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魔王后的低调...吧 关注:1,722贴子:1,813
  • 15回复贴,共1

【机翻+脑补】第45話 袭击者与限界解放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是小星辰的是,因为晚上有事所以现在发出来了。话说,终于要出台版了啊,到时候咱也终于可以退休了吧


回复
1楼2019-03-17 15:29
    以下为正文:


    回复
    2楼2019-03-17 15:29
      和两位公会会长的谈话结束了后,我决定在当天夜场结束后,直接在深夜里前往赤之双子亭。刚要出门时,美矢纪和维尔莉娜看到了我要离开。


      “迪克大人,太辛苦了,这么晚了还。希望我们也能帮得上忙”


      “不,你们两人工作了一天很累吧。今天我总是在喝酒,体力还有多”


      “路上请小心。两点种之前能回来的话,在那个时候如果能稍微和你谈一谈就好了”


      “我也想一起熬夜啊……但是兄长会担心。明天能让我留宿吗?”


      “好的,随时都可以。主人对两个一起来也没问题的”


      “一起来是什么鬼,一起……”


      “我和维尔莉娜小姐、一起……果然是那个啊……”


      “美矢纪小姐,关于『那个』以后再好好聊一聊吧。”


      虽然不知道在企图什么,但维尔莉娜看起来很开心。如果是和美矢纪一起的话,我想她应该是不会考虑过激的事情的吧。(译:这里魔王说的什么意思大家懂了吗?咱好像看懂了........不愧是魔王)


       ◆◇◆


      赤之双子亭是在9号大街。位于向南北延伸的9号街区的,南端的位置,离住宅区和商店稍微有点远。


      双子亭是比我的公会规模要大得多的,公会事务所、训练所、食堂等都在公会范围内。本部的入口,经常有配备有警备的公会人员——。


      那个公会员所在的值班室大门,远远地看过去也能明白遭到了很大程度地破坏。


      附近应该有路灯,但是附近却几乎完全是一片漆黑,只有月光照着。路灯被什么人砍倒了,垂下来的油灯也碎了。


      我轻轻的往值班室里看了一下。一个皮铠被切开,头上流着血的男子瘫坐在那里。


      “喂,发生了什么事。被谁的袭击了吗?敌人是什么人?”


      幸好没有生命障碍,立刻使用『治愈之光』给他恢复了。男子抬起苍白的脸,一副害怕的表情说道。


      回复
      3楼2019-03-17 15:29
        “六人左右……突然,擅自闯入了本部大楼……在阻止的时候,那扇门被破坏了……受到了风之刃魔法……我、我……”


        “知道了,先冷静下来。这不是你的责任。袭击过来的人,知道是谁吗?”


        “……我、不知道……只是,雪莉大人说,可能是白之山羊亭的人来了……这样的话,你不要马上进去,呼叫一下自己人再……”


        “……可能是白之山羊亭的人吗?”


        男人颤抖地点着头,低下了头。大概是感受到了相当可怕的感觉吧。


        ——我来的真不是时候啊。但不管入侵者的目的是什么,这个公会现在正在受到袭击。


        “总之你先在这里待着,直到事情结束之前,这样会比较安全”


        “……我、我……连看护好大门的任务也没能完成……”


        “是突然袭击的人不对。会让他们为此好好道歉的”


        我让男人冷静下来,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到外面,发动了『隐密』魔法。并且,使用『消音』魔法消除掉脚步声,以最高速度开始跑进去。


        看到『赤之双子亭』公会总部的外表时,我就明白了事态的紧迫。


        从这栋三层建筑的最上层那里传来了战斗声。然后,一楼的出入口,和大门一样被风魔法破坏了——敌人最低也有S等级。甚至白之山羊亭的SS级干部来了的可能性也有。


        这里残留着的破坏痕迹,是为了不让赤之双子亭立即向审问官求助,而准备采取的措施——或者说是破坏到瘫痪,使其直接停止机能吗?


