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玛丽苏吧 关注:56,358贴子:3,516,637

【正文】苏界无法则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从来不是什么好地方。大多数人都天赋异禀,力量强大所带来的是姿行嚣张和对世界的重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24 08:59
    二楼审核
    (审核年代久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24 09:00
      这儿是苏界故事的叙述者花猫/猫羡
      首先说明一下,这个贴的更新可能会非常慢,因为这里已经初三了,每个人只有一次中考,我不想留下遗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24 09:02
        卷一序
        .
        ――你所看见的也许都不值得信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24 09:03
          苏界无法则
          卷一.
          “苏神如是说道――当一件事情愈加完美,它的痛苦和喜悦也就更多。*”
          ――《苏教典》序言05
          (*引用并改编自但丁《神曲》,文章可能会对此做出的断章取义的看法和曲解,对您阅读造成的不便,此处致歉。)
          章一:
          “麦吉克地区近日出现无序者异端活动的迹象,请群众保持冷静,勿信其一言一语,教会会对此做出解决对策,以保证公共安全。”
          教会分部休息室的屏幕上播放着新闻。
          “苏神在上,”艾格莉丝一边撕着牛奶糖的包装纸,一边小声抱怨,“为什么总有人想用不存在的理论反对您呢……?”
          艾格莉丝天不亮就来到了麦吉克大教堂,所要执行的任务就是解决麦吉克境内小规模的无序者。艾格莉丝向来认为“无序者”本身就是一种对规则亵渎的罪恶行为。苏神至上――毕竟这是她一出生就被灌输的理念。
          时钟的指针以微妙而富有规律的节奏摆动。当精巧的银时针指向七的时候,艾格莉丝长舒一口气,走出了教会休息室的门。
          面对苏神清晨做简单的礼拜是她的习惯。
          正堂中央高大的苏神塑像已经威严的矗立了两百多年,仍留当年的风范。苏神塑像下瓷石制的台座上刻着《苏教典》中的一句话。
          ――“万物皆苏。*”
          艾格莉丝双膝跪在专用的台子上,巧克力色的头发从耳边披下。教堂七点的钟声正在响第六声,艾格莉丝和着钟声默念苏教祷告词。
          整个简短的仪式大概持续了不到五分钟。完毕后,艾格莉丝起身,准备与这次任务的队友集合。
          正堂后的偏堂是发布任务的主要场所,而且大多数是半强制性的任务。发布者多是主教级别的教会人员,从苏教的观点来看,多半是很优秀的玛丽苏了。
          偏堂精致的镶着花边的座椅上坐着一位浅金色头发的少女,扎着显眼的高马尾,穿着带有多层卷边的洛丽塔风格长裙,看上去像油画框里的优雅女子。
          这便是艾格莉丝此行的队友Gloria·Assistant。
          16岁的少女有一副似乎涉世不深的漂亮脸庞,此刻正洋溢着一种来意不明的笑意。
          “hey――辛兰多*小姑娘?”格洛丽亚语气上扬,“要不要来一块甜饼啊?”
          “是那种用于庆祝万物节而创造的甜饼哦,”格洛丽亚补充到,“你知道这种酥与万物有什么关系吗?”
          “什么啊?”
          “万物皆酥啊。”讲着某种冷笑话的少女自己先笑了起来,似乎本来就有着什么好笑至极的事情。
          艾格莉丝干笑了两声,伸手去取甜饼。甜饼印着简陋的苏神的样子,大概取义苏神庇佑万物。
          “你拿的那块甜饼将会有大事情发生哦。”少女又轻笑两声,饶有兴味地看着艾格莉丝手一抖,甜饼掉回盘子里。
          “一点都不好笑,爱希斯坦特。”艾格莉丝抱怨般的说道。
          格洛丽亚没说话。
          艾格莉丝舔了舔嘴唇。双方半晌保持沉默,艾格莉丝无奈,看着甜饼耸耸肩。
          格洛丽亚站起来,径直走出偏堂。
          “感觉……会有什么事发生……”
          艾格莉丝看着格洛丽亚突然严肃的背影,隐约有些担忧。金色马尾在空中留下的残影看得她突然有些发慌。
          *辛兰多:艾格莉丝的姓,全名艾格莉丝·嘉·辛兰多。
          *万物皆苏:《苏教典》开篇序言01
          .
