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76贴子:7,868
  • 4回复贴,共1

237 王会議:劝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那,那可不好办啊,盖乌斯王。白骑士是阿尔卡迪亚的宝物,继任巴尔迪亚斯的男人。总有一天要背负起阿尔卡迪亚之人,请宽恕”


艾哈德进行抗辩。如果艾哈德没有出面的话,也许爱德华就会出面。威廉对阿尔卡迪亚而言是如此重要的存在。缺乏年轻的优秀人才,巴尔迪亚斯也属高龄了,奥斯瓦尔德的系谱也失去了许多优秀的人才,力量也衰弱了。在那之中,如此光辉闪耀的人才,不可能被说“让给我”就可以出让的。


“但,这个男人并不是阿尔卡迪亚的威廉 · 利维乌斯。而是卢西塔尼亚的威廉 · 利维乌斯吧?从阿尔卡迪亚转移到加利亚斯并不是很难的吧。主要还看条件而定哦,如果你们答应了未来的大将——”


盖乌斯看了看自己的心腹萨洛蒙。萨洛蒙(サロモン)点了点头。


“我们准备了好了『王之头脑』的席位!而且如果转移之后马上就可以...入席”


这次轮到其他的百将都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王之头脑就意味着加利亚斯百将的顶点。拥有构成王身体的两个名字虽然比其他百将高一级,但头脑却更君临之上。对王也有提出意见的权利,甚至还被称之为另一个国王。


“如果这还不够的话就附上丽蒂吧。别的公主也可以。总而言之就是,在余死后,就会给他余的宝座。很可口的条件吧,不管怎么说,余还有数年就要死了”


除了萨洛蒙之外的百将全都开始骚动了。太过于脱离现实的对话,只能称之为发疯了。怎么会有这种玩笑般的交易呢?


“小鬼们别动!陛下正在交涉中。不准动嘴!”


百将被萨洛蒙的一声大喝而停止了骚动。但是脸上浮现的却是强烈的动摇。得到作为现在的『王之头脑』的萨洛蒙认可了。也就是说,作为两个人商量的结果产生了这种状况。王,作为这个国家的军和政的顶点,认同了将公主和王位交给异国之人,这种结果。会有这样荒唐的事吗?


“好像得到了过高的评价了呢。”


盖乌斯歪着头。


“过高吗?余决不认为是过高。特别是对于年纪轻轻却拥有如此广博的人来说呢。以战场为开端,但那只是一种手段,生意也是一种手段,一切都是为了往上爬的……手段而已。这种罕见的野心和上进心,还有勤奋,余认为是值得给予王座的”


威廉瞥了一眼自己的主人。威廉看着那里浮现的脸感到焦虑。现在还不是露出『獠牙』的时候。而且盖乌斯在知道了那个的基础上煽动着。像是在说截断退路的方法要多少有多少。


“也有余个人的想法。虽然加利亚斯在经济、文化方面达到了世界的顶点,但军事方面仍有令人讨厌的三颗星星在飞来飞去阻挠着余。虽然是靠数量去追赶质量。但余想用完美的形式把加利亚斯传承后世。为此,需要追上他们三人并击坠,必须在军事方面也达到顶点”


盖乌斯用燃烧般的眼睛瞪着三颗巨星。埃尔 · 席德像是很无聊一样无视掉了,斯特拉克勒斯则是向恩斯特询问会议详情的样子,维钦托利依旧老样子苦笑并移开了视线。


“瞧,很可恶是吧?但是如果卿来这里的话,那些家伙也不能无视余。虽然力量还不够,但和加利亚斯的大量的物资和高于平均的兵力组合起来的话,就算是现在的卿也能使巨星陨落。继续成长的话,将会成为即使巨星三人组合也无法企及的超新星吧。而继承了余的卿将作为白之王君临世界。这样的话半个世纪,加利亚斯将坚如磐石的吧”


已经预料到半个世纪后的男人。由于其远大的视野,凡人无法理解。但是威廉理解了这个男人的真意。将来,清除本国最大的障碍,将那个障碍收入帐下成为友方,这般打算。也就是说在盖乌斯心中,认为三大巨星和甚至自己都是过去的、旧时代的产物,而威胁加利亚斯的最大障碍就是威廉。


“别再说无聊的戏言了!别让我失望啊,白骑士!”

以为沉默中的威廉在动摇,阿波罗尼亚把剑指向了威廉。看到了这个的百将迅速包围起来。即使在混乱中,也不会忘记自己的职务。


“红莲女王啊,要驳斥的话无所谓,但做出无趣的事就不能置若罔闻了。如此这般梦幻的邀请,有什么值得舍弃?”


阿波罗尼亚的眼睛在燃烧。


“全部!被给予的地位有什么意义?被给予的顶点有什么价值?始终是制作出来的。不是自己亲手抓住的东西!我蔑视在那里停滞的男人!”


