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吧 关注:123,745贴子:3,142,948

『爵迹TOP生贺[✲蝴蝶效应❈漆拉十周年生贺特辑❉By:夜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

◈2009-2019. 第十年. 给予时间的守望者,永垂世间的永恒。◈

✲❈ 生日快乐,漆拉 ❈✲






回复
1楼2019-03-25 15:25
    ☪2L 须知:

    ▲1.本次生贺部分内容延续九周年生贺【莳光】.(都要搞成年番了)

    2018年生贺地址【贴吧】:https://tieba.baidu.com/p/5614482112


    ▲2.生贺性质

    【更新频率是一日1-2篇,4月结束。】

    这次生贺一共有26篇,是由【过往线】和【平行线】两根线路同时交接完成。大家在阅读时可以把这二十六篇看成二十六份短篇,也可以把它们看做一个整体。



    两根线路分歧如下:

    【过往线】和去年没有太大差别:

    ✎内容包含漆拉与其余角色的相处、交织与日常琐碎。
    ✁每个短篇一千字到三千字不等,CB/CP/友情/路人皆有涉及.

    ✎内含分析、过去未来的一些交错。


    【平行线】是今年一个试水的重点:

    涉及内容是个人自创、扩展的平行宇宙一些初步设定。(每次更新最后有一些可公开细节和彩蛋)。

    (平行线剧情没什么难理解的,简单来说也可以理解漆拉和不同平行世界自己搞水仙的奇幻之旅(。)


    ✁总之两根线有刀、有肉渣、有糖、正剧和打斗,五味杂陈/性格调试/文风突变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2楼2019-03-25 15:25
      ☪3L 【平行线】(简介)

      涉及以下十三个世界观,目测这次生贺里只会出场十个左右:

      这个平行宇宙,我将其命名为【Daybreak〗,蕴含着十三个世界线,其中分为七个主世界线、两个子世界线、四个特殊的世界线,每个世界线对应祭祀的一个称号。

      该平行宇宙规矩:

      1.角色可能会因为世界线和命运的变动,拥有与原著不同的身份力量、立场定位,包括【审判位】、【零度位】、【皇室位】、【祭祀位】等这些在原著固定身份的角色都会改变、洗牌。就像狼人杀,下一局就是不同的身份。

      不过一切命运遵照原世界,就算他们站在不同立场,还是会殊途同归,这是平行线的【准则】。

      2. 一旦原世界的【本体的灵魂】死亡,其余平行世界的‘自己’也会死亡。

      3. 一般而言,平行世界的自我对本体有特殊的牵绊,可以水仙2333。

      4.平行世界的自己,(只要敢做),就可以剥夺【本体】的权限,但必须要求是杀死【所有】其余世界的自己,最后才能吞噬本体杀死本体。同样,这点抹消与被抹消也存在于世界线与世界线之间。(这次生贺内大概不会提到,但我已经在摸这个坑了)


      其余世界线的规矩等我有生之年填上【。】


      以下是13个世界线们的简介、特性设定:

      主世界线:和原著内容有关扩展的世界线。
      子世界线:为架空世界线。
      特殊世界线:暂无剧透

      世界线0-CRITICAL-起源-旧世界-
      你可以叫它【源】,旧版我们都懂的
      其余平行世界线的根,目前衰弱中。

      世界线1-Nine-镜像-【智慧】
      所有世界线里最贴近旧世界的平行线
      角色能力与命运贴合原世界

      世界线2-Utopia-反转-【死亡】
      是一个祭司获得虚假自由后的平行世界观
      与原世界线背道而行,该世界所有角色的身份力量、立场个性、事件全部【置换颠倒】
      该世界内角色能力也是所有平行世界里最强的/(大概因为这个世界线大家都不好惹吧)

      世界线3-Alone-守恒-【光明】-原名为Dusk-
      灭世后的平行世界线。无论救赎、审判、祭司三方全部GG后的虚无之地。
      后因某种原因被选中为维持其余平行世界的秩序,修正平行宇宙内不稳定因素。
      (只有【守恒者】一人存活)

      世界线4-Anima-混沌-【黑暗】-与守恒世界对峙的存在
      是一个魂术、战役都没有诞生的平行世界线。
      记录着所有世界线的文化本源。
      后因为某些原因和Alone杠上了(……)

      世界线5-Lord-审判-【力量】
      不局限任何法则。
      是一个审判成功后的平行世界观。(这个借鉴了《守誓者》的黑结局。)

      世界线6-Prophecy-宿命-【梦境】
      贯穿其余平行世界的命运主干,相当于宇宙中枢的地方
      其余暂无剧透。

      世界线7-Hope-微光-【生命】
      成功救世后的平行世界,万物新生巡回。
      (目测这个是最好的一个世界线,但谁知道呢)


      世界线8-Vain-深渊-〖海洋〗
      架空世界观,以塔罗和西部世界为主。

      世界线9-Deceit-末世-〖天空〗
      暂无剧透。

      世界线X-xxxxxxxxxxxxxxx
      被抹去的时间线。

      世界线11-Freedom-失控-〖火焰〗
      现实-比较轻松愉快的日常(还记得F小镇漫画吗,就是以它为原型的=3=)
      角色力量最薄弱的世界线(毕竟都是现代人)
      真的是这样吗?