          麦吉克,普菲克特大道。
          麦吉克的大街小巷外表都以一种奇异的华丽样貌展示出来,就像事物的美丽一面。到处都是彩色的蝴蝶结和作为装饰的蕾丝花边,墙上有时会出现金色底边的赞美诗。
          红砖的墙夹出的窄小巷子并不是适合于战斗的场所,但却是优秀的隐藏场所。显然在这里待着的人深知这一点。
          Guillotine·Nair――工作铭牌上写着的是这个名字――正坐在巷尾刚刚好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摆弄着类似对话器的耳机。
          “嘿――波赫尤拉?”吉罗亭揉了揉已经乱如鸟窝的黑发,用抱怨的语气说道,“上面说这次活动临时变更人员是吗?”
          “对呀,”耳机那头的声音很显然属于十七八岁的少女,“因为原组去做更重要的事情了呢,而且据说教会那边派来的人有你擅长对付的近战者哦。”
          吉罗亭滋一声,“非常麻烦的事呢。”他抿了一下干裂的嘴唇,“还是小孩子比较可爱,没有那么多事。”
          说罢吉罗亭又絮絮叨叨地吐槽了几句话,但并没有拒绝任务。然后他关掉耳机,扯下来塞进已经有点发皱的绿风衣兜里,在兜里翻了翻,掏出包装崭新的一副一次性口罩。
          .
          娄希·波赫尤拉背靠着无序者协会清一色的灰色墙壁,听着耳机那头传过来的挂断音。
          北赤娜的无序者总部外观是一个灰色的半圆球,外面是正六边形和正五边形的棱状玻璃。随意的图形排布正好如它的名字“无序”。
          娄希又停了数秒,然后将耳机取下,扔到旁边的桌子上。
          “世界的公主要行动啦――”
          说毕她戴上兜帽,遮住了金边眼镜与镜片下深邃的黑色眼睛。
          娄希露出一个带着些许傲慢的笑容。无序者有什么计划她并不在意,只要她成神的计划不被破坏就好了。
          .
          艾格莉丝和格洛丽亚到达了教堂街的任务地点。教堂街充满着虔诚的信徒们的祈祷或是吟唱。穿着彩色传统教服的信徒们歌咏着圣洁的苏神。艾格莉丝对将要在这个地方进行战斗感到有些抱歉,希望苏神原谅这种为清除异端而不得不做的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24 09:03
            格洛丽亚迅速到了吉罗亭头部后方,短刀持于手上,动作干脆利落。他绝对不会发现的,格洛丽亚对自己有信心。
            ――但是,前提是对方只有吉罗亭一个人。
            就在这时,吉罗亭回头盯住了她。
            阴沉的眼神。
            .
            与此同时,普菲克特大道某奶茶店。
            “我的苏神在上啊,桃海拉你张开眼睛后会是什么情况呢?”江述坐在奶茶店的木制桌椅之前对着同在教会的伙伴桃海拉这样问道。不用说就知道这是对眯眯眼桃海拉开的玩笑。
            桃海拉眯着眼睛,一本正经地调侃自己:“你猜猜,是安康鱼还是车灯?”
            两位少女之间弥漫着愉快的气息。
            桃海拉是教会的情报人员,靠着各种手段获得敌方的资料。这种靠真相生活的人倒是本该对江述这样玩弄幻觉的人报以警惕心理,然而江桃二人之间似乎并没有这种隔阂与猜疑。
            江述搅拌着杯子里的饮料,珍珠和冰块在吸管末尾翻腾。她和桃海拉在这里等格洛丽亚和艾格莉丝执行完任务,之后她们会一起参加庆祝万物节的夜间派对。
            “对了,江述你知道废品基地最近的『信号塔』计划吗?”桃海拉喝了一口奶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低声对江述说道。
            “信号塔……?”江述搅拌奶茶的动作一滞,重复了一遍桃海拉的话,“知……不知道诶。”
            桃海拉继续自顾自地说着:“如果废品的信号塔真的向亵渎苏神的无序者提供了帮助,那么形势会对苏教产生不良影响……”
            江述听着,正听到认真处,桃海拉戛然而止,似乎不能再多透露什么。
            “对了――阿桃啊,这回辛兰多和爱希斯坦特的情报是你提供的吗?”江述转移话题道。
            桃海拉盯着奶茶旁盘子上的蛋糕,半晌后才明显透露着敷衍这样回答道:
            “是的,绝对准确无误。”
            .
