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种家伙别想打...吧 关注:7,119贴子:10,861

【作者新连载】傀儡协议 第一章001-罪人生存之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一定是疯了才会开坑的.jpg

作者(kiki)现在连载的机战小说,如果说打不赢魔王是3分悬疑3分打斗3分日常的话,这部就是5分悬疑2分打斗2分日常。与其说是机战类作品,不如说是悬疑小说。

个人感觉可以说是集kiki写作技巧之大成,引人入胜,药性强烈,让人欲罢不能。
怎么说好呢...我被最新那话(026)刺激到了...进入了恍惚状态...
太刺激了,刺激过头了...刺激到我有点受不了了...
至于会不会继续翻下去,看一下大家的反应如何,以及让我继续观望几话新的生肉再说。
(不过放心,即使开这个的坑,也不会影响打不赢魔王那边的进度的)

嗯,不说那么多了,让我们去愉快地迫害阿琉姆吧!


回复
1楼2019-03-03 22:09

    “欸……?”

    睁大眼睛,普利姆拉愣住了。
    被迫进行“以肉身与巨大兵器战斗”这种结果显而易见的惩罚游戏的的原因,原以为肯定是因为自己所背负的罪孽。
    但现在看来并不是那样。
    不对,当然那也是其中的一个理由,但并不是根本原因。

    “不对哦,那个事件什么的怎么都好,这个殖民地所能生产的食物的量是定好的,也就是说,能活着的人的数量也是定好的。因此不能允许任何的浪费,谁都必须好好地完成自己的使命。否则,就没有活下去的价值。”

    札修所说的,虽然有些极端,但也是事实。
    被透明的障壁所包裹的都市——“殖民地”。
    人类在这个像是庭园式的盆景一样的地方闭门不出,是因为外面有着让人类束手无策的巨大怪物到处游荡。
    所以不管是走出外面、渔业和农耕、以及畜牧都无法进行。
    被AI管理的生产工厂中产出的东西,占了殖民地中食物的大多数。

    “但是妳又怎么样?靠着不知道是父母的余荫还是什么东西,在这个学园(ASTALIFT)作为战士入学,结果别说战斗了,连Doll都无法操纵!像妳这种无能根本就没资格被分配粮食啊!”
    “那,那个...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我会离开这个学园去工作!会为大家帮上忙的!”
    “哼,别开玩笑了!”

    Doll的手指再次伸向普利姆拉。
    然后又抓住了她的手臂,然后这次还把她举了起来。
    由于双脚离开地面,她的左臂被迫承受了她全身的重量。

    “不...不要,讨厌啊!放开我,拜托了请放开我!”
    “你丫哪来让我听妳‘拜托’的价值??明明就是个无能的饭桶别在那里吵吵嚷嚷的!”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唉唉唉唉!哎呀啊啊啊啊啊啊!!!”

    指尖只是轻轻摇动,普利姆拉的身体就大幅度地左右晃动
    然后,那个重量全部都化作负担袭向左臂。
    那并不是她的纤细手臂所能承受的东西。
    与本来在人体内侧不应响起的声音一起,壮绝的痛楚袭向了少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嘎,嘎,咦唉唉唉唉!”
    “妳最能帮上大家的方法,并不是去工作啊!喂,知道那是什么吗?要好好地回答哦。3,2,1——真是遗憾。”
    “嘎啊啊啊,咦啊,要断...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普利姆拉的左臂,在上臂中央附近的地方,软弱无力地扭曲着。
    骨头已经折断,筋肉已经断裂——整只手臂断开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吧。
    过于剧烈的痛楚让她翻起了白眼,嘴旁流出了混杂泡泡的唾液。
    因为没有给予水分和食物,所以还不至于失禁,但从手臂流出的血液弄脏了学园的制服。

    “来对答案了。不过是很简单的计算罢了。既然食物的上限已经定好了,那只要妳死了,大家就能变得稍微幸福一点了!”
    “我,wo,w.....”
    “这就是,无能的妳最能为大家做出贡献的方法了!”