      世界线12-Pray-覆盖-〖大地〗
      据说是〖神〗的领土,内涵是最接近二设的世界线。
      终焉。

      注意:其中3、4、5、6、9、X是具有特殊【权限】的调和世界,所以该线的角色就不是【全员】。

      ▶【如果阅读正片时有什么问题,留言即可】★

      ★【最后,自创平行宇宙世界观内的所有要素未经允许不准借鉴、三设。谢谢合作】★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3楼2019-03-25 15:26

        ☪4L 章节目录

        Apocalypse ---《 宙 的孤独》
        Betray ---《在苍蓝色的星球上》
        Chasm ---《盛放扰乱黑夜的花束》
        Duet ---《于子夜叩响的黎明》
        Eon---《怀抱苍白至苍翠的史诗》
        Firmament---《书写下命定的七道命运》
        Gallows---《漩涡里炙燃的光斑》
        Humanity---《其名为渎神的虔诚》
        Incinerate---《坠落于九天,赴约于深渊》
        Jackdaw---《致敬于某个不可能与可能的选择》
        karma----《亡魂焚烧后的炼狱》
        Lose---《瞬间的永恒,永存的瞬间》
        Memory ----《铂金花海中的死与逝》
        Noiseless——《狂风尽头的同归》
        Osmosis ----《执着在哀悼的前路》
        Perversion---《自终焉留下的刻痕》
        Quietude ---《执羽与执剑的天秤》
        Rain----《生存后飘渺的荒途》
        Sea----《往世的至真与虚无》
        Tide---《永恒的极光原野》
        Unicorn---《混沌中徘徊的遗梦》
        Victim----《游牧者的巨树》
        Watcher---《继承运命的共犯者》
        Xylocarp--《立誓与守誓》
        You---《破晓的奇点》
        Zenith----《一时间,一世间》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4楼2019-03-25 15:26
          Apocalypse-《宙 的孤独》

          -世界线0-CRITICAL-

          光缓慢地穿过海洋的边境,来到故事的原点。

          时隔三月,背负零度的少年从冥想里苏醒,梦境再度为他完成了因果的巡回。
          他起身来到崖边,这里的天空可以看到最辽阔的大海,星河在盘旋头顶低语,波涛卷动着极光的色泽在此交汇。风津的剑柄没入山顶立于光芒正中,面向辽阔的大陆探向汇聚的命运,而在星河斗转的另一侧,整个世界倒立在地平线上的镜面上,整座洁白的荒原沉眠于终焉,无风无浪地倒映着星光的轨迹。

          麒零取出一直携带的【溯石】,将它光滑的一面平摊于掌心:“那么,我就开始汇报了……“
          “自【你】不再注视这里,已经度过一段时间,十年或者更久——庆幸的是,这世界的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自吉尔伽美什出狱后,这里很快迎来了终局。”
          “世界变得很安静,不会再有任何头疼的战役了。”
          “啊。每个人的情况都很好,只是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我们不可避免地都会陷入【沉睡】。但在梦境里,总会有梦寐以求的结局……或许,那正是‘你’所希望看到的。”

          “渎者……”

          救世主的瞳孔里倒映着空无一物的荒原,他松懈下双肩的力度,靠向山顶面临枯竭的巨树,世界树的枝干通向天穹的顶端,但已光秃秃的一片。

          “我么?偶尔会化为万物中的某一种去看看他们,只是,【奥汀】的心脏声最近也快听不到了……恩,是我多话了。”

          “麒零,你在和谁说话?”金色的门扉在巨木的枝干处推开,引亮了许久未明的黑夜。

          麒零的脸庞被光芒覆上一片阴影,他淡淡道:“是【渎神者】留下的【溯石】。”他沉默了一下,看着走来的隐者,勾起了长年僵硬的嘴角:“我不认为还能通过它联系上谁。”

          “【源】还能维系多久?”隐者用手抚摸世界的根须,静静地问。

          “顶多四年吧,毕竟我们的‘魂力’全靠另一个世界供给。照现在这种情形,衰亡是迟早的终局。”他的声音很轻,是一种早已面对死亡的平静。冰雪在风津的剑柄上雕琢腐朽,直指那片早已荒芜的故地,将所有的风声都拽入虚空,化为一种尖锐的呜咽。

          “我记得,在这片大陆变成人间炼狱时,嘈杂、恐惧、危险在当时形成了末日的景象,可我内心从未有一刻像如今这么的空旷。”迎着萦绕在世界的每个角落的风,少年银白的发梢落上星斑:“到那个时候真正来临时,我们是否还能保持原样?”

          隐者静坐在巨木凸出地表的根须上,他凝视着海洋中的星轨:“我们不会改变,每个人都一样。”

          “在时间面前说这种大话,不像你向来高明的谎言啊,漆拉。”银白的少年转头一笑,继而那笑声渐渐苦闷了下来,他放松了身体,靠着世界树的树干:“呐,你说,若我们徒手向下挖掘,能不能找到被‘神’亲手埋葬掉的亚斯蓝?”那双黑色的眼睛绕过枝头,枯枝已无法再缔结新芽,空气中漂浮着一些值得怀旧的气味,可能是谁的白骨,也可能是谁遗留下的残片,他握紧拳头:“该死,他们一直都在,只是睡着了……我已经分不清这是不是雪原带来的幻觉,最近老是会忘记很多事。”

          “你还能记得多少?全部忘了就轻松了。”

          “很少再度听到你这样调侃啊,漆拉。所以,这次……是你的告别么?”

