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少女得到了恶...吧 关注:4,183贴子:5,926
  • 8回复贴,共1

妳這種女主角簡直沒法忍!10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3-24 15:21
    2019-06-18 07:27 广告
    沒有在圖書館值班的某一天,椿在進入高等部後第一次去了沙龍樓的單間。

    與中等部的時候一樣,高等部的沙龍樓單間被伯父給包下了三年,服務員也是和中等部那時一樣的不破真人。

    今天的甜點是什麼呢?椿歡欣雀躍地進到了沙龍樓單間、在裡頭以往的成員們已經聚齊了。

    「哎呀?太好了。大家都在呢」
    「妳啊……事先問一下有沒有要去沙龍樓不就好了?現在有手機這種方便的東西」
    「我本來就認為會有人在、但沒想到大家都在呢。中等部二年級和三年級的時候因為千弦桑加入了學生會,所以幾乎沒來過沙龍樓了」
    「中等部那時候雖然覺得多少能騰出一點時間,但是卻比想像中還要忙。不過今年在選舉之前時間還很充裕,所以就這樣來打擾了」
    「也就是說今年也要競選嗎?」

    微笑著的千弦說著「嗯」。

    她與中等部時一樣、在高等部也加入了弓道部,這樣一來從一年級開始加入學生會的話就會忙得不可開交、來不了沙龍樓了。

    雖然很羨慕過著充實的每一天的千弦,但椿還是覺得有些寂寞的感覺。

    當然,在充滿幹勁的千弦面前她不會說出口。

    「因為學生會的工作是非常有意義的工作。我打算從高等部一年級起就開始加入工作」
    「這樣啊。這工作很適合千弦桑呢。突然當副會長不可能、是書記還是會計之類的嗎?」
    「嗯,我在考慮當書記。會計是篠崎君的目標」
    「……篠崎君也打算加入學生會啊」
    「呵呵。幹勁十足呢。能和熟悉的篠崎君在一起的話我就安心多了」
    「欸嘿~~」

    在提到篠崎的話題的時候千弦的口氣與態度從平靜轉為高興,椿感覺到了愛情的氣息而托著下巴看向千弦。

    看到微笑著的椿之後,千弦察覺到她在想些什麼而慌了起來。

    「不、不一樣啊!因為直到去年為止都與篠崎君一起在學生會工作的關係、所以很清楚他的脾氣,並沒有別的意思!」
    「哎一一。但是千弦桑和特定的男生關係變好很稀奇呢,這還是第一次吧?就算是恭介和佐伯君兩個人也沒怎麼在說話呢」
    「所以說了只是在談論工作而已!水嶋大人和佐伯君都只是普通的對話著吧!並沒有只是篠崎君是特別的之類的事情!」
    「這麼拼命、好可疑呀~~」
    「椿桑!」

    紅著臉的千弦拼命地找著藉口,但椿卻只能看到她墓穴越挖越深。

    「椿,我覺得藤堂桑很為難啊?」
    「真是的。正如八雲桑說的那樣」
    「太過多管閒事的話事情就無法順利下去吧。才序盤就說這些未免也太庸俗了」
    「八雲桑!?」

    被認為是夥伴的杏奈輕易地背叛,千弦抓住她的肩膀說著「這是什麼意思啊!?」。

    「對不起。杏奈。我做了多餘的事情了。千弦桑,我會在背後默默的守護妳的」
    「不是那樣的問題啊!首先請改變一下那個想法!」
    「在背後默默地注視著就好,順利的話就能看到俊男美女的打情罵俏了」
    「了解」

    完全無視千弦的吐槽的椿,面向杏奈做了漂亮的敬禮。

    聽著這一連串的對話的恭介浮現出「這些傢伙真的是……」的表情,面向椿們開口說話。

    「椿和八雲都冷靜下來。還有藤堂也是。如果拼命地反駁的話會讓人更覺得就是這樣吧?椿也別鬧了」
    「我知道了。對不起,千弦桑」
    「……不,我也反應過度了」
    「那麼,恭介。篠崎君怎麼樣?」
    「椿桑!」
    「那傢伙經常說著藤堂的話題。『雖然很堅強,但是也不想依賴周圍的人』,所以說了很擔心」
    「誒?」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篠崎說了自己的話題感到吃驚,千弦的舉止稍微變得可疑了。

