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少女得到了恶...吧 关注:4,182贴子:5,929
  • 2回复贴,共1

妳這種女主角簡直沒法忍!85-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好了不鬧了,存稿奉上


回复
1楼2019-02-24 19:45
    伯父把椿的頭髮弄的不像樣,好不容易才梳好的頭髮啊!椿像是抗議似的高聲說道。

    「夠了啊!好不容易梳好的頭髮都亂掉了!」
    「那真是抱歉。但是、是椿不好」
    「不管怎麼說您與父親大人都保持著良好的關係!我知道每個月會有幾次在工作結束後去喝酒的事」
    「薰真的嘴很鬆呢」

    伯父雖然嘴上說著「那男人真是沒辦法」,但嘴角卻鬆動了。

    伯父和父親的關係說是好朋友也不過分吧,不過被本人以外說的話會害羞吧。

    椿一邊想男人真是麻煩啊,一邊輕輕地瞪著伯父。

    「不好意思、別那樣瞪我。對了,妳想吃什麼?有藍莓果凍、無花果的餡餅、櫻桃的法式千層酥等,怎麼辦?」
    「……請給我無花果的餡餅」

    椿一邊鼓著臉頰,一邊說著自己想吃的東西。

    伯父把傭人叫過來準備無花果餡餅。椿在伯父的護送下前往客廳,盡情享受了準備好的無花果餡餅。

    「真好吃啊」
    「那真是太好了。合妳口味的話就好。話說,椿。能聽下我的一個願望嗎?」

    恭介也是這樣,不過身為父親的伯父為什麼也會在請求之前給椿吃甜食呢?

    一定是知道在吃完之後椿會難以拒絕的基礎上做的。

    「怎麼了?」
    「這裡有點難開口,到庭院裡去吧」

    伯父離開座位告訴父親要藉椿到庭院裡,她也以跟隨伯父的形式走向庭院。

    特意帶到庭院裡是因為不想被客廳的人聽到吧。

    也就是說,椿認為十有八九是恭介的事。

    「不好意思把妳帶出來。這裡應該沒問題吧」
    「被聽到的話會很困擾嗎?」
    「嘛,是吧。……對了,最近恭介的樣子有點奇怪,妳有線索嗎?」

    被伯父詢問了的椿,因為自己也注意到了恭介的情況有點奇怪的事,不過什麼都不知道只能歪著頭。

    體育祭以後從恭介那沒聽說有什麼特別的事,美緒也沒有有動作的跡象。

    和同學都和睦相處著,似乎沒有問題。

    「對不起。我沒有線索。但是我也發現恭介桑的樣子很奇怪。我沒聽說學校裡有什麼特別的事情,所以不是校內的事」
    「這樣啊」

    雖然這麼說,可伯父還是失落的垂著肩膀。

    最近跟恭介的對話也減少了、恭介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呢?伯父這樣擔心著。

    「只是反抗期就好了」

    這樣嘟噥之後,伯父和椿回到了客廳。

    在客廳裡恭介仍舊被菫和樹抓著。

    乍看之下恭介還是和平時一樣的態度,但總覺得有哪里奇怪。

    有時候會凝視著遠方,心不在焉。

    看到恭介的樣子後,椿決定去詢問與他相處時間最長的瀨川。

    椿用目光接觸了在客廳裡的瀨川把他叫到走廊,低著聲音試著詢問瀨川。

    「那個,最近恭介桑有什麼變化嗎?」
    「有什麼變化嗎?沒什麼特別的……啊,這麼說來」

    不知是不是想起了什麼,瀨川向椿說明。

    「最近每天都去某個酒店。從司機那邊聽說在酒店前停車後一直看著入口」
    「和伯父大人說過了嗎?」
    「當然已經報告完了。但是因為恭介大人自己有好好的說明理由,所以老爺也沒特別在意」
    「瀨川有聽說那個理由嗎?」
    「非常抱歉。我沒有聽說」

    看到一副很對不起的樣子說著話的瀨川,看來他真的什麼也沒聽說吧。

    椿向瀨川道謝,打算返回客廳時被待在門前的伯父叫住了。

    「妳從瀨川那裡聽說了嗎?」
    「嘛,我很在意」
    「恭介因為與撿到失物的人連感謝都沒說就分手了,因為很在意才會去的,看不出是在說謊。但是我也擔心有說不出口的可能性。不好意思,能不能請椿也去問問看?」
    「這沒什麼關係……。但也有可能不告訴我真相」
    「也有正因為是同樣的立場才容易說出口的事情吧。拜託了」

    被伯父拍了拍肩膀之後椿回到了客廳。

    在客廳裡,恭介終於從菫和樹當中解放出來,正在吃蛋糕。

    在有人在的地方很難說出口,於是椿就等恭介吃完蛋糕後再跟他搭話。

    「恭介,能來一下溫室嗎?」
    「為什麼」
    「因為有不想被聽到的話」

    恭介考慮了一會,抬起頭說「明白了」之後跟在椿的後面。

    椿和恭介都沒說話,無言地走向了溫室。


    回复
    2楼2019-02-24 19:48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2-24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