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相吧 关注:197贴子:36,005
  • 27回复贴,共1

没有绝对,则必无相对。因此,相对论不靠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2-26 21:55
    从前我与他们一样,以为爱因斯坦很伟大,我们从小所见的文字都是这么描述的。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意识到:如果没有绝对性和确定性,那么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即便整个宇宙,但同样不能异于我们的数学体系:没有绝对前提,其后必为混沌。
    于是我很好奇,怎么就出现有一个《相对论》呢?说的是什么呢?我就去买了一本来读。果然,其内逻辑四处漏风,简直就不堪入目。


    回复
    2楼2019-02-27 21:27
      正解:从火车上掉下的石头,其运动路径只能有一条。
      相对论第一个误解:从火车上落下的石头,其运动路径可以有多条。
      逻辑毛病:违反同一律,即是在把观察者的效果直接等同为被观察者(石头)运动路径本身的不同。
      举例,如果按爱因斯坦同一个思维式,那么我们也可以认为太阳就是绕着地球转的。


      收起回复
      3楼2019-02-27 21:41
        论空间的本质(只需找到空间的本质,即能知道它的某个可能或不可能)
        有一个逻辑是这样的:不论谁设立出什么样的实体,无论网友的元子或是瘪子,科学工作者的一切的量子直至所谓的弦子什么的,包括场什么的,逻辑上只要那是实体,那么我们就都可以在概念上与“无”相区别——并从这个区别剥离出来,剥离之后所剩下的一无所有就是真正的宇宙空间。就是说,“空间”这个词仅仅只是一个概念,并且这个概念所指的只能是“一无所有”。
        请注意,只能是实体在空间内,而并不能是实体在实体内;正因为空间一无所有,一切的物理性质都仅仅只是来自实体自身而与空间无关(这个无关的意思是:空间从不影响物理行为,而只提供空无,正因为空无而具备有一个容积的意义罢了)
        但既然是空间是绝对的“无”,那么它必定不可能弯曲或伸缩。我们是不可能使得“什么也没有”发生弯曲的。


        收起回复
        4楼2019-02-27 22:05
          相对论的漏洞确实太多,如够时间,我们逐个谈一谈。
          我不知道这个荒唐为什么至今没打倒,是皇帝的新衣无人敢认?还是出于一种战略忽悠浪费对手的精力?还是科学家们对哲学一窍不通从而自信不足不敢随便冒进?都有可能。


          回复
          5楼2019-02-27 22:10
            正解:必有同时性。
            相对论的第二个误解:同时性不存在,或者说所谓的同时只能是相对的。
            爱因斯坦论证说:对于居中于站台上的观察者来说,闪电同时击中了火车头尾两端;对于运行的火车车厢内的中点的观察者来说,闪电并未同时击中火车的头尾两端。因此,绝对的同时性并不存在。
            解说:就在这里,爱因斯坦违反了同样的逻辑错误,即是把观察者的在不同情况的观察意义直接等同于物理事件的本身,这样的做法不可能符合同一律。第二个错误:爱因斯坦一方面将真空中的光速视为绝对不变(与参照系无关),但在这里显然认可并借鉴了牛顿力学中的速度叠加,否则他必不可能得出“车厢内观察者先看到来自火车头的闪电光”这个结论,从而也不能否定同时性。


            回复
            6楼2019-02-28 10:27
              同时性的证明:
              可在任意的一个时间点上,但凡实体皆不可能不存在(否则,还得推翻质能守恒),因此,同时性必然存在。
              补充说明:其一,一切的物理事件全都只能是来自实体的运动,又因为实体并不能凭空消失(充其量只能是相互转化的,但这仍归于运动的),因此,所有基于运动的物理事件只能是完全同步进行的;其二,个体运动的快慢仅只代表个体的运动属性,与同时性的必然意义无关。