    「我能說的只有這些。篠崎也對秋季的選舉充滿幹勁,藤堂和篠崎大概能夠平安地成為學生會幹部吧?」
    「……是、是這樣的話就好了」

    臉頰通紅的千弦浮現出柔和的笑容嘟噥著,在露出那樣的表情的同時就和說了喜歡篠崎是一樣的了。


    回复
    2楼2019-03-24 15:24
      「這麼說來,恭介君的第二外國語準備選修什麼呢?」

      或許是覺得被椿和杏奈各種各樣的說著的千弦很可憐吧,佐伯暗中改變了話題。

      高等部從一年級開始,作為選修科目必須學習德語、法語、中文、俄語、意大利語或是西班牙語作為第二外國語。

      二年級的自由選擇課程則必須從花道、茶道、日本舞、日本畫、西洋畫、刺繡、編織、聲樂、器樂、料理、騎馬、板球當中選擇。

      面向女性的科目很多,大概是兼為新娘修行的昔日留戀。

      很明顯的騎馬與板球都是後來追加的,實際上男生們也都集中在這兩個當中。

      椿還沒有提交第二外國語的申請書,所以純粹在意著恭介選了什麼。

      「我選了俄語。因為德語、法語、意大利語的聽說讀寫都沒有問題。你選了什麼?」
      「我是稍微懂一點的法語吧。從零開始到底還是需要點勇氣的」
      「真是個沒有冒險心的傢伙啊。……那麼,一直看著我的椿選了什麼?」
      「我想會是法語吧」
      「德語吧」
      「去學德語」

      被恭介和杏奈同時說了,椿「呸」的把臉轉開。

      很明顯的他們想說的是指利昂。無法理解德語的椿對他偶爾說出口的德語、與偶爾寫在信上的德語完全沒有反應。

      關於這一點,恭介和杏奈每次都在聽著利昂的抱怨,所以他們希望椿能盡快理解德語。

      但是椿認為在理解德語的瞬間自己就輸了,所以由於自尊心的妨礙而沒有想要學習德語的意思。

      「基本上、妳會說法語嗎?」
      「能說的喲!說的很流利哦!」
      「那麼,說些什麼吧」
      「……ア、アザブジュヴァーン」(*註)
      「八雲,在申請選修課的紙上寫上德語」
      「了解」
      「等等!等一下啊!只是用輕刺拳試探了一下!是開玩笑啊!」
      「那麼,用法語說些什麼吧」

      抱著胳膊的恭介這麼說著,椿的視線游移。

      椿並不會說法語。只知道『謝謝』、『是』和『否』之類的。

      雖然德語裡那些滿滿的能勾起中二病的單字讓人非常地感興趣,但考慮到利昂的話還是沒有選擇德語的意思。

      至於法語則相對的基本上都不知道,不過也有『以前椿與恭介和伯父在法國旅行的時候用身體語言想辦法的事』而感到樂觀的部分。

      只不過,在這裡不能用法語說出話來的話就會被恭介強制的選擇德語了。

      椿回想著知道的法語、不過完全想不到單詞。被逼得走投無路的她再次說出了不能說是法語的話語。

      「ハ、ハダジュヴァーン」(*註)
      「八雲,德語寫上去了吧」
      「寫好了。我馬上就交給教師」
      「啊,喂!選擇項只有德語的話只能夠感受到惡意啊!」
      「八雲!椿由我來壓制住,趁現在把那張紙交給班主任!」
      「我出發了!」