          “恩,Nine中本我的‘镜像’已经消亡。”隐者的语调也有终结的含义,搁置在膝盖上的指尖逐渐透明,灵魂的金芒自他周身开始溃散:“我也得暂时‘沉眠’一段时间。”

          少年闭上眼,聆听时间的终结:“真不公平啊,明明快到下一个春天了。”

          “足够了……对我来说,人生实在太长了。”

          “也是,你也是时候踏上你的旅途了。”
          时间随着他溃散的身影悄然闭合,麒零栖息于他消逝的沉默中,一道微光自他指缝流逝,像星辰陨落时孤独的银光,它扇动羽翼跃过少年的发梢,消失在极光的深处。

          “一路顺风,漆拉。”他说。
          ——————————————————————————————————————


          目前可公开情报:CRITICAL是整个平行宇宙的根源之一,旧版的映射,所有人物的诞生地。这里的【魂力】是指灵魂,需要与这个世界息息相关的【渎者】精神力进行供给,只要渎者记得他们、保持热情,角色的灵魂就不会消失,反之,当渎者们慢慢忘记这个世界的一切,角色会逐渐衰退沉睡、直到整个世界迎来终结。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5楼2019-03-25 15:27
            过往线明日上线。
            今日更新结束。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9楼2019-03-25 15:30
              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3-25 15:46
                漆拉生日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25 19:24
                  太喜欢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3-25 20:45
                    漆拉生日快乐!!!


                    回复(1)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3-25 23:49
                      生日快乐🎂棒棒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3-25 23:52
                        忙了一天终于看到这边的了……就把正式的读后感丢到这吧
                        首先当然是辛苦了,一个人搞这么大的世界观还要写故事真的我想想都发怵。这份献礼哪怕最后做不完【没有梨我相信你真的】,相信他也会珍惜这份爱意的。
                        其次是这一篇给我的感觉真的很难过了。我不知道我的感觉对不对,这个故事里藏着嘶哑痛苦的呐喊声,就像是谁被包裹在一层薄而透光却挣不开的表皮里挣扎着呼救。
                        不要放弃希望啊。我们不会让他消失的。
                        最后……
                        漆漆生日快乐!椰梨大大求授权画同人!有随机排列组合漆水仙的皇粮吃吗!椰梨大大什么时候和我结婚!
                        (*/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3-26 01:17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3-26 15:43
                            Duet-《于子夜叩响的黎明》

                            -世界线IV·【黑暗】:Anima-

                            死亡并非永恒的安眠。一直都是。

                            肉体的分解,枯萎,消逝,仅是视野能觉察到的一小部分。大抵上作为人类,对死亡的理解折叠着过多疼痛与记忆的媒介,所以才能将本为属于宇宙微观的变换赞誉为伟大。

                            不过,所有宏大也取决于微观的细节。
                            譬如在肉体衰亡的最后,他的灵魂窥探到的那个庞然大物,就像神的亡魂:它没有任何固定的形体,也没有任何词汇能形容那种看似粘稠却又坚韧的黑色躯干,它的三只眼一直盯着他灵魂的意识……它们的同类其实无处不在。

                            “……”

                            无论那是否是神的真实面目,诅咒并没有结束。

                            所以,从黑暗中苏醒的他敲开了另一扇门——准确来说,那门是一个棺材。

                            在隐者推开衫木制成的棺盖后,四周神秘的轮廓逐渐清晰,一处与旧世界截然不同的空间呈现在他眼前,细节很像心脏的布置。但整栋建筑是在地面,因为从十字花纹雕琢的穹顶和窗户处可以看到真正的星辰、它们沿着布满纹路的水晶墙壁倾泻变化,宛如神迹。

                            “没想到真有动静……你醒了。”

                            熟悉又略带机械性的语调使漆拉回过神,他从棺木里坐起身,看见站在台阶上的银发少年,他身上蔚蓝的长袍披戴星光,其上勾勒着波浪组成的七角花纹:“银尘?”


                            “我是Dust,你也可以称呼我为「07」。”陌者的姿态定格于十七岁初见的样貌,双眼却映着与记忆不同的奇异之色。相比旧世界的第一感,这个世界的‘银尘’变得有些捉摸不透。

                            ——又是平行世界?
                            他想起一年前和漆櫴的奇妙邂逅,实在感慨命运的安排,没想到在自我‘死亡’后居然无意间闯入另一个世界,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此处拥有与旧世界截然不同的文明,很多常识在这里失去了定义,不仅没有任何与魂力沾边的气息,就连身上这件绣有星光的布料,也不是任何一种动物皮的材质……可以说,现在的他完全对这世界一无所知。
                            往世的经验仍是让隐者迅速观察环境,他所在的棺材修筑于一个巨人的掌心正中,通往这个空间的只有一条阶梯,沿着那条巨型的手臂蜿蜒铸建,直达另一处空间。

                            “这个世界是?”‘新生’后的好奇令隐者没做任何掩饰,何况对方也没有任何敌意。

                            “这里是Anima,此地是核心齿轮-『归途』。”Dust站了起来,拉起隐者的手臂,引领他走下阶梯:“你也不是Stars,对吧?”

                            Stars?漆拉一怔。

                            “抱歉,我唐突了。”少年洞穿他的想法,隐藏起所有称得上是线索的情绪表露:“那是这个世界的‘你’,不过他已经不在了。”

                            “他怎么了?”很明显,这个世界有一段不可告人的谜题。

                            “是我来这个世界的发生的事了。”Dust模糊地回应:“具体的,你一会儿问这里的管理者Ashes吧。”

                            这种转移秘密的作风,有些似曾相识。隐者叹息。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3-26 15:44
                              -

                              走廊很长,天蓝色的光影浇筑在两侧的墙上,勾勒着刻画的昆虫、鸟、鱼和鹿的壁像,它们形成光的实体在水晶的切面间跳跃、游走,留下一段灵动的文字与图像拼凑着此地的神秘。越往下走,符文呼应的轻吟就越响,其中栖息的生灵都在低语浅吟,呼应相生。