              回复
              7楼2019-02-28 10:44
                论时间的本质


                时间仅仅只是一个形式,如果仅就这个形式而言不具备任何实体意义或物理意义,比如我们不可能用时间来作为动力。
                如果没有实体,就没有运动;如果没有运动,就没有时间。就是说,时间仅仅只是因为实体的运动——进而就展现有一种变化,这个变化必有先后的一个次序和过程→所谓时间,就是这个具备有次序性过程的表征,还可以被我们理解为实体运动的延续性。运动必定形式于延迟和连续的一种过程,而非跳跃的,就因为实体不可能凭空消失。(量子纠缠中的量子对很可能就是同为一体的东西,因此,只需撬动其中的一半那么另一半同步发生了,但这不是跨距离传递,而就是同一个的两半且是并不会受到空间的任何影响;就是说,诸如量子通信所受到的干扰只是来自其他的实体而非是因为空间。)
                形式、质料和实体,这些概念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乃是形而上学中的核心议题之一(只是所谓现代哲学远远偏离这个核心罢了)。简而言之,绝不可能存在某个可以脱离实体的形式。同理,时间仅仅只是一个形式罢了——作为形式充其量只能被视为是实体的部分;所有的部分都不能脱离整体而成为某个独立存在,也就是说,并不能存在可为独立的时间(不过,可以而且必须作为一个独立的概念;哲学是体系性的,此处有相当篇幅的论文可以论述思想概念与各类对象之间的关系,在此确实不便多谈)。
                但有一个老生常谈,他们认为唯有运动才是绝对的。实际上,说这话的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什么是宇宙之根,什么是宇宙之表。很明显,运动从来就不是脱离实体而果真飘在虚空中的运动,说到底“运动”这个称谓所能指称的对象仍然只是一个形式罢了,即:运动永远只能是实体的运动,归于实体的属性而不就是实体。
                因此,时间乃是比运动这个形式还要次一级的形式:没有实体,就没有运动这个形式;没有运动这个形式,就没有时间这个形式。


                回复
                10楼2019-02-28 12:18
                  正解:一切物体在没有受到力的作用的时候,总保持静止状态或匀速直线运动状态。
                  相对论的第三个误解:一物体在离其他物足够远时,一直保持静止状态或保持匀速直线运动状态。(见狭义相对论第4节)
                  逻辑毛病:偷换概念。
                  解说:惯性定律不仅仅是描述物体运动的一个基本原则,而且是绝对正确的一个原则,只需那是一个物体。正推:任何一个物体,来自其内部的各向作用力基本是平衡的(即便是由放射性同位素组成的物体,但这依然是在往各向放射的,而非只往同一个方向放射),又如果没有受到任何外力的影响,那么该物体对外的空间运动轨迹也就没有任何的理由发生改变了,而又只能是维持原有状态。反推:如果说无需外力亦能改变一个物体的运动状态,则必定意味着:受力和不受力的状态没有区别;没有区别则只能相等,即受力=不受力,但这显然不符合理性的普遍原则。
                  就是说,惯性定律其实如同“1+1=2”一样不可置疑:这是一种绝对的基准。至于在这个基准之上所叠加进来的各种变量——不仅不可同日而语,而且还必须以基准为基础——然后才能存在有序而非混沌的可能。比如说,如果没有惯性定律的牵制作用,而仅仅只是存在引力,那么地球必定坠入太阳。同样的道理,不过仅仅因为电子具备有不同于宏观物体的波态,比如一个原子内的电子会是不断地受到临近的电子的干扰乃至外来能量的干扰,尤其原本远非宏观物质态的磁场一类的能量态——然后他们指着相关的现象说:瞧,牛顿力学失效了。
                  其实,不论什么样的身份,哲学家、物理学家、作家、民科、院校学子、评论家,乃至农民,就在这些身份当中,何处没有不当的思维呢?又何处没有合理的思维呢?即便要求原本最为严谨的数学思想,亦有完全相反看法。
                  下楼贴有相对论第4节原文,有兴趣的请仔细品一品,这一节可以说明爱因斯坦根本就没有理解到牛顿惯性定律,否则他绝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收起回复
                  11楼2019-03-02 18:27
                    狭义相对论第4节.伽利略坐标系


                    众所周知,伽利略-牛顿力学的基本定律(称为惯性定律)可以表述如下:一物体在离其他物足够远时,一直保持静止状态或保持匀速直线运动状态。这个定律不仅谈到了物体的运动,而且指出了不违反力学原理的、可在力学描述中加以应用的参考物体或坐标系。相对于人眼可见的恒星那样的物体,惯性定律无疑是在相当高的近似程度上能够成立的。现在如果我们使用一个与地球牢固地连接在一起的坐标系,那么,相对于这一坐标系,每一颗恒星在一个天文日当中都要描画一个具有莫大的半径的圆,这个结果与惯性定律的陈述是相反的。因此,如果我们要遵循这个定律,我们就只能参照恒星在其中不作圆周运动的坐标系来考察物体的运动。若一坐标系的运动状态使惯性定律对于该坐标系而言是成立的,该坐标系即称为“伽利略坐标系”。伽利略-牛顿力学诸定律只有对于伽利略坐标系来说才能认为是有效的。


