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桂树之歌吧 关注:516贴子:1,262
  • 14回复贴,共1
往东
凌晨4时。一确认原田出去晨练,我就从被窝里爬起来。拿着要换衣服的包走进更衣室。因为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我穿浴衣的时候暴露的皮肤,所以才在这么早的时候去浴室。
我把浴衣换成制服后,就连镜子也没看就离开更衣室,整理好行李,准备随时出发。


因为其他人都还香甜地睡着,为了不吵醒他们,我安静地整理着行李。
这样默默将行李塞进包里的话,我想就这样从大家面前消失。
连再见的话都不说,就在大家都在睡觉的时候,我拿着包离开旅馆,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想着去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
但是,这种伤感,难道真的是陶醉于自己的中二病吗?


回复
1楼2019-03-11 11:50
    神什么的。。。真的有吗
    洋子嘟囔着,脑子里反复嘟囔着。
    如果那个神是“什么都能实现愿望的存在”的意思,那时候我就想回答“没有”。
    世界是无情的。
    不管是多么幸福还是不幸,好人也好,坏人也好,死亡是无情地降临的……。
    从昨天开始一直持续的头痛,胸口和屁股肿到面包肿的讨厌的感觉,我不能很好地入眠,整晚都在想很多事情。
    如果我今天或者明天就死了,到底能留下多少“活着的证明”呢,剩下的还做了什么呢?。总之。各种各样。
    但是,身体里的钝痛就像完全忽略了我的想法一样,一直给我带来了钝感的钝感。气球像鼓起来一样的胸口像针扎一样疼痛,而且,还增加了像从内侧紧紧地摘下下腹部那样的不愉快的疼痛。真糟糕啊。
    “没问题吧?宫川。”
    “啊?啊,平泽,我只是感觉有点不舒服。”
    “要叫老师吗?或者呼叫救护车?”
    “啊,没关系。没有那么严重。”
    虽说如此,也有没睡的时候身体状态相当糟糕的感觉。
    我一看手表,时间已经到了早上7点。
    眼前的桌子上是白米饭、味增汤,还有煎鸡蛋、鲑鱼和蔬菜。然后是海苔和甜点及苹果。
    乍一看感觉这是平民的菜单,但与旅馆的氛围相吻合,让人觉得非常健康,这真是不可思议。


    回复
    2楼2019-03-11 11:56
      但是,我对这种状况的记忆不太清楚。
      原田出去朝练是在早上4点,然后从被窝里爬起来,在更衣处迅速换下衣服,然后收拾包上的行李。
      那是最后的记忆,那段记忆完全消失了……。
      “那么,那我就收下了。”
      「いただきます」(吃饭时的敬语,大概,是很庄重的那种)
      我们围着桌子默默地吃饭。
      “平泽啊,你起来的时候,我是什么状态?”
      “该怎么说呢,就是普通吧。”
      那是什么啊……。
      整个意识都飞出了,太恐怖了。
       意識高い系男子じゃなくて意識無い・・系男子かよ俺は。(完全无法理解)
      “这样啊,这样啊。”
      “那又怎么了?宫川?”
      “啊,不,我只是觉得从早上开始就不舒服,我只是担心状态会不会表现在我的脸上。”
      “听你这么说,你的脸的确显得有些憔悴啊。”
      “这样啊,这样啊……”
      是什么呢,
      平泽的话,我想他应该能半途而废了。今井的话,感觉像是确定了有罪。顺便说一下,罪状是猥亵罪。(应该是说平泽对他犯罪会半途中止而今井的话确定会犯罪)
      “喂喂,不要紧吧?今天是地狱的第三天啊?”
      住手吧。原田的口中说出地狱之类的话,之类的,今天的预定多少有点不好说啊。
      “坐禅1小时,在博物馆参观战争展示品,然后就是铁路博物馆。”
      “对对。好像今年取消的样子。到去年为止,坐禅之后都去了瀑布。”
      “原来你很期待瀑布啊!”
      请停止。我会死的。


      回复
      3楼2019-03-11 12:12
        说到去瀑布的话,在寒冷的冬季,一边被瀑布拍打一边念经,想着“如果心里灭了的话~”(这是什么鬼东西),不是吗?感觉就像是学习必杀剑之类的必要的修行。
        如果今年也有那样的事,我的人生不就停止了吗?。因为现在我的HP的残余象1一样的感觉。只是踩在地板上游戏就结束了?
        8点。眼前可以看到伏见稻荷大社的楼门。
        好像意识又飞过去了……。
        “喂,那边的旅馆怎么样?”
        “不管怎么说,只是普通而已。”
        我说的普通是指,今井标准啦。(今井好像指的是大小姐,那么前文的犯罪指的是什么?)
        话说回来是谁来着,和我说话的那个人的名字。
        “什么嘛,真无聊啊。”
        不,不,其实是有很多好玩的事,不过,净是不能说的事。
        本来就不能说修学旅行时和女生一起在房间里睡觉。只是那个是普通地不可能的情况哟。
        但是,如果我的身体还很正常的话,昨晚一定会变得非常兴奋,和女生聊到很晚都还情绪高涨的。而且应该是期待着什么厉害的事,沉浸在妄想中欢欣雀跃的。
        不,不过,小组的大家看起来不太起劲,也许会被吸引得像守夜一样。
        可是现实是,竭尽全力隐藏自己的身体的事,和北条以及洋子已经像开战前夜一样的气氛,各种意义上的糟糕啊。
        “嘿!伊凡!各小组点名!”


