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少女得到了恶...吧 关注:4,193贴子:5,965
  • 7回复贴,共1

妳這種女主角簡直沒法忍!100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啊,話數進到三位數了


回复
1楼2019-03-22 23:32
    恭介不是進入美化委員會、而是進入圖書委員會的事好像給女學生們帶來了很大的衝擊,進入了美化委員會的女學生們全體都很失落。

    居然能影響到這種程度,椿也只能對傳出流言的杏奈和蓮見表示感謝了。

    就在椿想著『那麼,今後會變成什麼樣呢?』的時候,到了委員會成員們聚集商談的日子。

    放學後各年級的圖書委員們聚集到圖書館、由顧問教師公佈值班分組,最初的值班分組中恭介、椿和透子的班級是同一個值班小組,而其他班級的女生則發出了近似悲鳴的聲音。

    椿也沒想到居然能夠在同一個值班小組裡,吃驚的同時也感到很幸運。

    其他班級的女學生們對『不在與恭介一樣的值班小組』的事而失望著,不過同時也有『與椿不同組』的事所以放心了的情況。

    例如八組的女學生等就拍著透子的肩膀嘟噥著「請節哀」。

    剛才的對話很清楚的進到了椿的耳朵裡,但是讓聚會的時間拉長會很麻煩,所以就隨波逐流裝作沒聽見的樣子。

    椿將視線轉向斜前方的恭介,雖然只能從側臉來判斷、但總覺得因為能和透子在同樣的值班分組而非常開心的樣子。

    而會是這樣的組合的理由單純只是『顧問想讓以恭介為目標的女學生蜂擁到圖書館的時候、因為椿也在同一組來避免混亂』、以及沒有說『想和恭介在同一個值班小組!』的女學生只有透子,就只是這樣。

    就這樣,在聚會商談結束之後,椿拉著想要和透子搭話的恭介到門口去。

    「不是說過了不要在其他人面前和她搭話嗎?」
    「還沒和她說話吧」
    「已經在偷偷地瞄著了不是嗎。值班從下週就開始了,搭話的機會多得是」

    如果『恭介積極地和透子說話』這件事在女生之間傳播開來的話,就會出現妨礙的學生和攻擊她的學生吧。

    正因為如此,椿想說無論如何也得悄悄地加深關係才行。

    首先,下週的值班必須把恭介和透子叫到『(沒人礙事的)椿的陣地』的櫃檯那邊。

    如果恭介和透子不先成為朋友的話也無法前進。

    椿鼓起『好!加油吧!』的干勁的同時回憶著『戀花』的透子那一側與恭介相關的事件。

    但是卻想不起來、或著說好像沒有『因為同樣是圖書委員所以關係變好了』的事件。

    想要成為好朋友的話就只能依靠恭介自己了,希望他能夠在不強迫別人的心情的程度上努力。



    然後,在委員會的聚會數日之後,終於迎來了最初的圖書館值班日的放學後,椿快步走向了圖書館。

    最先到了圖書館的椿向圖書管理員們打了招呼,一邊看書一邊等待著透子或者恭介的到來。

    「啊,朝比奈大人。真早呀」

    在櫃檯裡看書的椿,因為被來到了圖書館的透子打了招呼而抬起了頭。

    「夏目桑也很早啊。請坐這邊」
    「是的。打擾了」

    椿自然地誘導露出高興的表情的透子坐到自己的旁邊。

    「夏目桑當過圖書委員嗎?」
    「不,沒有。朝比奈大人有做過圖書委員的經驗嗎?」
    「我在中等部的三年裡一直是圖書委員」
    「那就是圖書委員的專家吧!啊,我有不明白的地方的話請告訴我。這邊與我待過的學校圖書館裡的系統絕對是不一樣的」