                    收起回复
                    12楼2019-03-02 18:57
                      相对论中的同时性的相对性
                      在相对论中,同时性不具有绝对意义,但它的各处叙述或举例并不完全一致,在百度百科中有这样的一个叙述的:在同一个惯性系中(设为A惯性系),不同空间发生的两个物理事件是同时的,但在相对于A惯性作运动的另一个惯性系中(设为B惯性系)看来就不再是同时的。
                      其实,爱因斯坦相对论中所有的表述都是含含糊糊或一笔带过的,乃至别人的引用往往也不一定是很清楚的,不过我们仍可以帮助它举例予以说明:北京时间2019年3月3日上午8点整,在武汉某位置点上有一只鸟煽动了一下翅膀,纽约某位置点上发生了枪击事件……归根结底,就在8点整这同一个时间点上,地球上的所有的实体及其运动都不会不存在,因此,同时性必然存在。
                      然而,荒谬的是,根据相对论的同时性定义,我们只能是如此推导并得出有这样的结果:北京时间8点整的这个同时性基准——只对同为地球这个坐标系才是成立的(相当于A惯性系),但对于另一个坐标系,比如正在远离地球而去的某个类星体(相当于B坐标系)来说,武汉的鸟在煽动翅膀和纽约的枪击事件并不是同时发生的,——同理,同在北京时间8点整的这个时间点上,地球上所有的物理事件都不是同时的。
                      请问吧类爱好思考的学子们和科迷们,这样的逻辑没有问题?


                      回复
                      13楼2019-03-03 09:26
                        相对论只是基于一系列张冠李戴式的理解而来的历史巧合?
                        光在真空中的速度不变;光速与光源的速度不叠加:这是一个可以得到合理解释的正确命题,但这个命题并不是证明相对论正确的依据。(爱因斯坦从未对真空光速不变作出过合理解释,只是根据部分观察并结合有数据的需要而作出的假设)
                        据说,历史上天文学家观察到星星的光行差现象,曾经用地球运动不拖曳以太(即是相当于以太是静止的)作出过完美解释。按理说,光的传播根本就不需要以太【因为,能量波原本就是不同于物质态的波。只有物质态的波(比如水波和声波)——因为这类波原本就是依赖于物质态而产生出来的,所以一旦离开物质态的媒介则必定无法得到传递(如真空中听不到声音),但是光波原本就是不相同于声波和水波的,所以后者的运动并不存在媒介传递性质,而只是自由能量子的一种自趋性的运动,这种自趋性运动特征部分类似有熵运动的自趋性】。因此,天文学家为了解释光行差而又重新从故纸堆里挖出的不为地球所拖曳的“静止以太”——这样的做法其实根本不需要,而只需基于原本不可能为运动的“真空”这一概念代替即可。
                        然而,即便在今天,我感觉到人们对迈克耳孙莫雷实验结果的解读仍然存在很大的问题,但这是另一个问题。移动仪器的那点速度对于光速而言基本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这个低速的移动甚至是多此一举的;事实上,仪器随地球而运动的速度远比仪器相对地球的移动速度要快的多);重要的是,光的速度既不叠加于光源的速度,而且每一个光子都是瞬时性发射的,此外还存在着先后次序性的一个发射——这意味着:就在仪器的移动过程中,每一个光子来回的行程都是瞬时完成的,几乎就是相等的——几乎不存在什么光子的V型路径,或者说这个夹角微乎其微:如此,何以可能因为这个移动而导致在终点上出现有条纹的变化?
                        大概10年前,我就觉得相对论的观点很奇怪,但思考了一阵子中间就完全放下了,最近无意中才在百度吧发现尚有这么多人都在关注这个问题,但愿能集中一些时间与有兴趣而又有一定物理数学基础的吧友们重新讨论一下相对论。无论如何,无论是哲学的、物理学的、化学或数学、生命科学的——绝不允许不一致,更不允许这一个理论和另一个理论的对立。换句话说,只能是正确观点和错误观点的对立,而绝不可能是自然规律内部存在不兼容的对立(否则,宇宙千真万确不能形成为有序的存在)。我们崇尚科学崇尚自然而不是为了崇尚某个身份的,科学家们其实绝对不能仅仅为了解释某些物理现象(至于是否解释得当,有史以来都在证明着一个词,即“不一定”)而又导致在其他多个领域的不可理解。
                        就此值得一提的是,理论性物理思想与哲学思想关联性很大,而对数学的依赖性并不是很大;当然,若是对于应用物理学而言,那么数学就是不可或缺的。物理应用问题一旦离开数学显然无法动手,但理论物理必定需要有一个能融为一体的整体观念——这也是物理学家们一直在努力寻找的所谓统一性。物理学家期望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统一,但事实上仍未发现其中的可能。
                        请各位百度一下“相对论中的著名公式”,终于有人站出来说了一句公众需要知道的话:相对论著名公式(至今)无法证明。数学千真万确很伟大,但对于物理学而言仍只是一个相对沉默的工具——我想说的是:物理学绝对不能无意义地架设数学等式,而是必须要有一个理论上的逻辑解释,而不是来自数学式的一个解释,正如数学不太可能仅仅依靠数学自身而来证明其出发点(数学公理)。说一句最通俗易懂的话:我们不能拿出3种颜色而与3公斤约成为1。然而,我们的相对论所导致的荒谬结论还远远不止楼上已经说的这些内容。
                        同样在10年前,百度百科中把时间和空间全都归于物质,但在今天这类描述显然已经不在了。


                        回复
                        16楼2019-03-03 12:18
                          假如离开绝对性,那么相对性何以可能?


