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目的公爵千金吧 关注:135贴子:239
  • 6回复贴,共1

22无法预测的事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随便一张图镇楼。


回复
1楼2019-03-15 20:39
    二楼。
    【21话暂缺】
    (可能是永久性暂缺)(小声)
    (后续也…)(小小声)


    收起回复
    2楼2019-03-15 20:40
      男人刷地将短剑指向我喉咙。我不由屏息看向男人,焦躁的男人在我面前开口了。

      “你不会被杀。不,是不会由我们来杀。毕竟boss吩咐了不要杀你。但是多少能给你施加点疼痛哦……?”

      “……呃……”

      “所以快说。要是注意到了王族他们的什么事情,或者知道什么秘密就快说”

      “……但……但是……。我真的,什么都……”

      我对王族的事情一无所知。还是刚才才被介绍过的。我实话实说,男人似乎放弃了,猛地咂舌,将剑移开我身边。

      “喂,希尔维奥(siruvio)!立马给boss写信,请求指示!”

      “呜……啊……”

      “赶紧!本就是你做了多余的事情才搞成这样子的!”

      男人朝抓了我的男人(似乎名字叫希尔维奥)说道,然后他立刻就从胸口那拿出纸笔写了些什么。写完交给名叫希尔维奥的男人,希尔维奥接过后跑向黑暗中的洞窟的道路。

      “……这是哪……?要是知道王族的事情你打算做什么……?”

      我轻轻问向男人,男人神情冷漠。

      “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仅此一言。虽然我也并非在期待着答案……但在这黑暗之中,我讨厌和这男人独处。

      “……你是……“非人者”吗?”

      “……”

      “是叫“赤目一族”的人吗……?”

      “……”

      我下定决心问的问题,男人并无反应,但这种反应对于我的提问来说,便回答了“是”了。如果他不知道“非人者”或者“赤目一族”这种单词的话,他应该会回应“那是什么”。

      眼前的男人毫无疑问,是奥斯瓦德大人他们所追的人。而且是艾拉姐姐大人所说的,“赤目一族”中的过激派成员。一旦确信,顿时毛骨悚然。

      “……拜托了……放我回去”

      我不想身穿单薄地待在这冰冷阴暗的洞窟里头。我还害怕与这正体不明的男人吸入同一份空气。希望谁来救救我……。这种时候我突然回忆起了血脉分歧的家人们的脸庞。明明直到刚才为止都不当作是家人,却不可思议地浮现出,埃兄长大人、艾拉姐姐大人、父亲大人的脸庞。

      还有……奥斯瓦德大人的脸庞……。一不留神地,便回忆起了徒有虚形的婚约者的脸庞。

      男人似乎读取了我的内心。露出了愚弄般的神情

      “是想回奥斯瓦德·迪米特列身边吗?还是说巴西利亚姆公爵家那儿?”

      他问我,我便不由地伏下脸庞。我不愿再让这男人看出我更多的内心。

      男人此时不再多说,但过了会儿,他沉下了声调再度搭话了。

      “你是个可怜的女人。只被当作道具利用的女人。倒不如说你干脆在这死了更好”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你是道具吧?被权力者们随意摆弄,贪图方便的道具”

      那是指,被奥斯瓦德大人当作假的婚约者一事?这种事,他不说我也知道,但我不愿反驳,理解不了这个男人的真正意思,什么也没回答。

      “你,爱着巴西利亚姆公爵一族吧?”

      试探般的提问。虽觉这肯定是个什么陷阱,但我无从得知该回答什么才是正确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着他们。但是……我觉得能够信赖他们……”

      “……你当真这么认为?”

      “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和父亲大人和埃兄长大人、艾拉姐姐大人说过话了……。他们相信我。所以我也想要相信他们……”

      “……嚯?那奥斯瓦德·迪米特列呢?甚至爱着他?”

      “……我爱他不行吗?他是我的婚约者啊”

      “别撒谎”

      “……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我爱奥斯瓦德大人啊。真心爱着他”

      即便是个谎言,我也不愿在这个男人面前展现出怯懦的姿态。即便……是个谎言。

      是啊,那其实是个谎言。为了不被奥斯瓦德大人舍弃,我下定决心要拼尽全力地向他传递“我爱你”。即便感觉哪里微微刺痛,却也装作不在意,我如此断言。

      男人听了我的话,啊哈哈地开始放声大笑。在洞窟内回响的笑声,让我十分不快。为什么如今这种情况下他却笑得出来!?

      “有趣……实在有趣,维萝妮卡·巴西利亚姆!既然你声称自己能相信爱到这种地步……的话呢!”

      “……你什么意思……”

      “我不擅长对付你这样的女人。但是我非常喜欢看到,像你这样的女人逐渐堕落的姿态!非常喜欢啊……!”

      “……真是恶趣味……”

      “我也不再等待boss的指示了!就由我来决定你的今后吧!我想到了个好主意!哈哈哈……就尽管堕落到地狱的尽头吧,维萝妮卡·巴西利亚姆!”