        (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是雪莉拒绝委托的报复吗?那不就是单纯的泄愤吗?)


        在确认敌人是谁之前,无法断定。我走进了公会一楼——作为『假面救助者』时使用的假面没有遮住嘴巴部分,本次的是为了把脸完全能遮住了的那样,而制作铁假面。


        虽然我自己不觉得有紧张感,但我的大脑却是冰冷冰冷的。从现在开始我所看的景象,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维尔莉娜的话在脑海中再次响起了。应该掌握所有公会的实权——如果白之山羊亭是正常运作的公会的话,就没有必要考虑这些事情了。


        “真是不擅长做这个啊……嘛,没办法了”


        给自己打了下气,既然都到了这样的阶段了,我不会再迷惑了。


        无论袭击者是谁,我都会让他们全部陷入静默的。虽然我不喜欢这种做法,但是只能把我的假面和恐怖一起铭刻在他们记忆里。


        我堂堂正正地从被破坏了的门侵入。即使在深夜,公会本部也会留着若干名冒险者,与袭击者交战之后——但是,赤之双子亭的公会人员全部都倒下了,站着的只有两个男人。


        他们中的一人,一看到我就进入了战斗状态。其中一人是魔法师,一人是剑使——我拔出长剑,读出了砍过来的男子剑路避开了,并将剑身拍回其背上将其吹飞。


        “呜啊!”


        “啊……喂,这家伙……在这个公会中,有这样一个戴假面的男人吗……?”


        “我的来历怎么样都无所谓吧。你们才是,到底想干什么?”


        “『火焰球(Fire ball)』!”


        用结果铁假面变质后,扭曲了的声音试着询问。魔法师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用炎之精灵魔法进行了攻击。一个巨大的火球飞了过来,威力相当不错的魔法。


        回复
        4楼2019-03-17 15:30
          ——但是,在建筑物中使用火魔法什么的,完全没有考虑过后果啊。有必要好好教育他一下。


          “『防壁之囚笼』”


          只是使用防御魔法的话,被反弹了的火焰会四散开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把防壁当作“牢笼”来展开,抑制住敌人的火焰球就可以了。


          被防壁之囚笼包围了后,火焰球迅速缩小,然后消失了。看到这一幕的魔法师男子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什……什么……!?”


          在我面前感到的惊讶,给予了我缩短距离的破绽。眨眼之后,我马上往旁边移动。


          “『静寂之印(Silence ring)』”


          “咕……什、什么……魔、魔力不能使用了……!”


          “在室内使用火焰魔法的人,没有拥有魔法力量必要。给我好好反省一下吧”


          “你……你这……呜啊!”


          连“你这**”都还没能说完的时候,我想起了美矢纪说过的话,就用手指在他额头上弹了下去。由于是魔力强化了的原因,发出了砰的,子弹一样的声音。


          被吹飞了的魔法使,额头冒出了烟。脖子上浮现出了我刻画的、封印魔法纹路——是跟『微小灵魂(Small sprite)』一样需要使用特殊涂料的魔法文字,如果是简单的魔法文字的话,是可以当场刻画的。


          虽说如此,静寂之印的效果时间,从现在我施术开始是会持续一周左右。在这期间无法使用魔法,对于冒险者来说是相当高的危险——考虑到这次袭击的罪状,没有必要担心他。反正,根据情况最后也是送进监狱。


          在一楼的公会人员,全体人员都晕倒着——不,不是。


          刚刚打倒的两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一个女性公会员瘫坐在那护着身体——护着刚刚被剥下装备的位置。


          只是打倒他们真是太仁慈了,不由得这样想到。虽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面,但每次都会觉得——用蛮力让女人屈服于自己的人,是没有生存价值的。


          “……啊、戴、戴假面的人……公会会长……雪莉大人,在上面的……是比现在的人更加,完全无法比拟的程度……”


          “明白了,一定会去救她的。袭击的家伙们全部,都在楼上吗?”


