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阑珊吧 关注:2,427贴子:45,209

【亦然·never change】《你在彼岸灯火阑珊》同人本新内容汇总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敬四年前的上元灯夜。
彼岸完结四周年快乐~


回复
1楼2019-03-05 21:22
    二楼给所有买到和没买到彼岸本子的读者~
    是的,从今天开始彼岸本子里的内容就慢慢解封啦~大概一个月会更一两次,直到更完为止~先放设定集,之后再放新修版的正文吧~
    设定集叫做《以朝为岁》,默默贴一个目录给你们看~


    【风雪夜归人】前言《最庆幸相逢》
    【山水相逢】江湖&静物设定图
    【光阴逆旅】百年时间轴&人物关系图
    【笑谈平生事】大事记插画
    【一曲高歌一樽酒】同人歌词&原创曲谱
    【一人独钓一江秋】平行番外&悲喜段子
    【聊以慰所思】CP发糖&平行短漫
    【佳期渺渺】小套图(未满十八岁请在陪同下观看×)
    【但酬知音】读者小评&追文趣事


    回复
    2楼2019-03-05 21:38
      对“佳期渺渺”莫名兴奋


      收起回复
      3楼2019-03-05 21:52
        WC我发个图片怎么就被吞了???????????度娘您解释一下???


        回复
        5楼2019-03-05 22:00
          第一个想放的内容是设定集《以朝为岁》里【聊以慰所思】栏目的平行短漫,文案其实是之前的灵感了,但我真的非常喜欢这个故事……疯狂给李砸笔芯,画的太好看了TUT
          《临曦》:“你爹娘……起的名字真好听。”


          回复
          6楼2019-03-05 22:32




            回复
            7楼2019-03-05 22:39
              行吧,还有一半又被吞了,说不出话……我是真不知道为啥……


              回复
              9楼2019-03-05 22:47
                我三个月前把正文看完了然而设定集到现在还没拆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06 00:52
                  啊吐出来啦_(:ᗤ」ㄥ)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06 21:06
                    卧槽另一半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3-06 21:10
                      ~现在想买的话去哪里还能买到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3-07 00:52
                        想看另一半呜呜呜呜呜呜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3-09 21:39


                          回复
                          16楼2019-03-14 21:20
                            #虹蓝求婚##你在彼岸灯火阑珊#
                            心血来潮,三月第二更,依然是设定集《以朝为岁》里【聊以慰所思】栏目,以前没公开过的那种。其实这段求婚本来是个留白,我不想写明来着,真·糖中带玻璃渣,少侠后期这个状态我内心非常复杂,又喜欢又心疼的那种……再次疯狂表白李砸TUT画得太好看了TUT
                            文案/我,图/李砸,说起来文字版也没发过,等我周五再发好了……

                            最后,约莫十年过去,我蓝还是那么好看的我蓝,可少侠你从一个少年变成了二郎,心情复杂吗(闭嘴)

                            《挽鹿》:“我不跟你打赌。但我答应你。你定日子,我们成亲吧。”









                            回复
                            18楼2019-03-27 21:19





                              回复
                              19楼2019-03-27 21:19
                                我们成亲吧
                                好的
                                假装虹猫向我求婚,而我看在他长得还不错的份上,勉强答应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3-28 16:58
                                  临曦自小就想知道,爹爹究竟是怎么求的婚,才把娘亲娶到了手。

                                  都说长虹冰魄佳偶天成,可爹爹直到二十六岁上才同娘成亲,放眼整个江湖,这个时间实在迟得有些反常。若说是因为娘亲从前有个跟魔教少主的婚约,嫁不得旁人,可瞧他们两人相处的神态,分明是从没有过芥蒂的模样,区区空文而已,何至于蹉跎这么些年呢?
                                  临曦对爹娘的往事好奇极了,想尽了法子却从来没能套出个说法来,直到这年春天,玉蟾宫角落里那片梨树开花了,娘亲并未喊上爹爹,破例一个人倚在树枝上小酌,花瓣落了满身。
                                  临曦晓得机会来了,伙同初辰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分头击破,一人套路一方。眼见着初辰往爹爹屋里去了,临曦蹑手蹑脚溜进了林子,蹭在娘亲膝头软磨硬泡了半天,才听娘亲长长叹了一声。