    札修把被捏住的少女,拉到Doll的头部附近。
    就算只是头部,也是有着跟人类差不多的大小。
    在那个魄力面前,普莉姆拉会浑身颤抖也是无可奈何的吧。
    然后札修如此说道。

    “所以为了大家去死吧,普莉姆拉!”

    只听声音的话,那是非常悲哀,非常寂寞,简直如同劝导一般的话语。
    不过普莉姆拉明白,他其实是在嘲笑着自己。
    但是已经习惯了。
    感到懊悔什么的、想要抵抗什么的,这样的感情甚至都已经无法涌现。
    仅仅只是,想要从这种疼痛与苦楚中逃脱,把这直接的感情化作言语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我...不想死...”


    收起回复
    3楼2019-03-03 22:13
      感谢翻译,楼主还会继续翻译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3-03 23:10
        看了前面的安利感觉还挺正常的 一楼最后你又开始了
        我觉着不看kiki的推特和评论区get不到这个点 甚至不知道阿琉姆是
        顺便 随手滑了一下看到的部分:
        杀人鬼真是不可战胜→还远比不上你这杀人鬼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3-03 23:16
          还是说一下吧,虽然我在1L说26话怎么样怎么样,但并不是说后面质量下降什么的。
          倒不如说是过于劲爆,某种意义上跟某人吐眼球是同等程度的劲爆。
          我的大脑有点当机,暂时反应不过来而已....


          回复
          15楼2019-03-03 23: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3-03 23:54
              标题刮目相看改成“还以颜色”吧,更有复仇色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3-04 07:38
                捉名字二.〇
                普莉姆拉的姓氏,シフォーディ Siffordy,锡福迪。
                阿琉姆-露比罗兹Ruby Rose。
                爷爷翻译为阿兹卡(参考最终幻想战略版的阿兹卡夏(アトカーシャ Atkascha)
                奶奶Fuchsia吊钟花
                フォルミィ 取自角色フォルミィ・アルヴェス( 東方白惑遊)
                ラスファ (考据失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3-04 09:15
                  想康后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3-04 13:24
                    想問問普莉姆拉有CP嗎?


                    收起回复
                    20楼2019-03-04 15:18
                      感谢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3-04 15:52
                        感谢分享


                        回复
                        23楼2019-03-04 19:36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3-05 02:01
                            这芙拉姆的既视感很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3-05 12:09
                              整章看下来,楼主为何要迫害一个路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3-05 18:28
                                支持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3-05 21:32
                                  期待楼主翻译后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3-06 15:01
                                    不然我要自己去学日语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3-06 15: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3-07 12:51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3-09 00:28
                                          感谢大佬,想看后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3-11 00:01
                                            感謝翻譯
                                            話說這部有貼吧嗎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3楼2019-03-12 00:51
                                              是百合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9-05-16 02:56
                                                仔细想想,还有一分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5-23 14:29
                                                  就我一个人想到了scp基金会的丰饶公社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8-03 23:49
                                                    被称作“败北者”遭故乡放逐,使用转生贤者之力成为最强向人还以颜色-“傀儡协议“-(Marionette Protocol)。

                                                    「敗北者」と呼ばれ故郷から追放されたので、転生賢者の力を使い最強になって見返してやります! ~マリオネット·プロトコル~



                                                    第一章 变革 -Galatea-(加拉提亚)

                                                    001 罪人生存之地


                                                    “像妳这种家伙,就是所谓的败北者啊。”

                                                    向着胆怯地坐在地上的黑发少女,巨大的铠甲用男性的声音如此宣告。
                                                    铠甲伸出手腕,向她接近。
                                                    本来就已经因为恐怖而扭曲的表情,更加地筋挛起来,

                                                    “唏...咦....咦....”

