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玄吧 关注:10,164贴子:122,781
  • 7回复贴,共1

-{Rosa°}【原创】无题起名废 文渣第一次写文,不喜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Rosa°}【原创】无题

起名废 文渣
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

悉兰皇太子玄月x卡伦卡亚二公主沧月
绝不弃坑
欢迎来找我玩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3-10 20:34
    两分钟后开始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3-10 20:35
      楔子
      卡伦卡亚国主荒淫无道,虐杀忠良,引群臣怒。加之以苛捐杂税,强征徭役,引黎民怨。当是时,大道悖乱,圣人之言而无用。是以,天降其任于吾皇,吾皇奉天命以讨其国,果势如竹破不可当,剑指卡伦卡亚之都,降卡伦卡亚之主,时庆徳三年仲夏。至此,卡伦卡亚灭。卡伦卡亚起于神武始皇帝,终于炀纣帝,经二十余代,国祚延一千三百二十五年。
      ———摘自《悉兰本纪•二十五国史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3-10 20:37

        庆德四年仲春,父皇疑心于仍在朝廷中为官的卡伦卡亚的臣子,特别命令我去几个官职比较大的卡伦卡亚臣子家中做客,假以此名,用武功高强的侍卫来搜查他们的住宅,看看他们有没有互相勾结,妄图推翻皇位。如果发现,便杀无赦。
        在我的记忆中,他们之中的大部分都很老实,只有一位宋姓的官员贼心不死,所以他们一家老小都被一场熊熊大火夺去了性命。包括那天晚上见到的那个人,他是谁,在哪见的,我并记不太清了。

        “殿下,殿下,玄月殿下。”伊峙总司的扇子敲在桌子上,我回过神来,抬起眼去看他。哦,想来我刚刚又走神了。
        “怎么了”我问道。
        “殿下你快看桌子上的情报,这几天你就要和他接手了,要小心一点。”伊峙絮絮叨叨的在我眼前念叨,活像个什么,老妈子,对,一个老妈子。
        “知道了,伊峙。闭上你的嘴,我在看。”我丢出这句话,挥了挥扇子,等着他闭嘴。
        天下太平了。

        我低头看着纸上的情报,上面写了父皇我要去杀的那个人的住址。那个人是谁,我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卡伦卡亚的二殿下,但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也是我非杀不可的。
        卡伦卡亚的二殿下,是千百年来间最有天赋的孩子,也将会是最强的皇族。据说父皇攻入卡伦卡亚皇宫的时候,那位二殿下一袭黑色斗篷遮住脸庞,在千万将士中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悉兰将士却是连一片衣角都没削下来,可谓惨败。
        父皇听说这个消息后大怒,非得把那个人揪出来杀掉,于是全境通缉卡伦卡亚二殿下。由于对于这位二殿下什么不知道,只好按照卡伦卡亚皇族的特征蓝发黑眸来寻找。所有年龄介于大公主芒雅和三公主小苍月之间的蓝发黑眸之人,都要杀掉。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

        而我面前的这份资料,这是最接近于那个人。十日之内,派去刺杀这个人的高手都被一刀刺入要害,尸体则于次日早晨倒挂在官府门前。这一行为被认定为赤裸裸的挑衅,所以父皇命我,去一探究竟。
        我悉兰皇太子玄月,悉兰皇族同代中的佼佼,当然想去会会,那传说中的二殿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3-10 20:39

          所谓杀人决斗,必定在深夜。一是为了气氛所需,二是为了不惊扰民众,三是因为这种血腥的事情是绝不能摆在光天化日之下。
          所以我挑了一天,那天晚上,我登上那人所在居所的墙头,见到的不是一个人手持大刀长剑站在院子里沉默不语,气势不动如山 而是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一棵大榕树下面喝酒,月光斜斜的打在他身上,映出她一只素白的酒杯,和比那酒杯更加素白的手。
          我的脑子轰的一下炸开,这是一个女人,我看着她喝酒的样子,觉得莫名有些熟悉 像是前不久才看过,在黑夜里,一个人坐在石桌前喝酒,像是终身囚于黑暗,不得见光之所在。
          是在,哪里呢?

