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点转生吧 关注:3,293贴子:3,889
  • 42回复贴,共1

第四章 失败之味 006话 塔丁苹果塔 (Tarte Tatin)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其實只要把佩特拉小(巨)姐(乳)帶過來,庫斯瓦斯應該在各種意義上都會精神起來


回复
1楼2019-02-25 17:24
    感謝精神甜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2-25 18:23
      各種意義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2-25 18:29
        是阿.絕對完勝甜點的佩特拉不在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25 18:48
          畢竟大家都知道,庫斯瓦雷是一個怎麼的騷年


          收起回复
          5楼2019-02-25 19:21
            多種意涵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6楼2019-02-25 19:2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2-25 19:41
                他老二肯定精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25 23:05
                  怎么能把小姐带进古战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26 02:46
                    庆祝胜利(这个行为)是有意义的。
                    为了流传战胜了敌人这样的事实,宣传自己的正义,并批评敌人的不正义。
                    然后,为了让死去的人们的灵魂安息、安慰在生的人。

                    「祝贺这次的胜利,干杯!!」
                    「「干杯!!」」

                    弗巴雷格边境伯领,领都阿尔科姆。在几乎是(城锁)中央的城堡处,现在开放着大厅。
                    在热闹的喧嚣中,以烤羊为首的豪华料理接连不断地被运来。中央的桌子上狭窄地摆满种种的菜肴,最为引人注目。但这并不是值得表扬的事。本来的话,料理等东西是用来衬托来宾的。

                    料理在大厅里很显眼,是因为缺少这种社交常见的色彩。因为为了庆祝胜利而聚集的只有军人。与一般社交场合相比,女性人数明显较少。没有人会带家人来战场,所以总体来说女性的数量都是有限的,是一个满是男人的社交场所。

                    尽管如此,大厅里还是聚集了二百多人,除了警卫人员和服务员的劳动人员之外,全员的手里都拿着什么饮料和食物。这里也兼作慰劳,所以吃喝的全部是边境伯请客。
                    对毫无回报的军功,也常常被给予参加这种场合的权利作为补偿。像是认真完成补给任务的班长,或是执行警戒任务的小队长等的人也很多。【译:负责后勤和补给的人没有战功,所以给他们在参加庆祝会吃吃喝喝当补偿】
                    这样的人们之中有大部分都是作为侍从在以边境伯家为首的各家族工作的人。对于平时连奢侈品都用不起的他们来说,这是边境伯家的宴会是一个饱尝佳肴和美酒的绝好机会。因此吃得胃也胀起来。
                    其中最受欢迎的是,边境伯家境内生产的葡萄酒。一桶桶大葡萄酒桶被被放在会场中央,那个地方的人潮不绝可见其受欢迎的程度。


                    收起回复
                    10楼2019-02-26 12:21
                      「但是,最后还是以小冲突的规模结束了。」
                      「本想好不容易有机会立下战功,没想到敌人也太可悲了。」


                      人在喝酒醉后,如果周围的人都是男性,就连稳重的人也会不小心说出心里话。特别是平时作为侍从为主人做事的人很多,所以即使是他人的牢骚话也会产生共呜。
                      上司的牢骚,家人的牢骚。虽然是乱七八糟的牢骚之争,但还是有很多昤关于这次战斗的。


                      「勒特侯德的笨‧蛋‧们,我还以为会头破血流地袭击过来。」
                      「托他们的福,立功的机会没了。结果,这次立下战功的人,只有从其他地方来的少爷。真好啊,出身高贵的人只要躺在马背上也能立功。」


                      在这次战斗中被算作有军功的人当中,也包括库斯瓦雷和佩斯特钦。实际上,只有在开拓村展开的攻防战才算是真正的战斗,虽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也有很多不平和不满。
                      在战胜庆祝会开始的当初,声音还很小,但一喝醉声音就变大了,这样的人有很多。


