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的小屋吧 关注:3,469贴子:6,772
  • 16回复贴,共1

反逆的噬魂者 4-6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反逆的噬魂者 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3-13 23:43
    第四话 开除公会

    「第十级冒险者的空大人,真是令人过意不去的是,已经决定从本日开始将剥夺您的冒险者资格」

    「…………哈?」


     被苍蝇之王袭击的三天前。

     那天我被冒险者公会的接待员小姐,根本就没有稍微觉得过意不去的语气给解雇了。

     情不自禁地愣着发出哈的声音。
     稍微觉得有点太突然了而让人觉得意义不明。


    「……是开玩笑的吧?」

    「并不是,这边有公会会长认可的正式通知,这个就是通知纸」


     我发抖的手接过她礼貌地递给我一张纸。

     里面确实有写着将第十级冒险者空解雇的意思,连公会会长的印章都盖上去了。

     我的心嘎叽嘎叽地疼痛着,这并不是在比喻。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对着我自己提问。

     为什么会突然宣告开除我了呢。



     今天也跟平时一样,报告已经采集药草完毕的时候。

     精确无比地收集规定中的数量,没有任何理由能挑我毛病的地方。

     而且记得我最近都没有致命性失败的委托,倒不如说,我这几个月内可没有接受除采集药草之外的委托。

     尽管如此,为什么会决定解雇我呢。



     当我一如此思考着,就对眼前的接待员她那装模作样的脸而开始生气起来。

     虽然措辞用得很有礼貌,但编制三束麻花辫的接待员小姐,看向这边眼神却非常地冰冷。就跟父亲以前如何看待我的眼神一样,看小石头、杂草般的眼神。

     这五年间我一直待在公会里,但直到现在还是无法摆脱最低等级的第十级,或许会被人小看也是没有办法的吧。

     可是没有正当的理由就夺走我冒险者资格也未免太过分了吧。

     打算气势汹汹地张开嘴巴,大吼一声开什么玩笑。


    「……是,是不是有哪里搞错了吧」


     ――结果,说出来的语言却是连我都觉得厌烦的态度。

     应该还没有到二十岁的年轻接待员小姐发出了小小地叹息。能清清楚楚看到她那内心对于眼前的人感到厌烦


    「并没有搞错什么,在公会的规章制度中,在三年以内没有升级的人将会被开除。而空大人的状况则是自从三年前降级之后,就一直停留在第十级吧。 这已经满足条件了」

    「……啊,是,是这样的吗?我,我不知道啊。那个,要是知道有这回事的话至少给点警告……」
    「我再重复一遍,刚刚说明的事情是明确记录在公会的规章制度中,不知有这情况的是空大人的过失,本公会并没有提前警告的义务」


     说着,接待员小姐第一次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愤怒与蔑视交合在一起的视线,开始让我感到胆怯。


    「这座伊修塔对冒险者有着非常优厚的措施。这是为了从源源不断的魔物威胁手中,需要各位冒险者的力量来保护这座城镇仅此这唯一理由。不管是冒险者还是职员,只要是本公会所属的各位都对这一件事情铭记于心,为了伊修塔有承担劳动的义务」

    「那是,嗯,我也是知道的……」


     正因为伊修塔是如此艰苦的城镇,所以我才会来到这座城镇里的。
     从魔物的威胁手中保护这座城镇,是为了世界,也是为了全人类。并且还能得到名声。

     在岛上无法完成的事情,要在这种城镇里完成。如此起过誓言。

     ……而我的誓言现在比浮现在空中的月亮还要在遥远。

     听到我刚刚说过的话后,接待员小姐的眼神更加冰冷了。


    「你在此前就已经知道的情况下,这三年内一次都没有升级过吗? 而且升到九级决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并且在五年前曾经有升过一次九级的空大人来说,不是比谁都更清楚的吗?」