                                  娘亲当年寻遍天下,只为找到魔教少主的消息,这事儿临曦是晓得的。可她一直以为娘亲是为守诺,找不着只当是没缘分,从没料到十二年前,娘亲是当真打算过找他一辈子的。
                                  那年也是这样一个春天,虹猫的盟主生涯已捱到了最后一载,蓝兔还在将养被葬月潭水激出的旧伤,虹猫空手一双去了后院,郑重跟蓝兔求亲。
                                  彼时柳絮满城飘飞,蓝兔正在整理衣箱,听到他的来意惊了一惊,还没说话就听他续道:“我晓得你一心只想找到他。既然什么法子都用尽了,跟我赌一次好不好?”
                                  “什么意思?”她眉头蹙起,手却微微一抖。
                                  “你若答应嫁我,我保证让这个消息四海皆知。南至雨之谷,北到瞿石山,但凡人迹所至之处,皆能知晓你的婚讯。”
                                  “你是说——”她渐渐明白过来,手中的玄色大氅一个拿不住,重重落在榻上,而虹猫面不改色,迎着她视线点头道:“对。既然你死的消息没有将他逼出来,那么,你成亲呢?”
                                  “蓝兔,我们最后赌一次,听天由命吧。从此时此刻开始,直到成亲那日戌时三刻、洞房之前,只要他出现,你都可以跟他走。倘若到了那时候他一直没有来——”他顿住,一字一句,“那么你就真嫁给我,做我的妻子。”


                                  初辰听爹爹讲完此节,大惊失色:“娘亲居然是为了这么一场赌嫁给爹的?那若是魔教少主婚礼当日出现,爹爹你不是要在整个天下面前失去娘亲、丢尽颜面么?娘亲她——”
                                  “她没有答应我。”白衣长袍的男人坐在案前擦拭长虹,烛火在他眸中一摇一晃,衬得他神色温柔极了。
                                  那日他说完之后,极其忐忑地等着蓝兔的反应,却见她沉默许久之后,倏地一笑:“你以为我说先前说不找了,是骗人的么?”
                                  “小薛说的是。找人该全心全意,停下也该全心全意。这些年我已经逃够了,不能再三心二意了。”她顿住,仰头跟他对视,眉心的玉坠温润,“我不跟你打赌。但我答应你。”
                                  “你定日子,我们成亲吧。”


                                  回复
                                  21楼2019-03-29 22:36
                                    26岁啊,我也要在这个年纪结婚,这样就约等于我和虹猫结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3-30 06:56
                                      【一人独钓一江秋】栏目
                                      梦里不知身是客
                                      ——《你在彼岸,灯火阑珊》平行番外


                                      收到蓝兔来函的时候,薛九恒正在盟主府里一目十行地批文书。见暗卫进门,愁眉苦脸一下午的薛九恒开心极了,拿着信封上玉蟾宫的火漆在虹猫面前晃了又晃:“我说虹大盟主,你嘱我干的这些活再十万火急,也不比玉蟾宫的来信要紧吧?”
                                      虹猫眼角微微一动,头也不抬道:“你看便看吧,啰嗦什么。”
                                      薛九恒见此招奏效,高高兴兴地拆了信封,入眼的短短一行字却让他愣住了:“蓝宫主邀我上天门山一趟?这倒奇了。”他自言自语,“她前段日子不是才来过安阳,说接下来要去淮北走一遭么?怎么又回湘西了?回家倒也罢了,找我去做什么?”
                                      他抬起头,见虹猫仍在低头写字,手势极稳,仿佛专心致志,不由撇嘴道:“别装了,纸上斗大一个墨点,当我看不清怎的?批文写成这个样子,副盟见了又得叨叨你。喏,想看信直说不成么?”他将信笺递过去,虹猫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接了过来,低头又读了一遍。
                                      薛九恒看着他的神情,心中颇有些不是滋味,于是凑了过去,笑嘻嘻道:“怎么样,准不准假?”
                                      “你去吧。”半晌虹猫才沉沉道,“代我问声好。”
                                      “有什么好自己跟她问去,本少侠恕不代劳。”薛九恒哼了一声,转身出门,却到底没将虹猫手里的信函夺回来,只背对着他遥遥挥了挥手。