                      「真是的,到处都是不满。少爷,请不要在意」
                      「啊啊」


                      祝贺胜利当然有功者也得参加。库斯瓦雷也是,不情愿地参与着,在那里听到的很多话,都在挖去了他的心。
                      今天他的护卫很年轻。因为平时主要在身边的人全都受伤了。其中一人死亡。是个交往时间最长的男人。
                      既然面临着战斗,那么对这样的牺牲应该是有思想准备的,但对突然发生的事起初还不太习惯。不知不觉,想象往常一样打招呼,却发现对方不在了。每次重复这种事,内心就会变得更为冰冷,更为阴暗。


                      「少爷……」
                      「没关系,没关系。埃德马克也好好享受吧。你看,有好多看起来很美味的东西喔?」


                      打算强颜欢笑的库斯瓦雷的笑脸。只有笑容挂在嘴边,可以看到眼睛和眉间都很用力。身旁的侍从,也为主人那样的脸而感到心痛。
                      无法展现笑容的笑容。其中的哀惜之情不知如何。
                      青年很温柔。出生于高贵的家族,作为嫡孙被抚养长大,虽然身为军家高层却努力在学习,不会忘记对下部的爱护,是一位心地善良的杰出人物。
                      平常总会从心底感到自豪的主人的气质。现在却成为了不安的种子。


                      收起回复
                      12楼2019-02-26 12:59
                        「好像没有在吃饭呢。是不是我们家的饭菜不合胃口啊?」


                        有個对失落的库斯瓦雷搭话的人物。
                        作為公爵嫡孙的他,现在只有一人可以做到这一点。既是将来的义父,也是派对的主办方。这是身居弗巴雷格边境伯之位的多拉西鲁。
                        看到了库斯瓦雷的食物没有减少,多拉西鲁在内心叹气。
                        如果就这样继续失落的样子,作为义父也会感到悲哀,会给难得的庆祝和以后带来不便。


                        「饭菜非常美味。拿到的酒也是極好的東西,不会不合我的口味。只是……是啊,我可能累了」
                        「这样啊。不,我初次上阵的时候也相当累。尽管如此,卿还是获得了軍功。不需要露出那样的表情,觉得自豪些不好吗?」
                        「谢谢您的关心」


                        与谢词一起,青年低下了头。
                        如果不是那样的话,被說立下軍功时会不由自主地抗議。在因自己的失態而死去的人们面前,又有什么面目以軍功自豪呢?
                        由于其天生认真,库斯瓦雷至今仍无法处理這種纠結。


                        在多拉西鲁和库斯瓦雷互相谅解【譯:指他們都明白對方的想法】,營造出一种尴尬的氛围時,会场一角响起了有別于闲聊的叫聲。
                        那个是多拉西鲁在这个场合準備的一张牌。作為王牌的少年。
                        那少年发现了库斯瓦雷和多拉西鲁的身影,然后目光相对。


                        收起回复
                        13楼2019-02-26 13:28
                          感謝第三小節的翻譯!!! 期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2-26 14:44
                            感谢翻译,苹果塔要出场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2-26 15:52

                              「佩伊斯钦·穆尔特伦卿,这边。往这边来」

                              如果被长辈的边境伯呼叫的话,就只能往那里走了。

                              没想到,两个将会成为边境伯义子的人都凑齐了。在佩伊斯的后面,站着拿着行李的迪可可。

                              「阁下,祝贺您这次的胜利。我替父亲,衷心地祝贺您。」
                              「哈哈,佩伊斯钦·穆尔特伦也特意从遥远的领地赶来相助,非常感谢。」

                              佩斯特利和多拉西鲁。两人的寒暄从社交辞令开始。成熟的社交辞令,不可思议的沉着。

                              「阁下的指挥之确实,我听父亲说过。实际看到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迅速果断、稳健踏实,不愧是国家的重镇。」
                              「被表扬到这种程度,真令人不好意思。而且那也是因为您的父亲和你的建议。」
                              「我们的力量等微不足道。对弗巴雷克边境伯,和不在这里的卡德烈切克公爵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东西吧。」