    「但,但是、价钱稍微……」

    「升到九级的升级测试只需要手续费一枚银币。在花费三年的时间里,您却无法拿出一枚银币吗? 并且在此期间,还一边享受着赐予冒险者特权的情况下生活着? 权利是给予有完成义务的人,这简单的道理连小孩子都知道」

    「额……」

    「不管怎么说,规则就是规则,处置是不可能改变的。而且听您刚才说的话来推断,果然不得不判断空大人这三年间马马虎虎地做着身为冒险者的义务」


     从接待员小姐的口中,发出一堆无比正论的的暴风雨。

     我连一点反驳都无法做到,只能啊唔啊唔的毫无意义的张嘴闭嘴。

     看对方现在的姿态,接待员小姐是已经不想在浪费这以上的时间了吧。接待员小姐继续着毫无质感的机器声。


    「这是您本日的任务报酬,祝您今后安康――下一位,请进」

    「等――」


     被强硬地打断话之后,想立马先说等一下。

     但接待员小姐早已经不理会这边了。

     而且还在等候的冒险者们,他们那个快点走开的视线向我集中过来。

     不管哪一个都是在公会里阶级和等级上位的人们,他们用凶恶地视线死死地看着我,让我不由得两脚发软。

     不经意的摆出谄笑的表情,让我打从心底里觉得自己很丢人。



     竟然已经变成这样的话,最后来个垂死挣扎吧。

     对接待员小姐来一句肮脏恶毒地咒骂吧――虽然想这么干,但年轻漂亮的接待员小姐在冒险者他们中很有人气。

     要是对她们做出恶劣的行为,立马遭到在场冒险者们围殴也不会奇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3-13 23:44
       最终,只能垂头丧气地从接待处里离开。

       平时的话已经是拿着任务报酬去公会食堂,一口饮尽麦酒的时候了吧。但现在没有那个心情。

       不,在那之前――


      「连公会证都没有归还回来……是认真的吗?」


       在报告完成委托的时候,要提交白银的印章没有归还回来。

       公会证是保证冒险者身份的同时,也是履行冒险者义务而提出行驶冒险者权利的东西。

       直截了当地说,要是没有这个的话就不能行驶冒险者打折优惠了。


       叫做自由都市或者冒险都市的伊修塔城镇里,时常受到魔物的威胁。

       当然,国家也有任命骑士和士兵来保护这座城镇,但在战斗力方面则依赖冒险者的时候更多,所以城镇就实施了对冒险者优厚的待遇。

       而这一方面则与接待员小姐说的一样。

       而这优惠包含从武器防具的购物费到日常的吃住宿费用,要是没有公会证生活费得飞涨到近三成多。



       公会证会和委托报告一起提交,然后再与报酬一起归还回来。

       而没有归还的情况来看,接待员小姐的除名宣言即不是开玩笑也不是故意让人讨厌,只是单单地事实而已。


       ――直到现在,才涌起被冒险者公会除名的实感。突然,感到背脊一凉。


       要是没有工作的话就会没有收入,存钱也会相当困难。

       一直到现在都节省公会内食堂和冒险者专用旅馆的生活费。

      明明每天都勉勉强强地生活着,可是却连明天的生活费都没能留下来。

       发呆地从冒险者公会里离开。

       好好歹歹也是所属该组织五年了,但最后的一天,谁都没有来叫住我,也没有人过来惋惜我。

       这已经是五年前的重演了。

       不由得从嘴里发出零零落落地干燥地笑声。

       只能笑一笑了,就是指这么一回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3-13 23:44
        第五话 才能界限