      杏奈不理會椿的制止、就這樣跑出了單間。

      就這樣,椿的第二外國語就決定是德語了。

      「……如果不明白字詞的意思的話該怎麼辦?反正我知道你只會說『真是可恥』。如果我不及格的話你要負責任啊!」
      「那是妳該努力的部份吧?我也是很忙的。利奧對我發牢騷也佔用了很多時間。所以請椿改善。這樣的話我和八雲都得救了。這是雙方都滿意的結果」
      「就算你們滿意了、但我可很不滿意!完全不是雙贏啊!」
      「有人得利就會有人吃虧,這是人世間的道理。放棄吧」
      「雖然說得很好聽,但只是自己覺得麻煩而已吧!」
      「說起來這本來就是椿必須要負起的責任吧?一直都是由我和八雲來代替,妳也差不多該接棒了吧」

      被說了那樣的話的椿沒有反駁的言詞。

      無話可說的她只能放棄了。

      「椿桑。我也選了德語,所以如果在同一個班級的話我會支援妳的」
      「千、千弦桑~」

      因為那溫柔的話語,椿緊緊地抱住千弦。

      「不過選德語和法語的人數很多,大概有三個班級左右吧」
      「別再說那些粉碎希望的話了!?」

      不想要獨自一個人的椿馬上對恭介抱怨著。

      「我的朋友裡面選擇德語的也比較多,所以一定會和椿桑同班的。如果在同一個班級的話我會請她們坐在附近的座位上的,請放心」
      「千、千弦桑~」

      椿用比剛才更強的力道抱住了千弦。

      溫柔的千弦忘記了剛才的事情輕撫著椿的背。

      她真的是個溫柔的人。


      回复
      3楼2019-03-24 15:27
        「對了,朝比奈桑。聽說妳入學典禮的時候被捲入了麻煩當中,沒事吧?」
        「麻煩?」

        對佐伯的話沒有線索的椿歪著頭。

        「吶,是外部生的孩子的袖子鈕扣的事情吧?頭髮被卡住了不是嗎?」
        「……啊,那個啊。有那麼多流言嗎?」
        「啊,嗯。班裡的女生說了許多。夏目桑、是吧?入學早早地就被注目了真是可憐。還有就是恭介君很在意她的事情」
        「夏目透子桑。那位夏目桑是個好人,想說沒有引起奇怪的騷動就太好了。因為我很引人注目、所以不論是好還是壞她都會出名,總覺的有點零星的罪惡感」
        「因為水嶋大人的那件事讓周圍的人各種各樣的談論著。不要緊吧?椿桑和她一樣是圖書委員吧。她是個什麼樣的性格的人呢?」

        因為佐伯和千弦詢問著,而讓椿注意到了不僅僅是自己的事、也還有透子被恭介感興趣的事,因此很擔心她。

        「是啊,雖然有稍微冒失的一面,但給人的印象是溫柔開朗的人」
        「看人的眼光很嚴厲的朝比奈桑這麼說的話,是個相當好的人吧」
        「被很少會稱讚人的椿桑給稱讚了呢」

        由於佐伯和千弦話中有話,椿「說什麼失禮的話啊」的嘟著嘴。

        但是兩人對椿的態度完全沒反應。因為很清楚一旦碰觸到就會無法收拾。

        「這麼說來,她也是『toko』桑、對吧」

        聽到透子的全名後,千弦想起了中等部二年級那時候發生的小松的事情。

        「她和小松是不一樣的」

        實際上是因為和透子的名字一樣小松才受到了攻擊,但是椿無法說明這一點。

        首先必須和千弦她們從前世的話開始說起,但那樣的話椿會被認為是腦袋有病的人了。

        畢竟有前世的記憶這樣的事並無法讓人相信。

        「我知道了。不過,是同樣的名字啊」
        「偶然吧?」
        「雖然是偶然,但恭介君好像很在意她?」

        因為佐伯的一句話,千弦的視線轉移到恭介那邊。

        被關注的恭介發出嘆息後,開始說明起一年前發生的事情。

        「也就是說只是我知道長相的情況。只是想早點說感謝的言詞而已。所以在那個場合問了夏目她是否還記得那件事」
        「原來是這樣啊。還想說『不會積極與人交流的恭介君居然自己去主動搭話』會是天崩地裂的前兆呢,我很擔心啊」
        「你變了啊!讓人懷念以前那個提心吊膽的貴臣!」
        「畢竟在一起五年以上了,早就習慣了」