    椿在腦海中反復回味著『圖書委員的專家』這個詞。

    嗯,是相當好的名詞,感覺良好的椿開始向透子說明圖書委員的工作。

    「圖書委員的工作大多是出借和返還的作業。我想這個與公立學校是相同的。作業本身並不難。或者說很簡單。借書的話,讀取學生證的號碼之後再讀取書上的條碼就結束了。還書也只要讀取條碼就結束了。很簡單吧?」
    「……我的中學還是『在書背的借書卡上寫上班級和名字』呢?鳳峰學園真是了不起。高科技呢」
    「只是把工作效率化而已。另外,除了櫃檯的工作還需要把返還的書籍放回書架、確認是否有超過出借期限的書、或者書本的加固作業與貼上條碼,差不多就這些了吧。在櫃檯的工作是最多的」
    「哎~」
    「另外每個月都會有一次推薦書籍的工作,只要不是太過奇特的東西就可以用圖書委員的特權把喜歡的書放進去哦?還有管理圖書館前面的公告版。高等部的話只是介紹新到的書籍,很簡單的」
    「不愧是圖書委員的專家啊……」

    透子用尊敬的目光注視著椿。


    回复
    2楼2019-03-22 23:35
      「因為圖書館很安靜、讓人感到平靜。因此在入學之後已經使用過幾次了,所以那些像是公告啦、或者是工作內容都已經看過了,所以才會很清楚」
      「儘管如此,還是很仔細地看過了呢。我還沒有使用過高等部的圖書館呢」
      「鳳峰學園的藏書數相當多。夏目桑是對與美術相關的書籍感興趣吧?」
      「咦?我跟朝比奈大人說過對美術有興趣的話嗎?」

      咦?透子歪著頭納悶著。

      糟了!那個情報現在還不知道呀!椿的心臟像是敲起警鐘似的砰砰直跳。

      「啊,這麼說來是從同樣是美術部的八雲桑、我的親戚那邊聽說的,妳知道八雲桑嗎?」
      「誒。是從杏奈桑那邊聽說的啊」

      絕對不是對妳的跟踪狂,這麼想著的椿語速很快的說著『是從杏奈那邊聽說的』的事。

      透子也毫不懷疑地「原來是這樣啊」的理解了。

      「圖書館有一樓和二樓,所以書應該有很多吧。我很期待尋找關於美術的書籍……說起來、是因為剛放學嗎?沒有多少人在使用圖書館呢」

      透子怯生生地四處張望、環視著圖書館,但是現在圖書館裡幾乎沒有學生在。

      為了慎重起見椿小聲地說話,「這樣的情況是」積極地與透子說著。

      「因為會來借東西的幾乎都有自己的目的。我想在考試前就會有比較多為了學習而來使用圖書館的人了。所以平時圖書委員的工作很閒哦?剛才去圖書管理員那裡問過了拿本書讀也是可以的,所以這次的值班我就拿了本書來看」
      「那部份與公立學校沒什麼差別呢」
      「畢竟光是坐著也太閒了」

      圖書委員的工作說明結束後就沒有話題了,持續了一段無言的時間。

      隨著無言的時間持續下去,透子漸漸變得坐立不安。

      椿想說『怎麼了嗎』而打算搭話,不過反過來被透子給搭話了。

      「話說,朝比奈大人沒有參加社團活動嗎?」
      「我從中等部開始就一直是回家部」
      「原來如此。那麼,平時在家裡會做些什麼呢?」

      不知為何,透子積極地向椿搭話,椿雖然感到困惑但也認真地回答她。

      「學習或著是讀書吧。之後在客廳裡與妹妹和弟弟聊天」
      「啊,妹妹,記得是菫桑吧?也有弟弟啊。兩個人都精神嗎?」
      「嗯,很有精神。那個時候給夏目桑添麻煩了」
      「不。我沒事。話說回來媽媽也是美人啊,真的是美形的一家啊。好羨慕」

      由於最愛的母親被表揚了,椿的好感急劇上升。

      就在櫃檯裡與透子聊著的時候,椿看到了恭介稍為喘著氣走進了圖書館。

      四處張望著的恭介馬上就發現並靠近了椿以及在她旁邊的透子。

      「SHR的時間拖長了嗎?」
      「差不多」

      說完後恭介就坐到了櫃檯後面的椅子上。

      沒辦法,畢竟櫃檯裡只能坐兩個人。

      「夏目桑,入學典禮的時候也有打過招呼對吧,這位是我的堂兄水嶋恭介桑」
      「啊,好的。我叫夏目透子。與朝比奈大人是堂兄妹對吧。從清香桑那裡聽到的時候很吃驚呢」
      「我叫水嶋恭介。如果她給妳添了麻煩的話就馬上告訴我」
      「倒不如說我才是會添麻煩的那邊才對」