         第二天,起床的地方是没有管吃饭的旅馆,铜币两枚的小客栈中的一室。

         在非常狭窄的建筑物中,薄薄的木板强硬地把区域划分开来,虽然看起来有模有样……但入口却没有门,能简简单单地从走廊外偷看房间里面。

        只能认为这是毫无防范概念的构造啊。

         当然连左右两边房间的动静都几乎听得清清楚楚。

         昨天从右边的房间传来了打鼾声,从左边的房间听到妓女的娇声,导致我昨天没能睡好。
         唯一的救赎就是季节已经到了春天了吧。

         如果今天是冬季的话,可能会冻死在这里也说不定,这里就是这么残酷的房间。



         因不舒服的起床方式,自然地让我皱起眉间。

         虽然这句话当然是不用说的,但我才不是喜欢这里才甘愿移住这个地方的。
         直到昨天都是住在工会专用的旅馆。小小的也很干净,而且有个有正直可靠的老板和活泼开朗的女儿组成,让人觉得舒适的好旅馆。

         那天我向父女申请,我被公会那边给解雇了,这个月的住宿费用能不能先等到下一个月吗?
         这个旅馆是我一直光顾一来,能够认同我赊账,并且直到现在都没有摆出过一个嫌恶的表情。

         所以这次也认为没有问题吧……


        「『这里对不是冒险者的人不会出租房间』吗……可恶!」


         对着满是泥土的房间床上揍了一拳。

         老板他们会知道我被除名,是因为公会那边过来的联络吧。

         直到昨天经常亲切和蔼过来接待的旅馆女儿,简直可以说是非常痛快的表情说。

        『一直以来谢谢您的光临! 下次想来的时候请您能达到给点小费的程度再来吧!』


         看来觉得和他们关系很好就只有我这么认为而已,对方对于赊帐的客人,连小费都不会给的赊帐的客人很讨厌的样子。

         明明我很喜欢老板和他女儿的人品才长时间逗留住在那里,他们到底内心住着什么样的怪物啊。
         错的确实有可能是我。不对,我还是知道是我这边的问题。

         但是,凭什么我就得必须被看起来像个乞丐似的眼神看着。

         即便是现在,我都能回想起来昨天的接待员小姐,和旅馆女儿她们的那个眼神。

         越想越生气这回就打墙壁吧―刚一这么考虑着就急急忙忙地把手缩回去。是认为拳头有可能会打穿墙壁。

         要是破坏墙壁的话,可能就要支付比住宿费还要多数十倍的修理费。

         本来就可有可无的金钱,要是因这件事情再次减少钱的话,就太愚蠢了。

        「……这以后的生活才是重点啊」


         先确认一下现在有多少钱。

         将银币和铜币交合一起算的话,连吃饭也算进去勉强能有一个月左右的金钱吧。

         但这是建立在最低限度的住宿费,和最低限度的餐费上,虽说今天明天都不用担心会饿肚子,但还是得赶紧改善状况才行。
         去四面八方的地方打扫下水道,做伴随着危险的城外工事等等,能够选择的工作要多少有多少,但我没打算去做那些工作。

         日日夜夜的做着日薪的工作,不管花多少时间都无法变强。也无法被人认同。

         对了,公会里又没有得加入公会才可以打到魔物,才可以去拯救他人的规则存在。
         日常的采集药草也一样,不通过公会而直接去道具店或者药剂师不就好了吗?

         在没有公会介入的情况下,虽然无法避免被买方贪得便宜,但也比四处去各种地方打扫下水道要好。

         而以此行动的一般叫做「流浪冒险者」,所以被视为与无赖和流浪汉同一种存在。

         虽然我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但我还是觉得无所谓。带着流浪冒险者的名号也很有趣,而且要让公会的接待员小姐和旅馆的女儿对把我舍弃而感到后悔吧。



