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吧 关注:2,644,874贴子:30,542,286

【原创】《抓住你》病娇偏执攻×属性未定受(兄弟/年下/囚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抓住你》病娇偏执攻×属性未定受(兄弟/年下/囚禁/虐身虐心)
我画的这个文的插图会被和谐
只能用我写的另一本文的图镇楼🌝

文案:陆以别找了,你弟弟陆行早就成了一捧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3-03 15:24
    楼主何时开更


    收起回复
    2楼2019-03-03 15:27
      不是首发,主要是想用新画的图镇楼,没想到会被和谐,原来用表情包镇楼的,然后修一下错别字和稍微改一改混乱的地方,等追上进度就在一起更新,要是有着急想看的小可爱就先去看看首发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3-03 15:28
        图是我自己画的,有想拿的小可爱随便拿,或者可以找我要没水印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3-03 15:29
          p话不多说,开更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3-03 15:30
            “哥,哥,救救我,来救救我,哥”
            晚上2点陆家3楼卧室传来了二少爷陆行的哭救声
            当然不只是他一个人在哭喊,因为房子已经烧成了一片火海,到处都是人,到处都在尖叫逃跑
            13岁的陆行躲在还未烧及到的墙角,双手抱头崩溃大哭,嘴里只能喊出“哥哥,哥哥,救我”可是他的祈祷并没有实现,他亲爱的哥哥并没有出现,陆行捂着口鼻冒着浓烟站起来往窗外看去,院子里四处逃散的人中,哦,有两个熟悉的背影,是他亲爱的哥哥陆以和管家的儿子陈商明相互搀扶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3-03 15:33
              “陆先生,陆夫人我们会尽全力去搜救的”这是消防员队长对刚刚从外省赶回来的陆父陆母说的唯一一句话,随后就加入了紧急的救火指挥中去
              陆母已经哭的快站立不住“怎么会这样,小行还没跑出来啊,陆以刚刚又进了医院,老天爷啊请你保佑我的两个孩子都平平安安啊”陆父轻声安慰着“你别哭了,会没事的,这里有我看着,你去医院看看陆以,不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了”手心手背都是肉,陆母又想在这里等着有人把陆行救出来,又想去医院看看陆以的情况,陆父看出了陆母的犹豫,严肃的说道“你就赶紧去看看陆以吧,这里有我,等小行被救出来了,肯定第一时间赶去医院”“何况医院里又不是只有陆以一个人,还有好几个烧伤的佣人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03 15:35
                陆母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去了医院,陆父就在这里焦急的等着他的小儿子被救出来

                陆家装修以中式建筑为主,木头连着木头,所以火烧的很猛,从晚上2点烧到了天将明,才总算是把火扑灭,因为事发2点多,正是人熟睡的时候,所以很多人醒过来以后就已经逃不出去了,随着一具具烧黑了的尸体被抬出来,虽然分辨不出来脸,但是看身形都是成年人,没有小孩子身形的尸体

                “陆先生,翻遍了,没有找到您家小儿子,这个程度的火灾,小孩子的身形又小,很可能已经……”
                救援队长虽然很不想把事实告诉这位陆先生,但是这家的孩子恐怕已经烧成一捧灰了,他只好委婉的把这件事告诉面前这个手都微微发抖的父亲
                “但是没有找到说明还有一线生机,我们还会尽力寻找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3-03 15:38
                  “陆先生,陆先生?”