                              这里也曾有着巨人的文明。隐者觉察到一块熟悉的立碑:壁画所指,该世界创世巨人的灵魂和肉体融入山川,一直守护这个世界。

                              “这里不存在能够威胁生命的事物,‘大家’都很和善,因为我们都是从水晶里诞生的,灵魂上而言一体同源。”Dust说:“这里能被称作‘人类’的,原本有三个人……现在,只剩下我和他了。”

                              说罢,他们穿过走廊,来到雕琢着十三朵莲花的墙壁前,进入一道液态的门扉。

                              空间如幻梦般变化,无数星光垂于永夜,风拂过铂金色的叶,推动着光的波浪在一望无际的原野里翻滚,最终留连于那银色的鬓角。
                              视野被牵引到光之原野的制高点,十三根通天的石柱分散伫立在一块巨大的湖泊周围,其上以不同语言上面攥写着神迹,隐者走了过去,看见一位背负着十字权杖的青年,他身披金色斗篷,正俯身向湖泊里放置着三角星灯,而他的面容无异让他的心揪紧。

                              “修川?”
                              “……Stars……?”
                              两个交汇的名字,绕过命运与时间的游丝,指向的灵魂是同一处。

                              “……啊……失态了,将你错认成我的故人。”率先做出反应的是那位银发的青年,他垂下头,掩去刚刚失神的恍惚,对隐者展露了一抹笑容:“欢迎来到Anima,Stars的灵魂本源,漆拉。”

                              “你就是Ashes?"他的眼与Dust相同,是柏绿与翠蓝的双色。相比本源那个有些任意开朗的身影,漆拉从这个世界的‘修川’觉察到一丝默负使命的孤独。
                              “是的。”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来历?”
                              “不用紧张,只要是拥有对世界线具有管理能力的『权限者』,都具有看穿对方灵魂源头的能力,我是其中之一。”对方伸出右臂,置于隐者的肩头:“这是平行线世界线间协调的灵犀,如果你在未来遇上不同世界线的自己,他们也会第一时间知晓你的来历。“

                              “那他呢?”隐者将目光放在身后一直沉默的少年身上。

                              “Dust是特别的。”青年朝坐在镜湖边的Dust走去:“他是我现在的兄弟,由于他曾在的世界对他造成过不可逆的损害,心并不完善…”他温柔地揉了揉Dust的头,打住话题:“你一定也有很多想问的吧,漆拉。”

                              看来,这个世界也并非与世无争……倒不如说正因它过于和平才容易被人盯上。

                              “这样的世界不止一个?”漆拉问。

                              “是,但没人能说清究竟有多少个。根据这里石板最初记载,每个平行世界的源头诞生都源于CRITICAL,它最初是由神铸造的【源】,后因神的放弃停止运转。由于【源】是有生命和灵魂的事物,在意识到被神放弃后,它就将自己的世界线解离分化,在不同次元间组建新的平行世界以供延续。”真是一个不负责的造物主啊,Ashes在内心补充:“Anima是其中之一,这里记录着其余世界文化终始,负责整个平行宇宙的【混沌】。你能在这‘重生’也是由于这个世界线的本质:一切始于混沌。也同时证明你通过了它。”

                              “它?”

                              “未知之物,有世界称其为巨灵,游荡在世界与世界的次元间隙间。一般脱离轮回的灵魂看到它们,但通常灵魂不能承担它们的‘目光’注视。既然你能穿越它们,说明你在原本的世界线堆积了不小的‘诅咒’,也就是绝对意义上的『蝴蝶效应』,才让灵魂有足够的命运效应跨越它们的临界,在此重生。”Ashes笑道:“不过,你如今脱离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世界线,灵魂会因没有归宿逐步变得不稳定,必须尽快在『迷失』前去往Alone……”话语有一瞬停顿,青年深吸口气,躲开隐者询问的目光:“Alone负责整个宇宙的秩序,也只有守恒者才有权限带你回归原本的世界线……我会让Dust送你一程。”

                              Dust闻言垂首,平静地解开上衣的纽扣,袒露胸肌。
                              接下来呈现的一幕令隐者讶异:少年并非人类的肉体,整个躯体上布满了金色的丝线,近似魂路,却不会像魂路一样隐于肉体。而在他的左胸有一个巨大的空洞贯穿背脊,没有肌腱覆盖,从而整个‘心脏’袒露在外……那块熟悉的机体有力地跳动着,从里到外透着与人类机体不同的蓝,外层包裹的金色的血管成为这枚心脏的循环组织,宛若金属,连接‘心脏’表层的‘肉体’。

                              “触摸它。它能根据灵魂共鸣会送你去核心的位置,但要抵达Alone还需周转。”翡翠色的眼睛看着他:“不过漆拉,你要小心……那个守恒者,可是会为了所谓的绝对平衡,毅然清除‘自己’。”

                              “平衡?”
                              Ashes露出一抹厌恶的神色:“他会负责清理不稳定的世界线和时间线,也曾徒手扼杀过其余世界的自己……在我面前……”

                              是Stars吗。
                              “我明白了。”漆拉点了点头,小心地触碰Dust的心脏,空间在眼前重建,交织成另一扇金色门扉。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3-26 15:45
                                心脏变为门环,握住它的那只手有些迟疑。
                                卷入新世界的效应只会让未知的命理变得更加巨大,还要继续吗?他尝试猜测未来有可能诞生的效应,如果回归原本的世界线,又会发生什么……毕竟曾对活着的他而言,将寻求真正的安宁视为目的,但如今对死亡的他而言,又是辗转反侧回到追寻‘生’的原点么?