      介紹了恭介的椿機靈地讓出透子旁邊的位置,往後面的座位移動。

      「……椿是有點、不,是個很奇怪的傢伙」
      「沒那回事。就算是像我這樣普通家庭的人也會普通的和我搭話。我反而擔心會不會給她添麻煩呢。而且入學典禮的時候已經各種各樣的添了很多麻煩了……」
      「妳已經好好道過歉了,我也沒在意,所以沒關係。而且誰都有過疏忽大意的時候」
      「是被石頭絆倒了吧。第一次近距離看到鳳峰學園的校舍嚇了一跳吧,只是沒注意到腳下而已不是嗎?」
      「不,那個。……地面上什麼都沒有」

      透子臉朝下有氣無力地小聲嘟噥著,椿與恭介對視著沉默了。

      想不到該怎麼接著說下去才好。

      「從以前開始就經常發生這種情況。雖然每次都被朋友吐槽而且反駁不了,但是到現在為止也只有我一個人會遭受到損失、沒有給別人添麻煩。可是這次就算說自己是冒失鬼也不行了吧」

      透子頹喪的垂下肩膀。

      在椿想和透子說「沒關係」的之前,恭介更快的先開了口。

      「不用擔心。那種東西只是分配的問題」
      「分配、嗎?」
      「啊。稍微……冒失嗎……可能有的部份是這樣,但是妳應該也有在這之上或者是同等的優點吧」
      「優點……啊,是指朋友很多這部份嗎?」

      「這樣的話就取得了平衡呢」透子這樣說著。

      「我覺得夏目的優點是不會算計、對人親切的那部分。去年撿到失物的時候也是如此。真的是幫了大忙了。謝謝」
      「不對!那是我擅自做了的事,所以請不要介意」

      透子全力地揮著手。她真的完全沒有想要要求回報。

      「但是,水嶋大人意外地是個很友善的人。我嚇了一跳」
      「……大多數來搭話的人都是比較麻煩的類型,所以對應比較生硬而已」
      「這麼說來移動的時候總是被女生包圍著呢。沒想到那樣的事在現實世界裡也實際的存在著呢,雖然讓人好感動、不過如果是本人的話就很糟糕了。一直以來辛苦了」
      「啊~。就像是商務人士之間的對談一樣啊」
      「畢竟我到現在為止幾乎沒有什麼使用敬語措辭的機會,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不好意思」
      「感覺不到你的誠意」