                  陆父听到这个噩耗,急火攻心一口气没倒上来,瞪着眼睛直挺挺的躺了下去
                  “哎,陆先生!”消防员队长紧忙接住了陆父,叫着旁边两个人将陆父抬到了救护车上,送往了医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03 15:43
                    10年后
                    陆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陈商明敲了敲门“咚咚咚”
                    “进来”
                    他听到里面的人说了话,才推门进去
                    陆以皱着眉头看资料,看到进来的人才放下手中的文件,捏了捏眉心,沉声问道“怎么了?”,陈商明把手中的一沓文件放在了陆以的办公桌上
                    “又找到了一批人,你看看”
                    陆以紧忙拿起来,一张一张的仔细看,生怕错过一个细节
                    距离那场大火已经10年了,陆以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家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亲气急攻心脑溢血,还好抢救的及时捡回来一条命,但是留下了后遗症,只能在病床上躺着,母亲也大病了一场,他两个月后,才18岁就强撑着接管了家里的企业
                    而他的弟弟在那场大火中失踪了,对,陆以是这么说的,失踪了,他坚信他的弟弟是失踪了,而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烧成一把灰了,这10年来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他的弟弟,他让陈商明到处去搜集,孤儿院的收容情况,或者谁家突然多了一个孩子,还有各大警察局的备案,包括年龄相仿模样相像的孩子的资料,陈商明刚才给他的这一份,就是近期收集的资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03 15:45
                      陆以一张张的看完,然后指着其中一个,“商明,这个人你详细的去查一下”
                      陈商明应下来,转身坐在沙发上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陆以你注意休息,你是不是又熬夜了?小心你的眼睛”
                      陆以叹了一口气,“那群老顽固们”
                      陈商明想了想问道“是不是因为东郊的那块儿地?”
                      陆以眉头皱的更深了“嗯,说风险过大,死活不松嘴参加竞标”
                      陈商明又从兜里摸出一块糖扔到陆以的桌子上,“要我去办吗?”陆以摇了摇头“算了”
                      陈商明是陆家管家的儿子,和陆以同岁一起长大的,陆父陆母也算是把陈商明当半个儿子看待,从那场大火以后,两个18岁的少年一夕之间成长起来,愣是把这个烂摊子收拾好了,这些年来陈商明一直辅佐陆以,有时候陆以碍于情面不能做的事情,一般都会由陈商明出面解决,所以这次没让他插手,陈商明觉得很奇怪,“怎么了?”,陆以只是出神的看着他摆在桌子上的一家四口的照片,良久,才说道“累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03 15:48
                        陈商明突然慌了慌神,起身拍了拍陆以的肩“别瞎想了,还得找小行呢,别小行还没找到,你先颓了”
                        陆以扯着嘴角笑了笑“怎么可能,你可赶紧去给我查人吧,不然我今天晚上又要失眠了”
                        陆以这些年来越发的沉默,难得的和陈商明开起了玩笑,陈商明立刻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好好好,马上就去,为陆大老板奔波,累死也值喽~”
                        他趁着陆以还没冷下脸来,赶紧关门溜了,陆以看着被关上的门,无奈的笑了一下
                        他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有一个他这10年来日夜都在挂念寻找的人,回到了这个城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3-03 15:51
                          陆行下了飞机,看着这个已经几乎完全陌生的城市,阴郁的勾出一个笑“哥哥,我回来了”
                          那天着火之后,陆行没有等来他的哥哥,没有人来救他,他被抛弃了,又或者说他最爱的哥哥抛弃了他救了一个外人?
                          13岁的陆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从楼后的窗户一跃而下,空中有树枝的缓冲,加上地上都是柔软的草地,陆行从3楼跳下来竟然没有摔伤,他崩溃的沿着大街暴走,走了很久很久直到晕倒,晕倒的陆行正巧遇到了一对从国外回来探亲的华裔夫妻,那对华裔夫妻中年无儿无女,看着这个从天而降的儿子,妻子起了私心,拦住了丈夫,不让去问这是谁家的孩子,等陆行醒来之后陆行又不肯开口说话
                          后来那个妻子温柔的问陆行“你背上的烧伤很严重,你愿不愿意去美国治疗”

                          然后陆行点了头,一去就是10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3-03 15:56
                            陆行在陆氏集团附近的高级公寓顶楼落脚了,透过落地窗,刚好能看到对面不远处的陆氏大厦,陆行就坐在沙发上看了这座大厦一整天,直到晚上他的手机响了,陆行才动了动已经坐的有些僵硬的身体,不紧不慢的接起了电话
                            “说”
                            “喂,老板,您叫我查的陆家的资料,已经查到了,我现在给您传过去吗?”