                                                    被观众席包围的广阔空间中,回荡着小小的悲鸣。
                                                    少女没有抵抗的方法。
                                                    与迫近眼前的铠甲——也就是Doll(人偶)相似的东西虽然在背后伫立,但她无法让它动起来。
                                                    正因为没法让它启动,才会被逼到这种绝境。

                                                    “我说普里姆拉,妳为什么不抵抗啊?不能在这里打赢我的话,妳可就完蛋了哦?可就要被赶出学园...不对,被赶出殖民地,被怪物吃掉了哦。”
                                                     
                                                    声音再次从灰色的Doll中响起。
                                                    那是来自身为驾驶员的男子——扎修的话语。
                                                    坐在驾驶舱内的他的表情,在感到恐怖的少女的面前因愉悦而扭曲,是过于兴奋吗,眼睛稍微有点充血。

                                                    “我...我....”
                                                    “就是那样对讨厌的现实视而不见地苟活至今,所以才会输啊。不是输给我,而是输给人生啊!”
                                                    “才,才没有那种事。我,我也是在拼命的....”
                                                    “哈哈哈哈哈哈,你拼命的标准也太低了吧!就那样重复着给自己找借口和撒娇,妳才会变成这样惨不忍睹的败犬啊。不过呢,因为我老早就想这样做了所以其实没有关系。”
                                                    “啊...啊...住...手!”

                                                    Doll的指尖,温柔地抓起了普里姆拉的左腕。
                                                    为了不折断,为了不弄坏,小心地,小心地。
                                                    对于之后会发生什么——少女的脑海里浮现讨厌的想象。
                                                    一摇起头,被冰冷汗水所濡湿的黑发就贴在额头上面。

                                                    “我...不是的,我没做过得遭这种罪的...”
                                                    “没做过得遭这种罪的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做过了吧,做得很彻底了吧!我说,其实妳也明白的吧?”
                                                    “不,不对!那不是...我...啊,咕!?”

                                                    Doll轻轻地把她扔开,普里姆拉就被吹飞了数米,在地面打滚。

                                                    “...痛...好痛啊”

                                                    她渗出泪珠,抱着手臂瘫倒在地。
                                                    被抓住的部分,以看上去就很痛的方式变得通红。
                                                    之后马上就会肿起来吧。

                                                    “....啊,看起来,妳是搞错了啊。”

                                                    像是打从心底感到惊讶一般,札修如此说道。


                                                    收起回复
                                                    37楼2019-08-04 00:05
                                                      “欸……?”

                                                      睁大眼睛,普利姆拉愣住了。
                                                      被迫进行“以肉身与巨大兵器战斗”这种结果显而易见的惩罚游戏的的原因,原以为肯定是因为自己所背负的罪孽。
                                                      但现在看来并不是那样。
                                                      不对,当然那也是其中的一个理由,但并不是根本原因。

                                                      “不对哦,那个事件什么的怎么都好,这个殖民地所能生产的食物的量是定好的,也就是说,能活着的人的数量也是定好的。因此不能允许任何的浪费,谁都必须好好地完成自己的使命。否则,就没有活下去的价值。”

                                                      札修所说的,虽然有些极端,但也是事实。
                                                      被透明的障壁所包裹的都市——“殖民地”。
                                                      人类在这个像是庭园式的盆景一样的地方闭门不出,是因为外面有着让人类束手无策的巨大怪物到处游荡。
                                                      所以不管是走出外面、渔业和农耕、以及畜牧都无法进行。
                                                      被AI管理的生产工厂中产出的东西,占了殖民地中食物的大多数。

                                                      “但是妳又怎么样?靠着不知道是父母的余荫还是什么东西,在这个学园(ASTALIFT)作为战士入学,结果别说战斗了,连Doll都无法操纵!像妳这种无能根本就没资格被分配粮食啊!”
                                                      “那,那个...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我会离开这个学园去工作!会为大家帮上忙的!”
                                                      “哼,别开玩笑了!”

                                                      Doll的手指再次伸向普利姆拉。
                                                      然后又抓住了她的手臂,然后这次还把她举了起来。
                                                      由于双脚离开地面,她的左臂被迫承受了她全身的重量。

                                                      “不...不要,讨厌啊!放开我,拜托了请放开我!”
                                                      “你丫哪来让我听妳‘拜托’的价值??明明就是个无能的饭桶别在那里吵吵嚷嚷的!”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唉唉唉唉!哎呀啊啊啊啊啊啊!!!”

