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魔王后的低调...吧 关注:1,671贴子:1,705
  • 13回复贴,共1

【机翻+脑补】第37話 独自生活的鬼族少女与兽之项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是小星辰的是,这是开学前最后的爆肝,冲!明天开始要上课了,可能莓办法每天都更新了,请原谅.....(土下座)


回复
1楼2019-03-03 22:49
    以下为正文:


    回复
    2楼2019-03-03 22:49
      冰之洞窟是由3层构成的洞窟。3层深处有着属于水精灵一族的“冰精灵”所居住的湖。


      受此影响,湖水结冰,其中透明度最高的就是“永久冰块”。这是由冰精灵的力量冻结而成的,所以可以在常温下带回去。但由于现在是8月的炎热天气,会因为冰精灵的力量减弱而融化,那个时候可以把很多冰块装在货车上,盖上稻草,把它铺成好几层,就可以把一部分冰块带回去。


      如果『冰狐』逃进了洞窟,我们的店就会变得无法进货冰块。但是,由于这些细小的问题,导致这次的事件比预想的要顽固棘手,正在演变成为很大的问题。


      人类和兽人族的关系不好的事,在帮助莉可和虎人族的时候也感受到了,不过,王都现在进行的形式也有问题,但迄今为止被忽视了的问题,也足以让我深刻反省。


      “……种族的对立吗?”


      “主人没有必要觉得是自己的责任。我们所了解的对立问题的存在,它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而是和国家的历史一样长期延续下来的。这是自古以来不变的事情”


      我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打开描绘着冰之洞窟内部的地图,思考着该让利格尔他们怎样行动。在这不经意期间,维尔莉娜将沏了浓茶的杯子放到了我面前,坐在对面说。


      她还是女仆装,没换掉,不过,取下了头饰,恢复了暗黑精灵的身姿。看到结束了一天工作的女性无精打采的样子,也有着想要慰劳她的心情,但是有因过于在意反而被骂的经历,所以还是保持平常最好吧。我也在思考,对自己的员工有必要顾虑到这种地步吗。


      “地图做得很棒呢。这是主人做的吗?”


      “最初入手冰块的时候,我自己潜入了进去一圈。冰之洞窟本身并不是那么危险的洞窟。但为了应对时不时涌出的魔物,我觉得至少需要B等级冒险者”


      “『冰狐』的实力,主人怎么看呢?”


      “……相当于B等级,委托书里有写明。但这也是应该值得怀疑的地方”


      果然,光是利格尔他们的话,还是觉得有点难。所以打算拜托爱玲来协助的――现在就去拜托她,告诉她明天行动。


      “青之射手亭的男人……考虑到杰特的话,冰狐或许会是跟他一样的SS等级,或者是S等级左右的魔物”


      “这可能性是有的。只希望杰特和冰狐两边都是可以安全的应付的人”


      “唔……那个鬼少女吗?也可以考虑一下光剑勇者,不过,对方要是野兽的话,爱玲那边更适合应对吧。那种野性的动作真是让人惊叹不已”


      “你说得对。这样大概就能理解我的想法了吧,维尔莉娜”


      “我一直都在看着主人,为了可以拿出策经常动脑筋。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得出过什么值得表扬的结果就是了”


      这样说着,她拿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换了换脚的姿势(译:也就是换了个跷二郎腿的姿势.....)。是瞄准了时机的吗,还是不是呢——深夜这个时间段里真是潜藏着野兽啊。平时从来没有考虑的事情从头脑中闪过了。(译:也就是男主觉得魔王这个动作意外的撩人?)


      “鬼少女可能误以为主人在很晚的时候不会过去她那里,所以这需要钢铁般的意志才行。”


      “确实睡迷糊了的话是很危险的,那家伙。如果已经睡着了,我会谨慎地用魔法叫醒她的”


      我战战兢兢地,为了请求给利格尔他们的支持,朝着附近爱玲的家走去。


      回复
      3楼2019-03-03 22:50
        ◆◇◆


        爱玲家离我的公会很近,住在12号街中最高级的集体住宅区里。


        据说对房间没有什么挑剔,不过,因为对于收入方面没有问题,所以不介意房租而选了「很不错」的房间,是为12号街的最上层人员建造的房子。


        话虽如此,12号街的最高层人员是情报屋的店长,以及给疲惫的男女提供暂时的享乐之处的店长的家人。爱琳的厉害之处在于,能与这些关键的女性们普通地接近。


        她住的集体住宅,是以几栋二层楼房连接在一起的形式建造的。排列着的形状相同的房子的最里面,出现了“修伯利亚”的门牌。没有写成爱玲是因为担心被知道她是魔王讨伐队的一员后,会被当作观光名胜来对待。她在附近自称是“爱丽”,想方设法的防止真相暴露。(译:其实这里咱真的很想译“爱莉”的......)


        在入口处放置的呼叫铃响了会给邻居带来困扰的,所以要敲门。以『2,1,3』的节奏来敲着,是我来了的意思。这样使用暗号,连我自己都觉得是坏习惯。


        如果听不到就再重复一遍好了,我是这样想的,但在那之前门开了。


        “可以进来哦”


        “啊,不好意思啊这么晚了。实际上,有想要拜托的事情……呼哇!”