                            陆行简洁明了的嗯了一声,挂了电话起身去拿笔记本,开机等待着资料的传送,2分钟之后资料过来了,陆行打开文件快速的的看了一遍,‘父亲’‘母亲’‘医院’‘董事长’‘陈商明’,内容很详细,陆行大概知道了他被养父母带出国后发生了什么,父母大病,陆以接管公司,陈商明陪伴左右
                            陆行看着陆以和陈商明并排而立的名字都恨不得嚼碎了吞下去,他倒是对他的父母没有那么多的恨意,因为他小的时候,公司正在发展扩大上升阶段,他的父母很忙,就连那天出事儿的时候,他的父母也在外省出差,所以他基本就是由陆以带大的,他很爱陆以,但是那天过后,他有多爱他的哥哥,后来就有多恨他的哥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3-03 16:03
                              陆行看完资料,起身冲了一杯咖啡,又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座大厦,自言自语的念着陆以的名字
                              “陆以,陆以”
                              念着念着失声笑了起来
                              “陆以,我怎么样才能毁掉你呢,让你也尝一尝被抛弃的痛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3-03 16:06
                                第二天
                                陆以的助理敲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董事长,这是应聘总裁职位的应职简介,已经筛选过了”
                                “嗯,放到这里吧”
                                陆以最近的眼睛越来越不行了,一个月一次的频繁出国治疗会使他耽误很多事情,所以他迫切培养一个总裁替他分担一下公司事务,他本来想直接把这个位置给陈商明的,不知道为什么陈商明死活不接,陆以无奈大发招聘广告,这已经是第三批送到他手里的简介了,陆以叹了一口气,心想‘如果这次再没有合适了人,说什么也要把商明抓回来按到这个位置上’
                                筛选后剩下的简介不多,7、8张左右,陆以一张一张的看下去,看到最后一张,陆以的手控制不住的哆嗦起来,他看着那张小小的简介照片,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大脑叫嚣着,是他!是小行!是小行!!,他的理智又告诉他,不对,不对!你这么多年多少次都以为你找到了他,不还是一场空吗?
                                他努力的定下心神,又去看详细的资料
                                年龄:23
                                籍贯:美国
                                毕业:哈佛商学院
                                姓名:路航
                                路航,路航,陆行!陆以忽然捂住脸,小行,小行真的回来了,这个人的模样几乎没有小时候的样子,可是陆以就是断定这就是小行,那双眼睛还是小时候的模样,骗不了人的
                                陆以又哭又笑,这些年来他很难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3-03 16:09
                                  陆以悲喜交加,喜在他寻找了多年的弟弟真的没有死,悲在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陆行回来了却不来找他,却要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他这么多年又去哪里了?怎么又是从美国回来的?一堆问题等着陆以去调查,陆以定了定心打通了陈商明的电话
                                  “商明,来我办公室一趟”
                                  “什么事儿啊这么急”
                                  “查个人”
                                  5分钟之后陈商明出现在了陆以的办公室,“哇,什么人啊,这么急着查,昨天那个人的资料还没查全呢”
                                  陆以把资料递给他,“别的事先放放,这个人,我觉得是个人才,应该可以招聘他成为总裁,先查查清楚,看看有没有别的什么不干净的”,陆以决定在弄清楚所有的事情之前不会告诉任何人陆行回来了
                                  陈商明拿着这份资料总感觉照片上的人有些说不出来的熟悉,却并没有多想,毕竟是陆以亲自叮嘱他去查的人,他当然拿到资料马不停蹄的去查了
                                  陈商明走后,陆以坐立难安,想了想他打电话给了助理,“今天所有需要签字的文件放在我桌子上,下午的例行会议不开了”,随后拿了车钥匙,开车去了医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3-03 16:11
                                    怎么没人看!!我!!那我先不更了虽然前面有点无聊,但是后面真的没问题,看看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3-03 16:12
                                      楼楼有人看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3-03 18:35
                                        “喂,您好,是路航先生吗?今天您在我们公司投的简历,我们董事长希望您现在有时间可以过来面试一下”
                                        陆行挂了电话之后,闷声笑了起来自言自语“呵呵,现在……吗?”