                          伙伴们知道:相对论否定了绝对时空。爱因斯坦甚至为此而洋洋得意。那么,请教各位读懂有相对论高手们一个问题:在相对论相关公式的推导过程中,爱因斯坦式的惯性坐标系的四维时空数据乃是基于什么作为参照点继而才能得到的?
                          首先,我们可以肯定的是:物理学必定不能脱离参照物而求得速度这个概念,无论物体,或是坐标系,它们的速度计算必定需要某个可以参照的参照物然后才为可能。正如“无”乃是参照于“有”才能被我们发现的,“对比”其实是认识论中甚至不亚于同一律的重要概念。但问题是,接下来会是存在一个两难:
                          如果说绝对时空并不存在,那么t0、x0、y0、z0一类的概念究竟从何而来?难道说,爱因斯坦只能是一边否认了绝对时空但又可以一边使用了绝对时空?
                          但如果说相对论中的惯性坐标系只能是由不同坐标系互为参照出来的,那么,同样有一个问题需要作出合理解释:爱因斯坦凭什么说其中的一个惯性系要比另一个优越?比如,就在互为参照的多个惯性系中,哪一家的数据作为原初的t0?难道说其他惯性系的数据仅仅只配作为相对的t1、t2,,,?既然这里乃是互为参照的,正如爱因斯坦常常自诩为互为等价的,那么仍不能填补逻辑漏洞:就在互为参照的A惯性系、B惯性系、C惯性系,,,究竟那一个惯性的系内空间和时间发生了收缩?而人的寿命变长?
                          一个混沌无物的思想究竟何以成为现代物理学的可能?


                          回复
                          17楼2019-03-03 15:42
                            论宇宙空间的几何性质(1)

                            一切的物理性质都是来自实体,不可能来自一无所有的空间。如果说爱因斯坦所描述的那个空间(简称爱式空间)可以伸缩,那么这个空间必定不是真正的宇宙空间,而只能是某种实体——无非是某种实体在伸缩和可以伸缩。然而,请问一切鹦鹉学舌的唯相者们,你们找到了既是爱式空间而又是实体的东西了吗?
                            何谓逻辑?逻辑的本性就是一致性;逻辑的原则就是理一。又何谓整体观念?回答这个问题相当宏伟,但整体观念至少必须是包含有可统一的逻辑。然而,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解释芝麻而说西瓜不存在,这不是扯淡吗?薛定谔猫根本就不可能你们也判断不出来?
                            究竟何谓逻辑?即便人人都在使用逻辑,然而,直到如今来自书本的定义并不统一。说一千道一万,并不论本本主义者的是与否,而是所有人和所有的知识皆不能从书本上即可得到标准的答案,而是所有人必须要有一个自己的正确理解:这个正确必须是可统一的。
                            作为对比,接下来我们首先来解释一个现象。就在一般的生活理解中,真空会产生吸力,或理解为真空存在负压,所以飞机机舱升空后就需要加压,否则乘客们会是受不了的。同样,人们在拔火罐时即可明显地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吸力来自罐体内。
                            真空会产生吸力,这已经成为一个生活常识,但常识通常只在我们仔细去思考的时候才能理解到真正的所以然,或者说才能真正明白本质和现象的关系问题。涉及到这里,我们必须搞清楚并得到确认的是:上述现象并不是因为真空存在负压或曰吸力,而是因为人的躯体原本就存在有一个标准大气压的内压。说通俗一点,我们人体其实就像是一个个充了气的轮胎或气球,无非地面生命自其起源处开始就一直是平衡地演化和生活在大气压之下的,所以就感觉不到来自我们自身的那个压强了。同理,某些原本只生活在深海的物种就是不能又生活到浅海里去的(至于座头鲸可以短暂地进入深海,这必有额外原因,即是必与其特殊的身体结构有关。说几句题外话,不可能深海潜航器需要抗住海水的压强,而座头鲸不需要,这就是逻辑。一切的科学工作者都需要逻辑,但他们的逻辑强不强确实的不一定的,就比如爱因斯坦),乃是因为其躯体内压非常高,而若没有足够海水压强来平衡这个内压则是很可能会爆掉的,至少是身体无法适应的。
                            我再强调一遍:一切的物理性质都是来自实体,而不可能来自一无所有的空间。“有”和“无”在概念上并不重叠,这是必然的同一律所要求的。然而,我们的可怜的天下唯相是从的盲从者们,笔者谨代表所有理性反相者们就在这里请你们找出“爱式空间因子”。否则,你们的实质的“维相吧”仅仅只能是自说自话式的自我欺骗和欺骗其他盲从者。


