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76贴子:7,868
  • 3回复贴,共1

238 王会議:光的背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为了享受世界最大的节日,很多王侯贵族都陆陆续续到街上去了。当然,那里虽然是市区,但是在严格的警戒下,是被确保安全的区域。对各位王来说,即便这样,也能比在本国更自由舒适地享受节日。华丽与奢侈的乌尔提奥祭典(节日)。眼下市民们也产生了狂乱的漩涡。


大家都很开心、大家都在吵吵闹闹。这个世界充满了活力。对明天充满了希望。光明如此充足的世界,这个地方是的多么美丽啊。


因此威廉——


“为什么明明是节日,有必要来这种地方吗?”(沃夫)


“如果上面越闪耀的话,底下的阴影就会越浓厚。要观测的话没有比现在更合适的日子了”


乌尔提奥的外缘部分、两人一同前往了被视为乌尔提奥的一部分的区域。这个区域已成为那个光的世界看不见的构造。如果身处光明之中,这个世界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了吧。


“这算不了答案哦。难得的节日,而且是乌尔提奥倾尽全力创造出来的最大的活动。不明白不参加的理由是什么”(沃夫)


感觉到了威廉奇怪的举动,沃夫也也踏入了这个地方。与华丽的乐园截然不同,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值得一看的地方。倒不如说尽是让人看一眼不禁要闭上眼睛的东西在蔓延。


“你想参加就随你的便。我一句也没说过"跟我来"的话。。。我看到了图兰、伽罗·罗马纳斯,更重要的是看到了盖乌斯。那么对我来说下次应该看的是……最底层。将天与地合并为一来看待、感受,然后了解这个国家”


威廉独自一人迈出了脚步。沃尔夫挠了挠头后又追了上去。


“那个公主大人在找你啦。顺便说一下金发的少爷也在找”(沃夫)


“你不也是有什么要和桑巴特的原公主要说的话吗?(桑巴特的原公主)视线都送过来了”


“……那是、你,呃……有各种各样复杂的情况”(沃夫)


“是吧。所以我拒绝了”


“你这**。我果然还是讨厌你”(沃夫)


“放心吧。我从一开始就讨厌你”


威廉在不断地往前迈进。背后的光芒渐渐远去。黑暗笼罩了视野。污泥的芳香扑鼻而来。腐烂了的肉的香味,充满了死亡的臭味。


“真是残酷的地方呐。嘛,哪个国家都有。像这样的堆粪一样的地方”(沃夫)


他们目光浑浊地看着威廉他们。从牙龈流出的臭味使沃夫皱了皱脸,威廉的神色却毫无变化。


“是这样的吗?”


“哪个国家都有啊。现在所在的,乌尔提奥的《不存在区域(看不见的、invisible)』、尼迪卢坝区(ネーデルダム)的《亚迪斯(アディス)》里、艾尔利德的《加赫那(ゲヘナ、希腊语的Gehenna 即“地狱”)》、我的故乡也有被称为“约翰内(jahanne)”的地方。阿尔卡迪亚也有吧?”


“虽然没有花里花哨的别名。贫民街的话就还是有的”


阿尔卡迪亚对待最底层的待遇与加利亚斯一样吧。总而言之,连给与地方名这件事都避而不谈。不存在的、无名的地方。住在那里的人们对他们来说也和无名一样,也就是说不被看作是人。


“话虽如此,真不愧是超大国,底层也很壮大呐。”(沃夫)


沃夫眼前展开的景象,正是乌尔提奥的阴影。区划的广度自不必说,其人口密度也不在一层次上。到底在这个地狱般的区域里堆满了多少人呢?又或者从根本上说,他们有受到被当做人这种待遇吗?


“乌尔提奥好像在新建图兰的时候聚集了很多人。如果要重新建造世界最大的都市,也许这样才是恰当的。建造完成后就不需要了。……除去有家可归的家伙后,呈现的就是眼前的光景吗?”


被新造的、最大最好报应显现在这样的地方※。正是因为这样的地方才会出现。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些,威廉才来到了这里。


----------------------------------------


新造されし最大最高のツケがこのようなところに表れていた,不太能把握这句是什么意思


----------------------------------------




“伟大的加利亚斯之影...吗?真恶心呐”


留在这里的人是无家可归的人吧。温暖的饮食、柔软的床、爱花吟诗演奏乐器。也就是说活得像个人。那个难度在这里。牺牲这些人数的基础上成名的人,人性到底是什么样的啊?