                                        陆以在办公室坐立难安,他虽然已经认定了这是陆行,但是他还是怕,怕他其实弄错了,焦躁间2个小时过去了,眼看天就要黑了,陆以想‘可能他不来了吧’
                                        “咚咚咚”
                                        陆以听到敲门声瞳孔都瑟缩了一下,他努力的恢复平常的面无表情的模样
                                        “进”
                                        他的助理领着一个人进来了
                                        “董事长,这是过来面试的路航先生”
                                        随后助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陆以才算是真正的看清了后面人的样子,剑眉星目,身材高大,一副好皮囊,五官真的有了很大的变化,完全看不出少年时的模样,只眉宇间和陆以残留着几分相像
                                        陆以僵着声音“坐”
                                        陆行的眼睛都笑弯了“好”
                                        沉默良久,陆以开了口
                                        “名字”
                                        “路航(陆行)”
                                        “家住哪里”
                                        “美国华裔,刚刚回国,住酒店”
                                        “哪里毕业的”
                                        “哈佛商学院”,陆行顿了顿又笑着说“陆董事长,这些我资料里都有写吧”
                                        陆以突然被打断,一时间梗住了,他的手在抖,所以他只能用快速问问题的方式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见到陆行的第一眼,他知道,他对了,就算陆行的变化再大,一种兄弟之间的血缘羁绊是变不了的,但是他不敢直接问出来,问陆行这些年的经过,问他过的好不好,所以他就胡七胡八的随便问了一些别的问题
                                        “怎么?这些不能重复再问一遍”
                                        陆行摊摊手“ok,当然可以”
                                        “年龄”
                                        “23”陆行根本就没想掩饰什么,说的都是最真实的
                                        “家里父母在哪,有没有兄弟姐妹”
                                        气氛突然就冷了下来,其实陆以也是忐忑的问出这句话,他想看看陆行会怎么回答
                                        陆行沉默了一会儿“陆董事长,你们公司录用人还要查户口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3-03 18:54
                                          陆以愣了愣“没有,随便问问”
                                          “父母都在美国,至于兄弟姐妹嘛”,陆行刚才还露着笑容的脸,瞬间转化成了一种阴郁之色,他定定的看着陆以,冷冷的吐出了几个字,“呵,有个哥哥,不过——在我心里,他已经死了”
                                          陆以一时间愣住了,嘴巴张张合合,却一个字都没吐出来
                                          陆行又笑了起来,仿佛刚才那个阴郁的面容从来没有出现过,“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陆以低下头,装作若无其事的看桌上的文件,“没有了”
                                          “那陆董事长,我的面试算成功了吗?”
                                          “嗯,如果可以,明天就来上班,希望有什么待遇,直接和人事部报备一下”
                                          “什么待遇都可以给?”
                                          “嗯”
                                          “这个公司给我怎么样?”
                                          陆以沉默了几十秒,抬起头,温柔的看着陆行,“好”
                                          陆行听到这个好字倒是愣了愣,但也只是愣了一下,很快就展开了笑容“呦,陆董事长可真是大手笔,行了,你的诚心我看到了,我明天会来上班的”
                                          陆以没有说话
                                          “那陆老板,我就先走了,明天我会准时来上班的,明天见”一边说着,陆行就起身了
                                          这时陆以突然站起来,直直的看着陆行,陆行又停下来问“怎么了?”