                                      玉蟾十宫八殿大门洞开,自山脚起就有侍女领路,礼数周全得有些过分。薛九恒摸不透蓝兔的意思,却也不怕她做什么手脚——不就是逼问黑小虎的去处么?不管威逼还是利诱,我薛小少侠就是不说,你蓝大宫主能奈我何?难道还能杀了我不成?
                                      本着这样破罐破摔的无赖念头,薛九恒大摇大摆进了正殿,谁知殿内帷幔摇曳,四面空荡,半个人影也没见着。薛九恒诧异极了,心说这是什么意思?蓝宫主人呢?
                                      他转了一圈不见人,于是转念一想:反正主动相邀的是蓝兔又不是他,如今她都不急,自己有什么可着急的?只要她目的未达,还怕不现身么?
                                      薛九恒觉得自己的想法颇有道理,于是径直走向窗边,预备先坐下来歇歇再说。走近他才看清,窗下竟摆着一只天青釉长颈瓷瓶,其中错落插着几枝梨花。如今并非春天,也不知她从哪里剪来这些花枝,单凭一捧清水也能把它们将养得如此生气勃勃,好似春色先临。
                                      薛九恒看着瓶中那些含苞待放的雪色花朵,心中不禁微微一动,喃喃道:“他要是看见,想必会很高兴吧?”
                                      “哦?谁?”耳侧有个声音轻柔道。
                                      “你们宫主为谁种的这花,当我不知么?”薛九恒想要嘲笑问话的人,不知为何却带不动嘴角,反而不由自主回答道,“那位天底下最难伺候的魔教少主呗。”
                                      “你知道他在哪里,是不是?”那声音露出两分急迫,薛九恒终于意识到不对,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对啊,天底下就我知道。”
                                      “他在哪里?”那人声音更柔,然而薛九恒又岂是束手待毙之人?他奋力挣扎,终于同脑海中那股霸道的力量抢回了一丝清醒的神志,自此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那声音显然有些急了,却又强自镇定下来,哑着嗓子道:“那我问你答,只需点头或摇头便可。他还活着,是不是?”
                                      薛九恒不肯回答,却根本阻止不了自己的动作,只得僵硬地点了点头。
                                      “他在安阳,是不是?”
                                      “他就藏在你府中,是不是?”
                                      见薛九恒挣扎半天却还是不得不连连点头,那人终于忍耐不住,一把捉住了他手腕,急切道:“带我去找他!”她情急之下终于站到了薛九恒跟前,风帽上的白狐毛被穿堂风拂动,好似新雪飘扬。然而薛九恒立即抓住了她情绪的裂缝,霍然睁开眼来,两手一翻就擒住了她手腕,不可置信道:“你设计我?!”
                                      蓝兔自知理亏,不肯答话,沉默地抿紧嘴角。


                                      回复
                                      23楼2019-04-05 22:12
                                        “哈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薛九恒仰头大笑,“蓝宫主为了找他,连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都使出来了么?魔教少主要是知道,真不晓得心里会是什么滋味!”
                                        “我不是他,不晓得他会怎么想。你要是想知道,不妨告诉他我处心积虑设计于你,亲口问问他心里是什么滋味。”蓝兔脸色苍白,脊背却挺得笔直,“反正全天下只有你知道他在哪里,不是么?”
                                        “我那是信口胡诌的,蓝宫主也信么?”薛九恒面不改色心不跳,满口胡编乱造,“那我还说他死了呢——”
                                        “小薛!”四年过去,薛九恒已经比她高出大半个头,蓝兔狠狠瞪着不远处那张年轻的面孔,出口的时候声音还颇见厉色,到了最后却意外颓软下来,“我求你了。我求你还不成么?你知道他在哪里,告诉我吧,成不成?”
                                        “我说了我不知——”薛九恒一句话还没说完,不料蓝兔忽然打断了他,一字字道,“他一定跟你在一起。倘若你不知他的近况、不能确信他的安全,绝不敢把‘死’这个字挂在嘴边。”
                                        “哈?蓝宫主这是哪来的自信。他又不是我什么——”薛九恒心中咯噔一下,还想否认,却见她忽然仰起头来,眼睛红肿得不成样子,“你是他的朋友啊,小薛。”
                                        薛九恒被她这样的悲伤震住,那些满不在乎的面具终于通通罩不下去了。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苦笑道:“是啊,我是他的朋友。所以我亲口答应了他,不能把他藏身之处告诉别人。”
                                        “我不是别人。”蓝兔往前逼近一步,“我上群玉山前亲口答应过他,一定会回来找他。”
                                        “可你走的时候根本没给他一丝一毫商量的机会,他也从没答应说会等你。不是么?”
                                        “是。他从不说等我不等我的虚话。”蓝兔静静看着他,“倘若你告诉我说他放下了,他在别的地方有了新的生活,他发自内心厌恶我、不想见我,我今后一定不找了。你说吧。说完我就死心,从今往后再也不来烦你了。”
                                        “我——”薛九恒硬起心肠,眼一闭就想替黑小虎认了,然而他张了张口,却实在编造不出她要的这些话来。他终于后退一步,沉沉道:“他从没认过这样的话。我说不出来。”
                                        他看着蓝兔疲惫不堪的样子,缓缓道:“其实要找到他很简单,不是么?前些日子在安阳,你要是答了我一个‘爱’字,现在他已经站在你身边了。”
                                        蓝兔双眼一亮,目中燃起奇异的光彩。然而还没等她说话,薛九恒便叹了口气,苦笑道:“你比我了解他。我若是强行违逆他的意思,也许从今往后,真的再也没人知道他的去向了。”
                                        “我不会给他机会的!只要我见了他面,就绝不会再放他走!”蓝兔霍然抬头,再次抓住了薛九恒的胳膊,“一辈子还这么长,我现在答不了你,他怎么敢肯定我以后也答不了?小薛,你带我去见他!我告诉你,我非要找到他不可——我绝不给他再走一次的机会!”
                                        薛九恒心中微微一动:是啊,他嘴上说得再清醒、再决绝,可一旦真遇到她本人,哪能狠得下心拒绝她?管他什么爱不爱、骄傲不骄傲、原罪不原罪、正邪不正邪,能在一起不就好了么?她说的没错,他们两人还有大半辈子的光阴,有她一路相随,不比他一个人在林子里听大半辈子落雪强?
                                        黑小虎死鸭子嘴硬也就罢了,他堂堂薛小盟主凭什么要陪那个人一起硬扛到底?
                                        薛九恒摇摆不定,而蓝兔看出他终于动摇,默默从袖中取出那柄依旧毛色如新的羽扇,轻声道:“小薛,我不想拿着这些东西找他一辈子。我们已经浪费四年了——这四年本来可以用来做什么,你知道么?”
                                        “行了行了,我怕你了还不行么?”薛九恒狠狠跺了跺脚,扭头就走,“我说不过你,也说不过他,我倒了十八辈子霉还不成么?”