      回复
      3楼2019-03-22 23:38
        恭介輕輕地看向臉頰鼓起的透子,不過他卻非常新奇地露出了笑容。

        從後面看著兩人的椿開始覺得『即使自己不幫忙,也能順利進行下去吧? 』。

        最重要的是、透子她非常友善。

        恭介也友好的接受著透子的話語。

        如果是椿的話,回應「辛苦了」的那句話大概會是「真的」吧。

        回應有無釋出善意的對方的差異居然這麼大,椿感到吃驚。



        不過,現在還在圖書委員的值班當中。

        椿想說私下聊天還是要盡量自重一點。漸漸地女學生們增加了、注意到的時候圖書館裡已經擠滿了女學生。

        目的當然是恭介。

        因為椿正好待在櫃檯後面,所以女學生們適當的拿著書開始在恭介在的櫃檯前排著隊、排成了一條很長的隊伍。

        即使在隔壁的透子「請到這邊來」這樣打了招呼也被完全無視。

        從後面看也能夠明白『無法結束讀取條碼作業』的恭介的心情漸漸地變差了。

        椿想說『大概還會這樣持續下去吧』,於是馬上站了起來敲了恭介的肩膀。

        「恭介桑、你累了吧?換我來吧。到後面休息一下怎麼樣?」
        「……拜託了」

        恭介走到櫃檯後面去,而椿坐到了櫃檯的椅子上。

        椿讀取了眼前的女學生的學生證的號碼。

        「哎呀,一年三班的呀」

        椿嘟噥著,眼前的女學生的臉一瞬間變得僵硬。

        「果、果然還是不要借書了!告辭了!」
        「這樣啊。啊,還有妳注意一下。在圖書館裡請保持安靜」
        「是的!」

        發出了很大的聲音的女學生急忙地從圖書館走了出去。

        「下一位,請」
        「啊,我想起來我還有事」
        「我也是」
        「我也一樣」

        搭著一開始那女學生的順風車、其他的學生們鳥獸散跑光了。

        「……好厲害啊」

        或許是近距離看到了以恭介為目標的女學生們的群體的緣故,透子呆然地張大了嘴。

        「平常就是這樣。像這樣會給其他人造成麻煩的行動如果不慎重點的話會很困擾的」
        「啊,不。是指朝比奈大人的『一聲令下(鶴の一声)』」

        誒?啊,是那邊嗎?椿忍不住把臉轉向透子。

        「從清香桑那裡聽說過朝比奈大人是被怎樣看待的,因為超出我的想像嚇了一跳。雖然並不覺得與和朝比奈大人說過話的清香桑那邊聽說過得一樣,但是是那樣的語調的話未免也太可惜了」
        「……有很多人想要利用我的身份來靠近恭介桑。因此只是覺得與其被喜歡還不如被討厭、所以沒有去訂正而已」
        「有錢人真是不容易啊。啊,之前也說過啊」
        「「面子和虛榮」」

        因為那重疊的話語,椿和透子相視而笑。

        「但是那句話的意思我在入學之後明白了」
        「這樣啊。很麻煩吧?」
        「與其說是麻煩,不如說是有錢人必須要支付出去的東西很多。因為不知道會被誰看見所以要一直努力,真是辛苦呢」
        「可以說是奢侈的代價吧」

        透子說著「所以只是一點點、稍微改變了看法」。

        「但這也算是優點,這樣想可以嗎?」
        「當然了」

        透子說完後露出了笑容。

        會話結束後,二人安靜地在櫃檯等著學生過來借書,不過依舊幾乎沒有會到椿那邊借書的學生。

        要嘛是去透子那邊,或著是去二樓的櫃檯二選一。

        偶爾到椿那邊的也只有對其他人完全沒有興趣那樣的學生、被視為勇者的那一類人。

        雖然對『一個櫃台無法使用而給其他圖書委員造成了負擔』的事覺得很抱歉,但是換成恭介之後又會有女學生蜂擁而至,所以椿老老實實地一直坐在誰也不會來的櫃檯那。

        就這樣,第一次的圖書委員值班結束了。



        圖書委員的值班分組因為有三個年級合計九個小組的緣故、大致上是每個月值班二、三次這樣輪迴著,不過顧問和圖書管理員們看了第一天以恭介為目標紛紛前來的女學生們之後,對他傳達了以後不用擔任櫃檯工作的事。

        順便一提,椿也被顧問說了為了避免混亂、請和恭介待在同一個櫃台。

        而理所當然的,同值班分組的其他學生們因為討厭『與椿和恭介待在同樣的櫃台的話會感到恐怖與緊張』的事情的緣故,就把待在同一個櫃台的任務強加給了第一天同樣在櫃台的透子。

        因為那樣的理由,椿、恭介和透子就負責圖書館的一樓櫃檯了。

        雖然還是值班途中,不過恭介一邊在後頭作業著一邊積極地小聲的對透子搭著話。

        真是勇敢啊。

        有時椿也會參與對話,注意著透子和恭介的關係逐漸變好。

        因為恭介只能在圖書委員值班的時候和透子搭話,所以說話的時候非常開心。

        但是椿詢問「喜歡夏目桑對吧?」的時候每次都全力否定著。

        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恭介確實看起來就像是迷戀著透子一樣。

        雖然也想過是不是介意家世的事情,但像那樣積極地搭著話的話應該是沒有在意的吧。

        椿完全不明白恭介是怎麼想的。


        回复
        4楼2019-03-22 23:41
          第一百話完
          攻略很順利的進行中(茶)
          我承認「由於最愛的母親被表揚了,椿的好感急劇上升」這句是我故意這樣機翻的


          回复
          5楼2019-03-22 23:46
            只是上升沒有刷滿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9-03-23 08:58
              一百話·達陣感謝樓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23 09:04
                恭介怎麼看都是愛上透子了吧,2兄妹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3-23 1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