                                          陆以顿了顿,似是下了什么决心,“天黑了,不如一起吃个饭吧,正好谈谈你明天要接触的事务”
                                          陆行又是笑了眼睛都弯了的那种神情,好像是很高兴一样,“乐意之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3-03 18:55
                                            陆以开车,一路上到没说话,到了一个小巷子,陆行看了看什么都没说,跟着陆以下车了,这是他们小时候最常吃的一家,那时候父母常常不在家,只是留下来大把大把的钱,陆行一哭,陆以就拿着钱带陆行出来吃好吃的,后来终于发现了这么一家店,干净好吃,以至于几乎三天两头就要来吃一顿,不过已经10年没有来过了,竟然还存在陆行也是很意外,进了店,店里早就不知道重新装修了多少次,店主人家也换成了一对年轻的夫妻,似是店家老主人的女儿和姑爷,人很热情,招呼着叫他俩坐,店里人很多,热热闹闹的,唯独他们两个不一样,冷冷清清,谁都没有说话

                                            自从出事之后,陆以也再没来过这个小餐馆了,有时候太过压抑就远远的看上几眼,仿佛还能看到他小时候带着哭鼻子的陆行进进出出
                                            陆以没要菜单,直接点了几个菜,都是小时候陆行爱吃的,点完又问陆行“还要什么别的吗?”
                                            “不用了”
                                            吃饭之间竟然真的认真谈论了公事,吃完饭之后,陆以坐上车“你现在住哪个酒店?我送你回去”
                                            陆行似是苦恼的想了一下,拍着头“哎呀,我住哪个酒店来着?呀!我忘记了,陆老板,你不如让我去你家借宿一晚吧,新职工入职没住处,在老板家借宿一宿,老板您应该不会拒绝吧”
                                            陆以无奈了笑了笑,什么都没说,直接开车往自己的公寓驶去
                                            陆行没有说话,扭头看向外面的夜景,刚刚那种笑眯眯的表情瞬间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了阴沉沉的面无表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3-03 18:59
                                              陆行跟着陆以回家了,一个很平常的高级公寓
                                              陆行又恢复了那种笑眯眯的模样,“老板,我睡哪里啊”
                                              陆以也神情恍惚,不敢相信找了10年的弟弟,一夕间就跟着他回了家,他愣愣的看着手里刚倒的水,直到陆行又问了他一遍,他才醒过神儿来“啊?咳咳,给你,喝口水”,说着把手里的水递给了陆行
                                              陆行笑着拿过水去,“陆老板,我问您我今天睡哪呢”
                                              陆以直接把陆行带到了主卧,“睡这里”,然后又拿出来全新的一套洗漱用品什么的,给陆行在主卧浴室摆好了
                                              陆以对于这个失而复得的弟弟,他现在只想把最好的都给陆行,他觉得他对不起陆行
                                              陆行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主卧,但是他没说什么,只是非常顺从的接受了陆以的安排,随后没有过多的再交流,陆以也去了客房休息,只是两个人都没有睡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3-03 19:02
                                                陆以翻来覆去,黑暗中眼睛愣愣的盯着天花板,他一想到今天吃饭时陆行说的“我有个哥哥,但是在我心里他已经死了”就觉得呼吸困难,眼睛酸胀难忍,陆以脑海中一片空白,只能反复的想到四个字‘小行恨我,小行恨我!’
                                                这边主卧的陆行根本没在床上,只是坐在地毯上靠着床边,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右手不断的摩擦左臂的一块疤痕,这是那场大火留下的,身上其他地方的烧伤都恢复的很好,只有这个能摸到的地方,长好了他就撕开,再长好了他就再撕开,反反复复,终于还是落下了一块疤
                                                去美国这10年一开始的时候,其实陆行得过很严重的抑郁症,被养父母带回去后,长达1年多的时间,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能用点头摇头来表达自己的意思,直到这块疤形成之后,陆行觉得痛苦焦躁的时候就下意识的摩擦这块疤,仿佛恨意就得到了疏解,摸着这块疤,就想着以后要把这个痛苦十倍百倍的还给他的哥哥,而现在他心底翻涌起来的不是恨意,而是不知名的焦躁,他想着今天看到的陆以,他来来回回的摩擦这块疤,终于,他笑了,陆行对着窗户上倒映出来的他的脸,露出来一个阴沉的笑容,他想‘他回国是干什么的?对啊,他回国是为了把这块疤的痛苦十倍百倍的还给陆以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3-03 19:08
                                                  第二天一早,陆以早早的起床出去买了早饭回来,陆行一起床正好看到陆以正在摆早餐
                                                  “呦,陆老板对职工这么好吗?”