                                        回复
                                        24楼2019-04-05 22:13
                                          蓝兔跟在薛九恒身后,急匆匆穿过官道上齐膝深的积雪、荒林里凛冽之极的山风和安阳城的萧疏草木,终于等到了石门开启的声音。她一路马不停蹄,片刻都不肯停歇,将薛九恒一人远远甩在身后,然而当薛九恒示意她进去的时候,她心弦震动之下,居然觉得恐慌。
                                          蓝兔深深呼吸,迈步走进门里。
                                          秘境之中别有洞天,蓝兔小心翼翼踏过满地落英,好似生怕自己的脚步声惊扰了什么。当那个阔别四年的人再一次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蓝兔屏住了呼吸,脚尖微微发颤。那人披着他惯常爱穿的黑衣黑袍,闭着眼倚在树下歇息,面容清癯。他比四年前更瘦了些,眼下有一圈乌青,好在气色尚好,只是从前眉梢那些锋利的棱角通通都瞧不见了。
                                          她脚步落得极轻,他却仍像是听到了动静,头也不抬道:“怎么又有空过来?今年盟主府的公务这样少么?”
                                          熟悉的声音入耳,蓝兔百感交集,眼圈一下子红了。她拼命吸气,好让自己不要哭得太过狼狈,然而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双肩一震,如遭雷击:“谁在外面?”
                                          蓝兔再也忍耐不住,迈步朝他那头走去,两行热泪静悄悄流下面颊。他听清足音,面色大变,手掌拄着地面往后退去:“是、是谁?薛九恒,你带了谁来?”
                                          见他始终闭着眼睛,眼上似有血痂,蓝兔心中一沉,像是肺腑之中忽然被人灌入了最冰凉的空气。她脑中一片空白,好一会才消化了这个事实,却不知自己此刻到底是疼惜更多还是痛心更多,只觉得心口难受极了。她努力稳住自己声音里的哭腔,发着抖唤他:“小虎。”
                                          他额头上青筋暴涨,像是听见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声音。随后他踉踉跄跄站起身来,东倒西歪地往后退去,步伐凌乱不堪。蓝兔瞧见不远处乱石突起,眼看就要将他绊倒,瞳孔猛然一缩,什么也来不及想便飞奔上前,用力伸臂抱住了他。
                                          她在他被绊倒之前用尽全身力气环住了他腰,怀抱炽热得叫他不敢置信。她跑过来的动作实在太急,黑小虎站立不稳,好容易避开乱石之后两个人团团摔倒在地,齐齐发出一声闷哼。
                                          蓝兔摔倒时在下,后腰撞得极痛,手上却半点都不敢松动,只死命抱着这个她费尽了千辛万苦才找到的人。千言万语哽在喉中,她有太多话想问、太多事想弄清楚、太多眼泪想要肆无忌惮地流下来,最终却只是伸出手,小心翼翼去摸他的眼眶。她哑声道:“疼不疼?”
                                          黑小虎方寸大乱,被烫着一般躲开了她手,仍然下意识往后退去。蓝兔痛心疾首,声嘶力竭道:“你想躲到哪里去?已经浪费四年了,难不成真要蹉跎一辈子么?”
                                          黑小虎扭开头去,面部肌肉不停抽搐。蓝兔哪里容得他再走,扑上前用力抓住了他手,胸中无端端生出一股怒火来:“为了这双眼睛你就躲我四年么?你从没有问过我一句,凭什么就断定了我不肯嫁你,凭什么擅自替我做决定?”
                                          黑小虎一言不发,胸口起伏不定。蓝兔气急,恶狠狠道:“谁许你带着我嫁妆走的?你不想娶我了是么?始乱终弃也要有个说法,凭什么你想娶就娶、想走就走?闷声不响算什么东西,有本事你亲口跟我说,说你不想娶我了!”
                                          “好。”他终于回过头来,用古井般平澜无波的眼睛望着她,静静道,“我不想娶你了。你走吧。”
                                          蓝兔愣住,忽而笑起来:“你再说一遍。”
                                          “我不想娶你了。你走吧。”黑小虎面对着她的方向,声音平稳到不带分毫颤抖。他面无表情,语气没有一丝温度:“愿意娶你的人多得是。赖着我没什么意思。走吧。”
                                          蓝兔脸色由红变白,神情骤变。她盯着他看了许久,忽然笑了两声,站起身来,扭头便走。黑小虎听见她的脚步声,死命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然而就在这时,她猛然转过身来,冷笑道:“是,愿意娶我的人多得是,不差少主一个。把嫁妆还我,我现在就走。”