        回复
        4楼2019-03-11 12:19
          那个?是班主任黑田。
          听说昨天被救护车运走了,什么呀。不是还蛮正常的吗……。
          意识又飞出去了……。这次是在公共汽车里吗?。
          我的头痛变得比刚才更严重了。这完全就是《西游记》中出现的孙悟空的心情。
          被三藏法师作为惩罚而戴上的头的圈,深深地勒紧着头的头痛还在继续。
          牙齿也会僵硬,下腹部也会经常感到疼痛,恶心症状也很严重。
          旁边座位的祐马从早上开始就一直闷闷的,感觉很难和我说话。
          不过也没什么勉强的……。
          毕竟祐马昨天被藤仓甩了,现在和谁都不想说话吧。
          而且以藤仓为目标,也没必要和高村换公车的座位了。
          但是老实说,祐马情绪低落到这种地步完全出乎意料。
          “我被甩了。”
          我本来以为他会很懒洋洋地说的。
          这么说来,昨天晚上藤仓好像说过什么呢?是什么来着……。
          ...
          痛啊! !
          静寂之中,背部一阵强烈的疼痛,同时啪嚓!嘭!的声音响了好几次。
          黑衣的胡须用棒状的东西狠狠地抓住我。(这个是什么梗,不能理解)
          可、可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啊,啊啊。让我坐禅了吗?
          的确,小组作业中关于坐禅的时候,这样被打头,不是说要制裁睡觉懒惰的人。说着“好好地努力吧”,怎么说呢,有一种助威的意味,被打的人也会鞠躬说“谢谢”。但眼前的粪秃驴的敲击方法,确实是要杀死我吧!?
          我很痛……。
          总觉得像感冒了一样,身体发酸。


          回复
          5楼2019-03-11 12:33
            “死啊——! ! !”
            那个口号之后,小万!粗壮的棒状物体发出嘶哑的声音一遍一遍地从远处传来。
            等!?我刚才告诉你我要死了!?暴行罪……不,这不是杀人未遂吗!
            啊,头痛起来了……。
            很奇怪。这个寺庙的坐禅和事前调查的完全不同。我好累啊。
            “那么今年的大惨剧寺的坐禅体验会就到此结束了。大家辛苦了。”
            哦,结束了。
            像是周围的大家都等着离开一样的站了起来,然后依次离开了装饰着大佛像的大厅。
            “对不起,原田,能帮帮我吗?”
            “哦,你因为坐禅而脚麻了吗?”
            “不,好像是身体没力气了……”
            “宫川先生,你怎么了?ファ○ク・オフうせろ”(后半段是骂人的话,翻不出来)
            “不用了,谢谢。让我们一起休息吧。”
            “横川先生,你别再用这种肮脏的英语。回到学校后,你会特别留下来上课,进行再教育。”
            黑田的野郎不是也说过“法〇金男孩”吗!什么是再教育!?总觉得不讲理。
            “那么,怎样才好呢?宫川?”
            “啊,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帮忙。”
            “哦、哦……”
            真可怜啊。
            也许是因为一直让我坐禅的缘故,我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
            “注意到了吗?我马上就到。”
            “啊,啊啊。”
            抵达。
            什么?这里是新干线里面吗?。
            我倒在旁边座位的北条的膝盖上。所谓膝枕枕状态。


            回复
            6楼2019-03-11 12:41
              对面座位的今井和洋子只是担心地看着我,什么也没说。
              新干线的车厢非常安静,班上的所有人都筋疲力尽地在睡觉,和去的新干线热闹热闹的样子正好相反。
              “宫川,看起来还不舒服,在抵达之前最好休息一下。”
              我一听洋子的话,再次闭上了眼睛……。
              “现在几点了?”
              我闭着眼睛问道。
              “马上就到下午三点了。”
              “已经这么晚了。”
              “嗯,。真是眨眼之间啊。”
              “是啊,一转眼就是修学旅行了。”
              “这种事情结束后,就会有这种感觉。”
              “是啊。”
              我虽然想从乱成一团的北条膝下坐起来,但由于视线一下子弯了下来,看来不可能自己站起来。
              “可以休息的,宫川。”
              “嗯”(用力的语气词)
              这样正儿八经地让女生坐着,下周上学的时候,大家都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吧……。
              反正我也会像以前跟城崎告白时一样,一瞬间想到,学年中会成为别人谈论的话题,可能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但是在可以看到的范围内环顾四周,大家却意外地感觉都很担心我。
              “我记不清……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你是在新干线月台上晕倒的吧?”
              “诶?是、是这样的吗,我不记得了……”
              别说新干线了,博物馆和铁路博物馆都完全记不住。
              “正好新干线刚到车站,引起了一场骚动。”
              “哈哈哈,对不起。”
              但是,除了那时候之外,他的口气就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似的。
              好可怕啊。又听不懂。
              顺便说一下,为什么是坐着枕呢?据说北条是看不惯平泽不在这里的时候,我好几次都要倒在地上,于是才坐了下来。
              哪有这样的女子啊!从今井那儿听了的时候想,不过,这好像是真的。