                                                      指尖只是轻轻摇动,普利姆拉的身体就大幅度地左右晃动
                                                      然后,那个重量全部都化作负担袭向左臂。
                                                      那并不是她的纤细手臂所能承受的东西。
                                                      与本来在人体内侧不应响起的声音一起,壮绝的痛楚袭向了少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嘎,嘎,咦唉唉唉唉!”
                                                      “妳最能帮上大家的方法,并不是去工作啊!喂,知道那是什么吗?要好好地回答哦。3,2,1——真是遗憾。”
                                                      “嘎啊啊啊,咦啊,要断...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普利姆拉的左臂,在上臂中央附近的地方,软弱无力地扭曲着。
                                                      骨头已经折断,筋肉已经断裂——整只手臂断开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吧。
                                                      过于剧烈的痛楚让她翻起了白眼,嘴旁流出了混杂泡泡的唾液。
                                                      因为没有给予水分和食物,所以还不至于失禁,但从手臂流出的血液弄脏了学园的制服。

                                                      “来对答案了。不过是很简单的计算罢了。既然食物的上限已经定好了,那只要妳死了,大家就能变得稍微幸福一点了!”
                                                      “我,wo,w.....”
                                                      “这就是,无能的妳最能为大家做出贡献的方法了!”

                                                      札修把被捏住的少女,拉到Doll的头部附近。
                                                      就算只是头部,也是有着跟人类差不多的大小。
                                                      在那个魄力面前,普莉姆拉会浑身颤抖也是无可奈何的吧。
                                                      然后札修如此说道。

                                                      “所以为了大家去死吧,普莉姆拉!”

                                                      只听声音的话,那是非常悲哀,非常寂寞,简直如同劝导一般的话语。
                                                      不过普莉姆拉明白,他其实是在嘲笑着自己。
                                                      但是已经习惯了。
                                                      感到懊悔什么的、想要抵抗什么的,这样的感情甚至都已经无法涌现。
                                                      仅仅只是,想要从这种疼痛与苦楚中逃脱,把这直接的感情化作言语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我...不想死...”


                                                      收起回复
                                                      38楼2019-08-04 00:06
                                                        ——哪怕知道那个,是会反过来刺激札修神经的话语也好。

                                                        “...原来如此”

                                                        他的嘴边浮现微笑。
                                                        Doll的动作会与操者联动。
                                                        虽说如此,那也只是让思考在四肢的动作上投影出来的程度而已——然而普莉姆拉,却像是能从眼前的Doll脸上看见丑恶的笑容一般。

                                                        “对既不去反省自己的无能,又不去考虑自己至今为止给多少的人添了麻烦,却还恬不知耻地讲出‘不想死’这样不负责任话语的家伙——”

                                                        札修带着兴奋,像连珠炮一般说道。

                                                        “不狠狠教训后再杀掉的话,‘受害者’们也无法得到救赎的吧。”

                                                        Doll的指尖注入力量。

                                                        “啊,嘎......?!”

                                                        啪哧一声——从左臂那边传来了什么东西被压扁的感觉。
                                                        没有疼痛。
                                                        大概,只是“还”没有而已,马上痛楚就会袭来了吧。
                                                        然而比起那个,普莉姆拉的身体先摔到了地面。
                                                        接着从天而降的是,Doll那巨大的脚。
                                                        虽然有以碾碎少女的身体而言过剩的尺寸,然而他的目标不是那个。
                                                        是脚。
                                                        是打算先破坏掉少女的双脚让她无法逃脱,然后再一点一点破坏其他的部位。
                                                        简直就像小孩子一般天真无邪,要取下昆虫的四肢一般——

                                                        『到此为止!』

                                                        负责监督的教师的声音响起。

                                                        “切。”

                                                        札修一边咂舌,一边抽回了正打算踩扁少女的机械巨足。
                                                        还以为打算趁乱杀掉,但看来学园也没有舍弃普莉姆拉到了那个地步。
                                                        救护班马上把少女抬上担架,运出了斗技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咦,啊...呜啊啊啊啊....!”