                                如此想来,迷失未尝不是一个美好的终局。

                                做出这一可能性的隐者还是推开了门扉——就算昔日的认知被全新的世界覆盖,但毫不意外地,潜意识已经习惯性地投入了状态,开始另一场征途。

                                毕竟只要是作为人类,就没有那么容易放弃。

                                只是在门扉关闭的最后,他听见了Ashes的一句轻叹:

                                “……如果能永远将你留下就好了。”

                                ——可惜,任何灵魂都无法为另一个灵魂做出永诀,他们必将走向各自的归路。

                                隐者意识一黯,陷入下一个梦境。

                                TBC
                                ——————————————————————————————————————
                                目前可公开情报:

                                Anima创作最初的念头是几年前就想为修漆银创造的幻想乡。当初是没想着把这个世界线拉入整个宇宙观的,所以是个很和谐毫无纷争的世界观。后来随年龄增加,发现和平美好只存在于停格的虚假中……所以这个世界受了一次惨绝人寰的毁灭性的重创(……)

                                + Dust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尘,这个世界的尘名为Dream,和Ashes是双生子亲兄弟。(我酷爱双子梗的)至于Dust和Dream的关系,等我以后有机会填上【。

                                + 这个世界的人类都是双色瞳,缘由于此世界的生灵都起源于水晶相关,目前这点只是趣味性设定。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3-26 15:46
                                  来了——!anima里的名字都好好听啊,三只开头字母合起来是SAD是故意的吗……请给我更多漆漆的奇妙冒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3-26 16:31
                                    “那你们对他的‘屠杀’真的成立喽?”
                                    “如你所见。难道你们埃尔斯对自己的情报毫无信心?”
                                    “哼,还真是忠诚。”身着异服的少年坐在戈壁上,金色的短发拂过耳侧:“从【地尾】收集的情报,不少人还认定你会选择审判者。”
                                    “旁观者有自己见解,”漆拉说:“你不属于这些人之一。”
                                    “我理解,毕竟我们也是同类。不过就你在绿岛上折叠的三重空间,可是干预不少人啊。”
                                    “能让一度王爵守护的地方向来不是人间仙境。”浅笑之人若有所指:“我怕那些‘小鸟’迷路。”

                                    “迷路的鸟儿还不少,”狂沙卷动两人的衣袍,那双碧绿的眼睛暗藏锋芒,他傲然地望向隐者:“就亚斯蓝的浩劫后,紧跟着是因德的内政混乱、弗里艾尔的暗潮迸发,现在又将诸神黄昏煽动至埃尔斯的边陲,以便彻底打破自己国家上古魂兽的界限。下一步呢?你们的白银祭司是打算彻底唤醒【深渊】?”

                                    “末世来临时,没有谁能置身事外。”漆拉平静地说:“难道一向神秘自居的埃尔斯就能阻止整个大陆熵变的崩裂?“
                                    “无法阻止,但能延续。”面对质问,那双瞳孔里的密林浮动上了一层阴影,就像微风压抑后的树梢,并没有任何悲伤的成分:“看来,祭司们都怀着一样的想法,真是比人类还疯狂。”他理解它们的决然,叹道:“同你不同,我无需保持‘中立’。”

                                    “中立使人冷漠,还是不要轻易尝试。”隐者给予告诫:“你不止是来确定这件事吧?”

                                    异服的少年展露一个神秘的笑容:“诸神黄昏,它最初觉醒的地方就是最后的终焉之地。”

                                    “你想确认什么?”
                                    黄金环扣发出清脆的响动,少年将一枚黑色宝石捏在了手心,掠到漆拉身前,抬头望他,就像一个无辜的孩童一样:“是谁扇动了它,起了这个头?”
                                    “吉尔伽美什。”
                                    “那么,”魂力异动就像冰冷的蛇,粘稠地滑入隐者的背脊,在耳垂处吐着寒气,他微笑道:“你们亚斯蓝内闹得沸沸扬扬的叛国只是为了掩盖?”
                                    “谜题是埃尔斯最擅长的,你能察觉说明这并非难事。”漆拉把问题轻描淡写地推了回去,复述了刚才的原话:“难道你们真对自己的情报源毫无底气?”

                                    小男孩歪过头,将双手背到身后,宝石捏在的食指和拇指间,又问了另一个问题:“那只饕餮呢?”
                                    “这是需要你协助的事。”
                                    “哦?”
                                    隐者给出对方想要的筹码:“第四个契约——【脱狱】。”

                                    少年姿态的男人眯起眼,四周的狂沙危险地向中心汇聚:“执行这个契约对埃尔斯又有什么益处?延迟最后被‘审讯’吗?”
                                    “各取所需。这个盒子的核心计划最初是由你们拟定,能帮你们释放一直想释放的【它】,才是这个契约的主题。”隐者将视线聚焦在对方那纹满黑色刺青的手臂上,那些图腾轻轻挣动,蕴含着躁动的力量:“现在,条件已经具备,‘钥匙’也已托付给你们了。”

                                    沉默如同压抑的猛兽,在两者间剑拔弩张。

                                    “看样子是不得不答应了。”小男孩将黑色宝石投入腰间袋囊,又取出一枚绿色的石块捏碎投入半空,森林很快在弱不可闻的魂力异动中恢复原样,却比起刚刚的寂静更加压抑,他说:“漆拉,你有时就像一道谜题。”地源一度王爵转过身,回手将一块鲜红的石头抛给隐者:“而有些谜题,会给自身引来灾难。”

                                    “若想背负深渊,必先深入深渊。”漆拉轻声补充,换来对方一声意味不明的冷笑。

                                    他摊开掌心,红色的石头将线索指向弗里艾尔,内部的线路繁复,花纹汇聚成一个熟悉的凤凰图腾。

                                    这,又是另一个谜题的始端了。
                                    —————————————————————————————

                                    后日谈:

                                    多谢寒汐与三三,契约全是和她们探讨的一个解谜点,全貌会在未来写分析告知。
                                    其实说真,忍不住说一句,光是每个国家十六人,一共六十四人的群像剧(还外带十二个的祭司),这类稳定是真的能实现吗。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3-27 16:17
                                      -Firmament-《书写下命定的七道命运》-

                                      -世界线X-xxxxxxxx-

                                      Dust的心脏很冷,从中散发的情绪撕扯着隐者的知觉。
                                      他很熟悉。那是另一个世界的悲鸣,具备与他时间线相同的一切,却走上截然相反的命理。

                                      知觉消失的最后,黑色侵蚀回忆里那双瞳孔,灵魂与躯壳就此切断关联。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五感就一直零零碎碎的漂浮在黑暗深处,无法控制,譬如再度被卷入深渊,正向情感被全然碾碎,丧失了为痛苦悲悯的声音。
                                      记忆散落在不同层面的光影里,无法把控,梦境却出奇的漫长,久到撑过一整个濒死的寒冬。

                                      “Cho……?"

                                      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击碎梦境的崖壁,令丧失知觉的世界不断下沉,意识深处,又一扇门缓缓朝他打开。

                                      接着,金色的花丛接住他,馥郁的香气唤醒了嗅觉。

                                      蒂菲拉。隐者记得这种花朵,它的盛衰容纳着自己久远的过往。

                                      不过,这里不是亚斯蓝。
                                      一具巨人的尸体近在咫尺,身后还有更多,它们庞大的躯壳化为坚韧的黑色岩石,横七竖八地倒在一起,重叠着魂塚的景象。不同的是,每个巨人的胸口都盛放着一片金色的原野,那些花朵譬如埋骨之地的释怀,告诫其余生灵这里没有诅咒,只有安宁。

                                      漆拉没有动,就这么躺在花海中,他的意识刚从破碎的深渊里挣脱,疲乏如同潮水般吞没了他,灵魂缺失的影响已缓慢渗入这具恍若孤魂野鬼的躯壳……

                                      这时,一个洁白的生灵跃过花丛,悉悉索索地登上山峰,朝他奔来。
                                      是一只猫,它就这么渡步到自己的面前,用爪子碰了碰他的手臂,随后兴奋地来回蹦跳几下,就刨过他耳鬓的一缕银发玩耍,就像对待鸡毛掸子一般(……)直接跳到他的胸膛上推搡把玩,期间时不时回望一下漆拉的反应。
                                      隐者没管这个小生灵,任由它在自己身上滚来爬去的,毛茸茸的触感扫过皮肤,这种形同孩童的惬意感有些不真切……

                                      想到这里,他轻轻地笑了,不知是为了谁。

                                      觉察到这一举动,刚才还踩在他肋骨上咬着他的银发不放的猫,突然知趣地叫了一声,跳向了一旁。

                                      毫无预兆地,那只猫就突然张口说了话:“活着就要多笑笑嘛。”

                                      还没等隐者反应过来,它伸了个懒腰,晃了晃三条尾巴变成寒鸦,停在他的膝盖上,扑腾着羽毛自言自语:“看来语言通了,你听得懂!这里居然有人类闯入,还能在这里睡着。有意思,有意思,哎哟!”

                                      看样子,黑乎乎的鸟儿没掌握好方向感摔在地上,这下彻底把它摔回了原型(……)

                                      “不变这个了,真是晦气。”白发的少年抓了抓头发,对他很兴奋的表示:“希望没吓到你,你太有意思啦,看上去真像我那十二位同僚中的一位~嘿嘿。”
                                      又是一位形同故知的少年人,但却带着一丝挚友所具备的气质。正当隐者感慨自己会得出这种结论时,少年主动将手覆上隐者的额头,清澈的目光像是看清了他的记忆与内心:“你的灵魂非常衰弱,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吧。唔,按照人类的传统,要有礼节的服装……啊对,名字,我得告诉你我的一个名字。”

                                      “你就叫我ZERO吧。”少年的笑容形同阳光。

                                      后面的事情出乎意料,由于暂时无法找到下一扇门扉,隐者只能留存在这个世界一段时间,但好在,这个世界并没有时间的流逝。ZERO作为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陪伴者,就像第一次学会说话的孩童,每日像麻雀似的每日对漆拉说很多关于这个世界和他同僚的事,直到隐者睡着为止。
                                      通过这口无遮拦的叙述者,漆拉很快知晓这里的历史:这个世界是一个处于时间狭缝里的荒废大陆,曾被毁灭过一次,因为最后的抉择,具有魂术文明的【奥汀】并没有在那次毁灭中诞生,巨人和人类都在那次末日里灭亡。

                                      “我那十二个同僚放弃救赎的使命,就直接回原本的世界去了啦。”ZERO四仰八叉倒在隐者身边的花田里,花瓣拂过那张稚气的脸庞,这副模样让人难以想象他也身负着祭司的身份,他们中的第十三人……这种动如脱兔的态度让原世界最适应白银祭司个性的漆拉都有些难以适从。

                                      只见这第十三位特例仍在滔滔不绝地对他道:“他们不想和巨人做朋友,还把世界搞得一团糟。所以我就不服气地留在这里,为他们屠杀负责,这些金色的花就是我能给它们的唯一弥补。”他拍了拍胸,左手玩转着一股水流,随后将其转变为风与火,最后凝集成一尊巨人的雕像摆放在花从中:“毕竟我的朋友说过,它最喜欢这种不知名的花儿啦,嘿。”