            “信号塔,下一个。”
            易遇安的声音冷静到没有什么感情。右眼的红色分析仪一闪一闪。黑色长发挡住了分析仪后耳中的信号接收器。
            “我不是信号塔。这句是真的。”
            耳机对面的声音这样抱怨着。
            “我,相信你。所以,信号塔,接下来?”
            “……右后侧,一小队人员。”
            易遇安蹲在被当做临时掩体的方形物体后方,双手持长款黑色枪械,带着暗金色纹路的斗篷松散地披在身上。
            “现在解决。”
            易遇安这样说道,不知是对对方还是自己。
            【第一章,完】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24 09:05
              备注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24 09:06
                艾特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24 09:07
                  之后这里的文可能是一小段一小段的或是设定偏多,如果文太少暑假我会开一个新的整合帖重新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24 09:13
                    苏界地图概况简图
                    大概会在这个图的基础上做深化调整
                    修正带是调换了一下几大区域,现在基本定型了
                    (字丑画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26 23:27
                      自顶w
                      更新周期的话,没有模考的周应该是周更,比如这周(。)但是每次不一定是完整的一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2-27 22:17
                        这周第一次更新【
                        接下来会切到艾格和格洛那边
                        遇安也会遇到对手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3-02 13:41
                          章二.
                          乌原群岛得名的原因来自于这里的环境。
                          灰蒙蒙的陆地还透露着归零事件所造成的爆炸一般的黑色焦土。难以看出这里现在的恶劣环境同原本被叫做九知楚的温室花园有什么相似之处,唯有一块海边的石碑孤零零地记录了这里曾经的辉煌。
                          梅亚·温切斯特现在正独自坐在海边的石碑旁。因为归零岛西海岸特别的地形海水在岛边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内陆湖,石碑矗立在内陆湖北侧,梅亚就在湖的南侧眺望着那块因距离原因而看上去很小的石头。
                          梅亚就这么安静地坐着。海水从浅滩前冲击着沙子,白色的荷叶边微微泛着涟漪。
                          那块石碑大概在梅亚眼中就跟她刚才用来打水漂的石头差不多。
                          远处有一个微薄的光点从清晨的薄雾中穿梭而去,仔细看似乎是驶往麦吉克的一艘船。
                          .
                          判断敌方行动,恰到好处,完全击败。
                          易遇安的行动一直都遵循着从小到大所被教授的准则。而服从指令则是本能行为。
                          易遇安一直是出了名的优秀合作者和完美执行者。他不需要思考如何篡位或者指挥,只需要思考如何执行。
                          他的指挥者似乎也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想到这点,易遇安又联想到因为夸夸其谈的指挥官犯的战略性错误而被枪决的挚友。
                          很难形容看见一个曾经朝夕相处而且十分默契的人在自己眼前由一个活生生的笑脸变成一团死寂是什么感觉。
                          处决当天挚友的表情很镇定,他也很冷静。
                          他站在人群里,不知是什么原因,他一直都没有直视对方。无法形容的心情带来的窒息感。
                          这样的画面只在易遇安的脑海里存在了片刻。一个优秀的战斗者在执行命令时是不能产生杂念的。
                          他低声询问接下来的敌人情况,同时一枪解决了左前方穿着彩色长袍的苏教工作人员。
                          “按照这条路向前走,目前一路上没有侦察性苏之力的人。”
                          易遇安微微点头。
                          “好的,信号塔。”
                          再次被称作信号塔的对方也没再对称呼多言语,毕竟信号塔是唯一对方知道的身份词语。
                          耳机传来干扰信号的滋滋啦啦声音,易遇安拍了一下耳机,对方没有声音,但是隐隐约约有一些杂音。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3-02 13:41
                            艾特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3-02 13:42
                              这周第二次更新【