        佐伯雖然這樣嘟囔著,但從椿的角度來看可以說他的神經已經相當粗了。

        雖然不知道他是否獲得了自信,但恭介並沒有那麼可怕、還很意外地容易親近,不過他變得會很直截了當的說話了。



        就這樣談著夏目的話題,將選修科目的紙交付給班主任的杏奈返回了單間。

        「說了什麼?」
        「說了關於『入學典禮的時候、椿桑的頭髮被袖子鈕扣卡住了的女學生』的事情」
        「說了夏目桑是個好人。還有前年和去年的事情而已。因為同樣是美術部的,杏奈那邊不是更了解夏目桑嗎?」
        「嘛,是個表裡如一的孩子。還有就是很冒失啊。部員們也都已經知道了當那個孩子說『啊』的時候、大致上就是搞出了什麼事了」

        椿和恭介聽到了美術部的透子的事情之後同時看向遠方。

        雖然想聽到現在為止都做了什麼的話題,不過『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被說著自己的失敗』想想就覺得討厭,椿就沒深入聽下去了。

        「話雖如此,入學典禮時夏目桑並不是故意摔倒的,只是偶然和我發生了各種各樣的事情、以及恭介跟她搭了話就變成了謠言。真是無聊、那些人相當閒啊?完全被誤解了的夏目桑真是可憐啊」
        「……相當偏袒著夏目桑啊,不過不是剛相遇的人嗎?聽著那些話給人的印象是脾氣很好,但是對人的好惡很激烈的椿桑為什麼那麼相信她呢?」

        也有在遊戲裡知道了透子的事的緣故,不過不能說那個。

        因此椿向千弦說明了中等部二年級時她與透子之間的事情。

        「也就是說在入學之前我就知道夏目桑了。也因為那個緣故、我對夏目桑完全沒有抱有不好的觀感。實際上我在圖書委員值班的時候也跟她說過話,並不認為她是在演戲,而且她和我的朋友的鳴海桑關係也很親近,我覺得不會有什麼問題」
        「光是這樣就信任她也太快了吧?」
        「沒事的。中等部二年級的時候父親和伯父也應該調查過她和她家裡的事。進入高等部的事情也會報告給父親和伯父的吧,儘管如此兩人也沒說些什麼,所以夏目桑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吧?」

        由於椿的說明,聽到了她的父親和伯父什麼都沒有說的千弦浮現出理解了的表情。

        「……確實是那樣。很抱歉我懷疑了」
        「畢竟千弦桑從來沒有和夏目桑說過話。因為不了解對方所以會懷疑是理所當然的」

        椿畢竟對透子的性格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事先也進行過對話,所以沒有什麼懷疑,但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千弦卻不同。

        『或許是在利用椿吧』稍微有著這樣的心情。

        椿想說能夠儘早解開這種誤解就好,這樣的話如果透子被其他學生給討厭了的話千弦會去幫助她的,因為增加了強而有力的伙伴而感到安心。

        恭介也理解『表面上他去幫助透子的話,女學生們的嫉妒會轉向她』的事,而浮現出像是放心了一樣的表情。


        回复
        4楼2019-03-24 15:30
          第一百零三話完
          啊啊.....這樣才叫做少女類啊
          不過一想到後面幾話字數又是越來越多就好想咕咕咕
          ------

          本文裡的附註:『シャンソン 作詞/杉本つよし 作曲・編曲/嘉門達夫』
          アルバム「日常~COM’ON!超B級娯楽音楽~」の中で“偽スペイン語”の「生物・漢字フラメンコ」がありましたが
          簡單的說就是個梗,上面那些不用機翻大家也能看懂吧


          回复
          5楼2019-03-24 15:3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3-24 16:18
              貓!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9-03-24 16: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3-24 17:52
                  强制学习德语!有一群好助攻是很重要的w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24 2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