盖乌斯抚摸着雪白的嘴胡。


“地位是可以给予的哦,女王陛下。你也是从亚克手中被赐予了国家。真正从零开始积累起来的在这里可没有。真正可以这样说的……是只有从奴隶变成王的东西哦。只有这一点余做不到啊”


阿波罗尼亚被盖乌斯眼中微暗的火焰所压制。渴望一切的欲望之王。威廉第一次对眼前的男人抱有亲近感。并且也感到那个是与自己相对立的一方。


“但无聊却是事实。美食被摆设好的乱世果然很无聊啊。虽然对我们来说很感谢白骑士的消失,即便如此,加利亚斯是不可能的。那样的话给尼迪卢克斯的宝座还比较好”


对于鲁道夫的话,尼迪卢克斯的王大吃一惊,吓得身子瘫软了。鲁道夫一眼也不眨地盯着盖乌斯。


“如果是我的话,就留在阿尔卡迪亚打垮加利亚斯吧,这样更帅。是男人就应该这样做,作为理由的话足够了吧?”


沃夫也加入了争辩。虽然自己的言语没有什么力量,尽管如此,装腔作势起哄自己还是能做到的。对沃夫来说,威廉去加利亚斯或者其他哪里都没关系。即便如此,如果是自己认定为好对手的话,还是帅气一点比较好。


“小伙子们都在吵吵闹闹了哦。嘛,一切要看本人了。那么,听听你的答案吧”


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威廉身上。根据这个答案,世界的力量平衡会有大幅度的变动。白骑士与加利亚斯的组合恐怕会产生出奇妙的协同吧。能最佳的运用出类拔萃的物资的才智,并且也能匹敌三大巨星的广阔和深度。比什么都重要的是双方都喜爱运用新事物。但,却没有联合在一起,碰到合食禁吗(不能一起吃的食物)。


“答案从一开始就出来了,加利亚斯的王”


盖乌斯的眯着眼睛。


“我选择了阿尔卡迪亚。不是加利亚斯、不是奥斯特贝尔格、也不是尼迪卢克斯、艾斯塔德。我选择的是阿尔卡迪亚。当时和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但是,我依旧选择阿尔卡迪亚,并且从阿尔卡迪亚那里得到的恩情是不会消失的。虽然您说了我是卢西塔尼亚的威廉……但从踏入阿尔卡迪亚的瞬间开始,我就是阿尔卡迪亚的威廉 · 利维乌斯”


埃莉奥诺拉和卡尔的眼睛闪闪发光。沃夫开玩笑的嘟哝「真敢说啊」,鲁道夫则“呀嘞呀嘞”的摇摇头,阿波罗尼亚“唔嗯”点了点头。百将们也松了一口气。


唯一、


“没有比这更无聊的解答了。真真正正的无聊、呢”


只有盖乌斯的脸变得严峻。不是期待的答案。即使被拒绝,也不应是这样的阿谀奉承,而是更直接的、更逼近真实的回答。这些可以说是凡人都会说的东西了。这样太无聊了。


“那么,再给另一个有趣的理由吧。”


威廉拿起骑士的棋子。转来转去,把骑士的棋子打进盖乌斯坐着的方阵,也就是与丽蒂安的比试后形成的盘面。宛如挑衅般的举止。


“刚才开始到处飞来飞去的无聊的词语,指的就是这个。我没有选择加利亚斯的理由就在那里。在加利亚斯一侧,难道不就失去了打败加利亚斯,这最壮大、最有趣的战争的乐趣了吗?”


盖乌斯直视着威廉的眼睛。想看透从面具下窥视过来的眼睛中的神色。


“我并不是想参与顶点的阵营。我想把我的阵营作为顶点”


因为那句极其夸张话,很多人都屏住了呼吸。


然后王静静地微笑了。这是永不坠落的欲望之王放弃的瞬间。


“拒绝了余的邀请的、愚蠢的人在这里有四人。一个人是忠义,一个人是讨厌余而拒绝的。对于另一个人,有盟约约定,余不能开口要人……尽管如此,还是忍不住说没意思。身处顶点无法得到顶点、吗?也不是不明白这种,但还是很痛苦啊”


盖乌斯羡慕地看着威廉。


“余追求的东西总是那么遥远”


盖乌斯也转来转去玩弄王的棋子。然后撞到了骑士的面前。


“在余的眼睛中黑暗没有完全消失之前(人话:还没有翻白眼之前),这个宝座是不交出的哟。在此之上,我很期待着”


“对不起呐,爱德华。恶作剧过头了”


完全不认为是对不起的道歉。但爱德华还是点头以为答复。


“大家都吵闹了一阵呐。今晚是乌尔提奥全境的节日。把这些琐事忘掉大大地享受吧。毕竟是世界上最大的节日啊”


大笑着离去的背影之大,不是谁都能追随的。世界最大的城市毫无疑问地由这个男人一人支撑着。盖乌斯的继任者将会很头疼吧。毕竟比较对象是这个怪物。


那样的一个男人却独自一人走在了前面。顶点既是孤高。


回复
1楼2019-03-04 01:57
    给大佬递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3-10 15:1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3-11 06:32
        赞美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3-17 12:53
          啪啪啪


          回复
          5楼2019-04-04 0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