         一这么思考着,就连被公会驱逐出去也是,不用再被公会的各种规规矩矩给束缚了。
         更何况和公会那边相处得很差。

         多亏其他冒险者和接待员小姐她们的功劳,四处都知道我是个『寄生虫』

         这回的事情就当作,和那些冒险者家伙拉开距离的好机会吧。



         哼哼哼,的笑出声。

         笑出声后――叹了一口气。

         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思考正向逃避现实的方向前进。

         而且每个人都叫我寄生虫,也不是没有我的责任。


        「『等级表示』」


         我自己的等级因魔法而开始浮现出来。

         那里记录的数值一直都没有改变过『1』的数字。

         无论进行多少次修炼,进行了多少次实战,等级都没有上升过。

         看着好像被诅咒一样不会动的数字,表情自然地歪曲起来。

        ◆◆◆


         等级是表示一个人的资质大小,十的资质最多能充满的力量只有十。
         如果等级一的资质是十的话,等级二的资质就是二十,等级三资质就是最多能充满三十的力量。

         当然,无法突破第一级的冒险者只会碍手碍脚而已。

         在以前也有过一起冒险的同伴们,但由于等级相差太大,我只能旁边呆着。

         更详细的说明的话,被踢出队伍了。

         在故乡的岛上,与弟弟拉古纳和未婚妻的爱亚卡拉开距离一样的时候,在这里也同样被同伴们抛弃了。



         一般来说,提升等级的速度因人而异,但对于靠战斗生存的人们来说「比自己还要强的对手战斗」是提升等级的重要关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3-13 23:45
           对绝对能战胜的魔物几十回,几百回打倒也不会升级。

           反过来说,对于弱小的人类就有可能会升级。

           等级一的人比其他人还要更容易升级。

           明明是应该是这样子的,但无论是在岛上,还是城镇里都没有升级过。


           这无论对谁问问都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但实际上,却有某个现象可以说明的理论。

           才能界限。

           人类是有极限的。三百年前,封印鬼神的剑圣就好像升到九十九级,但之后无论做什么都无法继续升级的样子。

           就连剑圣都存在界限,所以在此之外的人们不可能不存在界限的道理。然后提升等级的速度因人而异一样,才能界限也因人而异。


           ――也就是说,有等级一就已经到达界限的人类也不奇怪,就是这么一回事。


          ◆◆◆


           对于无法提升等级的人来说,才能界限就与绝望同义。

           但也并非没有希望。

           这世上没有能确认才能界限的理论。

           即使用魔法来确定的东西也只有等级而已。高位的术士好像能看到更加详细的情报,但那个魔法也一样无法判断才能界限是否存在。

           等级升不上去是因为才能界限吗?还是因为经验值不足吗?这谁都无法知道。

           在岛上的时候,没有通过试炼的仪式的人不准参加实战。

           所以,我当时相信着,成为冒险者多积累实战经验的话,等级应该也会跟着提升的。


           但现实是无情的。

           无论打倒多少魔物,杀死多少山贼,等级还是没有提升过。

           明明与同伴们打倒同样的敌人,做着同样的委托,吃着同样的饭菜的他们,等级却徐徐上升。

           力量开始有所差别。

           因等级的数值是一个人的重要情报,所以即使是同伴之间也不会轻易地透露出来。但我的同伴们各自都毫不顾虑地将自己的等级表示出来。

           一变成这样的话,关系到等级的时候就闭嘴的人自然就会引人注目了。

           在继续这样下去被察觉到奇怪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所以选择一个日子对各位成员坦白从宽。

           与成员恰到好处地构筑着良好的关系,而且队长也可以说上是朋友的关系。

           所以,他们有可能会理解我,也有这么期待着。



           ――但返回来的就只有激烈地痛骂声。对面冲着我叫欺诈师,然后就被队伍驱逐了。
           被他人叫做『寄生虫』,被其他冒险者带着蔑视的眼神看着我是这之后才开始的。绝对是原来的队伍扩散出去的吧。

           隐藏着低等级的冒险者,潜入高等级的队伍的行为叫做「寄生」遭到各种人嫌弃。要是情况恶劣的话,会由公会来做出处罚。

           那个时候虽然没有受到处罚,但周围的人看着我的眼神就跟犯人一样。
           随着寄生虫这一恶名扩散出去,等级只有一也是,恐怕就连到达才能界限这一事情也扩散出去让人知道了吧。