                                          回复
                                          25楼2019-04-05 22:13
                                            黑小虎藏在袖中的手不易察觉地颤了一颤。他终于还是探手入怀,从最贴身处摸出一枚剔透的翠玉来。蓝兔接过这块阔别已久的玉坠,看也不看背后人还没来得及收回的空落落的手掌,反手就将它丢了出去。
                                            黑小虎不能视物,只听见一声脆响,脸色却登时大变,急道:“你,你把它摔了?”
                                            “关你什么事?”她嘴角噙着一丝冷冰冰的微笑,“我自己的嫁妆,摔就摔了,不行么?”
                                            黑小虎双手发颤,顾不得跟她多言,一头往方才她扔的方向扎去。他动作太急,手背被嶙峋的枯枝划了一道,却丝毫顾不得鲜血淋漓的伤口,发狂一般摸索着地上不知在何处的碎片,却只抓到了满手落英。蓝兔看着他不管不顾的样子,心中又痛又怜,泪水夺眶而出。她走上前去,将一直藏在手心、从来不曾扔出的翠玉递到他面前,眼泪一滴滴落下。
                                            黑小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颤抖着伸过手来,将这枚还带有余温的翠玉抓在了手里,眼眶登时红了。他摩挲着这枚伴随了他四年、须臾未曾离身的翠玉,终于哑声唤了一句:“蓝。”
                                            蓝兔的眼泪肆无忌惮地往下掉。她跪下来抱住了他,狠狠抹了一把眼泪:“嘴硬好玩么?”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像是要把这四年来一个人挨过的苦痛、忍过的酸楚、受过的委屈,还有压在心里的那些彷徨和思念都哭给他听,“你怎么狠心这样对我呢?黑小虎,你怎么狠得下心呢?”
                                            黑小虎颤抖着手回抱住她,滚烫的泪落在她肩头:“我……我……”他再也说不下去,只能狠命搂住怀中的姑娘,半晌才哑着嗓子道,“我现在晓得了,有些事不能强求。我——”
                                            她听到一半,眉头蹙起,再也没容许他说完。这个蓝衣蓝裙的姑娘仰起头来,看着面前这张最熟悉的脸孔,一字一句道:“黑小虎,你不想娶我了,可我还是想嫁给你,你知不知道?”
                                            黑小虎眼角微搐,心里知道推开她才是正途,却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松开怀抱。他紧紧贴着她面颊,喃喃道:“我手上的血永远洗不干净,也不是你喜欢的人,眼睛还看不见了,实在没法子给你更好的生活。你要是因为同情跟我一起,那我宁可从来都没遇见——”他话音未落,却忽然被堵住了唇。蓝兔仰头吻他,将他没出口的那些叫人听了就难过的话通通堵回了喉咙,眼睛明亮得像是倒映着火光。他被她这样抱着亲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心底最深处那些从不曾忘记的炽烈情感终于再也压制不住。他终于反手搂住了她腰,几乎是发着狂回应起她来。
                                            两个人在林中唇齿相交地亲吻,枝头的梨花悠悠从风中飘落。她的眼泪落在他脖颈里,呼出的热气贴在他脸颊上,他们一生都不曾这样靠近。黑小虎终于喘着气松开了她,而她仍意气难平,恶狠狠地伏在他耳边问他:“我最后问一次。我要嫁给你,你肯不肯娶?”
                                            她声音里带着三分孤注一掷、三分破釜沉舟,还有三分颤抖和一分他听不懂的复杂心意。
                                            她怎么能这么不听话呢?他都已经亮出了拒绝的刀刃,她怎么还能不顾一切跟上来再问他一次肯不肯娶呢?
                                            这要人怎么拒绝?要怎么样一副铁石心肠,才能在这样的姑娘面前咬紧牙根,再重复一遍拒绝的话?
                                            相识七年,他何曾真正拒绝过她,又何曾拒绝得了她呢?
                                            黑小虎一颗心仿佛都要化尽了,四年来的坚持终于溃不成军,尽数瓦解。他喃喃道:“我怎么舍得不肯呢?”
                                            早在四年前他就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然而此时此刻,他却仍然极其精准地望着她在的方向,声音低哑得不成样子:“七年过去,什么都变了,唯一不变的是……我仍然做梦都想要娶你啊。”