                              对佩伊斯的话,多拉西鲁把视线转向库斯瓦雷少年。果然还是很沮丧,从刚才开始就可以看到他对谈话中的内容产生了消极的反应。与自身相比的这样自我反省的谦虚姿态,若是在平时倒是理想的,但只有现在令人心痛。
                              因此,边境伯轻轻地以视线向佩伊斯发送恳求的念头。这是希望他做点什么的恳求。
                              受此影响,佩伊斯稍微强硬地改变了谈话的方向。

                              「啊,对了。因为我们急着赶来的原故,所以没有带礼物。因此,我借用了一下这里的厨房制作了礼物。阁下,可以在这里披露吗?」
                              「当然了。马上让人搬运吧」
                              「那倒不必了。拿到这里来。迪可可」
                              「是的少爷」

                              在佩伊斯的呼唤下,迪可可把手里拿着的篮子递给了他。下人也马上准备好桌子放在上面。
                              里面当然是甜点了。

                              「呵呵,这个看起来很好吃。」

                              看到笼子里的内容的多拉西鲁情不自禁地嘟囔着。虽然吃甜食的机会很多,但是和那些(甜点)相比明显是不同的。因为从外观来看和多纳谢尔所知道的点心是不一样的。
                              乍一看像炖水果。但是,从迎面而来的香味来看,应该是甜点吧,他如此推测。

                              即使现在的心情是灰蓝色的库斯瓦雷,也并不讨厌甜点。更何况,作为了解佩伊斯的甜点如何美味的其中一人,这次更在意的是什么甜点。

                              「这是什么?佩伊斯钦殿。」
                              「为了库斯瓦雷殿而烤的点心。这个名字叫TarteTatin(塔丁苹果塔)」
                              「哦,是烤点心吗?」


                              收起回复
                              16楼2019-02-26 16:17

                                苹果塔马上被切开分配好。仿佛是水果般微妙清爽的香气,与烤好的面团的香气混为一体,美丽得都能感到的香气。周围的人,都因为香味而露出肚饿的表情。

                                库斯瓦雷高雅地张开嘴咬下其中一片。
                                入口的瞬间,他睁开眼睛大吃一惊。缓缓扩散的温暖的果汁。因为口感肥腻,所以从食用的风味可以推测出是油炸的,但是和烤过的果实相比味道会有如此大的变化让他很吃惊。

                                「这是很美味的甜点。真的很美味」
                                「承蒙夸奖,非常荣幸。……这么说来,这甜点有个来历(典故)呢。你知道吗?」
                                「典故、是吗?是怎样的呢」
                                「这个苹果塔,实际上是从失败中诞生的甜点」

                                佩伊斯的这句话,让库斯瓦雷紧紧地捏着了手。
                                失败,对这个词反应过度了。佩伊斯看着那样的景象,继续说道。

                                「本来,苹果塔这种点心是先做面团的。在面团上放上食材,用烤箱烤制的家庭式甜点。也可以说是料理,但步骤很简单。即使是小孩子,如果按照顺序来做的话,也是不会失败的料理」
                                「确实,烤好了的料理我也很熟悉。」
                                「听说在某条街上,有一对叫塔丁的姐妹,擅长制作水果塔。她们也很擅长制作彭卡的水果塔。因为方法很简单啊。但是有一天,烤的时候不小心忘记了放馅饼的面料,结果只先烤了水果。面对意想不到的失败,不得已只好中途将面团裹在馅料上面烤。忘记了步骤,而且还想掩饰,无论谁怎么看都是失败的」