           那已经是四年半前的事情了。



           从那以后就一直持续着单人行动,不可能会有人喜欢跟等级一的寄生冒险者组队的。

           而单人行动能接受的委托也是有极限的。

           然后在为数不多的委托中,拿到的报酬都净是些铜币。

           也无法储存资金,而要是没有资金的话,就没办法购买装备和道具了。最后,能接受的委托越来越少。
           四年半前,我能够升上九级,是因为十级的时候向公会缴纳金额变低了。

           那个时候,一年半的时间里勉勉强强地留在第九级,考虑着九级应该比十级更容易组到队伍吧。对周围的事情都非常用心的去做。

           而连用心干活的余裕都没有的是三年前。

           要是降级到十级的话,能够接受的委托范围就更加狭小了,但不管哪个都是单人都可以接受净是些十级任务,所以完全没有问题。
           最后,连再一次升到九级的气力,和财政的余裕都没有了,直到昨天被公会除名为止。

           这就是这五年内的始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3-13 23:46
            第六话 以前在队伍中的事情


            『喂、你啊,可以的话要不加入我们的队伍吧』


             在伊修塔的城镇里当冒险者开始一个月左右的时候,就有人来邀请我加入某个队伍。

             与我同年自称纳斯的少年。厌倦了在贫穷地农村里生活,所以为了追求富裕与名声而选择了冒险者的道路。

             看起来很爽朗的人笑着说,很常见的理由吧,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


            『不行! 对初次见面的人「你啊」什么的,太失礼了吧!』


             而训斥着纳斯说话方式的少女叫缇理娜。是纳斯的青梅竹马,非常擅长从她母亲身上,学习过来的神官战士的格斗术和回复魔法。
             而缇里娜则是对富裕和名声是次要的,好像是为了看紧从村里跑出来的纳斯而一起同行。

             带着刚强的眼神,将长长的黑发绑了个马尾辫,她的姿态跟以前的未婚妻有点像似。


            『把邀请的事情抛在一边,擅自开始吵起来不是更对对方失礼吗?』


             戴着尖尖地帽子和手杖,看起来实实在在是个魔法师风格的少女,她无语的吐出叹气。

             长着想燃烧颜色一样的红发,和有着雀斑的少女名字叫做蜜罗丝拉芙。
             从家庭条件相当好的家里出来,穿着绢制的法袍,和手杖上嵌着大大的魔法石。身上还戴着高级的耳饰和手镯。

            『大家稍微冷静一下,你们让对方感到困惑了哦』


             摆着困扰的表情教训吵吵嚷嚷的三个人,这一位是长耳朵的少女叫作露娜玛丽雅。

             她是妖精族中的一员。

             是一个猎人的精灵师,并且还得到贤者资格的英才。

             在五年前的时候,纳斯、缇理娜分别是十三岁,而蜜罗丝拉芙则是十四岁。在如此年轻的队伍中,妖精少女则担当起对各种事情的缓冲――而本人的年龄「这是秘密哦,呵呵」给搪塞过去了。

             他们的队伍名叫作『隼之剑』

             当时还只是G等级,也就是才刚刚组成的队伍,记得好像是想找一个前卫的样子。



             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能够被人邀请本身令我很高兴,但与未婚妻爱亚卡他们别离的记忆还栩栩如生,对于与他人一起行动,抱有着接近恐惧的感情。