                                            回复
                                            26楼2019-04-05 22:13
                                              闻着味儿过来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4-05 22:57
                                                薛九恒的最后想法和我一样,想哭,我不同意这是一个梦,这是真的,这是另一个结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4-11 16:54
                                                  #你在彼岸灯火阑珊##大概是all蓝党的狂欢吧##虹蓝##黑蓝##跳蓝#
                                                  四月第二更,依然是设定集《以朝为岁》里【聊以慰所思】栏目,这几张图的画手都是可爱的苏苏~到此为止这个栏目的内容就都公开完啦,所谓“聊以慰所思”是啥意思你们应该明白了吧()
                                                  感谢苏苏给我造梦哈哈哈哈这几张图真是太美好了!!
                                                  虹蓝大概是云城外相互扶持的怜惜,黑蓝是快快乐乐的逛街折花,跳蓝是彼岸里唯一一个石锤剧情哈哈哈哈我等下把原文贴在下面,讲道理这段只是我蓝随口一提,实际上是留白没写的,但是画出来真的好美啊!!我甚至生出了写一写这段留白的念头!!(闭嘴)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写这段的时候,我竟然并没有什么跳蓝的念头……但现在回头来看分明是不对的……然后all蓝这张大概就是仨人一起上玉蟾宫来,我蓝倒茶招待,这三位表情各异了23333大家自己感受一下()
                                                  (跳蓝)原文:青衣男子右手捂脸,显然怒极:“我扶他?蓝兔你把这小子给我放下!他居然拿长虹真气对付自己人,你自己瞅瞅我脸上这道伤!”
                                                  蓝兔瞥了他一眼,语气护短:“谁让你在那只看热闹不帮忙的?不就是脸上被剑气划了两道么,激动什么。”
                                                  “那是!反正被划伤的又不是你家虹猫的脸,你当然不心疼啊!”跳跳反唇相讥,正要再说,耳畔却传来她温柔又戏谑的声音:“好了你,回去我给你上药就是,这么委屈做什么?就算有两道伤,我们青光剑主不还是那个风流潇洒、玉树临风的青光剑主么?”她歪过头来,轻轻笑了两声,侧脸光洁,如同风雨当中被剑气振落的细碎白花。
                                                  跳跳看得愣了一愣:“啊……啊。”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0楼2019-04-21 22:58
                                                    五月公开设定集内容第一弹。
                                                    目前彼岸做了五期广播剧,剧情一路走下来,歌词们都在这里,其实看着歌词基本上就能get彼岸的剧情了……然后两首原创,一首题记《枉流年》和一首云中雪MV的主题曲,简谱也一并附上,希望大家能喜欢吧~
                                                    彼岸设定集《以朝为岁》,目录在这里:
                                                    【风雪夜归人】前言《最庆幸相逢》
                                                    【山水相逢】江湖&静物设定图
                                                    【光阴逆旅】百年时间轴&人物关系图
                                                    【笑谈平生事】大事记插画
                                                    √【一曲高歌一樽酒】同人歌词&原创曲谱
                                                    【一人独钓一江秋】平行番外&悲喜段子
                                                    √【聊以慰所思】CP发糖&平行短漫
                                                    【佳期渺渺】小套图(未满十八岁请在陪同下观看×)
                                                    【但酬知音】读者小评&追文趣事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1楼2019-05-07 21:24
                                                      归期(节选)
                                                      ——系列广播剧第一期ED

                                                      寂寂独彷徨
                                                      弦歌诉惆怅
                                                      生死又何妨
                                                      从此不相忘

                                                      玉簪束新妆
                                                      七人共一堂
                                                      欢声扬,笑语荡
                                                      好景难久长

                                                      横眉冷眼望
                                                      心田绕暖香
                                                      长风起,青丝扬
                                                      曾梦结发枕旁

                                                      琵琶声声唱
                                                      情意费思量
                                                      凤舞九天上
                                                      放手任翱翔

                                                      破阵曲(节选)
                                                      ——系列广播剧第二期ED

                                                      马蹄阵前催,步步杀机重
                                                      箭雨疾风中安然不动
                                                      孤身闯险关,生死抛诸长风
                                                      若我长剑在手,谁撄其锋?

                                                      谁妄言今朝,命尽殇阵中
                                                      琴音勾魂摄魄意从容
                                                      玉纹光华转,福祸灵犀相通
                                                      满目白雾朦胧,何去何从?