                                                  陆以温柔的笑了笑“赶紧去洗漱,洗完吃早餐”
                                                  吃早餐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时间陆以竟然觉得,两个人从来没有分开过,他平平安安的陪陆以长大,看着陆以读完了初中,高中,大学,23岁正好是大学毕业的时候,然后再进入家里的公司,兄弟两个人一起打拼……可是没有,这只是他的幻想
                                                  之后陆以开车,两个人一同去了公司,陆以亲自把陆行带到了总裁办公室,就在他的办公室旁边
                                                  “这就是你的以后的办公室,缺什么直接叫采购处去买,一切公司报销,需要用人的话,你是想招聘个助理还是怎么样?”
                                                  陆行全然不在意这些“随便,我想先熟悉熟悉公司”
                                                  “那好”,说着陆以把自己的助理叫过来了,“梁助理你通知公司股东和所有高层人员,十点会议室开会”,顿了顿陆以又接着说“以后你就跟着陆总裁吧,你是公司老人了,正好带着陆总裁熟悉公司事务”
                                                  助理点了点头说“好的,董事长”
                                                  然后陆以又对陆行说“你先去熟悉熟悉公司,我就不陪你了,有事去我办公室找我,行吗?”
                                                  陆行笑着说“好的,你去忙吧”,又扭过头来看着助理,“那梁助理有劳了,带我去熟悉熟悉公司吧”
                                                  陆行走过去之后,陆以就回到了办公室,他不陪陆行去熟悉公司是有原因的,因为陈商明在他的办公室等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3-03 19:11
                                                    陆以进了办公室就看到陈商明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坐着,直看到他进来,陈商明才赶紧着急的站起来“哎,陆以,我说你不是要先查查那个人吗?怎么这么快就让他当总裁了?这一大早公司都传遍了”
                                                    陆以没有理他这茬,自顾自的坐下
                                                    “那你查到什么了没?”
                                                    陈商明挠了挠头,“这倒是没有,越查越优秀……喏,这资料我给你放桌子上了,你自己看看”
                                                    陆以拿起资料,其实资料还是那些资料,陆行的养父母当时捡了他,动用了很多的关系和钱,就连陆行的出生证明都改了,把陆行过往的13年抹的干干净净,陈商明当然什么都查不出来
                                                    陆以随便看了几眼就放下了
                                                    陈商明想了想还是觉得不靠谱,“陆以我倒不是不相信你选人的眼光,主要是我看这个人也就是刚刚大学毕业,虽然是哈佛吧,但是也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啊,就这样直接让他做总裁的位置,能行吗?”
                                                    陆以淡淡的说“能行,我相信他”
                                                    陈商明叹了一口气“那……公司那些老头子们?”
                                                    “我来说服”
                                                    “你真的决定了?不用再让他先在底层做两个月?”