                                      “不过,有时我还是会想它们,除了『死亡』和『火焰』这两个神经病,其余同胞都比较好相处。”
                                      “恩恩,『天空』前辈就是一个大傻子,告诉我『真名』的也只有他,每次总会气得『力量』把他挂在湮灭上游街,活像一对冤家。”
                                      “……要说最神秘莫测的还是『智慧』,没人清楚它在想什么。”

                                      少年又翻身变成了猫,爬上漆拉的肩头。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3-27 16:18
                                        “相比前辈们,我就差远了,虽然瞳孔的力量能让我模仿这里存在过的各种生灵,但我无法制造生命,神也不允许我回去,它说仍有灵魂没有得到安息,但我找了很久,我发誓我已经周游这个大陆几百圈了,但一直没找到那个不安的灵魂……也不知道真神它到底在想什么。”他撇了撇嘴:“所以有时候我会化作蒂菲拉,在朋友的胸前沉睡好几个世纪。”白色的精灵一跃而下,再让身躯钻出泥土,化作隐者手边的花朵,还不忘扭动了一下花茎:“看!就像这样,对人类而言,是不是很有造化?”

                                        大概是觉得这场面太蠢,漆拉的眉角一挑,用手拔住这朵花的要害,向上一拧。

                                        “痛痛痛痛痛——别拽……你怎么还有这种恶趣味啊?!”
                                        “原来植物是有痛觉的。”
                                        “这是我们世界的常识吧!”
                                        花炸毛了(……)直接恢复成小花猫直接咬了隐者一口,结果被拎了尾巴(……)

                                        大概在这种无所事事,无法消亡的固有环境下,人和祭司总要疯一个(……)而这出头脑一热的闹剧,终以ZERO的笑声落幕。他就像永远没有烦恼一样孩子,对未来充满希望和期许。
                                        -
                                        时间不会因昼夜与四季的停滞而离去,辨别日期的方式成了星象。在漆拉往随身携带的石头上划下第七十七道痕迹时,他已完全适应这个世界的沉默,作为陪伴者的ZERO总会想出很多法子,让时间变得不再无聊,它以那与万物同化的姿态做过很多趣事,一日,它会变成供隐者依靠的巨木;又一日,它晃动枝头,化作一道风,抚摸那些金色的花海,勾起隐者的银发;更多的,它会变成飞鸟和鹿,在峡谷间蜿蜒疾驰。
                                        这种毫无牵扯,无人所知的日子竟让漆拉觉得有些解脱…那些徘徊在这世界的风、沉眠的灵魂与花朵、那个奇妙的少年、正缓慢演变成灵魂内崭新又充实的一部分。

                                        可隐者没有停下步伐,他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

                                        ——必须要找到那扇门,回到自己该回去的地方。

                                        但就寻觅难度而言,这个世界的广阔超乎了他的想象。虽然丧失对饥渴的认知,但在失去魂力的前提下,从一个巨人的躯干攀登上另一个也要花上很多时间。ZERO的能力也不能对他造成影响,不过他倒是很乐意陪伴自己完成这一旅途。
                                        在时光碾过第一百零八道刻纹时,他们找到了那扇门。它在世界的最西边,踏上巨人横梁在尽头的手臂,走上另一个跪伏的巨型巨人的双肩,那扇门就在他心脏的末端。

                                        崖壁的布置和魂塚的出口有着相似之处,唯独不同的是,石门的正中有一个瞳孔的凹槽。
                                        这让隐者内心一冷,毕竟,这个世界并没有黄金瞳孔作为开启的钥匙……

                                        “……总会有办法的……”

                                        那日,难得安静的ZERO抿紧了唇瓣,吐出了这几个字。


                                        -

                                        自看到那个门扉后,枕在膝盖上的猫开始变得心神不定,铭刻在石头上的已是第一百二十四道纹路。

                                        有一天,ZERO第一次向隐者询问关于奥汀大陆的事:“漆拉,你那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呢?”

                                        “说来话长……”
                                        遵照着某种预感,毫无睡意的隐者没有隐瞒,如实告知了ZERO另一个世界的原貌,魂力的文明,还有他的同僚……关于他们对那个世界的支配,以及最终面临的审判。

                                        待话题结束时,隐者随身携带的石块上多了一道痕迹。

                                        “原来他们在别的时间线搞个大阵仗。建立起整整一个文明啊,难怪他们不回来了,那一定是一个很辉煌的世界。”
                                        坐在身旁的ZERO憧憬地看着隐者,像是一位刚刚熟悉魂术的使徒。
                                        “啊,好想看看人类使用魂术的样子,你们会不会用它变戏法呢,或者用它铸造一间大房子。”
                                        “世界金灿灿的模样也不错。”
                                        “我那些同胞们还是做到的嘛,原本还以为他们不懂分享。但依然能把那个荒芜的世界塑形成那样,就算以这种代价……真是一群糟糕又顽固的家伙啊。”
                                        “人类无论过往还是现在都很有趣啊,为了‘活’这个字就拼尽了全力,要是我,不开心早就放弃了……”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3-27 16:19
                                          第十三位罪者沉默了一下,金色的眼睛有什么开始动荡:“死亡对我们而言,只是状态的一种变化。除了深渊的侵蚀与真神的审判,没有别的生灵能为我们的‘生’划上句点。”少年唇角上扬的线条逐渐下拉,迷茫取缔那张无忧无虑的面容,他的声音变得有些空乏:“曾经,我从长眠里醒来,总会忍不住埋怨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的变化。除了蒂菲拉,我变过很多的生灵,也是为了缅怀曾在这个大陆出现过的它们,但后来的日子,什么也没诞生,什么也没改变。人类是我用过最多的姿态,你们真的很有趣~这种姿态下,体会到许多祭司觉察不到的情感。还有,多亏你的坚持……”他俯身紧紧地拥抱住隐者,伸手拂过他的银发,柔声低语:“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漆拉。”

                                          “……?”