          我一边提问,一边给她和其他倒下的公会员施加『治愈之光』。看着恢复过来的伙伴们,年轻的女公会员湿了眼睛。


          “谢、谢谢……这、这份大恩,总有一天一定会……”


          “虽然觉得就这样留你下来有些不安,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请叫我。很快就会结束的”


          “……是。路上小心……无论如何、请让雪莉大人……”


          我再次使用『隠密』后,上了二楼。


          深夜的公会中,人比想象中的还多——或许是因为雪莉在警戒着白之山羊亭吧。


          回复
          5楼2019-03-17 15:30
            二楼有三个男人,翻乱了室内,正在寻找什么。找着被打倒的公会员的装备,抢走财物。


            看到这些无法无天的家伙们的情景,我的心更加的冰冷了。


            ——为了保护这些家伙,我们去和魔王战斗,并引导停战吗?


            一直没想到过,那种愚蠢的想法。于是,我走近了沉迷于在房子里翻找而没有注意到的男人,狠狠地朝旁边的他的侧腹猛踢了过去。


            “呜哈……!”


            男人倒下了,在深处的二人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什、什么时候……一楼的家伙们在干什么!”


            “吵死了,别慌!阻碍我的家伙统统杀掉!”


            “杀掉,吗。你们,觉得在这个公会里杀人是无所谓的吗?”


            “啊……哇,哇啊啊啊!”


            ——『限定歼灭型六十六式·粒子断裂阵』——


            剩下的两个男人手里拿着的金属武器,已经变成了破烂烂的黑色块状崩坏掉了。


            让他们无力化的方法有很多。但是在上三楼之前,有件事想问他们。


            “这家伙……到底要怎么做……”


            “怪物……魔、是魔族。这家伙是魔族……!”


            “所以说,不准轻易贬低魔族啊。有些人活得比你们更为正直……比起那个。回答我的问题。你们是白之山羊亭的人吗?还是……”


            “——呜啊啊啊!”


            在远离我位置的男人,进行了最后的赌注——拿出隐藏着的短刀,向我冲来。


            ——爱玲作为练习对象时,她说过让我使用武器来攻击。


            并且告诉了我,对持有武器的对手的应对方法。把刺出了短刀的手臂抓住用力扔出去,倒在地上时踩上对方后背。


            “我应该有说过让你回答吧。没听到我说吗!”


            从不动了的男人身上移开了脚。虽然不至于死,但很明显处于不能战斗的状态。


            看来就算是A级别的人,即使是手下留情了,都不能否认做得太过火了。可是现在,多少有些做过头了也无所谓了这样的心情。


            “……是接受了白之山羊亭的命令吗?回答我”


            “就、就算打败了我们,也绝对赢不了那个人……活该,哈哈……哈哈……呃……!”


            陷入了自暴自弃,笑着的男人,发出了尖锐的声音。


            回复
            6楼2019-03-17 15:31
              然后,笑着坐在那里。男人已经失去了斗志。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怎么办呢?我是怎么做都无所谓了”


              “呃、就算杀了我们也没用……什么也做不了,住、住手,别过来,别过来啊!”


              只是一步一步走着,对方却被吓到了。


              直到学会魔法的使用方法为止,遇见“师傅”之前,我一直都是这样。


              注意到的时候,大家都变得害怕了。一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就忍不住想笑。


              “……如果会因此受惩罚的话,我会去寻找不同的生活方式的”


              只是站到了他眼前,男人就口吐白沫晕了过去。现在的我,好像没有自控力。(译:只是走路的气场都能让A级的冒险者直接吓晕过去,这.........)


              白之山羊亭,我仍然,对于它还有着,没有丢失顶级公会的自觉的那方面期待。


              只是那个想法太天真了。明明被背叛了,却还在想着不是这样的。


              对赤之双子亭无理地强行行动,那是违反了我的主义的。那么,应该做的事情只有一个。


              破坏掉现在的白之山羊亭的统治结构,然后重建。然后,现在开始帮助雪莉。此时我不再思考其他上了三楼,然后——。


              “——露蒂,拜托了!我来阻止那个人的行动……!”