                                                    “嗯”
                                                    陈商明还是第一次遇到陆以除了在找他弟弟这件事之外,这么坚持的事情,陈商明现在倒是想看看,是个什么样儿的人才,让陆以这么排除万难,坚持己见
                                                    陈商明正想着
                                                    “咚咚咚”门响了
                                                    陆以批着昨天积攒的文件,头也没抬的说道“进来”
                                                    陈商明抬头看着门口,陆行进来了,陈商明见到陆行的第一眼就总觉得哪里有一点熟悉,但是说不上来,见到真人比昨天见到照片这种感觉还要强烈,但是他想了想,不对啊,这么第一眼就让人眼前一亮的长相,他如果见过绝对不会忘的,毕竟在他心里这个人的长相都能排第二了,当然,第一是陆以,如果说陆以是温润如玉,谦谦公子型的,而他面前的这个人,恰恰相反,看似笑着的脸,眉宇间却带着郁气,这会儿直直的盯着他,阴郁之气更甚,看的陈商明后背一凉,陈商明想‘我没见过他吧,怎么对我敌意这么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3-03 19:14
                                                      第二天陆以早早的就走了,和陈商明一起
                                                      陆行索性连公司都没有按时去,睡到了10点才懒洋洋的起床,一出卧室门就看到了桌子上的早餐,早就已经凉了,陆行冷笑一声,连盘子带早餐都扔到了垃圾桶里,然后又拿起来一旁的毛巾慢条斯理的擦着手,他看着被扔掉的早餐,脑中却想的是今天陈商明早上来楼下接陆以的时候,还骚包的按了两声车笛
                                                      陆行擦完手,冷啧了一声,然后又把毛巾也皱着眉头扔到了垃圾桶里
                                                      他倒是要查查陆以和陈商明见什么大客户去了
                                                      陆行一路阴沉着脸,开车到了公司的时候都快中午下班了
                                                      他进公司大堂的时候,前台的两个年轻的员工聊的正开心
                                                      “哎哎哎,今天董事长和陈先生又没来,是不是又去国外了啊”
                                                      “可不是呗,要我说啊,董事长和陈先生感情真好,每个月都要去国外玩几天”
                                                      直到陆行笑着插嘴问了一声“什么国外?”两个年轻女孩才反应过来,总裁来了,吓得两个女孩儿赶紧站直了低头不语,她们俩是看快下班了才聊会天,哪知道一上午都没出现的总裁,快下班了突然过来了,还正好抓住她们两个聊天
                                                      陆行笑容越发灿烂,“没事的,这都快下班了,聊天不扣你们工资,你们跟我说说你们刚聊什么呢啊”
                                                      其中一个女孩小声说“没……没聊什么”
                                                      “哎呦,我都听到了,没事,我才来两个星期,也是新人,我这不也是想知道点顶头上司的八卦嘛”说着陆行向那两个女孩子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陆行本就长的帅气,年龄也不大又整天笑眯眯的,两个女孩儿又看到陆行这一脸八卦的神情,以为陆行是真的只是单纯好奇,才渐渐放松下来,然后你一嘴我一嘴的讲给陆行听
                                                      “就是陆董事长和陈先生每个月都要去国外住几天”
                                                      “对对,从我们来公司就是这样了,听以前的老人说,好几年了都是这样”
                                                      陆行又装作好奇的问“那有人知道为什么他们每个月都去国外吗?你们说他俩感情好是又怎么回事啊”
                                                      然后其中一个女孩儿先看了看四周,然后才神神秘秘的小凑陆行近了,小声的说“听说,董事长早就和陈先生在国外结婚了,然后每个月都要去国外的房子度度假,很幸福呢”
                                                      陆行眼睛都笑的眯了起来“真的?”
                                                      另一个女孩接嘴道“是啊是啊,反正我一进公司就知道了,大家都知道,好像董事长和陈先生从小就在一起”
                                                      另一个女孩又感叹道“天啊,太幸福了吧,虽然是同性,但是两个人真的好配啊!”