                                                        苦闷的惨叫慢慢远离。
                                                        Doll的胸部打开,从中出现的是金发的少年。
                                                        年龄在10岁-20岁中段,恐怕是与普莉姆拉年龄相仿。
                                                        他从驾驶舱一跃而下,瞪着站在旁边戴着眼镜的老师。

                                                        “克里夫老师啊,反正要杀的话,让我下手不就好了吗。”
                                                        “学生可不能当上杀人凶手啊。”
                                                        “但是杀人凶手却能当上学生的吧?”
                                                        “...哼”

                                                        大概是认为自己这句话回得很妙吧。
                                                        而克里夫则不禁抽动嘴角,用鼻子哼了出来。

                                                        “那也只是因为她父亲的功绩,不过那也到今天为止了。”

                                                        克里夫抬起眼镜调整了一下位置,眺望起了被担架运输的普莉姆拉。

                                                        “还要送去治疗啊?”

                                                        一般来说,这个学园学园(ASTALIFT)里受伤的学生会被送去医务室里。
                                                        但是对于札修的疑问,克里夫却摇头否定。


                                                        收起回复
                                                        39楼2019-08-04 00:07
                                                          “怎么会,是要搭外部训练的便车,扔到运输机上。”
                                                          “所谓的外部训练,就是我也要参加的那个吗?也就是说——”

                                                          札修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如同连锁反应一般,克里夫的嘴边也浮现笑容。

                                                          “嗯,要扔掉啊,把那样柔弱的少女,孤身一人扔到地狱里去。”
                                                          “我觉得那跟杀掉是一回事啊。”
                                                          “哪有哪有,她可是擅自死掉的哦。跟学园没有半点关系。”
                                                          “哈哈,原来如此,大人还真是可怕。”
                                                          “所言甚是。”

                                                          然后这次,两人一起放声大笑。
                                                          只要听不到对话内容,那就是感情和睦的师生在一起令人欣慰的场景,他们的表情便是毫无罪恶感到这种地步。



                                                          ◇◇◇



                                                          ——即使到了现在,普莉姆拉仍每天都做着那个时候的梦。

                                                          那是她还只有12岁,还是个普通孩子时候的事情。
                                                          初等学校的归途,背着书包用着轻快的脚步回家。
                                                          只要回到家里,就有最喜欢的父母以及哥哥在等着自己。
                                                          对,今天是一直都很忙的父亲和哥哥难得早归的日子。
                                                          而且,舅父一家也约好了要一起来吃晚饭。
                                                          毫无疑问会是个快乐的晚上。

                                                          普莉姆拉的父亲和哥哥,都是Doll的驾驶员——也就是所谓的“操者”。
                                                          总是为了住在殖民地的人们,驾驶Doll与怪物战斗。
                                                          不止父亲和哥哥,她的家系,到现在已经孕育出了众多Doll驾驶员,可以说是所谓精英的血统。

                                                          十二岁的时点,就已经知道了普莉姆拉有着极高的操者适性。
                                                          中等学校毕业后,到了十五岁,加入通称学园的育成机关ASTALIFT,从中毕业,成为优秀的操者。
                                                          这就是她的人生,所有人都是如此认为的。

                                                          直到那个瞬间为止。

                                                          普莉姆拉在到家之前,就感到了违和感。
                                                          周围过于嘈杂。
                                                          行人也多过头了。
                                                          虽然本来就是人来人往的场所,即使如此这人数也并不寻常。
                                                          越接近家里,人潮密度就越来越大,连前进都开始变得困难起来。
                                                          幼小的普莉姆拉,看不见拥挤的人群对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在所能明白的,就只有四周飘着不习惯的,让人不快的臭味而已。
                                                          但如果原因是自己家里,那就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她一边说着“不好意思”,“请让我过去”,一边撬开人潮向前进发。
                                                          然后,从人群中钻出之后,她看到了——