          是了,我想起来了,在那位宋姓官员家中,一日晚上,我独自一人在庭院中散步,经过中庭的一处院落时,见着一位少年在园中喝酒,旁边是一位红色头发的男子,看上去像是他的小厮。
          我慢慢悠悠走上前去,故意弄出了些声响,惊了他一惊,他抬头看了看我,随即又低下头去,沉默不语,他的眼神有点涣散,像是酒喝多了,有些醉了。
          “我是玄月,刚刚不小心转入公子院落,不小心打扰公子吃酒了。”我打开扇子,随意晃了晃,面上挂着我一贯和煦的微笑,眼神却紧紧盯着那个少年。他的皮肤素白,面上因为酒精作用有点泛红,黑夜里有点朦朦胧胧的,看不太真切。
          我玄月的名号一打出来,那红发小厮急忙向我行了一个礼,开口解释到"太子殿下赎罪,这是我家四公子宋沧越,由于身体虚弱,一直在这院中养病,今日我家公子想吃酒,我便帮他温了一壶酒,谁知他不胜酒力,喝了几杯就醉了,唐突了殿下,望殿下恕罪。"
          "无妨,无妨。"我挥挥手,说道" 既然你们公子醉了,那你便扶他回去歇着吧,无事罢了。"
          红发男子谢了谢我,扶着他家公子走了。
          唔,还真是不胜酒力啊。我想道。

          接下来的几天,我晚上常常碰到那位公子和他的小厮。一来二去,我们便熟识了起来。我了解道那位红发男子名叫六翼,是沧越公子的侍卫。而沧越公子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抚得一手好琴,在那些个月光皎皎的夜晚里,听他抚琴也不失为一种享受。
          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几天,宋家以谋逆之罪被杀,他家的人都是在睡梦中悄无声息的死去,然后放一场大火,将一切掩埋,随便找一个人顶了这个罪行,也就过去了。而那个孱弱的少年,在我的记忆中,也就翻了过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3-10 20:41
            感觉ooc了,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10 20:43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人必定葬身于火海之中,现在这人竟与他虽有八分神似,还是个女儿身,天下之大,竟真的有如此相似的人。妙哉。”我这样想道,稳了稳心神,打算下去与她交流一番。
              谁知下一秒,她抬起头来,冲我说了一句“玄月殿下,你是来杀我的吗。”她的语气淡淡的,眼神有一些疏离和冷漠,但是目光炯炯,直直地盯着我。
              我惊了一惊,翻身从墙头摔了下来。
              我没想到她竟认得我,这竟真的是他,我扶着墙起来,整了整衣服,脸上露出一丝笑来,我听见我自己几乎咬牙切齿的说道 “沧越公子,没想到你竟有如此癖好,竟以女装示人了。”‘
              半晌,我才听到淡淡的一声,“否。我一直都是女儿身。只是扮作男子罢了。“
              我坐在她对面的石凳上,问道,“你是如何得知我要杀你的。”
              她抬起头,递给我一杯酒,说道 “我和六翼从宋大人家逃了出来,他打死了这几天来刺杀我们的人。这几日风平浪静,不日便会有人来杀我。”
              “你到知道的挺清楚。”我腹诽道。
              然后我又听她说道 “你们杀了宋大人一家,实在是滥杀无辜,你看着我,家中唯一拥有卡伦卡亚皇族的蓝发黑眸,皇族远方姻亲,阿爹阿娘因此而亡,我家与宋大人私交颇好,阿爹阿娘希望他能照顾照顾我,为了方便便把我扮作男子,谁知……唉,如今好了,我害了宋大人一家性命,六翼也因我而亡,看来都是我的错,我果真的是个不得好死的命。”说完猛地灌了一口酒,手撑着下巴,斜着头淡淡的看我。
              我看着她苍白的脸,不知为何心中泛起这样的想法,想去抱抱她,亲亲她,告诉她不是你的错,只是你的……命不好。我猛然灌了那一杯酒,酒是烈酒,那股劲冲上我心头,鬼使神差地,我向她伸出了手,柔声说道 “我不是来杀你的,你并不是我要杀的人,我可以保护你,来,同我在一起,便无人能来杀你。”说罢,我怕她不信,还加上一句“相信我。”
              她愣了一下,眼神直勾勾的的看向我,像是要把我给捅穿,良久,她抬起他的手,覆上我的手,说道“嗯,我信你。”我感到她的手像玉石一样,触之生凉,指尖手掌处交织的地方,在微微的颤抖。但是她竟然在笑,包括她扮作男子的那些日子里,永远都是淡然的面庞,没有一丝情绪波动,这是她第一次笑,只是浅浅的一笑,仿佛冰雪消逝冬去春来,在我的心上烙下了重重的一印。
              我不知道我是中了什么邪,会让我如此行事。我也没想到,这竟是一个咒,自那以后,我定会因她喜而因她悲,我将会与她纠缠一生,直至死亡尽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3-10 23:51
                深夜暖贴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10 2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