                              码的比较仓促可能会二改,是一段过渡剧情
                              前面说的剧情下段会有……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3-03 23:17
                                教堂街。
                                教堂钟的银制时针画出一个微小的曲线,分针指向了六。
                                要说这样的日子六点半钟起床的是最虔诚的一批苏教徒,那么七点半点左右也就是教堂街中其他为万物节这种盛大日子而奔忙的人的活动时间了。而艾格莉丝出发时的例行的清晨满街的低声祷告已经结束,不过尽管这样教堂街仍然是麦吉克最具有圣神气息的地区。
                                苏界所谓街的概念其实是很模糊不清的,街指的基本算是一段区域,每个地区内的不同地域的名词所用的就是街。
                                教堂街的明面是为晚上的庆典活动而做准备的热闹场面。对苏之力存在几乎毫不知情的普通人们一边感谢苏神赐福所带来的安宁现状,并根据千年前流传下来的习俗向苏神感谢。麦吉克大教堂也着手准备着万物节花车游行,上面有着伟大的神明蝶梦魅樱的石制漆彩雕塑。
                                阿毒站在教堂二楼的窗户边,藏蓝色的眼睛注视着窗户外。在教堂内右侧用来准备苏神教大型集会的空地此刻正被装饰浮夸的花车所填满。大多数教会外围成员此刻都聚集在花车旁边进行着布置工作。苏神像在晨曦的微光中被染上了一层金边,晕染出了光明的气息。
                                “主教大人。”
                                身后有人轻声唤着阿毒。牧师蕾西娅·特里斯尔是这次苏教万物节庆典的主持者之一,她的性格温婉而谨慎,是经主教阿毒所推荐成为的牧师。
                                “怎么了,特里斯尔?”阿毒语气柔和,眼底流露出一种对晚辈的慈祥。
                                蕾西娅向阿毒行了一个苏教传统以示礼貌的礼节。“主教大人,崔德先生的船预计中午十二点左右就能到达麦吉克港了,人手也已经安排好接货了,请您放心。”
                                阿毒微微点头,“苏神在上。”她轻语道,“希望这次万物节也能平平安安度过。”
                                阿毒的目光透过窗户不知看向何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3-03 23:18
                                  先不艾特啦,诸位晚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3-03 23:19
                                    自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3-04 22:11
                                      要炸了(。)周六即将跑完八百跑五十(。)然而周四周五还要考模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3-11 22:04
                                        或许明天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9-03-22 23:36
                                          更新get√
                                          .
                                          暗处的教堂街可不如它的明面那么安详。
                                          吉罗亭突然的回头让格洛丽亚的动作有了滞留,一下子攻击的劲头被消掉了大半。格洛丽亚有些狼狈地收了收势,吉罗亭那充斥着阴沉的眼神在她脑海里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然而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格洛丽亚的攻势并未因此而削弱锋芒。小刀险险略过吉罗亭的脸,划出浅浅的伤痕。吉罗亭也不多做反应,套着白色医用手套的手从衣兜里轻挑出常用的解剖工具。医学上的用具在吉罗亭手中发挥着截然相反的作用。看起来纤细的解剖刀*已经经过了一定程度的改造,此刻与格洛丽亚落地后反手操纵的小刀碰撞在一起。这种适合做用缓和的方式切开皮肤和肌肉的的刀刃避开格洛丽亚刀子的锋芒,直刺向皮肤上。
                                          吉罗亭的动作比起格洛丽亚的来说显得不很认真,带着几分懒散的感觉。由于没有直接与解剖刀相抵,格洛丽亚一时间无法辨别吉罗亭的水平,这种懒散似乎比起不擅长像是一种虚晃的掩饰。
                                          两人连对几局,格洛丽亚几次因为突然的力量消失而渐渐处于劣势。
                                          格洛丽亚咽了口口水,不太妙。正当她思考对策之时,一支箭穿过她的发间冲向吉罗亭。艾格莉丝的箭?这确实给格洛丽亚带来了一些喘息的时间。吉罗亭皱皱眉,本来刺向格洛丽亚的刀尖被迫收回,右手一转手将解剖刀的刀柄对着箭矢,叮的一声金属音响起,箭矢失力被撞到一边。
                                          艾格莉丝以为箭矢撞掉是因为消力的原因,然而格洛丽亚却看得更真实。没有消力。解剖刀直接将高速移动的箭矢撞开,她看见对方的手因为产生的反作用力而向后退了不少,五指微微颤动。
                                          为什么不用消力?