                                                          在那里发生的是——惨剧。

                                                          鲜红,以及倒在那里的人。
                                                          鲜红,与五人。
                                                          其中的一人——正是普莉姆拉的母亲。
                                                          她的手中握着刀具,颈边是大量的鲜红。
                                                          鲜红。
                                                          那是血的这件事,哪怕是幼小的普莉姆拉也是能马上明白。
                                                          与眼前的景色相反,她感觉血气都被一下子抽走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怕在场的人也并不知情。
                                                          因此才会那么吵吵嚷嚷。
                                                          能清楚知道的是,唯一手握凶器的人是母亲,而那把刀被自身的血所染红,她的死因大概是自杀吧——也就仅此而已。


                                                          收起回复
                                                          40楼2019-08-04 00:08
                                                            然后,刀具只有一把的事实,也就是说,犯人是菖蒲(母亲)的可能性非常的高。
                                                            无法相信。
                                                            无法相信母亲会做出这样的事,而且明明家里还有身为操者的父亲与哥哥——甩开围观群众,普莉姆拉跑进了家中。
                                                            在那里,也发生着惨剧。
                                                            尸体有四具。
                                                            那是约好了要一起吃饭的亲戚夫妻,和父亲以及哥哥。
                                                            全员都被锐利的刀具斩裂,不难想象,凶器是母亲手中的刀具。
                                                            大家死得非常痛苦,非常悲哀。

                                                            无法理解。
                                                            这一切都是,太过于突然,让幼小的普莉姆拉无法理解。
                                                            但即使拒绝理解,现实也不会改变。
                                                            母亲死了。
                                                            父亲死了。
                                                            哥哥死了。
                                                            舅父舅母死了。
                                                            无关的人死了。
                                                            那所意味的是——丧失。
                                                            那一天,普莉姆拉失去了一切。



                                                            ◇◇◇



                                                            “....啊?!”

                                                            睡着了的普莉姆拉,猛地坐起身来。

                                                            “啊,啊....啊....啊....咕...啊.....”

                                                            重复着慌乱的呼吸,想要拭去额头的汗珠一般,用手捂住脸庞。

                                                            “啊...又,梦见...那个梦了...”

                                                            噩梦从那天开始,而且到了今天仍未结束。
                                                            最喜欢的家人,关系很好的亲戚,朋友、金钱、地位以及名誉——失去一切的普莉姆拉,作为“杀人凶手的女儿”而遭受虐待。
                                                            失去监护人的她被托付给了远亲,当然他们对此并不欢迎。
                                                            把离得很远的小破屋当做房间,把她丢进里面,她过着的是连饭都不能好好吃上的每一天。
                                                            即使到了学校,等着她的也是日复一日的欺凌,以及谩骂的暴风雨。
                                                            即使如此还是忍耐着。
                                                            哪怕是柔弱的她,也还残留着希望。
                                                            继承自父亲的操者才能——只要有那个,就还有自己能做的事。

                                                            然后到了十五岁。
                                                            持有极高的适性,而且学习也不错的普莉姆来到学园入学。
                                                            在入学的时间点,就会被视作见习操者,而得到一定量的薪水。
                                                            另外,入住宿舍的话,即使不依靠亲戚也能够活下去。
                                                            在那里接受作为操者的教育,就能跨越过去,完全地自立——理应是这样的。

                                                            “从那时候到今天为止,如果......全是一场梦就好了...”

                                                            现实并没有那么轻松。
                                                            理应拥有极高适性的普莉姆拉,不知为何无法操纵Doll。
                                                            并不是能力低下或者不擅长那种程度的问题。
                                                            一点都动不了——这种情况前所未有,甚至连老师也感到惊讶。
                                                            然后,连才能也失去了的杀人凶手女儿的末路...能轻易地想象出来。

                                                            “呜,咕...”

                                                            普莉姆拉按着手臂,皱起了脸。
                                                            被札修压扁的左臂,完全不听使唤,化作了只能感受到痛苦的器官。
                                                            虽然被施以简单的治疗,但仍不能说是有经过充分的处理。


                                                            收起回复
                                                            41楼2019-08-04 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