              回复
              7楼2019-03-11 12:53
                难道,在失去意识的时候就已经成为情侣了吗?。
                。。。。
                “那么,在这里解散啦~ ~你们啊,别绕远路啊!”
                “真的3天没大便了啊”“不,从第一天开始就不开心了”“是啊”“那我先回去了,星期一见啊!”“哦!再见!”
                我一边听着别的班级传来的各种各样的对话,一边从巴士后备箱里接过包。
                “啊,好重……”
                怎么回事,这个包挺重的。
                在我失去意识的时候,有没有人往包里放了个大石头……? ?
                难道,弄错了行李箱吗?
                为了慎重起见,我打开包确认里面的东西。果然应该说,包的内容和外表都是我的。
                将包的手柄放在肩上,然后用整个身体向上提。
                果然,我的包比以前更加结实,感觉就像是装在米袋里的稻草拉下来了。当然我一次也没带过米袋。
                “喂喂,没事吧?”
                “放心……等,你太从容了!”
                原田跟我说话了,但我忍耐着拖着轻快的步伐朝班主任黑田的附近走去。
                “大家都不觉得忘记什么了吗?”
                全班同学都聚集到黑田身边安静下来,黑田开始致词。
                “这次的修学旅行,不仅是对你们,对老师来说也是最后的修学旅行。本想和你们留下更美好的回忆,但中途倒下了,很抱歉。”
                那个?黑田那家伙,少有地只用日语说话。
                啊,这样啊。黑田今年该退休了。


                回复
                8楼2019-03-11 12:59
                  某老闆:我把時間消除並飛躍掉了。只有「結果」!這個世界上只會留下「結果」!
                  時間將再次開始銘刻!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9-03-11 13:08
                    我们一边慢慢地走着,一边在和往常一样的学校回家的路上走着。
                    过去三年的这条道上,我经常看到一个人走在我前面的洋子。
                    “我已经决定了。”
                    “嗯?”
                    “我想当医生。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过我现在决定了。”
                    “是、是吗……”
                    对于连自己的前途都无法确定的我来说,洋子的这句话非常沉重,感觉和她拉开了距离。
                    “对了,我要做宫川的女朋友。”(姬友一号已准备就绪)
                    “啊? !”
                    “不过这是我自己决定的,你别放在心上,宫川先生可以讨厌我。”
                    “那个,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啊,就是宫川的最后一个女朋友。”
                    啊,真重啊……。
                    “你说的,我,会死吧……”
                    “是啊。不过,总有一天大家会死的。”
                    “这、那倒是。”
                    我没有那样的说法。我感觉就像是被宣判了死刑。
                    “真讨厌。”
                    “与其说讨厌,不如说不能理解又不明白。”
                    “是吗?我当了医生,以后会彻底治好宫川同学的病,然后两个人一起快乐地生活,我都会照顾你的,所以宫川先生不用勉强工作。”
                    “不要啦。这种像软饭一样的生活。”


                    回复
                    12楼2019-03-11 13:19
                      “哎呀,真让人意外。不过如果讨厌的话,就不要说死之类的蠢话了,多活一段时间,和喜欢的女孩子玩就好了。”
                      “这是什么意思?”
                      啊,这个难道是想说“不要死”吗?
                      只有这个,我不知道啊……。
                      “所以。不要死。求求你……”
                      “听你这么说。”“昨天的回复,我就当作没听见。一直,一直在等你。等着你恢复精神!”
                      洋子说完跑出去,摇晃着美丽的长裙消失在城里。
                      那背影,和在稻荷山中奔跑离开时一样,一瞬间,我还以为这幅景象是我人生最后的一次……。
                      “你要拿包的话,就拿到最后吧……”


                      (32,结束,真是漫长的一章啊)
                      ※当然大惨败寺是虚构的。(之前的寺庙是作者瞎编的)


                      回复
                      13楼2019-03-11 13: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3-11 13:30
                          洋子真好啊(望天
                          感觉已经预料到后面的情节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3-11 18:37
                            成为小说家的注册怎么弄啊,我好去评论里问下作者坑还埋不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3-11 18:39
                              北條:我的存在感呢


                              這一章是緋紅之王的時間


                              回复
                              17楼2019-03-11 2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