                                          此刻格洛丽亚产生了怀疑。
                                          艾格莉丝看着格洛丽亚的迟凝决定参与战局,二人配合中倒是和吉罗亭的娄希二人成了持平状态。
                                          吉罗亭用能力感知到格洛丽亚和艾格莉丝不同的温度,从而进行着丝毫不差的躲闪。这种能力使用的时候会给他带来全身性的疼痛,尽管一般人难以忍受,但是久而久之吉罗亭也就习惯了。
                                          三人再一次向各自的后方退去,进行简单的停歇。
                                          吉罗亭用手向后脑勺部位揉了揉头发,一幅似乎很苦恼的样子。那鸡窝一样的乱发在蹂躏下更加不成形状,用和吉罗亭一样的颓废姿势趴在头上。
                                          “时间到了,小姐。”吉罗亭对不知谁这么说了一句。
                                          格洛丽亚生性对油腻腻的大叔大妈一类人物有反感,此时看着不修边幅的吉罗亭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更有种退远的意愿
                                          她握住艾格莉丝的手拉近,想小声讨论对策。
                                          “苏神在上――辛兰多,我们……”
                                          [艾格莉丝的胸口正前方被直直穿透。]
                                          面前恍惚闪过的场景阻止了格洛丽亚的继续说话。
                                          [血。]
                                          “爱希斯坦特?”身边艾格莉丝疑惑的声音。
                                          [白色的头发。]
                                          ――格洛丽亚当机立断突然将艾格莉丝推开,对方一个踉跄没站稳。艾格莉丝正想抱怨对队友突如其来的“攻击”,肩部一阵剧痛打断了她的思维。
                                          白发的女子面露傲然的笑容,手握金色的剑类物,站在后方,而艾格莉丝的左肩正被剑尖戳穿。




                                          *解剖刀相关内容是参考百度的,个人不是很了解这里,如果有错误内容欢迎指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9-03-24 23:39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9-03-25 22:07
                                              有没有人想唠一下剧情或者提一下建议的鸭x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9-03-26 23:5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9-03-28 23:11
                                                  六号七号三模
                                                  再悄咪咪请个假(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9-04-02 23:53
                                                    自顶。
                                                    码字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9-04-10 23:43
                                                      咕咕咕咕咕
                                                      鸽子带来(即将)更文的气息
                                                      下一段又会有新人物,真·群像剧
                                                      前几天没灵感整个放飞自我
                                                      主要是想玩讽刺玛丽苏或者是梗但是一时没想出来暗讽的方式
                                                      之前写了几段感觉像伪苏超级生硬又删了
                                                      谢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9-04-22 23:48
                                                        更文的预告,前几句的设定解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9-04-22 23:49
                                                          一个过渡段的更新(趴)
                                                          紫冰璃海域。
                                                          苏界大陆附近的海域被命名为蓝梦薰海域,紫冰璃海域和粉落樱海域。历史学家推测这些名称来自于著名的三姐妹的复仇传说。现在三位公主曾经过训练的死亡岛已经成了旅游景区,也为来往的商船和探险船只提供补给。
                                                          商人哈默尔·崔德的船正在紫冰璃海域上航行,这艘船已经在大海上航行了三天,从北赤娜北部苏教会统治区驶向麦吉克港口。
                                                          哈默尔看着桌子上玻璃杯里盛放的透明液体随着船身颠簸在左右晃动,不时有几滴从杯口溅出。
                                                          左弦窗外隐隐露出岛屿的轮廓,船已经经过了死亡岛。哈默尔眼镜片后的金色眼睛向后看,黑发后一个有着浮夸的装饰的红发男子走进,拉开桌前哈默尔对面的椅子,哼着歌坐了下来。
                                                          “――崔德,”爱海乌·玛内,也就是红发男子敲敲桌子,眼睛看向哈默尔身后黄色墙壁上黑褐色的壁画,“新壁画不错。”
                                                          说毕他做出一幅正在品读画作的神情。哈默尔神色不变,竟也聊起壁画开来。
                                                          “前几天的新作。死/亡岛的画师技艺不错,刚好赶上万物节。”哈默尔举起玻璃杯,如此说到。
                                                          “世界树,是吗?――‘不存在的神物’?”没有理会哈默尔,爱海乌有些兴奋地自言自语开来,“树――是的,是树。”
                                                          哈默尔盯着爱海乌金色的眼睛,他这位略显亢奋的朋友显然是喝多了船上烈性酒,看上去大有胡言乱语之意。哈默尔揉揉太阳穴,想着今天看起来又是毫无希望的商业谈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9-05-19 23:02
                                                            下章就不会水了,真的)
                                                            大概是两个苏之力都是热兵器的人在某信号塔指示下的火并(并不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9-05-19 23:06