                                斯库瓦雷,感觉这正好像在责备自己。
                                对于特别强调自己的失败的佩伊斯的话,不知不觉就想生气的样子。

                                「这样做出来的就是塔丁苹果塔。世人也许会称之是失败的作品。但我认为,这个塔告诉我一件很重要的事、是美味的成功作品。」
                                「重要的事?」
                                「是的。那就是,不能以失败告终。如果塔丁姐妹停止制作中途发现失败了的甜点,把水果扔掉重做,那么这个塔就不会诞生了吧。重要的是即使失败也要努力活用。正因为塔丁姐妹失败了也没有放弃料理,这个食谱才诞生一样,即使失败了也持续积极的努力是很重要的。我每次吃这个塔都会有这种感觉」
                                「要活用失败吗?的确如此……」


                                收起回复
                                17楼2019-02-26 17:36
                                  失敗的啟示 感謝翻譯心靈甜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2-26 18:11
                                    这碗鸡汤不错,少爷再来一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2-26 21:43
                                      【譯:話說スクヮーレ的讀音,其實是斯庫瓦雷才對吧...】


                                      由於佩伊斯的话,青年想起了去世的人们的脸。
                                      都是些热心的人。从自己小时候开始就一直注意着他,连感伤的事都记得。
                                      他们就这样死去了,由於自己的錯。
                                      斯庫瓦雷,不要把失败當成失败繼續努力的這句話,現在感觉稍微能理解一点了。


                                      就这样,青年離開了現場。对边境伯也礼貌地寒暄之后才退席,不过那个樣子和之前相比,变得有一種积极向前的气氛。
                                      被留在场上的是佩伊斯和多拉西鲁。那二人,对一名年轻人从低沉之中恢复了的情况感到放心。


                                      「脸色变得稍微好一点了吧」
                                      「是的、阁下。我想这样多少能恢复精神就好了」
                                      「事到如今才告诉卿。初阵的創伤只有自己能克服。在年轻的时候我也有过同样的经历」
                                      「是啊。我、年轻的时候也很辛苦」
                                      「哎呀哎呀,你这年纪,这句话说得太快了。還要再等二十年吧」


                                      对于佩伊斯開玩笑的发言,边境伯大笑起来。
                                      看到那樣刺,少年轻轻地聳聳肩膀。


                                      「啊,要是斯库瓦雷殿能重新振作就好了。」
                                      「是啊。」
                                      「我必须向卿道谢。也有这次的奖励。有什么想要吗?」


                                      对多拉西鲁的话,佩伊斯在脑内整理想要的东西的清单。
                                      目前需要的东西只有一个。


                                      「这样的话阁下,我有個無論如何都想要的东西。承蒙您的好意实在不敢当,可以拜托您吗?」
                                      「那么,是什么呢?」


                                      不马上安然承诺(答允)的地方正好也顯示出边境伯是個政治家。那双眼睛充满了好奇心。麒麟儿所要求的是什么東西。引起了他的兴趣。


                                      「我想要的是榨汁机。我想要一台葡萄酒用的榨汁机」


                                      对预想外的内容,多拉西鲁瞪圆了眼。


                                      收起回复
                                      20楼2019-02-26 21:54
                                        榨汁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2-26 22:01
                                          我想要一台专用榨汁姬。


                                          回复
                                          22楼2019-02-27 00:42
                                            榨汁姬
                                            你不是已經有老婆了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2-27 01:48
                                              会被榨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27 02:41
                                                感謝美好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2-27 03:14
                                                  剛剛才發現迢幾話跟著主角的是尼科洛(ニコロ)不是迪可可(デココ)...


                                                  回复
                                                  26楼2019-02-27 13:45


                                                    回复
                                                    27楼2019-02-27 19:41
                                                      這是個用甜點收買人心的故事


                                                      回复
                                                      28楼2019-02-27 19:57
                                                        漫画那边翻译很多有错误,名字也有错的,内容也有错的,尤其是姓名很多跟音译有出入,公爵嫡孙的斯和库也搞反了,不过毕竟是人家先翻的,沿用译名也是一种尊重,错的太离谱的当然我也会改掉。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3-06 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