                            回复
                            18楼2019-03-06 11:10
                              论宇宙空间的几何性质(2)


                              命题一:脱离绝对,则必为混沌;失去一,则必不为多。
                              命题二:作为一个规则,只要这个规则在某个领域是确定无疑的,且是可以建立数学等式的,那么同时也会成为该领域的一种绝对刻度。
                              请真正理解上面两个命题(如果不能理解则不应该忙于否定,否则没有任何价值;如果自觉理解而又觉得不正确,那么请用逻辑语言推翻这样的命题,这才是有价值的反对),然后再来理解相对论空间和牛顿空间的区别。
                              在狭义相对论中,爱因斯坦开篇即是高调地质疑了欧氏几何的真实性,然而,就在这个质疑的同时,他自己又能如何呢?笔者请追求真理的人们看清楚:开篇不久,爱因斯坦不得不在其论述中多出一个尾巴,这个尾巴就是绝对不变的“刚体”和姑且设定为不变的“钟”。
                              为什么会这样呢?真相是这样的:任何人所使用的任何概念都必须是绝对的(这里可以举最极端的例子,即便“不是”或“怀疑”一类的概念,但它必须基于一个绝对确定的“是”,然后才能得到“不是”或“怀疑”这个意义的);甚至,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一旦脱离绝对,那么认知根本不可能(这句话等价于:若混沌在先,则认知不可能)。因此,爱因斯坦同样不得不使用“刚体”来代替欧氏几何几何中的不变空间。
                              我们的认知不可能脱离绝对性和一致性,请注意,这并不是说相对性不能存在,而是说明一切的相对性都必须基于绝对性和一致性为前提。这就是伟大的先哲们追求“一”这个概念的原因。并没有人可以例外,这样的形而上学之理,同样也是后来的爱因斯坦拒不接受海森堡所谓的不确定性原理和量子纠缠中出现的所谓的超距作用的原因:就在类似问题上,我们全都一样,为每一个自我所确认的物理意义绝不可能或左或右,或曰无法确定:归根结底,此处如果果真无法确定,那么必然意味着失去认知。
                              我再强调一遍:即便“不确定”这个概念——它的前提必须是“确定”的,这同理于“不是”的前提必须基于“是”。
                              现在,让我们回到具体的问题,既然爱因斯坦首先就质疑了欧氏几何的真实性转而极为推崇非欧几何,那么,最好让我们在这里重温一下欧氏几何和非欧几何的关系及其历史渊源,如果能找到并真正理解到其中的关系,那么此举必定有助于我们去审视爱因斯坦的逻辑是否存在问题。
                              为了更为直观,让我们从欧氏几何开始并列出其公理(怀疑主义可能更倾向于称公理为公设,因为此类思想者已经是深陷于“无可绝对”的这个问题上不可自拔;当然这是题外话且事关宏伟的哲学,好在不太影响我们的话题,姑且称公设也可以)。
                              公设一:由任意一点到任意一点可作直线。
                              公设二:一条有限直线可以继续延长。
                              公设三:以任意点为心及任意的距离可以画圆。
                              公设四:凡直角都相等。
                              公设五:同一平面内一条直线和另外两条直线相交,若在某一侧的两个内角的和小于两直角,则这两直线经无限延长后在这一侧相交(等价命题:过直线外一点,有且仅有一条直线与已知直线平行)。
                              顺便,让我们在这里对照一下百度百科关于“欧氏几何”的一些说辞:根据欧氏几何的5条公理,可以看出,欧氏几何实际上就是平面几何……宏观低速的牛顿物理学中,即是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所处的空间可以近似看成欧氏几何空间;但在涉及到广义相对论效应时,真实的时空是变化的,计算这个变化就需要基于黎曼几何学规则。【但在我看来,百度百科毫无疑问是人编写的,一方面会因为编写人的错误认识或不当表达从而必定造成负面影响,另一方面必有另一类编写人仍可以为我们提供准确的知识或信息:跟随信息传播的便利性,百度百科必定愈来愈是成就为一个具备有历史性影响的存在。至于百度百科中的或对或错,唯有阅读者自己去分析才能得出一个判断,关于这一点总是必然的。】
                              事实是,“欧氏几何是平面几何”这样的说法,它既不公允,而且明显就是来自相对论阴云之下的一个鹦鹉学舌。但请广大的学子们注意:欧氏几何同样可以求解立体的三维空间。这原本是多么明显的一个意义,然而我们的百度编写人为什么连字面意义都是无法相符于真实情况的呢?除了亦步亦趋的鹦鹉学舌,诸如此类的敷衍了事式的思想工作者究竟还能干出一些什么呢?欧氏几何和非欧几何的区别并不是在于二维和三维,而只是在于平直性空间与弯曲性空间;欧氏几何当然就是描述平直性空间的几何数学规则,而非欧几何则是描述非平直性空间的几何数学规则。平直空间和二维平面仍然是明显不相同的两个概念;前者可以是三维的当然也可以包括平面几何规则,而后者则仅仅只能是二维的。
                              他们究竟谁才是近似的?谁又是瞎扯的?唯第三者的理解愈深才有可能分辨得愈为清楚。这同样是毫无疑问的:数学远远不能代表物理学,数学连自身的出处都是无法得到自我证明的,大把的数学家包括伟大的欧拉并不同时也是物理学家——这就是最为有力的事实证明之一。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数学可以全权等价物理学,那么只需精通数学即可懂得物理学,但这明显不符合事实。姑且不论相对论数学式的来源是如此的可疑(爱因斯坦何处为它建立过物理意义?无非总是把别人的东西拿过来瞎打包),至少,数学家们的数学能力不比天下维相者们差,因此,维相者远远不能只需拿出数学式的怎么样又怎么样然后即可承认相对论为绝对正确:否则,这并不符合逻辑。(待续)