                                                      箭弦在长弓,天边火熊熊
                                                      红颜白骨,痴狂一场梦

                                                      黄沙覆青冢,执手诉情衷
                                                      天高地广,此生谁与共
                                                      江山几峥嵘,成败转头空
                                                      最难看破是为失而复拥

                                                      一字千金是承诺,举头怅寥廓
                                                      任凭跋山涉水、一念执着
                                                      终归不负你所托
                                                      跋山涉水又为何,依旧孤身漂泊人萧索?

                                                      执念成痴魔,难解对与错
                                                      一剑斩断夙梦,血染长空,不悔曾许诺
                                                      琴断音消阵终破,盖以命相搏
                                                      纵然难分功过,此生无悔,并肩一场共福祸

                                                      旧香(节选)
                                                      ——洛宸角色歌

                                                      暖风拂提剑战四方
                                                      高台下交错的过往
                                                      他说天命上苍,在我皆虚妄
                                                      此生零落 夙愿谁偿

                                                      红印 金泥 最高处睥睨
                                                      都不敌 原野上 草色青碧

                                                      夕照下把酒话农桑
                                                      袖手刀剑不羡鸳鸯
                                                      叶落昏黄她独倚轩窗
                                                      旧时暗香 铺满长廊

                                                      谁又见红梅满城香
                                                      今年的雪比玉更凉
                                                      他走过安阳外斑驳的城墙
                                                      留不住秋日的风霜

                                                      任长剑抖落清影万千
                                                      喜怒哀乐谁肯真正了解
                                                      追逐王冕或执手人间
                                                      轮回之后却在原点

                                                      秋风起,又是一年
                                                      断崖边,生死团圆

                                                      旧时月(节选)
                                                      ——系列广播剧第三期ED

                                                      青石巷冷 重逢不闻马蹄声
                                                      箜篌半曲忆故人
                                                      拨弦三两声 未语调先成
                                                      檐下共望月一轮

                                                      药都故城 当归不归谁堪问
                                                      寒雨孤灯被未温
                                                      乱红尘 念旧闻 假意错当真
                                                      安知谁是梦中人?

                                                      檐角清辉长存 不求结发同衾枕
                                                      但求明月来相问

                                                      月下怀人 凭谁相望不相闻
                                                      最难看破是贪嗔
                                                      年少妄说离分 情字困几人
                                                      一别经年两鬓深

                                                      半盏清茶未斟
                                                      云烟往事如纷纷
                                                      语切情真 谈笑说爱恨
                                                      眉间心事稍顿 谁料痛失掌中珍
                                                      他朝何处忆芳魂?

                                                      烛下笑语温存
                                                      转眼秋叶覆苔痕
                                                      缘浅情深 终难逃命轮
                                                      檐角清辉长存 但求明朝是归程
                                                      旧时月下是何人?
                                                      今夕月下葬何人?

                                                      醉月(节选)
                                                      ——系列广播剧第四期ED

                                                      几番针锋相投
                                                      真意权谋
                                                      恐无心 宣之于口

                                                      病骨支离难佑
                                                      换几度春秋
                                                      他仍 门外相候
                                                      莫负带醋含羞
                                                      莫负温柔
                                                      再难共 儿女情愁

                                                      雨声留 交错觥筹
                                                      且让我 趁夜来狂歌纵酒
                                                      任余香满袖
                                                      作故地重游
                                                      问月色如旧?

                                                      江湖难系轻舟
                                                      风波起画轴
                                                      安能任 宵小左右
                                                      剑在手怒难休
                                                      恩怨无尤
                                                      最难是 清风两袖

                                                      梦中残月一钩
                                                      对酌已半宿
                                                      但愿 与人长久
                                                      四弦拂五音奏
                                                      以月佐酒
                                                      新坟上 寒雨浇透

                                                      雨声骤 独酌人后
                                                      何妨我 痛饮个一醉方休
                                                      拭剑上红锈
                                                      问昨日恩仇
                                                      何时方可休?

                                                      少年游
                                                      ——系列广播剧第五期ED

                                                      谁错以寥落下酒
                                                      将疏离认作温柔
                                                      心上秋 眉间愁
                                                      唯少年时候

                                                      曾翘首把臂同游
                                                      秉伞却错落前后
                                                      任疏雨 叩心头
                                                      甘掣肘

                                                      是斜风沾湿衣袖
                                                      却偏道“烟雨从容”
                                                      还是怕 一侧首
                                                      心事都泄露

                                                      相思总最难出口
                                                      情字岂风月能酬
                                                      恰春水 因风皱
                                                      说还休

                                                      总道是 明朝雨疾风骤
                                                      也无非 生同忧死同寿
                                                      何曾料 相顾却无言时候
                                                      仍笑说 是风雪染白眉头