              “是的,姐姐大人……喝啊啊啊啊!”


              失去了光线,只有淡淡的月光照射着的公会会长室,雪莉和她的妹妹露蒂正在和什么人战斗着。(译:只能说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吗?赤之双子亭,就应该有2个会长级别的人物.........)


              房间里一片混乱——简直就像是暴风雨肆虐过一般。


              “加油啊,小姐们。那么,这个怎么样……?『烈風刃』”


              眼前所看到的,与实际的风景是不同的。


              如果敌人的技能就这样发动了会怎么样呢?


              呼啸着的狂风之刃,将雪莉和露蒂直接劈开。


              考虑到敌人的实力和雪莉她们力量的差距,她们会受到致命的伤害。


              那么,怎样才能阻止它呢?


              回复
              7楼2019-03-17 15:31
                向敌人背后出手,比他先发动魔法,然后插入他们当中就可以了。我能做到这一点——那就是放弃咏唱。


                ——『防壁之二重牢笼』——


                “这是……”


                “……魔法……那个人的……”


                将想要发动『烈风刃』的男人包围在魔力的墙壁中——将魔法二重化是正确的。


                敌人是SS等级。这是雷奥纳多更强的实力……冒险者的强度,恐怕超过了8万。


                “啊哈哈哈……真有意思……!”


                尽管被封杀了魔法,敌人——金色头发竖起来的男人,却打心底里开心地笑着。尽管防壁中狂风呼啸着,但他自身却没有受到风之精灵魔法的效果。


                那个家伙,拿着长柄大镰刀。再加上黑色的外套,装扮成死神的样子。


                “呜嘿……弹飞吧!『烈风刃』!”


                从里侧重叠着魔法,男人打破了防壁。虽然是一个满脸怒形于色的男人,但我注意到了别的事情。


                从窗户射进来的月光中,可以看到雪莉和露蒂受了伤。我一边发动着回复魔法,一边直视吊着一般瞪大着眼睛的男人。


                “我告诉你,你以为你现在就已经凌驾于我了?只是打倒这两个人,没必要全力以赴。你算是特别的吧”


                “什么呀,是输不得吗?就算等级很高,气量却也很小啊”


                丢出稍微挑衅的话,男人的表情立即明显地变化了。血管越是浮现在太阳穴上,那种愤怒就越容易理解。


                “……跟我逞口舌之力的家伙,全都杀了。你也要成为其中的一个!”


                不由得苦笑起来,典型的『杀人狂』啊。


                我可没闲工夫管这种事,这么想着,但如果是这样的对手,还不能一下子就让他昏倒。


                在挥动大镰刀,即将砍来的男子面前,我把拔出了的剑举了起来。即使带着面具,雪莉依旧凭借我的战斗方式,感知到了我的真面目。


                “啊……明白了他的真面目了……露蒂,好好地看着吧”


                “是、是的,姐姐大人……啊”


                向认为自己是强大的人展示处更高层次的世界,让他从心里折服。我可不认为那个有意思——。


                到现在为止一直持续施加在自己身体上的,反过来使用强化魔法而造成的『负荷』,解!


                ——『負荷解除·限界解放(Sprite rise Limite burst)』——


                “什么……!?”


                那个瞬间,充满自信的男人的脸扭曲了。跟在二楼的男人们脸上所浮现的感情,没有任何变化。


                回复
                8楼2019-03-17 15:32
                  施工完成,欢迎指正错误和不通顺的地方


                  回复
                  9楼2019-03-17 15:32
                    赶上直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17 15:39
                      前排,上班摸鱼的。顺便一说老板刚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17 15:48
                        公长威武!英雄救美,姊妹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3-17 16:20
                          留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3-17 19:22
                            裝逼的真棒啊,後宮又多了一個公會的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3-18 02:40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3-18 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