      男人说着,手心捂向我。

      “你……干什……”

      “放心。只是让你睡过去而已。等你醒来,便能体会到现实”

      “……”

      就如男人所言。很快睡意朝我袭来,惬意使得我闭上了眼帘。啊啊,即便知道自己不能睡,我的身体却再度被带往深度睡眠之中。



      ***

      周围吵闹不堪。气氛和先前灰暗的洞窟截然不同。

      我缓缓睁眼,仍是夜晚。但是我躺着的地方不再是先前的洞窟,而是广袤的森林之中。

      “……又把我,带到别的地方来了吗……?”


      回复
      4楼2019-03-15 20:49
        但是我认得这片森林。毕竟,眼前有一座我熟识的建筑物。

        那所建筑物正是艾瓦鲁库孤儿院。艾拉姐姐大人所建设的,那所孤儿院。虽不明白他为何要把我放在这里,但知道自己姑且得救后,我松了口气。

        比那个黑暗的洞窟好多了!艾拉姐姐大人或者埃兄长大人肯定会在艾瓦鲁库孤儿院里头!不,就算两位不在,我也和孤儿院的人们说过话,他们会记得我的!

        艾拉姐姐大人在吗?在的话就请求其保护。然后将自己在王宫中被抓了的事情,还有“赤目一族”中过激派那帮家伙的事情,都告诉她。我边想边跑。


        但是在接近孤儿院的时候,我的脚步停下来了。

        “……,诶……?”

        眼前铺开了难以置信的光景。

        艾瓦鲁库孤儿院前,尸体堆积成山。

        我认得这些尸体。是孤儿院的人们。大家都是18岁以下的少男少女。姐姐大人说过,全员届是“赤目一族”。他们都……死了……。

        站在尸体附近成群的人们,则非孤儿院的人。他们全都是武装完备的骑士。他们的剑、盾以及盔甲都沾满了血'液。

        这种状况看来,无疑是那些骑士,杀死了孤儿院的人们!

        但是看到那帜骑士团的旗子后,我愕然了。因为我也认得这个骑士团的旗子。

        “那是……奥斯瓦德大人的骑士团……?”

        换言之,那是迪米特列公爵家的骑士团。为何奥斯瓦德大人的骑士团会在艾拉姐姐大人的孤儿院这,而且还站在了孤儿的尸体堆前!?为什么,骑士团他们会杀了孤儿院的人!?

        我不知所措,这时头上传来了

        “这可真是……。居然会在这种地方遇到你啊”

        的声音。

        我惊讶地抬头,没想到是骑着马,武装姿态的雷伊蒙德大人。

        “雷伊蒙德大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雷伊蒙德大人的盔甲和剑,都被血染红了。很明显他杀了人。

        “原句奉还。维萝妮卡·巴西利亚姆小姐?虽然听闻你从王宫里消失了?但果然是在这里啊……。这便是铁证了”

        “……那个……,我不明白您说的意思……。发生什么了……”

        脑海混乱一片。到底,怎就变成了这样?

        我在王宫的走廊,被曾抓了玛蒂琳殿下的男人抓住了。

        之后,我在黑暗的洞窟中与不明正体的男人说话。那男人肯定就是“赤目一族”的过激派。

        然后我被男人催眠,被带到了艾瓦鲁库孤儿院附近的山。

        本以为会有艾拉姐姐大人在……等我的却是尸山与,骑士团。

        那个骑士团是奥斯瓦德大人家的,迪米特列家所属的骑士团。

        “请告诉我……为何,会变成这样……!这到底是……!”

        而且,为何第二王子的雷伊蒙德大人会在这里?我搞不清楚任何事情,朝雷伊蒙德大人顶嘴,雷伊蒙德大人便一愣冰冷地将剑指向我。

        “雷……雷伊蒙德大人……?”

        为什么,雷伊蒙德大人会将剑指向我呢?这就像是把我当作了犯罪者……。

        “反正你也是艾拉和埃蒙德他们的共犯吧?你身在此处,便是最好的证据”

        “……雷伊蒙德大人……那个……”

        “接下来,该怎么办,奥斯?虽然下令了要逮捕巴西利亚姆公爵一家全员……但维萝妮卡小姐该如何处置?她姑且,是你的婚约者吧?就由奥斯来决定吧”

        雷伊蒙德大人喵了眼身后,其背后是同样骑着马匹的,武装姿态的奥斯瓦德大人。

        “奥……奥斯瓦德大人……?”

        奥斯瓦德大人,和雷伊蒙德大人一样,用冰冷的眼神看向我。

        在床上温柔地抱住我,那个温柔的奥斯瓦德大人,如今烟消云散。
        【22无法预测的事件·完】


        回复
        5楼2019-03-15 20:51
          感謝藍大
          劇情正精彩的說,就這樣沒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3-16 21:51
            感謝翻譯!斷在這裡真難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5-28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