                              回复
                              20楼2019-03-06 11:33
                                论宇宙空间的几何性质(3)


                                所谓数学公理,通常有一常见的特征:命题简单且不能依靠演绎逻辑予以证明;换句话说,只要某个命题可以由其他命题推出,那么这个命题不具备公理地位。
                                欧氏几何前面4个公设都很简单,但第5个看起来相对复杂,尤其是欧几里得的原有表述。欧几里得本人曾表示这5条公设都是不可证明的,但思想者从来就不是别人说什么然后就是什么,总有一些数学家开始怀疑第5公设或者并不是公设而只是一个定理。
                                然而,究竟能不能依靠前面4个公设而来证明第5个公设?这看似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问题却又长期得不到证明,乃至不失为数学界长期的一个猜想,甚至导致长达两千多年关于“平行线理论”的讨论。
                                怀疑往往就是真理的开始。直到十九世纪二十年代,俄国的一位年轻的数学家罗巴切夫斯基对这个问题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开始着手研究这个问题。罗巴切夫斯基的父亲老罗也是一位数学家,当他听说自己的儿子在研究这个问题后曾是特意告诫过罗巴切夫斯基说:你就别捣鼓搞这样的问题,我已经在这个问题上琢磨了大半辈子一无所获,其他人也一样。
                                罗巴切夫斯基并未听从他父亲的建议,而且其思路与前辈们完全不同,以往人们在论证这个问题时总是一味考虑如何通过前面4个公设而来证明第5个公设(事实上,它们之间原本并无逻辑推导关系,故不可能存在有这样的证明),但是我们的罗巴切夫斯基的思路则是这样的:如果把第5个公设改成“过直线外一点,有多条直线与已知直线平行”——假如通过这个改动而又能够推出与欧氏几何相矛盾的结论,那么即可通过这一矛盾的所在然后顺藤摸瓜,从而找到证明的方法。
                                罗巴切夫斯基的思路不无道理:假如前面4个公设可以推出第5公设——则必定等价于——第5公设与前面4个公设存在了可为一致的演绎逻辑关系(这正如定理实际上就是公理的代言人:所有的定理必定一致于其公理):正是基于这样的一个必然性,但若改动第5公设导致有某个矛盾的出现,那么我们即可间接地证明出第5公设必定在与前面4个公设相关。
                                然而,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尽管罗巴切夫斯基沿着几何原本的足迹推导了一个遍,但在其结论上始终没有发现可与前面4条公设相矛盾的地方。尽管罗巴切夫斯基并未证明出第5公设是由前面4个公设推导的,但是充分地证明了第5公设乃是完全独立于前面4个公设的:即,第5个公设与前面4个公设并不存在任何演绎性质的逻辑关系。
                                就像别的什么真理一样,罗氏几何刚刚诞生的时候基本不受人待见,如下一段文字几乎全盘摘自百度百科【这里之所以把这段文字粘贴出来,一是为了表明百度百科的价值之所在,二是希望人们真正能记住历史,三是希望人们有所思考:在现代社会与历史情况之间究竟有哪些相同和不同?人们为什么总是难以接受新的思想?教科书和独立思考究竟谁更重要?当然,这里绝不是想要单方面否定文本的价值】:
                                1826年2月23日,罗巴切夫斯基于喀山大学物理数学系学术会议上,宣读了他的第一篇关于非欧几何的论文:《几何学原理及平行线定理严格证明的摘要》。这篇首创性论文的问世,标志着非欧几何的诞生。然而,这一重大成果刚一公诸于世,就遭到正统数学家的冷漠和反对。
                                参加2月23日学术公议的全是数学造诣较深的专家,其中有著名的数学家、天文学家西蒙诺夫,有后来成为科学院院士的古普费尔,以及后来在数学界颇有声望的博拉斯曼。在这些人的心目中,罗巴切夫斯基是一位很有才华的青年数学家。
                                可是,出乎他们的意料,这位年轻的教授在简短的开场白之后,接着说的全是一些令人莫名其妙的话,诸如三角形的内角和小于两直角,而且随着边长增大而无限变小,直至趋于零;锐角一边的垂线可以和另一边不相交,等等。
                                这些命题不仅离奇古怪,与欧几里得几何相冲突,而且还与人们的日常经验相背离。然而,报告者却认真地、充满信心地指出,它们属于一种逻辑严谨的新几何,和欧几里得几何有着同等的存在权利。这些古怪的语言,竟然出自一个头脑清楚、治学严谨的数学家教授之口,不能不使与会者们感到意外。他们先是表现现一种疑惑和惊呆,不多一会儿,便流露出各种否定的表情。
                                宣讲论文后,罗巴切夫斯基诚恳地请与会者讨论,提出修改意见。可是,谁也不肯作任何公开评论,会场上一片冷漠。一个具有独创性的重大发现,即便是在专家们云集的专业会议上,却仍然只能面对这样的一种情形:最先聆听发现者本人讲述发现内容的同行专家们,却因为思想上的守旧,不仅没能理解这一发现的重要意义,反而采取了冷谈和轻慢的态度,这实在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会后,数学体系学术委员会委托西蒙诺夫、古普费尔和博拉斯曼组成三人鉴定小组,对罗巴切夫斯基的论文作出书面鉴定。他们的态度无疑是否定的,但又迟迟不肯写出书面意见,以致最后连文稿也给弄丢了。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罗巴切夫斯基不间断收到来自权威们的讥讽与匿名者的攻击,直至他离世都不曾得到公正的认可。人的一般动物属性可见一斑,即便高斯这样的超级数学家又能如何?他一面认可有罗巴切夫斯基,又一面偷偷压制过罗巴切夫斯基。所有的动物都存在不可克服的生存意志(实际上,这个所谓的生存意志就是与生俱来即被格式化了的潜意识之一),故而没有任何动物可以真正地容纳异己者,动物的这一德性同样并不会从人的身上抹去,唯有我们的自我思想认知上的改变才可以改变我们。
                                黎曼几何与欧氏几何和罗氏几何的区别又能在哪里呢?前面的4个公设全都一模一样,黎曼同样只是改动了第5公设,但与罗巴切夫斯基并不相同,黎曼把第5公设改为:过直线外一点,没有直线与已知直线平行。
                                前提不同,则结论必然有异:这不啻为数学原则,而是一切知识的原则。这就是我们的哲学总在追根究底的原因;同样,真正的物理学家不应该不追认自己的物理数学模型的前提意义。否则,无意义的二律背反随处可见(待续)