        走进打开的门里面,爱玲以出乎意料的姿态站在那里——不,开门时就闻到了一种肥皂一样的香味,没想到她竟然是以洗完澡后裹着一条毛巾的姿态前来迎接我。


        “不用担心,我知道刚刚是迪克的信号。平时不会穿成这样的”


        “呃,我造访的时间也有问题,那个……”


        “比起这些,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拜托我呢?比如紧急工作之类的话题?”


        平时梳着的头发放了下来的样子,充满血色的健康肌肤,都让我非常动摇,她却如此潇洒利落。


        这就是所谓男女友情建立了的关系吗?还是说我没有被当成男人看待?不,这样也好,追求更多的东西会让人失去重要的东西。连我自己都完全没有生产性方面的纠结。


        “别在那种地方站着,快进来,我得擦头发了,稍等一下。啊,迪克可以用魔法来吹干吗?”


        “啊、啊啊……那是无所谓啦。但在这之前,先把衣服穿好……”


        “现在太热了,穿上衣服会出汗的啊。那样子就要再洗一次澡了吧?”


        但是,毛巾的质地并不厚,包裹的范围也比较薄。在这种状态下她向后转的话我有危险的预感——


        回复
        4楼2019-03-03 22:50
          “那么,就到那边去弄吧。让迪克弄干的话应该是非常轻松的~~大家都说想要一家一个迪克哟”


          爱玲转过身来,轻快地转头向前走。从后面看见了的那部分是臀部,还是大腿部分,我皱起眉心集中意识来判定,但得出了是「大腿」的消极的结论。(译:你.........)


           ◆◇◆


          弄干头发的时候我使用的方法是,用魔力覆盖梳子,在头发上加上恢复魔法修补头皮的损伤,除留下必要的保湿外其他的水分全部吹飞。


          爱玲那一头近似是桃色的头发,由于以前所居住的环境恶劣,损伤比较严重,尽管如此,被我用梳子梳过之后手指也可以轻松划过变得完全不同了,所以她相当喜欢。话虽如此,自讨伐魔王之旅以来已经过了5年了。


          “好,这样可以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没有,真是太棒了。好久没试过这样子了,但感觉你完全习惯了呢……啊嘞?难道说每天都给维尔莉娜小姐做吗……?”


          “不,没被这样拜托过。每天都是自己弄干的”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好久没这么做了吗?迪克真的很灵巧呢”


          “说这种话,下次要是再叫我做可是很困扰的。请隔一个月左右”


          “哈~~~~是。啊哈哈,好像变回小孩子了。以前妈妈常给我晾干呢”


          我想起了,小时候被姐姐照顾着。因为父母经常不在家,对我来说两个姐姐代替了母亲。(译:姐姐竟然有2个!!!怕不都是重度弟控......)


          虽然偶尔会想在老家的家人身体还好吧,但是又不想回去。我家是独立类型的人群,家族和父母家只是据点之一这样子认为着。虽然有人问我,这样会不会寂寞,但我觉得家里也有很多人所以无须担心。


          “不过,这样啊,就算是和迪克一起住,也没有每天要你帮忙弄干。维尔莉娜小姐意外地有容易客气的地方吗?”(译:不不不,魔王只是不知道叫男主帮忙梳头发时他会同意....)


          “要是爱玲说了这样的话,那么我会被拜托去给她帮忙什么的,就会非常明显啊……嘛,不是每天就好了。比起那个,爱玲。很抱歉你刚做完之前的工作,但我有急事想拜托你”


          “恩,好啊。很着急吧,明天什么的?”


          “啊啊。是关于交给利格尔他们的工作。在与其他公会竞争时,SS等级的冒险者介入了。是个叫杰特的男人,但我希望他们的行动必要跟他碰上”


          我为了说明情况给她看了委托的资料。爱玲一边“呼唔”的思考着,一边浏览了一遍。


          “嗯,总觉得明白了。不是要杀掉冰狐,而是要活捉。而那个叫杰特的人,如果在冰狐面前碰到我们,会攻击我们吗?”


          “有这可能性……大概,要是不主动搭理他应该就没问题了吧。我觉得只要我们先走到冰狐那边就行了”


          我把『冰狐』有可能是『青狐族』兽化后的样子的可能性,以及可能与杰特的某种关系,向爱玲说明了。


          回复
          5楼2019-03-03 22:51
            “……竟然把兽化的兽人说什么稀有的动物卖掉。喂,迪克,那个格兰多商会是不想开下去了吗?做得那么过分,可不能置之不理”


            “我拜托了沙耶小姐进行调查。应该快回来了”


            “啊,那就放心了。沙耶也是兽人,所以会很生气的吧”


            “虽然不能说没有那个,但她也明白的吧。虽然任何时候都可以对格兰多商会加以制裁,但还是应该用应有的形式”


            “恩,如果决定了惩罚他们的话就没问题了。我不能让步的只有那里”