“就算是加利亚斯也不例外。仅仅知道这些,也是有了收获”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啦。有王、有贵族、有平民、还有奴隶。越往下走人数越多吧?在七王国的世界里,有一半的人是奴隶。这就是世界”(沃夫)


威廉看着沃夫的脸。那里有的,是赤裸裸的厌恶感。也许这个男人无法容忍他们所拥有的软弱吧。对于他们不打算变强感到很愤怒吧。同样的出身,但现在的沃夫和他们有着巨大的差距。


“我啊,衷心的认为。那个时候,我发誓会爬起来。那个选择没有错呐。如果那个时候不动的话,我也会和这些家伙一模一样吧”


沃夫也看着威廉。


“我和这些家伙一样,都是奴隶身份的出身。你怎么看待......我,白骑士」


突然间的坦白(Coming out)。威廉像是用鼻子笑了(嗤之以鼻)。


“原来是打算做人啊,野狗。不管你出身是什么,什么样的货色还是什么样的货色”


对于那个回答,沃夫大笑起来。果然还是无法讨厌这个男人。虽然尽是让人生气、但即使这样,最根本上的两人还是互相抱有尊重的。而且想法也相似。


“这样啊。嘛,明明那么高高在上,本性比起那些家伙强多了”


“不知道你在说谁。总之先从我的视野里消失吧”


威廉和沃夫的维持前进步伐,以及分开的恐惧而战栗的人们。甚至在想着他们是不是贵族?而深深地低下头的人也有。彻头彻尾的软弱深入人心。重复着那样的生活方式。也许只有这样活着,他们才能看到走下去的路。


“这个家伙也好那个家伙也好……不会有袭击过来就这种程度而已的骨气吗?”


威廉和沃夫所佩戴的饰品,不用说珠宝,就连一块布都非常的昂贵。对于居住在这一区域的人来说是伸长手也够不到的东西。也就是说,杀掉威廉他们并夺走的话,他们很容易就能从这个垃圾堆中逃脱出来。


如果威廉和沃夫的话毫不犹豫地杀掉也会夺取。不去做、做不出来是作为人的底线,他们说不定称呼那个为良心。不过,对在战场上爬上来的二人来说,只不过是天真的戏言而已。


“但也不会说“来啊,来袭击啊”这样的话吧?”


从背阴处跳出一个小小的身影。看到以最短最快突入的身姿,沃夫露出了自然的笑容。讨厌被极度软弱所包裹的生活方式。虚张声势也好,鲁莽也好,想要变的更强的举止才是沃夫所喜欢的。


“看招!”(雾:喰らえ!龙神の剣!)


小影子随势扔过来的是石头。沃夫却敢不回避也不承受、瞬间拔刀将石头如十字般切开。沉浸在“赢了”的喜悦中的笨蛋。趁着那个间隙瞬间,影子与沃夫轻轻的接触了,并且和威廉一起——


“太贪心了,小鬼”


威廉用扫堂腿将小影子的体势崩坏,然后用将收在鞘里的剑直接提了起来。他麻利的手法使得小影子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对那个露出一副蠢样的呆子来说,扔石头很有效,也巧妙偷到了,如果就那样逃掉的话就是你赢了。但是,对我毫不隐瞒地就进攻过来是非常拙劣的。被抓住就完了。如果对方是敌人的话,即使被杀了也无法抱怨”


威廉把剑斜下来,把挂着的小影子——少年放了下来。


“看在笨拙的手法但却动了脑筋的份上,就放你走吧。”


少年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威廉。然后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又瞪着威廉。那燃烧的眼睛映照着赤裸的斗争心。


“是同情吗!?”


威廉对这种反应感到苦笑。因为实在太像和想象中一样的情形了。


“笨蛋吗?为什么我要对你产生同情?我想看的是有了那笔钱,但是小鬼的你能否在这个垃圾堆里存活下去这一点。我想你应该知道,这里的家伙对待比自己弱的人很强势”


在不常有的底层下。住在底层的孩子对他们来说不是爱的存在,而是蔑视和剥削的存在。为了得到些小钱。肯定提不起气力去对威廉他们出手吧,但如果是孩子的话另当别论。威廉他们从视线中消失的瞬间就会袭击过来吧。


“如果能再见面的话……到时候会给你更好的东西”


就这样离开的威廉。没有目送他的背影,少年也消失在黑暗中。从这里开始是疯狂的逃走剧。少年能平安的活下去吗?如果活下来的话——


“……我可以说一句吗?


那时候——


“被偷了,是我的钱。”


威廉微笑着。然后默默地继续走下去。


“一开始就注意到被偷了,我是故!意!的! 虽然放过你了,但是那种感觉好像我就真的是个傻瓜一样,我觉得不太好。那一带怎么样……”


威廉默默地走着。连在旁边吵闹的对方的视线也不对上。


地狱无止境地扩散着。在那个之中生存的东西的大部分被地狱吞没。沾满污泥和粪便的世界。每年夏天都流行疫病,患者们不是被治愈而是被该区划隔离。地狱呼唤来更深的地狱,而这个连锁却不知道会不会停留。任何国家都有的情景。任何国家都会移开视线的现实。


威廉看了这个世界后有什么感觉,在想什么呢?人知道那个还是以后的事。


回复
1楼2019-03-04 02:00
    威廉用沃夫的钱做考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3-10 11:16
      未来的小伙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3-10 15:23
        大林!斯大林!爱我苏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3-13 19:29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