈刀
                            {卯}职业出身:厨师
                            {辰}出场回目:005并蒂莲对作春光诗 传心意急盼巧货郎
                            {巳}人物小传:《水浒传》原生人物,东京饭馆伙计。原著登场回目:第九回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陆虞候火烧草料场。李小二原是东京酒店里的伙计,因犯了官司,林冲救了他免送官司。后来他拿着林冲送的盘缠来到沧州,入赘给一个店家,最后继承了这家小酒店。林冲到了沧州以后,这个李小二夫妻知恩图报,对林冲照顾得特别好,并告诉了林冲东京有人来沧州之事。
                            《水浒十二钗》中李小二开场便是走街串巷贩卖吃食的小贩,成全了王定与金翠莲的美事,后文还有交代。李小二在家行二,共有兄弟四人,祖上为这辈起名“择善固执”,语出《礼记·中庸》:“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父母双亡后,兄弟四人便作鸟兽散,大哥李择,混迹江湖,后在田虎账下充当小头目,因有力气,送个诨号叫“李擒龙”,二弟李善,便是这李小二,三弟李固,自不必说,乃是河北玉麒麟卢俊义的大管家,四弟李执,是酸枣门外泼皮青草蛇李四。


                            回复
                            47楼2019-06-10 12:26


                              回复
                              48楼2019-06-11 15:34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