                                          他起身,重新走到了门前,像是终于决定了某种抉择,笑容重新在那张面容上绽放:“通过你的角度我终于明白了,一直是我的无所作为害它囚困于虚假的安宁中。”他的目光聚焦于开始运行的星轨,逐渐变得坚定:“无论后果是深渊还是审判,会让世界诞生怎样的文明,在真神眼里意味是效忠或者背叛——这次,我必须去完成这件事。”

                                          “什么事?”隐者一愣,记忆久远的一角发出了共鸣。

                                          “救世呀。”光在笼罩了他的躯干,ZERO表情变得庄严而平静,他摊开手臂,整片原野随他的动作起了变化,花海化为蝴蝶,散落为满盈金光吹袭天与地,一个承载千万年的沉默的秘密涌至眼前,展现出它原本的模样,是属于他的瞳孔。

                                          少年以手触碰黄金瞳孔的核心,在飞舞的金色气浪里昭示:“领域释放。”

                                          霎时,隐者听见回响在整个世界的风,那是由对方吟唱而出的魂力共振,高亢的梵声温柔地环绕了整片大陆。ZERO闭上眼,将心智融入世界,以自身灵魂的特性形塑这片荒芜之地,他在每个荒芜的角落播散下意识的种子,额头处的瞳孔形同破晓的阳光,凝固在时间的尸骸在呼啸而过的歌声中迅速演变——先是从隐者脚边率先破土而出的一抹新绿,它不断向上,将根脉深入地底,枝干伸向遥远的天际绘制白昼。再来是第一滴雨露自它的叶梢滑落,在半空凝为飞雪,雪花簇拥成羽翼锐变为鸟类。接着,翱翔的影子化作疾跑的兽群,它们奔腾过的蹄声敲起海浪的鼓点,浪花涌上天际,云朵卷动疾风,再由风将万物的生息蔓延至大地,完成巡回。最后,是第一缕智慧的火焰,它引燃人类的心跳,回应亘古的创造之声——ZERO睁开眼,看见最后的生灵——人类。它们自巨人死去的躯壳里诞生……

                                          当然伴随着这万千生灵降生的还有无可避免的黑暗、欲望,它们从巨人心脏的最深处破蛹,逐渐演变成狰狞可怕的怪物,涌入ZERO的领域。

                                          ——那就是‘深渊’,源于旧文明一个种族屠杀的仇恨。

                                          隐者想出声提醒,但他的声音被四周狂乱的力量吹散。

                                          在被辉煌与毁灭模糊的视野中,ZERO沉静地将黄金瞳孔先一步送入门扉上的凹槽,一股柔和的风将隐者推向打开的门扉。它的心声也稳稳地传递了过来:
                                          “漆拉,刚才我听到了‘神谕’,若要回到你的世界线,你必须获得与你的诅咒相等的命运效应——别担心,在通过这道门抵达新的平行世界后,世界线为了修正,会帮助身为本源的你第一时间接触到那个世界的自己,他们会帮助你。”

                                          “那你呢?“隐者吃力地拼凑出这三个字的口型。

                                          “我必须留在这里,重塑这里是我的使命,也是赎罪。”他合上眼,露出那抹稚气的笑容:“很抱歉,让你陪了我那么久的时间,但真是一段快乐的日子——如果这世界能成功重塑的话,它就以你为名吧,漆拉,愿你的时间能与我同在~”

                                          “ZERO!”下一瞬,他的风将隐者推入打开的门扉,在光芒闭合的最后,他看到那熟知的黑色物质将那位释然的少年吞噬,亦如往世的终焉般义无反顾……令隐者觉察到记忆里那些本该早已模糊的身影,亦是下一场万劫不复的开端。

                                          —————————————————————————————————
                                          目前可公开情报:
                                          第十三位祭司的ZERO如果要说原型,就是祭司位的零宝,它和十二祭司并不是一条裤裆长大的(……)它的诞生比较特殊。到时候,这家伙会在Nine正剧线展现出与众不同的一面。
                                          我对祭司的看法这两年改观了不少,所谓‘英雄与恶魔只存一线’。所以就换了一个角度来试试看,如果只有欲望的极恶之人是绝对没法花上数千年的时间来塑造魂术文明,说得不好听没它们就这个故事,再扯善恶就是小孩子。
                                          纵观我们历史上和时代的推进,都穿插着大量的战役与牺牲,放在爵迹也一样,所被历史记载的,每一个在战争后作为赢家与领导的存在,谁又不是真正莫负成百上千的性命走上那个位置。
                                          对于被他们牺牲的人而言他们确实罪无可恕,但对于世界的推进,却在后世载入史册被歌颂却是另一副光景……
                                          最终,罪人与神祗,救赎与毁灭,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悖论,一线之隔呢。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3-27 16:20
                                            漆拉要回去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3-27 17:0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3-28 01: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3-28 02:04
                                                  夜利利文笔越来越好了
                                                  去年就说等待麒零成长 一年了什么都没有( 希望将来能这么池哈哈
                                                  双色瞳非常尊呀
                                                  漆真是四处留情 跟谁都搅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9-03-28 22:45
                                                    镇楼图美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3-29 20:2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9-03-29 23:37
                                                        什么(゚o゚;时候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3-31 16:21
                                                          好吧ヽ(  ̄д ̄;)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4-01 07:0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9-04-07 0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