                                回复
                                21楼2019-03-06 15:31
                                  论宇宙空间的几何性质(4)


                                  关于空间的形而上的逻辑论证:
                                  ①一是所有意义的原则(证明:失去一,多不能存在;既然多存在,则一必然存在);②既然实体不得不概念为“有”,那么剥离一切实体之后的概念只能为“无”,这个“有”和“无”在概念上必不能重合,否则必违背理一的原则。因此,宇宙空间绝对不能又是实体。


                                  关于空间的形而下的说明:
                                  空间原本实证为0,但光环自古总能蒙蔽人的双眼,尤其是人类社会在深受实证主义的毒害以来,科学工作者们往往只承认实验室里可以找到的东西,却日渐遗忘形而上之理。然而,必与实证主义之期望恰好相反,我们的科学家绝无可能在实验室里找到“宇宙空间”,这就像不可能在显微镜之下发现“0”一样,因此,我们永远只能是借用形而上之理倒推出宇宙空间的实质意义。
                                  千真万确,不能为理性原则所指导的实证——只能是一文不值。最极端的例子就是,智障者每天都在与实证打交道,但却没有判断力。因此,请从所有的科幻思想中回到现实生活,并认清这个问题:“无”这个意义一向都是从“有”这个意义的实证化对比中得出来的;而且,无一不是实证如此。比如,王二麻子刚从屋内出来就不可能仍在屋内,李四把桌面的东西全部搬走然后那儿就只能是一个“空”的。特殊情况必有特殊原因,而绝对不是因为出现有一个无理数然后即可否定掉有理数的;请不要在此与理智闲扯任何科幻,这没有任何意义。