                                                      云间客(节选)
                                                      ——沐子夜角色歌

                                                      曾有红梅凌霜傲雪
                                                      重峦尽处亭亭清绝
                                                      横笛唇边悬未决,料关山难越
                                                      徒拱手,隔宫阙,和三叠

                                                      云间乍逢尘嚣来客
                                                      只字未提恩义纠葛
                                                      唯眉目依稀,曰“医者仁者”
                                                      悬青丝作凯歌,心湖起波折

                                                      难以结发换恩爱不疑
                                                      难凭低眉问一句知悉
                                                      何妨将寥寥数语,道“归之有期”
                                                      相思只借清辉遥寄

                                                      复春来红豆又生几枝
                                                      窗下翠竹曾比肩菩提
                                                      五载行针凭妙手,白衣秉丹心
                                                      余生何妨诉诸杏林

                                                      月色总被风雪勾勒
                                                      自君别后多少离合
                                                      应识我玄机故作,借谈笑掩遮
                                                      却因何,以旧物,来相贺

                                                      一念相思终作沉疴
                                                      两鬓华发心扉痛彻
                                                      唯指尖佛珠,滑落三两颗
                                                      不悔尘埃招惹,回首尽萧瑟

                                                      终于将平生几笔,书“悬壶相济”
                                                      苍生早非纸上虚名

                                                      早将流岚都裁作缁衣
                                                      也俯首扫去岁月几许
                                                      在伏案提笔间隙,竟偶然想起
                                                      我同最跌宕的传奇
                                                      只隔方寸恻隐的距离

                                                      共余年
                                                      ——《你在彼岸,灯火阑珊》群像剧情歌

                                                      (虹蓝)
                                                      也年少,策马踏荒郊
                                                      还道万事一醉皆了(孤月楼醉酒)
                                                      到如今,明月应笑我辗转多少
                                                      悲欢处,仍在你眉梢(月下分别)
                                                      (黑蓝)
                                                      从霜剑冰刀到河畔荒草,蟾宫月依然皎皎(护城河允嫁)
                                                      从风雪迢迢到歌声缥缈,来时路去往何方(歌谣,杀戮,争吵)
                                                      肯将过往换明日辰光,贪余欢一晌
                                                      累债难偿,苦海尽头堤岸怎访?(准备婚礼,探望决明)

                                                      泉下芳魂如有信,他生愿逢药草香?(雪兔)
                                                      不见初识少年郞,长枕大被梦一场(洛宸&苏凝雪、楚南歌&墨北谣)
                                                      相思不悔红豆藏,清音难续旧云裳(沐子夜、柳寒烟)
                                                      将昨日恩仇,都从头思量

                                                      (虹蓝)
                                                      今宵寒刃凝秋霜,举杯一别两相忘(诛星斩月、雪地话别)
                                                      (黑蓝)
                                                      来日冬雪替烛光,余生曾许你同往(夜幕奔跑、兰溪点灯)
                                                      (虹灵)
                                                      也披锦绶事容光,也叹殊色贺满堂(神医送玫瑰)
                                                      合卺酒未尝,灯影亦难双(婚礼中断)

                                                      趁夜幕,且频频回顾
                                                      明朝但见风雪满路(虹蓝诀别)
                                                      如朝露,平生也难逢日出旸谷(小沫)
                                                      搁笔处,咫尺成殊途(黑蓝喜帖)

                                                      一跪以谢满城衣冠缟素,血与泪罄竹难书(瘟疫、城门下跪)
                                                      一路荆棘丛生百草荒芜,仍不惧形单影独(群玉山赴约)
                                                      何须再赘言“一心不负”,最庆幸相逢(七剑一心)
                                                      善恶翻覆,待我一剑削断风雨(最后一战)

                                                      泉下芳魂如有信,他生不逢药草香(神医)
                                                      山河浩浩莫能当,我独青衣笑群芳(顾怀仁、护法)
                                                      千里奔袭雪茫茫,归字一笔写衷肠(小薛、少主)
                                                      曾逐天上月,难摘北斗光(摘星逐月)

                                                      (虹蓝)
                                                      今宵月色明如霜,举杯一别难相忘
                                                      (黑蓝)
                                                      来日折花裁罗裳,余生却与谁同往
                                                      (结局)
                                                      未还你霞帔冰糖,仍欠你余生漫长(冰糖雪梨,未完婚礼)
                                                      蓦然回首处,灯火正辉煌(女:你在谁身旁)



                                                      回复
                                                      32楼2019-05-07 21:26



                                                        回复
                                                        33楼2019-05-07 21:27
                                                          5.12来放一下虹蓝那篇平行番外~


                                                          回复
                                                          34楼2019-05-07 21:28
                                                            虽然我看过了但是还是很期待虹蓝番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5-08 2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