             但纳斯非常热心的邀请我。


            『请你在考虑一下! 我在这之前看到公会的训练所的你这家伙,不是,看到你空挥时的样子! 无论经过多少时间,连一次都没有停下来挥舞着剑,那时候觉得好厉害很漂亮啊!』


             最终抵不过这么热情纳斯,最后我妥协了。

             不对,虽然看起来我好像是妥协了,但说到如此地步让我感到很高兴。

             与他们一同冒险真的很开心。

             话虽如此,这份开心却只持续半年而已。



             被队伍驱逐出去就跟之前说过的一样。

             被蜜罗丝拉芙面对面说欺诈师,被缇理娜用尖锐地语言谴责着。

             纳斯虽然不声不响地沉默着,但他看向我这边却并没有隐藏他那失望的眼神。

             只有露娜玛丽雅一个人没有责备我,但她看向我的眼神只有同情和怜悯,这举动远远比起其他三个人,更加伤害我的心灵。

             在这之后,『隼之剑』好像为了发泄一直处于停滞的状态似的,转眼间就提升队伍等级,经过了五年后的现在已经达到C等级了。

             以前的同伴们,现在已经成为实力超群的一流冒险者了。

             而要是以同一个城镇当作据点四处活动的话,也会有和他们意外相遇的时候―


            ◆◆◆


            「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


             自从被冒险者公会驱逐出去后已经过去了三天了。

             跟平常一样在提迪司的森林里采集药草中,突然从背后传来了声音。

             对充满着嫌恶和侮辱的声音有印象。

             往后面一看,在那里站着预料之中的人物。

             我一不由得皱起眉头,她就将双手插腰倾斜着身体。


            「――哼,怎么了,那个表情。要是有什么想说的话,说出来如何。 老早就已经达到才能界限了,却隐藏起来寄生在我们的队伍中,就让我听听欺诈师的不满吧」


             拿着法杖,带着尖尖地帽子,怎么看都是魔法师风格的少女。

             从帽子里零零落落地流露出像燃烧一样的红发,黄玉色的眼睛烔烔有神睥睨地看着我。

             『隼之剑』的魔法师蜜罗丝拉芙。

             之前只注意到是一个长有雀斑的女孩子,过了五年后成长成一位美丽漂亮的少女。

             话虽如此,无论她变得多么美丽了,如此露骨地鄙视别人,也不会让人觉得有魅力。

             在思考这些想法的时候,蜜罗丝拉芙哼的一声笑了。


            「什么都不说吗? 一定不敢说吧。毕竟我可不是诽谤你,而是因为这是事实――」


             还想继续说下去的蜜罗丝拉芙。

             响起了制止那女人的声音。


            「蜜罗,不用再说下去了」


             如此说着介入进来的是纳斯。

             即是C等级的队伍『隼之剑』的队长,也是一个十八岁就爬到第六级的英才。

             无论是哪一种都是需要有冒险者经历十年以上才能到达的领域,而这些却只用五年,二十岁之前就已经完成了。而纳斯传留着新进气魄的冒险者,在这一带很有名声。

             ……同一年,同一个时期成为冒险者,等察觉到的时候已经被拉开很大的距离了。

             纳斯一晃地看着我,幽暗的嘴唇向某一边倾斜起来,而那张脸则没有以前笑脸的影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3-13 23:47
              这个小说,也太烂了吧,写的什么鬼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3-14 01:32
                感谢楼主大的翻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14 07:14
                  感谢楼主翻译 大大可以私信给下生肉地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14 11:35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3-14 14:00
                      这就是现实了,没有能力却硬撑,还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中,以为所有人都针对自己,但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选择懒惰的是主角自己,那自然没资格去骂公会的小姐,这个主角有点讨人厌说实话,也许正是因为现实中满满这种人吧,明明是自己的错却怪责别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3-14 16:26
                        看下来男主真的是彻底的自我主义,和死脑筋,怪不得别人看不起他


                        回复
                        13楼2019-03-14 22:11
                          写的好真实,看到男主很弱瞬间就装作外人前6集没什么亮点,我想知道女主啥时候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3-24 22:36
                            主角現在到底幾歲啊,我看好像都10多歲還是只有一等這是演哪招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3-25 12:07
                              大佬什么时候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3-25 17:46
                                小說的順序寫的好亂感覺不會很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4-13 01:52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