                                  既然科学总在追求实证,我们其实一样总要追求实证:问题在于,我们何以抛开原本普适的实证,转而似乎仅仅只是求助于高大上的实验室?自古大道必简,但这何以一再遭到学子们的忽视?是不是因为一个错误的导向?
                                  霍金的奇点有没有可能,我尚是不得而知,但是让我们借用这个奇点来说明宇宙空间倒不失为一个合适的形而下的道具:就在霍金奇点之外,即为真实的宇宙空间(当然,他们说时空只是爆炸出来的,但崇高的科学果真不需要哲学的逻辑?);更准确的说,我们只需把奇点从概念上搬走,剩下的那个概念——所能指称的:这就是最完整的宇宙空间。
                                  为什么有些人总是转而相信并未真正得以实证的高大上呢?这是因为我们还没有长大吗?或者就是因为缺乏对整体观念的把握。科学绝对不会抛开理一。
                                  什么样的人只能是盲目崇拜的和猎奇心态的?乃至于有人一说到薛定谔猫似乎个个知道,但若一说到薛定谔却又并不一定很清楚。
                                  薛定谔并不支持他的猫,这个反例其实并不恰当,因为并非就在同一个领域,但他曾经表达过这样的一个正确的科学观:我们的任务不是去发现一些别人还没有发现的东西,而是针对所有人都看见的东西做一些从未有过的思考。所以呢,我才说过薛定谔并不同于爱因斯坦,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
                                  究竟只有什么样的人?从来都不会质疑这样的荒谬:实体为0的0何以伸缩?
                                  人与其他动物还有什么样的区别?照我说,最重要的区别就是人的智力相对高一些,但正因为如此,所以就把一切的动物属性都放大了,乃至于可以把荒谬和正确的意识范围及其程度全都放大了。然而,即便其他动物,只要大脑尚未损坏,那么必定知道这一关系:掏完盒子里的食物之后,那里面就不再有食物了。
                                  正因为宇宙空间原本空无,是以为一种任意性,注意,我说的这个任意需要区别于叠加了规则之后的概念:比如说,几何规则就不能依然还是前面的那一个任意了。简而言之:规则归规则,任意归任意;任何一个概念,在其意义上都应该有一个范畴。
                                  你走在路上,往东、往西或是往北,这代表某种意义上的任意性;但是,你绝对不能够往“无”而走的,这就是代表有一种不可逾越的规则。小朋友们在平面上随意涂鸦,这代表有某种意义上的任意性。另一方面,但若在平面上作出规律性的描画,即是基于规则而构成的某种有序的画面;即便是平面上的立体感,但这仍然不能构成为真正的立体物:诸如此类,这就代表有某种规则。


                                  因此,一切知识都需要有可为确定的意义,即是需要籍以种种规则而为构建的:此处,也就并不能是任意的。


                                  鉴于宇宙空间原本只为空无,所以说,宇宙空间并不可能影响到任何的规则;这就是说,无论来自物理性质的、几何性质的,或者是数学意义上的,只能是规则自身影响到自身,至于宇宙空间的“非影响”性质——只能是相当于预先允许有所有规则的可能性。这么说可能有点绕,我再举个例子。比如,0从不为某个数所叠加,这就说明有0的一个“非影响”的性质,且是由此而获得有一种任意性(即,无论什么数都不会因为叠加了0而增加或减少;0可以乘掉一切数,即可以体现有一种任意,又体现有一种规则);至于0不能做出分母,这就不是0本身的问题了,而只是一种规则的问题。
                                  什么意思呢?不要说前面已经提到的三种几何学,即便再来某种全新的几何学——这仍是有可能的,注意,只要那是符合其自身规则的;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任意性和规则的区别就在于:作为规则的自身——就不能是任意的,即是必须要达成有某种自我限定的,正如爱因斯坦在他的相对论中不得不限定有光速一样(赞一个,光速不变这个问题蒙对了;但把一切都限定在光速之内,笔者深感怀疑)。


                                  综上所述,如何制定规则的前提(是否绝对正确),以及这个前提适用的范畴:这对于一切学科而言,就是非常重要又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任意前提则必定推出任意的结果,二律背反其实可以无处不在,但若得不到绝对确认的前提——自古很难推出真理。
                                  飞奔的火车,从来就不是拖着一个局部的空间而走的,而仅仅只是拖拽着其自身的一切粒子及其架构包括其内所包含的能量和空气而走的。即便是这样的问题,他并没有理解。
                                  牛顿时空只是一种通用和绝对的刻度,至于为什么可以成为通用和绝对的刻度?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好问题,回答这样的问题,恰好就是因为理一,同理于宇宙不可能有两套规则:这才是真实的相对性原理。


                                  真理或真实,并不允许存在“近似”一说。


                                  回复
                                  22楼2019-03-10 2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