            爱玲一下子攥紧了拳头。但是身上一直只有一条毛巾,大概是因为刚洗完澡还很热吧。


            “爱玲,差不多该穿衣服了……”


            “啊,是这样啊。抱歉,我马上去换衣服……”


            ——无敌的武斗家也好,SSS等级冒险者也好,有没有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故呢?在爱玲站起来时,松软的毛巾掉下来了的瞬间,我这么想着的。


            “啊……”


            只能发出这样声音的,那样子的爱玲。而我丝毫都动不了,声音也发不出来,大脑一片空白。平时是隐藏在爱玲的武斗服下,无声地锻炼着的,但是看到的是不失柔软的身体。


            即便如此,值得特别留意的还是胸部。虽然听说过只要锻炼就会从胸部开始变小,虽然有着那样的法则什么的,但在旅行期间也一直在发育着。虽然她总是作为朋友毫无顾忌的接触过来,但在一瞬间还是被夺去了注意力。


            并且爱玲也没有打算主动地遮住,长发勉强披散在胸前,掩掩着重要的部分。她并没有因为害羞而慌张,只是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我。


            “……迪克……”


            本来是被叫过好多次的名字,但现在听起来感觉却不一样。


            这样的夜里去造访她,被她迎入。因为是我所以看到她只裹一块毛巾的姿态也没问题,那为什么要冷静下来呢?


            要是这么想的话,她也是一样的。


            此时说点什么的话,都会产生决定性的变化。


            说什么好呢,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


            “……店长,您忙着在找东西吗?”


            “呀啊……啊、啊嘞?沙耶小姐,不知不觉……?”


            “因为没有回复,所以觉得很奇怪,就用钥匙打开进来了。店长到这里来了,维尔莉娜店主也说了”


            “不,不……与其说是忙碌,不如说是正好在等着沙耶”


            “……那为什么是裸体?”


            “啊,那、那个是因为我系得太松了……对、对不起!”


            爱玲为了换衣服,跑进了更衣室。因为没重新裹起毛巾,那背后的样子——不,我什么都没看。这样想是为了世界和平。


            回复
            6楼2019-03-03 22:51
              “……虽然对有点出乎意料的事感到动摇,但我会把它当作意外来处理的”(译:虽然你已经明白自己坏了什么事,但你坏了别人好事是事实。沙耶!好好反省去!)


              “啊,啊……那样子真是帮大忙了。沙耶小姐,快点……”


              “是。详细的报告稍后会返回公会进行,暂且是这个……”


              沙耶从大衣里拿出了皮带一样的东西。那里写着魔法文字,放着魔石般的宝石。


              这不是人所能掌控的。是为了给野兽戴而制作的项圈。


              “……为了使兽化了的兽人保持野兽的身姿的魔道具。那就是,这个吧”


              “是的。在格兰多商会的地下,幸好发现了只剩下一个的这东西”


              “干得好。关于这个项圈的效果,有调查过吗?”


              对于那个问题,沙耶长长的耳朵垂下了,眼睛很阴暗。这表明了项圈的效果很糟糕。


              “这会兽人手中夺走理性,唤醒兽的本能。然后使役其的魔道具”


              『冰狐』之所以从格兰多商会中逃出来,是因为这个项圈可以停留在兽化的状态,『使役』不是完全的。


              在野兽的本能的驱使下,冰狐逃跑了。并且根据沙耶小姐的话,格兰多商会处理的所谓稀有动物,大部份是兽人兽化了的。


              最后留下的疑问是杰特和冰狐的关系。但无论那是怎样的关系,我们该做的事情已经决定了。


              取下冰狐的项圈,恢复它兽人的身姿。如果能找回理性的话,对话应该能成立。因此,关于冰狐为何被捕,与杰特的关系,就全部判明了。


              “沙耶,谢谢你。剩下的就是完成委托了”


              “好的。冰狐作为兽人,在从项圈中解放之后,将会对格兰多商会进行告发”


              “虽然只用定金就完成任务了,但是比起这些,这次工作得到的东西要大得多。让他们后悔把委托送到我们手上……这就是给他们的教训”


              沙耶小姐虽然表情很紧张,但听到我的话后突然轻轻一笑。


              “虽然店长自己是否定的,但果然还是非常适合成为魔王讨伐队的一员。”


              “我只是随心所欲地行动而已。没必要这样子说”


              “即便如此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果然,今后我也会继续跟着你的”


              结果是朝着拯救兽人的方向移动,沙耶从心里感到高兴着,


              关于她的过去,我只知道一点点。月兔族是已灭亡了的种族,她是其中的幸存者。然后,她憎恨着人类——现在知道的只有这些。


              正因为如此,我深刻地思考着。为了不让人类和兽人的争吵继续下去,我在暗地里活跃的时刻已经到来了。


              回复
              7楼2019-03-03 22:52
                施工完成,欢迎指正错误和不通顺的地方


                回复
                8楼2019-03-03 22:52
                  赶上直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03 22:57
                    该吃吃,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03 23:00
                      前排没抢到好气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03 23:02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3-04 00:40
                          沙耶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3-04 10:03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