                                                      陆行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原来是这样啊,不错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3-03 19:18
                                                        陆行听完了他想听的八卦,连公司楼上都没去,扭头又出了公司,他刚才一边听这个所谓的八卦,一边又不自觉的隔着衣服摩擦左臂的疤痕,身上都绷紧了,脸上却还带着笑
                                                        出了公司,上了车,一脚油门踩下去,不多一会儿就来到了郊外的小山区,这里有一条崎岖的盘山公路,经常有些富二代什么的在这里飙车寻刺激
                                                        陆行现在只觉得血都涌向大脑,整个人都快炸掉了,他急需要发泄,然后他一个劲的把油门踩到底,在盘山公路上飙了一圈又一圈
                                                        其实陆行自己也知道,所谓谣言十之八九都是假的,但是他听到说,‘两个人在一起很久了,结婚了,很幸福,在一起很配’,他就觉得恨不得现在就拿刀杀了陆以,他从大火中一个人死里逃生的跑出来,而陆以和陈商明两个人却在那之后和和美美的过起了小日子,仿佛他13岁之前的那些宠爱也根本都是假的,陆行面无表情的冷笑了一声‘呵,什么哥哥?都是假的,陆以你在别人的眼里不是过的很幸福吗?你在别人的眼里不是和陈商明从小在一起了吗?你早就忘了你有一个弟弟了吧,陆以你根本就不该活的这么幸福,你要和我一样才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3-03 19:21
                                                          发泄过后的陆行,回到了他自己的公寓,静静的站在落地窗前看了一会儿不远处的陆氏大厦,良久他嗤笑一声,回到书房打开笔记本开始查公司内部的资料,毁掉陆以,要先毁掉这个公司
                                                          陆行一查就查到了天黑,自言自语的说“想不到这么大方”,他查公司股份的时候发现,20%的股份是陆以自己名下的,25%的股份是对外发行的,还有25%是另外4个股东的,而奇怪的是最后30%的股权是冻结的,陆行猜测这30%的股权应该是给陈商明的,毕竟陈商明在公司没有任职,也没有投资,而这份股权持有人又是对外保密的,陆行理所当然的以为这是陆以给陈商明的
                                                          “嗤,陆以啊陆以”
                                                          陆行脸上是冷笑着的,手中却已经把电脑砸在了地上,连带着把厚重的办公桌都踹翻了,陆行疯魔了一样,把书房砸了个遍,砸累了,才喘着粗气停下来,天早就黑了,陆行也没有开灯,从窗外透进的霓虹灯光中看到书房已经是一片狼藉了,他从废墟中摸索着,终于摸到了一盒烟,然后坐在地上靠着被他踹倒了的书桌,点燃了一支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3-03 19:24
                                                            陆行静静的抽完了那支烟,他仔细的想了想陈商明这个人,其实他小时候眼里只有陆以一个人,是不太在乎旁人的,在他的印象里陈商明只是被培养接替他父亲管家职位的,他顺理成章的以为陆以和陈商明也只是主人和管家的关系,而现在,显而易见并不是他眼见的那样
                                                            所以陆行在想,是出事之前?还是出事之后?陆行努力的去回想小时候陆以和陈商明相处的细节,无奈,他那时候满心满眼的都是陆以一个人,他能想起来的全都是陆以在他哭的时候温柔的哄他
                                                            在他饿的时候去给他做饭
                                                            他后来上小学了,单独司机来接是不肯上车回家的,所以陆以不管课程多么繁忙总是要亲自去接他放学
                                                            陆行13岁以前的记忆,桩桩件件,清清楚楚都是和陆以有关的
                                                            陆行又点了一支烟,苦笑了一下,他又想,‘那现在陆以在干嘛呢?去见他口中的大客户?又或者在和陈商明翻云覆雨?’
                                                            一想到陆以真的有可能和陈商明在一起翻云覆雨,陆行的脸瞬间阴沉下来,他把那支烟,按灭在自己左臂的疤痕处,瞬间皮肤就传出了一股烧焦的糊味儿,陆行仿佛感觉不到痛一样,又狠捻了两下,才把烟头扔掉,然后拍拍身上的烟灰站了起来,陆行的那块疤上已然出现了一朵还带着血的烟花,疤痕叠着疤痕,倒是像一个别出心裁的纹身了,陆行面无表情看了看胳膊,只有疼痛才能让他记住他对陆以的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3-03 1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